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嘎拉哈的博客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 Donald Rumsfeld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嘎拉哈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0-10-14
访问总量: 718,62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侃政治-12】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侃政治-11】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究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美国基督教与穆斯林到底谁更激进?
 · 给丝丝的最后一个评论
 · 万维网越来越像个鬼网了
 · 自由过量也中毒:评主权公民运动
【侃政治-10】
 · 祝贺特鲁多连任
 · 祖国与国家没有区别
 · 民主自由:反共老海黄的伟哥和伟姐
 · “某籍华人”和“华裔某国人”
 · 东风劲,战鼓催,反共老海黄爱拉黑
 · 二百万奴才仍然是奴才
 · 民主不是普世价值
 · 假如中国人每人都有一只抢
 · 解决香港骚乱问题要比六四容易十倍
 · 中国近代史的新视角:《中国幻景》
【侃政治-9】
 · 三峡工程的真理:反共与愚蠢成正比
 · 反共老海黄比中共更加专制
 · 赞川普总统的板门店历史跨越
 · 俺又惹恼了一位反共老海黄
 · 回归前港人连民主猪长啥样都不知道
 · 换个视角看技术换市场
 · 反共老海黄比义和团还义和团
 · 六四三部曲:反共,反华,反人类
 · 刘欣,俺心目中的女王成
 · 关于“强迫技术换市场“的一次辩论
【科学哲学】
 · 从“太空镜”的物理学原理说起
 · 深度学习是否意味着AI真的会思考?
 · 对恩格斯“劳动创造人“学说的质疑
 · 从拉姆斯菲尔德到哥德尔
 · 从霍金的科学宿命论说起
 · 从人工智能到自由意志
【侃哲淆-2】
 · 嫉妒和晒的道德定位和相互关系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侃科淆】
 · 跟芨芨草探讨星系是如何“转”起来
 · 为什么中国民主很可能会死翘翘?
 · 关于定理(theorem)的定义
 · 跟着紫鸟侃科学:超弦和科学实证主
 · 从王亚平空中授课到广义相对论
【侃政治-8】
 · 还是九爷好啊!
 · BC高等法院前的碰瓷闹剧
 · 从民主无厘头到文明冲突的逻辑
 · 逢十大日,拉黑删贴仍然寒风习习
 · 为什么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定数?
 · 什么才是正确的历史求真精神?
 · 新西兰杀手是黄川粉的好战友
 · 说说海外的“民主毛”水军
 · 麦家廉的诚实和吉娃娃的不自信
【侃政治-7】
 · 我从精诚反共到民主汪精卫的转变
 · 跟反共老海黄的对话
 · 不怕白川粉闹,就怕黄川粉谈基督教
 · 雷锋精神就是贵族精神
 · 关于贵族,信用,契约的hit&mi
 · 《莫斯科-北京》,暨纪念毛泽东诞
 · 再好的家法仍然是家法
 · 华人的一条真理:老而不死是为贼
 · 为什么黄川粉都跟穷人过不去?
 · 吃货族又惹祸了,这次是贿选(特短
【搞笑】
 · 王老虎俺又想抢亲了,远方还愣着干
 · 黄求恩一出场,白求恩只能钻地缝
 · 巴菲特“万维驻文学城东印度公司”
 · 小山羊主动出击大灰狼的故事
 · 东厂签字仪式
 · 没有大猪圈,哪会有大猪?(短)
 · 乐死别怪俺,兔子怒斥西方群哲
 · 视频解读AV影星和普通人的区别(非
 · 习老爷的姨太们关于金正恩的对话
 · 尿炕精(兔子)思考题答案(搞笑版
【侃政治-6】
 · 卡瓦诺是三权分立体制的受害者
 · 抗议潘妙飞拒修古宅很荒唐
 · 民主的龙种何以收获了暴民跳骚
 · 反共啦啦队何以自以为是运动员?
 · 北韩官方报导《川金会》观后感(短
 · 关于海外民主运动的政治伦理问题
 · 给反修宪的人们泼点儿冷水(1)
 · 先十问自己然后再十问习近平
 · 狭隘民族主义的误区
【侃政治-5】
 · 华裔老爷爷老奶奶又跟小孩杠上了?
 · 自由至上主义乃自由的便溺者(短)
 · 光头党,郭邪教,流氓分级
 · 不自由毋宁死 vs 不让作就打滚
 · 中国文化的歧视特征
 · “感恩贼”横空出世
 · 政治正确,平权法案,言论自由(1)
 · 假如中国赢了南海仲裁
 · 正义对贪婪的审判――评南海仲裁
 · 五四运动和“义和团意识”
【侃政治-3】
