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钱
 
注册日期: 2012-10-17
访问总量: 651,73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
友好链接
· 润涛阎:润涛阎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俺是吾丁:俺是吾丁的博客
· Jack之家:Jack之家
分类目录
【园艺】
 · 老钱的菊花
【大自然】
【世界】
 · 老钱:南海问题(一)/从南京宝船
 · 老钱:再谈对新冠病毒的正确对策
 · 老钱:祝福阿桑奇幸福健康
 · 老钱:再谈佛系对策
 · 老钱:有感于日本中小学校餐
 · 老钱:我看方方日记(2)
 ·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大陆】
 ·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为美国忧】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泽
 · 老钱:我们就是山,我们就是海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关于中共病毒的二十万大谎言
 · 老钱ZT:川普!三十年磨一剑,谁与
【永恒的六四】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什么叫“境外势力”?
 · 美丽的勇敢,勇敢的美丽 - 由6。4
 · “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故里行】
 · 《我们这一辈》
 · “拆!拆!拆!”/故里行(七)
 · 看财经频道/故里行(六)
 · 大陆的两极/故里行(五)
 · 火车上/故里行(四)
 · 位虽卑,未敢忘国/故里行(三)
 · 狗屎GDP/故里行(二)
 · 南京一条小街/故里行(一)
【华人参政】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答友人,这个疯狂的世界
 · 老钱:与杨博士商榷
 · 老钱:这就是民主党极左派所谓的“
 · 老钱:“全部选票”就是坚持“造假
 · 老钱:与杨贵葆先生商榷
 · 老钱Z:一个清华同学的问题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美国何时完蛋。。。》
 · 老钱: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 Trum
【华人故事】
 ·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 老钱:一个沥青厂,将矗立在我们身
 · 老钱:为傅雷收藏骨灰的江小燕的故
 · 老钱:纪念叶晓芸
 · 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 迎接我们的“白雪公主”回家
 · 探望张连德(2)
 · 探望张连德
【在北美开车】
 · 关于交通规则的差异
 · 再说我的车库门
 · 说说我的车库门
 · 一次车祸(续)
 · 一次车祸
【培养男子汉】
 · 培养男子汉(四)天生我才必有用
 · 培养男子汉(三)好学向上
 · 培养男子汉(二)重视体育
 · 培养男子汉(一)人格人品
【读书随笔】
 · 老钱: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 读《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
【电影评论】
 · 老钱:我看《都挺好》
 · 我看《芳华》
 · “为‘影响’服务”-《我不是潘金
 · 《武媚娘传奇》的观感
 · 《山楂树之恋》
 · 《铁娘子》获得了奥斯卡奖
【晚霞的凄凉】
 · 晚霞的凄凉2,这是一个国家的,也
 · 晚霞的凄凉1,关于Alzheimer/老年失
【谁的错】
 · 美国的问题(二)/ 关于平等的一些
 · 华裔不相信眼泪!
 · 谁的错?2--浅谈税收与富人
 · 谁的错?2--也说说华尔街与金融危
 · 谁的错?---浅谈全球化
【科学技术】
 · 云计算的不久将来
 · 一次云计算的讲座
 · “立体打印机”,让我们睁大眼睛,
 · 让我们睁大眼睛,高举双手。。。(
 · “好奇心”是推动历史的动力
【旅游观光】
 · 老钱:莫斯科的地铁
 · 老钱:列宾的画展-莫斯科行5
 · 老钱:莫斯科的航空航天博物馆
 · 老钱:莫斯科芭蕾舞大剧院
 · 老钱:莫斯科的一个艺术博物馆
 · 老钱:华灯初上莫斯科
 · 日本印象(二)
 · 日本印象(一)
 · 在欧洲de走马观花及思索
 · 在韩国坐马观花
【健康保健】
 ·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动物世界】
 · 濒临灭绝的鲨鱼
 · 青蛙的故事(二)
 · 青蛙的故事(一)
【环境保护】
 · 老钱:沥青厂的再思考
 · 大洋旋涡中心的垃圾场
【孩子教育】
 · 浅议“虎妈”
【大选2012】
 · 美国大选(7),选谁? ,关于欧巴
 · 美国大选,选谁?as the same as (
 · 美国大选(5)选谁? 不能再选一只“
 · 美国大选(4)选谁? 不搞“阶级斗争
 · 美国大选(3)选谁?第一次总统竞选
 · 美国大选(2)选谁?关于平等的思考
 · 美国大选6选谁?有感于第二次总统
 · 美国大选1选谁?不要搞“社会主义
【布衣闲谈】
 · 老钱:悼念朱小蔓博士
 · 老钱:让微信“美国本土化”
 ·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
 · 老钱:JC城市发展之我见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老钱:香港人,有情有义,有胆有识
 ·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探望张连德 2017-06-23 10:41:10

探望张连德

.

