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沐岚的博客  
如沐烟岚  
        https://blog.creaders.net/u/58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沐岚
 
注册日期: 2012-01-25
访问总量: 1,066,79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光临!原创作品,请勿转载,谢谢。
最新发布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
友好链接
· 芹泥:芹泥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 木桩:木桩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Cirdan:Cirdan的博客
· 敬丘:敬丘的博客
· 海天:海天之间
· 望那儿一汪:望那儿一汪的博客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红妆:红妆**姹紫嫣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雪山下的绛珠草:雪山下的绛珠草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人生晚秋:人生晚秋的博客
· 含嫣:含嫣的博客
· 紫荆棘鸟:-*-紫色王家思絮絮-*-
分类目录
【音乐赏析(基础理论)】
 · 浅析几首民国时期名歌(原创)
 · 关于歌词不得不说的话(随想)
 · 旋律像山峦一样起伏逶迤……
 · 节奏,节奏,节奏奏!
 · 听音乐时,我们看到了什么?(续)
 · 听音乐时我们都看到了什么?
 · 音乐的旋律和节奏
【音乐赏析(歌曲分析)】
 · 《欢乐颂》的主题是如何重复的(视
 · 比《黑色星期天》更悲伤的歌《Goll
 · 经典民歌《槐花几时开》赏析(原创
【原创歌曲】
【原创短篇小说《春雪无痕》】
 · 春雪无痕(4)尹儿离家(完)
 · 春雪无痕(3)湘胡子回家了……
 · 春雪无痕(2)湘胡子
 · 春雪无痕(1)尹儿
【原创诗歌和小小说】
 · 候诊室播放音乐的老人
 · 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
 · 情人节夜话(小小说)
 · Qinny
 · 《梦芹泥》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10)
 · 血战山海关(9)
 · 血战山海关(8)
 · 血战山海关(7)
 · 血战山海关(6)
 · 血战山海关(5)
 · 血战山海关(4)
 · 血战山海关(3)
 · 血战山海关(2)
 · 血战山海关(1)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20 完)
 · 血战山海关(19)
 · 血战山海关(18)
 · 血战山海关(17)
 · 血战山海关(16)
 · 血战山海关(15)
 · 血战山海关(14)
 · 血战山海关(13)
 · 血战山海关(12)
 · 血战山海关(11)
【原创中篇小说《风雪绿头巾》】
【小科普:斐波那契数列】
 · 斐波那契数列和音乐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2)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1)
【读古希腊历史及编译】
 · 历史:古典希腊时代的终结(上)
 · 历史:雅典帝国(下)
 · 历史:雅典帝国(上)
 · 历史:古希腊的开始(编译)
 · 读古希腊历史
【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简介及节】
 · 城市是文化历程的终点——斯宾格勒
 · 斯宾格勒论“权威”
 · 民主的命运 (摘自《西方的没落》
【诗歌英译】
 · 祭
 · 试英译杜甫《春望》
 · 试英译爪四哥博《秋念:写给大洋彼
 · 试英译李白《将进酒》
 · 试英译李清照《声声慢》
 · 试译紫荆棘鸟博古绝组诗《秋》
 · 《Qinny》 及曹雪葵博友的中译诗
 · Qinny
【小议论文(3)】
【故事会:生活趣事一】
【故事会:往年趣事二】
【故事会:文革故事】
 · 文革中的女人:拉《江河水》的新娘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摄影之三】
【老父亲,老母亲(2)】
【老外公和外公传奇】
【微博】
【电影电视剧故事】
 · 禁片《洛丽塔》
【转帖(2)】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川普和当年林肯的处境何其相似
【生活感悟(1)】
 · 驻韩美军: “继续战斗,川普总统!
 · 冬日遐想
【转帖(1)】
【转帖(3)】
【老父亲,老母亲(1)】
【摄影之一】
【摄影之二】
【故事会:往年趣事一】
 · 从前给自己做时装
【Gone With The Spring Snow】
【故事会:生活趣事二】
【小议论文(2)】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被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行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让我们来谈谈文学
 · 从一场古战看中华民族贵族精神之没
【小议论文(4)】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娈
 · 林伍德号召关闭手机升级功能并称停
 · 川普授权军管了,大逮捕正在展开…
 · 快讯:彭斯反对动用第二十五修正案
 · 爱国者们,安心睡吧,结局会令你们
 · 华人警惕,不要重蹈印尼华人的覆辙
【小议论文(1)】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我的博客被封了吗?
 · 苏小白,这是川粉给你的训斥!
 · 哄抢和囤积救援物质在战时算不算犯
【原创小说《鼠疫》】
 · 原创小说《疫》(2)
 · 原创小说《疫》(1)
 · 原创小说《疫》(0)
【散文】
 · 我做的第一个游戏视频“艺术家的阁
 · 遥远的紫云英(上)
 · 后院那棵无名树
 · 冬日遐想
 · 美景 · 瘟疫
【1】
 · 川232/白227,11月11号晚11点
 · Youtube 全球封锁,所有视频打不开
 · 上帝借拜登之口发出强烈警告,不可
 · 游戏视频《封印新冠毒魔》(胆小勿
【万维风云】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 2014-04-19 23:16:03

