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孤礁絮语  
一个孤寂的行者的自言自语  
        https://blog.creaders.net/u/9665/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礁
 
注册日期: 2015-04-18
访问总量: 138,10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李伟东:我的中国自由派朋友对特
· 子皮:川粉解析 (转帖)
· 从贺建奎的‘基因改造婴儿’想起
· “中国大妈”又一章 有图有真相
· “中国大妈”是如何炼成的 ---
· 我‘遇到’的几个右派和他
· “二丁事件”和庄则栋政治浮沉 (
友好链接
· 和谈:和谈的博客
分类目录
【书山有路】
 · 从贺建奎的‘基因改造婴儿’想起刘
 · 我读小说《软埋》
 · 电影《枫》和科幻小说《三体》
 · 《建丰二年》和老舍
 · 革命和吃人--《白鹿原》中的白灵之
 · 黄万里和他的传记《黄河万里行》
 · 巫宁坤和他的自传《一滴泪》
【只鳞片爪】
 · “中国大妈”又一章 有图有真相
 · “中国大妈”是如何炼成的 --- 再
 · 免于恐惧的自由
 · 美国式生娃和美国式‘坐月子’
 · 关于这些天滥觞在微信圈里的‘莫言
 · 刚看过的三部韩国电影
 · 从老毛写给老蒋的《临江仙》说起
 · 转帖:“乒坛三杰”文革自杀之悲剧
 · 由意外看到的庄则栋的身世谈起
 · 查建英的《国家公敌》及其它 -- 我
【他山之石】
 · 李伟东:我的中国自由派朋友对特朗
 · 子皮:川粉解析 (转帖)
 · “二丁事件”和庄则栋政治浮沉 (摘
 · 袁克定:袁世凯大公子的残烛之年/
 · 朱学勤:记好医生高耀洁
 · 刘瑜:《走出帝制》,走不出的底子
 · 沙叶新新作《良心胡耀邦》挑战习近
 · 束星北,一个物理学家的“改造”
 · 巫宁坤:一代才女赵萝蕤教授
 · 文革中北京大兴县、湖南道县和广西
【往事杂忆】
 · 我‘遇到’的几个右派和他&#
 · 2006年布达佩斯 裴多菲寻踪
 · 小城人物 大姑外婆
 · 由‘海地泥巴做饼干’的新闻想起的
 · 小城小吃食
 · 小城人物:王先生
 · 俺娘
 · 渭水之滨 -- 小城堂吉诃德
 · 我们中学的文革(一)--张生云老师
 · 一瞥电视剧“平凡的世界”有感(二
存档目录
10/01/2020 - 10/31/2020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8/01/2016 - 08/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网络日志正文
我读小说《软埋》 2017-06-05 13:27:29

我读小说

IMG_3474.JPG

前几天,朋友用微信发来了小说《软埋》,作者是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我孤陋寡闻,对作者方方一无所知,引起我兴趣的是,这个朋友同时发来了题为“《软埋》是一株大毒草——武汉工农兵读者举行批判《软埋》座谈会”的帖子。这种只有在文革中才会出现的文章标题让我觉得了时空错位。我很想知道《软埋》到底是一本什么样的小说,能让'遗老'们重新赤膊上阵,又祭起了早已被扔到历史垃圾堆的'革命大批判'大旗。我要好好读读这本书了。

《软埋》不长,只有107页。写一个失忆的老太太丁子桃,多年前还是川北豪强家族的儿媳妇黛云时,土改时娘家全家被批斗后枪毙。她父亲是个读书出身的很开明的士绅,哥哥是共产党的干部,为救父母在赶回家的途中被暗杀。他的公公听到这个消息,不愿挨斗受辱,全家包括佣人16口全部自杀让儿媳黛云'软埋'(不用棺木,直接用土埋葬)。同时安排儿媳黛云带着儿子从地道逃脱。在地道出口登船,船触礁沉没,黛云失去儿子,也失去记忆,被部队吴医生救活,变成了丁子桃。吴医生很照顾丁子桃,多年后又相遇,吴医生已丧偶,与子桃结婚生子。吴医生车祸亡故,儿子青林从父亲遗留的日记中发现父亲吴医生原姓董,亦是土改中全家被杀,逃入深山,隐姓埋名。他开始探究母亲的家世。

人被'软埋'了,记忆也该被'软埋'吗?作者方方在《软埋》的后记里说:“人死之后没有棺材护身,肉体直接葬于泥土,这是一种软埋;而一个活着的人,以决绝的心态遮罩过去,封存来处,放弃往事,拒绝记忆,无论是下意识,还是有意识,都是被时间在软埋。一旦软埋,或许就是生生世世,永无人知。”半个多世纪前导致200万地主死于非命的暴力土改就一直被刻意的软埋着,方方们不甘于这段历史被“软埋”,方方写出了《软埋》。而那些要人们完全'软埋'甚至彻底忘掉那段历史的所谓'工农兵'们,当他们愚蠢地对方方们'大批判'时,也恰好让年轻的一代了解了一些当时的真实。例如在批判会上出身官僚地主家庭的土改亲历者鄢蕙兰说,她的妈妈也受过批斗,批斗时手是向背后捆着的,低着头在那里接受贫下中农的教育。把她年迈的妈(小脚)手捆在后边,她还说不残忍,还要感恩戴德。是什么样的教育和环境能让这样的工农兵'这样丧尽天良?

当然,不管有没有方方的《软埋》这部书,也不管所谓的'工农兵'们在怎么声嘶力竭丧心病狂,真相都不会真的被完全忘记,历史也总有一天会清算。


浏览(2425) (2)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安雅云 留言时间:2017-06-05 15:19:35

希望那一天早些来临。

回复 | 1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