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百草园  
碧绿的莱畦,光滑的石井栏,高大的皂荚树,紫红的桑椹  
我的名片
百草园
 
注册日期: 2008-11-09
访问总量: 4,326,99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来访 谢谢留言!
版权所有 转载需征得博主同意!
最新发布
· 渐渐远行的父亲
· 美国抗疫一线医护人员手记--黎明
· 疫情中,无奈必须接触外人
· 回国就像爬天梯
· 获奖散文:冰糖葫芦
· 走入美国教育16:美国孩子的打工
· 获奖小说:《西嫁娘》
友好链接
· 阿黛:惠风山庄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冬青:冬青的博客
· 快乐小店:快乐小店的博客
· 写点儿什么:写点儿什么的博客
· 转悠:没事瞎转悠
· 林贝卡:林贝卡
· 在水一方:在水一方的博客
· 山梓:山梓的博客
分类目录
【走入美国教育 I】
 · 走入美国教育9:孩子需要督促写作
 · 走入美国教育8:妈妈,我什么时候
 · 走入美国教育7:飘游在西方世界的
 · 走入美国教育6:可爱的复活节兔子
 · 走入美国教育5:美丽快乐的牙仙子
 · 走入美国教育4:万圣节拾趣
 · 走入美国教育3:教育,为了每一个
 · 走入美国教育2:校车·阅读·图书
 · 走入美国教育1:初遇美式教育评估
 · 《走入美国教育-- 藤儿藤女成长录
【走入美国教育II】
 · 走入美国教育16:美国孩子的打工和
 · 走入美国教育15:利用学校资源
 · 走入美国教育14:望子成龙--女儿学
 · 走入美国教育13:生日爬梯的变迁
 · 走入美国教育12:加拿大野生动物园
 · 走入美国教育11:渴望宠物
 · 走入美国教育10:美国初中卫生课
【乖女憨儿(3)】
 · 教育,为了每一个孩子
 · 学前班和它开启双眼的阅读
 · 美国学前班入学评估
 · 谈对孩子学习的引导
 · 美国初中卫生课
 · 儿子今天高中毕业
 · 爱深深,儿子做晚饭(组图)
【乖女憨儿 (2)】
 · 美国高中的节日闹剧(组图)
 · 儿子浅谈美国政府和宪法运作
 · 美国高中物理课的小项目
 · 美国孩子一生一次的舞会(图)
 · 可爱的复活节兔子
 · 美丽快乐的牙仙女
 · 渴望宠物(续完)
 · 渴望宠物
 · 生日Party的变迁
 · 爬天梯---儿子拿驾照
【乖女憨儿 (1)】
 · 儿子今天考SAT
 · 望子成龙--儿子学艺
 · 望子成龙--女儿学艺(下)
 · 望子成龙--女儿学艺(上)
 · 走访美国名校—儿子看大学
 · 妈妈,我什么时候可以有男朋友?
 · 孩子们心目中的快乐时光
 · 女儿的青蛙故事
 · 孩子们的圣诞老人
 · 这样的卫生课
【女儿的婚礼】
 · 那场美丽的婚礼:婚礼花絮
 · 那场美丽的婚礼:美丽的婚礼
 · 那场美丽的婚礼:Rehearsal晚宴
 · 那场美丽的婚礼:抵达Grand Teton
 · 那场美丽的婚礼:婚礼的筹备
 · 那场美丽的婚礼:习俗和选择
 · 那场美丽的婚礼:相爱到订婚
 · 那场美丽的婚礼:妈妈的感慨
【77级的故事】
 · 77级,海外游轮聚会(下)
 · 77级,海外游轮聚会(上)
 · 77级,最后的大字报
 · 77级,江二哥有缘“小屁孩”
 · 77级,我的第一张火车票
 · 77级,“书”写往事
 · 今年我们重相聚—77级同学聚会
【出版的书籍】
 · 《走入美国教育-- 藤儿藤女成长录
【美国生活(10)】
 · 渐渐远行的父亲
 · 美国抗疫一线医护人员手记--黎明前
 · 疫情中,无奈必须接触外人
 · 回国就像爬天梯
 · 今天威州是“北极旋涡”
【美国生活(9)】
 · 昂贵的公司节日晚餐
 · 我的第一位英语老师
 · 旧金山, 情丝万万千
 · 感恩2018
 · 银湖沙戈国家公园-银湖篇
 · 银湖沙戈国家公园-沙漠篇
 · 威斯康辛·冦勒
 · 为“吃”几番竟折腰
 · 枝繁叶茂百草园
 · 威州和它的花旗参
【美国生活(8)】
 · 芝加哥植物园
 · 芝加哥,不同凡响的城市
 · 玩嗨了,Pokémon Go
 · 枪,让子弹飞
 · 加拿大野生动物园,惊魂一刻
 · 美国生活,简单多彩
 · 咋总赶不上点儿呢?
 · 跟你分享人生的黄金时段
 · 一封职场告别信
 · 美国做义工,中国学雷锋
【美国生活(7)】
 · 国内亲友来美国购物
 · 隔海难孝父母恩
 · 当年公子哥,今日才情郎
 · 感恩2015
 · 二人世界佛州行(下)
 · 二人世界佛州行(上)
 · 不懂美国医疗系统的一场虚惊(下)
 · 不懂美国医疗系统的一场虚惊(上)
 · 接受美国警察的调查
 · 向911呼救
【美国生活(6)】
 · 新年快乐,家宴待客
 · 美丽的家园
 · 索要甜点,美国人就是这样长胖的
 · 冰天雪地----2014
 · 珍惜生命、享受亲情
 · 新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 请问你老公的性别?(纪实笑话)
 · 鲜花☆美酒☆佳肴
 · 老爸也要玩电脑
 · 请你站到讲台上
【美国生活(5)】
 · 美国变穷了?还是时代变了?
 · 我们去吃麦当劳!