   徐伯伯的女儿从乡下回来了,简直就是徐伯伯的年轻版,我们称她“英姐姐”。英姐姐笑起来很好看,甜美而纯净,一开口便吐出一串银铃。她也和她妈妈一样,有种与众不同的高贵气质。一出现就吸引了我们,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魅力使她马上就成了我们这些小屁孩崇拜的对象,但她与生俱来和她母亲一样的冷傲也使人感到有点害怕,受她活力四射的青春影响,我们常常情不自禁地要去亲近她,但又被她的气势所震慑而畏畏缩缩。

   英姐姐回家,徐伯伯自然是万分高兴,加之她们总是要处理一些事情,徐伯伯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候便少了许多。但她母女俩和我妈妈的话却多起来,她们彼此间交换各自的家世出身,对时局的看法,那些一旦被人听到告密会是死罪的话,她们也敢说,并不忌讳我在场,因为她们知道我是非常乖的孩子,且从不乱传话,只是每每说完后就要特别叮嘱我一句:“不要到外面去说啊。”自然我是从不出去乱说,但那些话却深深地印在脑海里,徐伯伯讲的故事,我几乎忘记得一干二净,但那些影响了我看世界的悄悄话,至今犹在耳边回响。

   徐伯伯是个很沉稳的旧式知识分子,不会打理家务,也不善于应酬,被打成右派和丈夫死后,冷傲和沉默成了徐伯伯对抗外部伤害的唯一武器。父亲死后,小小年纪的英姐姐在家里便自觉扮演了保护母亲和弟弟的角色。她伶牙俐齿,能言善辩又胆气过人,不怒不喜之间击倒对手的能力,甚是少见。每当徐伯伯在单位受了委屈,她便“登登登”地冲进单位领导的办公室,把那些领导们驳得无话可说,从而不得不改善她妈妈的条件。如此这般,单位上上下下都知道徐伯伯有位厉害女儿,也都忌惮她三分。这是她下乡前的事情,也不过是十三,十四岁的样子,真是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这次英姐姐回家,看到她母亲一双在水里浸泡得发肿的手,非常伤心,徐伯伯此时则像个受了委屈的小姑娘般向女儿倒苦水(这点很有意思,徐伯伯在她女儿面前倒像个小姑娘般依赖和任性,仿佛她们母女俩的位置颠倒过来了。)英姐姐第二天大早便跑到单位领导那里发牢骚,也不管此时已经是工宣队和造反派当权了。人家看到这小姑娘如此冲天,加上又是知青(那个时候,不知是出于对知青的同情还是忌惮知青们无路可退后的横蛮,当权者都有点怕知青闹事,)便答应了她的要求,把徐伯伯调到收费室去收费,在这个位置上徐伯伯一直干到文革结束后退休。……

   英姐姐第二次回来时,却是从乡下带回来了麻烦:她打算结婚了,对象是同一知青点的知青。这么大的人生喜事,她却毫不开心,没有了往日灿烂迷人的笑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也不太理我们了。一个男生,是她的初中同学,初恋情人,这几日在她家里出出进进的,神色凝重。就在婚礼的头天晚上,最终那男孩一句话使英姐姐改变了主意,他说:“难道你真的自暴自弃,要嫁给一个流氓吗?”

