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沐岚的博客  
如沐烟岚  
        https://blog.creaders.net/u/58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沐岚
 
注册日期: 2012-01-25
访问总量: 1,066,82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光临!原创作品,请勿转载,谢谢。
最新发布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
友好链接
· 芹泥:芹泥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 木桩:木桩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Cirdan:Cirdan的博客
· 敬丘:敬丘的博客
· 海天:海天之间
· 望那儿一汪:望那儿一汪的博客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红妆:红妆**姹紫嫣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雪山下的绛珠草:雪山下的绛珠草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人生晚秋:人生晚秋的博客
· 含嫣:含嫣的博客
· 紫荆棘鸟:-*-紫色王家思絮絮-*-
分类目录
【音乐赏析(基础理论)】
 · 浅析几首民国时期名歌(原创)
 · 关于歌词不得不说的话(随想)
 · 旋律像山峦一样起伏逶迤……
 · 节奏,节奏,节奏奏!
 · 听音乐时,我们看到了什么?(续)
 · 听音乐时我们都看到了什么?
 · 音乐的旋律和节奏
【音乐赏析(歌曲分析)】
 · 《欢乐颂》的主题是如何重复的(视
 · 比《黑色星期天》更悲伤的歌《Goll
 · 经典民歌《槐花几时开》赏析(原创
【原创歌曲】
【原创短篇小说《春雪无痕》】
 · 春雪无痕(4)尹儿离家(完)
 · 春雪无痕(3)湘胡子回家了……
 · 春雪无痕(2)湘胡子
 · 春雪无痕(1)尹儿
【原创诗歌和小小说】
 · 候诊室播放音乐的老人
 · 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
 · 情人节夜话(小小说)
 · Qinny
 · 《梦芹泥》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10)
 · 血战山海关(9)
 · 血战山海关(8)
 · 血战山海关(7)
 · 血战山海关(6)
 · 血战山海关(5)
 · 血战山海关(4)
 · 血战山海关(3)
 · 血战山海关(2)
 · 血战山海关(1)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20 完)
 · 血战山海关(19)
 · 血战山海关(18)
 · 血战山海关(17)
 · 血战山海关(16)
 · 血战山海关(15)
 · 血战山海关(14)
 · 血战山海关(13)
 · 血战山海关(12)
 · 血战山海关(11)
【原创中篇小说《风雪绿头巾》】
【小科普:斐波那契数列】
 · 斐波那契数列和音乐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2)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1)
【读古希腊历史及编译】
 · 历史:古典希腊时代的终结(上)
 · 历史:雅典帝国(下)
 · 历史:雅典帝国(上)
 · 历史:古希腊的开始(编译)
 · 读古希腊历史
【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简介及节】
 · 城市是文化历程的终点——斯宾格勒
 · 斯宾格勒论“权威”
 · 民主的命运 (摘自《西方的没落》
【诗歌英译】
 · 祭
 · 试英译杜甫《春望》
 · 试英译爪四哥博《秋念:写给大洋彼
 · 试英译李白《将进酒》
 · 试英译李清照《声声慢》
 · 试译紫荆棘鸟博古绝组诗《秋》
 · 《Qinny》 及曹雪葵博友的中译诗
 · Qinny
【小议论文(3)】
【故事会:生活趣事一】
【故事会:往年趣事二】
【故事会:文革故事】
 · 文革中的女人:拉《江河水》的新娘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摄影之三】
【老父亲,老母亲(2)】
【老外公和外公传奇】
【微博】
【电影电视剧故事】
 · 禁片《洛丽塔》
【转帖(2)】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川普和当年林肯的处境何其相似
【生活感悟(1)】
 · 驻韩美军: “继续战斗,川普总统!
 · 冬日遐想
【转帖(1)】
【转帖(3)】
【老父亲,老母亲(1)】
【摄影之一】
【摄影之二】
【故事会:往年趣事一】
 · 从前给自己做时装
【Gone With The Spring Snow】
【故事会:生活趣事二】
【小议论文(2)】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被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行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让我们来谈谈文学
 · 从一场古战看中华民族贵族精神之没
【小议论文(4)】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娈
 · 林伍德号召关闭手机升级功能并称停
 · 川普授权军管了,大逮捕正在展开…
 · 快讯:彭斯反对动用第二十五修正案
 · 爱国者们,安心睡吧,结局会令你们
 · 华人警惕,不要重蹈印尼华人的覆辙
【小议论文(1)】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我的博客被封了吗?
 · 苏小白,这是川粉给你的训斥!
 · 哄抢和囤积救援物质在战时算不算犯
【原创小说《鼠疫》】
 · 原创小说《疫》(2)
 · 原创小说《疫》(1)
 · 原创小说《疫》(0)
【散文】
 · 我做的第一个游戏视频“艺术家的阁
 · 遥远的紫云英(上)
 · 后院那棵无名树
 · 冬日遐想
 · 美景 · 瘟疫
【1】
 · 川232/白227,11月11号晚11点
 · Youtube 全球封锁,所有视频打不开
 · 上帝借拜登之口发出强烈警告,不可
 · 游戏视频《封印新冠毒魔》(胆小勿
【万维风云】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文革中的女人:拉《江河水》的新娘 2014-04-23 23:38:40

