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轼前秈苑
  有客自远方博,不亦乐乎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信释
 
注册日期: 2010-08-04
访问总量: 1,450,90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两种“人类功能商”的中国特色鉴
· 国家为什么保护高考冒名顶替
· 中国,你凭什么配Enlightenment
· 习勒拍板强推一国,川普掀案誓灭
· 习特勒法西斯狰狞面目抗拒世界潮
· 从“夹边沟”骨到佐州刑——60年
· 时隔八十年欧亚时空的两部禁足日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世习】
 · 两种“人类功能商”的中国特色鉴定
 · 国家为什么保护高考冒名顶替
 · 中国,你凭什么配Enlightenment?
 · 习勒拍板强推一国,川普掀案誓灭三
 · 习特勒法西斯狰狞面目抗拒世界潮流
 · 从“夹边沟”骨到佐州刑——60年的
 · 时隔八十年欧亚时空的两部禁足日记
 · 伤习咏:习特勒的一尊模式惨然收场
 · 习特勒展示新时代环境下超限战最新
【尸泪】
 · 趋巢效应:海外华人的困扰
 · 狗逐尾与鬼感恩的数学表示
 · 大国夭折:纪念“遇难”五十周年
 · 中国国情vs.中国疫情:没有民主就
 ·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中国产能/制度
 · 周一笑五狗逐尾
 · 文人入彀,公民入罪:从江南到桂敏
 · 建立“疫国之殇”纪念碑
 · 宽衣弟的战略战术战疫
 · 不见棺材不落泪:两大病毒源头齐发
【尸习】
 · 电影脚本:新版《我和我的祖国》
 · 亚洲病夫就是习特勒
 · 疫情姓党,危机姓习
 · Communist Legitimacy: 从“卫星上
 · 武汉之殇,中国智殇,专制致殇
 · 武汉起疫之阳谋论
 · 病毒外亡,补牢立法
 · 武汉起疫:不是科学家变坏了,而是
 · 生物安全还是生物报应:“天降祥瑞
 · 杜甫诗中的“武汉起疫”
【实习】
 · 蠢疵希特勒,
 · 习特勒:不用去吊歪脖树,只须早升
 · 李文亮的“吹哨”与众五丑的“吹鼓
 · 李文亮产生的极大社会效应——利益
 · 双倍的哀和两种恐惧
 · 厉害国的厉害毒妇引爆潘多拉毒盒
 · 武汉首疫全球易帜:冠状病毒到五毒
 · 大洋两岸沉浮对比:习特勒躲得了初
 · 降魔记:习特勒“超限战”制毒蔓疫
 · 中共“封城”史
【失荆】
 · 就万维论坛放任乌烟瘴气事致万维网
 · 中共的反人类罪行:该透明的封死,
 · 他“亲自指挥”把“维稳”办成“围
 · 从SARS到WARS:必须开启问责与弹劾
 · 武汉疫情启示录:香港台湾拒绝一国
 · 宽衣帝“亲自指挥”“武汉起疫”:
 · 习皇上的罪己诏与保命符
 · 武汉肺炎——中国特色“党天下”的
 · 庚子革命——又是武汉起疫打响第一
 · 鼠年之疫——中国特色封口封川封城
【逝川】
 · 不是治理能力之差,只因为是“另类
 · 贵族之族贵 ——兼论灰姑娘故事的
 · 川普2020:给伊朗color to see see
 · 撒币和鸭子
 · 看丑习妇如何熬无米之粥
 · 丑媳(习)妇不出门,天凯代嫁
 · 山姆大叔驯皇记 ——是丧权辱国,
 · 两大魔头哪里最相象?
 · 香港:二十一世纪妖魔化之大成
 · 香港成为第二个西柏林 ——从“一
【食瓜】
 · 国家暴力的统治原则——香港区选揭
 · 现代中国:菜市口“无限扩大化”
 · 就经典问题得到经典答案回复水蛇
 · 回答经典问题——从胡志明看东方的
 · 北京最后一次说“不” ——当世界
 · “大劫”“大限”之“大庆”
 · 大限冲喜:寄生经济升虛火,阅寄生
 · 玉皇大帝敕封习天大圣“弼猪温”
 · 习世凯流年不利:砸头袭尾遭猪瘟
 · 十里长街,七旬冥寿——看晚清大限
【誓断】
 · 论董卿对于中国的“生殖器鄙视”
 · 林婆卖瓜,一党两治
 · “中国用了很长的时间才建立起那种
 · 赵家“铁杆庄稼”遍天下——兼论中
 · 贩“三个不要”,忌“星火燎原”
 · 从中共违宪-国泰CEO“被辞职”看中
 · 今日习特勒:不爱武装爱红妆
 · 黃臺之瓜,摘絕何忧
 · 习大包三煲邓小平锦囊妙计
 · 非主权殖民与主权殖民主义
【食人】
 · 极限施压三昧真火出原形
 · 中美贸易战进入“上甘岭”阶段——
 · 可怜厉鬼,二度祭刀
 · 六四:中国“暴力崛起”的信号枪
 · 金盆洗手——看图说话
 · 不似投降,胜似投降,“大国风光”
 · 从五四,六四,六九,六一六看中国
 · 从“搭顺风车”到“争霸老大”看“
 · 六四屠夫红利谎言与美国政治输送红
【室语】
 · 六四兵变是红朝“安史之乱”,习近
 · 背负“人民”十字架,魂灵飞升震九
 · 百年魔怪,三民二主一障 ——百年
 · 东亚春深锁二囚
 · 三字经:假夫妻反目小史
 · 从“韬光养晦”到“偷光养晦”再到
 · 刘鹤述职——不是向总书记
 · 雄赳赳,气昂昂——又一次响彻云霄
 · 从“城下之盟”到“税下之盟”
 · 从非毛,去毛,复毛到非邓,去邓,
【蚀金】
 · 美国“和平演变”共产党人的第三座
 · 从“冷战”到“冷和”:川普发功和
 · 范爷栽了,共爷的“阴阳合同”正在
 · 习总被拖出大堂 ——简评中美贸易
 · 手机2:崔永元入稟文化革命,冯小
 · 法律何在:宝马哥行凶被反杀探讨
 · 从前清的“师夷”到晚清的“窃夷”
 · 从一带一路看“技术偷窃”史
 · 无条件投降与有条件投降
 · 一带一路上的灰姑娘——中美侧锋即
【势微】
 · 现代中国“容错机制”缺失导致“纠
 · 从“铁屋求破”到“自我纠错”——
 · 祝捷“河泥院”——戊戌变法双甲子
 · 从老话“富不过三”看全球化的“红
 · 从“洪洞县”到“北戴河”
 · 习近平遭遇四个“一”——防“川”
 · 孙文广教授的教训——维稳时刻作为
 · 洪洞县的货与货色
 · 矛盾婆习——兼论中美关系史与中国
 · 洪宪=“红利式微+复辟修宪” ——
【势缟】
 · 红二梯三“皇家河” ——兼谈“接
 · 朱军姓央,央视姓党,党姓习,习姓
 · “联合”不带“国”模式:笑对“大
 · 虚纡贸易战,淡定帝王尊——冷战还
 · 新时代的实践与旧语言的积淀
 · 选项分析:罪己诏与清君侧
 · 新时代的曙光:从梁家河走向共和
 · 红巾运尽“皇梁梦”
 · 习近平以私利搅局,下场会很惨吗?
 · 百日复辟中国梦
【筮卦】
 · 重锤奋力击赃鼓——“三维解析”和
 · 强弩之末硬上弓 ——从中兴和一带
 · 川金会底牌尚未揭开,习近平已被扒
 · 六四悲剧:一个觉醒的中国在黎明前
 · 在“新时代”的中国,怀疑就是价值
 · 北大的中国特色——不光是一个校长
 · 为剿匪先把土匪扮,似尖刀……
 · 婆心与正果
 · 新版“渔夫与金鱼” ——兼论为什
 · 十三届人大“修宪”:指鹿为马还是
【师吏】
 · 中国宪法就TM是GCD的军用品慰安妇
 · 修宪是对江青同志最大慰藉
 · 现在可以想见孙政才的根本“罪行”
 · 现代“禅让”
 · 有关希特勒的纵火案+爆炸案——写
 · 吏呼一何怒,妇啼一何苦 ——
【适才】
 · 贾母李奶姓氏辨——为雨斤补答
 · 芳华灭尽说芳华
 · 奔向革命,投奔解放区
