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beiqian2016的博客
  暂略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beiqian2016
 
注册日期: 2016-02-11
访问总量: 124,98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哭香港,哀华夏,盼天国》(洪
· 美国街头布道者被警察逮捕
· 同50个不同的女人发生关系并有了
· 神学家J.I. Packer(巴刻)在地得
· 从这些视频再审视看看Trump是否种
· 纽约Troy恩典浸信会6月28日主日礼
· 七月四日,祈愿上帝怜悯恩待看顾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读《圣经·旧约·申命记》】
 · 再读《申命记》四章/三十章/三十一
【读《圣经·旧约·以斯帖记》】
 · 8)上帝“出手”(2012-09-27 文摘
 · 7)以斯帖和末底改与约瑟的对比(2
 · 6)以斯帖记的神学目的(2012-09-2
 · 5)末底改不归回圣地的后果(2012-
 · 4)为何末底改不拜哈曼?末底改和哈
 · 3)以斯帖和末底改是否为正面的圣经
 · 2)犹太人有必要在平反后再行杀戮吗
 · 1)从旧约看报复--当受害者成为加害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
 · 真实,独特,智慧的《约伯记》(20
 · 关于“以利户的苦难观”(2012-07-
 · 人的智慧到了尽头,是上帝上场说话
 · 读《圣经·旧约·约伯记》(2012-0
【读《圣经·旧约·诗篇》】
 · 再读《诗篇第十九篇》:颂赞上主律
【读《圣经·新约·马太福音》】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读《圣经·新约·路加福音》】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文摘:撒该和仆人的故事(卢俊义)
 · 再读马利亚赞美上主耶稣基督的颂歌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 接近神圣“悲剧”前的一幕:一个女
【读《圣经·新约·约翰福音》】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9~47节:与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真
 · 再读《约翰福音》第八章31~38节:耶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考
 · 关于“灭亡之子---犹大”的若干思考
 · 关于《约翰福音》第十七章12节中“
 · 上主是那么爱“这个世界的‘主人’
 · 在他里面有生命,这生命是人的光;
【读《圣经·新约·使徒行传》】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 彼得在五旬节讲道(教会史上的第一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读《圣经·新约·启示录》】
 · 让全世界都知道-初代教会:以弗所-
【赞美诗】
 · 美国乡村音乐:《家传圣经 Family
 · 赞美诗:【三一颂 Doxology】(宣道
【读书/笔记/分享】
 · 看报与晨读:德州高中校长家访每一
 · 《悼林昭》(今天是4月29日,说真话
 · 在新的一年再次开始学习研读(《加
 · 再读《马太福音》二十一章:凯撒的
 · 无法哭泣(文摘谨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以“我们在天上的父”开始每日的祈
 · 知道什么时候说话的人,也知道什么
 · 文摘:撒该和仆人的故事(卢俊义)
【杂文/随笔/反思】
 · 美国街头布道者被警察逮捕
 · 同50个不同的女人发生关系并有了87
 · 从这些视频再审视看看Trump是否种族
 · 七月四日,祈愿上帝怜悯恩待看顾保
 · 小议最近发生的“下跪”运动
 · 美国黑人遭遇“种族歧视”?
 · 特朗普与密西根黑人领袖圆桌会议
 · 北美华人教会不能虚伪于“武汉新冠
 · 《这人是谁?是方方的祖父!》
 · 读短文《我是谁的问题》后的随想
【信息/文摘/分享】
 · 《哭香港,哀华夏,盼天国》(洪予
 · 美国街头布道者被警察逮捕
 · 神学家J.I. Packer(巴刻)在地得享
 · 从这些视频再审视看看Trump是否种族
 · 纽约Troy恩典浸信会6月28日主日礼拜
 · 美国家安全事务顾问Robert O'
 · 沉默的大多数:UC Berkeley历史系教
 · 看图说话,看看谁能胜选
 · 美国黑人遭遇“种族歧视”?
 · 坎迪斯·欧文斯:我不支持乔治·弗
【无题】
 · 文摘:《改革宗立场声明》(2016年
 · 2018-12-25 无题
 · 重观电影【佐罗】(西班牙语,1975
 · Labour Day 遐思二则
 · “在世界上,他也可以做伟大的领袖
 · 文摘谨供参考:《文革前后》
 · 人造天国,全面爆发
 · 2017-06-05 无题
 · 删除
 · 转帖共识网就“政教分离”的辩论之
【知青岁月】
 · 《54周年祭 - 曹滨海和他的母亲》(
 · 《那一代北京文人的诗酒过从》(文
 · 知青回忆录:《曾骥》
 · 北京版的“孽债”:《一颗遗落在荒
 · 《最后一盏灯火》(转载,仅供参考
 · 《向着有光的方向,往前走》(原作
 · 知青故事:《在中国长大的“美帝”
 · 知青该不该忏悔(文摘谨供参考)
 · 转载谨供参考:《知青50周年》(
 · 一份未写完也没来得及宣读的讲话稿
【Covid-19病毒瘟疫期间的教会信息】
 · 黑人牧师反思:我们关于“种族 Rac
 · 【保守教会在基督的爱和荣耀里】,【
 · 【耶稣为教会合一祷告】(信友堂5月
 · 《从“李文亮事件”事件看专制的本
 · 《危难中的平安》(2020-05-24主日
 · 《上帝允许新冠病毒瘟疫的发生吗?
 · 主日(5月10日母亲节)信息:《耶稣
 · 看报与晨读:德州高中校长家访每一
 · 《悼林昭》(今天是4月29日,说真话
 · 《讲实话与讲讨人喜欢的话》(文摘
【2016年美国大选杂文】
 · 就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在各博主相
 · 为2016年美国大选感谢上主耶稣基督
 · 删除
 · James MacDonald牧师对美国总统候选
 · 旧帖回顾(与彩虹论坛网友john1965
 · 教会中的虚伪现象(三):关于“教
 · 删除
 · 删除
 · 希拉里-奥巴马带领美国走向堕落
 · 西三一大学法学院的法律诉讼事件示
【随笔】
 · 看看美国主要城市市长的党派
 · 《十架:基督信仰之核心 The Cross
 · 《这人是谁?是方方的祖父!》
存档目录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网络日志正文
4)为何末底改不拜哈曼?末底改和哈曼是否为世仇?(2012-
09-20~21 文摘/节选)
2016-03-12 07:01:21

