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钱
 
注册日期: 2012-10-17
访问总量: 651,71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
友好链接
· 润涛阎:润涛阎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俺是吾丁:俺是吾丁的博客
· Jack之家:Jack之家
分类目录
【园艺】
 · 老钱的菊花
【大自然】
【世界】
 · 老钱:南海问题(一)/从南京宝船
 · 老钱:再谈对新冠病毒的正确对策
 · 老钱:祝福阿桑奇幸福健康
 · 老钱:再谈佛系对策
 · 老钱:有感于日本中小学校餐
 · 老钱:我看方方日记(2)
 ·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大陆】
 ·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为美国忧】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泽
 · 老钱:我们就是山,我们就是海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关于中共病毒的二十万大谎言
 · 老钱ZT:川普!三十年磨一剑,谁与
【永恒的六四】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什么叫“境外势力”?
 · 美丽的勇敢,勇敢的美丽 - 由6。4
 · “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故里行】
 · 《我们这一辈》
 · “拆!拆!拆!”/故里行(七)
 · 看财经频道/故里行(六)
 · 大陆的两极/故里行(五)
 · 火车上/故里行(四)
 · 位虽卑,未敢忘国/故里行(三)
 · 狗屎GDP/故里行(二)
 · 南京一条小街/故里行(一)
【华人参政】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答友人,这个疯狂的世界
 · 老钱:与杨博士商榷
 · 老钱:这就是民主党极左派所谓的“
 · 老钱:“全部选票”就是坚持“造假
 · 老钱:与杨贵葆先生商榷
 · 老钱Z:一个清华同学的问题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美国何时完蛋。。。》
 · 老钱: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Trum
【华人故事】
 ·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 老钱:一个沥青厂,将矗立在我们身
 · 老钱:为傅雷收藏骨灰的江小燕的故
 · 老钱:纪念叶晓芸
 · 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 迎接我们的“白雪公主”回家
 · 探望张连德(2)
 · 探望张连德
【在北美开车】
 · 关于交通规则的差异
 · 再说我的车库门
 · 说说我的车库门
 · 一次车祸(续)
 · 一次车祸
【培养男子汉】
 · 培养男子汉(四)天生我才必有用
 · 培养男子汉(三)好学向上
 · 培养男子汉(二)重视体育
 · 培养男子汉(一)人格人品
【读书随笔】
 · 老钱: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 读《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
【电影评论】
 · 老钱:我看《都挺好》
 · 我看《芳华》
 · “为‘影响’服务”-《我不是潘金
 · 《武媚娘传奇》的观感
 · 《山楂树之恋》
 · 《铁娘子》获得了奥斯卡奖
【晚霞的凄凉】
 · 晚霞的凄凉2,这是一个国家的,也
 · 晚霞的凄凉1,关于Alzheimer/老年失
【谁的错】
 · 美国的问题(二)/ 关于平等的一些
 · 华裔不相信眼泪!
 · 谁的错?2--浅谈税收与富人
 · 谁的错?2--也说说华尔街与金融危
 · 谁的错?---浅谈全球化
【科学技术】
 · 云计算的不久将来
 · 一次云计算的讲座
 · “立体打印机”,让我们睁大眼睛,
 · 让我们睁大眼睛,高举双手。。。(
 · “好奇心”是推动历史的动力
【旅游观光】
 · 老钱:莫斯科的地铁
 · 老钱:列宾的画展-莫斯科行5
 · 老钱:莫斯科的航空航天博物馆
 · 老钱:莫斯科芭蕾舞大剧院
 · 老钱:莫斯科的一个艺术博物馆
 · 老钱:华灯初上莫斯科
 · 日本印象(二)
 · 日本印象(一)
 · 在欧洲de走马观花及思索
 · 在韩国坐马观花
【健康保健】
 ·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动物世界】
 · 濒临灭绝的鲨鱼
 · 青蛙的故事(二)
 · 青蛙的故事(一)
【环境保护】
 · 老钱:沥青厂的再思考
 · 大洋旋涡中心的垃圾场
【孩子教育】
 · 浅议“虎妈”
【大选2012】
 · 美国大选(7),选谁? ,关于欧巴
 · 美国大选,选谁?as the same as (
 · 美国大选(5)选谁? 不能再选一只“
 · 美国大选(4)选谁? 不搞“阶级斗争
 · 美国大选(3)选谁?第一次总统竞选
 · 美国大选(2)选谁?关于平等的思考
 · 美国大选6选谁?有感于第二次总统
 · 美国大选1选谁?不要搞“社会主义
【布衣闲谈】
 · 老钱:悼念朱小蔓博士
 · 老钱:让微信“美国本土化”
 ·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
 · 老钱:JC城市发展之我见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老钱:香港人,有情有义,有胆有识
 ·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南京一条小街/故里行(一) 2013-12-31 08:48:52