 · 秀秀俺的新玩具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四)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三)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二)
 · 孩子多大出国留学最好?(一)
 · 请你自己烤牛排(组图)
 · 回首2012
 · 美丽的房子,幸福的人生
【美国生活(4)】
 · 芝加哥-北国饭店 烧烤-远足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下)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中)
 · 浅谈美国的医疗系统(上)
 · 有朋来自远方?(图)
 · 警报,小心美国骗子!
 · 围城里的分界线
 · 家有机器人--宠物荣芭
 · 金发碧眼的潘金莲(下)
 · 金发碧眼的潘金莲(上)
【美国生活(3)】
 · 网络时代,没有网络服务
 · 我涉及的异国婚姻
 · 美国中部风土人情--各种欢庆集会
 · 美国中部风土人情--威州花旗参
 · 婚礼进行曲
 · 三十年回首--大学同学聚会
 · Super Bowl, Packers 赢了!
 · 瑞雪兆丰年,暴风雪席卷威州(组图
 · 美国为什么要业务输出?
 · 为朋友,为我们自己
【美国生活(2)】
 · 咄咄怪事,买车难!
 · 从两件小事看在美国入乡随俗
 · 拯救美国
 · 差点当了法庭陪审员
 · 中国也能有校车吗?
 · 三个女人一台戏(附食谱)
 · 胜利,得之不易
 · 美式足球俱乐部(附图)
 · 万圣节拾趣
 · 错鞋记
【美国生活(1)】
 · 千里姻缘一线牵
 · 教你买车一招
 · 上门的骗子
 · 客串售房代理人
 · 在美国路遇警察 (3)
 · 在美国路遇警察 (2)
 · 在美国路遇警察(1)
 ·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下)
 · 我的两位英语老师 (上)
 · 为“吃”几番竟折腰
【忆海拾贝 1】
 · 忆海拾贝(9)--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图
 · 忆海拾贝(8)--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
 · 忆海拾贝(序)
 · 忆海拾贝(7)--千姿百态的保姆
 · 忆海拾贝(6)--幼儿园的日子
 · 忆海拾贝(5)--淘气的弟弟
 · 忆海拾贝(4)--大杂院的芸芸众生
 · 忆海拾贝(3)--慈爱姑姑
 · 忆海拾贝(2)--小小女孩要回家
 · 忆海拾贝(1)--我的外婆
【忆海拾贝 2】
 · 忆海拾贝(19)--福祸双依读小说
 · 忆海拾贝(18)--忆奶奶[姐妹篇]
 · 忆海拾贝(17)--少年不知愁滋味
 · 忆海拾贝(16)--什么是为人师表
 · 忆海拾贝(15)--回城上学
 · 忆海拾贝(14)--燕儿姐姐
 · 忆海拾贝(13)--文革举家走五七(下)
 · 忆海拾贝(12)--文革举家走五七(上)
 · 忆海拾贝(11)--琴,我的大嫂
 · 忆海拾贝(10)--亲历凶杀案
【忆海拾贝 3】
 · 忆海拾贝(上部完)--77年考大学(下)
 · 忆海拾贝(26)--77年考大学(上)
 · 忆海拾贝(25)--青年点:不舍猪倌
 · 忆海拾贝(24)--青年点:无泪爱歌
 · 忆海拾贝(23)--青年点:群架英雄
 · 忆海拾贝(22)--青年点:艰苦历练
 · 忆海拾贝(21)--文革时期的中学生
 · 忆海拾贝(20)--七十年代搞对象
【忆海拾贝 4】
 · 77级大学生活:毕业分配
 · 77级大学生活:考研始末
 · 77级大学生活:四年寒窗
 · 77级大学生活:生死之恋
 · 77级大学生活:寝室趣事
 · 77级大学生活:一字情书
 · 77级大学生活:抗食学潮(组图)
 · 77级大学生活:农场劳动
 · 77级大学生活:初入校门
【忆海拾贝 5】
 · 我的父亲母亲(3)
 · 我的父亲母亲(2)
 · 我的父亲母亲(1)
 · 练汉字
 · 忆海拾贝终结篇--踏出国门(下)
 · 忆海拾贝终结篇--踏出国门(上)
 · 养儿,方知父母恩
 · 忆海拾贝(39)--大学老师
 · 父母“包办”的婚姻
 · 怀念我的导师
【新忆海拾贝 1】
 · 忆海拾贝:文革这样进入我的生活
 · 忆海拾贝:二伯的经历
 · 忆海拾贝:快乐的孩提时代
 · 忆海拾贝:千姿百态的保姆
 · 忆海拾贝:幼儿园的日子
 · 忆海拾贝:淘气的弟弟
 · 忆海拾贝:大杂院的芸芸众生
 · 忆海拾贝:慈爱的姑姑
 · 忆海拾贝:小小女孩要回家
 · 忆海拾贝:我的外婆
【新忆海拾贝 2】
 · 忆海拾贝:文革时期的中学生
 · 忆海拾贝:福祸双依读小说
 · 忆海拾贝:忆奶奶【姐妹篇】
 · 忆海拾贝:少年不知愁滋味
 · 忆海拾贝:什么是为人师表
 · 忆海拾贝:回城上学
 · 忆海拾贝:七十年代搞对象
 · 忆海拾贝:燕儿姐姐
 · 忆海拾贝:举家走五七
 · 忆海拾贝:亲历凶杀案
【新忆海拾贝 3】
 · 忆海拾贝:七七级--一字情书
 · 忆海拾贝:七七级-- 抗食学潮
 · 忆海拾贝:七七级--农场劳动
 · 忆海拾贝:七七级--初入校门
 · 忆海拾贝:好友妍平
 · 忆海拾贝:七七年考大学
 · 忆海拾贝:青年点--不舍猪倌
