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新天狱博客  
不唯西,不唯书,不唯毛,更不唯邓。  
        https://blog.creaders.net/u/11266/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新天狱博
 
注册日期: 2016-06-19
访问总量: 501,25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早就知道任志强绝不会自杀-兼谈许
· 天怒人怨:彭斯竞选途中撞垃圾车
· 川式【鸡血疗法】和美国巫医
· 川普新冠失控的新证据:国安顾问
· 疫苗能救美国于新冠水火吗?
· “天快亮了”:许章润却不敢告清
· 美国文革:【白卫兵最爱美国】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美国评论】
 · 天怒人怨:彭斯竞选途中撞垃圾车
 · 川普新冠失控的新证据:国安顾问阳
 · 疫苗能救美国于新冠水火吗?
 · 美国文革:【白卫兵最爱美国】
 · 川普新冠疫情新举措:保护雕像
 · 美国【赛先生】和【德先生】的大战
 · 华人真的反对BLM运动吗?
 · 博尔顿:川普求习近平助选-兼论【精
 · 从一张图看华人在美口碑
 · FBI警告:民兵和右翼组织借抗议策划
【改革开放】
 · 香港废青促成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
 · 中共应该从香港事件学习什么?
 · 细数历代王朝灭亡前七大征兆
 · 重温邓小平同志80年代的讲话
 · 为“改革”而“改革”的“改革”死
 · 点评庆祝改开40周年大会
 · 科学技术成了第一破坏力
 · 邓小平能不能超越?
 · 习近平的【南巡讲话】
 · 习近平大战邓小平
【解放战争】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七(完):一只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六:淮海战役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五:豫东战役(
 · 破除粟裕神话之五:南麻、临朐之战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四:毛泽东严词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三:粟裕的“华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之二:济南之战
 · 何新破除粟裕神话系列之一:并未指
【时事评论】
 · 早就知道任志强绝不会自杀-兼谈许章
 · 川式【鸡血疗法】和美国巫医
 · “天快亮了”:许章润却不敢告清华
 · 许章润是否嫖娼了?
 · 黄川粉们为川普Tulsa集会人群大小漂
 · 【见光死】是中外黄川粉的特征
 · 【黑人命贵】是黄川粉们的伪命题
 · 邓小平和李嘉诚的谈话力挺【港版国
 · 谁扇了谁的耳光——一篇奇文
 · 点赞【邓朴方的公开信】!
【历史】
 · 7月4日再谈假社论《民主颂》
 · 三年大饥荒的照片是伪造的
 · 毛泽东在湖北
 · 赵紫阳的“千斤田”和“反瞒产私分
 · 用历史的观点看待历史
 · 当代人如何看前朝史?
 · 日本的资料就是真的吗?
 · 回顾1989:我向你们的良知呼唤
 · 被【举报】的历史老师和【苦力】
 · 工科院校一、二级教授名录(1956年
【天下事】
 · 如何看待【50年不变】?
 · 香港闹事者也是纸老虎
 · 李黄瓜会不会从香港逃跑??
 · ZT:当种族主义的历史照进现实
 · 方方们的怨气到底从哪里来?
 · 疫情期间,中国最丑陋的一个华人?
 · 从武汉疫情再看仇和的【宿迁医改】
 · 香港人和口罩的姻缘
 · 从抗癌【神药】Keytruda受挫到可重
 · 流沙河和抓壮丁
【巴拿马文件】
 · 任孟父女是权贵资本主义的一部分(
存档目录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网络日志正文
谈谈【鲁迅热】 2018-10-07 10:14:31

编者:彭思在美国保守智库的讲话中引用了鲁迅的一段话,引起一阵鲁迅热。改开这些年来否定了很多五四运动以来的成果,让旧中国的许多沉渣逐渐泛滥,所以许多年轻人对鲁迅的了解并不深。这次由彭副统帅亲自出马,重提鲁迅,自然是分量很重,鲁迅又热了起来。彭副统帅当然不知道鲁迅是什么人,是他背后的一些人(不排除一些中国人)替他代笔操刀的结果。意思无非是想说中国人对【歪果仁们】不够了解、尊重、平等。。。

副统帅的发言不禁使我想起鲁迅的另一篇文章,倒是对今天的一些人的态度是一个绝妙而真实的描述,那就是1930年鲁迅和梁实秋的一场论战。梁实秋当时攻击一些左翼作家【到××党去领卢布】、说学生被段祺瑞政府枪杀是【为了几个卢布送命】、说无产阶级是【劣败者】、还狡辩说【不知道自己的主人是谁】云云,鲁迅的《“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一文驳斥了梁实秋这些说法,称梁实秋为“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

今天读来鲁迅对【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的描述,看看中国的公知、大V、海外【民主斗士】、黄川粉们,对中国和美国今天发生的事情的看法,对中美资本家的驯良、对中美劣败者】们的【狂吠】(例如:平权法案、 HB2、无证移民等等),感叹历史的相似和鲁迅观察的深刻。。。此外那些文革中左的不得了,现在又右的不得了的人,是不是也是【当时权贵】的乏走狗呢??

