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嘎拉哈的博客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 Donald Rumsfeld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嘎拉哈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0-10-14
访问总量: 718,07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侃政治-12】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侃政治-11】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究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美国基督教与穆斯林到底谁更激进?
 · 给丝丝的最后一个评论
 · 万维网越来越像个鬼网了
 · 自由过量也中毒:评主权公民运动
【侃政治-10】
 · 祝贺特鲁多连任
 · 祖国与国家没有区别
 · 民主自由:反共老海黄的伟哥和伟姐
 · “某籍华人”和“华裔某国人”
 · 东风劲,战鼓催,反共老海黄爱拉黑
 · 二百万奴才仍然是奴才
 · 民主不是普世价值
 · 假如中国人每人都有一只抢
 · 解决香港骚乱问题要比六四容易十倍
 · 中国近代史的新视角:《中国幻景》
【侃政治-9】
 · 三峡工程的真理:反共与愚蠢成正比
 · 反共老海黄比中共更加专制
 · 赞川普总统的板门店历史跨越
 · 俺又惹恼了一位反共老海黄
 · 回归前港人连民主猪长啥样都不知道
 · 换个视角看技术换市场
 · 反共老海黄比义和团还义和团
 · 六四三部曲:反共,反华,反人类
 · 刘欣,俺心目中的女王成
 · 关于“强迫技术换市场“的一次辩论
【科学哲学】
 · 从“太空镜”的物理学原理说起
 · 深度学习是否意味着AI真的会思考?
 · 对恩格斯“劳动创造人“学说的质疑
 · 从拉姆斯菲尔德到哥德尔
 · 从霍金的科学宿命论说起
 · 从人工智能到自由意志
【侃哲淆-2】
 · 嫉妒和晒的道德定位和相互关系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侃科淆】
 · 跟芨芨草探讨星系是如何“转”起来
 · 为什么中国民主很可能会死翘翘?
 · 关于定理(theorem)的定义
 · 跟着紫鸟侃科学:超弦和科学实证主
 · 从王亚平空中授课到广义相对论
【侃政治-8】
 · 还是九爷好啊!
 · BC高等法院前的碰瓷闹剧
 · 从民主无厘头到文明冲突的逻辑
 · 逢十大日,拉黑删贴仍然寒风习习
 · 为什么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定数?
 · 什么才是正确的历史求真精神?
 · 新西兰杀手是黄川粉的好战友
 · 说说海外的“民主毛”水军
 · 麦家廉的诚实和吉娃娃的不自信
【侃政治-7】
 · 我从精诚反共到民主汪精卫的转变
 · 跟反共老海黄的对话
 · 不怕白川粉闹,就怕黄川粉谈基督教
 · 雷锋精神就是贵族精神
 · 关于贵族,信用,契约的hit&mi
 · 《莫斯科-北京》,暨纪念毛泽东诞
 · 再好的家法仍然是家法
 · 华人的一条真理:老而不死是为贼
 · 为什么黄川粉都跟穷人过不去?
 · 吃货族又惹祸了,这次是贿选(特短
【搞笑】
 · 王老虎俺又想抢亲了,远方还愣着干
 · 黄求恩一出场,白求恩只能钻地缝
 · 巴菲特“万维驻文学城东印度公司”
 · 小山羊主动出击大灰狼的故事
 · 东厂签字仪式
 · 没有大猪圈,哪会有大猪?(短)
 · 乐死别怪俺,兔子怒斥西方群哲
 · 视频解读AV影星和普通人的区别(非
 · 习老爷的姨太们关于金正恩的对话
 · 尿炕精(兔子)思考题答案(搞笑版
【侃政治-6】
 · 卡瓦诺是三权分立体制的受害者
 · 抗议潘妙飞拒修古宅很荒唐
 · 民主的龙种何以收获了暴民跳骚
 · 反共啦啦队何以自以为是运动员?
 · 北韩官方报导《川金会》观后感(短
 · 关于海外民主运动的政治伦理问题
 · 给反修宪的人们泼点儿冷水(1)
 · 先十问自己然后再十问习近平
 · 狭隘民族主义的误区
【侃政治-5】
 · 华裔老爷爷老奶奶又跟小孩杠上了?
 · 自由至上主义乃自由的便溺者(短)
 · 光头党,郭邪教,流氓分级
 · 不自由毋宁死 vs 不让作就打滚
 · 中国文化的歧视特征
 · “感恩贼”横空出世
 · 政治正确,平权法案,言论自由(1)
 · 假如中国赢了南海仲裁
 · 正义对贪婪的审判――评南海仲裁
 · 五四运动和“义和团意识”
【侃政治-3】
