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88,32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来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治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通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海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隔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席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其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2014-08-27 20:59:16

作者按:文章写于67-68年。“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系彭真于662月的<二月提纲>中提出。本文为系列文章<从阶级性谈起>中的一篇。<从阶级性谈起>主要是批判六六年六月四日人民日报社论《撕掉资产阶级自由、平等、博爱的遮羞布》。其中包括后来贴成大字报的< 真理是有阶级性的吗?><论自由的阶级性>。本文中的批判文字,即引自该社论,该社论的背景是《五。一六通知》。可参阅<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通知(附二月提纲及两条路线斗争大事记)>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既然真理是客观存在的,既然真理是没有阶级性的,既然真理只有一个,既然否认了“资产阶级真理”的存在,那么又要回到人与人的关系上去了。

人与人的关系,就是“真理面前人人平等”,或者说在我们国家里除了地富反坏专政对象以后,就应该“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这里所说的“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当然是说在客观的真理面前人人平等,正如我们说“真理在我的手里”时说的真理指的是客观的真理一样,无需在真理面前加一个“无产阶级”的定语。有谁会理解成“在资产阶级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呢?

这句口号当然有很多的人在反对,那么你们反对原因是什么呢?

你们说这句话是错误的。第一点原因,真理是有阶级性的。这成得了什么理由呢?或许你们说因为真理是有阶级性的,所以“在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含义不清,可以在无产阶级真理面前人人平等,也可以在资产阶级真理面前人人平等。那么就说“在无产阶级真理面前人人平等”对不对?毛泽东思想是当代的伟大真理,我们说“在毛泽东思想面前人人平等”对不对?

因为真理是有阶级性的,所以不应该平等。这里有什么必然联系呢?你们根本不承认“真理越辩越明”“真理必胜”这两条真理。试问,你们所谓的资产阶级真理也能“越辩越明”吗?它只不过是说人人中具有真理,要么无产阶级真理,要么资产阶级真理。唯物论是真理,唯心论也是真理。谁胜谁负,要看武力在谁手中。它只不过是说什么真理歪理,有力就是有理!是呀,真理是有阶级性的,事实当然也是有阶级性的,那么摆事实讲道理也就不存在了,靠的只能是武力了。

有人说,不管真理是有没有阶级性的,总之不应该人人平等,那么请问,谁应该高人一等?谁又必须低人一等?

干部应该高群众一等吗?共产党员应该高群众一等吗?还是出身不同的人不应该平等呢?

还是身强力壮的、模子大的应该比拳头小的、模子小的人高一等呢?

有人说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之间不应该平等,无产阶级应该高资产阶级一等。这自然是好的。但是可惜太抽象,谁是无产阶级?谁是资产阶级?假如说资产阶级是专政对象,那当然就不属于讨论范围了,因为前面说过“除了地富反坏专政对象以外”。

在社会主义社会,人与人的关系是不是平等的呢?假如说是的,那么在“平等”前面加上一个“在真理面前”似乎也没有关系,反正真理是没有阶级性的。

平等是建立在事实和真理是客观存在的,是没有阶级性这一点上面。平等就是说事实越澄越清,真理越辩越明,平等就是说靠的是事实和真理,而不是靠的武力。

说到平等,就有人说:难道无产阶级不要专政?要。但是这里的专政是对社会上的地富反坏专政呢,还是对具有资产阶级思想的人专政?是对进行破坏活动触犯刑律“严重违法乱纪”的人专政呢,还是对具有资产阶级学术的人专政?

在我们国家里,除了专政对象,在人民大众之间到底是平等的关系呢,还是马列主义者压倒非马列主义者,无神论者压倒有神论者,掌握毛泽东思想的人压倒充满着资产阶级思想的人,自封为先进的人压倒落后的人们的压倒关系?

