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钱
 
注册日期: 2012-10-17
访问总量: 651,71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
友好链接
· 润涛阎:润涛阎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俺是吾丁:俺是吾丁的博客
· Jack之家:Jack之家
分类目录
【园艺】
 · 老钱的菊花
【大自然】
【世界】
 · 老钱:南海问题(一)/从南京宝船
 · 老钱:再谈对新冠病毒的正确对策
 · 老钱:祝福阿桑奇幸福健康
 · 老钱:再谈佛系对策
 · 老钱:有感于日本中小学校餐
 · 老钱:我看方方日记(2)
 ·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大陆】
 ·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为美国忧】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泽
 · 老钱:我们就是山,我们就是海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关于中共病毒的二十万大谎言
 · 老钱ZT:川普!三十年磨一剑,谁与
【永恒的六四】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什么叫“境外势力”?
 · 美丽的勇敢,勇敢的美丽 - 由6。4
 · “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故里行】
 · 《我们这一辈》
 · “拆!拆!拆!”/故里行(七)
 · 看财经频道/故里行(六)
 · 大陆的两极/故里行(五)
 · 火车上/故里行(四)
 · 位虽卑,未敢忘国/故里行(三)
 · 狗屎GDP/故里行(二)
 · 南京一条小街/故里行(一)
【华人参政】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答友人,这个疯狂的世界
 · 老钱:与杨博士商榷
 · 老钱:这就是民主党极左派所谓的“
 · 老钱:“全部选票”就是坚持“造假
 · 老钱:与杨贵葆先生商榷
 · 老钱Z:一个清华同学的问题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美国何时完蛋。。。》
 · 老钱: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Trum
【华人故事】
 ·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 老钱:一个沥青厂,将矗立在我们身
 · 老钱:为傅雷收藏骨灰的江小燕的故
 · 老钱:纪念叶晓芸
 · 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 迎接我们的“白雪公主”回家
 · 探望张连德(2)
 · 探望张连德
【在北美开车】
 · 关于交通规则的差异
 · 再说我的车库门
 · 说说我的车库门
 · 一次车祸(续)
 · 一次车祸
【培养男子汉】
 · 培养男子汉(四)天生我才必有用
 · 培养男子汉(三)好学向上
 · 培养男子汉(二)重视体育
 · 培养男子汉(一)人格人品
【读书随笔】
 · 老钱: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 读《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
【电影评论】
 · 老钱:我看《都挺好》
 · 我看《芳华》
 · “为‘影响’服务”-《我不是潘金
 · 《武媚娘传奇》的观感
 · 《山楂树之恋》
 · 《铁娘子》获得了奥斯卡奖
【晚霞的凄凉】
 · 晚霞的凄凉2,这是一个国家的,也
 · 晚霞的凄凉1,关于Alzheimer/老年失
【谁的错】
 · 美国的问题(二)/ 关于平等的一些
 · 华裔不相信眼泪!
 · 谁的错?2--浅谈税收与富人
 · 谁的错?2--也说说华尔街与金融危
 · 谁的错?---浅谈全球化
【科学技术】
 · 云计算的不久将来
 · 一次云计算的讲座
 · “立体打印机”,让我们睁大眼睛,
 · 让我们睁大眼睛,高举双手。。。(
 · “好奇心”是推动历史的动力
【旅游观光】
 · 老钱:莫斯科的地铁
 · 老钱:列宾的画展-莫斯科行5
 · 老钱:莫斯科的航空航天博物馆
 · 老钱:莫斯科芭蕾舞大剧院
 · 老钱:莫斯科的一个艺术博物馆
 · 老钱:华灯初上莫斯科
 · 日本印象(二)
 · 日本印象(一)
 · 在欧洲de走马观花及思索
 · 在韩国坐马观花
【健康保健】
 ·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动物世界】
 · 濒临灭绝的鲨鱼
 · 青蛙的故事(二)
 · 青蛙的故事(一)
【环境保护】
 · 老钱:沥青厂的再思考
 · 大洋旋涡中心的垃圾场
【孩子教育】
 · 浅议“虎妈”
【大选2012】
 · 美国大选(7),选谁? ,关于欧巴
 · 美国大选,选谁?as the same as (
 · 美国大选(5)选谁? 不能再选一只“
 · 美国大选(4)选谁? 不搞“阶级斗争
 · 美国大选(3)选谁?第一次总统竞选
 · 美国大选(2)选谁?关于平等的思考
 · 美国大选6选谁?有感于第二次总统
 · 美国大选1选谁?不要搞“社会主义
【布衣闲谈】
 · 老钱:悼念朱小蔓博士
 · 老钱:让微信“美国本土化”
 ·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
 · 老钱:JC城市发展之我见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老钱:香港人,有情有义,有胆有识
 ·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我们这一辈》 2017-02-21 04:17:08