 · 关于专制体制语境下的政权合法性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2)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 大阅兵秀出了民族的野蛮和阴盛阳衰
 · 对人民的态度,伪精英比毛左黑多了
 · 革命暴民和改良暴知:评电影<天
 · 从中美博弈看两国国际政治的战略缺
 · 大阅兵 vs 大遛狗
【胡乱侃】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补刀队队长送何岸权兄一程
 · 改良派批中共 vs 小三反腐
 · 基督徒应当如何“尊重权柄”
 · 怀念跟寡言博争吵的日子
 · 从李阳打老婆看爱国贼的嘴脸(短)
 · 俺在卫星图片上找到的,是飞机残骸
 · 向寡言博道歉,兼谈博客写作
 · 印度外交官探肛初检报告
 · 道德观的扭曲:评叶友文《华人投票
【胡乱侃-2】
 · 中纪委,似狼嚎,俺迈步出监
 · 中国人办网站,您就将就点儿吧
 · 中华少宽容,道歉需谨慎
 · 两万老苹果齐跳小苹果,场面震撼
 · 兔子真的回国了?
 · 俺也给老何头儿补上一刀
 · 中国正式进入“搞”时代
 · 关于网络争论的“日内瓦公约”
【侃政治】
 · 就法国枪击事件给五毛点个赞
 · 谁是这次踩踏事件的真凶?
 · 传统文化无需刻意弘扬
 · 为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说句公道话
 · 浅析华人网争的根源
 · 建议习总拿下汉办主任这个妖妇
 · 以暴力革命为例对比中西方思想之差
 · 暴力革命是中国政局的唯一走向
 · 评阿牛的山寨新现实主义
 · 浅论俄罗斯的民族习性
【侃政治-2】
 · 我来给亚投行浇泡尿
 · 改良派热捧李光耀的深层原因
 · 从今年两会看政治人妖们的与时俱进
 · 闻章立凡大师入驻万维,喜不自胜
 · 春晚,十三亿病患共吸鸦片的晚上
 · 说说习近平的山寨道具-敞篷越野阅兵
 · 浅谈《欧洲文革》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 中华各界恢复帝制劝进书
【搞笑-2】
 · 大合唱《保卫万维》
 · 老歌新唱《我的非洲心》
 · 首届“政奥会”部分尿样检测结果
 · W-ISIS vs C-ISIS (搞笑)
【环境伦理】
 · 给寡人兄和特有理兄的一个提议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公民社会 vs 屌民社会
【侃政治-4】
 · 郭爆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有多大?
 · 山寨启蒙和传统文化哪个危害更大?
 · 盎格鲁人太任性(1)
 · 从哈耶克思想到川普现象
 · 海外爱国贼的逻辑不如鸟
 · 重贴被德孤删除的一个评论
 · 马克思制造的“时空扭曲”
 · “闹闹派”的N大误区
 · 华裔和白裔谁更种族歧视?
 · 台湾的出路在于推动两岸民主共识
【视频推荐】
【文化进化】
 · 当瑞典的死规矩遭遇中国的活人性
 · 奉劝溪谷闲人停止自我顶贴行为
 · 井蛙进化史(迷你版)
【中国传统文化批判】
 ·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超短)?
 · 国人反对教师欠薪的理由值得商榷
 · 病句与发错音哪个错误更严重?(特
 · 从道德天然论看儒道与康德的区别
 · 中国体育粉丝的一大特色:粉教练
【左毛学】
 · 五毛爱普京的心理学分析
 · 老百姓不是SB的避难所(短评)
 · 为NBA的决定叫声好!
 · 给穆尔西算一掛:“中东与中共犯克
【歌。影。视】
 · 李克勤《红日》等几首粤语歌曲
 · 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
 · 万泉河水,百听不厌
 · 我喜欢的几首老歌
 · 不纪念一下毛主席俺脚得心里空得慌
 · 遇到这样的敌军,您干脆打死俺算了
 · 意识形态可论,但音乐无罪,艺术无
【侃哲淆】
 · 从范例自吹自擂看兔子对哲学的无知
 · 中国没有辩证法,有的只是诡辩术
 · 中国传统认识论批判
 · 哲学同真理的关系以及辩证法的本质
 · 跟喜欢“装哲学它妈”的兔子侃侃大
 · 跟兔老师讨论分析哲学,兼向网友问
 · 从道德角度看陈光标慈善的山寨特性
 · 兔子围起布帘子糟蹋休谟,叔不能忍
【其他】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 关于我个人对网络骂人的举报底线
存档目录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反共啦啦队何以自以为是运动员? 2018-08-20 14:25:31