 · 关于专制体制语境下的政权合法性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2)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 大阅兵秀出了民族的野蛮和阴盛阳衰
 · 对人民的态度,伪精英比毛左黑多了
 · 革命暴民和改良暴知:评电影<天
 · 从中美博弈看两国国际政治的战略缺
 · 大阅兵 vs 大遛狗
【胡乱侃】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补刀队队长送何岸权兄一程
 · 改良派批中共 vs 小三反腐
 · 基督徒应当如何“尊重权柄”
 · 怀念跟寡言博争吵的日子
 · 从李阳打老婆看爱国贼的嘴脸(短)
 · 俺在卫星图片上找到的,是飞机残骸
 · 向寡言博道歉,兼谈博客写作
 · 印度外交官探肛初检报告
 · 道德观的扭曲:评叶友文《华人投票
【胡乱侃-2】
 · 中纪委,似狼嚎,俺迈步出监
 · 中国人办网站,您就将就点儿吧
 · 中华少宽容,道歉需谨慎
 · 两万老苹果齐跳小苹果,场面震撼
 · 兔子真的回国了?
 · 俺也给老何头儿补上一刀
 · 中国正式进入“搞”时代
 · 关于网络争论的“日内瓦公约”
【侃政治】
 · 就法国枪击事件给五毛点个赞
 · 谁是这次踩踏事件的真凶?
 · 传统文化无需刻意弘扬
 · 为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说句公道话
 · 浅析华人网争的根源
 · 建议习总拿下汉办主任这个妖妇
 · 以暴力革命为例对比中西方思想之差
 · 暴力革命是中国政局的唯一走向
 · 评阿牛的山寨新现实主义
 · 浅论俄罗斯的民族习性
【侃政治-2】
 · 我来给亚投行浇泡尿
 · 改良派热捧李光耀的深层原因
 · 从今年两会看政治人妖们的与时俱进
 · 闻章立凡大师入驻万维,喜不自胜
 · 春晚,十三亿病患共吸鸦片的晚上
 · 说说习近平的山寨道具-敞篷越野阅兵
 · 浅谈《欧洲文革》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 中华各界恢复帝制劝进书
【搞笑-2】
 · 大合唱《保卫万维》
 · 老歌新唱《我的非洲心》
 · 首届“政奥会”部分尿样检测结果
 · W-ISIS vs C-ISIS (搞笑)
【环境伦理】
 · 给寡人兄和特有理兄的一个提议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公民社会 vs 屌民社会
【侃政治-4】
 · 郭爆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有多大?
 · 山寨启蒙和传统文化哪个危害更大?
 · 盎格鲁人太任性(1)
 · 从哈耶克思想到川普现象
 · 海外爱国贼的逻辑不如鸟
 · 重贴被德孤删除的一个评论
 · 马克思制造的“时空扭曲”
 · “闹闹派”的N大误区
 · 华裔和白裔谁更种族歧视?
 · 台湾的出路在于推动两岸民主共识
【视频推荐】
【文化进化】
 · 当瑞典的死规矩遭遇中国的活人性
 · 奉劝溪谷闲人停止自我顶贴行为
 · 井蛙进化史(迷你版)
【中国传统文化批判】
 ·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超短)?
 · 国人反对教师欠薪的理由值得商榷
 · 病句与发错音哪个错误更严重?(特
 · 从道德天然论看儒道与康德的区别
 · 中国体育粉丝的一大特色:粉教练
【左毛学】
 · 五毛爱普京的心理学分析
 · 老百姓不是SB的避难所(短评)
 · 为NBA的决定叫声好!
 · 给穆尔西算一掛:“中东与中共犯克
【歌。影。视】
 · 李克勤《红日》等几首粤语歌曲
 · 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
 · 万泉河水,百听不厌
 · 我喜欢的几首老歌
 · 不纪念一下毛主席俺脚得心里空得慌
 · 遇到这样的敌军,您干脆打死俺算了
 · 意识形态可论,但音乐无罪,艺术无
【侃哲淆】
 · 从范例自吹自擂看兔子对哲学的无知
 · 中国没有辩证法,有的只是诡辩术
 · 中国传统认识论批判
 · 哲学同真理的关系以及辩证法的本质
 · 跟喜欢“装哲学它妈”的兔子侃侃大
 · 跟兔老师讨论分析哲学,兼向网友问
 · 从道德角度看陈光标慈善的山寨特性
 · 兔子围起布帘子糟蹋休谟,叔不能忍
【其他】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 关于我个人对网络骂人的举报底线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怀念跟寡言博争吵的日子 2014-04-24 01:05:17