 · X8P一党两制:清君侧与捆绑上位
 · 十九大“怖局”金家王朝模式定型
 · 什么叫“不许妄议中央”?
【ZZ】
 · 闹剧再升级:从“公关危机”到“私
 · 郭大圣叫阵南天门,习八胖祭出金钟
 · 闹剧升级:从“情妇反腐”到“私生
 · 从“共产”到“私赃”——揭“东厂
 · 叫停国贼十九大,召开中国“独立调
 · 晓波,国贼,文贵
 · 世纪闹剧:白手套,红手套,黑手套
 · 郭文贵“曲线上访”的戏剧性
 · 两种全球化:殖民地化300年 VS 奴
 · 死神以恶魔的面孔现形——烛光长祭
【TZ】
 · 中朝二胖力量大
 · 解放区的天是晴朗的天
 · 撒鸭瘟鸡养鬼迎神——一塌糊涂的习
 · 舍近而求远——胡适逝55祭
 · 正男之殇——现代血滴子的终结版
 · 着急与善待
 · 怎么回事?川菜不成席
 · 当西郭先生换下了东郭先生
 · 新三国演“义”——评“苏独非独”
 · 你方亮剑我两舰——浊酒话博弈
【Z.T】
 · 图腾自宫,毛将焉附?——集评“再
 · 司法不独立,特乐“法习司”
 · 习大乞的世纪难题——撒手西去?
 · 海龟金三胖
 · 庆父遗党暴力扫荡
 · 否定金正恩,就是要否定朝鮮文化!
 · ZT:上善若水:全球化與中國
 · ZT:38位海外留学生敦促习近平停止
 · 恺鄢:上帝已死,寨皇不息——哀卡
 · 恺鄢:熱烈慶賀香港“一國兩制”提
【式兵】
 · 城头变幻大王旗——文化伪革命五十
 · 赵学正本(外二则)
 · 民不正则言不顺——三评专制阅兵
 · 滥疽淫痈,国辱国耻——再评九三阅
 · 败象疑云青钟——评阅兵式
 · 九三阅兵与五四运动 ——国耻纪念
 · 北京阅兵耀武质疑——世界反法西斯
【ZT】
 · 恺鄢:美國二十一世紀的顏色革命
 · 恺鄢:经济政治学导论——美国大选
 · ZT 国秦日,国父考
 · ZT: 歌舞昇平盛世红——启蒙“西湖
 · ZT:G20西湖歌舞盛會記
 · ZT:三房祧一 ——老林祭罷
 · ZT:作俑与作伥——纸老虎終难成正
 · ZT:與武大郎何幹(散曲)
 · 中國世系恩仇——《老炮兒》與六四
 · ZT獨夫跳神,以黨亂國——文化革命
【弑叔.】
 · 抗议万维技术性封网
 · 弑叔——中国“从叔文化”政治
 · 弑叔——中国“从子文化”男儿多多
 · 弑叔——中国“侄文化”的丰富多彩
 · 弑叔——反向斧声烛影夺命符
【弑叔】
 · 弑叔——中国特色“侄文化”政治
 · 弑叔——中国特色“伯嫂叔文化”的
 · 弑叔——中国特色“嫂文化”政治
 · 弑叔——中国“叔文化”政治
 · 弑叔——论中国的出路
 · 弑叔——太子党更强势回归?
 · 弑叔——万恶淫首
 · 弑叔——郭美美与丹麦王后
 · 弑叔——歧途双亡
 · 弑叔——太子党强势回归
【狮醒】
 · 狮醒——或许继续长眠?
 · 狮醒——香港和小岗村
 · 狮醒——普选的制度与违宪
 · 狮醒——臆想1948年的爱国游行
 · 狮醒——香港占中公投及游行
【识鄢】
 · 识鄢——胡归
【士身】
 · 士身——六四遗书与预言
【士殇】
 · 六四,反思,小岗村模式(祭十)
 · 六四亡国,零四亡党
 · 亡秦·亡楚·亡国·亡羊——896425
 · 子魂魄兮为鬼雄——896425纪难
 · 亡秦者WHO也——评中国枪支弹药实
 · 六四——让蝴蝶飞
 · 六四甲午合祭三感(896425祭四)
 · 国难·国歌·自由·奴役
 · 国难士冢——896425祭(二)
 · 士殇——896425公祭
【世愕】
 · 桃花羞赧笑东风(九)
 · 舌尖荟萃两头亡(八)
 · 世愕——《舌尖上的亡国》(另七)
 · 世愕——《舌尖上的中国女儿》(另
 · 世愕——尿渍党国(另五)
 · 世愕——《童尿上的党国》(另四)
 · 世愕——偷来的《舌尖上的党国》(
 · 世愕——偷来的《舌尖中国》(另二
 · 世愕——舌尖中国(另)
 · 世愕——万维博苛
【施歉】
 · 施歉——反目投名状
 · 施歉——格格杖毙嬷嬷之后
 · 道歉,还是站台?
 · 施歉——老红卫兵的姿态
【谥庙】
 · 谥庙——尾声·庙颓神灭猢狲散
 · 谥庙——池浅庙小共蹉跎
 · 谥庙——国神谒陵日中朝同异论
 · 谥庙——评毛百廿功罪(十)
 · 谥庙——评毛百廿功罪(九)
 · 谥庙——评毛百廿功罪(八)
 · 谥庙——评毛百廿功罪(七)
 · 谥庙——评毛百廿功罪(六)
 · 谥庙——评毛百廿功罪(五)
 · 谥庙——评毛百廿功罪(四)
【试声】
 · 试声——三中全会两真两假
 · 试声——打造政治氛围
 · 试声——在美华人恰恰啼
【食剋】
 · 食剋——评热《无声较量》的兴亡(
 · 食剋——评热《无声较量》的兴亡(
 · 食剋——评热《无声较量》的兴亡(
 · 食剋——评热《无声较量》的兴亡(
 · 食剋——评热《无声较量》的兴亡(
 · 食剋——评热《无声较量》的兴亡(
【食客】
 · 中国共血统传承制度化内幕
 · 食客制度历史观
 · 食客的“利用价值”——读《不屈的
【十一-】
 · 共血统承继——从“孩子是自己的好
 · 泛神方祭习,独智又杀夏
 · 宪政与先考——第二场开国大典的进
 · 十一——中华红朝家控国原形大现
 · 十一——平反高岗必须平反林彪
 · 十一——太子拉出溜溜看
 · 十一——说说“堵路党”
 · 十一——立朝与建国的区别
 · 十一——立朝
【世袭】
 · 世袭·身份·贵贱
 · 名器滥觴
 · 从四大家族到八大家族
 · 中国共血统传承制度化内幕
 · 世袭——宗室争嫡、同根专嗣
 · 世袭——利益链与血统链
 · 世袭——审薄的积极意义
 · 世袭——从“唱红打黑”到唱“红打
 · 世袭——另类世袭
 · 世袭——改一个问号,万岁离世袭有
【尸善】
 · 善。索——附1364新闻三则
 · 也谈六四的积极意义
 · 屠民罪孽,瀑河难清
 · 毛邓共同炮制;二十世纪最大奴隶陪
 · 尸·善——动墨——六四陈尸二十四
 · 尸·善——六四陈尸二十四年祭
【施公】
 · 施公案
【师范】
 · 师兮范兮
【世代】
 · 十年非典祭——狼来了2.0
 · 有关“国母”的历史变迁
 · 非全盘西化极例:国母
 · 时代与鸟笼
【时代】
 · 自然选择的单位
 · 血统链的自然选择与社会选择
 · 时代论(十)父代,子代,亲子代
 · 时代论(九)“代”“代”相传
 · 时代论(八)从“代谢”看马克思主
 · 时代论(七)时不习代
 · 时代论(五)断代有方(下)
 · 时代论(四)断代有方(中)
 · 时代论(三)断代有方(上)
 · 时代论(二)合成模式
【时报】
 · 时报——“围温救薄”之外
 · 时报——风雨苍黄全球化
【施奖】
 · 施奖——意识退出,下意识得奖
 · 文学和社会(微ZT)
 · 施奖陷阱——良民奖的一揽子买卖
 · 施奖——不复莫言
 · 施奖——莫言“莫言”
【屍鞭】
 · 屍鞭(二)——鞭屍与殓屍文化
 · 屍鞭——鞭屍与鞭屍文化(一)
【识贼】
 · 识贼——太子监党论
 · 识贼——莫爱国贼论
【时习】
 · 时代论(六)时习而习不时
 · 薄熙来与汪精卫
 · 时习悦乎?
【试法】
 · 试法以身——中国现代的有法无天
【什邡】
 · 什邡镇坪巡礼——看中国人民仅余生
【拾旗】
 · 拾旗腰断——神九升天,红旗落地,
【谥贰】
 · 谥贰离逆——国人,国民,国文,国
【拾趣】
 · 拾趣文坛:虚厦已颓,毛将焉附?
【逝殇】
 · 从牛耳到牛刀:天安门前宁安平?
 · 香港:六四之于一国两制的家园
