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嘎拉哈的博客
  There are known unknowns. There are also unknown unknowns. - Donald Rumsfeld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返回首页>> 帮助 退出
我的名片
嘎拉哈
来自: 美国
注册日期: 2010-10-14
访问总量: 743,19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关于价值的科学原理
· 一国两制和一国两值都是蛮头疼的
· 彭佩奥架空川普越来越明显
· 关于六K党的来龙去脉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侃政治-12】
 · 关于价值的科学原理
 · 一国两制和一国两值都是蛮头疼的
 · 彭佩奥架空川普越来越明显
 · 关于六K党的来龙去脉
 · 简评川普国情咨文
 · 面对信释的瞎忽悠,还望网管五思
【侃政治-11】
 · 幸灾乐祸实为过,倒打一耙更猥琐
 · 反共义和团与反共红灯照的比较研究
 · 言论自由的“柯立芝效应”
 · 猴子谈“文明,”越谈越像猴儿
 · 美国基督教与穆斯林到底谁更激进?
 · 给丝丝的最后一个评论
 · 万维网越来越像个鬼网了
 · 自由过量也中毒:评主权公民运动
【侃政治-10】
 · 祝贺特鲁多连任
 · 祖国与国家没有区别
 · 民主自由:反共老海黄的伟哥和伟姐
 · “某籍华人”和“华裔某国人”
 · 东风劲,战鼓催,反共老海黄爱拉黑
 · 二百万奴才仍然是奴才
 · 民主不是普世价值
 · 假如中国人每人都有一只抢
 · 解决香港骚乱问题要比六四容易十倍
 · 中国近代史的新视角:《中国幻景》
【侃政治-9】
 · 三峡工程的真理:反共与愚蠢成正比
 · 反共老海黄比中共更加专制
 · 赞川普总统的板门店历史跨越
 · 俺又惹恼了一位反共老海黄
 · 回归前港人连民主猪长啥样都不知道
 · 换个视角看技术换市场
 · 反共老海黄比义和团还义和团
 · 六四三部曲:反共,反华,反人类
 · 刘欣,俺心目中的女王成
 · 关于“强迫技术换市场“的一次辩论
【科学哲学】
 · 从“太空镜”的物理学原理说起
 · 深度学习是否意味着AI真的会思考?
 · 对恩格斯“劳动创造人“学说的质疑
 · 从拉姆斯菲尔德到哥德尔
 · 从霍金的科学宿命论说起
 · 从人工智能到自由意志
【侃哲淆-2】
 · 嫉妒和晒的道德定位和相互关系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侃科淆】
 · 跟芨芨草探讨星系是如何“转”起来
 · 为什么中国民主很可能会死翘翘?
 · 关于定理(theorem)的定义
 · 跟着紫鸟侃科学:超弦和科学实证主
 · 从王亚平空中授课到广义相对论
【侃政治-8】
 · 还是九爷好啊!
 · BC高等法院前的碰瓷闹剧
 · 从民主无厘头到文明冲突的逻辑
 · 逢十大日,拉黑删贴仍然寒风习习
 · 为什么说中国的崛起是一个定数?
 · 什么才是正确的历史求真精神?
 · 新西兰杀手是黄川粉的好战友
 · 说说海外的“民主毛”水军
 · 麦家廉的诚实和吉娃娃的不自信
【侃政治-7】
 · 我从精诚反共到民主汪精卫的转变
 · 跟反共老海黄的对话
 · 不怕白川粉闹,就怕黄川粉谈基督教
 · 雷锋精神就是贵族精神
 · 关于贵族,信用,契约的hit&mi
 · 《莫斯科-北京》,暨纪念毛泽东诞
 · 再好的家法仍然是家法
 · 华人的一条真理:老而不死是为贼
 · 为什么黄川粉都跟穷人过不去?
 · 吃货族又惹祸了,这次是贿选(特短
【搞笑】
 · 王老虎俺又想抢亲了,远方还愣着干
 · 黄求恩一出场,白求恩只能钻地缝
 · 巴菲特“万维驻文学城东印度公司”
 · 小山羊主动出击大灰狼的故事
 · 东厂签字仪式
 · 没有大猪圈,哪会有大猪?(短)
 · 乐死别怪俺,兔子怒斥西方群哲
 · 视频解读AV影星和普通人的区别(非
 · 习老爷的姨太们关于金正恩的对话
 · 尿炕精(兔子)思考题答案(搞笑版
【侃政治-6】
 · 卡瓦诺是三权分立体制的受害者
 · 抗议潘妙飞拒修古宅很荒唐
 · 民主的龙种何以收获了暴民跳骚
 · 反共啦啦队何以自以为是运动员?
 · 北韩官方报导《川金会》观后感(短
 · 关于海外民主运动的政治伦理问题
 · 给反修宪的人们泼点儿冷水(1)
 · 先十问自己然后再十问习近平
 · 狭隘民族主义的误区
【侃政治-5】
 · 华裔老爷爷老奶奶又跟小孩杠上了?
 · 自由至上主义乃自由的便溺者(短)
 · 光头党,郭邪教,流氓分级
 · 不自由毋宁死 vs 不让作就打滚
 · 中国文化的歧视特征
 · “感恩贼”横空出世
 · 政治正确,平权法案,言论自由(1
 · 假如中国赢了南海仲裁
 · 正义对贪婪的审判――评南海仲裁
 · 五四运动和“义和团意识”
【侃政治-3】
 · 关于专制体制语境下的政权合法性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2)
 · 批判和怀疑才是民主的精髓(1)
 · 大阅兵秀出了民族的野蛮和阴盛阳衰
 · 对人民的态度,伪精英比毛左黑多了
 · 革命暴民和改良暴知:评电影<天
 · 从中美博弈看两国国际政治的战略缺
 · 大阅兵 vs 大遛狗
【胡乱侃】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补刀队队长送何岸权兄一程
 · 改良派批中共 vs 小三反腐
 · 基督徒应当如何“尊重权柄”
 · 怀念跟寡言博争吵的日子
 · 从李阳打老婆看爱国贼的嘴脸(短)
 · 俺在卫星图片上找到的,是飞机残骸
 · 向寡言博道歉,兼谈博客写作
 · 印度外交官探肛初检报告
 · 道德观的扭曲:评叶友文《华人投票
【胡乱侃-2】
 · 中纪委,似狼嚎,俺迈步出监
 · 中国人办网站,您就将就点儿吧
 · 中华少宽容,道歉需谨慎
 · 两万老苹果齐跳小苹果,场面震撼
 · 兔子真的回国了?
 · 俺也给老何头儿补上一刀
 · 中国正式进入“搞”时代
 · 关于网络争论的“日内瓦公约”
【侃政治】
 · 就法国枪击事件给五毛点个赞
 · 谁是这次踩踏事件的真凶?
 · 传统文化无需刻意弘扬
 · 为社科院院长王伟光说句公道话
 · 浅析华人网争的根源
 · 建议习总拿下汉办主任这个妖妇
 · 以暴力革命为例对比中西方思想之差
 · 暴力革命是中国政局的唯一走向
 · 评阿牛的山寨新现实主义
 · 浅论俄罗斯的民族习性
【侃政治-2】
 · 我来给亚投行浇泡尿
 · 改良派热捧李光耀的深层原因
 · 从今年两会看政治人妖们的与时俱进
 · 闻章立凡大师入驻万维,喜不自胜
 · 春晚,十三亿病患共吸鸦片的晚上
 · 说说习近平的山寨道具-敞篷越野阅
 · 浅谈《欧洲文革》和社会达尔文主义
 · 中华各界恢复帝制劝进书
【搞笑-2】
 · 大合唱《保卫万维》
 · 老歌新唱《我的非洲心》
 · 首届“政奥会”部分尿样检测结果
 · W-ISIS vs C-ISIS (搞笑)
【环境伦理】
 · 给寡人兄和特有理兄的一个提议
 · 献给我的小浣熊
 · 公民社会 vs 屌民社会
【侃政治-4】
 · 郭爆料对中国政治的影响有多大?
 · 山寨启蒙和传统文化哪个危害更大?
 · 盎格鲁人太任性(1)
 · 从哈耶克思想到川普现象
 · 海外爱国贼的逻辑不如鸟
 · 重贴被德孤删除的一个评论
 · 马克思制造的“时空扭曲”
 · “闹闹派”的N大误区
 · 华裔和白裔谁更种族歧视?
 · 台湾的出路在于推动两岸民主共识
【视频推荐】
【文化进化】
 · 当瑞典的死规矩遭遇中国的活人性
 · 奉劝溪谷闲人停止自我顶贴行为
 · 井蛙进化史(迷你版)
【中国传统文化批判】
 · 中国人为什么这么无耻(超短)?
 · 国人反对教师欠薪的理由值得商榷
 · 病句与发错音哪个错误更严重?(特
 · 从道德天然论看儒道与康德的区别
 · 中国体育粉丝的一大特色:粉教练
【左毛学】
 · 五毛爱普京的心理学分析
 · 老百姓不是SB的避难所(短评)
 · 为NBA的决定叫声好!
 · 给穆尔西算一掛:“中东与中共犯克
【歌。影。视】
 · 李克勤《红日》等几首粤语歌曲
 · 草原上的红卫兵见到了毛主席
 · 万泉河水,百听不厌
 · 我喜欢的几首老歌
 · 不纪念一下毛主席俺脚得心里空得慌
 · 遇到这样的敌军,您干脆打死俺算了
 · 意识形态可论,但音乐无罪,艺术无
【侃哲淆】
 · 从范例自吹自擂看兔子对哲学的无知
 · 中国没有辩证法,有的只是诡辩术
 · 中国传统认识论批判
 · 哲学同真理的关系以及辩证法的本质
 · 跟喜欢“装哲学它妈”的兔子侃侃大
 · 跟兔老师讨论分析哲学,兼向网友问
 · 从道德角度看陈光标慈善的山寨特性
 · 兔子围起布帘子糟蹋休谟,叔不能忍
【其他】
 · 举报刘卡尔(liucarl)
 · 关于我个人对网络骂人的举报底线
存档目录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网络日志正文
为什么中国民主很可能会死翘翘? 2018-10-31 12:30:57