发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不少生活在海外的挺共派和反共派都有一个共同毛病。那就是将自己的啦啦队角色当成了运动员角色。表现之一,是两个啦啦队之间的厮打和敌视,要比运动员之间的正规比赛还要激烈,还要认真。

从反共倒共,到反啦啦队员倒啦啦队员,就在无意间,中国人已经悄悄地完成了从正义之师到义和团的转变。现在看来,无论是文革,还是义和团,都不是个别人教唆的结果。就在今天,中国人仍然在大摇大摆地上演着义和团和文革的闹剧,只不过自己意识不到而已。

文革两派的武斗,是义和团意识的另一次实现。势不两立的两大派组织这么容易就结成了。我以前一直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但是今天看来看来却是挺自然的。从文革的两派,到反共拥共,到左右两派,挺到川反川,到挺郭反郭,根本就是同一个思想基础,义和团意识嘛。

道理上说,反共啦啦队员将拥共啦啦队员的“邪恶”等同于中共的邪恶,与当年义和团将使用洋铅笔的女孩的头一刀砍下的行为性质上是相同的。好的方面是,人类至今还没有发明隔着电脑杀人的技术。否则我敢肯定,万维至少一半的博主早已躺在坟墓里了。

对洋铅笔女孩的愤怒达到砍头的程度,这样的例子数不胜数。从郭文贵的小蚂蚁,到海外民运美国之音抓特务,到当年麦卡锡主义的受害方如今主动呼唤麦卡锡,到黄川粉对白左,黄左,穆斯林,黑人,墨西哥人的不加区别的愤怒和仇视。都是义和团精神的典型实例。

另外一个例子是发生在我个人身上。虽然我从来没有得罪过德孤。但是仅仅因为我的一篇《意识形态可论,但艺术无罪音乐无罪》,其中播放了《红色娘子军》的视频。结果惹恼了德孤。这小子显然是把我当成了使用洋铅笔的女孩了,新帐老偏见一起算。结果一连发表了四篇砍头博文来骂我。

至今为止,他都不知道我的愤怒来自何方。我对道德骗子的愤怒程度,与女孩对感情骗子的愤怒程度基本上是差不多的。之所以愤怒,是因为仍然相信对方不是骗子。但是一旦得出您就算骗子的明确的结论之后,我的愤怒会立马消失。

例如,除非他学德孤的拐弯抹角骂人法学过了头,我一般不会对溪谷烂人产生愤怒,因为我知道他原本就是个烂人。打个比方,我也许会对随地吐痰者感到愤怒,但是我不会对大小便失禁者产生同样的愤怒。德孤原本就是个道德失禁者,但是他愣是在万维憋了整整十年的屎。一旦我知道了德孤是因为失禁而拉屎,而非故意拉屎。我的愤怒也就自然消失了。德孤如果想要继续骂我,随便了。

拜托德孤的高智商,万维现在又有了一个骂人新词儿,“混种。”反正我以前从来没见有人使用过。这不,溪谷烂人刚刚将这个词用在了习近平头上。你们不是自以为聪明吗,我愿意跟你们接着玩。

啦啦队就是啦啦队,运动员就是运动员。请不要混为一谈。认识到者一点我认为很重要。打个比方,篮球比赛的胜负,与两伙啦啦队员之间的厮杀没有关系。如果中国人的政治打斗仅仅限于两个啦啦队之间也就算了。反共拥共啦啦团的一个更严重问题,是把斗争扩大到了观众席。