故里行


一条小街


老钱

05/27/2013

 

长江流经南京城时,转向北偏东而上行。绕过南京,再向东流去。南京就像长江下游段的一个小河套地区。古代,南京市被古城墙包围着。这古城墙再被古护城河环绕着。可谓固若金汤。尽管这护城河大部已干枯,甚至消失,远非连贯。现在,只剩下了孤立的水塘,或湖泊。但是还能算是一串零星散落的宝石项链,绕着南京城墙,挂在“南京的脖子”上。南京的古城墙是世界上,保存的最好,最完整,最长的城墙。传说明朝的时候有十二城门。所以,朱元璋出葬时,为了防止后人盗棺,号称十二门出棺。这样子来让人没法确定他到底是葬在哪里,虽然有明孝陵,为规模宏大的地上陵和地下宫。

 古有的,加上后添加的,现在,已远远不止十二门了。这些厚实的古色古香的城墙门楼建筑群,这些散落的河,湖,为现代的南京老百姓,增添了为数众多的小公园。成为南京的骄傲,成为南京的名片。 

南京市西北角上的非常著名的城门,叫悒江门。 

南京的中轴线是中山路,位于新街口到鼓楼的连线上。基本上是正南正北,且笔直。从新街口向南继续延伸,叫中山南路。从鼓楼向西北延伸,叫中山北路。中山北路,经盐仓桥广场,转向西,穿出了悒江门,直抵长江边的下关码头。在没有长江大桥的日子里,下关的码头及火车站,就是在长江中下游,南北连接的最重要的的交通枢纽。

 

沿着悒江门两边,延伸着保护良好的古老而完整的城墙。不出悒江门,城墙里,属于鼓楼区。沿着城墙,左边是八字山公园。右边却是无门无拦,没有一个公园名称。但是,可以很快地拾阶而上,漫步在古城墙上。可以“闲墙信步,继续向北走,直至下一个城门城楼,凤仪门及阅江楼;也可以向左折回,走上悒江门城楼,看看画梁雕栋的古式门楼建筑。出了悒江门,是下关区。沿着城墙和护城河之间,左边是小桃园公园,右边是绣球公园。

 

沿中山北路北上,在悒江门前的最后一个左转,就是戴家巷,沿着戴家巷,曲里拐弯,大致平行于城墙,向西延伸一里路左右,就到了易发红日养老院。出了悒江门后,继续往前走一点,第一条左转的街道,叫姜家园,也与城墙和护城河基本平行。沿着姜家园,也是向西延伸一里路左右,就是南医大二附院。从养老院到医院,再从医院回到养老院。在这两条街夹着一段古城墙,连着穿过悒江门的一小截中山北路,形成的一个马蹄钉式的“旅程”上,为了照顾两个老人,我奔走了小半年。

 

