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沐岚的博客  
如沐烟岚  
        https://blog.creaders.net/u/58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沐岚
 
注册日期: 2012-01-25
访问总量: 1,066,83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光临!原创作品,请勿转载,谢谢。
最新发布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
友好链接
· 芹泥:芹泥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 木桩:木桩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Cirdan:Cirdan的博客
· 敬丘:敬丘的博客
· 海天:海天之间
· 望那儿一汪:望那儿一汪的博客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红妆:红妆**姹紫嫣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雪山下的绛珠草:雪山下的绛珠草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人生晚秋:人生晚秋的博客
· 含嫣:含嫣的博客
· 紫荆棘鸟:-*-紫色王家思絮絮-*-
分类目录
【音乐赏析(基础理论)】
 · 浅析几首民国时期名歌(原创)
 · 关于歌词不得不说的话(随想)
 · 旋律像山峦一样起伏逶迤……
 · 节奏,节奏,节奏奏!
 · 听音乐时,我们看到了什么?(续)
 · 听音乐时我们都看到了什么?
 · 音乐的旋律和节奏
【音乐赏析(歌曲分析)】
 · 《欢乐颂》的主题是如何重复的(视
 · 比《黑色星期天》更悲伤的歌《Goll
 · 经典民歌《槐花几时开》赏析(原创
【原创歌曲】
【原创短篇小说《春雪无痕》】
 · 春雪无痕(4)尹儿离家(完)
 · 春雪无痕(3)湘胡子回家了……
 · 春雪无痕(2)湘胡子
 · 春雪无痕(1)尹儿
【原创诗歌和小小说】
 · 候诊室播放音乐的老人
 · 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
 · 情人节夜话(小小说)
 · Qinny
 · 《梦芹泥》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10)
 · 血战山海关(9)
 · 血战山海关(8)
 · 血战山海关(7)
 · 血战山海关(6)
 · 血战山海关(5)
 · 血战山海关(4)
 · 血战山海关(3)
 · 血战山海关(2)
 · 血战山海关(1)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20 完)
 · 血战山海关(19)
 · 血战山海关(18)
 · 血战山海关(17)
 · 血战山海关(16)
 · 血战山海关(15)
 · 血战山海关(14)
 · 血战山海关(13)
 · 血战山海关(12)
 · 血战山海关(11)
【原创中篇小说《风雪绿头巾》】
【小科普:斐波那契数列】
 · 斐波那契数列和音乐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2)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1)
【读古希腊历史及编译】
 · 历史:古典希腊时代的终结(上)
 · 历史:雅典帝国(下)
 · 历史:雅典帝国(上)
 · 历史:古希腊的开始(编译)
 · 读古希腊历史
【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简介及节】
 · 城市是文化历程的终点——斯宾格勒
 · 斯宾格勒论“权威”
 · 民主的命运 (摘自《西方的没落》
【诗歌英译】
 · 祭
 · 试英译杜甫《春望》
 · 试英译爪四哥博《秋念:写给大洋彼
 · 试英译李白《将进酒》
 · 试英译李清照《声声慢》
 · 试译紫荆棘鸟博古绝组诗《秋》
 · 《Qinny》 及曹雪葵博友的中译诗
 · Qinny
【小议论文(3)】
【故事会:生活趣事一】
【故事会:往年趣事二】
【故事会:文革故事】
 · 文革中的女人:拉《江河水》的新娘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摄影之三】
【老父亲,老母亲(2)】
【老外公和外公传奇】
【微博】
【电影电视剧故事】
 · 禁片《洛丽塔》
【转帖(2)】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川普和当年林肯的处境何其相似
【生活感悟(1)】
 · 驻韩美军: “继续战斗,川普总统!
 · 冬日遐想
【转帖(1)】
【转帖(3)】
【老父亲,老母亲(1)】
【摄影之一】
【摄影之二】
【故事会:往年趣事一】
 · 从前给自己做时装
【Gone With The Spring Snow】
【故事会:生活趣事二】
【小议论文(2)】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被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行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让我们来谈谈文学
 · 从一场古战看中华民族贵族精神之没
【小议论文(4)】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娈
 · 林伍德号召关闭手机升级功能并称停
 · 川普授权军管了,大逮捕正在展开…
 · 快讯:彭斯反对动用第二十五修正案
 · 爱国者们,安心睡吧,结局会令你们
 · 华人警惕,不要重蹈印尼华人的覆辙
【小议论文(1)】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我的博客被封了吗?
 · 苏小白,这是川粉给你的训斥!
 · 哄抢和囤积救援物质在战时算不算犯
【原创小说《鼠疫》】
 · 原创小说《疫》(2)
 · 原创小说《疫》(1)
 · 原创小说《疫》(0)
【散文】
 · 我做的第一个游戏视频“艺术家的阁
 · 遥远的紫云英(上)
 · 后院那棵无名树
 · 冬日遐想
 · 美景 · 瘟疫
【1】
 · 川232/白227,11月11号晚11点
 · Youtube 全球封锁,所有视频打不开
 · 上帝借拜登之口发出强烈警告,不可
 · 游戏视频《封印新冠毒魔》(胆小勿
【万维风云】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血战山海关(17) 2014-02-27 18:13:57