老钱

5/28/17


.
528日,国殇日/Memory Day,我和太太开车到Savannah,去州监狱探望了身陷囹圄的张连德先生。

这就是张连德所在的Savannah海岸线佐治亚州监狱



关于张连德先生之案的更多资料,请看下列链接。
我们为什么支持张连德先生性侵案的上诉

澄清关于张案的几个谣传
老钱:三月十六日张连德先生案第一次听证会
相关的奇案,冤案,请看下列链接。
老钱ZT:美国诺福克四水兵奇案(4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陈柏平案件追踪 (全部指控撤销)/http://www.bachinese.com/forum/read.php?tid=9947&page=1。。。 。。。


这个监狱在佐治亚州东海岸的Savannah市的西北角上。名字是Coastal State Prison/海岸线州监狱。在Google Mapsgoogle  search上都能看到相关的资料和图片,不保密。

凡是要探监,必须要事先申请,取得监狱管理当局的许可。这个申请只有在每年的11月才能接受。而且必须由张先生首先向当局提供出,希望去探视他的人的名单。申请人必须要在这个名单里。我们申请了,第一次没有被批准,再补充再申请,凡三次才成功。

我们俩在门口登记填表



进入这所监狱探视,不能穿白衬衫,必须穿长裤,不能戴墨镜,不能带手机,不能。。。不能。。。不能的事项有近二十项;开门见山地贴在登记室的窗口边。我向他们索要一张“不能/do or not do”的全部详细规定。他们说,去上网上看。我找到了下面的网页:http://www.prisonpro.com/content/visiting-inmate-georgia

随身不能带任何东西,口袋都要翻出来。只能带驾驶证,还要必须放在透明的塑料袋里。

监狱里,周末只有早饭和晚饭。所以中饭就只能忍着饿了。探视的亲友不能给他们带食物,但是能在探视的场所的零售机里买。可是,不能带钱包,只能带硬币,顶多20美金的硬币,也可带一个信用卡。硬币或信用卡均需放在透明的塑料袋里。

这些塑料袋,必须一目了然地拎在手上。

就这样,我们经过了严格的要求,检查,然后进入了金属藩篱/Fence隔离区,就像下图所示。这个隔离区有一个大金属笼一样的通道。通道的两头都是电子门。我们穿过了这个通道,又走过了一段路,经过一片空旷,进入了监狱的建筑群,最后到达了探视的地方。

(此照片是从网上找来的,不是实地拍摄的)



这是一个大厅,高大,宽旷明亮。墙上写着Recreation Area/娱乐区,或者说体育馆。再简单说,就是一个室内篮球场,但是只有一个篮球场。但是四周都很宽大,可以相当于一个高中的体育馆。我们从篮球场一端的,篮球架的后面的双重安全门进入。

所有的门都是双重的电子门,先后依次开闭。

沿着篮球场的纵向,排了五排会面桌,每排八个,基本上布满整个球场。

一张两尺许直径,约莫两尺高的小圆桌。每个都编了号。每个圆桌对放了两把椅子。

我俩一进去,就有一个穿白制服的人,迎上来了。身材高大匀称,满头银发的老人,带着金丝眼镜,十分儒雅,像一个教授。他胸前的一个身份牌,我没有看清。把我们带到第25桌,也就是第四排的第一桌,正好在篮球架下。他告诉我们,在篮球场的另一端是Vendor Machine/食物零售机,还有微波炉。我们可以去为inmate/犯人买食物。inmate一会儿会被带进来后,他们只能自始至终地坐在椅子上,不能起身,直至结束。我们,探视者可以走动。