(这是我在老豆子的一篇博文后面的一个跟贴。)


一个很悲催的现实是,中国的民主很可能会死翘翘。这一点是哈拉利首先提出来的。他的理由是基于他对未来AI前景的预测。一旦独裁政权将AI与生物学相结合,就会产生一个不可战胜的巨无霸王朝。至少从理论说,哈拉利的说法是符合逻辑的。

他的说法不仅很有道理,而且中国正在一步步实现中。按照我个人的预测,一个很可能的情景是,未来的每个中国人的身体内,都会像美国的宠物狗那样有了一个芯片。其实中共做到这一点十分容易,并不需要强迫。例如像健康监护,侦查早期癌变,医疗保险保障,医疗费用优惠等等,都是非常合情合理两厢情愿的理由。

问题是,一旦每个中国人都植入了芯片,那么中共政权的统治能力,可不仅仅是像江泽民所说的那样“将不稳定因素扼杀在摇篮中“了,而是扼杀在大脑中。例如,某位民主人士刚刚有了一个上街发传单的想法,还没等他走出家门政府就已经知道了。


哈拉利关于“数字独裁者”的视频。



浏览(2557) (3) 评论(7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1-19 07:23:11

嘎拉哈,

万维假巴认识吗?

他在文学城托我给你传一个话。你去看看吧。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74495/201811/19816.html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11-05 11:54:57

佛经没有高知水平读不懂,而圣经没文化也能读的懂。他们针对的读者群是不同的。

不同的病有不同的药,只有一种药肯定不是好事。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5 11:16:19

【人家就不会买您的书。】起这样书名,写这样内容,你觉得我是如何打算的?呵呵。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5 09:47:02

【那些厉害的“我”,如六祖,就会懂得很多他前所未见的东西。不是预先懂,而是一碰上,就立刻懂了。】

--- 人类的进步,首先得益于大师思想的传承。承传的前提是可传承性。一切可传承的思想都具有两个特征,而不是一个。第一个特征是自己懂。第二个特争是让别人懂。要想让别人懂,首先是知彼。即知道别人是如何思考问题的。其次是知己。即,除了给读者留下几条斩钉截铁的大结论,让人家自己去唔之外,还应当有逻辑。

中国文化的一大缺陷是只关注第一个特征。结果是虽然大师很多,但谁也听不懂谁。例如佛学就有这样的特征。如果学校的教育方法都是按照佛学的理念,只强调自唔,这样的教育肯定是失败的。