 · 忆海拾贝:青年点--无泪爱歌
 · 忆海拾贝:青年点--群架英雄
 · 忆海拾贝:青年点--艰苦历练
【新忆海拾贝 4】
 · 忆海拾贝:踏出国门(上)
 · 忆海拾贝:养儿,方知父母恩
 · 忆海拾贝:大学老师
 · 忆海拾贝:父母“包办”的婚姻
 · 忆海拾贝:怀念我的导师
 · 忆海拾贝:七七级--毕业分配
 · 忆海拾贝:七七级--考研始末
 · 忆海拾贝:七七级--四年寒窗
 · 忆海拾贝:七七级--生死之恋
 · 忆海拾贝:七七级--寝室趣事
【新忆海拾贝 5】
 · 三生三世同学情
 · 万维九年 《忆海拾贝》
 · 忆海拾贝--大伯,永远的绅士
 · 忆海拾贝:踏出国门-完结篇
【小说】
 · 获奖散文:冰糖葫芦
 · 获奖小说:《西嫁娘》
 · 姐妹花(完)
 · 姐妹花(4)
 · 姐妹花(3)
 · 姐妹花(2)
 · 姐妹花(1)
 · 初恋
【阳春白雪【诗词】】
 · 老公咏雪赋诗(外一首)
【女儿上大学】
 · 女儿上大学--“合家欢乐”庆毕业
 · 女儿上大学--“爱心深厚”做义工
 · 女儿上大学--“快乐无比”去跳舞
 · 女儿上大学--“千思百虑”选专业
 · 女儿上大学--“拳拳孝心”打电话
 · 女儿上大学--“勤工俭学” 爱劳动
 · 女儿上大学--“挑肥拣瘦” 交朋友
 · 女儿上大学--“初生牛犊” 选难课
 · 女儿上大学--“心惊肉跳” 吃洋饭
 · 女儿上大学--“一针见血” 译中文
【微博I】
 · 第二件广彩收藏品(图)
 · 我的第一件收藏品(图)
 · 百草园里的春天
 · 午夜惊魂(图)
 · 本周流水账(图)
 · 新年减肥记(微博)
 · 万花筒
 · 有点儿失落(微博)
 · 挣稿费了(微博)
【微博II】
 · 心情
【儿子上大学 II】
 · 儿子大学毕业
 · 儿子上大学(11) 美国孩子的打工
 · 美国大学新生入学感触
【儿子上大学 I】
 · 大学新生家长周末(Family Weekend
 · 儿子上大学(9)放手让小鹰飞翔
 · 儿子上大学(8)初谈选专业
 · 儿子上大学(7)大学育儿也教母
 · 儿子上大学(6)大学室友
 · 儿子上大学(5)重新认识儿子
 · 儿子上大学(4)选课的挑战
 · 儿子上大学(3)初入校门
 · 儿子上大学(2)起飞之前
 · 儿子上大学(1)分享心灵鸡汤
【读书园地】
 · 推荐,《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 新书《教育、还可以》深受欢迎
 · 不一样的作家,《挪威的森林》
 · 推荐给孩子的父母--《孩子你慢慢来
 · 《山楂树之恋》,世间有真爱
 · 推荐好书--《明朝那些事儿》
【申请大学】
 · 美国大学发榜,top大学录取率下降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录取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申请
 · 在美国,申请大学三部曲--前奏
【老美的孩子们】
 · 俩姐妹,两命运—介绍美国孩子
 · 你的孩子开车吗?
 · Ron 的女儿上大学
【自画像】
 · 吝啬书奴
 · 爱看书
【旅游漫记(1)】
 · 东海岸游记:长木花园
 · Emergency Exit Only译文集锦
 · 东海岸游记:首都华盛顿
 · 东海岸游记:历史古都费城
 · 东海岸游记:不同凡响的纽约
 · 阿拉斯加Cruise旅游一点经验
 · 美哉,阿拉斯加 (2)
 · 美哉,阿拉斯加 (1)
【旅游漫记(2)】
 · 芝加哥一日游(吃,照片)
 · 芝加哥一日游(玩,照片)
 · 游海玩水—墨西哥Cancun行(3)
 · 美味佳肴--墨西哥Cancun行(2)
 · 冬日夏游--墨西哥Cancun行(1)
 · 犹他之花(3)--Zion国家公园
 · 犹他之花(2)--Bryce Canyon国家
 · 犹他之花(1)--Arches国家公园
【旅游漫记(3)】
 ·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下)
 · 飞向阳光,游玩迈阿密(上)
 · 特别回国游 - 难忘秀水街
 · 特别回国游 - 北京三日游
 · 特别回国游 - 故乡的亲情
 · 特别回国游 - 全家福专集
 · 特别回国游 - 英文旅游团
 · 佛州之旅:阳光海滩
 · 佛州之旅:美,色彩斑斓
 · 佛州之旅:遭遇热带风暴
【旅游漫记(4)】
 · 2016梦之旅(5)初游丹东
 · 2016梦之旅(4)回首知青
 · 2016梦之旅(3)中学聚会
 · 2016梦之旅(2)台北漫游
 · 2016梦之旅(1)祭悼外公
 · 鲜花烈日死亡谷
 · 滚滚红尘赌城行
 · 老友重逢,专访加州府
 · 浅尝豪饮,醉品纳帕谷
 · 光阴似箭,又见旧金山
【旅游漫记(5)】
 · 人间仙境,加斯珀国家公园(3)
 · 人间仙境,班芙路易斯湖 (2)
 · 人间仙境,班芙国家公园游 (1)
 · 绿湾城,身边的风景
【医学院】
 · 介绍医学院学习的经验 – by wowo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天择续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下)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中)