    “帐下所立何人呀?为何见本王不跪?”多尔衮声调不高,却气势压人,只见他手执毛笔在案几上批着折子,眼皮都不抬。

    吴三桂望着虎皮椅上清癯俊朗的青年,本以为他将待己如先前待士绅般有礼,且自己此番前来借兵,亦无异于献城。见多尔衮如此怠慢,当即不快:见我无剃发来见罢,也逼人太甚。遂跨上一步单膝着地,双手抱拳一拱,是为中原礼节:“在下大明敕封平西伯兼关宁总兵吴三桂,叩见大清国摄政王多尔衮王爷。三桂此番前来紧急求助,因山海关危急。三桂今日率军与李逆闯贼于石河西岸厮杀一天,虽未落败,却难敌他明日之强攻,山海关恐落他手矣,乞望王爷率军速速入关,助三桂杀退李贼,为先皇报仇。”吴三桂既乏且急,又之前已有书信来往,心下已觉多尔衮亲近,是故省去诸多礼节,开门见山。

    “噢,吴大人欲替大明先皇报仇,忠义可嘉。既如此,平西伯此番前来求助,可有诚意?”见吴三桂急切,多尔衮反而拉长声调,不疾不徐。

   “三桂诚意先前已尽于信中表达,王爷明鉴。”

    多尔衮不理睬他,转而问范文臣道:“范大人,你此番前去山海关面见吴大帅,可否转达我之要求?”

    “回王爷,微臣确已做到。只是情势紧急,吴大人欲当面向王爷说明。”范文臣婉言道。

   不待多尔衮开口问自己,吴三桂道:“三桂已知王爷心意,以为王爷苛求,恕难从命。王爷满腹经纶,阅尽天下事,定知我大汉子民视发肤如性命,孔子有云:‘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

    “吴大人危难之际仍尽忠尽孝,本王佩服至极。我若助你,亦是押上大清将士性命,不知吴大人可有想过?”多尔衮接口道。

   吴三桂闻言,心道,这多尔衮迫降心切简直到了横蛮地步,欲占便宜还卖乖。心下有气,于是说道:“王爷如不愿借兵,三桂便就此离去,战死疆场也好过剃发之辱。”话毕立直身子打一拱手,作势离去。

    多尔衮对左右侍卫一使眼色,两把锃亮的刀便架在了吴三桂的脖子上。他佯作生气,冷冷道:“吴大人,你道我这大清国摄政王大帐便如民宅一般,任尔直来直去。吴大人既来相求,何不屈尊纡贵平心静气哪。”

    吴三桂见刀架于脖上,不惧反怒道:“我吴三桂素来仰慕大清国摄政王为人,故冒险相求,却原来王爷乘机布下圈套诱捕于我。你我交战十余年,有我吴三桂守关,大清从未敢犯关半步,今天趁我国破家亡走投无路之际有求于你,便使这卑诈之计。三桂今日死是死,明日死也是死,既非死于战败,亦非死于乞降,不剃发死,倒也保住了名节,亡国之臣命当如此……”说到此处,不禁悲从中来,语带哽咽。

    多尔衮见他动情,遂不接话。吴三桂顿了顿,接着道:“三桂死不足惜,这头王爷取去便是,只是如大清国有朝一日入得中原,还祈望王爷信守承诺,不屠城不抢掠,不毁我先朝寝陵……”说着,双手拨开架于脖子上的刀,跨前一步,拜伏于地。