万维有几位写书的博主。您是其中之一了。如今的读者有一个特权,如果他们当中的绝大多数都看不懂您的东西,或者唔不出您的“通天大哲理,”那人家就不会买您的书。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4 18:39:08

【田野,则是随心所欲的算命了。】这个不是任意的,社会的内容不会超出人性的可能性;哲学思想不会超出人的能想。知者,接也,知不是占有,而是“我”能够接通,所以这里有个基本的接口,不是能不能接上的问题,而总是方凿圆枘的问题。接上了,“我”就能理解“我”能理解的。那些厉害的“我”,如六祖,就会懂得很多他前所未见的东西。不是预先懂,而是一碰上,就立刻懂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4 06:10:21

【你的阶段论,虽然是突发奇想,却有中国味儿,根据田野,而更为系统。事实上李宗吾曾为此做了一图,来说明这里的层次间的转折和关系】

--- 不是中国味儿,而是辩证法味。您也许看得出来,我是不喜欢辩证法的。因为辩证法容易走向胡乱算命。例如,系统可以理解为一种最安全最保守的算命,也就是目的论(telos)算命。那么您所说的田野,则是随心所欲的算命了。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4 05:55:44

西方哲学的系统,有如桌子上放的仪器。说是系统,也算系统。但总有人来改动,后来居上。中国人的学术,却是存在于田野的,总有不尽,有人来改,却只是增添,核心还是老一套。老有耆德,人性和人的DNA都是古老的,总想着“革命”,未必能前进,反而可能回到猴子。

你的阶段论,虽然是突发奇想,却有中国味儿,根据田野,而更为系统。事实上李宗吾曾为此做了一图,来说明这里的层次间的转折和关系。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SimonN 留言时间:2018-11-03 12:41:12

【而要让这些出类拔萃的人在给自己创利的同时给大家带来利益这个社会必须自由公正。平等则是后事,是建立在自由公正之上的】

--- 欢迎来这儿瞎咧咧。但是我不屑跟黄川粉,尤其是跟您这类逻辑智障型黄川粉多费口舌。感性不是问题,但是因为逻辑智障而作恶就比较令人讨厌。

中国人不具备演绎逻辑能力。例如在如何定义“出类拔萃”问题上,黄川粉认为SAT=出类拔萃。按理说,中国高考制度已经实施四十年了。按理说也该收获些自由竞争的成果了吧。但是至今为止,有一个获得诺贝尔奖的吗?

我的这个质疑,对于虎妈们培养出来的SAT高分小虎崽仔也照样适用。中国人高分低能这是一个事实。美国大学对这一现象看得越来越清楚。

回复 | 1
作者:SimonN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3 07:50:55

/// --- 在哈耶克时代,独裁体制压制竞争的说法是有足够根据的。但是今天的中国经济的确提供了世界上第一个反例。我认为这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真实的经济规律。

中国的例子似乎说明,仅仅就经济效益而言,政治独裁+有限竞争,效益上要超过政治经济双自由体制。人们过去经西方经济的腾飞现象归功于双自由体系。但是中国的例子似乎说明,仅仅经济自由,也照样可以实现第一桶金。///

一笔糊涂账!

在中国,独裁不正是压制竞争吗?都不知道你的观察力在哪里。

政治独裁+有限竞争,效益远远低于政治经济双自由体制而不是超过。

从你的回答看你在骨子里其实是认为专制优于民主的,只是你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首先,人人都这样争的结果,最终的胜利者只可能是白猴崽子,而不是黄猴崽子。其次,常青藤大学最早成立的宗旨就是白人大学。也就是说,人家压根就没打算招收有色人种。///

什么混蛋逻辑!

自由竞争的结果必然是最有能力最苦干的人取得上风,而这些人按照Adam Smith的说法必然会在自己追求自己的利益的过程中给全体社会成员带来利益。这类例子到处都是。比如,Bill Gates因发明PC operative system自己赚翻天,但是他同时(尽管不是本意)给世界带来了计算机革命,大大提高了亿万老百姓的生活质量。Rockefeller用大卡车运输燃油使得他可以降低燃油成本,因此赚翻了天,但是他同时(尽管不是本意)让绝大多数人有经济能力用上燃油。

而要让这些出类拔萃的人在给自己创利的同时给大家带来利益这个社会必须自由公正。而自由公正是不允许歧视的。什么“常青藤大学最早成立的宗旨就是白人大学。也就是说,人家压根就没打算招收有色人种”。真是谎话连篇。哈佛大学AA制才是歧视黄种人,没有AA亚裔孩子的比例更高。平等则是后事,是建立在自由公正之上的。

我劝你们黄左们醒醒,别哪天被你们的白左主子为了讨好黑人西裔卖了。

回复 | 0
作者:SimonN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3 07:43:58

/// --- 在哈耶克时代,独裁体制压制竞争的说法是有足够根据的。但是今天的中国经济的确提供了世界上第一个反例。我认为这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真实的经济规律。

中国的例子似乎说明,仅仅就经济效益而言,政治独裁+有限竞争,效益上要超过政治经济双自由体制。人们过去经西方经济的腾飞现象归功于双自由体系。但是中国的例子似乎说明,仅仅经济自由,也照样可以实现第一桶金。///

一笔糊涂账!

在中国,独裁不正是压制竞争吗?都不知道你的观察力在哪里。

政治独裁+有限竞争,效益远远低于政治经济双自由体制而不是超过。

从你的回答看你在骨子里其实是认为专制优于民主的,只是你自己还没有意识到而已。

///首先,人人都这样争的结果,最终的胜利者只可能是白猴崽子,而不是黄猴崽子。其次,常青藤大学最早成立的宗旨就是白人大学。也就是说,人家压根就没打算招收有色人种。///

什么混蛋逻辑!