 · 如何迈进美国医学院的大门(上)
【中国行 I】
 · 参加国内旅游团的一点体会
 · 盛夏骄阳西安行--明城墙、大雁塔、
 · 盛夏骄阳西安行--永泰公主墓、乾陵
 · 盛夏骄阳西安行--兵马俑、骊山、华
 · 又回故里 -- 舔犊父母心
 · 又回故里 -- 重游母校东大
 · 又回故里 -- 怀旧一日游
 · 在国内吃“包肥”(buffet)
 · 初次回国探亲记
【中国行II】
 · 回家过年
 · 无梦也要飞翔
 · 感叹,国内医院的管理(下)
 · 感叹,国内医院的管理(上)
【食谱 I】
 · 北京小吃: 豌豆黄(组图)
 · 老少中外皆宜的煎鸡片
 · 油条、豆浆(图及做法)
 · 牛筋煲萝卜、橄榄球(图)
 · 感恩节的家宴(组图,附烤火鸡秘方
 · 老中老外都爱的甜点--Trifle
 · 烤小红土豆(Roasted Red Potatoes
 · 酥皮点心(图)
 · 翠华排骨
 · 年糕
【食谱 II】
 · 东北小吃--豆腐脑的做法(组图)
 · 发面大饼来了!
 · 下酒小吃Crescent dog做法(图)
 · 胡萝卜蛋糕做法(图)
 · 辞旧迎新的party
 · 经典法式海蚌(Mussels)做法
【房地产故事】
 · 美国洋房梦(完)
 · 美国洋房梦(2)
 · 美国洋房梦(1)
 · 房地产小故事--警民合作,驱房客
 · 房地产小故事--左审右查,招房客
 · 房地产小故事--堤内损失,堤外补
 · 房地产小故事--有福同享,好朋友
【工作在美国 I】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今年的圣诞Par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猎人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读书班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好老板,坏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开会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凑份子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老美过生日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卖年糕
【工作在美国 II】
 · 在美国找工作
 · 身在裁员风暴中
 · 感受不同的美国裁员风暴
 · 同事凯莉,追自己梦想
 · 同事瑞斯,要一份真情
 · 经济复苏的信号
 · 打扫键盘下面的卫生
 · 不用Internet的老美
【野营趣事】
 · 夏日野营 - 人“熊”较量 (图)
 · 夏日野营 - 浪里“逃”生 (图)
 · 夏日野营 - “抢”拍日出(图)
【开博有益I】
 · 四年与今天
 · 也给万维网管提一点小建议
 · 家宴致谢 写博三年
 · 开博两年,老公、朋友、和我的博客
 · 休博
 · 靓丽美眉,请入园登记
 · 开博一年 -- 写博N阶段(图)
 · 更名启事---百草园=欣岸
 · 开场白
【开博有益II】
 · 侃侃博客与微信
【春节快乐】
 · 大家都来抢红包!
 · 海外华人春晚(组图)
 · 美国小城华人春晚会(图)
 · 拜年红包的小故事(美国)
 · 咱们一起过春节
【圣诞节】
 · 家中的圣诞(组图)
 · 2009-家中的圣诞(图)
 · 送你一个银色的圣诞
 · 在美国上班二三事-- 圣诞 Parties
【转帖(I)】
 · 无价之宝的画--周五一笑
 · 耶鲁教授AmyChua《为什么中国妈妈
 · 帮我买个单 ---中国社会结构缩影
 · 一样的历史 不一样的历史--我读《
 · 周五一笑:中国怎能不强大(外一篇
 · 我们热爱计算机-Computer Addicts
 · 漫画笑话(组图)
 · 别在网上表错情(ZT)
 · 笑话(ZT)-祝大家周末开心
 · 2009一学生高考牛文曝光 (ZT)
【转帖(II)】
 · 美国实力最强的十所私立高中
 · 5分钟学会最潮的25种围巾系法
 · 关于女人男人(转帖,不黄)
 · 佳文共享--The Cab Ride
【左邻右舍】
 · 今年的美城大游行(图)
 · 美城大游行
 · 信箱
 · 我的美国芳邻们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11/01/2020 - 11/30/2020
11/01/2019 - 11/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07/01/2009 - 07/31/2009
06/01/2009 - 06/30/2009
05/01/2009 - 05/31/2009
04/01/2009 - 04/30/2009
03/01/2009 - 03/31/2009
02/01/2009 - 02/28/2009
01/01/2009 - 01/31/2009
12/01/2008 - 12/31/2008
11/01/2008 - 11/30/2008
网络日志正文
忆海拾贝:举家走五七 2016-10-23 06:10:28