我其实并非是一个拥共派,我之所以会从过去的激进反共右派,转变成如今的独立的观察者,是因为我意识到了激进反共的义和团性质。我现在的立场,相当于做在观众席上看比赛。像我这类人在西方社会多如牛毛。例如哈拉利,以及不少西方政治分析人士都认为,中共有可能会永远执政下去。

问题是,同样的话如果由我来说,便会激怒反共啦啦团。啦啦团搞不懂的一点是,最符合实际的,理性的预测,肯定是出在观众席上。而不是出在啦啦队员当中。因为啦啦队是有自己的预设立场的。义和团啦啦队与理性啦啦队的一个区别,在于能否宽容和理解对方啦啦队的预设立场。即便是做不到这一点,起码来说,也不应当根观众过不去。


浏览(956) (7) 评论(29)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8-08-24 02:21:38

【可是,中国的复辟已经到了单摆的顶点, 旧权贵遗孤与新权贵贪属们, 螳臂难以挡车, 蝉鸣渡严冬】

--- 谢香椿博!习近平的主导地位已经形成。未来几年,没有能挑战他。

回复 | 0
作者:香椿树1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8-23 08:29:58

曲高和寡,倒过来说不就是品低和众。 如果媚俗讨好,就根本没必要网上浪费时间, 又没有稿费给你。 另外万维让我想起一句成语, “涸辙之鲋, 时日无多”, 万维很像雨后老路上的泥坑被太阳暴晒而汤汁越来越浓,乌龟蛤蟆的密度也越来越高,越来越烦躁,声音也越来越大。

可是,中国的复辟已经到了单摆的顶点, 旧权贵遗孤与新权贵贪属们, 螳臂难以挡车, 蝉鸣渡严冬。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8-23 02:38:23

电影《waterworld》中含有那段台词的片段:(二分三十秒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v9_YOL38MM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08-23 01:45:02

【如果谈论中国的事情,就该基于什么样的方式能让中国发展的成本最低。如果是谈论美国的事情,也是同样】

--- 您的这段评论很有水平。假如人类社会是蚂蚁社会,那么您的说法可以自动实现。因为每只工蚁的DNA是完全相同的。因此意志也是完全相同的。

人类的全部问题,在于不存在全局意义的成本认同。即便是一个民族实现了成本认同,还有世界各国之间的成本认同问题。

无论是战争也好,民主革命也罢,都是受由个人意志所聚集起来的集体意志,即涌现(emergence)意志所推动的。

其次,人类智慧的一个直接悖论,是越有智慧,却越是相信抽象故事(entity)。这就是为什么价值理念的重要性,总是要超过成本理念的重要性的原因。 所以,您说的成本计算概念对于人类社会来说,几乎是没有意义的。唯有独裁体制才有可能实现某种成本意志,但是这种成本意志,又必须包括维稳本身的成本。

另外一个例子是军队的存在。如果人类真的存在统一的成本意志,那么军队压根就不应当存在。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8-08-23 00:54:40

海外民运的另外一个问题是仇恨态多,理性太少。中共有八千万党员。即便是推翻了中共,也需要一个公正的清算和审判过程。但是我看不到这种可能性。无论像某些人,像夏业良等,嘴上说的多么漂亮,没有一个人能够保证结局一定如此,在大多数中国人的心目中,“贪官人人得以诛之”的思想仍然根深蒂固。这很像《笑傲江湖》五岳剑派的”正派人士“的道德水平。

下面是电影《waterworld》中的一段台词。这也是我所追求的正义。若无可能,我宁愿不要民主。

Throw the nets!

[ Crowd Yelling ]

[ Screams ]

By what right--

You pay me to keep the peace.This isn't it.

- He has killed one of ours

- He was defending himself

- He needs to be destroyed!