自由竞争的结果必然是最有能力最苦干的人取得上风,而这些人按照Adam Smith的说法必然会在自己追求自己的利益的过程中给全体社会成员带来利益。这类例子到处都是。比如,Bill Gates因发明PC operative system自己赚翻天,但是他同时(尽管不是本意)给世界带来了计算机革命,大大提高了亿万老百姓的生活质量。Rockefeller用大卡车运输燃油使得他可以降低燃油成本,因此赚翻了天,但是他同时(尽管不是本意)让绝大多数人有经济能力用上燃油。

而要让这些出类拔萃的人在给自己创利的同时给大家带来利益这个社会必须自由公正。平等则是后事,是建立在自由公正之上的。

我劝你们黄左们醒醒,别哪天被你们的白左主子为了讨好黑人西裔卖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18-11-03 05:50:07

【自己家的小猴崽子跑的比黑人快”这个理由不对吗?不充分吗?】

--- 某些中国人的逻辑要比猴子还要混乱。

首先,人人都这样争的结果,最终的胜利者只可能是白猴崽子,而不是黄猴崽子。其次,常青藤大学最早成立的宗旨就是白人大学。也就是说,人家压根就没打算招收有色人种。

如今哈佛的多元化政策,正是一部分白人对过去的一元化政策的最彻底的纠正和自我否定的结果。正是因为一部分白人的这种自我否定,有色人种才有了爬藤的机会。如今华裔在常青藤大学的比例,可谓香蕉满篮了。

在哈佛问题上,黄川粉的逻辑整个一脑子黄猴屎。满篮子香蕉还嫌不够,为了给黄猴崽子再多争半根香蕉。不惜将曾经给予自己满篮子香蕉的那部分白人骂成“白左”,然后再为了多得到半根香蕉,与鼓吹一元化的另外一部分白人打得火热。

我不知道什么样的猪智商,才能与黄川粉想匹配。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3 04:36:39

【其实这种忧虑都是属于杞人忧天的性质,民主的本质不过就是分权的概念,对利益和资源的控制的分化罢了,只要有这个社会需求,就会发生】

--- 当然,哈拉利的看法,尤其是AI与生物学相结合之后的可能威力,只是一个臆测而已。但是哈拉利的思考对于未来世界的启迪作用却是实实在在的。例如早在一百多年前,达尔文就认为生命等于算法(organism=algorithm)。今天看来是非常有道理的。例如,虽然人类并非是天然的社会动物,但却可以凭借自身的智慧,实现一个更有效率,更和谐的人工蚂蚁社会。

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去动物本性,要比天天论证性本恶还是性本善更有意义。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3 04:15:53

【独裁体制的特点是压制竞争,那么就会出现逐渐衰落的现象,因为在绝对控制环境下人们的思维和想象能力会降低,独裁者因为缺乏竞争而无需太费脑子,简单化就是必然的】

--- 在哈耶克时代,独裁体制压制竞争的说法是有足够根据的。但是今天的中国经济的确提供了世界上第一个反例。我认为这不是偶然的。而是一种真实的经济规律。

中国的例子似乎说明,仅仅就经济效益而言,政治独裁+有限竞争,效益上要超过政治经济双自由体制。人们过去经西方经济的腾飞现象归功于双自由体系。但是中国的例子似乎说明,仅仅经济自由,也照样可以实现第一桶金。

回复 | 0
作者:SimonN 回复 太山 留言时间:2018-11-03 02:46:08

1) 请问,你所定义的[平等] 需要任何前提条件吗?回避客观条件而孤立谈论一种客观存在,毫无意义,或是在欲盖弥彰。

2)什么叫“在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立德”? 何必偷换概念呢? 你这里,明明应该说:“在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立平等”。注意,“平等”与“德”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概念.

“自己家的小猴崽子跑的比黑人快”这个理由不对吗?不充分吗? 

问得好。

这些黄左们被白左洗脑洗得不清,所以,这批人可能都不知道Adam Smith的自由市场经济理论是西方国家民主自由平等富强的物质根本。

回复 | 0
作者:太山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2 21:29:34

美国人的生而平等,被黄川粉们给歪曲成为起跑线平等,也就是机会均等。黄川粉的最大问题,在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立德。例如,之所以黄川粉反AA,反哈佛,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家的小猴崽子跑的比黑人快。

==================================================

1) 请问,你所定义的[平等] 需要任何前提条件吗?回避客观条件而孤立谈论一种客观存在,毫无意义,或是在欲盖弥彰。

2)什么叫“在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立德”? 何必偷换概念呢? 你这里,明明应该说:“在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立平等”。注意,“平等”与“德”是完全不相干的两个概念.

“自己家的小猴崽子跑的比黑人快”这个理由不对吗?不充分吗? 

回复 | 0
作者:太山 留言时间:2018-11-02 20:55:33

因为你所言的"民主“ 不是智慧的中国人心目中的"民主”,而是西方发达国家国家或欧美世界超级强国使用特殊条件,特殊手段,特殊代价建立和维持的特殊政治制度偷换概念而来.

回复 | 0
作者:SimonN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2 09:14:14

看着黄左们稀里糊涂地跟着白左们东施效颦真是可笑。连美国人生而平等是什么意思都不懂就大放厥词。当心你们的白左主子为了讨好美国黑人西裔拿你们开刀。到了那个时候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2 06:00:46

【我以为,人生而平等与仁是等价的。“美国人”生而平等,与仁不是等价的。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孔子说不是仁。】

---- 美国人的生而平等,被黄川粉们给歪曲成为起跑线平等,也就是机会均等。黄川粉的最大问题,在于按照自己的利益来立德。例如,之所以黄川粉反AA,反哈佛,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家的小猴崽子跑的比黑人快。

像“楚人失弓,楚人得之,”“肥水不流外人田”这类道德,没有超出民族主义的范畴。虽然是一种最优秀的民族主义。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11-02 04:18:41

社会性本身就是模糊的概念,共和党与民主党就是打破头也无法将其定义锁死。但是让弱者自生自灭,肯定是非社会性,肯定是不仁,大家心里却都清楚。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2 04:01:00

既A非A,色既空空既色,这类模糊,凡人多不懂,觉得这很笨蛋。

“大学”而言,模糊之中是智慧。真实并不是黑白,而是流动于黑白之间。

川粉的愚蠢也是黑白思维:理性有缺点于是他们想往“失去理智”,道德有缺点于是他们想往“缺德”。非白既黑的愚蠢衬托的也是模糊的智慧。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02 03:38:51

【如果我比你先达到主动取代,而且有资源,为什么要等你呢?是什么让我相信我能够等到你也会是主动取代的呢?】

--- 您千万别等俺。既然您既有资源,又有发明创造的智慧,何不先去火星。俺们这些笨人就准备在地球上混下去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11-02 03:31:25