太太就拎着装足硬币/Quarters的透明塑料袋,向食物零售机走去。我就面朝inmate进入的角落的方向坐下,等待张连德。顺便扫视着这个建筑物的内部布置。

在我们进入的那面墙,紧靠进出的门,是一个很大的玻璃窗,里面是值班室,既管控着进出的通道和门,也监视着整个大厅。值班室过去,然后是一个通道,通到连向监狱主体的门,延伸连接进监狱。inmate就从这里带出来。从这面墙转过来,与球场长边平行的那一面墙,有很多门,标明着理发室,医疗室,供应室和办公室,。。。等等。

很快,张连德被带进来了。我立刻立起来,迎上去给他一个熊抱。这时,我才发现,张连德比我高,比我壮,有东北汉子的范。我还未和他这么近距离地交往说过话。张先生潸然泪下。我太太也端了食物赶到了。大家都难以表达内心的复杂感情。

我们安慰他,鼓励他要有信心。

他请的辩护律师是佐治亚州的最好的上诉律师组合,Donald SamuelBrain SteelDonald也是一个教授。316日那天的听证会上,因为是听证会,没有陪审团。可是陪审团的席位上仍然是坐满了。后来才知道,那都是司法界的晚生后辈以及同仁,他们特地来观摩,聆听,大律师的风采和雄辩的。可见大律师地位名望之崇高。由Mr. Steel首先陈述。他们提出了26条司法错误,都是直指这个案子的司法过程中的违法之处。每陈述完一条,都是以同样的,坚定明确的下述语句结束。

The conviction and sentence to Mr. Zhang Liande must be reversal/对张先生的判决和量刑,都必须推翻!

听证会前,检察官已经承认了,“penetration/进入”的指控是没有根据的。这是最重要的判决基点。这都是胡说的,余下还有什么可以坚持!?(这里的“进入”,就是指性侵犯)。

张先生的健康状况看起来还好。比三月十六日出庭听证会时,瘦了一点。他说,监狱里可以锻炼身体,他也尽量地要求多做事。

我看到inmates都是穿着白色的制服,不是我们从电视上看到的橘红色的。白制服上,只有领口是一圈蓝色,还有每一个纽扣处都是一小方蓝块。张先生说,是的,白色的就是inmates日常的,也是唯一的服装。

张先生告诉我们,那位儒雅的“教授”也是inmate。监狱里勤杂事务,都是尽可能地让inmates来承担的。他是也可以做这个“引位”的工作。不过,他英文不够用。而且,他尽可能地多做整周的工作。他有几份工作,最主要的的工作,是送冰。他每天要给inmates送冰。这个监狱有十栋楼,也有一层楼的,但是两层楼居多。每栋楼住有二百人左右。大的房间,可以有六七十人。他的职责就是管八栋楼的送冰。

他做得很认真,很尽职。他是一个勤劳的人,闲不住,还嫌不够,还希望多做。当然得到好评。可是,这不是做给人看的,这是他的秉性。

在监狱里做事,没有钱拿,但是都会得到善待回报的。最起码,吃的好些,多些。

无论是狱警,管理人员,还是犯人,都对张先生很友好。他无论在那里,都得到尊重。本来,我们很担心,其他犯人会欺负他,像电视上那样。人高马大的毫无教养的蛮横成性的罪犯们,欺负一个唯一的东方小个子,那还不是家常便饭。而且,我们一直听说,在监狱里,性罪犯是最招人歧视欺负的。可是,事实不是这样。特别是,张先生人品正派,诚实善良,乐于助人。罪犯也还是人。且盗亦有道。他已经转过三次监狱了。无论在那里,大家都对他很友善。

由此可见张先生的人品。也让家人和无数的善良的人们得到些许宽慰。总算是不幸中之万幸。

他现在已经从六七十人的大房间,调入两人一间的小房间了。

我一直环视着,数着。今天的探视一共用了25桌,11个黑人,11个白人,两个拟是Latino/拉丁,张先生是唯一的华人。张先生说,这里十个楼,大约一千五百人,绝大多数还是白人。只有他一个华人。绝大多数的,是从来没有人探视的。很可怜。