在高楼大厦丛中,特别吸引我的是,从中山北路进入戴家巷之前的,垂直于中山北路的一小段。严格来讲,这一小段不是戴家巷,叫龙池庵,我就暂且简化了。每天两趟。我会经过这条小街两次,或出这条小街,左转上中山北路,去医院;或从中山北路右转,进入这条小街,回养老院。这一段小街,拢共不到一百米的小街,两边排满店铺。每家店面平均约4米宽。

 

这五十来家店铺中,都是各式各样与老百姓生活密切相关的小生意。微型小超市,卖鞋的,修鞋的,油粮专卖店,微型小菜场,蔬果鲜花,微型按摩店,微型理疗,理发美容,名酒收购销售,修锁的,卖手机兼充值,。。。我说“微型”,是因为他们的门面太小,甚至不到两米,就能开一个小店,甚至就一米宽就能摆一个烧饼炉了。仅有一两个店扩张到两个店面。其进深也太浅,不过就是原来的简易水泥居民楼,一楼门前的几米空地,接着民居的外墙延伸出来,就形成一个店了。最好的情况是,一楼的居民,或是把居所卖给了店家,或者,房主就是店主。那么,这家店就一直穿通民居楼;就是很有深度的,就是放在纽约,也是颇具规模了。到了街边,还仍然必须要保留着最狭窄的“人行道”。就是这极其狭窄的“人行道”,还要被商家动态地侵占着。或是大肚突出的大饼炉,或蒸笼,或汤锅,或泔浆桶。。。打杂的雇工们在人行道操作着各种各样临时任务,宰鸡杀鱼,择菜刷碗。。。临时停放的摩托车,正在装卸的小客车,小货车。。。 

最多的店家,是“民以食为天”的吃食。有卖油条烧饼的,有煎油果炸芝麻团的,有十多家的各色饭店:陕西牛肉面,新疆特色,清真风味兰州拉面,福建炒菜,四川正宗夫妻肺片,河南人的油大饼,南京板鸭,烧烤。。。 

走在这样的小街上,被小店里飘出的麻辣香甜的热烈的空气,蒸汽包围着。。。耳朵里充满了叮叮当当的炒菜锅勺的撞击声。。。跑堂的(其实真是无堂可跑)的吆喝,哎,一个炒三鲜,一瓶青岛啤酒。。。不时地绕道走过正在下货,上货的店主们。。。沉浸在浓浓的商业氛围里。。。真是,用时髦的话来说,很接地气。


我非常喜欢这样的接地气。其实,我就是从小在这样的氛围里长大的。小时候,我家所在的地方叫板桥新村,是南工的教授宿舍大院。可是,我家窗外就能看到贫民窟。真正的贫民窟,简陋得惊人,有些就是上海人叫“滚地笼”,再由此扩张,发展出来。。。住的是拉板车的,踩三轮的,拾破烂的。。。我家的保姆,经常打开我家的后窗户,招喊她的后面的朋友,把我们的多余物资送给她们。她也是贫苦出身,决不肯浪费一点点东西。连稀饭馊了都不肯倒掉,说作孽啊,你们享福惯了,不知穷人的苦。。。保姆给我的教育影响是无价的,终身的。让我从小就能看到社会的两端。。。

 

每天上学,走出大院,就像是从世外桃源进入市井闹市。从家走到南师附小。那条街叫成贤街。在这南京美术馆和人民大会堂(当初的国民党首都的政治中心和文化中心)旁,直通到南京工学院的成贤街上,及其延伸相接的小巷子,有各种各样的小工业,小作坊。各种小吃,食物,民生用品就不用说了。还有铁匠铺,铜匠,银匠,簚匠,钉马掌的,打豆饼,榨油作坊,弹棉花,我还记得,还看过织布机,织南京云锦的,腌制南京板鸭的,。。。正是从这里,我开始认识了,清明上河图式的,中国社会老百姓的生活。。。

 