【社会市场经济中的“社会性”,用国学表达的话就是“仁”。国学是智慧】

--- 说的有道理。我发现,关于价值的很多概念在中国哲学当中早已存在。只不过没有像西方哲学那样形成了一个认识论层次上的系统分类。我所说的系统分类,是指将道德划分为几个层次,例如社会层面的人与人的关系,人民与统治者之间的关系,家庭成员之间的人与人的关系,人与动物的关系等。。。

一旦有了系统划分,那么很多概念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一锅粥,没个人都在按照自己的直觉在进行解读。永远难以形成一个统一共识。典型的例如善,仁,义的区别。

相比之下,西方哲学界不仅完成了对道德的社会学划分,而却已经完成了理性感性划分。所谓感性道德就是生物道德(biological based morality)。理性道德是指密尔的功利主义或者康德的绝对律令这类道德观。

如果说善是指生物道德意义上empathy,那么仁就应该是一种理性道德。仁的意思,应当与康德的duty以及亚里士多德的自主自由(autonomous liberty).

当然按照孟子,仁就是empathy.不过还是有点乱套。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11-02 01:36:24

自上而下或自下而上,它不是因而是果。什么样的人民什么样的政府。

对愚民川粉,自上而下是量体裁衣的果。这些奴才需要川爸爸川太阳。

回复 | 0
作者:pia@ 留言时间:2018-11-02 01:31:18

社会市场经济中的“社会性”,用国学表达的话就是“仁”。国学是智慧。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1 18:48:55

“您哥俩也真够逗的。一个神兮兮的请求,另一个玄乎乎的答应。说实话,我完全不能确信,你们哥俩真的搞懂了把人下载到计算机中是啥意思。”

又不humble了,不过没关系。我只是想针对你说的主动取代而讲这个故事。 你也说道主动取代需要漫长的时间,在这个漫长的时间里会发生什么呢?如果我比你先达到主动取代,而且有资源,为什么要等你呢?是什么让我相信我能够等到你也会是主动取代的呢?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1 18:07:55

其实这种忧虑都是属于杞人忧天的性质,民主的本质不过就是分权的概念,对利益和资源的控制的分化罢了,只要有这个社会需求,就会发生。

某种技术手段可以帮助独裁更有效,但任何东西都是有两面的作用,没有绝对的好坏,科技也是如此。

独裁体制的特点是压制竞争,那么就会出现逐渐衰落的现象,因为在绝对控制环境下人们的思维和想象能力会降低,独裁者因为缺乏竞争而无需太费脑子,简单化就是必然的。

而从另一面讲,不拥有独裁权力的一方为了生存就会强化这方面的能力,因此总会有一个临界点使得势能发生变化,那么社会变化就是必然的。

看看世界上任何被本国人民推翻的独裁体制的灭亡过程就知道了。

这里这个观点属于非常机械的,其实意思不大。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7:40:47

孔子的仁,的确与西方的贵族精神存在交集。杰弗逊的人人平等的原意是去贵族意识。他显然是把美国当成了梁山,把首批清教徒当成了梁山一百单八将了。这就是法国人看不起美国人一个根本原因。

在“一百单八将“心目中,与后来的移民和有色人相比,土贵族就成了真贵族。但是他们总是缺少真贵族一些气质。美国人的土贵族气质,在共和党大老奥康诺,格拉斯雷,格拉姆等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马甲 留言时间:2018-11-01 17:07:39

《红帽子》的另一个情节便是监狱囚犯统统必须红帽子不离头。

回复 | 0
作者:马甲 留言时间:2018-11-01 16:49:23

其实,一旦相关技术上市后,即便在西方世界并不难推广。在小说《红帽子》“The Red Hat”中,资方只要同意涨50%的工资,则几乎所有新雇员都同意wearing the Red Hat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11-01 16:27:21

请不要把正常的理性思考与阴谋论混为一谈。不少海外民主派特喜欢阴谋论,像什么中共弃船计划了,蓝金黄了,干涉美国大选了。。。

当然了,喜欢阴谋论也是弱智者的权利嘛。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11-01 16:01:59

【寡人把如此荒诞不经的说法拿来吸人眼球,很失望。】

--- 我不是寡人,我是嘎人。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5:24:21

杰弗逊的人人平等,是为美国的独立建立一个法理。很多华裔美粉并没有真的搞懂了这个道理。他们真的以为美国国父的人人平等,真的是指美国人之间的人人平等。理解这一点很重要。否则就没有办法解诸如蓄奴,南北战争,妇女没有投票权,种族隔离等一系列不平等现象。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5:11:55

【我以为,人生而平等与仁是等价的。“美国人”生而平等,与仁不是等价的。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孔子说不是仁。美国史,从仁这一原则的深入应用,仁作为社会一个维度的展开,这样一个角度看过去,很多部分是在“人生而平等”中的“人”的定义上打官司和进步。由此看去,用仁者利仁,可以解开很多困惑。】

---- 美国国父提出人人生而平等概念,主要是针对贵族世袭的不平等而言的。也就是说,是为了告诉英国贵族们不要整天惦记着美国这块儿领地了。

问题是二百年以后,新的世袭思想又在美国以种族歧视的形式重新形成了。例如清教徒的后代们,一部分成为了坚定的种族歧视主义。他们对移民的看法就是基于一种叫做世袭资本主义的东西。现在唯一让他们感到不好意思的,设计印第安原居民。

回复 | 0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18-11-01 15:04:54

寡人把如此荒诞不经的说法拿来吸人眼球,很失望。贴中的说法让我想起80年代初看到的一本书中对米国社会的未来描述,说CIA准备在不久将来在所有米国人的屁股里植入芯片,以便对所有米国人实现实时监控。没想到近40年后,这样的说法拿来形容中国,好玩的很!

