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谢盛友 (You Xie)  
我的名片
谢盛友文集
来自: 海南岛文昌县
注册日期: 2011-02-04
访问总量: 1,987,71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维基百科:谢盛友
最新发布
· 川普为什么如此受人爱戴?
· 2021: 中国共产党100年
· 《老妇还乡》作家百年诞辰
· 中外散文大赛入围作品:我哭了
· 著名设计师皮尔·卡丹不是为了钱
· 中国国内高潮了:欧洲在衰落
· 新年感怀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友述评】
 · 川普为什么如此受人爱戴?
 · 中国国内高潮了:欧洲在衰落
 · 张展希望自己有一本圣经
 · 《亚洲周刊》成为北京喉舌
 · 中国最终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 总统选举与美国的政治衰败
 · 中国大错觉
 · 他叫桂民海
 · 2020最令人动容的照片之一
 · 中国的乒乓外交和疫苗外交
【人间小说】
 · 诱因(微型小说)
 · 赫尔穆特 (微型小说 )
 · 微型小说: 父与子
 · 谢盛友:马丁广场(微型小说)
 · 谢盛友:盲(微型小说)
 · 我做贼的经历
 · 谢盛友:医生(微型小说)
 · 谢盛友:贼(微型小说)
 · 谢盛友:榕树下(微型小说)
 · 谢盛友:北京楼(微型小说)
【散文随笔】
 · 中外散文大赛入围作品:我哭了
 · 谢盛友:海南男人
 · 文昌女人
 · 全球抗疫诗歌赛入选作品:李文亮
 · 德国铁娘子默克尔
 · 谢盛友:劳动使人快乐
 · 神秘怪诞的霍夫曼
 · 卡夫卡沒能進入城堡 (中德雙語)
 · 我回来了(中德雙語)
 · 圣诞节话信仰与精神鸦片
【人在欧洲】
 · 《老妇还乡》作家百年诞辰
 · 著名设计师皮尔·卡丹不是为了钱
 · 新年感怀
 ·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 非常圣诞节
 · 德国下周三起全面停摆
 · 谁偷走了我们的阴茎?
 · 马拉多纳与马特乌斯的简单比较
 · 世界文化遗产名城班贝格
 · 在德国的外国移民,有些是亿万富翁
【欧华文友】
 · 餐厅只能外卖了
 · 文學搭橋,寫作還鄉──歐華作協20
 · 诗歌是不能翻译的?
 · 康德的先验哲学与现代电脑科技的发
 · 欧华作协年会在华沙举行
 · 五湖四海我飄遊
 · 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十届代表大会
 · 呂大明賀謝盛友
 · 生命的衣裳
 · 写作是「天职」,就当忠心以对
【华友之声】
 · 《李文亮》获全球抗疫诗歌奖
 · 诗两首:悼堂哥
 · 我与万维,兼答体育老师
 · 润涛阎: 网恋多少事,都在忽悠中
 · 谢盛友 :哭润涛阎
 · 润涛阎: 上网来最荒唐的一天
 · 我为什么在德国入党
 · 乡愁诗 · 秋2
 · 乡愁诗 · 秋
 · 留学,未获博士学位,终身遗憾?
【遥远清明】
 · 乡愁是一首轻轻的歌
 · 德国前总统赫尔佐克逝世
 · 心系文昌
 · 我差一点成了宋玉兰
 · 椰子,撑起海南的唯美
 · 蝉:故乡行
 · 祖屋乃故乡
 · 谢盛友:你真的要走么 ?
 · 谢盛友:我哭了
 · 拜年: 寻找失落的岭南文化
【本月刊载】
 · 援助中国抗战的“驼峰天使”黄欢笑
 · 谢盛友:当婚姻受到怀疑
 · 德国人对中国和中文的兴趣
 · 谢盛友:德国四大老报纸
 · 谢盛友:我们融而不入当地社会
 · 谢盛友:三次“认识”冯至
【两岸关系】
 · 台海开战的信号?
 · 李登辉人生谢幕
 · 台美“断交”前王惕吾先知道
 · 我的祖国在哪里?
 · 台湾将成东方的以色列
 · 绝不让祖国和人民失望?
 · “海峡中线”不存在,意念在厮杀?
 · 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
 · 台湾沦陷?
 · 川普可能的杀手锏
【法治思考】
 · 欧美选举制度的一些弊病
 · 厉害了,中国排名世界第一
 · 对自由的理解,中国人需要时间
 · 保障私有财产, 中国才能富强
 · 中国人深信自己的制度?
 · 德国依靠民主制度统一东德
 · 儿童多大应承担刑事责任
 · 德国宪政的曲折发展
 · 声援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
 · 德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
【读史札记】
 · 2021: 中国共产党100年
 · 没有人喜欢战争与仇恨
 · 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 孔子还是秦始皇影响中国最深
 · 《平安夜》谁写的谁翻译的
 · 晚清举人潘存,海南一代硕儒
 · 50年前华沙之跪:东西阵营和解
 · 中共能拿下台湾吗?
 · 别以为拜登会对中国人好
 · 川普是为美国开罐头的人
【往事回忆】
 · 赵紫阳:我们欠老百姓太多
 · 沉痛悼念金克尔
 · 文昌著名小学之一茶园小学
 · 粮票
 · 谢盛友:蒋经国去世30周年
 · 说不尽的海口第一楼
 · 非常特别的1977年
 · 梦回老家老祖屋
 · 再过三十年我们来相会
 · 谢盛友:文革是什么?
【八九那年】
 · 谢盛友:六四反思
 · 六四推倒了柏林墙?
 · 六四天安门,永不消逝的电波
 · 戒严军官李晓明: 六四镇压是犯罪行
 · 中国军队没有镇压六四?
 · 林培瑞: 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 谢盛友:六四是什么?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4):责任
 · 普利策奖与六四事件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3):宪政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网络日志正文
五湖四海我飄遊 2017-05-13 23:03:38