我从小就喜欢看呆。或站在橱窗外,或站在工匠身后。看匠人的手艺,看一样东西的制作过程,琢磨其中的技巧,思考各种各样的为什么。。。养成了我对一切工艺过程都感兴趣,喜欢看的习惯。随着年岁和学识的增长,也积累了我对人类生活很大部分产品的生产过程的或多或少的了解/知识。

 

现在走在这条小街上,既让我回忆起童年的感觉,也让我观察着现代人的平常生活。

 

每天晚上回来,我就一家一家地看,边走边吃。头一天吃粽子,第二天,换韭菜盒子,第三天葱油大饼,。。。乐此不疲。

 

小街的端头是一家葱油饼铺子,是那种我很喜欢吃的,遍布南京的颇受欢迎的河南葱油饼。他们也做韭菜盒子。都是我所爱的东西。门口总是洗不完的韭菜。。。

 

接下来的小店,名叫“胖子小吃”。快到端午了,夫妻两个整日忙着包粽子,煮粽子,卖粽子。我买了粽子,边吃边看边聊。“胖子”是一个回城知青,在插队的高淳结了婚,总算最终是能带了媳妇回到南京。回城就很迟了。年龄大了,又没有什么技能,怎么过日子呢?幸好,父母传给了他们家这个临街底层的房子,就在门口开了这个小店。男人肚大腰圆,女人纤细高挑,一左一右地面朝小街,坐在一盆泡好的糯米前。女人时不时地,立起身来,递交粽子,收钱。男人一会儿通炉子,加水添煤,倒换着煮透的,新添的,搬米,理粽叶。。。

 

他们包的非常熟练,只见粽叶,手指翻飞。最后,一手拈着扎粽子的细线的一头,另一头用牙咬着,就见,线在粽上绕,粽在线上滚。。。最少的粽叶,最快的速度。大约二十秒,一只粽子就成了,加上所有其他的辅助工序,我估计,平均两分钟能生产一只粽子。就算每小时60只吧。下午6点钟开始, 包到半夜,56个小时,加上白天再包些,每天能包出45百只吧。正是端午节,我问他们,一天500只能卖吧?答曰,完全可以。起码能买到六月底。白米粽子1RMB一个。肉粽子2块。豆沙粽子1块半。他们说,一年能卖上个半年。还不够过日子,大城市什么都贵啊!孩子要考高中了,上补习班,还要课外学点什么。别人的孩子有的,也不能让自己的孩子太寒碜。。。不够用啊。所以,他们白天还要打一份零工,帮其他公司搬运装卸。。。

 

傍晚,在转弯进入小街前的大街人行道上,就布满了各种小吃摊子。一辆三轮车,载了一个玻璃厨框,一只炉子,就像《血色浪漫》里,“影帝”刘烨扮演的,退伍侦查营长,高干子弟锺为民,练摊的北京煎饼果子摊一样。各种各样的小吃摊。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天天会出现在这里,炸臭豆腐干。这也是我很喜欢的,南京风味。每天“下班”经过她,我就会买上一串,边吃边看边聊。5片一串,一元钱。一桶原料有三,四百块左右,应该能卖出七八十元吧。加上其他,还炸韭菜,包菜,蘑菇,粉肠,。。。等等,什么都能炸。很多年轻人,一买,就是四,五样,十块钱,有的人,一买就是两份。她的女儿有时也来帮忙。我估计,一个晚上,34百块能做到吧。我逗她们说,一个晚上能卖个七八百,千把元吧?女儿说,能做到300块就不错了。要是能上千元,我也不工作了,全力以赴来帮妈妈做了。她们是北方人。女儿毕业后,在南京找到了工作,妈妈也跟过来了。妈妈还健康,还能干。做惯的,总得干点事。大城市,生活费用高。要挣钱,不做点生意,没法生存。

 

