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481,26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识】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
【史】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 文革中社会边缘群体对今天的启示
 · 中共真正的创始人许多内情,你仍未
 ·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功臣们一个个走
【事】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 对微信该不该禁,哪一方的理由更充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宗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逗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有
 · 《时代》披露反川运动密史长篇报道
 ·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
 ·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
 · 分裂社会的分裂教育观,谁对谁错?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品选 2019-11-08 14:23:48

  这部文集编辑起来难度甚大——主要难度,倒不在于同学们的思想南辕北辙,在于文稿门类,太杂!学者精深的学术探讨与官方活动的动态报道、即景打油小诗与重大题材电视解说词、独立撰稿者的内心感悟与外交官员介绍他国风情……怎样才能熔为一炉?而这本书的性质决定了:这一届同学,“一个也不能少”!


  ◆高伐林

  今年秋天,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全体同学,在香港正式出版了八十万字的回忆录和作品选两卷本《我们这一代》。主持其事的同学发布了一个我参与起草的书讯《四十年打拼,新世纪集结》,现刊载于下。
  2012年,我们年级已经印行了一本三十多万字的同名回忆录,但那不是正式出版,虽然印得极其美观,编排也十分专业,但只是发给本年级全体同学和有关师长。我为那本回忆录写了一篇长序(曾在“老高的博客”上刊出)。
  2012年版,可以说是作为毕业30周年的一本纪念文集。到了去年(2018年),是入学40周年。这时已经有更多的同学退休,一些同学酝酿在2012年版基础上扩大,再正式出版一本纪念文集,更全面反映我们这一届同学的探索和成果,不仅是纪实回忆,同时要推出各方面的著述创作成果——毕竟我们是中文系学生么。从去年年初开始在同学中征稿,到去年深秋基本编辑完毕。
  这部2019年版,编辑起来难度甚大——主要难度,倒不在于同学们的思想南辕北辙,个别同学在校期间可能与他人、与集体甚至对校方有嫌隙甚至发生过冲突,等等之类;不,这都不构成编辑的困扰,最大的难度,在于文稿门类,太杂!当过图书编辑的人都知道,学者精深的学术探讨与官方活动的动态报道、即景打油小诗与重大题材电视解说词、独立撰稿者的内心感悟与外交官员介绍他国风土人情……这些五花八门的体裁,怎样才能熔为一炉?而这本书的性质,决定了,既然同为这一届同学,就“一个也不能少”!
  这个近乎“不可能的任务”居然完成了。到最后,65名同学(迄今去世3人),居然只有4人作品阙如,而且在我看来,相当好地做到了兼顾文稿的思想、文化、美学质量与尽可能广泛的同学参与面。
  我作为这部书的编辑主力之一,自己也没想到居然承担这个任务完成得差强人意。原来我自报奋勇做“总校对”,自信一定称职;后来才发现主要贡献,其实在于设想出了全书的框架,得到众同学的认可。反倒是我编辑完的稿子,其他同学校对出不少差错,包括我自己提交的文稿,也有无可狡辩的笔误,让我脸红!真要做“总校对”,并不称职。
  我自己被收录进这部上下卷的文章如下:
  
上卷(回忆录):
  《为张桦对13校刊物〈这一代的回忆拾遗补缺》
  《敌台广播》
  《高考写作讲习班琐忆》(与张桦合写)

  
下册(作品选):
  《国宝热——陝西文物事业复苏纪事》(节选第三章,7千字,与刘彦博合写)
  《天上有个太阳,水中有个月亮——宣传张海迪始末》(节选第四章,近1万字)
  《世无英雄——目击耶鲁给小布什颁发荣誉博士》
  《关于设立文化大革命国耻日的建议》(长诗节选)

  文集对于每个同学发表文稿有不超过三万字篇幅限制,于是我很自觉地将曾经写过的那篇一万字的序,撤回来了。
  下面是这部书的封面图片和书讯。个别地方,我忍不住增加了一些文字,用不同的文字标出,供更多武大校友、更多七七级同学、以及给更多其它兄弟院校、其它年级的弟弟妹妹们了解我们和我们的书。


1573240419305398.jpg


  四十年打拼,新世纪集结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作品选《我们这一代》

  “77级”已经成为中国当代教育史,甚至是中国当代史上的一个专有名词,特指文革结束,中国恢复中断了11年之久的高考,从车间、田头、兵营前来,戴上大学校徽的第一批幸运儿。
  而武汉大学77级更有自豪的特别理由:
  正是武汉大学化学系查全性教授,1977年赴京参加教育科学座谈会之际,在时任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后来成为武汉大学校长刘道玉的支持下,向刚刚复出的邓小平副总理当面建议恢复高考,邓小平当机立断:就从当年开始。
  这一历史场景,记载在武大中文系77级的回忆录和作品选《我们这一代》。

  这个年级65名同学,1978年2月聚集到东湖之滨、珞珈山下;1982年2月骊歌声起,各奔前程。这次,为纪念改变了他们人生命运的高考与毕业四十年,他们在纸上吹响了重新集结号,今年10月,自费在香港中国评论学术出版社出版了两卷本《我们这一代》。