 · 宽恕不等于纵恶
 · 党卫军替党卖命,凭什么号称“共和
 · 一语成谶,天人共忿
 · 如此“土匪屠夫国家领导人”
 · 关于“六四”事件的两个程序问题
 · 枪可篡政,水足复舟
 · 论“军队非国家化”与“颠覆国家政
 · 逝殇六四风行线:弔“军队国家化”
【是时】
 · 中国法律“门户开放”——“普世价
 · 党人自危——比较陈光诚出国和王立
 · 是时候了——中共的日本自民党出路
【实践:】
 · 夏日时尚:挺薄,降温,没胡说
 · 共产党的祸水——毛后悔没早离婚?
 · 实践:科学与发展
【时机】
 · 调整政法委的地位
 · 陈兵百万下北京
 · 时机不饶人——“人民外交”万岁!
【十八大】
 · 专制党的再度僵化还是执政党的自我
 · 铁屋·屋檐·青天
 · 中国ZF如何挽回陈光诚事件中的失招
 · 十八大戾临:三重尴尬胡五一
【史伟】
 · 史伟人杰——唯心历史观的极例
【时定】
 · 中国:第三种自由——他自由
 · 国之丢人现眼——兼论定时及定向爆
 · 时定弹炸——弱弱相扣强人咒
【时贝】
 · 时贝日薄:一代政治游戏的终结?
【示瓜】
 · 薄瓜瓜必读
 · 示瓜求蔓,薄分之几?
【十常】
 · 十常曝罪——中国民主社会的雏形初
【释兵】
 · 释兵持衡——薄酒释兵权?
【史点】
 · 史点论衡——化火并为制衡
【史迁】
 · 史迁归回——薄王非鼠,胡温非虎
【饬法】
 · 拥护与效忠,主义无黑红(历史图片
 · 私刑私法 vs. 公审公法
 · 饬法于协——中国人为什么不那么容
【飭殃】
 · 中共内讧新高——罪行非政治,处理
 · 飭殃漠庆——中央来了更遭殃
【使节】
 · 使节神功——兼论文强一语成谶
【师逝】
 · 王方夜奔之异同(2)
 · 王方夜奔之异同(1)
 · 师逝宇飞:他用生命丈量中国历史—
【时标】
 · 时标政治——论温薄政治时标
【食肉.】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14)独裁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13)专政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12) 圈怪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11) 马屁
【食肉】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10) 家国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9)封建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8)皇权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7)太子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6) 雷锋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5)衙内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4)意约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3)二代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2)尚儿
 · 食肉者谋——太子党今生律
【师林】
 · 中共内讧的死穴——从高岗到薄熙来
 · 红歌空梁——长啸复怅
 · 薄死王活,唏嘘呜呼
 · 美国:更加灵活的对华外交
 · 王家功夫学——从王宝森到王立军看
 · 天时地利人不和:薄遣王拜登美馆阻
 · 谁最需要“休假性治疗”?——王薄
 · 师林反王——王立军的故事所引
【尸布】
 · 尸布幕内外
【十字】
 · 十字——驾驭她的一生
【十三钗】
 · 死亡面前的严酷不平等
 · 十三钗黪殁金陵
【逝命】
 · 且看2012
 · 逝命年鉴——告别2011
【失教】
 · 新式“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再
 · 亡孩补偿——校车前后的金钱
 · 失教强国——ZT“弟弟要睡了”
【十八】
 · 冷漠体制——十八途人的社会分析
 · 十八途人——避祸与勇为,道义与审
【事故】
 · 事故中国——推梦佛山
【十一】
 · 十一双十:两个国庆
【是国】
 · 是国厥民——在什么意义上纪念中华
【失据】
 · 失据中场——评骆家辉的“新殖民主
【士啸】
 · 士啸天行——大漠孤魂四十年祭
【世谋......】
 · 读基辛格《论中国》(四十)后记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九)克罗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八)驯悍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七)居沽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六) 招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五) 崛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四)低谷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三)六四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二)复苏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一)里根
【世谋.....】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十)侵越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九)改制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八)务实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七)鞭尸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六)毛仿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五)神造
【世谋....】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四)家族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三)薨变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二)反复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一)泥淖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十)林周
