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93,61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2014-07-07 19:01:38

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就“林彪事件”研究中的一些问题与林彪拥趸的商榷(6

钧(北京)

内容提要:“天才论”是林彪政治资源的核心构成。回顾“林彪事件”的全过程人们不难发现,后来被毛泽东逐一问罪的许多破绽都是林彪自己在和毛泽东的周旋过程中一一败露出来的。为了维护自身的政治资源不被剥夺,为了使毛泽东批判“天才论”“这股风不能往下吹”,林彪及其“死党”在庐山会议上大肆鼓吹“天才论”,并叫嚣“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收回”。林彪及其“死党”枉费心机,在庐山会议上出尽洋相,非但没能保住林彪政治资源,而且使毛泽东煽动起来的反“天才论”这股风不但继续“往下吹”,甚至吹向了全党、全军和全国。林彪政治上的不正确也因林彪得庐山作为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罪名,叫做宣扬“唯心主义的先验论”,林彪政治生命之休止因之而不可改变。

正文:

林彪的“天才论”和他坚持要“设国家主席”的主张曾被中共判定为“反党的理论纲领”和“反党的政治纲领”。

30年来,林彪拥趸为林彪进行了全方位的辩护。搜索和浏览林彪拥趸为林彪辩护的有关文字,人们不难发现一个规律:林彪拥趸为林彪的“反党政治纲领”进行了高频率高分贝的辩护。但是,面对林彪的“反党理论纲领”——“天才论”林彪拥趸却始终保持低频和低调,无论是王年一或丁凯文或舒云。

“天才论”是林彪政治遗产的核心构成。林彪政治生命的终结与“天才论”的被颠覆几乎就是一件事情,且形同一场儿戏,其滑稽性和荒谬性古今中外无人堪比。尽管毛泽东后来为“天才论”的争论赋予了一个哲学的命题,但是,“天才论”之争的理论格调确实平庸低下。毛林双方在“天才论”问题上的执着和坚守只是出于政治斗争的需要。在所谓“天才论”的争论中尤其凸现了毛泽东的话语霸权。

因此,就“天才论”问题与林彪拥趸和林彪“死党”做一次认真的讨论似乎是很有必要的。

一、林彪“天才论”的构成

讨论展开之时,首先要搞清楚什么是林彪的“天才论”?

林彪的“天才论”是指林彪对毛泽东及其思想所做的歌颂性评价的统称,是中国模式“个人崇拜”最具代表性的话语和文字。“天才论”是林彪的核心政治遗产,是林彪当年存活于中国政治舞台的依据和理由。

林彪“天才论”有狭义和广义之分。

林彪“天才论”的狭义表达就是指林彪的那句带有“三个副词”名言,即“毛泽东同志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林彪的这段带有“三个副词”的话语出自他著名的“五一八讲话”。

1966518日,林彪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发表了他的“五一八讲话”。林彪的“五一八讲话”中有两个主旨:“政变经”和“天才论”。

念“政变经”时,林彪危言耸听,一方面罗列中国历史上和国际上的政变实例;一方面制造彭罗陆杨要杀人的谎言,为毛泽东发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并借群众之手大开杀戒寻根找据。

讲“天才论”时,林彪把对毛泽东的评价从常规的“比较级”提升到了“最高级”。林彪“天才论”的出现标志着中国的“个人崇拜”运动已经从常温状态进入高温状态,毛泽东也由人变为了神。而“天才”二字是林彪这段讲话中的标志性用语。

林彪在“五一八讲话”中,与“天才”有关的内容如下:

“毛主席是我们党的缔造者,是我国革命的缔造者,是我们党和国家的伟大领袖,是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毛主席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

……

毛主席的言论、文章和革命实践都表现出他的伟大的无产阶级的天才。有些人不承认天才,这不是马克思主义。不能不承认天才。恩格斯说,十八世纪的天才是黑格尔、圣西门,十九世纪的天才是马克思。马克思比我们一切人都站得高,看得远,观察得多些和快些,他是天才。列宁也承认天才,他说要有十几个天才的领袖,才能领导俄国取得革命的胜利。毛主席是天才,我们同毛主席哪一点不同?一起搞革命斗争,有些人年龄比他老,我们没有他老,但经历的事也不少。书我们也读,但我们读不懂,或者不很懂,毛主席读懂了。……十九世纪的天才是马克思、恩格斯。二十世纪的天才是列宁和毛泽东同志。不要不服气,不行就不行。不承认这一点,我们就会犯大错误。不看到这一点,就不晓得把无产阶级最伟大的天才舵手选为我们的领袖。”

林彪在这段讲话中以讲史的方式肉麻地吹捧毛泽东。其中13次提及“天才”这两个字。所以,认定林彪的“天才论”始创于1966518日——文革即将启动之时应该是不会有误的。

多年来,文革研究者被官方的“政变经”评价所引导,只关注林彪“五一八讲话”中的与政变有关的内容,却很少关注林彪在“五一八讲话”中对后来的“林彪事件”有着重大影响的有关“天才”的论述。