我倒是希望,将来有一个慈善组织,专门组织社会义工,探视这些,没有家人探望的人。一点善意,一点人间温馨,会是无价的。。。可以和监狱当局合作,给那些有悔过之心,又被家人和社会冷落之人,更多的温暖,鼓励和寄希。

我们一再鼓励他,希望他振作,把逆境当作学校,学习英文,学习写作,搞好健康,把时间利用好,为了将来做准备。我说,“凡是发生的,都会过去的”,“眼下的终将都会成为历史的”,我们应该把历史变成积极的资源。将来回过头来看时,所有的经历都是练历,所以的磨难都会有价值可取。

我也注意到,有少数的inmates的白制服上,领口一圈是红色的。张先生说,那些人不是真正被判刑的,只是强制收监一段时间,顶多九十天,就要自由的。

张先生说,在监狱里,犯人手上是不能有钱币的。交换物品,互通有无时,或请人帮忙时,都是用方便面做交换,来结算的。我想不到,方便面竟是监狱里的“硬通货”。家人可以为inmates建立一个帐号,定期有限地把钱打入这个帐号。在不提供午饭的时候,inmates就可以用这个帐号里钱去售货机买东西吃。绝大多数的inmates是没有人顾眷的,周末就躺在床上,饿着。

我问,可以积累多少方便面。他说,也就是二十来包。监狱管理会经常来突击搜查的,积累太多,就要没收的。

我问,方便面怎么吃呢。他告诉我,犯人会有办法的。犯人也会要抽烟。没有烟的人,可以用方便面换。有烟的人,烟是哪里来的?这就又有故事了。这就今天不说了。继续说,inmate的办法。现在的剃胡刀都是多片的,每片都很细小。他们把剃胡刀拆开,取出刀片。。。总有能干人会有机会接触到电线,就会悄悄地把电线截下一段保留下来。用铜丝缠住刀片,插入电源插座,铜丝的另一端再缠在铅笔芯上,就可以放电,点火。。。


那里都有人精。你看,那澳大利亚不就曾经是流放犯人的地方嘛。
匪夷所思!这里的故事,逻辑,原委。。。可能有疑惑不清之处,恕我无法一一交代了。


时间很快地过去,我们从11点一直谈到下午两点。

各种各样的狱中趣闻,怪事,也有令人扼腕的事情,。。。

张先生告诉我们,州政府给每个inmate的预算拨款是,每天一百美金。佐治亚有43座监狱,这个还是算中等规模的。大家可以估算一下,一年的开支吧。

张先生是一个非常自爱,非常为别人考虑的人。他催了我们三次说,时间不短了,好不容易才来一次,去Savannah城市里看看吧。Savannah也是南方的一个港口,历史名城,游览胜地。可是,我们百里迢迢来就是为了陪陪他的,当然愿意尽可能多的陪陪他,说说话。

我注意到,前面的24桌,基本上都和我们一样都在“坚持”着,有白发苍苍的父母双亲,有一大家子的全部亲友,也有年轻的姑娘。。。一个年轻母亲带着初生的婴儿来看望;我看着她把孩子递过去,交给那充满渴望,伸过桌面的双手。。。年轻的爸爸抱着宝宝,亲着吻着,柔情无限,缠绵无限,自始至终。。。

有的人,看起来,很有文化;有的人,很帅。。。各有各的故事。。。

直到我们要离开时,又来了一家人,这是第26桌。

张连德多次禁不住的潸然泪下。最后一次是和我们含泪告别了。

我们望着张连德的背影,直至他消失在通道里。。。可是,我们还暂时还不能离开。直至inmate被带回去,这边接到了狱室(验明正身,我猜)的报告后,我们才能离开。

我们离开了海岸线监狱,无限的感概。。。

一个无良的检察官,一组无知的陪审团,就可以把一个善良的人和原本美满的家庭,草率地,无辜地置于灭顶之灾中。。。

这也是一种“政治正确”。祸国殃民的“政治正确”!


如果有善良的人们愿意捐款,支持追求司法公正,请查看下述网页:


上诉捐款通告: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4/20160409/1_35711.html
捐款 5/6/2016 公报: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5/20160506/1_35875.html
工作组4/24/2016 情况汇报:http://www.atlanta168.com/p/201604/20160424/1_35788.html

老钱涂鸦集


浏览(2909)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