无怪乎中国只有一家独鸣了。你看将独鸣改成专政,一家专政不就很妥当吗?你看再将“一家”点改为“无产阶级”,无产阶级专政岂不更妥当了。无怪乎中国只有一家独鸣,否则“难道无产阶级不要专政?”

我说要平等,就有人跳起来说:“难道无产阶级不要专政?不要压倒资产阶级?难道无产阶级学术不要压倒和消灭资产阶级学术?”还有人说:“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同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的斗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根本谈不上平等。”

无产阶级学术确实要压倒要消灭资产阶级学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也确实要压倒和消灭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但是这里的压倒和消灭是在人与人之间平等的条件下去“压倒和消灭”呢?还是在不平等的条件下去压倒和消灭?

难道一定要在无产阶级压倒资产阶级的条件下,无产阶级学术才能压倒资产阶级学术?马列主义的真理才能压倒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难道这里是正比例关系?难道平等了就不能压倒吗?

在群众中间经常发生辩论。当然,辩论就是真理和谬论的斗争。真理确实要压倒谬论,否则就不要辩论了。那么这时难道他们之间是“压倒”的关系吗?辩论的结果,当然是真理得胜。那么,难道他们这时的关系是压倒的关系吗?

我们说两人弈棋必有输赢,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不是白赢就是黑赢,那么这弈棋者两人的关系难道是压倒关系吗?

某乙先生要求与甲先生弈棋,甲先生如何说呢:“在我与你之间,在白棋与黑棋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绝没有折衷和的余地,绝不可能是平等的关系。(我想在白棋与黑棋之间除了和局以外,这也应该说是正确的。但在甲与乙之间,是怎样的压倒关系呢?首先人与人之间不平等了,看来白棋与黑棋之间的胜负也是必定的了。我们不必说甲后面有几位参谋,倘若乙走一步,甲倒要走三步,这当然是必胜的了。)而我的棋艺高,所以我对你实行压倒。(这又怪了,正如真理是在辩论中确立的一样,棋艺高低也必须在斗争中见分晓,哪有自封的道理呢?)”

看来某甲先生也是反对真理面前人人平等的。

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同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的斗争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确实资产阶级压倒无产阶级的情况是看到很多的,一切资本主义国家都是如此。然而在什么时候是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压倒马克思主义的真理呢?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有过这种情况。我只知道正是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时候,正是在资产压倒无产阶级的时候,马克思主义得到了产生、发展和壮大。我只知道,马列主义者的队伍永远只有一个方向──扩大。我只知道即使在敌人的法庭上仍然是革命者驳得那一群手中拿枪的狗熊哑口无言。

在旧社会,鲁迅同那些资产阶级文人的斗争,是不是无产阶级同资产阶级的斗争?是不是马列主义的真理同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的斗争?在政治上,是东风压倒西风呢,还是西风压倒东风?是以鲁迅为代表的无产阶级压倒资产阶级呢,还是资产阶级对以鲁迅为代表的无产阶级实行专政?而在意识形态方面,在思想学术方面,是以鲁迅为代表的马列主义的真理压倒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呢,还是适得其反?是东风压倒西风呢,还是西风压倒东风?是鲁迅胜利呢,还是那些资产阶级文人胜利?

在科学上,达尔文的进化论观点是正确的。那么,难道达尔文一定要在政治上压倒其他观点的人,否则达尔文的进化论就不能压倒其他各种错误观点?

哥白尼关于太阳系的学说是正确的。难道哥白尼要在政治上压倒其他观点的人吗?

毛主席在57年说:“无论在全人民中间或者是在知识分子中间,马克思主义者仍然是少数。”那么,难道一定要让这少数的马克思主义者压倒了其他多数的非马克思主义者,尔后,马克思主义才能压倒其他多种非马克思主义的观点?

在群众中间有唯物论者,有唯心论者。难道一定要唯物论者压倒了唯心论者,尔后,唯物论才能压倒唯心论呢?