林彪“五一八讲话”中,那句带有“三个副词”的著名语句不久被写入中共八届十一中全会的公报;后来又被写入林彪的《再版前言》。《再版前言》是林彪诠释毛泽东思想的代表性文字,其中有些重要段落与毛语录的影响力并驾齐驱,不但在老百姓嘴中的口口相传,还经常出现在中共党报党刊的许多重要文章中;再后来“三个副词”被毛泽东从中共“九大”新党章草案予以删除;又后来,林彪的“天才论”遭张春桥贬讽并引发庐山混乱。

其实,林彪在那次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除了在“五一八讲话”中鼓噪“政变经”和兜售“天才论”之外,还做了一件事情,就是证明“叶群和我(林彪)结婚时是纯洁的处女”[[1]]。林彪之“政变经”、“天才论”、叶群婚前是纯洁的处女抑或是肮脏的处女三者之间到底存在着怎样的逻辑关系却是一件很令人费解的事情。但是,当林彪拍着桌子向陆定一怒吼:“你们两口子天天在床上□□,能不知道吗?”[[2]]批判会变成了闹剧。无论林彪再说什么,都已无济于事,在场的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林彪不过是以宏大叙述之倾向掩盖了自己公报私仇的另一种倾向,尽管严慰冰的举动同样没有丝毫的可取之处。

林彪“天才论”的广义表达是指林彪自1958年以后所有关于毛泽东及其思想的评价语话的集合。除了含有“三个副词”的那段经典表述以外,还包括“八九不离十论”[[3]]、“一句顶一万句论”、“顶峰论”、“最高最活论”、“老三篇最容易读论”等等。

在林彪“天才论”的广义表达中,还包含两个重要的内容:

其一是林彪要求全国人民放弃思考,“对毛主席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

其二是如何处置反对毛泽东及其思想的人,那就是“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4]]林彪一语成谶,最终成为全党全国诛讨之对象。

二、毛泽东对“天才论”态度的转变

林彪的“天才论”出笼之后,毛泽东是什么态度呢?

林彪发表“五一八讲话”四个月后(922日),经毛泽东同意,中共中央将林彪的“五一八讲话”印发至全国县团级[[5]]。当时的中央文件中是这样评价林彪的“五一八讲话”的:

“林彪同志把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最高。在这篇讲话中,他对毛泽东思想作了全面的、正确的、科学的评价。……林彪同志这个讲话,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典范,是指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文件。”

很显然,这表明毛泽东对林彪在“五一八讲话”中创立的“天才论”并无异议而且非常赞成。

在中共转发林彪讲话之前,毛泽东在72日曾给江青写信谈及林彪的“五一八讲话”。毛泽东在信中说“中央催着要发(林彪“五一八讲话”),我准备同意发下去”。关于林彪讲话中的“政变经”,毛泽东说了一句很中性的话,即“他是专讲政变问题的。这个问题,像他这样讲法过去还没有过。”关于林彪讲话中的“天才论”,毛泽东虽然也感到“他(指林彪)的一些提法,我总感觉不安”、“盛名之下,其实难副”。但是,就“天才论”本身在哲学和政治学上是否具有合理性,毛泽东没有提出只字的质疑和异议,比如是否属于“唯心主义先验论”。“九一三事件”之后,中共公布毛给江的信想撇清与林彪合伙宣传“天才论”之事,已有马后炮之嫌了。

文革后期,刘少奇被打倒已成定局。毛泽东在“天才论”问题上态度的开始发生转变。毛在“天才论”问题上态度的转变至少有两个层面的思考并行其中:

第一层面的思考始自苏共“二十大”。

毛泽东充分意识到个人崇拜理论和实践在世界政治学领域的负面评价。所以毛泽东在接受狂热的“个人崇拜”的同时,其内心始终保持着某种戒备和防范,此戒备与防范是苏共“二十大”在毛泽东心中生成的“个人崇拜情结”所致。毛既要享受“个人崇拜”,又担心重蹈了斯大林的复辙,生前身后遭唾骂。

刘少奇被打倒已成定局,文革的既定目标已经实现。毛泽东认为,作为政治手段的“个人崇拜”应该降温了。

早在19689月,毛泽东第一次正式触及林彪“天才论”。毛泽东在修改《人民日报社论《世界革命人民胜利的航向》初稿时,几乎删除了全部涉及毛泽东思想的评价文字。不仅如此,毛泽东将那句带有“三个副词”的经典话语,即“毛泽东同志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主义,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新阶段。……”也一并删除了。为此,毛还写了一段批示:“把离开主题的一些空话删掉。不要向外国人自吹自擂。”[[6]]毛泽东的批示表明,毛泽东对文化大革命掀起的狂热的“个人崇拜”运动可能造成的对自己的负面影响一直有所戒备与防范。

毛泽东对“个人崇拜”运动的负面影响之戒备与防范只需稍加变幻即可导致对林彪政治资源的侵蚀和颠覆。“林彪事件”的本质在于林彪迟早要成为毛泽东在中国大搞对自己的“个人崇拜”的替罪羊。只是林彪愚钝,对此毫无感觉,完全沉浸在“接班人”的美梦中。