  对中国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有印象的人,大概都不会忘记,那时候有一项特殊运动----知识分子走五七道路。这条光明大道是毛主席他老人家给指引的,就是把一些知识分子,全家给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当时对农民的又一称呼)的再教育。在农村,老农们跟这些人叫五七大军,亦称五七干部。 

  其实,这个伟大的革命机会,只是对那些文革中受到冲击的知识分子有效。在饱受了文革的批斗、抄家之后,我家当仁不让地成了五七大军里的一员。 

  我家是在一九七零年春节前,在一个冰天雪地、北风凛冽日子,给送到农村去的。设计院当时有许多家庭,都给下放到了辽宁的黑山县。 

  那时我十岁出头,虽然不能说是非常小了,可还是一个孩子。 

  记得家里的东西都给装在一辆大卡车上,我家和许多走五七的家庭一起,大人孩子都上了一辆大客车。七十年代,中国的公路还是不很发达,今天可能只需要两、三个小时的车程,在那时可能需要很久的时间。已经不记得汽车到底开了多长时间,从沈阳到黑山,反正我们是上午出发,晚饭前到达的。 

  一路上许多人晕车,我坐在离车门很近的地方,那些晕车的人,都急急忙忙地冲出车门开始呕吐,把本来不晕车的我,也搞得非常地不舒服。慢慢地,我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就觉得有人在摇我,睁开眼睛看到妈妈正俯下身跟我说,“百草,醒醒吧,我们到了。”到了?我马上向车窗外看去,哇!眼前的景色让我终身难忘。到处都是石头,石头盖的房子、石头垒的院墙、石头铺的路。所有的石头颜色都是那种淡淡的乳白米黄色的,与白雪混在一起,外面的世界是一片浅浅白白的颜色,象极了一个童话世界。我跟妈妈说,“妈妈,我喜欢这里!” 