俺跟寡言的交流不算多。时间也不算长。记得第一次跟寡言的正面交锋,是因为俺对啊牛的改良派立场的批判。寡言博说俺只争不论。俺跟他说,俺确实喜欢偷懒。对俺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让俺啃大部头儿的书了。加之俺的政治观点又很偏激。不难理解,寡言博遇到俺,就像秀才遇到兵差不多。

俺最敬佩寡言博的,是他那丰厚渊博的历史知识,以及他对当今中国看法的一些独到视角。让俺真正感到书到用时方恨少,是在俺写那几篇有关民族和俄罗斯的博文的时候,这时候,俺想起了寡言博,俺曾经邀请他帮俺纠正和补充一些同历史有关的内容。见他很久没有回应俺,俺其实已经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俺老婆说俺这个人心比较硬,这个俺承认。因为俺平时确实很少有伤感的时候,即便是亲人朋友离世,顶多让俺难过一小会。如果将宇宙的140亿岁压缩为一百年,那么人类百岁寿星的寿命只不过是区区2秒钟 (注:经寡人兄和星辰兄纠正,应当是22.5秒,特此致谢)。想到这一点,俺几乎可以释怀一切同死亡有关的伤感。但不知为什么,这次寡言博的不幸去世,还是让俺产生了一种莫名的,难以释怀的忧伤。是上了年纪?是兔死狐悲?还是他带走了俺的一份遗憾?

按照当代宇宙学,我们每个人都是由 宇宙星尘所构成的。大约四十亿年之后,当太阳上的氢燃料最终燃烧完毕,它会变成红巨星,逐渐膨胀,最后会把所有的行星,包括地球通通吞没掉。太阳死亡后,先是变成一个无比壮观艳丽的大光环,叫做行星类星云(planetary nebular),最后塌缩为一颗巨亮的白矮星。地球上的全部生命,生也好,死也罢,我们迟早都会在那个漂亮的光环上再相遇。


浏览(2435) (0) 评论(3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4-04-29 08:12:31
嘎兄好!

呵呵,是啊,回国休假了几天。过去回去俺和几个哥们一般只聊国内,不聊国际政治,这次无意间谈起了乌克兰、谈起了钓鱼岛,发现了一些分歧,等有空写出来分享,蛮有趣的,呵呵。

【东德的例子,说明了糊涂人到处都有。问题是,在民主制度下,可以让糊涂人越来越少,虽然这个过程需要时间。相反在中共集权制度下,这些人会越来越多。】

赞同嘎兄的评论。俺也觉得从东德的例子,说明了制度的作用非常关键,因为制度可以影响和改变观念、价值观的取向,进一步影响文化的发展,再翻过来影响人的思想和行为。而文化和制度一旦经过50年以上的定向发展,再要拨乱反正,时间会很长,所谓病去如抽丝也。在中共集权制度下,真正的明白人实在不多,这也是我看到的不管国内还是国外比如这个网上的中国人的通病,比如阿妞和俺的几个哥们就差不多,一旦聊起国际政治,都是19、20世纪丛林教的观念,和现代文明理念相差甚远。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9 07:20:21
凡平兄好!