第二个层面的思考始自毛林关系的恶化。

由于林彪在“九大”中央委员选举中秘密操纵黄、吴、叶、李、邱的选票,恶搞江青,使毛泽东洞察了林彪的离心倾向。而同步发生的李必达事件进一步印证了林彪及其喽罗的朋党倾向。于是,毛泽东一还一报,还以颜色,下令摘掉人民大会堂和武汉东湖宾馆墙上的毛主席语录牌,并当着林彪的面发出“王八蛋之骂”[[7]]。毛泽东摘语录牌的行为可以被视做毛泽东颠覆林彪政治资源的最初始的举动。毛发出的“王八蛋之骂”则清晰地表明了毛要和林做决裂的决心。

1970年春天,毛泽东提出召开四届人大,并建议“不设国家主席”。这表明毛泽东就如何解决林彪问题已经有了成熟的构想。

通过建议“不设国家主席”,在人事安排上掷闲林彪还只是毛泽东杯葛“接班人”计划的一部分。毛泽东杯葛“接班人”计划的另一部分就是以反对“天才论”为由头,拿林彪政治资源的核心构成开刀,彻底颠覆林彪的政治资源。

什么是林彪的核心政治资源呢?

林彪虽然北伐时期就加入共产党。但是他的军人生涯延续了30多年,直到到1958年,林彪才开始以一个政治家的面貌出现在中国的政治舞台上[[8]]。林彪政治资源就是本文前面所说的林彪在中国大搞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毫无限度地吹捧毛泽东和毛泽东思想的那些言论。“天才论”就是林彪政治资源的核心构成。

1969年毛林“九大”交恶后,根据毛泽东的批示,中共中央在612日正式下达《关于宣传毛主席形象应注意的几个问题》的文件,明文禁止“早请示、晚汇报”;“不经中央批准,不能再制做毛主席像章”;“不要搞‘忠字化’运动”等[[9]]。这些举措是毛泽东开始为“个人崇拜”运动降温的一个重要举措,也是毛泽东开始侵蚀林彪的核心政治资源的重要步骤。

19704月初,几乎与提出“不设国家主席”的建议同步,毛泽东在审阅纪念列宁诞辰一百周年的纪念文章时,”大笔一挥删去了“当代最伟大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把马克思列宁主义提高到一个崭新的阶段”、“毛泽东思想是帝国主义走向全面崩溃、社会主义走向全世界胜利的时代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等从林彪《再版前言》中摘录下来的语句。为此,毛泽东还写下一段批注:“关于我的话,删掉了几段,都是些无用的,引起别人反感的东西。不要写这类话,我曾讲过一百次,可是没人听,不知是何道理,请中央各同志研究一下。”[[10]]

毛泽东将这些来自林彪《再版前言》中的话称之为“无用的”和“(会)引起别人反感”并予以删节其用意和一年前下令摘除人民大会堂和武汉东湖宾馆墙壁上的毛主席语录牌之用意是完全一样的。这说明毛泽东已经将为“个人崇拜”降温和颠覆林彪的政治资源这两件事有机地联系在一起了。

其实,无论毛林关系和谐与否,只要毛为“个人崇拜”降温,林彪的“天才论”就必然会会遭到质疑和冷落,毛林关系就必定趋于恶化。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毛林关系的恶化是有其必然性的,除非林彪具有超强的无产阶级党性并且是一个完全彻底的林氏犬儒主义者[[11]]

三、引发“庐山抗争”的“毛泽东与波德纳拉希的谈话”

19706月月9日,罗马尼亚第一副总理波德纳拉希结束对北朝鲜的访问后来到北京。在访问北京三天期间,周恩来携康生、黄永胜、李先念、郭沫若与波德纳拉希进行了会谈。

611日,毛泽东会见波德纳拉希。林彪、周恩来、陈伯达、康生、黄永胜陪同接见。

毛泽东在会见时高谈阔论。在谈及赫鲁晓夫时,毛说:“……赫鲁晓夫做报告。决议上说,他的报告是叫什么‘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12]]。正是这句贬损赫鲁晓夫的话诱发了后来的张春桥-吴法宪的争吵(下简称“吴张争吵”),并最终引发林彪集团的庐山抗争,最终导致毛林关系走向完全破裂。

毛泽东会见波德纳拉希两个月后的814日,吴法宪和张春桥在讨论宪法草案的会议上,发生争吵。康生和张春桥以“重复”为由,不同意在“国务院”章节中写上“毛泽东思想是国务院一切工作的指导方针”这句话。张春桥还以“九大”党章为据,提出,将宪法草案稿中的“天才地、全面地、创造性地”三个副词统统删掉。为了激化矛盾,张春桥阴阳怪气模仿毛泽东对波德纳拉西谈话中的说法,说,“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个讽刺,连赫鲁晓夫都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

中共编写的《毛泽东传 1949-1976》中指出,吴法宪不知道涨春桥的后一句话是毛泽东会见波德纳拉希时针对赫鲁晓夫说的,而以为这下可抓住了张春桥的把柄 [[13]]。于是扯着脖子和张春桥大吵。吴法宪坚持要把被毛泽东亲自从“九大”党章中删掉“三个副词”写入新宪法草案。理由是林彪的毛主席语录《再版前言》和八届十一中全会公报上都使用了“三个副词”。

张春桥并没有参加毛泽东会与波德纳拉希的会见。张春桥只能事后通过看“会谈纪要”方可得知毛泽东和波德纳拉希都谈了些什么。“赫鲁晓夫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贬讽说法的更早的出处源于1963年夏季毛泽东亲笔修改和定稿的“九评”中之“二评”《关于斯大林问题》[[14]]