- Kill him Let's kill him

- That may be, but not here and not like this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8-08-22 22:49:47

【承认"洗脑"可行 = 民众是愚蠢的 = 你我争夺洗脑权。民主斗士要避免用"洗脑"来反共。】

---- 中共的很多立场其实都是事实,而非完全是搪塞或者撒谎。例如某官员说,一旦共产党跨了,人民连存放骨灰的地方都不会给他们。对这句话,我是坚信不移的。中国下一次内乱有多可怕,无需动态多脑筋即可想明白。

很多反共啦啦可能以为,最多是杀掉一些中共官员嘛,唯一的区别是隔一个杀一个,还是挨个杀。他们好像没有想过,老百姓的死亡人数,至少是中共官员的十倍到一百倍。

海外反共的一大特点是只捡中共的坏方面说事儿。这种方法本身最多是仇恨的积累。当年努尔哈赤冥思苦想,也只憋出了七大恨。三十年下来,海外对中共的仇恨,已经超过一千大恨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2 21:44:52

【另外还有一句不怕得罪您的话。理解和宽容对方的预设立场。如果您自己也做到了,您就不会在万维有这些恩怨了。德孤无缘无故骂您,当然令人愤慨。但他也有预设立场吧?您能否理解和宽容?说实话,让我做到是比较难。估计您也差不多。所以还是不要提这种要求的好。】

--- 没事思羽妹。我是能够轻易被得罪的人吗?我的脾气您大概还不大了解。德孤用反复用“混种够”来羞辱我,一般人是抗不住的。但是我对骂人却不敏感。我的愤怒,是来自德孤的不诚实,尤其是他指桑骂槐又死不认帐。

对此,他必须付出相应代价。我的报复方法很简单,我即不会利用网管公权力,也不会起诉他。更不会长期记仇。您必须容许我好好地用我的逻辑语言和文明用语言羞辱他一顿。现在最多只完成了一半。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2 21:25:51

【续一:还有一个大前提您别忘了:在中国国内是绝对不能有反共的声音的。在国外反对共产党,按您说的,是掰着不疼的牙什么什么的,也不能反,全世界对中共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您认为这正常吗?对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的大环境是好事吗?】

--- 俺这篇主要是提醒反共啦啦队,

1反共,与讨厌拥共声音之间是有区别的。应当听听不同声音。尤其是接近客观真实的声音。而不是不敢听,或者不愿意听。我发现,对于反共啦啦队来说,五毛一词相当于“case closed.I don't want read it anymore."

2记得当年吾尔开希在天安门上高喊:”民主就是人民当家作主。“ 我发现,今天人们对民主的认知并没有变化。这样的例子很多。其实人民当家作主,与民主区别巨大。西方的民主是rule of law.而人民当家作主=rule of people, or rule of majority. 前者是民主,后者是暴民民主。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1 16:45:18

【这个油腻男有时候看问题还是比较透彻的,】

--- 老度不是油腻男,最多是一个发蜡太厚,我行我素的发蜡男。万维第一油腻老头是假巴。这小子是在把握腻歪烦了。我把他大骂一顿。不再让他跟我继续起腻。这小子的确可恶。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1 10:56:13

我一直说我对事不对人,说得只是道理,信不信在您了。在现实生活中,我有时不得不说言不由衷的话,然而在网上,我完全没有这种必要,您说呢】

--- 看来思羽妹是打架打怕了。对是不对人,与是否点博主的名字没有关系。咱这回改了。光点名不打架,您看如何?

点名但不打架,不仅是就事论事的最明了的方式,而且也是尊重博主的体现。

名博=经常被点名的博。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18-08-21 10:13:46

老毛在台下高呼民主万岁的时候,未必想到以后会反右文革。

洪洞县里无好人,都是大酱里泡出来的,台上台下而已。

回复 | 1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08-21 10:12:33

什么反共拥共的,人类做决定的基础是基于成本。

如果谈论中国的事情,就该基于什么样的方式能让中国发展的成本最低。如果是谈论美国的事情,也是同样。

那么首先就需要知道什么算是成本,你要是连有什么坛坛罐罐都不知道,谈什么成本?