您回国了? 等有时间,谈谈回国感受吧。

【这次回去和几个国内的所谓精英聊了聊,发现问题还不是中国的“蝇王”环境造成的这么简单,问题的关键是咱们在这个网上常见的,是在于党文化下的大批白痴土鳖的思想落后了好几代,咱们这一代很难看到会有根本变化。俺一直说,百年树人,再看看东德人直到今天还是没有跟上,东德人在如今正常的环境下都需要几代人的时间,何况中国啊。】

------- 东德的例子,说明了糊涂人到处都有。问题是,在民主制度下,可以让糊涂人越来越少,虽然这个过程需要时间。相反在中共集权制度下,这些人会越来越多。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4-04-29 05:26:56
【从这次大家对寡言的自发怀念,让俺看到了很多人性中好的一面。这让俺更加相信,中国人的人性,其实一点也不比世界人其实民族少。关键是制度。在中共集权制度的环境里,中国人就好像走进了电影“蝇王”中,到处是利益冲突和灵魂的出卖。所以说,万维以及其他任何有中国人的地方的激烈的左右之争,说白了,就是中国的“蝇王”环境造成的。】

嘎兄好,俺觉得,在对寡言的自发怀念的人群中,像寡人兄、星辰兄等等真正与寡言先生在思想上有共鸣、心有戚戚焉的网友并不多,倒是像上面那个白起、白熊这样的白痴土鳖俺看还是占了多数。

这次回到那不翻墙就无法上万维的这个地球上仅有的两个流氓国家之一,俺实在是懒得翻墙,昨天回来后才看到这个令人悲伤的消息,非常难过。

这次回去和几个国内的所谓精英聊了聊,发现问题还不是中国的“蝇王”环境造成的这么简单,问题的关键是咱们在这个网上常见的,是在于党文化下的大批白痴土鳖的思想落后了好几代,咱们这一代很难看到会有根本变化。俺一直说,百年树人,再看看东德人直到今天还是没有跟上,东德人在如今正常的环境下都需要几代人的时间,何况中国啊。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4-04-29 04:50:58
问好寡人兄!

你和嘎兄、思羽等好朋友纪念寡言先生的评论完全也是俺的心声,再次谢谢各位,等稍空后俺也会写几句。

祝好,再聊。
回复 | 0
作者:白起 留言时间:2014-04-28 08:31:28
嘎子和俺都算错了,365.25X86400/14000000000=0.2254妙


Btw,

无妙计博说得很地道,本网为生活所颇诋毁中国的如老高博之类应该思考,都老成那个样子了,还恨不得明天就茉莉垮自己的祖国,又无缚鸡之力,图什么?老年人还要看人颜色生活,能过得愉快么?德孤博写自己母亲的文章情深意浓,却就为过去那么点纠葛念念不忘反华,可是德孤博一见中国依法扣小日本输了法律审判的侵华公司的破船,马上出来怪中国记仇,什么人家日本人侵华干的事过了法律追究期不能乱扣人家的船,.......咱就奇怪了,合法的对反人类的屠杀侵略审判执法,哪有过期之说?



对你家那点小事就永远耿耿于怀不依不饶地清算祖国,一提到祸害了一亿中国人的鬼子就变脸叫嚷过期不能追究了。

估计各位反华干将聚集得差不多了,能悼念不象其它右翼那么心狠嘴毒的寡言的不幸病逝,还是令人感动的。普通人么,华人子女上个大学都被种族限制,这么些优秀的孩子们不需要鼓励,不需要多跟他们交流么?先过好健康生活教育好子女挺起胸膛回报社会和立于不败之地吧,不少反华女将子女都不是初中就是高中大学结婚生子了,看看在网上混战时那疯劲,这样双重人格,能过好生活干好工作么?



寡言博也不亲华,但他平和有识认真探索,知识丰富,着眼于东西方文化内容,这就是文化的力量,他这样的努力跋涉探索者拥有山峦险峰,逞口舌之爽的反华干将有什么?
回复 | 0
作者:junmi 留言时间:2014-04-28 08:12:11
博主好心肠,好文章,安抚所有人的心。
回复 | 0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4-04-28 07:40:40
嘎兄,现在我知道问题在哪里了:140亿年=14 billion years= 14 x 10^9年=1.4x10^10年≠1.4x10^11 年。小数点位置错了,与我原来的估计一致。尽管你知道billion与亿的换算,但还是下意识地将它们划了等号。

问候凡平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8 01:13:08
谢思羽妹妹的赞誉。

【同意阿妞的评论,“寡言在天之灵看后最感欣慰甚至开颜之文。”嘎兄这篇短短的悼文写得荡气回肠,与寡言博深邃高峻的人品和文品正相合。“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万维和她的读者们非常幸运,寡言博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为我们留下了他的天鹅之歌。我一直愿意相信,文字是更真实的人生,精神因为脱离了脆弱易灭的肉体,反而得以长存。愿寡言博安息。】