 刚去时,村里让我家住在一家农民三间房子中的一间。后来发现,这里几乎所有的房子都是一个格局。平房,一趟三间,且坐北朝南,都是中间那间开一个门,这间一般作为厨房,厨房的一左一右各连一间房子,这两间屋子都有一个冲南的窗户,一般用来睡觉和活动。七十年代的辽宁黑山县,农民的窗户用不起玻璃,都是用刷过油的纸糊窗户,屋里的墙也是土墙,富裕一点的家庭用报纸糊墙。 

 到那儿的第一天,父母都忙着从卡车上往下搬东西,安置一切。村里派了一个六、七岁大的孩子替我家烧土炕。看着比我小得多的孩子,非常熟练地干着活,我当时是又好奇、又觉得有一点儿不好意思,因为大家都在忙,只有我像一个千金小姐一样,站在一旁没事干。那个小孩在烧了半捆玉米秸以后,拍拍手走了。妈妈用手摸了一下土炕,似乎不太热,于是就叫我再去院子里拖一捆玉米秸来,妈妈又把这一捆玉米秸烧完了,摸摸炕,非常满意地跟我说,“百草,已经很晚了,你先睡觉,爸爸和妈妈还要安置一些东西。” 

对于孩子来说,搬新家什么都新奇。我躺在土炕上,很兴奋地看着妈妈和爸爸忙忙碌碌地整理东西,根本无法入睡。过了一会儿,开始感觉身下的土炕很热,跟妈妈说了,她不以为然地说,天气冷,炕热一点好。又躺了一会儿,我开始感觉皮肤被土炕烫的灼痛,最后我实在忍不住了,把被子一掀,只见一股浓烟从我身下的褥子里冒出,父母见状大惊,褥子着火了!接下来是老农们和父母一阵忙乱,大家开始七手八脚地往褥子上泼水,最后火终于给扑灭了,不过,那条褥子和炕席都给烧了一个巨大的洞。后来村里的老农告诉父母,这里的土炕也是石头搭的,石头上只有一薄层泥,石板一烧就很热,不可以烧很多柴火。 

这件事让我家在下乡的地方很出名,老农们每每提起五七干部就说,连柴火都不会烧,把自己的褥子都点燃了。 

刚到农村,正好赶上要过春节,让我有机会目睹了,东北农民是如何过春节的。虽然不像城里的人那样张灯结彩,可家家户户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过年。在村里,男子汉们真是磨刀霍霍向猪羊,每天都能听到可怜的猪们,在做最后的生命吼叫。妇女们则天天做着一种叫粘(年)饽饽的东西,那饽饽是把大黄米磨成面,再包红豆沙馅儿。她们会一锅锅把饽饽蒸好,然后冻在院子里的大缸中,家家户户都做一大缸粘饽饽,看着数百个黄澄澄的粘饽饽,给人一种仓满囤圆的感觉。 

由于全家给下放到了农村,父母的心情比较低落,可能在他们的心里,我们就像是古时候的囚犯,被人流放到了乡村(塞外)。但于我,这个只有十来岁的孩子,农村的一切都非常新奇,而且当时在我小小的心里,还蠢蠢欲动地策划着一件事。 

小时候,我先长,在班里总是数一、数二高的人物。当年不像现在这样时兴高个子,那时高个子的孩子常常被人称为“傻大个”。这回到农村了,换了学校,我想好了,我要跳级!要主动出击,跳出“傻大个”这个圈子。 

一去农村,就跟父母提出了跳级这个要求。估计父母当时烦心的事很多,想都没多想就同意了。妈妈领我去了村里小学校长的家,提出了这一要求,那校长根本就不在乎,一口答应了我们的要求。 

就这样,我在十岁时,没读三年级,直接进了四年级。 

进了新班,语文好办,只要跟着学,多记几个字就行了,加上我本来作文就写得不错,所以跳级以后,语文课也从来没在九十分以下。算术课有一点麻烦,跳过的三年级是讲多位数乘除法,在什么都没学的情况下,直接进四年级,头半年,做那些乘除法,常常会出错误,不过混过半年就适应了。父母可能根本没注意到,在那半年里,我的算术成绩常常得个七十、八十分,半年后,算术成绩就又在九十分以上了。 

只是,唯一不幸地是,我精心策划的这一事件,并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尽管跳了一级,由于农村孩子比城里的更矮,我在班里还算是个高个子! 