因此就需要认识现实,也需要反对激变,因为这是成本最高的形式,比如川普这种颠覆美国贸易和经济模式的做法。

那么渐进就是最可行的方式,也就是存在一个过程的概念。那么在什么过程说什么事,时髦的名词叫历史阶段。不同历史阶段的事情不能混为一谈。

第三就是清楚理念与现实这两个词的作用,不能用理念代替现实,也不能用现实否定理念。

其他的都是属于没意义的废话,没有进入辩论的需要。

回复 | 1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8-08-21 07:43:30

承认"洗脑"可行 = 民众是愚蠢的 = 你我争夺洗脑权

民主斗士要避免用"洗脑"来反共。

回复 | 0
作者:思羽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8-21 06:12:28

“如果用集邮做类比的话。那么中共的洗脑方式,是只搜集自己好邮票和西方的坏邮票。而反共啦啦队的洗脑方式,是只搜集中共的坏邮票。”

这个您逻辑恐怕也不能自洽。西方民主制度下,那个反对党不是专门收集坏邮票的?媒体也是专门收集坏邮票的,看看CCN, WA Po 就知道了。

回复 | 2
作者:思羽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8-21 06:09:35

"我一直不明白您具体是指谁,是我点名的那七位种族型川粉,还是只德孤,还是指闲人?还是所有上述人士?还是其他?我的那一句话您认为是不尊重人格?请明示我再回答。"

我一直说我对事不对人,说得只是道理,信不信在您了。在现实生活中,我有时不得不说言不由衷的话,然而在网上,我完全没有这种必要,您说呢。

说实话,看到您说的“因为我在万维受到的各种不公正的攻击实在是太多。过去是左派,现在是左右夹击。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滋味,暗算是体会到了。所以我比您感受自然更深些。”我真是不知道是应该哭还是应该笑。姥姥不疼舅舅不爱?姑且不说万维上的姥姥和舅舅们在您眼里有多少公信度,您对他们有多少发自内心的尊敬,就是这个疼和爱吧,连我这个红灯照,朝阳大妈早都无所谓了。记得老度说过您最值得人佩服的就是您追求真理的精神-这个油腻男有时候看问题还是比较透彻的,您觉得古今追求真理的人,从基督到伽利略,到林昭遇罗克,有几个在他们自己的时代特别popular, 有几个有好下场的?而您现在呢,恕我直言,追求真理的精神已经被追究个人之间的小恩怨代替了。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当年弱女子李清照到底发得是什么样的感慨?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1 05:22:15

也许海外华人都一个心愿。即认为大陆老百姓都中了中共的毒。在海外反共的一个作用只用自己搜集坏邮票当作解药送到大陆给老百姓解毒。不幸的是,老百姓没有收到解药,自己却中了解药的毒。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1 05:00:32

【反共和反川一样,有各种反法。比如反川的,有在网上发表意见的,有参加反川游行的,有给民主党捐款的,有把莎拉桑德斯赶出饭馆的。难道不参加反川大游行就没资格反川了?】

--- Wrong.反川与反共之间具有本质性的差别,反川是货真价实的公民参政,而隔洋反共与在电子游戏机上玩《茉莉花革命》的游戏区别不大。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8-21 04:45:10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1 04:44:58

【我也不太明白反共啦啦队碍着谁了,让您这么大批特批,反反复复得批。就算他们不理性,是义和团吧,掰着不疼的牙闹腾,不理性瞎闹腾的人多了,全世界除了中共对这种闹腾极度反感,花大钱派五毛翻墙出来和他们对垒,还有谁在意他们的闹腾?您不认为翻墙五毛的存在说明了很多问题吗?】

---首先,“反共啦啦队碍着谁了”这句话本身,就不是反对我这篇的一个民主的理由。倒是蛮像红灯照的理由耶(完笑)。我这篇并非是反对隔洋反共。我反对的,是激进化和极端化倾向。

有位网友曾经说,海外华人喜欢二次洗脑。我回答说二次洗脑更难治,因为是自己给自己洗。那么到底什么是二次洗脑呢?如果用集邮做类比的话。那么中共的洗脑方式,是只搜集自己好邮票和西方的坏邮票。而反共啦啦队的洗脑方式,是只搜集中共的坏邮票。

难怪反共啦啦队会越来越激进,越来越像义和团呢。原来是都是这种集邮法惹得祸。您的邮票越多,您越是对中共更加愤怒。并且同大陆的现实以及老百姓对中共的真实感受偏离的越远。