【世谋...】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九)绝地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八)毛周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七)接班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六)君侧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五)周儒
【世谋..】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四)遗誌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三)水浒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二)林彪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一)连横
 · 读基辛格《论中国》(十)朝觐
【世谋.】
 · 读基辛格《论中国》(九)拍合
 · 读基辛格《论中国》(八)跳槽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七)反目
 · 读基辛格《论中国》(六)分裂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五)忠义堂
【世谋】
 · 读基辛格《论中国》(四)冷战
 · 读基辛格《论中国》(三)代理
 · 读基辛格《论中国》(二)题解
 · 世谋维基——读基辛格《论中国》(
【氏己】
 · 及鱼及乌,及服及肤
 · 氏己气短——也谈中国DNA
【嗜杀】
 · 倦杀——人类历史发展的最原始动力
 · 嗜杀——中国人,外国人,屠杀,战
【拭镜】
 · 从利比亚到天安门
 · 拭镜求鉴——看《明镜》式中再难
【石生】
 · 石生寻踪——代登寻人启事
【狮士】
 · 狮士耿松
【是舟】
 · 是舟维民——看“为人民服务”悖论
【式中】
 · 式中难——读《彭定康:读基辛格《
【失谐】
 · 失谐排吏
【拾明】
 · ZT韩家亮:字母效应和中华文明
 · 男生为体
 · 拾明自黯
【蓍国】
 · 疑是黄泉落九天
 · 卦爻不是二进制
 · 寓言不是故事
 · 蓍国乩龟——国家危机量化论
【世原】
 · 世原迺人
【失声.】
 · 禁声何如自x——顺致“含泪”高士
 · 项庄舞剑,樊哙出口“他.妈.的”
 · 失声之籁
【失生】
 · 失生悲歌——“7.23”和谐号甬温事
【实非】
 · 开启一党专制下政治改革的第一步
 · 中国有没有独立与透明的机制
 · 第二次“洋务运动”毫无实质进步
 · 实非天灾——信号误导
【饰非】
 · 第二次“洋务运动”已经步入死胡同
 · 争取出口Wrong Branding
 · 呼声最高的(也是曾经的)“中国品
 · 饰非弥彰——高铁低能
【矢神】
 · 矢神惜筠
【士殇】
 · 教你摆脱白恐——李娜朗朗等必读
 · 士殇魂逸——兼论中国特色的白恐
【史殇..】
 · 史殇廿二(十二)——六四北京:悲
 · 史殇廿二(十一)——十个指头压得
 · 史殇廿二(十)——挤在历史夹缝中
 · 史殇廿二(九)——中国:害命者死
【史殇.】
 · 史殇廿二(八)——为什么说中国ZF
 · 史殇廿二(七)——为什么中国会是
 · 史殇廿二(六)——为什么中国会有
 · 史殇廿二(五)——为什么中国没有
【史殇】
 · 史殇廿二(四)——孙悟空钻进自己
 · 史殇廿二(三)——中国夙命怪圈被
 · 史殇廿二(二)——五四到六四的血
 · 史殇廿二(一)
【示威】
 · 示威散步--工运版茉莉花出现
【实恋】
 · 实恋
【释未】
 · 释未遵法——艾未未的“千夫指”与
【谥悫】
 · 海遁上选——也说江三身后事
 · 谥悫国锋
【失登】
 · 失登切托
【狮吼】
 · 狮吼河东——国内动向,坚决维护大
【失得】
 · 失得之间 ——思维问题重新提起
【识梦】
 · 识梦不醒——喜读山哥《曾国藩与洪
【识学】
 · 中国需要什么样的思维?
 · 识学不耻
【失礼】
 · 警惕中国:暴力行为新高
 · 共产党专门暴力镇压工人运动!
 · 失礼强暴
【是谁】
 · 是谁“苟存当世,无奈无助”?——
 · 是谁御用在先,其悔遮后?——三挺
 · 是谁在呼唤中国的独立知识分子,同
【时日】
 · 是“和谐”还是“发克” ——再谈
 · 时日曷丧,吾与汝偕亡 ——艾未未
【适壶】
 · 积恶自毙 ——五论艾未未的行为艺
 · 从艺自许 ——四论艾未未的行为艺
 · 超越自我 —— 三论艾未未的行为艺
 · 人格自定 ——再论艾未未的行为艺
 · 红旗升天,葵籽落地——论艾未未的
 · 适壶系狱
【式微】
 · 关于《中国海归运动考察报告》的评
 · 式微胡归
【识力】
 · 识力小我
【实贼】
 · 两种“贼爱国”
 · 实贼不菲
【诗魄】
 · 诗魄鬼雄——二二八的纪念及其意义
【誓师】
 · 誓师茉莉
【史终】
 · 史终哀暴
【示谐】
 · 示谐穿帮
【师孔】
 · 可怜孔夫子,再次“靠边站”
 · 师孔站台
【饰隙】
 · 虎来了,狼来了:中国的国家形象和
 · 饰隙卿朗
【恃悍】
 · 故宫错字别解——肯定“撼”字正确
 · 不是中国特色,是中国本色
 · 恃悍国妈
【识命】
 · 识命知天
【拾壹】
 · 拾壹纪年
【士辱】
 · 士辱壮悲
【施雪】
 · 施雪
【世流】
 · 世流泾渭
【失自】
 · 失自得观
【史观】
 · 史观可真
【适材】
 · 适材适世
【势能】
 · 势能待发
【食古】
 · 激情食古,让卢梭说
 · 食古不化
【士德】
 · 士德市德
【失火】
 · 失火成炬
【世普】
 · 读点评“中国价值的普世意义”(BY
 · 世普无遗
【失根】
 · 失根归土
【师斯】
 · 师斯流弊
【使命】
 · 使命之知
【十全】
 · 十全我待
【誓盟】
 · 抗美援朝的三王牌:中国取得意料之
 · 誓盟歃血
【食言】
 · 食言而贼,淹耳盗器
【失辟】
 · 失辟全席
【市场】
 · 市亦有场
【时限】
 · 时限永在
【始皇】
 · 始皇今孽
【史奖】
 · 傲慢与侮辱
 · 史奖扬尘
【十十】
 · 十十十百
【释余】
 · 释余制法
【时序】
 · 时序劣舶
【十年】
 · 十年一觉洋州梦
 · 十年十恶
【史家】
 · 史家大方
【实践】
 · 实践真知
【时光】
 · 时光栈道
【是非】
 · 是非无辨
【视界】
 · 视界思围
【诗目】
 · 诗目入心
【事在】
 · 事在人为
【世说】
 · 世说时说实说
【适尔】
 · 仁慈迥异
【释然】
 · 垦苑初谭
存档目录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1/01/2016 - 01/31/2016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城头变幻大王旗——文化伪革命五十年祭 2016-05-13 21:06:07