赫鲁晓夫196410月就下台了。苏共新领导对赫鲁晓夫的评价早已不是“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毛泽东与波德纳拉稀纠缠赫鲁晓夫到底是否“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这个问题确实令人费解。但是,当毛的讲话被张春桥援引之后,毛泽东贬损赫鲁晓夫的言语就有了新的寓意。

无论张春桥出于什么目的,也无论张春桥所言是否受到毛泽东的暗示,单就张春桥敢于在公开场合援引毛言话放肆地影射贬损林彪的言论本身而言,却是在文革中、出现在中央层面唯一一次对林彪极端的“个人崇拜”言论的公开挑战。作为小人物的上海小赤佬张春桥居然敢于挑战不可一世的林彪,简直是吃了豹子胆。更有甚之,张春桥的“贬林”言语说得如此尖酸刻薄,如同在林彪的头上淋屎淋尿。此等事情的出现确实很有趣。吴法宪对张春桥狂吼:“林副主席是毛主席经过几十年战争和政治斗争的考验亲自选定的接班人,是你张春桥之流能啃得动的吗?!……”[[15]]一个以弱衅强,一个以强凌弱,相比之下曾经出生入死的将军在一介书生面前没有了品味。张春桥之举当然是无聊之举,但是,反对张春桥之举之举就显得更加无聊。奉承奉承之人,阿谀阿谀之事难道不无聊吗?

在林彪“死党”吴、李、邱三将军的回忆录中以及陈伯达的回忆录中,关于“吴张争吵”中张春桥恶喷林彪“天才论”的直接背景——毛泽东和波德纳拉希的谈话均不被提及,其目的很明显,“死党”们只是想把庐山会议描述成林彪与中央文革代表人物张春桥之间的斗争,而不是林彪与毛泽东之间的斗争。

吴法宪在回忆录中承认,“吴张争吵”之后自己有三项作为:

首先,吴法宪向周恩来进行了通报。周恩来说“从来没有听到毛主席说过这样的话”[[16]]

周恩来两个月前陪同毛泽东接见波德纳拉希,毛泽东贬损赫鲁晓夫的话语应该听得真真切切。周恩来佯做不知可能是出于自保的考虑,不愿陷入毛林纠纷。

接着,吴法宪向黄永胜进行了通报。在《吴法宪回忆录》的叙述中,黄永胜也没有向吴法宪提及毛泽东与波德纳拉希的谈话。但是611日毛泽东会见波德纳拉希时,黄永胜陪同接见。毛泽东讲了些什么黄永胜应该一清二楚。以黄吴的“死党”之交。黄永胜不可能不向吴法宪通报毛泽东与波德纳拉希谈话的情况。但是在写回忆录时,为了“死党”的一致利益,吴法宪没有说实话。

最后,吴法宪通过叶群向林彪进行了通报。林彪夸奖了吴法宪,说:“吴胖子说的好,他立了功,抓住了张春桥的尾巴”[[17]]。林彪陪同毛泽东会见波德纳拉希,完全知道张春桥的片汤话源于毛泽东。为了确保自身政治资源不被颠覆,林彪的正确选择是应该保持沉默,同时让黄吴叶李邱也统统在“天才论”问题上保持沉默。但是,林彪已经被张春桥激怒。林彪对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和号召力进行了错误的估判,为了捍卫“天才论”,决定在庐山会议上拿张春桥开刀。

张春桥在“吴张争吵”中讲出那句“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个讽刺……”的话,看似四六不靠,其阴险的用意不仅是在挑战林彪政治底线,还有引蛇出洞之目的。京城一在旗遗老曾说过,毛泽东与林彪斗法所用手段就是“斗蛐蛐儿”。张春桥就是毛泽东手中的衅苗。林彪则是被毛泽东衅斗的一个只大蛐蛐儿。历史证明,张春桥的衅苗之衅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庐山会议上林彪果然乍翅了。

四、“刀搁在脖子上也不收回”与“这股风不能往下吹”

林彪团伙很清楚,“吴张争吵”的背景是毛泽东与波德纳拉希的谈话。这表明张春桥的讽林言论的源头是毛泽东。相对于在新宪法上删除国家主席章节的提议,毛泽东、张春桥反“天才论”的言论对林彪而言更具危险性。林彪的“天才论”在毛泽东和波德纳拉希的谈话中、在“吴张争吵”中被置于嘲讽和贬损的境地。毛泽东单纯为“个人崇拜”运动降温的做法已经被赋予了新的含义及其鲜明的针对性。一年前,在“九大”新党章中,看似被毛泽东不经意删除的“三个副词”之潜在作用已经开始显露。于是,在庐山的“八月抗争”[[18]]中,针对毛泽东张春桥贬损“天才论”的言论,林彪及其“死党”急于跳出来公开申明了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吴张争吵”后,林彪死党及其陈伯达进入全面备战状态。为了捍卫林彪的“天才论”,黄吴李邱均作了充分的准备。林彪“集团”原本是想在“吴张争吵”的第二天,即815日举行的政治局讨论宪法草案的会议上,就林彪的“天才论”继续与张春桥进行理论。但是,在这次政治局会议上,张春桥和康生却突然偃旗息鼓,变得乖巧起来。不但不提任何反对意见,而且一切顺从林彪“死党”,使林彪“死党”无从发难。连周恩来都觉得有些不正常[[19]]