------ 从这次大家对寡言的自发怀念,让俺看到了很多人性中好的一面。这让俺更加相信,中国人的人性,其实一点也不比世界人其实民族少。关键是制度。在中共集权制度的环境里,中国人就好像走进了电影“蝇王”中,到处是利益冲突和灵魂的出卖。所以说,万维以及其他任何有中国人的地方的激烈的左右之争,说白了,就是中国的“蝇王”环境造成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8 01:00:09
谢ladybug。

【没有与寡言有过交集。但网友自发的吊唁,让我感动。特别是让一贯"冷艳"的嘎兄动情。。。深感网路世界的情谊并不虚拟。。。问候嘎兄,多谢星晨(他好像是最先提起的);愿寡言兄在天堂继续做一个思想家!】

------ 寡言兄得到万维网友的普遍敬重,凭的是自己的努力。属于实至名归。其实在网络世界,真诚反倒比现实生活来的更多。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8 00:54:40
谢远方博。

【人有意识的时候,算是活着,没意识就跟睡着了一样。如果相信物质不灭的话,没意识长睡以后,还是以某种物质的形式融入宇宙的。就从这一点,我是相信人是有来生的,只是还能不能还给我原来的意识就不知道了。也许寡言博现在在体会着找回原来的意识呢。】

------ 关于意识的本质,至今科学仍然没有突破。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我们每个人都是由宇宙尘埃的复杂组合所构成的,意识也是应当是宇宙尘埃的一种复杂组合。按照这个思路,就不应当存在一种特殊的灵魂物质。要知道,组成我们每个人的那一小部分宇宙尘埃,只是在1.4亿分之一的时间里组成了我们,其他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处于游离状态。游离状态才是物质的常态。生命的死亡,就是尘埃回到常态的过程。
回复 | 0
作者:俺是凡平 留言时间:2014-04-28 00:48:08
顶嘎兄好文!!!

外出了一段时间,回来看到寡言博的消息,震惊悲痛不已说不出话来,谢谢嘎兄的好文!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8 00:31:49
谢啊牛。

夸归夸,俺今后对您还会照批不误。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8 00:29:09
星辰兄:

【面对浩瀚无边的宇宙,想到悠悠亿万年的时光,人的确微小到毫无意义的尘埃,人生也短暂到荒谬。因此,如果这一切背后没有一个爱我们、为我们舍命的上帝,我们只能是毫无意义的荒谬。然而,上帝告诉我们他创造了宇宙就是为了你我,他让花鸟树木阳光雨露存在都是为了人类,而人类却是为了上帝而存在。寡言兄先走了,终有一日我们每个人也要走。但愿我们能思考,我为何而来,因而而走。面对死亡,人不能不想到上帝。】

------ 以俺目前的认识,宗教对社会进步的作用,绝对不是可有可无的。即便再过一万年也是如此。俺历来对某些科学精英不管不顾地批判宗教的做法不以为然。俺认为这是一种对科学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表现,并且对社会来说,也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但是,让俺自己直接做一名宗教徒,实在是太困难。
回复 | 0
作者:令狐冲 留言时间:2014-04-27 13:14:45
令人感动的好文!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7 13:11:33
给寡人兄出一道脑筋急转弯的题目。

宇宙的年龄大约是14 billion years. 1 billion year = 10 亿年。因此,14 billion years = 14x10 = 140亿年。1 billion = 10^9. 所以,宇宙的年龄是 140x10^9 = 1.4x10^11 年

以上计算错在哪?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7 05:48:05
谢寡人兄。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我们的交集其实远大于分歧。。。】

----- 这一点俺也有同感。尤其到后来,俺发现寡言博就像一头大奶牛,您只要一挤,他就出奶,而且他写的东西都比较货真价实。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7 05:27:08
谢kanke1111博。

【寡言博的噩耗也向我们提出了网络这个虚拟世界的一个悲哀。从寡言博的博客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出,在2014年4月12日传出寡言博噩耗之前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博客是寡言博生命的最后阶段的最主要的一个部分。但是,直到已经得到寡言博的噩耗的现在,在喜爱寡言博文章的读者与寡言博的真实身平之间仍然隔着一个虚拟的网络幔纱,这对热爱博客的寡言博和喜爱寡言博的读者来说都是一种文明的残酷。。。。。". 寡言, 但愿你在病榻上养病,看大家的对你的思念。】