AI对于任何国家、组织、个人来说都是机会、风险、挑战。但不同国家间竞争的标的物从根本上说还是资源和对资源控制的能力。中国不能在AI领域落后,目的只能是防止西方国家特别是米英利用AI技术来为害中国的国家利益。

回复 | 1
作者:pia@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3:42:07

也是很久没见几兄了,甚念。书出版的话,给个书号方便咱们读者订阅。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01 13:35:04

【我讲个故事】,呵呵,该问他是“爱其形思”还是“爱使其形思者”?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11-01 13:31:29

pia兄,我刚才在远方的文章后面放厥词,忘了你,我觉得你是立住了的。老几也立住了,但很久不见,也不知他是否滑过去了。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pia@ 留言时间:2018-11-01 13:07:43

pia兄近来可好?我最近几个月深度潜水,少有空儿来冒泡,呵呵。

【自下而上】胜过反之。弱者,道之用。人不能用,奈何。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1 12:58:07

hehe, 要的就是你这一段话,【不是消灭,而是取代。不是强迫取代,而是主动取代。】这个就法自然,【主动取代】。这就是“虚其心”和“灌输‘正确’思想”的差别。

【民主原则只对一个国家内部的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有效】。此句中,“原则”应为“制度”。我以为,人生而平等与仁是等价的。“美国人”生而平等,与仁不是等价的。楚人失弓,楚人得之,孔子说不是仁。美国史,从仁这一原则的深入应用,仁作为社会一个维度的展开,这样一个角度看过去,很多部分是在“人生而平等”中的“人”的定义上打官司和进步。由此看去,用仁者利仁,可以解开很多困惑。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01 12:57:07

【我讲个故事,不久前,我和一位搞AI的大拿朋友吃午餐,我问他,我们俩现在关系友谊很好,如果有一天,这种感觉不在了,但是很怀念我们一直以来的友情,你是否会用AI造一个原来的我? 他说他会的,我想嘎博的意思人最终会是那样的被取代,不过很难是自愿的】

--- 您哥俩也真够逗的。一个神兮兮的请求,另一个玄乎乎的答应。说实话,我完全不能确信,你们哥俩真的搞懂了把人下载到计算机中是啥意思。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1-01 12:46:53

我讲个故事,不久前,我和一位搞AI的大拿朋友吃午餐,我问他,我们俩现在关系友谊很好,如果有一天,这种感觉不在了,但是很怀念我们一直以来的友情,你是否会用AI造一个原来的我? 他说他会的,我想嘎博的意思人最终会是那样的被取代,不过很难是自愿的.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1 12:43:11

自我意识觉醒的话,相应社会架构必然自下而上…

回复 | 0
作者:pia@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2:36:00

问道兄好!

马是吃饱撑的,与人为敌,死路。真者无灭。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2:33:20

【我所理解你的意思是:个体意识(包括血缘小群体社会),部落意识,民族意识,民主意识,都要按阶段被消灭掉】

--- 不是消灭,而是取代。不是强迫取代,而是主动取代。也就是依靠越来越多的人的自我意识觉醒。当然这个过程可能会非常长。但是,对于一个正确的理念来说,过程比实现更有意义。例如,即便在全球社会实现之前,如何避免人类的迅速灭绝,本身就是最有意义的一件事。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1 12:22:56

我所理解你的意思是:个体意识(包括血缘小群体社会),部落意识,民族意识,民主意识,都要按阶段被消灭掉。是这样么?马的理论,是将每个阶段的社会,割裂成两部分,“先进”的人消灭“落后”的人。你所讲的动力学,也是这样么?只是换成消灭思想?在全球社会,个体是什么样的?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1 12:13:22

【从一个社会形态到另外一个社会形态的关键,是理解以“故事消灭”取代肉体消灭】

---- 从肉体意义上说,人类只有一个物种。因此完全没有必要相互消灭。但是像国家,民族,主义这些概念是可以消灭的。从这个意义上说,所有移民的脚,都已经实现了全球社会。但是脑袋还没有跟上。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1 11:59:52

【我很想听听你对【全球社会】的elaboration和实现手段的设想。】

--- 交通和通讯技术的迅速发展,正在逼着人类走向全球社会。首先从认知上说,从一个社会形态到另外一个社会形态的关键,是理解以“故事消灭”取代肉体消灭。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1:48:09

【呵呵,【个体社会……全球社会】比马克思强。马是消灭前一阶段然后进入后一阶段,连人一起消灭。他目光属于人法人范围,所以只会杀人。你这个类似于人法地,地法天。我很想听听你对【全球社会】的elaboration和实现手段的设想。】

--- 中共对世界的最大贡献,也许是对民族社会与民主社会的差别的清醒认识。一切意识形态之争,本质上都是民族主义之争。例如,过去西方民主国家对待独裁国家的制裁手段仍然是民族主义的。虽然他们感觉上是民主主义的。这就是为什么别人不服气的原因。例如北韩就不服气。凭什么美国可以拥有核武,而北韩不可以?这个问题的关键是您美国到底是在玩民主还是在玩民族?如果是玩民族,那么就不存在谁比谁更正义的问题。

中国的经济实力,终于走到了一个民族主义意义上的相持阶段。中国崛起的一个好处,是让西方的主战派冷静下来思考这样一个问题。您的敌人到底是中共还是中国人民?

回复 | 0
作者:道还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1-01 11:23:29

呵呵,【个体社会……全球社会】比马克思强。马是消灭前一阶段然后进入后一阶段,连人一起消灭。他目光属于人法人范围,所以只会杀人。你这个类似于人法地,地法天。我很想听听你对【全球社会】的elaboration和实现手段的设想。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0:50:49

【不对呀。如果【个体社会(包括血缘小群体社会),部落社会,民族社会,民主社会,全球社会】对的话,民主是下一阶段呀】

--- 谢道还博质疑。我最近才意识到,民主原则只对一个国家内部的政府和人民之间的关系有效。到了联合国就变得无效了。例如,联合国不可能实行三权分立。因此,只有像欧盟这样从消除国界开始,逐渐消灭所有国家,最后变成世界一国才是出路。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出路,那就是通过世界大战,让一个民族统治所有民族。显然,这是所有方案中最坏的一个。

回复 | 0
作者:马甲 回复 西岸 留言时间:2018-11-01 10:13:12

哇。。。西岸又扮演专家了。怎么马斯克与扎克又都不如你牛了?现有扎克说几个月之后他们会宣布相关产品(尽管一年了还没有宣布),又有最近的马斯克跳出来说几个月后他们会宣布相关产品,怎么都比不上你西岸?

万维十年前就有人讨论相关产品了。都比不上你西岸?