   英姐姐的未婚夫得知她悔婚,暴跳如雷,跑到徐伯伯家来闹事了,一时间院子里鸡飞狗跳,惹得全院子包括邻家几个院子的人都跑来瞧热闹,从那男子嘴里不干不净的话里,大家终于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原来英姐姐是受了他的欺负,万般无奈之下才答应嫁给他的。英姐姐非常自尊自重,没想到事情闹得这么大,出了这么大的丑,那个时代女孩的清白可是比什么都重要的。她脸色煞白,咬着嘴唇一声不吭,平日的自信泼辣全没了。院子里的人们,此时不管哪个派别,看到英姐姐如此可怜,都被激起了同情心。有人喊来了单位领导,有人到派出所叫来了警察。领导和警察把那男子带回派出所威胁了一番,把他吓跑了,从此不见踪影。

   经过此事,英姐姐在家里呆的时间多了,很少再回到下放的山区去,一来她和那位初中同学正式确定了恋爱关系,二来也怕那个流氓纠缠。再强悍的女人也还是女人,容易被人欺负的。院子里的人倒也好,没有因此事而瞧不起英姐姐,大家都敬她怕她,院子里有什么邻里纠纷,小孩打架之类的事还往往请英姐姐做仲裁。

   不久,院子里来了一位新娘,和英姐姐年纪差不多大。为了新娘漂亮些还是英姐姐漂亮些,院子里的十几个七、八岁至十二、三岁的男孩女孩们集合在大槐树下开会,争论了一个下午。平日里听徐伯伯讲故事的孩子们一致认为英姐姐漂亮些,而那些和新娘做邻居的孩子们则坚持新娘更漂亮。争论毫无结果,后来新娘也成了我们这些孩子们的另一个崇拜对象,一个和英姐姐完全不一样的女子。

   等到长大后,我们学会了分辨漂亮,才知道那位新娘其实更漂亮,但是英姐姐的风采在我们眼里盖过了所有的人。即使在今天,她仍然是人群里的亮点,走到哪里,都会给人以惊艳之感,她的气质和风度,她能言善辩的口才,她的乐观通达,还有银铃般的笑声和歌声,令人久久不忘。

前一篇链接: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下一篇预告:拉《江河水》的新娘


浏览(2770) (0) 评论(3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7 19:11:38
欢迎SerenaCH再次光临,虽然不写博,但从你的评论看得出对人生对历史有很深刻的思考和独特的看法。你的评论我很喜欢,如果能通过我的小故事能读出人物的“风骨”,这正是我努力的,谢谢你看到了。关于池莉小说里母女之间的冲突,通过你的介绍我也完全能理解,那个时代这样的母亲太多了,如果碰上一个心思敏感的女孩,真的是相互折磨。即使非粗线条有文化的母亲在那个年代也被磨得粗线条了,哪里懂什么心理学,关爱青少年心理生理变化,池莉的这个母亲太有典型性和普遍性了。我们这一代或多或少都和母亲有一定程度的冲突。再次谢谢你的介绍。

你在学太极剑,太羡慕了,我觉得太极是最适合中老年人健身形式,你花了多年练,肯定是有高师教了。我这里也有太极馆,可惜师傅是西人,我不太相信他们,呵呵。
回复 | 0
作者:SerenaCH 留言时间:2014-04-27 18:02:16
沐岚你好!真是难得你记得我这个跟贴的!我只是有感乱发,你不嫌我啰嗦就好:-)
池莉的“你是一条河“是九十年代中的作品,所以是那个年代中国特有的悲剧,其悲剧性,不仅陈美的母亲, 又有哪个国家的母亲能比得上!大饥荒,文革,等等对升斗小民的折腾和摧残,以一个不怎么识字的女性,即使泼辣能干,粗线条,却完全无法做到在parenting过程中能有文明女性的细腻,理性,得法,说真的,读了这部小说,如前面博友说的,很压抑,很纠结。充分地描述了人在生存重压之下的变形。小说本身我还是觉得非常厚重有力度的。
但我不否认在中国的现实中比这更憋屈的故事有很多,这也就是为什么,读到你的故事,尤其是因为他们是真实的,有一种安慰感。你的人物有一种风骨,一种‘重压下的优雅风度“, 让人觉得有点希望。但我不知道, 中国是否还能产出这样的人吗?
期待你写更多的你的真实的人和故事!
还有,武术真希望你练下去哦!本人羡慕死有功夫的人啦!花了多年学了一套太极剑,正舞得不亦乐乎呢。几乎是我唯一的健身方法。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6 15:32:36
对了,上面忘记回复你关于池莉的小说了,北雁也提到她,我也是忘记回复了,我对池莉和她的小说一无所知呢,真是孤陋寡闻,听你这么介绍,小说主人公和她母亲的故事是不是像陈美和她母亲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6 15:22:31
SerenaCH好!你是万维的老网友了,虽然大多数时候是潜水,谢谢你的鼓励,如果真有一天我成为写手,倒是心理安慰,否则我是很愧对这些在我成长期间给予我丰富养分并对我期望很高的前辈们。一直到我高中毕业为止,我受到周围邻居长辈和学校老师们的眷顾是非一般同学和伙伴可比的,从来都觉得自己很幸运,将来有机会一定写一些关于我的中小学老师们的故事。