在一些贫穷落后不开化的地区群众的迷信思想是很重的。很多革命前辈不畏艰苦把科学带进了里面,让医学赶去了巫神,那么,难道这首先要他们去压制那里的群众吗?

毛主席说:对于资产阶级、资产阶级的思想要:“让他们表现,同时在他们表现的时候,同他们辩论,进行适当的批许。”难道这里的辩论是在压制条件下进行的吗?

毛主席说:“在人民内部,允许先进的人们和落后的人们自由地利用我们的报纸、刊物、讲坛等等去竞赛,以期由先进的人们以民主的说服的方法去教育落后的人们,克服落后的思想和制度。”那么,难道这里的竞赛是在先进的人的压倒落后的人的情况下进行了的吗?难道只有先进的人们压倒落后的人们才能“克服落后的思想和制度”吗?

我们党的方针是“百家争鸣”。

那么难道这里的争鸣是在无产阶级的家压倒其他各种各样家的情况下进行的吗?试问这样的争鸣又有什么意义呢?

毛主席说:“发展各种意见之间的相互争论和相互批评,既容许批评的自由,也容许批评批评者的自由。”

那么难道这里的相互争论相互批评是在不平等的条件下进行的吗?是在毛泽东思想意见的人压倒其他意见的人的情况下进行的吗?

关于百家争鸣,毛主席早在《新民主主义论》里就已经说到了:

“一个主义”也不通。在阶级存在的条件下,有多少阶级就有多少主义,甚至一个阶级的各集团中还各有各的主义。现在的封建阶级有封建主义,资产阶级有资产主义,佛教有佛教主义,基督教有基督主义,农民有农民主义。今年还有人提倡什么基马尔主义、法西斯主义、唯生主义、“按劳分配主义”,为什么无产阶级不可以有一个共产主义呢?既然是数不清的主义,为什么见了共产主义就高叫“收起”呢?讲实在话,“收起”是不行的,还是比赛吧。谁把共产主义比输了,我们共产党人自认为晦气。如若不然,那所谓“一个主义”的反民权主义作风还是早些“收起”吧!

这里的比赛当然是在平等的条件下进行的。

平等就保证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战胜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平等就保证了无产阶级学术压倒资产阶级学术,平等就保证了先进的思想和制度克服落后的思想和制度,平等就保证了真理越辩越明,平等就保证了真理必胜,试问我们需要不平等干什么呢?

为什么无产阶级要对资产阶级不平等?当然这不是为了保证马列主义的真理压倒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因为如前所说,平等就已经保证了这一点。那么为什么要不平等呢?有人说这是学来的,是从资产阶级那里学来的,是从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不平等那里学来的。

在资产阶级专政的时候,在资产阶级当中有威力的时候,它不会对无产阶级平等,这是确确实实的。

为什么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不平等呢?这是因为它不敢,因为它手中没有真理,因为一平等,他们的谬论就要失败。不平等是为了用武力来挽救其谬论失败的命运。资产阶级之所以不平等,就因为第一它没有真理,第二它拥有武力,武力之用以济真理之穷也。

譬如我们看旧小说时,常常看到有比武一节,如岳飞枪挑小梁王。这时岳飞本领高强,他完全可以平等地比武,不需要依仗任何外界的东西,而小梁王呢?他单纯的依靠武艺不够,就需要借助恶势力,给一点阴险的暗示,这类故事还看得少吗?

反之,无产阶级需要不需要依仗武力呢?不需要。这里的关系也就是怕与不怕。资产阶级怕不怕香花呢?很怕,怕就不敢平等,就要依仗武力。无产阶级怕不怕毒草呢?不怕,因为“毒草可以肥田”。这里的关系就是香花必然战胜毒草,真理必然战胜谬论,真理的声音锁不住,谬论的命运救不了。无产阶级手中掌有真理,掌有战无不胜的毛泽东思想。它要武力,要不平等干什么?战无不胜并不体现在使用武力在不平等上。

谬论想要战胜真理,可是它不能,于是它只能利用武力,真理也想要战胜谬论,那么它是依仗着本身去战胜谬论呢?还是依仗本身以外的武力?