城头变幻大王旗

——文化伪革命五十年祭

“五·一六”文件五十周年来临之际,官方与民间的态度天壤之别。官方表面上是缩头乌龟,禁止任何风吹草动,但却抢先举行大张旗鼓的“社会主义价值教育”红歌大会,无非是只许官家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不管是谁举的什么旗,谁挖的什么坑,只要官家有庆典,我们可以断定,必定是伪庆祝无疑。

(一)

伪革命和伪庆祝

 

革命,在中国曾经是一个光辉的字眼,因为它代表了苦难深重的中华民族变革自身命运的严酷期盼。不幸的是,任何有真实意义的革命,一到中国地界,一到中国人手中,就马上被“山寨化”,成为伪革命。

辛亥革命是革命吗?是,至少它企图打断封建帝制在中国的龙脉。但是,中国的龙脉危机,反倒激发了千千万万“龙的传人”的“上位”美梦——时至今日,中国仍旧是一个“人治”国家。所以,辛亥革命,说到头,是一场伪革命。

 

土地革命,即中共领导的共产革命,是革命吗?是,至少它触动了中国数千年来的经济制度。但是,土地革命激发的农民运动,成为政治家们改朝换代的御用工具,而今天我们所谓的社会主义中国的“工友农友们”——他们的政治地位与经济状况与革命前又有什么根本区别?所以,土地革命在中国,仅仅是一场闹剧。

 

那么,文化大革命是革命吗?是,至少它“革”了“文化”的命,严重破坏中国的传统文明。但是,“文化”是这场革命的真实目的吗?不是。所以,从名不副实这一点出发,它是伪革命,起码是伪“文化革命”,或者说是伪文化的革命。

 

那么,文化革命的实质何在?在于中国历史的本色本质:城头变幻大王旗,具体来说,就是国家政权的非程序变换。

 

“五·一六”文件,是一场伪革命的宣言,是一场亿万人被胁迫卷入的大动乱大摧残大迫害,有没有必要来庆祝?官方面临两难——所以,有北京的伪庆祝。

 

(二)

大王旗与二王旗

 

城头变幻大王旗,妙在一个“幻”。如果是简单的“城头变换大王旗”,那与中国几千年来的王朝更替能有什么差别?