借鲁迅热之际,请大家欣赏鲁迅的原文:


***************************************

梁实秋先生为了《拓荒者》上称他为“资本家的走狗”,就做了一篇自云“我不生气”的文章。先据《拓荒者》第二期第六七二页上的定义,“觉得我自己便有点像是无产阶级里的一个”之后,再下“走狗”的定义,为“大凡做走狗的都是想讨主子的欢心因而得到一点恩惠”,于是又因而发生疑问道——


  “《拓荒者》说我是资本家的走狗,是那一个资本家,还是所有的资本家?我还不知道我的主子是谁,我若知道,我一定要带着几分杂志去到主子面前表功,或者还许得到几个金镑或卢布的赏赉呢。……我只知道不断的劳动下去,便可以赚到钱来维持生计,至于如何可以做走狗,如何可以到资本家的帐房去领金镑,如何可以到××党去领卢布,这一套本领,我可怎么能知道呢?……”

  这正是“资本家的走狗”的活写真。凡走狗,虽或为一个资本家所豢养,其实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所以它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不知道谁是它的主子,正是它遇见所有阔人都驯良的原因,也就是属于所有的资本家的证据。即使无人豢养,饿的精瘦,变成野狗了,但还是遇见所有的阔人都驯良,遇见所有的穷人都狂吠的,不过这时它就愈不明白谁是主子了。

  梁先生既然自叙他怎样辛苦,好像“无产阶级”(即梁先生先前之所谓“劣败者”),又不知道“主子是谁”,那是属于后一类的了,为确当计,还得添几个字,称为“丧家的”“资本家的走狗”。

  然而这名目还有些缺点。梁先生究竟是有智识的教授,所以和平常的不同。他终于不讲“文学是有阶级性的吗?”了,在《答鲁迅先生》那一篇里,很巧妙地插进电杆上写“武装保护苏联”,敲碎报馆玻璃那些句子去,在上文所引的一段里又写出“到××党去领卢布”字样来,那故意暗藏的两个×,是令人立刻可以悟出的“共产”这两字,指示着凡主张“文学有阶级性”,得罪了梁先生的人,都是在做“拥护苏联”,或“去领卢布”的勾当,和段祺瑞的卫兵枪杀学生,《晨报》却道学生为了几个卢布送命,自由大同盟上有我的名字,《革命日报》的通信上便说为“金光灿烂的卢布所买收”,都是同一手段。在梁先生,也许以为给主子嗅出匪类(“学匪”),也就是一种“批评”,然而这职业,比起“刽子手”来,也就更加下贱了。

  我还记得,“国共合作”时代,通信和演说,称赞苏联,是极时髦的,现在可不同了,报章所载,则电杆上写字和“××党”,捕房正在捉得非常起劲,那么,为将自己的论敌指为“拥护苏联”或“××党”,自然也就髦得合时,或者还许会得到主子的“一点恩惠”了。但倘说梁先生意在要得“恩惠”或“金镑”,是冤枉的,决没有这回事,不过想借此助一臂之力,以济其“文艺批评”之穷罢了。所以从“文艺批评”方面看来,就还得在“走狗”之上,加上一个形容字:“乏”。


浏览(320) (4) 评论(3)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羊市大街 留言时间:2018-10-07 20:53:48

这样的人是社会的蛀虫,是最可恶的。

回复 | 0
作者:羊市大街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0-07 15:10:16

文革的红人摇身一变成为民主精英的大有人在。有个叫丁抒的“民运精英”,出书控诉反右,文革。他当年是清华文革初的运动积极分子,自报工人出身,跟着工作组“拔白旗”“抓鱿鱼”,好不威风。因为整人有功,被指派与胡锦涛一起光荣出席大会堂“7.29”大会,受到毛主席接见,当时那是最高荣誉。那些出席会议的学生全是贫下中农,工人,干部子弟,党团员运动积极分子(就是整人积极分子)。到了美国又说自己是资本家出身,在民运中极为活跃。现在的右派里不少是“变色虫”,当年跟着共产党干革命升官发财,如今又以民运分子欺名盗世,找新主子领赏。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0-07 11:22:24

【我还记得,“国共合作”时代,通信和演说,称赞苏联,是极时髦的,现在可不同了,报章所载,则电杆上写字和“××党”,捕房正在捉得非常起劲,那么,为将自己的论敌指为“拥护苏联”或“××党”,自然也就髦得合时,或者还许会得到主子的“一点恩惠”了。】

文革时期高伐林先生大概也很时髦,不然进不了团中央。最近我原来大学庆祝校庆,那些当时学生会的主要红人,都是现在最右的。。。邓小平说【十年来我们的最大失误是在教育方面】这当然不能再提了,好像邓小平这辈子只有一个【南巡讲话】。。。呵呵呵呵

所以,历史真的是一面镜子。如果为了吃饭,可以找一个更不影响下一代的营生,如果是因为其他因素,那就不可饶恕了。。。就像李锐一样。

回复 | 1
共有3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