  上卷为该年级同学对高考、校园生活和毕业后数十年工作、深造的大半生岁月的回忆录,分为:“大学梦”“《这一代》”“老八舍”“大舞台”四辑;其中最大的亮点,无疑是他们发起,获得北大、人大、北师大、吉大、南开、中山等中国名校学生社团响应,跨校联合办起十三校文艺刊物《这一代》的曲折内幕。这个富有时代特征的传奇,最出人意外、堪称奇迹的,倒还不是惊动了中南海诸公、惊动了“第二代核心”邓小平先生,在首都党政军干部大会上举着杂志严厉批评,导致了创刊号也就是终刊号;而是处在台风眼中的这些武大中文系七七级同学,竟然都有惊无险地过关,连一份检讨都没写——这在当代中国堪称独一无二,前无先例,后无来者。

1573240500608739.jpg

  下卷是他们精心结撰的作品选,除了“在校期间作品选”列为特辑,为那段难忘时光的青涩和虎虎生气存证之外,其余“纪实”“论理”“漫笔”“抒情”“叙事”等各辑,以及汇集了书法、篆刻和摄影的艺术作品选辑,则全面展示了他们毕业之后,在教育学术、文艺创作、影视出版,以及社会各行各业的大胆探索和丰硕成果。
  77级学生的年龄跨度很大,夸张的说法,是年龄最大同学与年龄最小同学,岁数相差一倍。毕业后,他们八仙过海,各显其能,达到各自的事业高度:从中央和地方研究教学骨干,到各级出版新闻单位负责人;从外交家到制片人;从房地产成功商人到外国的大学教授;公检法,工青妇,省一级机关主管涉台、涉藏、涉侨事务的官员,甚至还有拥有专利的发明家,有志在雪山峭壁的登山好手。
  他们中绝大部分已基本退出历史舞台,可以更多反刍,可以更少顾忌,回首参与重大课题、投身公共事务的心灵流程,凝聚成闪烁美学光彩的结晶,具有了沉甸甸的分量。
  本书主要为本校师生和校际交流而出版,许多资讯是首次公开,过去鲜为人知。

  高按:这里我忍不住要补充一些更详细、更有趣的内容:
  《这一代》中揭露党群鸿沟、揭露七十年代特权、引起中南海震惊的三首诗《桥》《轿车从街上匆匆驶过》《爱》,不仅首次全文披露,而且还一并公开了当年写作的秘辛和同学们激烈争论;
  13校学生社团刊物《这一代》创刊号在全国十三所院校的发行记录;
  武汉大学率先在全国创办“作家班”的缘起和经过;
  与毛泽东的孙子毛新宇多日面对面接触的印象和思考;
  在北京的“政治特区”——所谓“民主党派”总部工作的所见所闻;
  纽约中文媒体策划反击英文电视节目主持人歧视、戏弄中国人的言行并大获全胜的始末;
  《雍正王朝》《牵手》和《走向共和》的最知情人,讲述这些电视剧有的获奖、有的修改乃至被禁内情;
  ……

  为什么这部书要在香港出版?当然有若干偶然的和个人的因素,但是香港毕竟比中国大陆的尺度要宽,是一个重要原因。上面这些内容,在中国大陆的出版界,尤其是在习近平时代的出版界,想象一下,能问世吗?

  毋庸讳言,四十年在时代的起伏转折中,他们对历史、对社会、对时代的看法,彼此也拉开了距离,在这套书中也反映出来,这恰恰也使这套书更具有史料和人文价值。在学校体育场上听从号令齐步走的七七级群体,走出校园后拥有了独有个性的轨迹、迥然有别的见解,又凭借同窗情谊的纽带,不断交流甚至交锋,才使得大家的眼界都更为开阔,思考都更为丰厚,才更彰显这一在历史转折年代意外获得提升机遇的群体的特征。

  【订购信息】
  本书上下册共80余万字,1000页。现尚有少量余书,可以提供给图书馆、研究者和其他感兴趣的读者。
  国内订购:上下册总定价 150元人民币(含邮费。订购三套以上,八折优惠)
  海外订购:上下册总定价 48美元(含海运邮费)
  收款人姓名:liconghui(李聪辉)
  开户银行:中国招商银行北京万达支行 帐号:6226090100317078
  订购时请写明:订购数量;收件人姓名、寄达地址、邮政编码、联络电话。

  联系人:李聪辉,电邮:1537131128@qq.com


1573273527340521.jpg


  近期图文:

  中苏两巨头讨论对同路人是否卸磨杀驴  
  
中国抗击艾滋血祸的英雄,是些什么人  
  
冷战的历史是我们了解今天的钥匙  
  
农民是怎样当上“反革命集团首犯”的?  
  
自由和民主两者间矛盾不可能彻底消除  
  
中国读书人的面子毁了读书人?  
  
危言耸听?民主制度正毁于信息革命!  
  
再好的主张,也得选准了提出来的时机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川普对新闻自由的破坏性应当引起重视  



浏览(1654) (17)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19-11-09 08:46:04

武汉大学?就是那个民国时期的国立武汉大学。在武汉的珞珈山,依山而建的大学。风景很美。可惜中共统治了以后,就名不见经传了,没有出什么人才。曾经有一个很有名的经济学家,好像是姓黄,在文革时期自杀了。李达是武汉大学的校长吧。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