 

可一般老百姓,中国的文盲级的老百姓,只是在表面上观察了这一场伪革命。他们天真地以为文化大革命是一场“城头变幻二王旗”的伪革命——难道刘林不都只是“王储”,作为“接班人”的“二王”吗?

 

如果说中国在这最后的六十年间有过任何真正意义的革命,那偏偏是“城头未幻大王旗”的非换旗革命,或者说,幻革命——刘取代毛的宫廷政变。

 

问君曾见二王旗?我们所说的“二王”,是“天可二日”的“非中国特色”:毛的官方照,有一天,被与刘的官方照并排发在《人民日报》头版头条——革命成功的见证,或者说,刘挑战中国封建传统的凯歌。

 

集体领导,是在赫鲁晓夫反斯大林化以后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内部进步的)时髦名词。中共对抗赫鲁晓夫的异动,一论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没承料想,还没等到头牌革命领袖寿终正寝,中国的赫鲁晓夫就作了“秘密报告”——七千人大会,算不算“秘密”呢?

 

这就是为什么刘少奇要被称为“中国的赫鲁晓夫”——他不是那个将来时对毛“身后”砍旗的“革命的叛徒”,而是面对面地干,“豁得一身剐,敢把(毛)皇帝拉下马”的真正的“无产阶级革命的历史接班人”——他已经上位,已经接班。

 

(三)

资本主义复辟与封建主义复辟

 

文化伪革命的官方的目的,是所谓的反对资本主义复辟,可实质上,它的既定目的恰恰是比资本主义复辟更可恶更反动的封建主义复辟。即使单从这一点入手,我们也可以断言,文化革命是地地道道的伪革命。

 

说实在的,资本主义从来没在中国建立自己的王朝,也无所谓复辟之说。资本主义是否定封建主义 “一元化政治”的主要历史力量。封建主义,曾经在中国的大地上,不厌其烦地周期循环,是阻碍中国社会前进的主要绊脚石。中国革命的首要敌人,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封建主义。不彻底推翻封建主义在中国的统治,中国是无法进入资本主义社会的,还更别提所谓的社会主义及其小康阶段。

 

从历史的观点看问题,“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胜利”是一句空话,更确切地说,是一句谎言。中国有足够的资本,有足够的无产阶级,来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吗?没有。那么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又是什么阶级的革命?这才是那场伪革命的真正要害所在。

 

所谓的“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最搞笑的一环,是“批判资产阶级法权”,可是贯穿整个伪革命,有谁说明白过什么是资产阶级法权?而不必点透的倒是溢满在中国大地的封建阶级法权——权大于法,才是完完全全的封建制度的精华。

 

在历史上的资产阶级革命中,资产阶级要建立的是自己的法权,排斥的是封建主义的王权,资产阶级的法律与法理,是理性的引申,是社会的进步,那些东西虽然没有什么新意,但是从百读《资治通鉴》的咀嚼中想得到比那更先进的东西,却注定是匪夷所思。

 

在未幻的大王旗帜上,大王,就像是扑克牌中的JOKER,排序仍在上上——应该读作“太上”——尊崇至极的虚名之下,是“打入冷宫”的冷酷现实。“失辟”,才会激起千倍万倍的“复辟热情”。

 

中国不能进步,就是因为永远有符合于中国国情的皇帝及“太上皇”们,梦寐以求着复辟。

 

(四)

奉旨造反与小拇指游戏

 

奉旨造反是文化伪革命的奇观之一,也是所谓的“老革命遇见新问题”的新奇之一。老革命知道有一把刀子向自己戳来,可看不清是个什么样的刀,从什么方向戳过来。可只要他一动手,他就一定犯忌。什么叫“动辄得咎”?那就是,有人祭起咒语,呼风唤雨,“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吧”,就有无穷的“人民”奉旨造反——犯上而不犯上上,“人民”于是被定义为无产阶级革命派,在上上与奉旨之间,则一定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不论你作什么,怎样做。

 

不知道刘少奇是小看了毛的黑道权术,还是高估了毛的恻隐之心?一直死到临头,他都不知道他原来是毛的革命对象,而且是唯一的革命对象。像他那样不谙“国情”,中国也实在容不得他来作国家级领袖。

 

毛对刘:你值不得我动一根小拇指。

刘对毛:你就饶我回家种地去吧?

 

哪里可能?那七千人大会的过节,就一风吹了?于是,刘少奇,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主席,成为中国共产党党主席的阶下囚,继而成为所谓的“现代化中国”二十世纪的“人彘”。同样的发音,“人彘”是“人治”登峰造极式的历史性的回光返照,从中看得出“中国伪革命”的生理与心理畸形。

 

也有人会说,人彘起码在规定的地点规定的时间还有生命,可比人彘下场更惨的,更有“亲密战友”的温都尔汗。

 

(五)

权力超越法律

 

毛的名言:“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说明他对自己违法的社会行为一清二楚,明知故犯。可是问题在于,一个个人,怎么样能达到超越法律的地步,怎么样能够置国家法律于不顾,把国家命运作为自己的儿戏?

 

当人们说权力超越法律,那只能是指根本没有法律的“丛林法则”地区。文化伪革命的发生和发展,刚好揭示的是这样一种社会现实。而从这样的现实出发,仅在法律意义上存在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也只是一种障眼法。

 

过去我们说文化伪革命时,我们只有一个比较短暂的时间覆盖,所以,人们得出的结论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肤浅地认为文化伪革命是一个个人行为。好不容易等到历史带走了我们可爱的庆父,人们以为法律可以劫后余生,重新树立自己的威严,而更加严酷的新现实告诉他们,中国的庆父不只是一个个人,而是一个群体。这个集体超越法律,才是文化伪革命的真正弊端。

 

(六)

权力斗争与国家利益

 

中国的现代悲剧在于,中国作为一个国家,实际上并不存在——国家利益成为暴力集团的裹挟物,人民成为人质。

 

文化伪革命作为权力斗争的巅峰——国家利益,人民生活被置于政治家们玩忽职守的最末考量——教育被凭空中断长达十年,就是其中最明显的例证。毛的一句名言:我死后哪怕洪水滔天,虽然被引用指为与四人帮划清界限,但实质上难道不是与全体中国人民划清界限?至少我们有理由认为,他是与现在的“毛粉”们划清界限——现代中国,毛的遗产就是毛粉们的“洪水滔天”。

 

其实,作为头牌政治家,作为权力斗争的胜出者,作为一言九鼎的大独裁者,又被粉亲们推崇为“国家的伟大领袖”,他在世的有限精力,完全可以用来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政体,也就是说,一个现代化的国家,以符合国家的重大利益。可是,他想了吗?他作了吗?