这样的商业气氛,沿着戴家巷,一直继续下去。不过,逐渐稀疏,没有开头的这一小段,这样密集,完全彻底的商业化。但是,我住在戴家巷深处,仍然能感到这样的欣欣向荣的商业气氛。夜深了,商业活动的喧嚣逐渐安静下来。。。没有多久,凌晨的准备工作又开始了,车辆启动,预热的噪声,捅炉子,生炉子的声响,唚呤哐啷,叮叮当当。。。                                                                    

 

一大早,各种各样的香气就混合在清晨的空气里,飘扬在小街的甬道里,冉冉而上。。。

 

还有很多临时的过路小摊贩,见缝插针地,做着各种各样的小买卖。

 

街角,一个卖刷子的在吆喝:“哎~~~,早也忙,晚也忙,早晚都得下厨房;当领导,当小兵,回家难免洗锅盆。。。”同时在,用变戏法的手法,演示着他的金属丝/美国称Steel Wool,是如何地好使有效,并易于更新组装。

 

另一角,一个卖锅子的,一边演示,一边把锅子敲得像重金属乐器一般,一边吆喝,“哎,快来看,快来瞧”,“高科技,新材料”,“烧不坏,易清洗”。。。

 

 

他们的钱,来得不易啊!每一分,每一角,都是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但是,只要不剥夺他们的挣钱的权力,他们就能从求生存到求发展。

 

每看到这生机勃勃的街道,辛勤劳作的人们,总让我心中有一种暖暖的感动。由不得地,热泪盈眶。。。他们,主体是农民,全国各地来的农民,和城市下层的平民,贫民,不等不靠,不期待奇迹,不期待恩施,毫不犹豫地,俯身就干地,劳作着,凭自己的幸苦诚实劳动,创造着自己的财富和幸福。他们善于寻找商机。他们像小草一样,顽强不屈,在各种艰难困苦中,倔犟地生存,向上。。。

 

什么是勤劳勇敢,吃苦耐劳,我天天见证着。。。

 

早期的“他们”,往往都是有着各种“前科”的“贱民”。很多人的“前科”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投机倒把”,“扰乱社会主义经济”。。。不就是不甘受穷嘛。在“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严酷恐怖的环境下,他们被“无产阶级专政”的铁蹄,任意地践踏,蹂躏,群众专政,拘留,劳改,直至坐牢。。。比起来,今天的城管可就大大地进步啦,太“仁慈”啦。

可是!可是,正是他们,引领了中国的经济开放的改革大潮。冲决了社会主义计划经济的大坝。。。很多大款,大腕们,不都是这样开始他们的闯荡的吗?不正是这样,从这里,挖掘到了他们的第一桶金吗?

 

炎黄子孙,天生的生意精。其实,我的同胞不需要什么好政策。什么政策好,狗屁!只要不是苛政猛如虎就行了,用苏浙的民间话是,那就烧高香了。什么是改革开放?改革开放,说白了就是松绑而已。为什么数百年来,炎黄子孙要飘洋过海?只要离开了祖国的专制索缚,炎黄子孙到哪里都能发达起来。到哪里,都能生根发芽,欣欣向荣。他们需要一个“祖国政府”做“后盾”吗?不是!那完全是暴力专制的谎言,忽悠。恰恰是祖国的,落后残暴的社会制度,逼迫得他们无法生存了,才不得不痛别父老妻儿背井离乡的!想想看,数百年来,数千万的炎黄子孙,离走他乡,从闯关东,到走西口,从不顾生命危险,游泳过海峡去香港,到南韩,到东南亚,到澳大利亚,直到地球的另一面。

 

我总是说,那些藏在金色皇后号的甲板下,冒着生命危险飘洋过海的偷渡客们,和我们这些乘坐GRE号的,TOFEL号的一样,都是中华民族的精英,优秀的炎黄子孙。。。我们同是精英,我们同是难民。

 