凡是手中掌有真理的人,他都不需要高人一等,他都可以平等地和对方展开辩论,把对方驳倒,给他高人一等,他会感到对自己的侮辱。只有手中没有真理的人,这才需要高人一等。还不止一等,要高人几等,这才可以把对方打成“反革命”。只剩下自己唱独脚戏,成为永远的胜利者。

学来的,看来你的学习的本领倒不错,资产阶级的一套东西全搬来了。资产阶级那里,并不是任何东西都可以学习的,假如你愿意将自己,将无产阶级降低到资产阶级的同一地位上去,那当然可以照搬不误。假如你还有一点以无产阶级自豪的自尊心,那么还是看看清楚再学,不要囫囵吞枣了。我们说,我们的敌人没有真理只能靠造谣吃饭,那么这一条本领无产阶级是否要学习呢?我们的敌人是实行“一个主义”的,那么无产阶级也来一个“一个主义”,为什么要是行百家争鸣呢?这是学得不够到家。在过去,无产阶级是多么激烈地抨击过资产阶级:你们不敢公开辩论,你们只能使用武力。。。如今你们──无产阶级掌权了,也仍然是如此。自然你们的目的不同,是为了保证马列主义的真理压倒和消灭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这正如小媳妇做了婆婆就要使用从前的一套办法一样。

咱们来再看几段语录吧:

“马克思主义是一种科学真理,它是不怕批评的。如果马克思主义害怕批评,如果马克思主义可以批评倒,那么马克思主义就没有用了。。。马克思主义者不应该害怕任何批评。相反,马克思主义者就是要在人们的批评中间,就是要在斗争的风雨中间锻炼自己、发展自己、扩大自己的阵地。”

“马克思主义是科学真理,不怕批评,它是批评不倒的。”

“无论对什么人装腔作势,借以吓人的方法,都是要不得的。因为这种吓人战术对敌人毫无用处,对同志只有损害。这种吓人战术,是剥削阶级以及流氓无产者所惯用的手段。无产阶级不需要这类手段,无产阶级的最尖锐最有效力的武器只有一个,那就是严肃的战斗的科学态度。共产党不靠吓人吃饭,而是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真理吃饭,靠实事求是吃饭,靠科学吃饭。”

“科学的东西随便什么时候都是不怕别人批评的。因为科学是真理,决不怕别人驳。主观主义和宗派主义的东西表现在党八股式的文章和演说里面。却生怕人家驳,非常胆怯。于是就靠装样子吓人。以为这一吓,人家就会闭口。自己就可以‘得胜回朝’了。这种装腔作势的东西不能反映真理,而是妨害真理的。凡真理都不装样子吓人,它只是老老实实地说下去和做下去。”

“马克思列宁主义是科学,科学是不怕论战的,怕论战的不是科学。”

譬如我国政府和苏联之间曾经进行过一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总路线的大论战。在这场论战的时候是不是平等的呢?是平等的。谁胜了呢?中国胜了。这原因,就是因为中国有真理。

那么如果苏联有一群同意我们观点的革命者,苏修敢不敢同他们平等呢?当然不敢,因为一平等,它就要失败,就像它败给中国一样,它必然要采取武力对革命者进行种种的迫害。

那么反之,如果中国有一群具有修正主义思想的人来代替苏联进行论战,我们需要不需要平等呢?不需要,因为我们手中有真理。平等了,我们仍然可以像战胜苏联那样的战胜这一小撮人,而且更容易些。我们不必依靠武力去压服,并且具有这种思想并不表示犯法,它并没有影响我们什么。

再举二段我们在与苏联论战时的语录吧:

