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钱
 
注册日期: 2012-10-17
访问总量: 651,72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
友好链接
· 润涛阎:润涛阎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俺是吾丁:俺是吾丁的博客
· Jack之家:Jack之家
分类目录
【园艺】
 · 老钱的菊花
【大自然】
【世界】
 · 老钱:南海问题(一)/从南京宝船
 · 老钱:再谈对新冠病毒的正确对策
 · 老钱:祝福阿桑奇幸福健康
 · 老钱:再谈佛系对策
 · 老钱:有感于日本中小学校餐
 · 老钱:我看方方日记(2)
 ·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大陆】
 ·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为美国忧】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泽
 · 老钱:我们就是山,我们就是海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关于中共病毒的二十万大谎言
 · 老钱ZT:川普!三十年磨一剑,谁与
【永恒的六四】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什么叫“境外势力”?
 · 美丽的勇敢,勇敢的美丽 - 由6。4
 · “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故里行】
 · 《我们这一辈》
 · “拆!拆!拆!”/故里行(七)
 · 看财经频道/故里行(六)
 · 大陆的两极/故里行(五)
 · 火车上/故里行(四)
 · 位虽卑,未敢忘国/故里行(三)
 · 狗屎GDP/故里行(二)
 · 南京一条小街/故里行(一)
【华人参政】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答友人,这个疯狂的世界
 · 老钱:与杨博士商榷
 · 老钱:这就是民主党极左派所谓的“
 · 老钱:“全部选票”就是坚持“造假
 · 老钱:与杨贵葆先生商榷
 · 老钱Z:一个清华同学的问题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美国何时完蛋。。。》
 · 老钱: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Trum
【华人故事】
 ·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 老钱:一个沥青厂,将矗立在我们身
 · 老钱:为傅雷收藏骨灰的江小燕的故
 · 老钱:纪念叶晓芸
 · 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 迎接我们的“白雪公主”回家
 · 探望张连德(2)
 · 探望张连德
【在北美开车】
 · 关于交通规则的差异
 · 再说我的车库门
 · 说说我的车库门
 · 一次车祸(续)
 · 一次车祸
【培养男子汉】
 · 培养男子汉(四)天生我才必有用
 · 培养男子汉(三)好学向上
 · 培养男子汉(二)重视体育
 · 培养男子汉(一)人格人品
【读书随笔】
 · 老钱: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 读《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
【电影评论】
 · 老钱:我看《都挺好》
 · 我看《芳华》
 · “为‘影响’服务”-《我不是潘金
 · 《武媚娘传奇》的观感
 · 《山楂树之恋》
 · 《铁娘子》获得了奥斯卡奖
【晚霞的凄凉】
 · 晚霞的凄凉2,这是一个国家的,也
 · 晚霞的凄凉1,关于Alzheimer/老年失
【谁的错】
 · 美国的问题(二)/ 关于平等的一些
 · 华裔不相信眼泪!
 · 谁的错?2--浅谈税收与富人
 · 谁的错?2--也说说华尔街与金融危
 · 谁的错?---浅谈全球化
【科学技术】
 · 云计算的不久将来
 · 一次云计算的讲座
 · “立体打印机”,让我们睁大眼睛,
 · 让我们睁大眼睛,高举双手。。。(
 · “好奇心”是推动历史的动力
【旅游观光】
 · 老钱:莫斯科的地铁
 · 老钱:列宾的画展-莫斯科行5
 · 老钱:莫斯科的航空航天博物馆
 · 老钱:莫斯科芭蕾舞大剧院
 · 老钱:莫斯科的一个艺术博物馆
 · 老钱:华灯初上莫斯科
 · 日本印象(二)
 · 日本印象(一)
 · 在欧洲de走马观花及思索
 · 在韩国坐马观花
【健康保健】
 ·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动物世界】
 · 濒临灭绝的鲨鱼
 · 青蛙的故事(二)
 · 青蛙的故事(一)
【环境保护】
 · 老钱:沥青厂的再思考
 · 大洋旋涡中心的垃圾场
【孩子教育】
 · 浅议“虎妈”
【大选2012】
 · 美国大选(7),选谁? ,关于欧巴
 · 美国大选,选谁?as the same as (
 · 美国大选(5)选谁? 不能再选一只“
 · 美国大选(4)选谁? 不搞“阶级斗争
 · 美国大选(3)选谁?第一次总统竞选
 · 美国大选(2)选谁?关于平等的思考
 · 美国大选6选谁?有感于第二次总统
 · 美国大选1选谁?不要搞“社会主义
【布衣闲谈】
 · 老钱:悼念朱小蔓博士
 · 老钱:让微信“美国本土化”
 ·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
 · 老钱:JC城市发展之我见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老钱:香港人,有情有义,有胆有识
 ·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大陆的两极/故里行(五) 2014-03-12 01:15:58