回复 | 0
作者:道还 留言时间:2018-11-01 10:03:14

不对呀。如果【个体社会(包括血缘小群体社会),部落社会,民族社会,民主社会,全球社会】对的话,民主是下一阶段呀。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0-31 23:37:33

再说一句关于数据,吹一下,我二十多年年前美国就开始干数据管理的,我想哈拉利有一点是不懂的。我们这个行业有个不成文的共识,也就是不鼓励人删数据。显然那样人们就会多买存储,哈哈。哈拉利说的数据当中很多是垃圾,我好多年前跟同事玩笑,大数据就像马路边的垃圾桶,写程序的人就像到垃圾桶里捡宝贝。完全是努力的侥幸,不是决定性的。哈拉利的缺陷就在这里。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0-31 23:15:40

一转眼,我们当前还是面临人作为个体在那么多年进化的人的属性如何被社会性道德约束这个问题?哈拉利无视宗教的作用,但是对前景他也语无伦次,只是说科学发展是不会停下来的。今天就到此,有空再继续。我想我会专门写几篇。万维这个话题的讨论,我认为是很有价值和意义的,基本达到美国西方最高水平的思辨。也许中国文化培养的人,只要是open mind,也是能有强大的intellectual life的。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0-31 23:10:58

据说拿破仑说过,宗教是为了防止穷人对富人的屠杀。马克思反宗教,隐含了穷人可以屠杀富人,不信被后来的实践验证。

社会性道德如果不能在一个族群里完善,又怎么能再扩大到多个族群而希望能成功?近代和现代的人类历史,在我看来一直在挣扎着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古希腊和古罗马的衰弱,本质上,无视原来就有问题的同一个族群里的社会性道德问题,还要就无休止的扩张。大英帝国和德国,日本的衰弱也是这个原因,现在的美国也处在十字路口,也许已经无法回头了。这就必须要让人思考,两百万年进化的个人属性是不是能够被社会性道德约束?用什么方式来约束?法国大革命以来自由民主公平的尝试和试验,我认为是失败的。自由让人在那两百万年里进化的个人属性的某些方面更加极端了,民主让人不愿做奴隶同时也不愿辛苦工作,喜欢免费的属性更加加强。西方的私有制保护了高智慧人的属性,因为高智慧人是靠大脑辛苦工作的,于是高智慧人的胡思乱想后一小部分人成果被私有制保护,确保高智慧人有动力继续胡思乱想,低智慧的人怎么办,马克思搞了个共产主义。后来发生的就不多说了。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0-31 22:53:30

本体,认识,道德,接下来人就发明了国家,然后就出现了政治经济法治制度。一个关键的洞察点是:按照进化论,40亿年前开始,进化到两百万年前的智人,在两万年前开始的农业社会前,人为了生存是以hunting为主的,那么近两百万年的hunting完全把人的biology演进成七情六欲,优胜劣汰,有luck和偶然,但是两百万年的进化到了农业社会,社会性需求出现了,奴隶,封建只是解决社会性生存的安排机制,宗教的出现是在人的社会新有了安排后,有人富裕了,空闲时间多了,就开始想其他的,首先是这些富人想如何保持自己的富裕,如何让这些打工的奴隶心甘情愿继续干下去,一些高智慧的人闲的没事,想世界是什么,人什么,那么多神秘的故事就出现了。这就进入了本体和认识论层面,但是那时的社会性道德是很脆弱的,基本上是为了保持优胜劣汰。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18-10-31 22:40:36

前面是“打工的群体”。

哈拉利显然是科学至上的鼓吹者,非常理性,他的研究和观点和展望非常有诱惑力,但是他是个不相信人有自由意志的人。按照西方哲学,本体论,认识论,道德论,政治经济法律制度,按照这个顺序,最有争议的其实在道德论这个层面。本体论:对外,科学的发展有条不紊的进行中,我们人类在研究怎么到外太空居住,地球上的人在争论global warming,认识论:从古希腊到现代哲学,理性,逻辑,非理性,加上心理学对潜意识,无意识,集体意识和集体无意识的研究,在西方也是非常繁荣和成果多多,遗憾的是中国文化并没有贡献,到现在中国人对诸葛亮借东风还表现痴迷。道德论:因为本体论是个演进的体系,认识论是个主观思辨的体系,这些就给道德论带来的麻烦,因为道德尤其是社会道德,受主观思辨的认识论控制,或者说基于主观思辨,如何才能是客观的呢?大家就天天吵了,夫妻当中有外遇,谁是有道德的一方?富人要帮助穷人,怎么帮,什么限度?就一直吵,美国西方的法治是个解决和仲裁大问题吵的机制,但是还是从道德论的主观性延申出来的,而道德论的主观属性是基于认识论的主管思辨,认识论的主管思辨又是基于对外,人对宇宙还是无知的,对内认自己的意识,情感,好奇,冲动也是知道一点点皮毛。

回复 | 0
作者:远方的孤独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0-31 22:23:58

"个体社会(包括血缘小群体社会),部落社会,民族社会,民主社会,全球社会。"

我在川普当选前写博文指出,美国这个国家需要reset,为人类文明做个停下来和fine tune的尝试,因为美国的民主或者叫多元化超前了。说超前基于观察:虽然美国在高科技方面是领先的,但是在政治和经济制度包括法治层面,文化曾层面,美国总是迟后的,基本是学欧洲。欧洲人看不起美国人,所谓美国人没文化,美国的上层在文化上还是以崇拜法国为荣的。美国的社会的主题相对稳定的实际状态一直是realism现实主义,只是iealism和保守主义喜欢吵闹,但是美国短短的两百年的历史,每次idealism和保守主义的博弈,最终总是现实主义乘机赢出。从这一点来说支持川普是正确的,他当选也是有道理的,当然他的个人个人风格,恐怕没几个人会喜欢。其实很简单,川普一直是当boss,没给别人打过工,而打工的全体要么是崇拜boss,要么是hate boss,我认为hate boss的多,我个人属于hate boss的,但是为了美国的reset,我不能选择希拉里这个boss。

回复 | 0
作者:双不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0-31 17:32:30

【--- 其实不一定很难。可以考虑用唐柏桥,魏京生,郭宝盛这些天天想造反的反贼为实验对象。例如,向他们显示习近平的照片,看看脑电波有啥反映。】

估计与闻到臭豆腐时的脑电波一样。

回复 | 0
作者:西岸 留言时间:2018-10-31 17:25:47

从技术角度讲目前和可预见的未来还不现实,因为这种目的的芯片需要具有主动发送能力,那么就需要发射器,和接受器的存在和远程传输系统,都是成本很高体积很大的东西。目前的芯片与植入狗的是一个原理,只能在特定的解读器下显示固定的内容,甚至不能修改内容,因为需要加入类似bluetooth一类的通讯口,目前做不到。

也就是一旦植入,只能在很近距离,一般几厘米范围内使用专用的阅读器获得芯片信息。还有一点,使用一张锡纸就能屏蔽,因此不过就是去厨房里拿一张烤盘用的,包住植入芯片的地方就是了,几秒钟的事情。

如果仅仅是从理论上探讨,那么是不需要类似芯片这种东西的,任何人的DNA都是不一样的,除非是同卵多胞胎,那么直接跟踪DNA岂不是更简单?