“我们再一次向苏共领导提出一个明知故问的问题:我们全文发表了你的反华文件和讲话,我们还将继续发表你的反华文件、讲话和文章。你们敢不敢发表我们答复你们公开信的八篇评论呢?我们断定你们是不敢的。斯大林同托洛斯基斗争的时候就敢于公布托洛斯基的言论。因为真理在斯大林手里。我们敢于公布你们的材料,因为真理在我们手里。你们不敢公布被你们称之为‘新托洛斯基主义’的材料,因为你们害怕真理,害怕阳光,害怕人民群众识破你们的原形。”

“如果你们不怕真理,不怕群众,并且相信苏共党员和苏联人民是有政治水平的,是有辨别是非的能力的,而不是把他们看作阿斗。那么我们建议两党订立一个协定:双方在自己的报刊上,对等地发表对方批评自己和自己批评对方的已经公布和将要公布的文件、文章和材料。”

什么叫“对等地发表”呢?在一定程度上,也就是说“平等”。

在资产阶级有权的时候,它必然不会平等。它要用武力“坚持资产阶级压迫剥削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主义的社会制度。”事实上,即使在资产阶级社会,在资产阶级压倒无产阶级的情况下,马列主义的思想体系仍然得到了产生,并且在与“资产阶级压迫剥削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的斗争中得到了发展壮大。即使在那时“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和社会制度”也已“日落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快进博物馆了。那么难道今天,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思想体系倒需要依仗武力才能将资本主义的思想体系送进博物馆?

想想看吧。旧社会,国民党反动派对以鲁迅为代表的无产阶级作家使用了多少武力,采用了多少手段,进行了多么残酷的文化围剿。然而鲁迅突破了围剿,战胜了形形色色的敌人、各种各样的谬论。试问,难道在今天鲁迅倒要压倒别人了?

在旧社会,无产阶级没有武力可以依仗,没有办法高人一等。无产阶级只能靠真理。马克思靠的是真理,鲁迅靠的是真理,他们都战胜了敌人。事实是,即使在敌人的法庭上,资产阶级占着绝对的压倒优势的情况下,仍然是革命先烈驳得敌人哑口无言。现在无产阶级有了武力了。请问无产阶级是依靠真理吃饭呢,还是依靠武力吃饭?

譬如,有人说现在有个人迷信,那么我们何碍在真理面前平等一下,先进行一下辩论,摆现实讲道理,到底有没有。现实、真理,总是客观存在的。没有个人迷信,也不可能因为他讲了这样一句话就产生个人迷信。个人迷信的有无难道是以别人说不说为转移的?这岂不是变成了“这块石头的存在是因为我看见了它”?

然而事实上却确实如此,为什么说没有个人迷信呢?就因为没有人说它有,也就是大家都说它没有,所以他说有个人迷信,他就是反革命。既然他是反革命,那就剥夺他的言论自由,所以我们人民群众仍然在说没有个人迷信。不过这时,“没有个人迷信”的理由似乎又可以多一条了,因为反革命反对,所以必然正确的。

这就是唯心主义在现时代的新发展。

这种例子还还少吗?“大树特树”的正确就因为没有人说它错,说它错就是反革命。

他之所以成为反革命,就因为他和我们有了不同的主张。为了消灭不同的主张以证明我这主张的正确,所以他成了反革命。

怎么知道我的主张是正确的呢?

它并不是辩论出来的,它是自封的,它是靠武力压制不同意见的人压出来的。这也是所谓“枪杆子里出真理”。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砸烂他的狗头。说的更确实一些,应该说,谁反对“我们的”毛泽东思想就砸烂他的狗头,就像谁反对大树特树就砸烂他的狗头一样。

这些文章也许会错的罢,倘若它是被真理所驳倒,我心甘情愿。倘若它是被武力所压倒,我无可奈何。

平等就是说,大家讲讲话。你说你手中的是真理。那么真理是不怕别人驳的,为什么要压制对方呢?