----- 看得出,kanke1111 博是位善良的人。除了残酷的一面,网络也有惊奇的一面,即人的思想可以飞跃网络互相交流。对于像寡言博这样的喜欢思考的人,这就够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7 05:02:48
谢梦客博。

【震惊!同感!怀念这位学识渊博的网友。我曾在他最近的一篇博文后留言,病中思考往往是真知灼见,希望他多出好文,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痛惜不已! 】

----- 寡言博的渊博学识,是他多年努力读书和思考的结果,看到万维有这么多网友都来怀念他,我想寡言博现在应当是没有大的遗憾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7 04:49:26
谢白起博。你我都算错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4-04-27 04:47:29
谢各位来访。对不住了。没能及时回复各位。
回复 | 0
作者:山人无妙计 留言时间:2014-04-25 09:35:34
我总是觉得很悲催,中国一大批精英跑到国外,只有隔岸观火和隔靴抓痒对中国的同题发表看法和出谋划策,用心良苦𨚫收效甚微。中共根本不屑精英们的献策,国内老百姓也是不可能读到,有意思的是时时为观点存異争论,有些人常常口出悪言秽语。结果在网络上花了不少精神,结果还是含泪仙逝。不知寡言是博学多才的人,就这样走了很可惜。深表哀悼!
回复 | 0
作者:巴黎老高 留言时间:2014-04-25 03:54:13
嘎博感慨好,寡言走好!
搞半天寡言原是几年前多维上的“胡侃”。胡侃其实不胡侃,难得好人,许性格使然,唯事总认认真地真地钻到盘根错接腐烂根理头绪,还未没顾爬出来开心爽就被靓丽的光环收了。各人都有本自个的命历本。其实大家都在排着队,一个一个在走向哪漂亮的光环。
路上的心境各有点差异而已。
人去如灯灭,活着的无非为未来少点遗憾,寡言的遗憾,也许————这龟儿不争气的中国政府,哀哉!
回复 | 0
作者:不一样 留言时间:2014-04-25 01:47:43
我的万维微博,随想,叫万维主编删了。
对莫言的学识,自知不抵。但是这个人品质不好。很多美国华人站在美国立场上敌视中国,有能让人理解的地方,但是这厮拍倭寇的马屁,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再有在朱令案的问题上,强词夺理。
我在他的博客留言尽数被删,此人心暗。

知识渊博的人,如果心术不正,死了也吧。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4-04-24 19:54:48
又一次寡言不同意我的文章另写一篇文章宏论自己的观点。我看了以后觉得他谈的内容都是舆论界广泛流行观点。没有自己的观点。后来,我给他回帖,没有提他的称谓,他不高兴。回复的时候语言有点粗。后来没有交流。没想到他已先走。
回复 | 0
作者:xmac 留言时间:2014-04-24 17:22:09
愿寡言在天堂安息。
回复 | 0
作者:pumbaa 留言时间:2014-04-24 16:45:06
老嘎这篇文章很独特。说实在的,芸芸大众,都要归于土。他年我等也如此。

我是特别注意寡言君的文章的,今后还会重读他的文章的。对我来说,他还活在万维。
回复 | 0
作者:右撇子 留言时间:2014-04-24 16:36:13
老嘎,还有凡平,冷峻的背后其实充满了人文的情怀。也许正因为这点,大家才与寡言博有怎么多的共鸣!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14-04-24 16:35:52
嘎兄写的感人。

寡言先生走好!
回复 | 0
作者:沐岚 留言时间:2014-04-24 14:48:00
寡言的离去是万维网和我们这些喜欢他的人的损失,希望万维长期保留他的博客。嘎子好文!
回复 | 0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4-04-24 13:34:56
同意阿妞的评论,“寡言在天之灵看后最感欣慰甚至开颜之文。”嘎兄这篇短短的悼文写得荡气回肠,与寡言博深邃高峻的人品和文品正相合。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万维和她的读者们非常幸运,寡言博在生命的最后几个月,为我们留下了他的天鹅之歌。我一直愿意相信,文字是更真实的人生,精神因为脱离了脆弱易灭的肉体,反而得以长存。愿寡言博安息。
回复 | 0
作者:ladybug 留言时间:2014-04-24 12:43:54
没有与寡言有过交集。但网友自发的吊唁,让我感动。特别是让一贯"冷艳"的嘎兄动情。。。深感网路世界的情谊并不虚拟。。。