    多尔衮见状,大为感动。想自己与眼前这人总是兵戎相见,从未谋面,今日一见,果然英雄气慨。明朝先有袁崇焕,戚继光,后有吴三桂,却败于流寇李闯,当真是气数已尽,任谁难救。吴三桂情急之下说出“大清国有朝一日入得中原”之言,想必他知那李闯非国之大器,我定鼎中原时机已到,如得此人来降,我多尔衮便如虎添翼,何愁天下荡不平,中原非我莫属矣。

   多尔衮心下高兴,哈哈大笑着从虎皮椅上站起,来至吴三桂面前,搀扶起他:“平西王请起。中原有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你我战场上拼杀多年,今日相见岂有不眼红之理?哈哈,吴大人,本王与你开个玩笑。大帅信任本王,有难前来求助,本王倍感荣幸,岂能袖手旁观?大帅不必多虑,适才本王试探于你,大帅果然英雄了得凛然正气,令本王敬佩不已。来,来,请看座,本王聊备薄酒,当敬平西王一杯。”多尔衮早已看出这吴三桂就一武夫,吃软不吃硬。

   吴三桂咋听多尔衮称自己为“平西王”以为自己听错,或多尔衮口误,便迟疑着不动。多尔衮见状,胸中有数,斟字酌句道:“大帅可曾记得本王信中所言?如得大帅来投,我大清皇帝‘必晋藩王封故土于你,好令大帅既报国仇又克保身家,子孙万代永享富贵。’今日大帅果然到来,我岂有不守诺言之理。想朱家皇朝历经二百余年,可曾有过一次赠王与外姓?”  

    多尔衮威逼利诱,吴三桂心知肚明,自己此番前来意在求活而非送死,怎能一昧凭意气用事?若多尔衮当真杀了自己,连日来的一番努力岂不可笑之极?既灭了自己也救不了山海关和关民,任李自成和多尔衮哪一方攻进关内,都会招致屠城。看来多尔衮实有诚意招降自己,亡国之臣除死之外哪有好路可走,且先前自己也曾起过降清之意。想到此,遂叹一口气道:

    “谢王爷诚意和厚待。天色已晚,明日大战在即。王爷可否暂缓封王,先商议进关事宜?”

    多尔衮朗声应道:“平西王言之有理。我既答应发兵助你,便绝不食言,今晚我二十万人马便进关,明日一早,平西王率关宁军于石河西岸发起猛攻,我大清军排列于后乘机杀出。只是有一难事,你们汉人服饰装扮相近,我军将士难以分辨,恐误伤你部人马。如大帅--,大帅--,”

    见多尔衮似思索着欲言又止,吴三桂问道:“在下当如何做才是?”

    多尔衮道:“如大帅能命全军剃发并织成长辫,和我大清军一般模样,便可方便辨识。”

    吴三桂脸色一沉。多尔衮接着道:“吴大帅从进大帐起,你我之间所言全是本王承诺与你,而大帅却不置一词对本王有何承诺。本王岂知你非诈我进关,与李贼一道灭我于关内?本王听说大帅原本赴京去投降李自成?你若非哄骗,便剃发与我盟誓罢。”多尔衮如此逼迫吴三桂自有他的道理,他如不趁此时逼迫他作城下之盟,只怕今后永无机会。

    吴三桂一听暗暗叫苦,绕了一大圈还是逼我剃发,非但一人剃发,还全军剃发,不由得心头愤懑又起。

    范文臣见状,上前一步道:“王爷,时间紧急,要四五万人剃发似来不及,臣有一法,可否先请吴大人一人剃发以表诚意,余下关宁军将士则可先以白布缠臂膀,以作标识。其它事等宜从长计议。”

    吴三桂知自己确无凭据示诚意,作为多年劲敌,多尔衮不信自己亦在情在理;为当下计,当真只有剃发一条路可走,一剃发,便是降清称臣;先皇已死,前朝已灭,降清和自己先前降李又有何区别?降清还可得多尔衮相助杀李闯为先帝报仇。于是道:“范大人所言极是,三桂已想明白,愿剃发与王爷盟誓。若明日剿灭李贼,救得山海关,报得先皇仇,三桂死亦无憾。”说罢,眼眶里已蓄满了泪水。