为何末底改不拜哈曼?

四种解释

   即使接受马索拉版本为以斯帖记原来的正典,在解经过程中仍然可能站在“支持派”的立场,因为这牵涉到以斯帖记最具争议的问题之一:末底改为何不拜哈曼(三2)?正如凯尔所提出的,如果末底改愿意下拜哈曼,灭族的灾难和之后的报复行动就不会发生[注53]。那为何末底改不跪不拜呢?学者和传统上一般有以下四种解释:[注54]

1)政治骄傲与种族优越感(支持者有贝顿Lewis Paton)

   诚然,一言救驾的末底改(二21-23),可能看不起无功受禄的哈曼(三1)。但忠于亚哈随鲁王的末底改,不像对当权者怀着自大的心态(不尊敬哈曼,可以被理解为不尊敬委派哈曼的亚哈随鲁王)。而且,他曾告诉别人,不跪拜哈曼是因为“自己是犹太人(三4),而身为被掳的,属于”次等公民“的犹太人,也谈不上种族骄傲,因此这个理由应当被排除。

2)独一神观(支持者有约瑟夫,拉希,米大士解经传统,基尔Carl F.Keil,等)

   然而,古代波斯王并没有要求子民以神明的位格来经拜他们,此外,圣经多处提到在人前下拜,不表示这和“崇拜”神的位格有同等涵义(创二十三7,二十七29,三十6,四十二6,四十九8;撒下二十四8;撒下十四4;王上一16,23;耶二十七8-11)[注55]。更关键的是,此书卷根本没有提到上帝,也未讲述以色列在敬拜他们的神。因此,这个被教会传统采纳的解释,说末底改不肯跪拜是出于独一神观,其支撑点相当薄弱。

3)人的尊严[注56]