 平心而论,在农村那一段日子,是我孩提时代最快乐的时光。 

 我家下乡的地方,是一个依山傍水的小村庄,山虽然不高,但是却是紧挨村子西面。夏天的时候,上山会有许多野果子,孩子们会上山采摘,人走在山路上,身边会飞起许多蚂蚱,这种蚂蚱外面看是土灰色的,可飞起来时,它里面的内翅是粉红色的,村里的孩子们会一边拍蚂蚱一边高唱,“山蚁山蚁虫,七月走八月红!” 而村子的东头比较低,有一些小河泡子,夏天下雨,山上会冲下一些急流,从村中干枯的小河道里冲过,孩子们常常会在里面捞到小鱼,和捡到一种农村孩子叫“胰子”的碱性白泥块,如果你用那胰子洗手,还可以搓成小泡泡来。 

 知道中国解放战争历史的人,可能还能记得一个叫《黑山阻击战》的电影,电影里描述了辽沈战役锦州附近的一个阻击战,黑山一零一高地。我家去的地方在那高地的附近,村里的山是当年阻击战的副战场。即使是在解放了许多年以后,孩子们上山打柴,有时也会捡到子弹壳。  

直至下乡之时,在我十岁以前,我生命的头四年是与外婆一起渡过的,后六年里,除了长托幼儿园的两年以外,至少有另外的两三年是在姑姑家里生活的,就是呆在自己家里的日子,也难得能看到父母同时在家,即使是他们都在家,也总是忙忙碌碌为了工作。现在好了,黑山这地方,老百姓过着日出而做、日落而息的生活,妇女都在家做家务,只有男劳力出工干活。那时的中国,农村是公社制度,土地都是公社的,大家都一起下地种庄稼。每天,父亲跟农民们一起下地,下午就回家了。天天,我可以跟在父母后面和他们一起做饭,晚上大家一起拉拉家常,真是别有一番亲情。这段时间,也是在我一生的记忆中,与父母这样亲近快乐地生活在一起的日子了。 

记忆中的第一次,父亲开始关心我的功课。他想让我多认一些字,那时好像政府正在准备开中国共产党的第九届代表大会,家里的报纸上天天登许多人的名字,父亲就让我把所有的姓氏写下来,看看有没有一百个。我天天写,单姓、复姓,没几天就发现我的小本本上的姓,比一百个还多呢! 

由于妇女们都不下地干活,妈妈也就留在家里做家务。她学着邻居家的妇女们,也准备养猪和养一些能下蛋的鸡。记得妈妈是托了设计院在另一个村子的同事帮忙抓小猪崽,那同事的儿子----一个大哥哥,从几里路以外挑来两头小猪,那个大哥哥的挑担是一头一个小篮子,里面各有一个可爱的小猪,而且是一黑一白。我一个劲儿地跟妈妈说,“都留下,都留下,太可爱了!”可妈妈最后只挑了那个白颜色的,过后问妈妈为什么挑白猪,妈妈说,“白色看着干净一些。”可那大哥哥,回家就比较麻烦了,因为他的担子不平衡了,只剩一头小猪。 

那年,我们还养了二十几只鸡,家里天天鸡鸣猪叫,很是热闹。每天,妈妈忙着做饭喂我们,弟弟和我又忙着烧猪食,剁鸡菜喂这些家禽。妈妈还试图在家里的院子种一些蔬菜,不过都没成活。 

我家虽然在农村呆了近三年,但我们只养过一头猪,后来没再养猪,原因是把猪辛辛苦苦养大了,都有感情了,最后还得杀掉。鸡也只养了一年,养鸡的那年,那么多鸡天天下蛋,吃都吃不过来,记得妈妈变着法子做鸡蛋,什么煮鸡蛋、煎鸡蛋、荷包蛋、鸡蛋糕、素炒鸡蛋、鸡蛋炒各式蔬菜。最后,弟弟和我坚决拒绝吃任何有鸡蛋的菜。后来鸡瘟一来,那些我们喜欢的鸡,全部光荣就义,一只都不剩,让人心里觉得非常难过。 

 每天,日子过得很忙碌、很充实,放学后常常要帮家里上山搂柴,下地给猪挖野菜。我总是和几个临近的农村孩子一起去上山、去下地。那些孩子很能干,常常是他们已经把搂好的柴,高高地堆在柴筐上了,我的柴筐才只有一半柴。那些孩子都很朴实,会采许多野果子让我吃,可就是从来不肯帮我多搂柴,他们宁愿等着我,这一点就是到今天我也不明白是为什么。  