   吴三桂当真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又有一股倔气不愿服输,又道:“吴某求助王爷非出于胆怯,今日之战我以少制多锐不可当,今后仍内可退贼,外犹可东制辽沈。故三桂剃发前亦有诸多条件。”

   “平西王请讲,本王当竭尽所能应承。”对吴三桂语含威胁,多尔衮只是暗暗发笑。

   于是吴三桂重提信中所事,清军不犯陵寝,不扰百姓,不强迫汉人剃发及穿戴满清衣冠,让明太子立都于南京,划黄河为界等等。多尔衮均一一答应。

    按照清民族之习俗,盟誓需“白马祭天,乌牛祭地,歃血斩衣,折箭为誓”,吴三桂则剃发称臣,成为大清朝平西王。

    仪式结束,多尔衮将吴三桂送出帐外。夜色中,吴三桂翻身上马向他告辞,那无奈和悲愤之神情,多尔衮分明看在眼里,不由摇摇头心生怜悯,刚才相逼他甚急,是否太过分?亡国亡君之臣哪,你有何选择?望着吴三桂拖着猪尾巴似的细长辫子渐行渐远,多尔衮呆了一会儿,收回心思,伸开五指在空中抓了一把,攒成拳头,大笑曰:“天下已入我掌中矣!”


(待续)


2014年02月27日初稿 by Elwyen


浏览(2408) (0) 评论(2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3-12 07:39:45
冬儿,对不起,才看到你的留言。谢谢你的美评啊, 我这里的故事几乎都是没有直接看史书啦,都是网络上的资料,而且网络上的资料虽然有所引用史料,但也都是不一致的,即使从不同的史书上,对同一事件的描述出入都非常大。比如吴三桂连夜出城到欢喜岭求见多尔衮,史书有说多尔衮要求吴三桂全军剃发,他才进关相助,是范文臣作了这中,有说是吴三桂全军连夜剃了发,这个我觉得太不可能,所以采用了前一个版本。

后面我打算只写一个小节,长一点,把故事全部写完。这一段时间一直没有心情写,只断断续续地写了几段。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3-11 00:23:18
本来想等到多几集再一起看,终于等不住了,还是把这集读了,非常精彩。沐岚把吴三桂错综复杂的心理刻画活了,笔力非凡。这个平西王当真很正面。
请教一下,这些细节(比如多尔衮的清军入关之前吴三桂就剃发盟誓等等)有多少是根据史书来的?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3-01 20:13:52
老百姓是比较安于现状的,如果清朝没有灭亡,至今仍统治中国,也不会有谁觉得屈辱和亡国之痛。既然这个世界分分合合如此频繁,这个爱国的定义倒还真的很难定,如果一个国家的兴亡交替不超过一个人的寿命,比如80年,恐怕连爱国这个概念都没有了。
回复 | 0
作者:司马师 留言时间:2014-03-01 17:17:35
金先生是典型南方汉人的观点,吴这个汉奸引来了清军,否则南方还可继续醉生梦死。所以我想他们当时也恨吴三桂为汉奸,甚至于吴反后还助清帝“平叛”。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3-01 15:04:46
司马好。不知吴三桂在世时汉人对他的评价如何,是不是就称他为汉奸了。当今网上倒是有些人在为他抱不平,大家大概还是从吴三桂当时的处境出发,设身处地想了一下他可能做的选择吧。他做平西王后的所作所为我不了解,金庸在《鹿鼎记》里好像把他写成了坏人,所以我印象里其实一直以为吴三桂是个坏蛋的。
回复 | 0
作者:司马师 留言时间:2014-03-01 13:19:05
我想多尔衮是想一步一步的来。反正在华夏文化中,吴已不可能让汉人理解容纳。多尔衮有的是时间机会,历史进程也似大至如此。吴不断为他想保护的汉人唾弃,只能愈来愈真心替满清出力。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3-01 10:21:55
哦,忘了回复雁儿关于李自成,我想是多写一些他的谋略智慧,可惜这场山海关大战,他从头到尾都是错,也许这就是天定,宋献策一开始就断定这场战不利,力阻他发兵,甚至用兆头不好来说服,他不听,仓促间发兵,中途又被吴三桂派来诈降的绅士再三哄骗,比多尔衮迟了一天到山海关,到了后第一天大战又不力攻,否则哪还有多尔衮的事。我倒还给了他这次发兵一个比较合理的动机,就是他想借此收拾人心,否则真的不知他为何脑袋灌了水,要做这无厘头的事。一场大战,战场上拼实力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将帅们的心理,有时一个小小的念头便会导致全军覆灭。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3-01 10:03:03
雁儿,很喜欢你从写作艺术的角度评论,你对文学和美术有很高的修养呢,真是文理兼修 :)很期待妹妹多多指教。 我也从小就很喜欢文学美术音乐,喜欢看谋篇布局大气磅礴,文字精炼寓意深刻的作品。