问候嘎兄,多谢星晨(他好像是最先提起的);愿寡言兄在天堂继续做一个思想家!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1 留言时间:2014-04-24 12:27:35
嘎博这篇写的感人。人有意识的时候,算是活着,没意识就跟睡着了一样。如果相信物质不灭的话,没意识长睡以后,还是以某种物质的形式融入宇宙的。就从这一点,我是相信人是有来生的, 只是还能不能还给我原来的意识就不知道了。也许寡言博现在在体会着找回原来的意识呢。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4-04-24 12:17:54
老嘎这篇,应该是寡言在天之灵看后最感欣慰甚至开颜之文。
你这个嘎子,是个好人。
回复 | 0
作者:星辰的翅膀 留言时间:2014-04-24 12:03:38
面对浩瀚无边的宇宙,想到悠悠亿万年的时光,人的确微小到毫无意义的尘埃,人生也短暂到荒谬。因此,如果这一切背后没有一个爱我们、为我们舍命的上帝,我们只能是毫无意义的荒谬。然而,上帝告诉我们他创造了宇宙就是为了你我,他让花鸟树木阳光雨露存在都是为了人类,而人类却是为了上帝而存在。寡言兄先走了,终有一日我们每个人也要走。但愿我们能思考,我为何而来,因而而走。面对死亡,人不能不想到上帝。

我想,寡人的计算是对的,呵呵。
回复 | 0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4-04-24 09:11:25
问候嘎兄。【如果将宇宙的140亿岁压缩为一百年,那么人类百岁寿星的寿命只不过是区区2秒钟】,我算出的结果怎么是 22.5秒?
回复 | 0
作者:寡人 留言时间:2014-04-24 09:10:40
惊悉寡言先生去世,万分震惊!希望他的家人节哀。前面看到他提及发烧二十天,最近又很久不见他发文,心里已有一种不祥之感。但又记得他说过他的癌是一期,医生说问题不大,所有又料想他也许出去旅行了。

刚开始与与寡言先生的交往不是特别投缘(尽管我们从未吵过架),因为他身上散发出的社会主义情结让我感觉不太舒服,也有点不安。在朱令案上我们也有些分歧。但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发现我们的交集其实远大于分歧,在对中共的认识,ABC吉米事件,SCA-5,乌克兰/俄罗斯等一系列事件上看法高度接近甚至完全一致。寡言正直的秉性,深切的人文关怀,微言大义、拨云见日的缜密思考及写作习惯给我留下的印象与其渊博的历史知识相比更为深刻。万维上知识渊博,伶牙俐齿的作者不少,但令人遗憾的是大多在写中共给的命题作文,以求分得一杯羹,这也是为什么寡言这样的知识分子的仙逝更加令人扼腕叹息的原因。为庆祝寡言留给我们的丰富精神财富,我打算花些时间将他写的但我以前没读过的文章全部读完。
回复 | 0
作者:kanke1111 留言时间:2014-04-24 08:52:16
"寡言博的噩耗也向我们提出了网络这个虚拟世界的一个悲哀。从寡言博的博客文章里我们可以看出,在2014年4月12日传出寡言博噩耗之前的一年多的时间里,博客是寡言博生命的最后阶段的最主要的一个部分。但是,直到已经得到寡言博的噩耗的现在,在喜爱寡言博文章的读者与寡言博的真实身平之间仍然隔着一个虚拟的网络幔纱,这对热爱博客的寡言博和喜爱寡言博的读者来说都是一种文明的残酷。。。。。。".

寡言, 但愿你在病榻上养病,看大家的对你的思念。
回复 | 0
作者:枫苑梦客 留言时间:2014-04-24 06:55:39
震惊!同感!怀念这位学识渊博的网友。我曾在他最近的一篇博文后留言,病中思考往往是真知灼见,希望他多出好文,没想到这么快就走了,痛惜不已!
回复 | 0
作者:白起 留言时间:2014-04-24 06:27:47
这篇有血有肉言之有物的悼文确实打动人。稍带点题外话,"如果将宇宙的140亿岁压缩为一百年,那么人类百岁寿星的寿命只不过是区区2秒钟",这里面的2秒大约为50岁,100岁大致是4秒多一点。
回复 | 0
共有39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