《我们这一辈》

2/15/17

老钱



半夜醒来,听到微信在响。就看到南师附中在大陆的老同学们正在议论《我们这一辈》。我也发出了一段议论。然后,话犹未尽,睡不着了,索性坐起来,写下如下感慨。



我们这一辈》(<=请点击这里,这是一个链接到王佑贵的演唱,手机上可能看不出来),是由创作了《春天的故事》的王佑贵创作的。如一位精通韵律歌曲的老同学所说,无论是曲还是词,都不能算最上乘。歌词如下:

我们这一辈
和共和国同年岁
有父母老小
有兄弟姐妹
我们这一辈
和共和国同年岁
上山练过腿
下乡练过背
我们这一辈
学会了忍耐
理解了后悔
酸甜苦辣酿的酒
不知喝了多少杯嘿哟
我们这一辈
和共和国同年岁
熬尽了苦心
交足了学费
我们这一辈
真正的尝到了
做人的滋味
真正的尝到了
做人的滋味
人生无悔


我也听过了好多遍,听了并不满意,可是,又愿意再听,说不清的滋味。一听再听,反复回味,特别是,被王佑贵自己唱得,如泣如诉,呜咽欲断,泣不成声的。

这首歌要表达的意思,含混不清,呜呜咽咽,明明可以直白表达的,却不说出来。。。虽然说,什么都没有讲清楚吧,可是,又强烈地表达了一种情绪。

什么情绪呢?就是,呜咽展转,强烈的打落门牙往肚里咽的情绪。。。

这种呜呜咽咽的委屈,倒是整体中华民族,这大半世纪的,内在的和外在的特征特质。 

当我们被外国鬼子欺负的时候,我们还可以热血沸腾,慷慨激昂,去演说,去抗争,拿起枪去抵抗。但是,当我们被中国鬼子欺负的时候,什么都做不了了!不仅仅不能反抗,反倒还要歌颂。被强奸了,还要配合,还要配合叫爽,为了让实施强奸的中国鬼子,感到更爽!

虽然不得不被迫叫爽,毕竟是不得不啊!欲哭无泪,想骂不敢骂,更不要说反抗了。所以,更加委屈!这种情绪啊,强烈而憋屈!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首歌,确实是从来未有地,登峰造极了。这首歌,充分表达了这样一种,强烈的打落门牙往肚里咽的屈辱,无法声张的耻辱。这首歌,充分表达了中华民族,整体在精神上被强奸,被压迫,被侮辱的,而又不能反抗的,只能逆来顺受的委屈和冤屈!

这是一首哭歌。中华民族现在不可能像以色列人那样砌一堵哭墙,我们也不能建文革博物馆。但是,我们可以流转一首哭歌。这首哭歌,很可能将会和孟姜女哭长城,和宝玉哭黛玉,一样齐名,流传百世。

作为知青之歌,显然,他是为上过山,下过乡的一辈子人写的。绕来绕去,悲悲切切,几乎呜咽断声;可是,讲的最清楚的词,就是“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我下乡插队五年,左右肩膀上各鼓起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疙瘩,那是扁担给我留下的纪念。回城多少年后才消退了;可是对我余生的影响却是永远不会褪色。所以,这明摆着就是知情之歌。难道不是吗?


可是能不能作为知青之歌呢?可以!但是,如前所说,又有缺憾。而且,知青的组成太复杂了,知青的命运和现状,就更无法一言以蔽之了。

我们南师附中(当时的南京师范学院附属中学,现在称南京师范大学,以及鲁迅中学),作为南京市,江苏省,最优秀,最受宠爱的中学,我们南师附中的学生,作为当时的学生中的佼佼者,有着特殊的精神状态和社会环境。同学中的红二代,在平民老百姓的孩子不得不上山下乡时,他们或早或迟地,靠着权力的庇护,都去参军了;父母一时被打倒还没有“解放”的,经历了短暂磨难后,也或早或迟地靠着权力“脱离苦海”了。由于我们这种半精英半贵族的学校特质,其余学生的大部分,多具有着强烈的革命的浪漫主义的情怀。真心诚意地要当革命接班人。为此,以吃苦为荣,以改天换地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为己任。当毛老头子一忽悠,就兴高采烈,争先恐后,豪情万丈地主动奔赴农村,上山下乡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战天斗地去了。

我们去上山下乡,是满怀着保尔柯察金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的精神的,加之以“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传统文化的士大夫情怀,我们是情绪高昂的,意气风发的。