五湖四海我飄遊

    • 呂大明

 .美感的錯覺

 

 從英國湖區客棧望向窗外,晚霞繞著高高的樹巔,似乎伸手就可捕捉到霞光,其實晚霞遠在天邊,從窗內這個角度林木繁茂徽忠暰,晚霞如飄遊的彩雲,遠離天邊浮於樺樹林的頂端,這是美感的錯覺。

 

 晨間我在湖畔蹓躂

 

 Sometime a dropping from the skyI heard the sky-lark sing.

 我聽到來自穹蒼雲雀的歌聲。──柯爾雷治(1772-1834)<古渡舟子吟>(The Ancient Marimer

 柯爾雷治是英國湖上詩人之一,湖區也不只有雲雀,眾鳥呢喃啁啾與水聲共吟出曼歌軟語。

 夜半醒來,月光在湖上洸漾出銀波雲浪,依稀燈火如螢光閃爍,湖區展現的美景,因時間季節心境而有差異。

 凜凜寒夜/空林荒漫/是否來自風聲淒淒哀號?──柯爾雷治<克麗斯特蓓兒>(Christabel

 搭胡區遊舟,不是荒江野渡,是回憶英國湖上詩人,遠離繁華都城,在此度過悠悠歲月,在遁隱避世中寄情湖光山色,寄情於詩章。

 忽然眼前一片飛紅,正是桃花盛開的時辰,我聽到遊客中有人吟起柯爾雷治的詩句,我聽到詭譎神秘的詩音穿過朝雲暮雨,穿過花凋葉落的時間迷宮……

 在林壑清流中,在湖上詩人營造的美感錯覺中遊湖,時空的距離已不存在,不知今夕何夕?

 

 ‧飲馬咸

 

 試問落英抄寫的詩箋,透露什麼神秘的往事?莫非問花花不語,問鳥鳥空啼。

 多少個夏日,我在阿爾卑斯山村度過,峰巒屹立,成群的飛鳥環山旋繞,聚散的流雲在山間遨遊,孤鷹營造英雄氣勢……

 我在消磨人間孤獨的歲月,與山間鳥語互作酬答,聽山民在節慶時吟唱英雄的悲歌。

 普魯士元帥布呂協(GL.Pliicher 1742-1819)與英國元帥威靈頓(AWWellington 1769-1852)他們曾聯手在滑鐵盧之役戰敗拿破崙,在德國詩人呂凱爾特筆下將兩位名將一老一少──一位是深思睿智的少年英豪,一位是鬢髮染上霜白的老將──在慶功宴上互相傾慕,寫得十分生動。

 英雄的史詩淡化我的孤獨。

 屈原是活在英雄式孤獨的境界,若木生長在崑崙,扶桑生長在咸池,都是神木,屈原飲馬咸池,在夕陽下採枝若木,悠遊於自己營造的天地,車夫月神望舒(又名纖阿)為他引路,風神威廉追隨身後,彩翼繽紛的鸞在前面飛翔,雷神那位司掌雷雨的神豐隆,遲遲未到,倒是飄風帶來五彩的霓雲。