平等就是说,大家讲讲话。试问,为什么你们自称是马列主义的真理时就立即压制了我的这些理论呢?试问怎么证明我的这些理论是资产阶级或其他什么剥削阶级的谬论呢?试问,为什么我说我的这些理论是马克思主义真理而它压不倒你们这些XX阶级的谬论呢?

平等就是说,马列主义真理还是修正主义谬论,斗争之中见分晓。而不是什么自封之后,立即压倒。

历来,凡是本领高强的人,就敢于让对方还手,为什么只许自己进攻,不许对方还手呢?这又如何显得自己本领高呢?

历来,凡是相信自己手中有真理的,都无需压制对方开口。马克思主义需要吗?鲁迅需要吗?这是因为他们都是斗争出来的英雄,他们的权威是在斗争中确立的。

只有心中没有真理的人这才需要压制对方。

现在的一些所谓手中常有真理的人,他们靠的是武力压制对方,这是因为他们手中没有真理。他们是唱独脚戏的英雄,他们的权威是自吹自捧建立起来的。他们的真理是枪杆子里出来的。

你们说我是阶级敌人,你们不和我平等,这是因为你们不敢。因为你们手中没有真理,你们敢平等吗?你们只能依靠武力。武力之用以济真理之穷也。

争辩不过,老实一点承认,再去好好地研究几年,就像比武失败叫一声“三年以后再见分晓”一样。这种人我还可以尊他一声英雄。

辩不过,靠武力来剥夺了我的发言权,然后再一刀一刀的砍过来,一枪一枪的刺过来,这是反动呀,那是黑话呀。这种人简直是小丑,是比鲁迅时代的资产阶级文人更不如的小丑。鲁迅时代的资产阶级小丑还敢于让鲁迅开口。

辩不过,不敢辩论,靠武力来剥夺了我的发言权,还要自称自己手中掌有真理,这是十足的阿Q,是对自己的极大的嘲笑。

再说下去,平等是绝对的,这就是说双方的武力并没有施加到对方身上,这时候是平等的。譬如我国同苏联断了论战,这时候是在平等的基础上进行的。而不平等则是相对的。只有比较的不平等,相对的不平等。譬如有些人说:“请问这班老爷们,你们不是口口声声的讲平等吗?为什么要扣押左派稿件,不予发表,只准右派大放毒草,这里有什么平等呢?”对比一下资本主义国家的资产阶级,没有扣押马克思的稿件,旧社会的资产阶级没有扣押鲁迅的稿件,他们都出版了全集。这些资产阶级,同“这班老爷”比起来,就要显得平等得多了。虽然仍然是不平等。而现在我只是站出来讲了几句话,论战还没有开始,真理还没有确立,无产阶级学术还是资产阶级学术还没有分清,就立即受到了专政,显然比起“这班老爷”来更其不平等了。

即使我是资产阶级,即使你们否定了阶级性的第二个方面,你们从资产阶级那里学来了不平等,来一个“反其道而行之”。那么请问你们是如何的不平等呢?

旧社会的资产阶级没有对鲁迅实行专政,没有扣压鲁迅的稿件,你们从那些资产阶级学来的将是怎样的不平等?文化围剿吗?

资本主义国家对马克思不平等,是怎样的不平等?这个程度又怎么样?你的从那些资产阶级学来的,又是怎样的不平等?

说到底,即使我是“这班老爷”中的一个,你们是从“这班老爷”处学来的,也只不过是“扣压我──右派的稿件不予发表,只准左派大放香花。”罢了,你的现在实行专政,这究竟是从哪里学来的呢?