可是,我们同学大多数人的家境都是相对优越的,我们的多数人,都没有沦落到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那种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境地,在遇罗克的妹妹,遇罗锦写的《一个冬天的童》里有很好的体现。我们多多少少还有后援,似懵似醒地有着希望。三年五年,我们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还没有消耗殆尽。

特别是当高考恢复之时,凭借着我们的能力,相对扎实的知识训练,再加上家庭带来的社会人脉资源,我们大多数人都能及时地抓住机会,赶上了既是头班车,也是末班车。我们又从社会的基层,翻爬上来,成为了社会的幸运儿,佼佼者。

对于我们来说,上山下乡,就成为了宝贵的练历,“经风雨见世面”,增长知识,增长才干。“坏事变好事”。

其实,能够在音乐上一展天赋的王佑贵,和我们一样,也是这样的少数的佼佼者,幸运儿,

可是,由于各种各样的因素,全国绝大部分的知青没有我们这么幸运。他们的说法是,“该长身体时吃不饱饭,该长知识时学校关门(上山下乡去了),该结婚时不敢结婚(正在上山下乡),该生孩时只能生一个,年富力强能工作时又下岗了”。

这,就是绝大多数知青的“我们这一辈”。有人说什么“青春无悔”,狗屁!

老三届同学们,晚年无不感叹:“什么青春无悔!?”提到这四个字,我就本能地恶心。被强奸的感觉,更加强烈。就是“青春被毁”,“青春无法悔”。有老三届同学还总结出这么一个规律:“女生比男生惨;初中生比高中生惨;回乡比上山下乡更惨”。

特别是“女生比男生惨”。多少豆蔻年华的女知青,被侮辱,被蹂躏。。。或曲意奉承,忍气吞声,有泪如倾,又只能在心底流。其中的悲惨,没有经过那个荒唐时代的人,是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中国鬼子为了打天下,找来找去,只创造了一个黄世仁的革命文艺形象。可是,我们经过上山下乡,看到了无数的黄世仁,在各个权力的层次上,遍布九州。其中的屈辱,羞耻,愤恨,真是只能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

就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而言,从1966年到1977年,造成了12年的文化断层,精神道德的摧残!

也有说:“合格公民少了,流氓和奴才多了“。其实,“合格公民”的断层,是近七十年了!

现在来看,那场所谓的上山下乡运动,是人类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惨烈的践踏人权的人道灾难。随意地,肆意地,剥夺几千万青年人的居住权,受教育权;再加之紧跟而来的城市居民上山下乡,那就是,政治大清洗,大扫除,又一波肆意地剥夺老百姓的居住权和生存权。

可是,践踏人权的恶剧惨剧,一场接一场,中国人都麻木了,我们这一杯都经历了。不知道,那一场更惨,那一场更烈!就像《心中的太阳》(电视剧《雪城》主题曲)中所唱的:

。。。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
哪个更大 哪个更高,
。。。

这是在歌颂吗?这是在抒情吗?不是,是在哭诉!一连串的疑问,在问天?凄凉,揪心扯肺,欲哭无泪,打落了门牙往肚里咽,只能往肚里咽下去!

那是一部反映北大荒知青生活电影的主题歌词。这是一首命运交响中的孤鸿哀鸣,是主人翁对于命运的抗争与对美好生活向往的心灵深处的呼唤。表现出了生活在底层社会却又不甘于命运现状的一个群体的心声。

我们曾经狂妄地相信“依靠人民,依靠d”,“只要有了人,什么人间奇迹都能创造出来”。我们也相信过“与天奋斗,其乐无穷。与地奋斗,其乐无穷。与人奋斗,其乐无穷。”到头来,都是“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农村的实践,所见所闻,把我们对独裁者的迷信和崇拜,全部被摧垮了。把所谓“优越性”的皇帝新衣,彻底看穿了。我们亲眼所见的,农村的生产力被破坏,摧毁到1949年之前,都不如;农具残破不全,耕牛瘦弱无力,农民饥不果腹。。。天天讲,月月讲,年年讲的阶级斗争,忆苦思甜,老农民(农民们这么自称),一不留神,就大诉特诉起“解放后”的种种挨打吊骂挨饿饿死人的艰辛凄苦。。。干部们对于这种惹火烧身的反诉苦,只好苦笑着,“老农民,没文化,觉悟低。。。”我们反而由此,对所谓“解放”前后的中国社会真实状况,有了生动的可靠的了解。对于谁让中国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为什么,就有了深刻的了解。


唯一的好事是,那一套虚伪透顶的理论教条,在我们这些”上山练过腿,下乡练过背”的知青这里,全部被现实冲垮了。我们不再容易上当了。为毛暴君的垮台,铺下了社会基础,思想基础。

就我个人而言,如果没有农村的经历,我永远不会了解中国农村,永远不会了解中国农民:“农民这么苦,农村这么穷,农业这么危险!”。老农民,农民们这么自称,跟我们说,“我们老农民,怎么说呢?唉,我们的日子也就是,癞蛤蟆垫床脚---死撑活揶”。这句话,让我终生铭记着,永不宽恕!

