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88,31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来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治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通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海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隔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席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其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2014-07-28 18:30:28

(文章写于67-68年)

有何是者写了一篇文章,称之谓《论“吃小亏占大便宜”》,于是遭到了很多英雄的一致讨伐。

这许多英雄中间,有一位名叫“迅雷”的名家──还要自谦为不是名家。其不是名家有资格上《解放日报》吗?这么多人在批判,唯独他上了《解放日报》,就因为他是名家嘛──也来参加讨伐了。怎么讨伐呢:“只要问一句够了,难道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剥削的反抗,进行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是为了去占资产阶级的‘大便宜’吗?难道无产阶级革命是一个剥削阶级代替另一个剥削阶级的革命吗?”

何是在文章里,不是也说得很清楚吗:吃小亏占大便宜是"阶级社会中人与人之间进行斗争的一种方式,手段或思想武器",所以它是“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剥削的反抗,进行解放全人类实行共产主义的斗争”中可以使用的一种武器,一种手段,而不是目的。怎么一会儿变成“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剥削的反抗,进行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是为了去占资产阶级的大便宜”了呢?

在同敌人交战的时候,一位指挥官提出:“我们的武器不够,因此我们可以去夺取敌人的武器同敌人作战。”一位诡辩家反对说:“你这是错误的,难道我们同敌人作战是为了夺取敌人的武器吗?”

可爱的迅雷先生,你在这里犯了和这位诡辩家同样的错误:将目的和手段混为一谈。

我们知道,从哲学的观点来说,就是要“有所失才能有所得”。无产阶级想要在“对资产阶级剥削的反抗,进行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中取得胜利吗?那就必然要付出一定的代价,这也可以叫“吃小亏占大便宜”。

“吃小亏占大便宜”是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哲学,只有资产阶级能够使用,那么“有所失才能有所得”又是那一个阶级的哲学呢?无产阶级的大众哲学?难道资产阶级不能用“有所失才能有所得”,只有无产阶级才能使用?

我们还是运用主席的语录来检查一下吧。这样可以省力些。

主席在《中国革命战争的战略问题》中说:“主张‘御敌于国门之外’的人们反对战略退却,理由是丧失土地,危害人民(即所谓打破坛坛罐罐),对外也产生不良影响。。。

回答这些意见是很容易的,我们的历史已经回答了。关于丧失土地的问题,常有这样的情形。就是只有丧失才能不丧失。这是‘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的原则。如果我们丧失的是土地,而取得的是战胜敌人加恢复土地,再加扩大土地,这是赚钱生意。市场交易,买者如果不丧失金钱就不能取得货物;卖者如果不丧失货物也不能取得金钱。革命运动所造成的损失是破坏,而其所取得的是进步的建设。睡眠和休息丧失了时间,却取得了明天工作的精力。如果有什么蠢人不知此理,拒绝睡觉,他明天就没有精神了。这是蚀本生意。我们在敌人第五次‘围剿’时期的蚀本正因为这一点。不愿意丧失一部分土地,结果丧失了全部土地。阿比西尼亚的打硬仗,也得到丧失全国的结果。虽然阿国失败的原因不仅仅是这一点。”

那么请问迅雷先生,这“将欲取之必先与之”的原则,又是那一个阶级哲学呢?据说有人认为这是资产阶级的哲学,那么你迅雷先生认为如何?也许又要来一下:“只要问一句够了,难道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剥削的反抗,进行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是为了从资产阶级那里取什么吗?”

再请问一句,难道赚钱生意只有资产阶级可以做,无产阶级就不可以做吗?难道这里的“丧失的是土地而取得的是战胜敌人加恢复土地再加扩大土地。”不可以叫做“吃小亏占大便宜”吗?

再请问一句,“难道无产阶级对于资产阶级剥削的反抗,进行解放全人类实现共产主义的斗争是为了做‘赚钱生意’吗?"问这样一句够了吗?

主席在《论持久战》中又说:“谁人不知,为争取时间和准备反攻而流血战斗,某些土地仍不免于放弃,时间却争取了,给敌人以歼灭和给敌人以消耗的目的却达到了。自己的经验却取得了。没有起来的人民却起来了。国际地位却增长了。这种血是白流的吗?一点也不是白流的。放弃土地是为了保存军力,也正是为了保存土地;因为如不在不利条件下放弃部分的土地,盲目地举行绝无根据的决战,结果丧失军力之后必随之以丧失全部的土地,更谈不到什么恢复土地了。资本家做生意要有本钱,全部破坏之后,就不算什么资本家。赌汉也要赌本,孤注一掷,不幸不中,就无从再赌。事情往往是往返曲折的,不是径情直遂的。战争也是一样,只有形式主义者想不通这个道理。”

那么请问迅雷先生,这里的资产家的哲学,赌汉的哲学,无产阶级能不能运用呢?再请问一句,这里的放弃了部分的土地争取了时间,歼灭消耗了敌人,取得了经验,唤起了人民,增长了国际地位,难道不可以叫做“吃小亏占大便宜”吗?