 屈原活在想像力極豐富的神話世界,那年代基督教的文明還未來臨,顯然他和莊子都是有神論,相信宇宙是有主宰的。

 

 ‧燕來燕去春秋交

 

 法國布內塔尼海鄉燕巢就築在鄰家的屋簷下,樓台上或木窗邊兒。

 一位布內塔尼的孩子朝著我說:

 「我懂得燕子的語言……

 「牠們說些什麼?」我問,

 「說牠們告別,牠們會再回來。」

 「布內塔尼是牠們的故鄉啦?」

 「故鄉就在牠們的夢裡……」孩子唱起布內塔尼的鄉頌揚長而去。

 燕群飛在海上,飛過布內塔尼的城鄉原野。

 燕來燕去,春秋交替。

 德國詩人呂凱爾特,他將拉丁文的聖經譯成德文,他曾說:「我告別的時候箱子裝得滿滿,我再來的時候一切都已成空。」是鄉愁與時間的啼泣。

 縱然不是所羅門王,他懂得寫的語言,但花魂鳥夢,都是文學的語言,時間與場景已變換,不再是秦時的月光,漢時的關渡,時間歌悼銅雀臺英雄兒女的故事……

 時間將人生寫成一場空茫的夢,輝煌走過的路程都已成空,豐收的田疇一片荒蕪,曾經飄蕩的波濤萬丈已沉澱一片靜息……

 神聖的羅馬帝國腓特烈一世參加第三次十字軍東征,淹死在小亞細亞一條河裡,德國民間傳說他仍住在基甫豪塞的山洞,他帶走帝國的聲威,他會再帶回來。

 英雄是不死的,是德國民間故事的主題。

 

 .剪春韭飲十觴

 

 暮色從阿爾卑斯山峰頂一路走下來,來到蕾夢湖畔,山頂的夕陽映著彩霞的光輪,送走了歸鳥……

 夕陽並不回顧來時路,我聽到<松風>這首古曲,其實是蕾夢湖畔高聳的松樹,在金風初送的時辰,奏出動人的樂章。

 杜甫以「岱宗」稱泰山,泰山的神秀是造化所鐘,它隔著齊魯兩地,我只慕名,無緣登嶺。

 我在異國異鄉的五湖四海飄遊,雖然不同種族,不同膚色,他們也如熱情的鄉野人家,開了荊扉,斟了美酒邀客同飲。

 但旅人在飄遊的歲月仍然有種茫茫然的失落感。就如法國人所說:「穿越過時間」的低調。

 孤獨時人沒有一條路通向人間,人間的路都成了雪泥鴻爪,跡近模糊。

 我們這些歐洲文友,也像廣遼天際的參星與商星,遙遙各居一方,在多惱河月夜遊舟上,我們終於相聚了,文友中有位謝盛友,是謝安的五十六代孫,晉謝安遠隱東山,自稱「東山客」,後人以「東山客」為隱士的代稱,謝盛友寫文章、辦刊物、開快餐店,2014年當選德國班貝格市市議員,是歐洲華人從政的先例。想來謝安的後代都是芝蘭玉樹(《世說新語》謝安與謝玄的對話)

 多惱河月夜正演奏的「藍色多惱河」,遊舟劃出湶ㄝp浪,舟上文友似乎都陶然忘機,雖沒有剪春韭,飲十觴,都醉在多惱河月夜迷人的盛景。

 我多年患哮喘症,久已不參加文友的宴聚,那個多惱河月夜,我們仍然懷著古典文人雅士的幽趣,剪春韭,飲十觴。


http://www.cdns.com.tw/news.php?n_id=6&nc_id=153922


呂大明19471221日出生於福建南安,1949年前後到台灣,畢業於臺灣藝術專科學校,後赴英國牛津學院高等教育中心進修,獲得利物浦大學碩士,後又入法國巴黎大學博士班研究。她1991年加入歐洲華文作家協會,為創始會員,曾任歐洲華文作家協會副會長。現旅居法國巴黎。

呂大明曾任光啟社節目部編審、臺灣電視公司基本編劇、英國任密西塞郡M.C.C.S特約編劇。

呂大明創作文類以散文為主,並編寫兩百多部電視劇。

呂大明獲臺灣耕莘文教院散文獎,青年文藝創作散文獎,全國青年散文寫作獎,臺灣省新聞處文學獎。

 


浏览(310) (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