 

他没有,既没有考虑方案,也没有准备去执行。任何国家利益,对他,对他的身后,与洪水猛兽一样毫无切肤关联。

 

如果他真正地希望全中国人民“关心国家大事”,他可以以身作则,从自己作起,废除“人治”的封建陋习,给人民不仅是“关心国家大事”,而且是“管理国家大事”的权力与保证。他愿意吗?他不愿意。他对人民,对国家,冷若冰霜。

 

那些反邓的毛粉,时至今日也没想清楚,是毛所喜爱与坚持身体力行的独裁制度,给了邓“复辟资本主义”的最高权力。如果毛预见到“资本主义复辟”,为什么他不能“设计”一套行之有效的“反资本主义复辟”的行政机构,政治制度,并且使之在他身前就成为现实,使得任何“中国的赫鲁晓夫”不会得逞?

 

他的历史局限在于,他的思想境界没有那么高尚——我们唯一的答案——他起码没有替他的粉亲们作一设想,更没有什么“锦囊妙计”长传天下。

 

再短线思维一下,即使他只为党的狭隘利益,或者更短线思维一下,只为“紧跟高举”的四人帮的利益,他是不是应该多留下制度性的建设?同样,唯一的答案只能是:他未曾爱过那个党,那个帮,他甚至希望或者设想他们理该堕入洪水猛兽的万世不劫之中。

 

那么,又回到那个原罪性的问题:毛粉们爱毛,可是,毛爱粉亲吗?爱过吗?

 

(七)

真实文化伪革命推手

 

这里有个问题似乎在所有“文革”研究文献中不被提及,好像文化伪革命只是一个个人行为。实际上,毛粉与刘粉的集团对立,才是引导文化大革命发生与发展的根由。

 

邓指责过某个人在文革中的作为,当然也称赞此人在同一历史事件的同样作为,而使其进入文革的“发难族”清单。这个人,可以从正反两方面影响文化伪革命,可以从近或远调制文化伪革命——他,就是周恩来。其实,历史可以证明,他支持与助长了,或者说,引导了文化大革命的发生——他不是旁观者。

 

甚至用“为虎作伥”四字,都不足以完全表达他的历史地位——根据他生前的最后自述——他最终的痛心疾首,应该被作为研究中共党史的重要文献。

 

他在中共党内的地位和资格,使得他的个人好恶,可以铸就整个党的成败。如此说,是一点也不过分的,尤其是当他频频把个人意志凌驾在中共的组织方针之上——这样的行为,这样明目张胆的非程序操控,导致中共历史悲剧,包括他个人自身悲剧。

 

据他的痛心自述,他不止一次地挽救了毛的领袖地位,也就是说,毛的神化是他的背离组织原则私下运作的产物。每一次毛被民主集中制的投票淘汰,都是他的私下串通,黑箱作业,使毛重新进入领导地位——可以说,毛的“战无不胜”的“光辉历史”实际上是artificial,周是他在党内屡屡“转败为胜”的黑客。

 

周自以为可以“理性操控历史”,很谦虚又通情达理地凌驾于党的肌体之上——从这点看,他才是中共的“大当家”,比民主集中制还集中,只不过是以“修该民意”后的民主形式出现。

 

就是他,在毛与刘的对决中,保持了“天有二日”的“集体领导”局面——既不使毛惨败,也不给刘完胜——是他,使得“城头未幻大王旗”,从而开启了毛“太上皇”“复辟”的蹊径。

 

他的“平衡”手法的出发点,不是因为他喜欢毛,崇拜毛,而是因为他更不喜欢刘。

 

刘少奇,及其集团,在中共内部的权力构架中有天生的缺陷:他们是“文官”,而且是立足于“白区”的文官。中共在与国民党军事对峙时,确定与强调“两条战线的斗争”,即武装斗争与“白区群众斗争”相结合。但是,当武装斗争即将胜利,白区马上要变成“红区”时,中共对一切“地下党”的政治组织路线却是:降级安排,控制使用,就地消化,逐步淘汰——缺乏最低信任。

 

只是没有包括刘的全部班底。刘的主要高级干部,又大部分属于当年北平反省院登报自首的所谓“六十一人叛徒集團”——此等历史问题,要说无,即无,要说有,就有——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本身就是刘集团,与中共作为一个整体的,心腹大患。

 

军事将领,马上得天下,而白区文官,即将从以毛为首的非科学折腾派手中得到“治天下”的全权,这对前者的全体是一个巨大的心理打击,令他们无法接受——记得林彪在同一问题上,有着同样的倾向。

 

在国家利益与党的派系利益的选择中,周的选择是个人好恶。而他得到的令他耿耿于怀的“报应”,只不过是国家利益受到剧创后的一点余影。

 

(八)

疯狂的领袖与盲从的人民

 

这节小题,不是在说二次大战时的德国吧?但起码希特勒有一个梦,一个德国梦,而德国的大多数人民与他在一起。

 

希特勒失败了,德国失败了,德国的利益失败了。有人说,希特勒是民选的国家领袖,所以,德国的失败是民主的失败。可以说这是对的,因为正是德国当时的民主,选择了他上台。民主的失败,并不在于选他上台,而在于任由他操控,丧失了把他选下台的机制——所以才有现在的选民们,对任何领袖希望以“特殊国情”操控民主程序的戒心。中国呢,离这一步还有万里长征之遥。

 