   英姐姐婚嫁风波过去不久,有一天中午,院子里突然响起了“噼噼啪啪”几声鞭炮,单调而短促,一听就知道只是一封大约100响的小鞭炮,仿佛过年时小朋友点燃了从鞭炮灰堆里扒出来的、没有燃放尽的鞭炮。正在吃中饭的大家伙跑出门外一看,只见通往院子里的小路上走来一位打着油布伞的陌生姑娘,她个子高挑,着深蓝色的卡其布外套,圆圆的脸庞浅笑盈盈,下眼帘的卧蚕往上堆得双眼咪咪的,看上去和善而亲切。她以点头向大家打着招呼。她的后面跟着单位里那位戴深度近视眼镜、皮肤白皙的小伙,大家都知道他因为出身不好被关进了“牛棚”,也是批斗会上挂牌站台的主,平日里他总是寡言少语,不和大家交往。他挑着两只红红的笼箱,虽然不像平日那样苦着脸,却也不见如何欢喜。大家才知道是小伙结婚了,单位给他们在西头分了一个单间居室。好热闹的小朋友们簇拥着他们走进了新居,想的是分到一颗喜糖。

   因为他们的新房隔壁住着一位单位里最霸道的造反派,我妈便不许我跟去看热闹。傍晚,全院子里的小伙伴们聚在院子里的大槐树下,兴奋地谈论着新娘,有年纪大的小伙伴便拿她和英姐姐比,这一比,大家立马便分成了两派,那些西头新郎家的邻居小孩,都认为新娘比英姐姐好看,很为新娘是他们的邻居而骄傲。这使得我很不痛快,对那位新娘生出了莫名其妙的的妒意和恨意。当大家呼啸着去看闹洞房时,我就坚决不去,连喜糖都不想要吃。(我估计他们可能都没有闹洞房,在那个大年初一广播里必不断播放喜儿哭爹的年代,出身不好的人即使有喜庆也不敢张扬,也就是院子里爱热闹的邻居到他们家去看看,彼此认识而已。)