事后,“死党”们向住在北戴河的林彪进行了通报。林彪听罢预感大事不好。用邱会作的话讲:“林彪知道会议情况后却紧抽了一口气(邱会作在电话里都听见了林彪抽气的声音?),林彪太了解毛泽东了,会议出现这种结果,肯定有人点拨张春桥、江青等人。(林彪)他认为到庐山会有更大的斗争[[20]]”。

林彪判断庐山会议上会有“更大的斗争”。但是在即将爆发的“更大的斗争”中,将会由哪一方面主动挑起进攻呢?无凭据显示,毛泽东一方,包括江青或张春桥打算在庐山会议期间首先向林彪及其团伙发起进攻。因为毛泽东批准的庐山会议三项议程是讨论修改宪法、讨论国民经济计划、讨论战备问题[[21]]。其中并不包括批判“天才论”。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毛泽东对林彪的庐山作为没有丝毫的预盼。毛泽东在政治斗争中比较喜欢后发制人。一则可以洞察一下对方的战略态势,再则可以审时度势、击其七寸。

与毛泽东的做法正相反,林彪已被激怒,他的硁执秉性决定了他要开始蛮干了。庐山会议开幕的第一时刻林彪就迫不及待地向毛泽东的“反天才论”发出挑战。

1970823日下午,林彪在庐山会议的开幕式上率先讲话。他讲话的核心内容集中以下的表述中:

“我们说毛主席是天才,我还是坚持这个观点。……(反‘天才’)这种观点不符合马列主义的起码的原则的,是反马列主义的。这点值得我们同志们深思,尤其是在中央的同志值得深思。因为他哪个中央不同。在我们这个国家,无产阶级专政的国家,共产党当权的国家,最高的一声号令,一股风吹下去,就把整个的事情改变面貌,改变面貌,改变面貌。”[[22]]

林彪在讲话中大玩朦胧,欲言又止,但是,林彪所说“他那个中央不同”和“最高的一声号令”这两句话已经不可以被理解为仅仅是在影射张春桥。说林彪是在挑战毛泽东应该不算误判。“一股风吹下去,就把整个的事情改变面貌”是林彪惟恐自身政治资源被颠覆的真情袒露。而“改变面貌”四个字被重复三次是林彪内心已经丧失安全感的最好证明。

林彪发言后,“死党们”蜂拥而上。

叶群在中南组上发言说:“林彪同志在很多会议上都讲了毛主席是最伟大的天才,……难道这些都要收回吗?,坚决不收回,刀搁在脖子上也不收回!”[[23]]

吴法宪最先意识到反对“天才论”的言论是对林彪政治资源的挑战。在“吴张争吵”时就吴法宪就对张春桥说:“你今天吹这样的风是干什么?用意何在?中央政治局的人刮此风,刮到下面就会越刮越大。今后中央怎样解释?”[[24]]

李作鹏在庐山会议上附和吴法宪的说法:“本来林副主席一贯宣传毛泽东思()是有伟大功()的,党章也肯定了的,可是有人在宪法上反对提林副主席。所以党内有股风,是什么风?是反马列主义的风,是反毛主席的风,是反林副主席的风。这股风不能往下吹。有的人想往下吹。”[[25]]

邱会作在庐山会议上说:“林副主席说‘毛主席是天才’……这次他仍然坚持这个观点。……有人说天才地、创造性地、全面地继承、捍卫和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是一种讽刺,就是把矛头指向毛主席、林副主席”[[26]]

林彪及其“死党”在庐山会议上捍卫“天才论”的表态可以用他们自己的语言概括为两条:

一、林彪关于“天才”的说法“刀架在脖子上也不收回!”

二、毛泽东反“天才论”的“这股风不能往下吹!”

叶群用“刀架在脖子上”来形容毛泽东反对“天才论”对林彪政治生命构成的威胁是恰如其分的。做不做国家主席只是一个颜面问题。如果政治资源一旦被颠覆就意味着政治家的政治生命之终结。果真如此,“接班人”的位子就真的不保了。所以林彪警告毛泽东,反“天才论”这股风往下吹!

庐山会议的荒唐之处在于,林彪及其“死党”明知反对“设国家主席”、反对“天才论”的始作俑者是毛泽东,其目的就是要杯葛林彪和颠覆林彪的政治资源。但是,林彪及其“死党”却故作不知,一方面用更加无耻的语言吹捧毛泽东,让毛泽东无话可说;另一方面想用揪斗张春桥的方式将毛泽东反对“天才论”的说法扼杀在摇篮里,使之无法“往下吹”,以确保林彪的政治资源不被颠覆。

庐山会议的荒唐之处还在于,林彪及其“死党”在庐山会议上居然搞了一份“马恩列斯毛论天才”的语录。这些马列主义理论水准极其有限的丘八居然要和毛泽东、张春桥比拼(PK)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了。尽管有所谓的马列主义理论家陈伯达鼎力相助,但是还是被毛泽东“是英雄创造历史,还是奴隶们创造历史,人的知识(才能也属于知识范畴)是先天就有的,还是后天才有的,是唯心论的先验论,还是唯物论的反映论”连续追问问住了。[27]