就是这位柳姨,后来也为我请了几位武术高手教我剑术,可惜我先天不是体格强壮的人,练了一阵,最高成就就是在学校汇演时,上台表演了一套剑术。从此金盆洗手,看见武术就怕,哈哈。

谢谢光临!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6 15:12:15
谢谢山哥喜欢,你的博文我也都默默地拜读了,虽然极少留言。祝好!
回复 | 0
作者:SerenaCH 留言时间:2014-04-26 13:59:41
沐岚真是有幸,从小有这等优秀的人(有的是奇人)环绕,包括那个叫你武功的民间高人。“命运就是你周遭的人“,你是命中注定要成为写手的了!还有什么高人分享给我们?特别是那种逆境中见品格的人中龙凤。这种人说真的,这辈子俺见到的屈指可数。
说到池莉的“你是一条河“, 其实感觉写出了人在生活重压下的苟活,牺牲了种种尊严等等,还有在特定的你年代和环境下一代做母亲的无奈, 这样的母亲却抚养出一个恨自己的理想主义的女儿,一个如光一样照亮自己丑陋之处的女儿,而且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母女的那根脐带才再度接上。可悲可叹!
池莉小说里的“恨母情结”还是蛮重的,还有一篇叫“一去永不回”,看这题目,就知道是地地道道的“决裂“。
扯远了。
回复 | 0
作者:山哥 留言时间:2014-04-26 09:24:38
喜欢这样的历史真实。问候沐岚。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2 15:47:32
北雁,谢谢回来,太好了,等你忙过这一阵子吧,非常期待。

你关于悲剧的见解我很赞同和欣赏。海天对你的留言的评价我觉得简直就是她在代我说话,要不我曾以为你是学文的呢,呵呵。很喜欢这种有意义的交流。你对冬儿的诗词看法和芹泥是一致,我也同感。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4-04-21 22:57:51
沐岚,谢谢你的回复和褒奖。你的博文把我弄得痒痒的,的确很想写呢,这就是好文章的魅力所在哦。:-)不过,春天里家务事太多,儿子最近也回来了,还有三十年没见面的中学同学来访,所以可能写不成呢。以后找时间一定会写的。

说到写悲剧的纠结,我很能理解你。

读过池莉的一部长篇小说《你是一条河》(名字可能有误),那里面讲的全部是人性的极其丑陋的一面,让人窒息和绝望。这样的小说虽然描述了现实,但我认为是垃圾。

同一个悲剧,由不同的人来写,由于作者看问题的角度不同,写文章的立意不同,就会写出完全不同的东西。悲剧也会带给人光亮和希望,从而产生更强的震撼力和艺术效果。

谢谢沐岚在冬儿那里的第二个留言。我也很喜欢最后的那句诗,沐岚的评论非常精湛,完全是我想说的话。:-) 冬儿的诗有古代名家风范。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1 22:40:53
牧人好,英姐姐生活得不错,退了休,带孙子,还是老年大学合唱团的领唱,呵呵。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4-04-21 19:50:16
沐岚 真是讲故事的高手。

这个美丽、高傲的英姐姐也经历了不少磨难。她现在生活的好吗?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1 18:29:46
海天好!看来湖南妹子泼辣直率还真是一种地方特色啊,看看我周边,确实很少有温婉的女孩子,很长时间里还以为电影戏曲里的温柔娇羞人物都是塑造出来的,呵呵,很好笑的。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4-04-21 16:55:11
沐岚:你的记性真好,这些小时候的人和事,怎么记得这么清楚?!我对从前的事,就只记得个大概了。