是的,是有过印尼那样的迫害,是有过美国歧视华人法案。。。但是,苛政猛于虎更可怕呢?还是渺茫的彼岸,波涛汹涌的大洋大海更可怕?谁优谁劣?。。。过去,曾有多少满怀理想,满怀雄心壮志的侨胞,仁人志士,学人学子,满怀希望地回到祖国的,结果是满怀失望,又多离去了,带着遍体的凌伤,刻骨铭心的痛苦。。。这些艰难险阻,就像柏林墙一样,根本挡不住人们前赴后继,赴汤蹈火。。。统计来说,这个移民大潮,拦不住,吓不退,只是越来越凶猛,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现在,体面的,位尊的人们,以及各式各样忽悠别人的人们自己,都争先恐后地,加入进这个移民大潮来。这才是什么叫鞋合适不合适,脚知道

 

这也就叫做,口封了,可以用脚投票。

 

这条小街,就是炎黄子孙,中华民族的缩影。。。他们才是中华民族主体,这才是让我为之自豪的骨血同胞。

 

 

12/31/2013,万维博客)

浏览(4217) (3)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董胜今 留言时间:2016-03-19 11:34:04
谢谢好文。我是新来的,正在熟悉环境。这里的确很有意思,但也看见了矛盾和冲突,有理性,也有下三滥。我毕业于南京市立三中。在白下路,可是前几年回去,原来的影子都没有了。我爱南京。
回复 | 0
作者:董胜今 留言时间:2016-03-19 11:34:03
谢谢好文。我是新来的,正在熟悉环境。这里的确很有意思,但也看见了矛盾和冲突,有理性,也有下三滥。我毕业于南京市立三中。在白下路,可是前几年回去,原来的影子都没有了。我爱南京。
回复 | 0
作者:老钱 留言时间:2014-01-01 23:37:44
谢谢海天阅读并喜欢。很荣幸,海天是万维网上的高手,但没有空去把万维上的高手博客,一一拜读。
今天去海天的博客拜读了,很好。值得慢慢细读。
得知,海天是MM。现在,知道了,还是我的小学校友。不知是我的mm还是jj?在美国还是在大家拿?
回复 | 0
作者:海天 留言时间:2014-01-01 19:46:22
新年第一天,读到这样一篇充满乡情人情的好文,很是感动,给博主道一声“新年好”!

成贤街我非常熟悉,一直最喜欢北京东路,太平北路,珠江路一带,是南京人文精华加市井生活很典型的地方。上次回去,太平北路在挖地铁,乱糟糟的,怅然若失。
回复 | 0
作者:老钱 留言时间:2014-01-01 14:45:21
谢谢njatl,看来你是从南京来,现在Atlanta,对吗?
回复 | 0
作者:老钱 留言时间:2014-01-01 14:31:52
谢谢俞先生到访。
确实啊,鞋合适不合适,脚知道。老百姓,没有办法去控制,改进鞋子。但是,可以去找好一点的鞋子。
回复 | 0
作者:njatl 留言时间:2014-01-01 13:20:56
南师附小!成贤街!呵呵,听着好亲切。

新年快乐!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13-12-31 22:56:12
我在中国工作二十多年,没有分配到一间住房。年纪比我轻的,职称比我低的都分配到住房。可是,我和单位领导谈起这件事情,他就给我瞪眼睛。后来,我只能申请调离那个单位了。但是,那个领导有千方百计阻拦我不让我调离。我到加拿大来后不到五年时间通过辛苦劳动买了一个最便宜的公寓房。到了50岁的时候才拥有自己的住房。中国那个公有制给不老实的人开了方便之门。有的人有很大的房子。我没有住房。有房屋的人一点恻隐之心都没有。我知道在中国无法再待下去了,才来到加拿大。加拿大的社会公平。中国的问题有两个方面。一个是政府专制。另一个是社会黑暗。中国人缺乏良心和道德。老实人是最倒霉的人。所以说,社会风气不好。本人就是一个逃离中国的人。我根本就没有选择。根本就不会再回到中国去。在这里再艰苦,也比中国那个黑暗社会好千百倍。
回复 | 0
共有8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