   初夏的夜晚,院子里总是热闹非凡,小伙伴们每天的游戏是必不可少的,男孩子们“抓特务”,“打啪啪”(一种把烟盒纸叠成三角形进行赌博的小游戏)什么的,女孩子们跳皮筋,踢毽子,唱歌跳舞呀,最重要的是,每天早晚七点,家家都要派出一个大人去小组长家向毛主席像早请示晚汇报。小组长是个七十多岁的吴奶奶,因为女婿出身好而当上了小组长,她家里狭窄容不下这么多人,晚汇报时,便要大家自带小凳,一个一个地到她家里向毛主席像鞠躬汇报一天的思想和行动后,在院子里围坐着,学习毛主席语录、介绍大好形势,以及斗私批修。吴奶奶非常积极,很想把新娘也拉来参加晚汇报活动,一来不想让自己管辖范围内有任何人漏掉了政治学习,二来也想借此机会让大家彼此认识和熟悉。可是新娘似乎很高傲,拒绝参加这类的政治活动,老奶奶对此也只有无可奈何地摇摇头,解嘲般地向大家解释:“她说她是有单位的,不属于居委会管。”

   这晚,小组政治学习会开得比预定的时间长,因为开着开着大家便把这种开会变成了家长里短的聊天了,只要不涉及毛主席,林副主席和江妖精(大人背地里如此称呼她),谈论得最多的还是某个地方又发生了武斗,哪里哪里又杀了“五类分子”之类的恐怖新闻。今晚最大的新闻则是关于新娘的,有人说新娘是孤儿,她父母是国民党潜伏下来的特务,在镇反时被查出来,双双枪毙了,留下几个孤儿过着流浪生活。联想到这新郎原也是孤儿出身,大家不免嘘声一片,对这对孤儿新人心生同情:难怪就他们俩人挑了担子来,原来是没有家人啊。

   随着夜渐渐的深,人们开始起身散去,这时,从西头那边突然传来了如泣如诉的二胡声,这曲子如此悲切,就好像有人在哭。我妈妈一手端着小凳子,一手拉着我(我小时候很喜欢坐在大人旁边听他们聊家常),循着琴声走去。

   院子的尽头,新娘正在拉着二胡,从远处射来的微弱而昏暗的路灯光里,只见她双目紧闭,脸上挂着几滴泪水,似乎沉浸在自己的音乐中,不觉有人到来。我们站在那里听着,从未听过这样的曲子,和广播里干嚎的革命歌曲大为迥异,旋律那么优美、悲伤和抒情,我一时呆在那里,也有种想哭的感觉。

   一曲完毕,新娘良久才睁开眼睛,仿佛灵魂被音乐带去了远方不及收回。还是她先打破了沉默,说:“啊,你们好!”真是不好意思的说,在电视普及之前,我们家乡极少有人打招呼用“你好”,都是“你呷了饭没有”或者“你到哪里去”,所以听到新娘文绉绉的一声“你们好”,我觉得新奇得不得了,立即认定她是非同一般之人。好像我妈一时对她的问候也不习惯,不知怎么接话,接着她问我:“你是沐岚吧?”

   我妈赶紧说“是啊,是啊,你的琴拉得真好,刚才拉的是什么曲子啊?” “江河水。”她缓缓地答道,我才意识到她语速非常慢,而且因为口腔拉得宽,发音靠前而声音钝钝的,有那么一点儿“嗲”的感觉,和我们这地方女孩子嘎儿八脆的声音大不一样。我妈“哦”了一句,然后想起了,问“你怎么知道我女儿的名字?”她说“噢,今天下午小朋友在我家玩,看到我的二胡,便说沐岚也会拉琴。”

   我一听,紧张得不得了,赶快摇头说:“不会不会,我不会拉琴。”我妈看到我这么紧张,也解释说:“她是不会拉琴,我们家有把小秦琴,她爸教她弹过几支歌曲而已。”新娘一听,双眼放光,站起来急切地说道:“那你想不想学拉琴?”我妈不等我点头,抢着答道:“想啊,这妹子还是有点音乐天赋,可惜我们教不了她。”

   于是,从那晚起我便有了一位找上门来教音乐的老师 -- 柳姨。我心里自然是高兴万分,因假想她为英姐姐竞争对手而引起的不快早已忘记得干干净净。

(待续)

浏览(2003)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