毛是不是已经达到“疯狂”的地步?虽然说他精于心计,长于权谋斗争,把他的同党同僚把玩于掌心,没有人可以根据他的进退确定他是否已经“疯狂”。可是,一个人(加四人帮)挑战全党,挑战党纪国法,一个人操纵十几亿人民的命运,搞瘫国家,搞砸经济,只以自身的权力得失为重,“哪管死后洪水滔天”,就不再是“疯狂”,而是“犯罪”——我们就不说“犯法”了,因为“朕即法律”他犯不上。

 

如果他但凡在伪革命中有丁点制度性的建设,有不使当今毛粉遗憾的地方,我们也可以给他高一些的历史评价,起码说他是一个政治家。

 

可从他所倡导的,看不出任何政治家的水平。比如说,“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大学解放军”,可能只在汉语世界,算得上政治家语言。要论起真来,解放军今天的腐败也与他的放纵与鼓励紧紧相连。

 

仅仅从他藐视与蔑视法律的蛮横态度,就可以知道他也就是“山寨大王”的素质。中共曾经靠他打天下,却也最后认识到用他坐天下是万万不能的——可一旦有人可以稍微认真地“坐天下”,大家又要一哄而起地把“二王”“拉下马”——“马上得天下”为的是“马上治天下”,这无疑是“革命先辈们”的心病,治不了的。

 

盲从的人民,没有制度,没有地位,没有道德的人民,刚好与疯狂的领袖相匹配,完成了中国大地上的浩劫——自我浩劫,自我羞辱,自我作贱,其实没什么好“反思”的。这样的人民,以为自己的盲从与投入可以使自己与领袖更加亲近,殊不知,他们心目中的的神一般的领袖,却像在云端俯视他的疯狂人民——他漠然说道:这样的人群,即使世间没有神,也会被他们制造出来。

 

这样的人民,对于这样的领袖,就像是誌怪小说中的“撒豆成兵”一样,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如果有任何一点怠慢,当即要被打成“破坏伟大战略的”反革命,一旦利用价值丧失,更会被送去接受“再教育”。这样的人民,只能是炼成“粉丝”基本材料,永远的单相思式的个人崇拜。

 

中国人民,如果需要任何一点值得反思,那就是对自己所处的政治制度的反思,对政治程序的反思,再加上对领袖人物的反思,和对自己政治盲从的反思。

 

有了这些基本建树,整个民族的素质才能提升,其余的都是空话。

 

(九)

文革再现

 

严格地说,文革不仅是历史现象,更有它的现实意义。

 

历史学家早就指出,文革不过是中国共产党政治行为在“专政”形式下的“合理”继续。反AB团,肃反,整风,都只不过是有限范围中的政治运动,随着中共掌握国家命脉,它的政治行为必将扩大到国家范围。反右比起文革,又是小巫见大巫,可谁敢说大巫就到巅峰了呢?

 

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政治组织,政治就是它的生命,运动就是它的生命线。你可曾见过一个非政治的政治组织?你怎么可以要求一个政治组织放弃它的生命?那不等同于“与虎谋皮”,“缘木求鱼”吗?

 

再说,它的历史说明它的政治机能与组织系统的先天缺陷,它存在的本身为的只是它的追求,而不惜循暴力与破坏,行杀戮与迫害。再进一步,它更是一个军事暴力组织,在政治的死胡同处,在挟国家而令人民的生杀取予独裁中,没有人可以设想它不会动用政治的继续——它有那个道德水准吗?

 

中国的实质问题在于,在三十年的国家经济环境“相对宽松”之后,资本主义经营的通病,开始在中国“发迹”——政治是经济的集中表现,而军事是政治的继续——根据马克思的教导,人们可以轻易地判断中国下三十年的走向。相比之下,文革已经若即若离地现身于中国的现实生活,从来没有彻底绝缘,即使大规模真正再现,也只是中共政治大局里的小菜一碟,起码用不着什么大惊小怪。

 

(十)

出局顺序

 

“五一六”的历史值得借鉴。从“五一六”中共就开始“抛出”各式各样的“运动员”,以显示它的斗争锋芒。从“彭罗陆杨”到“陆平彭佩云”,到各地的大大小小的“牛鬼蛇神”,到全国各地的冤魂野鬼,无不是如此这般地被抛下动物园中虎山狼群似的“人民群众”中,以刺激他们的狼子血腥,挑起更野蛮的斗争浪潮。如今的“抛出”模式,几乎与当年文革中的手法如出一辙——说明党内权力斗争的白热化程度,已经达到大革命的燃点。

 

“五一六”半个世纪之后,中共的党内权力争斗水平基本上未见提高——主要是一如既往的无法无天。或许是他们不能容忍他们的对手与他们一样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当年的彭真等人不也是企图打出“学术讨论目前人人平等”的旗号,以对抗和化解毛的文化革命的风浪。他们的“真”学术讨论,哪里是毛的伪文化革命的对手?一上来就被打得个落花流水。

 

“五一六”半个世纪之后,中共的党内权力争斗的决定因素也没有发生变迁,仍然是权力至上,权力致胜——何况比起老毛的“太上皇”角色,我们的“今上”可是完完全全的“九五之尊”,“三权归一”,加之“东西两厂”的“奉旨办案”,怎么能不摧枯拉朽?

“五一六”半个世纪之后,中共的党内权力角逐还是与他们的上一代目标一致,“马上得天下,还须马上治天下”。军功贵族恋栈贪权尸位素餐,只不过,化作二代二世,把革命进行到底。

权力格斗出局者日渐蜂拥,只是胜利者的凯旋门也日趋渐远——每天庆祝着胜利的王者,他如何能理解历史的出口,对手的出局?他在期盼着哪一位自行出逝?

 

是的,必须看到,当年“五一六”文件祭起的文化伪革命,已经被它的主人一而再,再而三地宣告胜利,宣告“全面胜利”。可也正是那位伟大的“胜者”,却独一无二地沦落为历史上伟大的文化伪革命的最大输家——即使他程序上是最后出局,可是,在各地诸侯卷土重来之时,他不但是唯一的缺席者,而且是唯一的缺席被告,被“缺席地”钉上伪革命的耻辱柱。

 

五十年后,中国城头,大王旗飘——“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替山大王拟《垓上歌》

 

山拔腐兮权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媛兮媛兮奈若何!

 

 

 

 

 

 

 

 

 

 

 

 


浏览(363)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