毛泽东之问的理论背景是马列主义构成的理论基石——历史唯物主义。“天才论”撞倒了祖师爷的理论基石上,后果当然可想而知。林彪庐山滋事的后果就是让自己的“天才论”有了一个负面的标签——“唯心主义的先验论”。

叶群当年在庐山会议上要求军委办事组成员在各组的讨论会上表态拥护林彪在庐山会议开幕式上的讲话,并规定了发言的口径:要从“天才”、“领袖”、“指针”三个方面去讲。“天才从理论角度讲,领袖从;历史角度讲,指针从现实角度讲”[[28]]。后来,毛泽东把林彪、叶群、黄吴李邱鼓吹的“天才论”说成是林彪集团的“理论纲领”确实没有冤枉他们。

总而言之,选择在庐山上与向毛泽东宣讲“天才论”是林彪一生中作出的最愚蠢的决定。

五、毛泽东与斯诺的谈话

庐山会议上,毛泽东终于抓住了林彪送来的小辫子。于是,毛泽东抡将起来。对林彪的政治资源不断实施敲打。抛石头、掺沙子,无所不用及其。

庐山会议闭幕四个月后,1218日,毛泽东在北京接见美国记者斯诺。

会见中毛泽东首先对斯诺表明自己对“个人崇拜”的态度。毛说:

“总要有人崇拜嘛!你斯诺没有人崇拜你,你就高兴啦?你的文章、你的书写出来没有人读你就高兴啦?总要有点个人崇拜,你也有嘛。你们美国每个州长、每个总统、每个部长没有一批人崇拜他怎么混得下去呢!……现在就不同了,崇拜得过分了,搞许多形式主义。比如什么“四个伟大”,“GreatTeacherGreatLeaderGreatSupremeCommanderGreatHelmsman”〔伟大导师,伟大领袖,伟大统帅,伟大舵手〕,讨嫌!总有一天要统统去掉,只剩下一个Teacher,就是教员。因为我历来是当教员的,现在还是当教员。其他的一概辞去。”

在对“四个伟大”作出“讨嫌”的评价后,毛泽东又开始重复半年前接见波德纳拉希时的话题:

“你(指苏共中央)决议上写了的,说他(赫鲁晓夫)是‘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赫鲁晓夫同志’。为什么这样一个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的人你们又不要了呢?我想不通。你们不要,我们请他来行不行?请他到北京大学当教授,教那个发展了的马克思列宁主义。”[[29]]

毛泽东的这次表述与对波德纳拉希的表述略有不同。对波德纳拉希的表述是:“他(赫鲁晓夫)的报告是叫什么‘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毛的“赫鲁晓夫(的报告)”和“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是一个标准的主谓宾句式。但是,在对斯诺的表达中,“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克思列宁主义”成为一个修饰语用以修饰“赫鲁晓夫同志”。表达形式可以变化,但是万变不离其宗。

与斯诺会面后,毛泽东下令将自己与斯诺的谈话纪要以中央文件的形式印发全党。中央要求,毛斯的谈话纪要要传达到“党的基层支部,口头传达至全体党员”。作为党中央副主席的林彪当然会看到毛与斯诺的谈话纪要,也会看到毛泽东再次重复曾经被张春桥引用过的那句儿片汤话。正是为了这句片儿汤话,林彪在庐山上损兵折将:陈伯达被毛泽东打翻在地,黄吴李邱还有老婆叶群都不得不向毛写检讨承认犯了重大的政治错误。

毛泽东会见斯诺后曾建议林彪也见一见斯诺,被林彪拒绝。林彪不见斯诺确有难言之隐。毛泽东已经说了“四个伟大”讨嫌,毛泽东也说了“个人崇拜”搞得太过分了。那么林彪还能说什么呢?继续卖“天才论”的狗皮膏药?显然已大不合时宜。林彪在庐山会议后处在失语状态。因为他的“天才论”在中共中央委员会这个层面上已经沦为一滩臭狗屎。

六、林彪中途退出毛泽东会见齐奥塞斯库的会场之谜

庐山会议结束后,毛林关系进入胶着态。

虽然黄、吴、叶、李、邱不断向毛泽东做检讨。但林彪就是不扽毛泽东这根弦,拒绝就庐山会议上的所作所为给毛一个明白无误的说法。林彪还和毛泽东耍青皮。下庐山后,毛林间有过一次会面。谈及庐山会议时林彪说:“划了一根火柴,差点把房子烧了。”[[30]]

“九一三事件”爆发前三个月,在一个外交场合毛泽东和林彪见了最后一面。

林立果的“妃子”张宁、军旅作家顾保孜、新华社摄影师杜修贤曾经分别记述过毛林最后一次会面中发生的离奇场面。

197163日,毛泽东在人民大会堂会见来访的罗共中央总书记齐奥塞斯库。林彪奉命作陪。但是林彪在会见过程中突然中途退场,独自一人龟缩在会客室外大厅角落的一把椅子上。正值夏日,大家光着头还热得嗤嗤直冒汗,林彪却萎缩成一团,帽檐压得低低的,最叫人惊骇的是他那张没有一丝血色的脸。整个儿人缩成一团都没有了人形[[31]][[32]][[33]]