   但是,以斯帖不也俯伏在王面前吗(八3)?其实这仅仅是东方表达尊敬的礼仪,在城门口多日的末底改(三3-4),也必然会遇见王而行俯伏之礼。因此,向王的宰相哈曼“跪拜”,谈不上会因此而损害人的尊严[注57]。

4)种族仇恨(支持者有F.B.Huey,Michael Fox,Targum,Baldwin,Luter/Davis)

  从全书整体来看(二5,三10),这乃是最恰当而合理的解释。尤其当哈曼知道不肯跪拜他的末底改是犹太人后,定意要灭绝末底改的本族(三6),更浮现全书的冲突原因就是“世仇(八3-6)”[注58]。

末底改和哈曼是否为世仇?

   诚然,哈曼是小人,他绕过波斯帝国允许种族和信仰多元化的政策,要破坏犹太人的独特性(三8),甚至借题发挥,试图杀害犹太人(三6)。但是,如果末底改能归回耶路撒冷[注59],就不会违背五经中关于婚姻的命令,将以斯帖送进王宫,也不会在朝门口遇见哈曼,继而惹来全族的杀身之祸(三1-6)。若非如此,最后犹太人“以恶制恶”的污点也就不会发生[注60]

   至于末底改与哈曼是否为世仇,牵涉到一个具争议性的问题,就是载于以斯帖记的家谱是否有“断层”?这问题来自末底改出现于波斯舞台的“第一幕”,二章5节记载,“书珊城有一个犹大人,名叫末底改,是便雅悯人基士的曾孙、示每的孙子、睚珥的儿子。”接着第六节写着,“从前巴比伦王尼布甲尼撒将犹大王耶哥尼雅(注:又名“约雅斤”)和百姓从耶路撒冷掳去,末底改也在其内。”

   这二节牵涉到解经上的二个极端。首先,认定这书乃是二个家族的世仇史的批判学者霍斯(Fox)and 贝顿(Paton),指出末底改的年纪是令人困惑的。如果末底改和约雅斤王于公元前597年被掳,如此到了亚哈随鲁王时代(486-467 B.C.),他必然超过110岁,他的表妹以斯帖也会太老,不可能和年轻貌美的女子竞逐王后宝座。而且末底改高升为宰相(十3,参八2),必然超过120岁。Fox和贝顿也因此质疑这书的历史可靠性[注61]。但这是个极端,也是个错误。

    另一方面,F.B.Huey为了辩护经文的历史可靠性,认为二章6节起首一词“אֲשֶׁ֤ר(who)”所指那被掳往巴比伦的,并非末底改,而是基士。如此可免予陷入“将老迈的以斯帖勉强送入王宫选后”的困局(如Fox and Paton所指出的;见上文),然而这却几乎切断了F.B.Huey自己所试图确定的历史渊源---末底改和哈曼的对抗乃是源自扫罗和亚甲王的仇恨。如果是这样,认为这书没有“历史断层”的F.B.Huey,所持的论据会非常脆弱,难以说服人相信末底改和哈曼的对抗乃是源自扫罗和亚甲王[注62]。这是另一个极端,也是个错误。

    Keil给这二个极端提供了解答[注63]:二章6节起首一词“אֲשֶׁ֤ר”所指乃是二章5节末底改的家族,而不一定是基士或末底改本人。也就是末底改乃被掳至巴比伦的犹太后裔,因此Fox and Paton的质疑可以删除[注64];同时,这也阐述了这书并没有所谓“历史断层”,任何人都不能以此作为质疑“圣经无误论”的根据。更重要的是,二章5节所出现的“便雅悯人”,“示每”和“基士”,将末底改的家谱明显地联结与扫罗(撒上九1;撒下十六5-13,十九16-23;王上二8,36-46),加上哈曼最初出现在亚哈随鲁王的王宫时,正是以“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的身份登场(三1)。因此,此书所记载的,乃是扫罗和亚甲王二个家族500多年后的斗争史,正如三章10节所记载的,“犹大人的仇敌、亚甲族哈米大他的儿子哈曼。”[注65]。

=   =   =   =   =   =   =   =   =   =   =   =   =   =   =   =   =

注53:F.B. Huey,Jr.,《Esther》,p.787。他还提到另外二个关键性的问题:如果以斯帖没有嫁入王宫,难道上帝不能从他处安排拯救以色列的管道吗?如果末底改和以斯帖原谅哈曼,难道上帝不能担保以色列日后的安全吗?