故事中英姐姐的性格,很符合我生活中碰到过的几个湖南妹子,直率泼辣。在那样的时代,女孩如此或许更能自保。英姐姐没有堕入错误的婚姻,值得庆幸。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1 14:13:27
豆妹妹总结得好!所以有很多家长不在小孩面前讨论时政呀,家庭经济呀,对别人的看法呀等等问题。至于英姐姐,我非常崇拜她,但她却不是我模仿的榜样,我小时候更喜欢温文尔雅气质优雅的大小姐般的人物,还有我笨嘴拙舌的,又害羞内向,哪里能学到半分英姐姐的活泼伶俐,所以我母亲常常拿英姐姐说事,只有使我更自卑,呵呵。
回复 | 0
作者:一粒铜豌豆 留言时间:2014-04-21 13:23:31
E姐好文好故事!佐证了两点:1,大人说啥做啥孩子在一旁看似不经意,实则都支着耳朵听哪,要小心:)2.成熟的男人分得清爱和处女膜的区别,英姐姐在那个年代是幸运幸福的:)女孩子都是看着比自己年长的姐姐成长的,而且以此为榜样,俺有同感,呵呵,喜欢这样富于人性人情的故事!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1 10:16:52
北雁,猜怎么着,今天刚起床,我第一件事就想到,前天的留言怎么忘了要北雁也写出她小时候缠着大人讲故事的故事,那个有着深邃大眼睛的小姑娘拉着大人衣角,两眼望上充满乞求的神色,楚楚动人的小模样好惹人怜爱,一定没有人可以拒绝的。

提到那个小说计划,我现在还没想好,是用第一人称还是第三人称,这个计划的萌动是因为最近我母亲讲的一桩陈年往事,当时非常有冲动写出来,后来觉得以那个故事开头,可能太过悲剧性,又觉得不妥,所以至今还在纠结中。开头基本上就会定小说的基调,我虽然很欣赏悲剧,但是自己来写,却不是我喜欢的。还有如果仅仅作为在博客上写给博友们看,可以轻松自在,随心所欲一些,如果真的写成有文学价值的作品,心血可能会耗费很大,还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把握,总之一直还在纠结。

真的很期待你也写一写故事,你的故事写得那么好,不写好可惜呢。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1 10:01:14
巴黎博,谢谢留言,我们这一代运气确实不好,出生时碰上大饥荒,先天性营养不良,学龄时没书读,整个童年和青少年出于动乱的恐惧中,后来又是下乡,计划生育,下岗等等,比起上一辈挨整稍稍好一些,还不到自杀的地步,呵呵,不过国内那些自焚的,上访的好像也是我们这一代居多,仍然是悲剧。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1 09:50:47
“无数宵小在运动中如鱼得水,把别人的血拿来蘸馒头。”-- 正是如此,其实他们心中哪有什么信仰,哪里真的崇拜毛泽东,都是利用运动达到自己的目的,或纯粹以欺负弱者为乐。 谢谢光临。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1 09:43:11
冬儿早上好。谢谢你的夸奖,我打算写一个系列,以表达对长辈们的敬意。说来有意思,我长到好大都分不清长脸和圆脸,呵呵。
回复 | 0
作者:北雁高飞 留言时间:2014-04-21 08:40:51
英姐姐很了不起,能为妈妈挣来一份相对比较安逸的工作。英姐姐也让我想起了我小时候喜欢亲近的一个小姐姐,我一直想写写她的。你的描写,像电影镜头在闪动,很喜欢!

沐岚不是计划写《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吗?期待ing !:-)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1 05:01:37
好!我不会写,是个调色板上的形象思维脑花,期待马黑写写成都,哪些年的地富反坏右的家属与同学,牛鬼蛇神走资派,,,到赵紫阳来后生活稍好点白面当粗粮,,,!今生你我运气不好,竟遇到个该死的共产党,习近平彭大妈王岐山龟儿些道德品质依然恶劣。
回复 | 0
作者:云乡客 留言时间:2014-04-21 04:39:12
“文化大革命”本来是一场统治阶级之间的较量,老百姓不幸被裹挟其中,由此又催动了人性之中“恶”的本质,无数宵小在运动中如鱼得水,把别人的血拿来蘸馒头。你们的小院能在当时那种疾风骤雨之中保持一丝清明,真是难能可贵!
回复 | 0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14-04-21 01:16:18
沐岚,你真的很会讲故事,继续多讲。