林彪为什么要中途退出毛泽东会见齐奥塞斯库的会场?这个问题至今没有人给出令人信服的解释。杜修贤对林彪中途退出会见的解释是:林彪的大烟瘾犯了。此说法待考。

张宁是林立果的“妃子”,顾保孜1971年时刚刚14岁,张、顾二人均不在接见现场。二人对林彪退场的“描写”当然是来自道听途说。杜修贤当年曾出现在毛泽东、林彪接见齐奥塞斯库的现场,但是身份是摄影师。宾客寒暄之后,会谈正式开始时,杜修贤不应滞留会客现场。所以,会客厅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林彪主动或被迫退场,杜修贤也不可能知道。

最近,罗马尼亚文翻译蒋本良先生在回忆著作中回忆了当年参加毛泽东与齐奥塞斯库会谈的一些情况。虽然蒋本良先生在回忆中没有涉及任何陪同毛泽东会见的中方人员的名字,也没有涉及林彪中途退场的情节。但是将本良披露了毛泽东对齐奥塞斯库谈话内容。谈话开始不久,毛泽东不厌其烦,又开始重复一年前接见波德纳拉希时的那个另林彪极为愤怒的话题。毛泽东对齐奥塞斯库说:“人家是了不起啊!赫鲁晓夫叫作‘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我说,那么一个好人,‘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你们为什么又不要这么一个人?”[[34]]

毛泽东的这句话看似是说给齐奥塞斯库听的,实际上就是说给在场的林彪听的。毛泽东就是要明白无误地告诉林彪:张春桥关于赫鲁晓夫“天才地、创造性地发展了……”的那个说法来自我毛本人!你林彪不是不爱听吗?那么我毛泽东就当面说给你听!看你林彪怎么办!毛泽东的说法本身包含两个清晰的内涵:第一、我毛泽东不需要你林彪的“个人崇拜”;第二、你林彪就是“中国的赫鲁晓夫”。

从网上的“毛泽东接见齐奥塞斯库”的视频[[35]]中人们可以看到,身材高大的毛泽东摇头晃脑、指手画脚、口中念念有词,将身边矮小的林彪视若无物。会谈结束后,毛泽东将齐奥塞斯库和他老婆送到人民大会堂的门口。但是,送客的画面中只出现了周恩来、李先念、黄永胜的面孔,而没有出现林彪的身影。或许,林彪早已拂袖而去,回到毛家湾了。

笔者以为,林彪是在听完毛泽东此番指鸡骂狗、指桑骂槐的言说后,愤懑难当,忍无可忍地中途退场了。

毛泽东在短短一年时间内与外宾三次谈及“赫鲁晓夫‘创造性地发展了马列主义’”的话题,看似有些偏执,确实很执着,矛头所指就是林彪的核心政治资源。

有意思的是,林彪“死党”邱会作不顾当年毛林因反对-坚持“天才论”闹到几乎翻脸的基本历史事实,仍然认为林彪之所以坚持说毛泽东是“天才”是由于林彪发自内心对毛泽东的崇拜[[36]]。还说:“林总用很大的精力宣传毛主席是马列主义的‘天才’,是历史的发展,党的利益的需要。”[[37]]真是荒唐可笑。

林彪为什么要拼死捍卫自己的“天才论”呢?林彪倒是有过十分坦诚的表达,林彪说:“毛主席的确是个伟大的天才,我必须坚持这种观点,不能在这上面后退一步。后退就是我的死亡。我今后就是要吃毛主席这碗饭呢。”[[38]]

“天才论”就是林彪吃饭的饭瓢。“九大”之前,毛泽东确实在林彪的饭瓢中盛满了很精美的饭肴。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不但饭瓢中食物突然不见了,而且饭瓢本身也要被打碎了。望着空空如也和即将被打碎的饭瓢,林彪的悲怆和愤怒可想而知。

结束语

由于始终在政治上与毛泽东完全保持一致,尤其是在文化大革命中。起码在庐山会议召开之前,林彪并无现成的政治问题的小辫子可抓。毛泽东真要想废黜林彪的“接班人”地位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不给出一个正当的理由是不好向全党交待的。

回顾“林彪事件”发生、发展和终局的全过程人们不难发现,后来被毛泽东逐一问罪的许多破绽都是林彪自己在和毛泽东的周旋过程中一一败露出来的。

林彪及其“死党”枉费心机,在庐山会议上出尽洋相,非但没能保住林彪政治资源,而且使毛泽东煽动起来的反“天才论”这股风不但继续“往下吹”,而且吹向了全军、全党和全国。林彪的政治错误也有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名称,叫作宣扬“唯心主义的先验论”,林彪政治生命之休止也因之而不可改变。“天才论”之争的肇事者当然是张春桥,但是,反向助推者,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者却是林彪本人及其“死党”。

当然,“九一三事件”爆发,林彪又给自己新添的更大的罪名。和逆天之罪的“叛国投敌”相比,宣扬“唯心主义的先验论”实在是小case了。

终稿于2014121日 北京



[[1]] 李雪峰:《鲜为人知的“文革”发动内情》,《华夏文摘增刊》,第194期。

[[2]] 《王力反思录》,香港北星出版社,200110月第一版,391392页。

[[3]] 林彪在1962年七千人大会上说:“毛主席的思想总是正确的,总是八九不离十的,(大跃进)所以犯错误,是毛主席的思想受到‘左’的干扰”。张素华《变局 七千人大会始末》,中国青年出版社,第166-169页。