注54:Michael V.Fox,《Character and Ideology in the Book of Esther》,p.43-45;Luther and Davis,《God behind the Seen》,p.200-203。

注55:F.B. Huey,Jr.,《Esther》,p.787。

注56:Richard Bauckam 认为“末底改因为犹太人的民族骄傲,拒绝向尊贵的大臣,他民族的敌人哈曼行当时习惯的敬礼,引致哈曼企图灭绝犹太种族。”《The Bible in Politics:How to Read the Bible Politically》,London:SPC,1989;廖惠堂译,香港基道,2001,p.177。

注57:Joyce Baldwin,《Esther: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Tyndale Old Testament Commentaries》,Downers:Grove:IVP,1994,p.72。Michael V.Fox,《Character and Ideology in the Book of Esther》,p.44。

注58:Mary E. Mills 认为哈曼乃扫罗仇敌亚甲族的后裔,以斯帖记其实不单单是末底改和哈曼的个人恩怨史,更是二个积有世仇的大家族的厮杀史。《Biblical Morality:Moral Perspectives in Old Testament Narratives》,Aldershot/Burlington:Ashgate Publishing Limited,2001,p.89。

另见D. J. Clines,《The Esther Scroll:The Story of the Story》,“Journal for the Study of the Old Testament,Supplement 30”,University of Sheffield,1984,p.84;

Joyce Baldwin,《Esther: An Introduction and Commentary,Tyndale Old Testament Commentaries》,1994,p.447-448;

Luther and Davis,《God behind the Seen》,p.200-203;Michael V. Fox,《Character and Ideology in the Book of Esther》,Wm. B.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2001,p.43-45。

注59:诚然,被掳70年后回归圣地并不是“命令”,而是“许可”(耶二十五12,二十九10-14),也是“应许”(代下三十六21-23;拉一1-4)。但是三次归回的人数越来越少,民族的灵性也没有大复性的迹象(该一;拉十;尼五,十三),而且留在外邦的犹太人如末底改,以斯帖,似乎只顾自己的生存和生活。由此可见,以色列的盼望不在被掳70年后归回“圣地”,而是在于归回“上帝”,而归回的管道是与以色列和犹太人立新约的弥赛亚(耶三十一31-34;结三十四11-16,三十七24-28)。这“被掳归回者的盼望乃在弥赛亚”的神学主题发展见下文。

注60:Bernard W.Anderson 认为此书的灵感来自强烈的民族主义和无耻,末底改等人的报复行动为“属世的,世俗的”,与登山宝训相违背。《The Place of the Book of Esther in the Christian Bible》,in Studies in the Book of Esther,ed.C.A. Moore,New York:Ktav,1982,p.130。

注61:Michael V. Fox,《Character abd Ideology in the Book of Esther》,p.29;Paton,《A Critical and Exegecal Commentary on the Book of esther》,p.168-169;Fox不讳言地说,“I doubt the historicity of the Esther Story”,p.11,131-139。

注62:Huey,《Esther》,“no self-respecting Benjaminite would bow before a descendant of the ancient Amalekite enemy”,p.812。

注63:Carl Friedrich Keil,《The Book of Eara,Nehemiah,and Esther》,p.336。

注64:二章5节出现的“儿子”,也可以解为“后裔”(正如载于旧约和新约的某些家谱出现“断层”,却也以“儿子”一字来联结一样)。和以斯帖记同期的另一个被掳归回文献尼希米记,也记载出身于外邦的尼希米将祖先违背摩西律法而被掳外邦的罪,归在他自己身上(尼一5-8)。

注65:Luter and Davis所指出的,以斯帖记的作者没有记载亚哈随鲁王的家谱,却记录了末底改和哈曼的家谱。《God behind the Seen》,Christian Focus,2003,p.151。

(未完待续)

浏览(2550)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