故里行(五)

 

大陆的两极

 

老钱

05/01/2013



最近看到了两个报道,实在是戳人眼目,如鲠在喉,不吐不快。

 

第一个是一个安徽来南京打工的一家子的故事。 

“朝天宫是南京一处著名景点,每天游人如织。这里有一个公共厕所。下午,路过此处的市民有时会看到,一个小女孩静静趴在此公厕前的,一个小书桌上做功课。小女孩全神贯注,周围的喧嚣似乎对她没有一点影响。这个小女孩专注的神态打动了一位市民,他拿起手机,拍下了这一场景,并发上网出去了。因此记者来采访了”。 

这张照片,也深深地打动了我。可惜,这张动人的照片只是在扬子晚报上出现过。在扬子晚报的电子版上,我事后去找,就是找不到。在其他的网上搜索,任那里都没有找到。否则,我一定要把它附在这里。 

“这是来自安徽蚌埠固镇县的一家人,爸爸今年28岁,姓孟;和妻子来南京打工已经有9个年头。开始,两人在一处饭店送货,但随着物价和房租上涨,微薄的收入使两人渐渐感到吃力。后来,孟师傅的妻子来到朝天宫的这处公厕打扫卫生,孟先生则去了南京某报社做送报工人。两人每月合计只有2000多块钱的工资。除了日常生活开支外,这点微薄收入还要抚养孩子和赡养老人”。 

孟师傅说,去年,女儿到了该入学的年龄,“我父母老了,又不识字,教不了孩子,我们俩还能教一下她。”为了方便孩子入学,孟师傅和妻子就把女儿接到了南京。女儿来到南京上学,两人的负担更加重了,“刚上一年级,就交了一万元的择校费。孩子在学校吃午饭,一个月也要300多块钱”,孟师傅说,除此之外,全家每月的生活支出也要600多块钱。这样算下来,两人一月的工资已经花去了近一半。为了省钱,全家挤在这个公共厕所的储物间里安家。房间的顶部搭着一块木板,孟师傅告诉记者,那上面放置着一些杂物。狭小的储物间仅仅只有3平米左右,一张1米左右宽的床紧紧靠在墙边,却已经占去了这个房间的绝大部分,而他们全家人就挤在这张床上睡觉。床前留有20厘米宽的空隙,那是为了便于开门,记者和孟师傅两个人站在这空隙里转身都已略显拥挤,而这样狭窄的房间就是孟师傅的家了。还好,环卫所的领导比较体谅他们的艰辛,也没再坚持让他们搬离此处。 

孟师傅的女儿叫小雪,就读于朝天宫附近的一所小学。孟师傅说,小雪今年7岁,在班里学习成绩还好,平时调皮爱玩,但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从不抱怨。谈到孩子在公厕门口做作业,孟师傅说,刚到南京上学的时候,女儿就趴在家里的一只凳子上写作业。但是,凳子在公厕外放着的时候被人偷了去。为了方便女儿学习,上个月孟师傅刚去旧货市场花了20多块钱给女儿买了张课桌。孟师傅告诉记者,寒暑季是屋内最难熬的时候了,冬季因为外面太冷怕冻着孩子,就让女儿在床上做作业,现在温度升高了,屋内空间又极小,孩子就选择在公厕门前的空地上写作业。

 

读了这个故事,真让我非常感慨。我衷心祝愿,小雪能成为有用之才,为她的父母争气,为自己争气。

 

小雪的故事,小雪的形象,就像那个震撼过这个民族,甚至整个世界的,那双美丽而又饥渴的“大眼睛”一样,也像那个也就是8岁的,曾给这个世界留言:“我來過,我很乖”,而又短暂,匆匆,美丽优雅的天使的,四川的女孩佘艳一样,像那个,那个,。。。不止是一个,而是一个接一个,而且不停地,层出不穷地报道出来。。。有一个是“9岁撑起一个家的微笑妹妹”,也是四川女孩,她们用稚嫩的身躯,稚嫩的肩膀,担负起,残疾重病的父母,甚至祖父母,而无力担负的家庭重担,像。。。带着奶奶读书的高中生,带着全家读研的女孩。。。太多了,太楸心了,绝不是个例,绝不是偶然。。。