至于诸如网络水军,翻墙五毛等说法,我认为是反共啦啦队的不自信的托词而已。例如我发现,五毛一词已经成为了反共啦啦队的一个逃避现实的万能标签。任何对中共有利的言论,都被视为五毛言论。我敢肯定,据大多数“五毛”都是自愿行为,而非受雇于中共。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08-21 03:54:28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0 23:12:32

【嘎兄,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在争论中尊重对方的人格。不要用任何方式羞辱持相反意见的人。至于理解和宽容对方的预设立场,我一直不太明白您是什么意思。您不妨举个例子?】

---- 我一直不明白您具体是指谁,是我点名的那七位种族型川粉,还是只德孤,还是指闲人?还是所有上述人士?还是其他?我的那一句话您认为是不尊重人格?请明示我再回答。

我这句可能没说清楚。【宽容对方的预设立场】是指无论是反共的,还是爱国的,改良的还是暴力的,首先要清楚我们都不过是具有各自预设立场的(非中立)啦啦队。而非革命的真正参与者。不仅如此,而且还是隔着太平洋的啦啦队。

一句话,不要太高估了自己对未来中国民主化的贡献。想清楚这一点,有助于对不顺自己心意的网友更加心平气和些。

即便是正常争论没问题,起码不要上升到个人恩怨的程度。尤其是到了相互仇恨,指桑骂槐谩骂的程度。这就是我说的义和团意识。

当然也许在在您看来,我是小题大做,故弄玄虚。其实不然,因为我在万维受到的各种不公正的攻击实在是太多。过去是左派,现在是左右夹击。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滋味,暗算是体会到了。所以我比您感受自然更深些。

回复 | 1
作者:思羽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0 19:29:59

续二:我觉得,您是该反思一下的时候了。现在互联网把世界已经连为一体,连古人都知道,防民之口,胜于防川,所以中共才搞大外宣,才向国外派出这么多大大小小的五毛,特务。

另外还有一句不怕得罪您的话。理解和宽容对方的预设立场。如果您自己也做到了,您就不会在万维有这些恩怨了。德孤无缘无故骂您,当然令人愤慨。但他也有预设立场吧?您能否理解和宽容?说实话,让我做到是比较难。估计您也差不多。所以还是不要提这种要求的好。

回复 | 2
作者:思羽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0 19:20:29

续一:还有一个大前提您别忘了:在中国国内是绝对不能有反共的声音的。在国外反对共产党,按您说的,是掰着不疼的牙什么什么的,也不能反,全世界对中共没有任何反对的声音,您认为这正常吗?对中国人民和全世界的大环境是好事吗?

回复 | 3
作者:思羽 回复 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0 19:15:39

反共和反川一样,有各种反法。比如反川的,有在网上发表意见的,有参加反川游行的,有给民主党捐款的,有把莎拉桑德斯赶出饭馆的。难道不参加反川大游行就没资格反川了?

回复 | 2
作者:思羽 留言时间:2018-08-20 18:59:26

嘎兄,我觉得,最重要的还是在争论中尊重对方的人格。不要用任何方式羞辱持相反意见的人。至于理解和宽容对方的预设立场,我一直不太明白您是什么意思。您不妨举个例子?

我也不太明白反共啦啦队碍着谁了,让您这么大批特批,反反复复得批。就算他们不理性,是义和团吧,掰着不疼的牙闹腾,不理性瞎闹腾的人多了,全世界除了中共对这种闹腾极度反感,花大钱派五毛翻墙出来和他们对垒,还有谁在意他们的闹腾?您不认为翻墙五毛的存在说明了很多问题吗?

回复 | 3
作者: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08-20 17:38:23

支持一下哈。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8-08-20 16:13:04

打算让俺这里热闹一下。

下一篇的计划是《从《卖拐》到《卖拐泡妞法》看骗子的与时俱进》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8-08-20 15:32:42

【那烂人用尿拌泥自己把楼筑得最高。Hilarious indeed!】

--- 驴马烂仔也好意思反共,这一点是我最难理解的。

回复 | 1
作者:城里的老农 留言时间:2018-08-20 15:27:35

那烂人用尿拌泥自己把楼筑得最高。Hilarious indeed!

回复 | 1
共有29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