 我家去的地方,山里盛产香水梨和银白杏,那些刚从树上摘下的梨和杏,吃起来又香又甜。黑山还盛产大枣,邻家就有一棵大枣树。枣树的枝叶非常茂盛,有一部分伸延到我家住的房顶上。邻居跟妈妈讲,我和弟弟可以自己摘枣吃。到枣快熟的时候,弟弟和我就一遍一遍的爬房顶,吃那些又甜又脆的大枣。要说呢,人就是有一点得陇望蜀,因为邻居让我们随便吃枣,我就以为大家都可以随便吃了。一天,领来了一大帮平时一起玩的小伙伴,大家统统爬到房顶上,我们这帮淘气的孩子不但来了个大快朵颐,而且一些孩子还搞了一个满载而归。这下邻居不高兴了,跟妈妈告状。妈妈非常生气,跟我说,邻居的枣是要拿到集上卖钱的,只是看在平时我们相处得不错,才让我和弟弟吃几个枣,尝尝鲜儿,怎么能领大批孩子都来打枣呢!后来,好像妈妈还赔偿了邻居的损失,这件事才算平息。 

  虽然我家刚下乡时闹出了把炕烧着的笑话,但后来我的父亲,得到了全村老乡几乎是永久地尊敬和爱戴。尽管那时已经是七十年代,我家下乡的村子仍没有电,村里家家户户都点煤油灯。那里的煤油灯有两种,一种特像电影中看到过的马灯,还有一种更简陋,一个小煤油瓶子上有一个小油捻,点上火,就黄豆粒那么大,黑天用,基本就是让人走路能不撞墙。村子的人就是生活在这种非常原始的条件下。 

  父亲在我们下乡一年后,决定要帮村里办电。这个工程不小,电要从八里路外的公社拉过来,无论从资金、人力、和缺乏办电材料来说,父亲都面临着挑战。父亲他,先得征得了大队干部和几个其他五七干部的支持,由于父亲本人就是电力工程师,至少对他们来讲,技术力量是有了。从那以后,我的父亲又开始奔波在外,常常会有好多天不在家。我不知道父亲和另几个五七干部花了怎样的精力,在忙碌了一年以后,所有的资金和材料居然都齐了,最后他们说服了大队干部,派给他们许多村里的壮劳力,听父亲的调用,硬是把一根根电线杆立好,又把电线一段段地给连到我们住的村里来了。 

 我家在农村没住满三年,因为设计院不仅要抓革命,而且又要响应国家的号召促生产了。他们又想到父亲,在父亲刚刚把办电的事搞完,设计院就一纸调令,把父亲给调回设计院,后面,理所当然的是举家回迁。 

 东北的五七道路,好像和南方的五七干校不太一样,看来南北两域理解和执行上级的指示有所不同。东北走五七,是全家下到农村去,去了以后就散放在农村,没人管,出不出工也无人过问,反正父母的工资是照发,去公社领。大队由于劳力过剩,即使父亲出工也不给工分。南方的五七干校则像去一个集中劳动的农场,农场全靠五七干部这些劳力,好像更像劳改营,我曾读过许多那种五七干校可怕的故事。 

 当年的五七道路,在父母的心里是有很大的压力,所有的五七干部都恐惧着一件事情,那就是,他们以后还有回城的希望吗?在这种压力下,每个人的心情都是沉甸甸。 

 在我上大学时,我的父母曾经问过我和弟弟这样一个问题,“从小到大,什么时段是你们最快乐的时光?”姐弟俩异口同声地回答,“俺家下乡走五七的时候!”当时父母震惊的表情依然就在眼前。无论后人如何评价当年的五七道路,对当年只有十来岁的我来说,那段在农村的日子,还是沉淀成了我儿时记忆的一份永远难忘的回忆。(待续)

上一篇新忆海拾贝11:亲历凶杀案

下一篇新忆海拾贝13:燕儿姐姐


浏览(821)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小满时节 留言时间:2016-10-23 21:57:38

呵呵呵,这段经历,满看着都很欢乐。孩子真是不知父母的愁哈,在新鲜的地方都能玩儿出花来。想起满小时候住的家属院在城边,那里有个蔬菜农场兼带一个养猪场。天气好时,俺就溜达去看看,看给奶牛挤奶,看小猪仔粉红的皮在阳光下像缎子一样发亮。。。那就是俺童年的“动物园”了

回复 | 0
作者:若敏思文 留言时间:2016-10-23 10:23:57

百草这个系列真好,回到那个年代,我去学过农,住在农民家。不过湖北没有炕。我在大连,照看我的刘婶家里有炕。看到你写的这些事情,也让我想起童年。

回复 | 0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