你这次博文关了评论,要不我可能进去放一通大炮了,呵呵。

祝好,忙过了就快回来。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4-02-28 22:37:01
不好意思,是第十七集。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4-02-28 22:35:36
读新近四集,最强烈的感受就是沐岚充分利用了自己“善长讲故事”这个优势,在气势壮观的激战和细腻生动的心理描写之上,巧妙地设置了悬念,紧紧抓住了读者的注意力。就好象一只羽翼已经丰满的鸟儿,潇洒地展开了翅膀。

很喜欢第十六集吴三桂和多尔衮的心理较量。李自成一方也不要太吝惜笔墨。对手强大狡猾,才会更加耐看。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8 15:37:14
谢谢安博跟读和喜欢。这一晚吴三桂和多尔衮的见面是历史的转折点,而吴三桂当时的心理按我的推测是非常纠结的,同时这又是两个权势人物心理的较量,如果把握的好是非常有戏的。之前由于没有打算写长,每次写的时候都是拼命压着尽量写短,当后来不得不写长点的时候,又有点后悔前面的太写简单了,这也是没有写作经验,事先没有安排好。没想到写出来有这么多朋友喜欢,出乎我的意料,对自己居然能写下来,也感到意外,说实在的。
回复 | 0
作者:安博 留言时间:2014-02-28 14:02:15
这一节特别地精彩。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8 13:55:04
哈哈,是仙草妹妹吧?咱们不和当下的历史观过多唱反调,但把吴三桂写成古往今来第一大情圣倒是可能啊,可惜我写不来。我很欣赏西方人的“英雄”观,很人性化,客观化,这点甚至日本人都比咱中国人强。
回复 | 0
作者:雪の下アナトー草 留言时间:2014-02-28 13:10:49
历史的传说已经把三桂唱成了一个反派,岚姐姐就按自己的思路写,我倒是觉得很应该把他写成正面.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8 10:37:29
思羽好! 谢谢你每一篇都来鼓励。昨天我在一篇博文后面留言,也是突然不见了,既没有掉线,又没有说博主设置了审核,就是没有了。可能是bug吧。

昨晚写完最后一句,我自己仿佛看到吴三桂奔进夜色中一样,觉得他好可怜。原本重点是写他剃发时的心情的,后来觉得他和多尔衮的对话里心理活动已经描写尽了,再写多余。

我现在真的相信吴三桂是“冲冠一怒为红颜”,中国文化里不管是传统文化还是现当代文化都不承认男人为女人做出牺牲是值得歌颂或赞赏的,所以即使有这么一句“冲冠一怒为红颜”,人们也尽量从反面理解,并做出总总推测说吴三桂此举实际上并非为陈圆圆,而是出于政治考量。既然都是推测,为何就不可推测他实际上为圆圆?难道中国男人里真没有为爱情堵上自己前途命运的么?即使没有一个,吴三桂为何不可为一个?陈圆圆是歌妓出身,男人就不可以对他有真爱么? 正如妹妹所言,吴三桂后来夺回圆圆,并没嫌弃她,而是和她共同生活了将近三十年,这不是爱情还是什么?