毛主席在《统一战线中的独立自主问题》中说“‘有所不为而后可以有为’正是这种情形。没有红军的改编,红色区域的改制,暴动政策的取消,就不能实现全国的抗日战争。让了前者就得了后者,消极的步骤达到了积极的目的。‘为了更好的一跃而后退’正是列宁主义。把让步看作消极的东西,不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所许可的。”

那么请问迅雷先生,这里包含不包含“吃小亏占大便宜”的意思呢?

“将本就利”的赚钱生意,只有资产阶级才可以做吗?请听鲁迅先生的教导吧:“那么我们穷人唯一的资本是生命,以生命来投资为社会做一点事,总得多赚一点利才好,以生命来做利息小的牺牲,是不值得的。”迅雷先生,你看鲁迅先生对于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哲学运用得多么好啊。也许这该叫做“生命吃亏论”吧?

迅雷先生你看你提这么一个问题是提得“够了”还是不够呢?

请问迅雷,假如刘少奇说话是这样说:“你们要懂得‘暂时利益服从长运利益’你们现在参加了劳动,暂时好像吃亏了,将来你们可以当干部,当中央委员,从长运利益看还是合算的。"那么请问刘少奇这样说是不是同样推销个人主义呢?那么你们是不是要连“暂时利益服从长运利益”都排斥为资产阶级的个人主义哲学呢?

 

迅雷先生只提出了如此的一个,却写了这样的一篇文章。是什么意思呢?其意思无非是说:“阶级斗争呀,他是反革命呀”我与反革命战,当然我是革命的了。革命与反革命之间,当然无需再进行辩论。为什么说吃小亏占大便宜无产阶级不能运用呢?就因为这是我“名家”说的嘛,谁如果认为无产阶级也可以运用这一武器,就是为中国赫鲁晓夫翻案,立即实行专政,迅雷先生,你看你的话还会错吗?不会了,绝对正确。

迅雷先生的这一篇文章全部概括起来是什么呢?它对何是的文章进行了驳斥吗?没有。它的全部内容不过是一句话,何是是反革命。当然迅雷也提了一个问题,也可算是驳斥。这不过是一点不驳斥太不象话的缘故。这个问题属于什么性质呢?这叫做“无需回答的问题”。提问题是需要别人回答的。他这种问题呢?则是无需别人回答的。难道还需要反革命回答?他胆敢回答岂不就是顽抗到底,岂不要实行更严厉的专政?既然不需要回答,那么提什么问题也就无所谓了。所提的问题是幼稚还是可笑也是不必顾及的。唯一的只要表示,这是一篇批判文章就够了。假如有那一位认为何是的文章“蛮有道理”的人竟然回答了迅雷的问题,那么迅雷再写一篇文章就要向他"只要提一个问题就够了"

 

 

何是的文章旁边写了一句话,叫做“高价征求名家讨伐”。于是迅雷先生又来发表议论了。这是“故作高姿态”。那么迅雷先生,不管你是“故作”还是“真作”,你怎么不来作一下呢?何是的观点也许会错的,但是他也正在欢迎群众批评,正在征求别人讨伐。他相信,真理越辩越明。唯有象迅雷那样一来就利用名家的权势将别人打成反革命,于是自己得胜回朝,唯独我是正确的,这就似乎有点不是马列主义者的态度。

这也难怪,你出来讨伐,首先将对方打成了反革命,那么倘若你再征求别人讨伐岂不是在征求反革命讨伐。这当然不行。因为第一你是不会欢迎阶级敌人的批评的,第二,反革命也没有资格。何是有回答你问题的自由吗?

写了这样一篇主张无产阶级也可以运用吃小亏占大便宜这一武器的文章,于是又有人说:“你为中国赫鲁晓夫翻案。”我说同志,帽子别乱扣好不好。吃小亏占大便宜这一武器到底无产阶级能不能运用还没有辩清楚,你怎么就知道我在为中国赫鲁晓夫翻案?

马克思主义认为,真理是不怕批评的,是不怕辩论的。你自称你手中的是真理,你怕不怕批评呢?你敢不敢辩论呢?还是一上来就靠将对方打成反革命呢?还是象鲁迅先生那样:“只要问一句够了”同时立即剥夺发言权,连回答这问一句的权利也都剥夺完了呢?

“无论对什么人,装腔作势,借以吓人的方法,都是要不得的。因为这种吓人战术,对敌人毫无用处,对同志只有损害。这种吓人战术是剥削阶级以及流氓无产者所惯用的手段。无产阶级不需要这类手段。无产阶级的最尖锐最有效的武器只有一个,那就是严肃的战斗的科学态度。共产党不靠吓人吃饭,而是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吃饭,靠实事求是吃饭,靠科学吃饭。”

再要说一句,那就是这种装腔作势的吓人战术到是只有资产阶级才会用的,无产阶级是不用的,并且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进行剥削也并非是为了吓到无产阶级。

 

看来,迅雷先生,你对于“吃小亏占大便宜”这一武器确实掌握得不够好,你看何是才说了这么几句话,为什么你就要跳起来“御敌于国门之外”呢?你应该让他说话么?等他说完了,你再用“严肃的战斗的科学态度”将他完全彻底的驳倒,这样你就完全的胜利了。如今你看又有人要跳出来,弄得不好你就可能"丧失全部的土地",那该是多么倒霉的事!

浏览(449)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