[[4]] 林彪在“五一八讲话”中说:“毛主席活到哪一天,九十岁、一百多岁,都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他的话都是我们行动的准则。谁反对他,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在他身后,如果有谁做赫鲁晓夫那样的秘密报告,一定是野心家,一定是大坏蛋,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

[[5]] 中共中央关于《林彪同志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的批示:

林彪同志19665 18 日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的讲话,是一个极为重要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文件。

林彪同志根据毛泽东同志关于社会主义时期阶级和阶级斗争的理论,根据党内两条路线斗争的严重现实,根据国际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教训,特别是苏联赫鲁晓夫修正主义集团篡党、篡政、篡军的教训,对如何巩固无产阶级专制、防止反革命政变、反革命颠覆的问题,做了系统的、精确的阐述。

林彪同志尖锐地指出无产阶级取得政权以后,还可能丧失政权的问题。他指出,无论怎样千头万绪的事,永远不要忘记政权。忘记了政权,就是忘记了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那就是糊涂人,脑袋掉了,还不知怎么掉的。

林彪同志把毛泽东思想红旗举得最高。在这篇讲话中,他对毛泽东思想作了全面的、正确的、科学的评价。他指出,全党和全国人民,都要以毛主席为中心来团结,以毛泽东思想为中心团结。他号召在全国开展活学活用毛泽东同志著作的群众运动。他指出,这是保证我国防止修正站主义,避免资本主义复辟,加强和巩固无产阶级专政的最根本的关键问题。

林彪同志说,毛主席是我们党的最高领袖,毛泽东思想是永远的普遍真理。谁反对毛主席,反对毛泽东思想,全党共诛之。全国共讨之。林彪同志这个讲话,是活学活用毛泽东思想的典范,是指导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一个重要文件。全党全军都应当认真学习,认真讨论,认真领会,把它运用到文化大革命和一切行动中去。

这个文件发到县、团。

一九六六年九月二十二日。

[[6]] 《毛泽东传 1949-1976 下卷》,第1559页。

[[7]] 舒云《为林彪元帅辩护》。为纪念林彪诞辰百年香港明镜出版社2007年出版《百年林彪》书。舒云为此书撰文《为林彪元帅辩护》。

[[8]] 19585月,林彪在中共八届五中全会上当选政治局常委、党中央副主席。

[[9]] 《毛泽东传 1949-1976 下卷》,第1559页。

[[10]] 《毛泽东传 1949-1976 下卷》,第1566页。

[[11]] 郎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席”》。

[[12]]蒋本良《给共和国领导人作翻译》,上海辞书出版社,第30页。

[[13]]《毛泽东传 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1569页。

[[14]]郎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其在林彪事件中的变异》。

[[15]]《吴法宪回忆录 下卷》,第782页。

[[16]]《吴法宪回忆录 下卷》,第783页。

[[17]]《邱会作回忆录 下卷》,第158页。

[[18]]丁凯文《再论1970年庐山会议及其影响》,收入《重审林彪罪案(下)》,第529页。

[[19]]《邱会作回忆录 下卷》,第158页。

[[20]]《邱会作回忆录 下卷》,第158页。

[[21]]中央文献出版社《毛泽东传 1949-1976》,第1570,注释③ 周恩来给毛泽东、林彪的信(手稿)1970821日;

[[22]]摘自《中共中央关于组织传达和讨论《粉碎林彪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三)》的通知及材料》。

[[23]]摘自《中共中央关于组织传达和讨论《粉碎林彪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三)》的通知及材料》。

[[24]]《吴法宪回忆录 下卷》,第780卷。

[[25]]摘自《中共中央关于组织传达和讨论《粉碎林彪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三)》的通知及材料》。

[[26]]摘自《中共中央关于组织传达和讨论《粉碎林彪反党集团反革命政变的斗争(材料之三)》的通知及材料》。

[[27]]毛泽东《我的一点意见》。

[[28]]王海光《这既沉沙温度尔汗》,辽宁人民出版社,第134页。

[[29]]1970年毛泽东与斯诺的谈话》,360个人图书馆网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920/06/434336_149651367.shtml

[[30]]《邱会作回忆录 下卷》,第232页。

[[31]]张宁《尘劫》,明报出版社,第236页。

[[32]]杜修贤《林彪对毛泽东的“不辞而别”,》,转引自《林彪反革命集团覆灭纪实》,中央文献出版社,第72-73页。

[[33]]顾保孜《林彪最后一次会见外宾》,本文摘自《毛泽东最后七年风雨路》,人民文学出版社。

[[34]]蒋本良《给共和国领导人作翻译》,上海辞书出版社,第22页。

[[35]]优酷网《毛主席会见齐奥塞斯库(1971)》,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Q4NzczNDU2.html

[[36]]《邱会作回忆录 下卷》,第189页。

[[37]]《邱会作回忆录 下卷》,第231页。

[[38]]师东兵《汪东兴转》,内蒙古文化出版社,第45页。

浏览(1244)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