听你说长大了才会分辨漂亮,特别有同感。我也是很大了才知道什么叫漂亮,小时候我喜欢的人在我眼里就是漂亮的。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0 17:25:09
阿妞好,就真实而言,你的小说一点都不亚于我这些回忆文章,相反你小说中的人物随着故事的展开更具有性格逻辑上的连贯性,也许是同一地域文化中的人吧,你小说中的人物至少对我而言是非常的熟悉和亲切,山伢子和他的舅舅简直就是我看到的一样,那种愚昧中的狡黠,利弊权衡下聪明的选择,都是非常生动的。

而我文章中的人物,因为我尽量以一个小女孩的眼光写,很多是我个人的对主人公的主观感受,并且故事发展中很多的细节是间断的。这篇文章在论坛引起了某些困惑和不解,就是这个原因。

谢谢你一如既往的鼓励。:)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20 16:28:19
非常精彩!
沐岚这样的纪实回忆,比俺的小说质朴,也更真实。俺之所以写“小说”,不是纪实回忆,
因为俺希望那些真实没有发生过。就像俺写的那些有关中国高层政治与历史,但愿都不是真的一样。
期待你下篇《江河水》。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0 09:26:58
欢迎谷语姐光临,谢谢你的喜欢和鼓励。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0 09:24:42
晚秋姐,谢谢你一如既往地鼓励。就我所知,即使造反派和当权者也同样面对自己子女上山下乡的苦难,在这样事情上,大家都是受害者吧,将心比心,还是有同情心的。也许是我幸运,没有碰到太疯狂的事情,所听到的非常恐怖的事件发生在周边地县,昨晚我在心里比较当时我们小城和周边县的民风和特征的不同,导致的文革中不一样的表现和后果,觉得很有意思,还是有道理的。

我只所以记得那时的事情,很大的原因是因为大人们谈论和应对问题时并不避讳我,而这些事情本不是属于小小孩童应该知道的,所以印象非常深刻,我甚至都能记住那些事情发生时,周边环境的细节。

关于知识上山下乡,我的童年几乎都是在看到听到每个有成年孩子的家庭的挣扎过程中度过的。我姑姑家7个儿女,为了权衡哪个儿子或女儿下乡,哪个留城,下乡下到哪里,我姑姑简直是耗尽了心血,流尽了眼泪,经常跑去领导办公室交涉,说理,求情甚至吵闹。想起来令人心酸。我还有一位大姑姑,在上海,因为丈夫是国民党军官(解放前就死了),文革前,孤儿寡母的全家被赶往甘肃,她儿子十八岁时有一天出工割草,不慎割破了手指,结果得了破伤风死了。
回复 | 0
作者:谷语草鸣 留言时间:2014-04-20 08:40:21
非常熟悉的历史背景,我曾经从那里走过来.谢谢分享!!
回复 | 0
作者:人生晚秋 留言时间:2014-04-20 05:47:12
写得真好,沐岚的文章总是那么吸引人。那么小的年纪观察得那么细致。
历史就是过来记录的,那个时代里大家能有那样的同情心和义肠,也是
因为几乎家家都有在穷乡僻壤消磨青春不知未来的知青。近来网上居然
有人说上山下乡是《免费旅游》,不知他们生活的什么世界。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0 01:14:31
谢谢马黑哥夸奖。不知为什么,每次写这类的纪实故事,我首先就想到写给你看,可能是刚开博时你对我写故事夸奖和鼓励的缘故。最近有很长时间脑袋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想也想不起来,越不动笔越是动不了,昨天逼着自己把以前写了一半的博文翻出来,硬挤出一些句子,好像感觉又能写一些了。

很期待你把那时的所见所闻写出来,大家都来写,慢慢地就形成了那个时代的画像,这比空洞地控诉好得多,特别是年轻的一代几乎对那个时代没有任何概念,还以为毛泽东时代好得很呢,还以为那些控诉是夸大其辞。

祝好!
回复 | 0
作者:马黑 留言时间:2014-04-20 00:51:46
两篇都看了,你太会写了,好故事,是那个时代的故事。以后我要写写我家成都那个院子里的故事,也是很多难忘回忆。
回复 | 0
共有3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