有人说,因为在资产阶级专政时,对无产阶级不平等,所以我们现在也不平等。这里要说到平等是绝对的,是没有阶级性的。不平等则是有阶级性的。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不平等或则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实行不平等。现在当然是指的这阶级性的一方面,即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不平等。那么请问,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是否都有着明显的标记呢?试问“无产阶级的学术”,“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是自封还是争论出来的呢?试问如果有资产阶级混进了我们无产阶级的队伍那可怎么办呢?岂不是资产阶级对无产阶级实行了不平等?岂不是“资产阶级的学术”压倒“无产阶级的学术”了,岂不是“资产阶级压迫剥削无产阶级的思想体系”压倒“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思想体系”?这种情况难道还少吗?这种血淋淋的教训难道还不够吗?

刘少奇的《修养》曾经是代表着马列主义的思想体系,曾经是压倒过一切反《修养》的“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谁反对修养就砸烂他的狗头,正像现在谁为修养翻案就砸烂他的狗头一样。这是不平等的。杨成武的《大树特树》曾经代表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真理,有谁敢碰一碰呢?是不平等,陶铸的两本书曾经代表着无产阶级的学术,陆荣根碰了一碰就见了上帝,这也是不平等。戚本禹曾经有一段“句句是真理”的光荣历史,有谁敢对戚本禹的讲话提半句异议?在无产阶级专政的时代出现了“扣压左派稿件,不予发展,只准右派大放毒草”的怪事,“这里有什么平等呢?”啊,这种血淋淋的教训难道还少吗?诚然现在是无产阶级要压倒资产阶级,那么谁是无产阶级呢?当然的,强权就是无产阶级,那么你们能保证资产阶级不混进我的无产阶级的队伍吗?你们能保证资产阶级不成为强权吗?你们能保证政权不被资产阶级篡夺去吗?否则怎么办呢?当然你们是只要永远的打到、砸烂、强权万岁够了。

难道无产阶级学术不要压倒资产阶级学术?在马克思列能主义同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之间,能够允许有什么平等吗?

确实无产阶级学术要压倒资产阶级学术,马克思主义要压倒资产阶级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这里的压倒就表现在无产阶级学术、马克思列宁主义,无论资产阶级学术和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怎样反驳,它都可以将对方驳倒,而不依仗其他的东西。

谁是无产阶级学术?谁是资产阶级学术?谁是真理?谁是谬论?谁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谁是资产阶级或者其他剥削阶级的谬论?真理是在争论中确立的还是自封的?

有谁会说自己的理论是资产阶级或其他剥削阶级的谬论呢?不会。考茨基不会,赫鲁晓夫不会,刘少奇不会,戚本禹不会,杨成武也不会。那么,试问又为何知道这些人的理论是应该压倒的“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呢?

确实,在现在是不平等,是马列主义的真理压倒资产阶级以及一切剥削阶级的谬论。然而这里的真理已经不是在争论中确立的,而是自封的。但是没有一个人会自封自己的理论为资产阶级或其他什么剥削阶级的谬论呀。那么又是哪一个压倒哪一个呢?当然只能强权就是真理,有力就是有理,枪杆子里面出真理了。

江青同志说:“同时父母对他们要平等?不是‘我是老子’实行封建家长制。这一点我觉得要向主席学习。我们家可民主独立,孩子可以驳爸爸的,有时还故意地要他们驳。他们驳了以后,当然要给他们讲道理。”

江青同志的这番话,就说明了现在的不平等不民主,诚然“我是老子”的封建家长制是不存在了。“我是强权”的社会强权制不是极通行的吗?有谁敢驳呢?驳了以后会给他讲道理吗?会不“砸烂狗头”吗?于是“不理解,只许放在肚子里,不许讲出来”了。

真理是有阶级性的呀。讲什么道理呢?无产阶级要打到资产阶级呀,又怎么平等呢?强权就是真理。

哪一个强权会同群众平等一下呢?哪一个强权的话允许别人反驳呢?姚文元?张春桥?不,连王洪文、任立新的话都不许反驳,连与任立新商榷一下都要成为反革命的,请问又平等在何处呢?又是那一个打倒对象有资格平等呢?有权利反驳呢?何是有反驳权吗?吴尘因有反驳权吗?我有反驳权吗?不,没有。