反正都是存在技术可行性的问题。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8-10-31 17:04:04

【但能发这个财的要多大脑袋?】

--- 其实不一定很难。可以考虑用唐柏桥,魏京生,郭宝盛这些天天想造反的反贼为实验对象。例如,向他们显示习近平的照片,看看脑电波有啥反映。

回复 | 1
作者:双不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0-31 16:51:30

FBI 也抢着买,

但能发这个财的要多大脑袋?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8-10-31 16:15:14

您如果能研究出“谋反脑电波”的特征,卖给中共可以立马发财。

回复 | 1
作者:嘎拉哈 回复 双不 留言时间:2018-10-31 16:11:07

【芯片可以探测人的思想?大概做不到。】

--- 既然测谎器可以探测人的撒谎,那么原则上,探测出魏延想谋反也是可能的。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18-10-31 15:46:29

加一个定语:【原教旨主义的民主】会死翘翘。

回复 | 0
作者:双不 留言时间:2018-10-31 15:35:58

芯片可以探测人的思想?大概做不到。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0-31 14:59:34

嗯。不管咋地,他那套理论已经臭了。

也不是已经臭了,当时就被西方不少社会学家批过。甚至撒切尔夫人这种致力于终结共产主义世界,共产主义理论的人,读了他的书后都说他在胡扯。

也就中国的自由主义者们,把那本书当回事。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8-10-31 14:52:06

我说的是我自己的感觉。他在论述中提到的很多问题,好像他百思不解,寻找不到答案。然而,我觉得,只要读过马克思主义理论,那些根本就不能称作为问题。就像我这种只是在中学时政治课上学过的一些马克思主义,辩证唯物主义理论,就可以轻而易举地回答这些问题。

所以,我才说,福山好像从来也没读过马克思主义。他也许读过,但是,他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拒绝使用任何马克思主义的看待世界的方法去看问题。而想用他自己的破理论去解释,结果就是惨不忍睹,好像一个用黑布蒙着眼睛的人,乱摸着,想走出一个迷宫。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0-31 14:33:08

他应该读过马克思的书吧?

他提到的马克思人类洞穴问题。

是走出洞穴,还是再走回洞穴?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0-31 14:31:07

【那就是民主体制本身,并非是人类的最终体制。】

说得对!俺就这意思。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8-10-31 14:12:33

张维为跟福山面对面辩论过很多次。我读福山写的东西,也看过张维为评论福山的文章。我就是觉得,福山好像对马克思主义一窍不通。他甚至都没有批判过马克思主义的社会经济理论,以及政治,社会主义理论。更不用说辩证唯物主义了。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8-10-31 14:10:14

福山从来不读马克思主义,他对人类社会矛盾的那些困惑,在马克思主义里面,根本就不算什么难题。

对于福山来说,要把人类社会从哪儿来,到哪儿去这个问题回答清楚,就像要求一个小学生去解一道大学高等数学题那样的艰难,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方面的知识。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18-10-31 14:09:35

【只要是人脑子里出的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一定会有历史局限。人类不断发展,思想不断更新,新的制度必将代替旧的制度。历史远没有终结!】

--- 按照我个人的认知,福山的问题不在于民主体制能否很快终结。而是他没有看到另外一个事实,那就是民主体制本身,并非是人类的最终体制。

人类的最终体制应当是全球体制。全球体制不一定必须是民主的,但它一定是具有社会全局优化意识的。例如欧盟就代表了全球体制的一个萌芽尝试。可悲的是,即便是以民主之父自居的英国人,都狼抓一般的嚎叫和反对。这说明,人类的智慧不仅没有达到全球社会,甚至还还没有超越民族社会。

MAGA,贸易战本质上都是民族社会意识的产物。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0-31 13:54:05

看来当年俺批福山的终结论,其理论上是站得住脚的:

只要是人脑子里出的解决社会问题的方案,一定会有历史局限。人类不断发展,思想不断更新,新的制度必将代替旧的制度。历史远没有终结!

回复 | 0
作者:我叫小龙鱼 留言时间:2018-10-31 13:46:18

AI的发展,别说中国的民主会死翘翘,整个世界的民主也会死翘翘。

AI会给出人们所需的,100%绝对正确的解决问题方案。而目前,人们因为无法知道正确的解决方案,只能给每一个人一次机会,让他们说说自己的见解(一人一票),然而再看支持哪种方案的人多,就采用哪种方案。这就是现在全世界流行的民主制度和方法。

由此可见,民主方法是一种非常原始落后的,近乎盲目,抓阄,赌博的解决问题方法。是一种只适合蠢人、笨蛋的解决问题方法。

然而,当AI技术高度发展之后,人们就不再需要民主选举和投票机制去发现正确的解决方法。而且民主方法本身并不能保证所采用的方法必定是正确的。但是,AI技术则不然,那是一种经过科学方法论证,严格按照方法论,统计学,决策术等,最终得出的方法。因此,是绝对正确的。

AI兴,民主亡。

回复 | 0
作者:嘎拉哈 留言时间:2018-10-31 13:08:26

按照马克思的划分,人类社会是按照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社会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的路径来演进的。

但是马克思的划分是一种政治学划分。如果从人类社会学的的角度来划分,那么人类社会的发展规律,应当是按照社会群体规模从小到大的过程。即个体社会(包括血缘小群体社会),部落社会,民族社会,民主社会,全球社会。

我觉得我的这种划分更能说一些问题。例如,人类对社会的理解是一个意识觉醒过程。在某个既定的历史阶段,人类的理解力很难超过的。

美国的川普现象,说明二十一世的纪仍然属于民族主义世纪。至少对一半的美国人来说,这样的说法是正确的。

回复 | 0
共有7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