我真希望有文人有作家为吴三桂大书特书一笔,历史不容改变,不能因为山海关大战改变了中国的格局,就把责任都推到吴三桂身上,其实即使没有吴三桂借兵,真实的历史是多尔衮已率领大军往西而去,准备由密云攻北京,趁李自成尚未站稳。是杨坤和郭云龙把他半道截住求助,他才转道南下山海关。历史往往是由巧合写成的,如果杨坤没有拦住多尔衮,难道多尔衮攻打北京城,以李自成这熊样,守得住么? 所以大清入主中原是历史的必然,而以吴三桂借兵这种方式,是偶然。正如司马师博所言,把责任都推到吴三桂身上,是汉民族不自省的借口。

希望和妹妹多多交流。
回复 | 0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4-02-28 07:20:42
岚姐好,恭贺新文上导读!这一节吴三桂和多尔衮终于会面了,这一场斗智斗勇写得真精彩,风生水起,暗流涌动,关键是写出了两个栩栩如生的英雄。

现在终于开始理解吴三桂的心理了。对了,我昨天给第16节回了个帖子,不知道怎么没了?我昨天回贴的意思是,无论吴三桂是从什么出发点做出什么样的选择,我都很欣赏岚姐把他写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今天看了新章节,我觉得我的感觉是对的。吴三桂的处境是无奈的,也是真实的,他的心理历程,他作出的种种选择,也是真实和无奈的,难得的是,他在那种不利的处境里,仍然是一个大丈夫,佩服岚姐描写出来的他的智,勇和英豪气。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8 00:46:07
当然,吴三桂降清后的所作所为又与山海关大战前后有很大不同,据说关宁军后来杀汉人亦毫不留情,后面那段历史我没有去读,不知详情。不过吴三桂要那么做,也符合他反复无常,容易冲动的性格。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8 00:33:41
谢谢Newjoy博鼓励,有几日不见了,可好?

吴三桂是剃发前把这些条件开出来作为剃发的前提的。吴三桂所提的条件都有历史记载,收集于他和多尔衮来往的书信当中。吴三桂一直把不侵扰百姓放在首位,这点使我感动,也是为何我打算写他的原因之一。但因为他是天下第一汉奸,有些正面的东西便不被历史承认,这也是咱们中国人“非白即黑”的思维方式导致的。多尔衮入主中原后,确实帮助找到了明太子,也未曾侵扰明朝寝陵。至于后来不守诺言,过了黄河,逼汉人剃发,屠城等,也是吴三桂难以预料的。历代君王出尔反尔之事并非罕见,是不是并因此埋下吴三桂三十年后的起兵反清,不得而知。

据说吴襄非常骄傲于吴三桂宁可自己粗茶淡饭也要善待好关宁军,所以关宁军才肯为他卖命,不知真假。我个人觉得吴三桂是个真正的悲情英雄,不论他的选择导致了历史如何改变。这个得分开看,我认为,呵呵。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8 00:20:17
再谢阿妞指正,改过来了。阿妞博学多才,我哪有水平来挑剔你啊,有也只是打字过快的笔误之类的吧。
回复 | 0
作者:newjoy 留言时间:2014-02-28 00:09:04
这吴三桂形象似太正面了一点。多尔衮似也不会让步承诺那么多,尤其是隔黄河分治一条。吴既已剃发受封即为清臣,岂有代明太子要求裂土分治两朝并立之理?那就是有违臣纲了,清廷也不可能守约,吴难道看不到这一点?
可能我有点吹毛求疵了,但沐岚大作精彩,我等看客希望能尽善尽美,不留硬伤遗憾,故直言探讨。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2-27 23:58:54
哈哈,你改的好!
再挑一下:

“多尔衮不理睬他,转而问道范文臣”,
应该是
“多尔衮不理睬他,转而问范文臣道”吧。

期望你的报复,今后对俺多挑剔啊。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7 23:36:00
改过了,觉得更好。再谢阿妞,LOL。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7 23:25:04
哈哈, 谢阿妞指正,写着痛快,也就什么话好用写什么话了,真不知是鲁老夫子的诗句哈,等我找到更合适的再替换下来。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2-27 23:15:25
哈哈,这个吴三桂倒是条汉子啊。
难怪多尔衮都要借鲁老夫子的诗句夸赞他啦:‘相逢一笑泯恩仇’。

沐岚写的有趣生动。俺禁不住调侃一哈!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2-27 20:16:07
哈哈, 仙草妹妹, 我这里沙发多多。哪里是勤奋,我觉得怎么老是没完没了,只想快点完了,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急死人。
回复 | 0
作者:雪山下的绛珠草 留言时间:2014-02-27 18:53:09
沙发!
岚姐姐勤奋呀!
回复 | 0
共有26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