我极其反感,极左派的所谓精英们,称美国的劳动人民为“红脖子”。我经历了上山下乡,我就是红脖子!藐视“红脖子”精英,都是伪君子。

我们这一辈,上山下乡只是一段。我们这一辈,经历了,见证了人类历史上,最荒诞,最扭曲,最悲惨,最黑暗,最反动的一个时代!


浏览(1663) (10)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威尼斯老人 回复 苦行僧 留言时间:2018-08-09 17:44:50

1. 亲身经历不一定明白--斯巴达克在成千万的奴隶中只有一个;世上有的是被卖了还帮人数钱的主;

2. 老钱不是藐视“精英”,而是藐视“极左精英”;

3. 为希拉里拉票那是他愿意,这什么也说明不了;

回复 | 0
作者:老钱 回复 苦行僧 留言时间:2017-02-24 10:14:24

谢谢苦行僧厚爱了。让我们君子,和而不同吧。

回复 | 0
作者:苦行僧 留言时间:2017-02-23 15:12:07
对不起,是Oliver
回复 | 0
作者:苦行僧 留言时间:2017-02-23 15:09:23
借题发挥没问题,但给这么好的一篇文章增加了一点污点。另外,"极左派的精英都是伪君子"这一结论可能有欠精确。首先,"极"字很难量化,难定标准。其次,"都是"有点极端。我知道一位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Pliver Hart去年冬天每个周末从麻州开车40多分钟去NH州治家拜访为希拉里拉票(自费),我不知道他有什么需要去伪装。
回复 | 0
作者:老钱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2-22 20:19:35

谢谢阿妞,如此夸奖。阿妞上山下乡了吗?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17-02-22 17:47:49

大顶!俺见过的最好的诗歌评论,对知青历史最好的反思回顾总结,对毛时代和共党最深刻的揭露!是真正从最底层淤泥看到最顶层鲨鱼血腥的透视。

回复 | 0
作者:老钱 回复 fangbin 留言时间:2017-02-21 19:47:57

“被当了奴隶还甘愿做奴才”,说到实质了!

回复 | 1
作者:老钱 回复 白熊的博客 留言时间:2017-02-21 19:46:40

你说的对!怎么补偿?在那种制度下,农民就是农奴。

回复 | 1
作者:老钱 回复 落积山人 留言时间:2017-02-21 19:45:05

我也是南师附小,1960毕业,六二班。给我发悄悄话吧。

回复 | 0
作者:老钱 回复 苦行僧 留言时间:2017-02-21 19:43:51

借题发挥嘛。

极左派的精英都是伪君子。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17-02-21 18:40:22

又一个老三届的感叹。老三届看历史还是看得比较清楚的。说“青春无悔”,莫若说,已经被当了奴隶还甘愿做奴才。

回复 | 0
作者:白熊的博客 留言时间:2017-02-21 18:27:19

插过队,真正了解中国的农村,中国的农民---那是多少亿中国人民的主体。

所以,你这句“ 老农民,农民们这么自称,跟我们说,“我们老农民,怎么说呢?唉,我们的日子也就是,癞蛤蟆垫床脚---死撑活揶”。这句话,让我终生铭记着,永不宽恕!”才是我读你这篇博客最大的感动之处。

知青和他们相比,受得苦是不是轻得多了?

有一种论点说,国家应该给知青补偿。你认为应该吗?若对知情补偿,老农民会怎么说?1700万知青受的苦,就比老农民世世代代搜的苦多吗?

有的人大代表还在二会期间提案要给知青补偿。习近平,王岐山都是知青出身,会分得清知青和中国的老农民那个轻?那个重?

回复 | 1
作者:苦行僧 留言时间:2017-02-21 17:21:40

写得很好。只是觉得关于红脖子一段与此关联不大。我的脖子比你更红,因为我三十岁以前就是农民。手上的老茧、背上的血痕、水田里两个烈日的暴晒、毫无防护的使用农药,我都亲身体会过。但我不藐视精英,只要这位精英以理服人,而不是用谎言去欺骗大众、以权谋私。

回复 | 0
作者:落积山人 留言时间:2017-02-21 13:50:42

我是南师附小的,就是与省监狱隔街相望的那个。

回复 | 1
共有1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