你们又说:“无产阶级继续清除资产阶级钻在共产党内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代表人物”“能够允许有什么平等吗?”“无产阶级继续清除资产阶级铝在共产党内的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代表人物”对。那就更需要平等了。请问,是用摆现实讲道理揭露对方是黑帮呢?还是靠其他东西?他是走资派是因为事实上是的吗?那么靠事实就尽够了,又何必要靠其他东西呢?又何必要不平等呢?你们说应该不平等,那么请问,当陆荣根指控陶铸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时,是陆荣根高陶铸一等呢?还是陶铸高陆荣根一等呢?请问当陆荣根说陶铸是走资派,陶铸说陆荣根是反动学生时,应该谁打倒谁?请问当有人反对戚本禹时,应该是怎样的不平等?请问当有人说张春桥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时是“谁反对张春桥谁就是反革命”呢?还是怎样的不平等?

“无产阶级继续清除资产阶级铝在共产党内打着红旗反红旗的代表人物”确实是不平等的,是怎样的不平等呢?是很奇怪的不平等?

不是吗?对于某些人,他们是无产阶级司令部里的,不许说他们是资产阶级代表人物,谁说谁就是反革命,就如,谁反对张春桥谁就是反革命。关锋、王力、戚本禹都曾享受过这种特权,陆荣根反对陶铸就上了西天,这是不平等。从来没有什么摆事实讲道理。

对于某些人,他是资产阶级,就不许他,不许别人讲半个不是,就立即剥夺他的发言权,这也是不平等。

难道无产阶级不要专政?不要压倒资产阶级?请问谁是无产阶级?谁是资产阶级?谁是专政对象?是有真理的无产阶级呢?还是当了官的是无产阶级?是用真理和事实将对方宣判为资产阶级呢?还是靠武力将对方宣判为资产阶级?是一厢情愿还是两厢情愿?

假如法官是公正的,那么也可以说在法官面前人人平等,允许双方发言,听取双方意见,判断谁对谁错,谁也没有高人一等。

然而现的法官并不公正。当甲指控乙是小偷时,他把惊堂木一拍“他妈的,他会是小偷吗?你反动,专政。”

当乙指控甲为小偷,甲申辩时:“他妈的,他会诬告你的么?你胆敢翻案,砸烂。”

这就是现时代的不平等!

我们说到真理面前人人平等,这是指什么呢?这就是说在科学发展上,在学术讨论上面,在真理与谬论的斗争方面,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然而有人就反驳:“难道无产阶级不要专政?不要压倒资产阶级?”

文化大革命以后,我们修改了宪法。修改宪法,是因为原来的宪法,不适合新的时代特点。修改宪法,是与我们每个人都有关的事。自然我也重新仔细的把原来的宪法看了一遍。它其中有一条,第八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法律上一律平等。看了这条,我想难怪宪法要修改,原来这些年,人们都是平等的。无产阶级没有专政,也没有压倒资产阶级。是呀,平等二字是资产阶级的口号呀,无产阶级怎么能用呢?无产阶级的口号只有专政,只有斗争,战胜。“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根本说不上平等”。曾记得资产阶级曾经提出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虚伪口号。不料,无产阶级竟也用起这个虚伪的口号了。这怎么行呢?

中国在世界上,一再宣称要在平等的基础上与其他国家发展外交关系。这可使我奇怪了。国家不正是和人一样,有阶级性的吗?在人与人之间不应该平等,准要求平等就要遭到如此的申斥,那么国家与国家之间又怎么可以平等呢?你们忘记了,在无产阶级国家与资产阶级国家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从来谈不上平等这一条真理了。你们也遮起羞来了。?一个级onz过资产阶级:你们不敢公开辩论,你们只能使用武力。

浏览(515)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