 

CCTV还有一个节目,叫《两面针》,专门捉对报道。这样的对子,都是一端在北京的条件优越的孩子,另一端就是贫困边远的,山区的穷孩子。。。

 

这些穷孩子,被报道出来了,他们的命运就有希望了。还有更多的没有被报道的。希望有善心的人越来越多。像这位有心的,路过而拍下了那张照片的南京市民,也像这些记者们。也包括我们亚特兰大的“美中下一代教育基金委员会”。

 

但是,归根到底,还是这个不合理的社会,极其需要一个合理的变革。 

 

  另一则,则是关于北京的国际学校,我就把新闻报道,摘录于下。

“在北京机场附近的顺义居民区,那里满是风格保守的别墅群,别墅群的周围则是玉米田和零星分布、日渐式微的村落。喝着星巴克的咖啡,眼前的景象几乎会 让你觉得已置身于美国富裕的卫星城市——只是在这里的星巴克,咖啡的价格贵了不止一倍,而且经常还没有低因咖啡。它拥 有一些优秀的私立学校。北京德威英国国际学校(Dulwich College Beijing)便是其中之一,该校最近在新运动场上修建了一个封闭式穹顶。而在其附近,它的竞争对手北京顺义国际学校/ISB(International School of Beijing)在巨大的室外运动场上修建了两个超大型穹顶,建成典礼刚刚在周二举行。这些只不过是封闭式室外体育场罢了,而且美国的很多学校也有,本应没 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然而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穹顶不是为了防雨或防雪,而是用来抵御空气污染,穹顶里面装有过滤烟雾的大型清洁装置。在北京,空气污染指标爆表是常有的事,也是尽人皆知的事。很多父母对此感到惶惶不可终日,因为他们担心空气污染会给孩子带来健康危害”。

“广为人知的南加州大学儿童健康研究(USC Children’s Health Study)的调查结果。该研究在雾霾笼罩的洛杉矶跟踪调查了4到12年级的学生9年多的时间。结果发现,污染最严重的校区的孩子们的肺功能日渐受损。该机构的后续调查结果同样令人担忧,他们发现,在这些孩子18岁时,也就是肺部大部分发育完成之后,这些受损变化依然存在 换句话来说,这一肺部损伤可能是永久性的”。

“保护学生是政府,学校道义上的责任。很多北京私立学校在过去几年中出台了针对空气污染的行动计划,这些学校每小时都会通过多个网页和智能手机应用执 著地跟踪空气质量指数(Air Quality Index)。(请记住,就是一年多前,这些曾被“喉舌”指责为“帝国主义的文化侵略”)。一旦空气污染达到指数指定的标准,学校便会停止室外活动。例如,如果质量指数在250附近,那么当天所有的室外文体活动都很有可能被取消。 尽管这一数字可能对很多人来说都是高的离谱,然而该数字在顺义却是家常便饭,北京顺义国际学校的学生去年差点因此而染上了幽闭症,因为学生们有35天都被 禁止外出活动。因此学校决定修建两个巨型的穹顶,覆盖其网球场和其室外运动场广阔的区域。如今,即便顺义的空气质量指数再严重,顺义国际学校和德威学校的 学生们再也不用望着窗外的雾霾而兴叹;他们可以在这些穹顶内休闲、开展体育运动”。

我在北京,就住在来自我们亚特兰大的海归家里。我和儿子一起去参加了他们的孩子高中毕业典礼。在这个顺义国际学校里,我遇到了其他两家亚城海归的孩子。也看到了他们的巨大的,封闭式穹顶运动场。特地拍下了照片,如下。


但是,平民子弟呢,贫民子弟呢?普通市民呢?那些更广大的,雾霾淫威笼罩下的全国老百姓呢?更不用说,前面谈到的孟师傅一家,同为“祖国花朵”的女儿小雪,还是生活雾霾和公共厕所的臭气的双重淫威之下。


对这些戳人眼目的穹顶的强烈反应,就是它们显然代表着财富和特权。在空气质量指数超警戒线的日子里,少数学生得到了保护,然而成千 上万的当地公共学校的孩子们仍在外面嬉闹,这样公平吗?我们应该让所有的学校都修建穹顶,所有的孩子都能在正常的空气里成长。但是,可能吗?

在大陆的日子里,天天耳濡目睹,现实里,电视里,交谈里,不停地接触这两类故事,让人不由得不想起,“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浏览(4398)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