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列颠地主的博客  
I am a Chinese, living in the UK, majoring in engineering, and interested in Chinese culture  
我的名片
不列颠地主
 
注册日期: 2015-08-24
访问总量: 327,71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中英联合声明》依法保障人权和
· ‘港区国安法’开启香港的一国两
· 韩战爆发七十周年系列之二:谁点
· 韩战爆发七十周年系列之一:朝鲜
· 香港一国两制政治制度的成功与失
· 香港一国两制政治制度的重要完善
· 说说袁世凯和一个华人思维的怪圈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旅游】
 · 中国兰州之行
 · 八月份陕西宝鸡行
【非原创博文】
 · 粟裕将军指挥的豫东战役
 · 许世友、粟裕在济南战役中的角色
 · <转载> 抗日战争中的“铁军”
 · 谁说张灵甫将军不是抗日名将?
 · 夫置之死地而后生---特种兵野战实例
 · 书评: 《大清相国》
 · 关于中国和印度的‘藏南’之争
 · 名家说戏: 陈素真的豫剧《宇宙锋》
 · 专家评戏: 梅兰芳的唱腔点滴
 · 看京剧名家怎样吐槽
【热点时事】
 · ‘港区国安法’开启香港的一国两制
 · 香港一国两制政治制度的成功与失败
 · 香港一国两制政治制度的重要完善
 · 这个真的是武汉病毒
 · 庚子赔款,谁赔?赔给谁?
 · 对这次武汉新冠病毒疫情的几点思考
 · 借死人来整活人
 · 台湾选举后国民党的活路在哪里?
 · 新年第一炮,伊朗吃个哑巴亏
 · 祝贺英国保守党胜利,脱欧即将完成
【英伦风光】
 · 跟踪、记录‘昙花一现’过程
 · 昙花开
 · 叶落归根好,好沉重
 · 魚翅瓜
 · 初游马德里
【工程学】
 · 门外汉眼里的新冠病毒、感冒、肺炎
 · 美国成立太空军的理想很丰满
 · 一句话捅了马蜂窝
 · 聊聊飞机的可靠性
 · 一则有关中国技术引进的往事
 · 干它一票,迎接 WTO
 · 再谈大飞机的制造技术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二)
 · 面条是如何做成的 (一)
 · 谈谈"3D打印"技术
【艺术】
 · 《都挺好》揭示的社会问题
 · 古诗赏析 (9) 春夜喜雨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八: 《西厢记》中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七 张派名剧《西厢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六: 生活不是绯闻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五: 张派青衣的一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四: 关于"十旦九张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三: 张派青衣
 · 闲谈京剧流派之卅二: 旦角的花衫
 · 闲谈京剧流派之三十一: 王派名剧《
【文史】
 · 《中英联合声明》依法保障人权和自
 · 韩战爆发七十周年系列之二:谁点燃
 · 韩战爆发七十周年系列之一:朝鲜半
 · 说说袁世凯和一个华人思维的怪圈
 · 纪念一代伟人毛泽东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6补)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5)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4)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3)
 ·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 (2)
存档目录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网络日志正文
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津湖之战(3) 2019-07-05 22:49:02

三 双方的战役准备

这一回主要介绍形成二次战役的战场态势和双方的主要参战兵力。

这个故事还得从抗美援朝战争的起初说起,介绍一下最初在东线交兵的双方。中国大陆的公共媒体和军史界介绍的第一次战役,几乎完全侧重于在彭德怀司令员率领下的39军、40军打响的抗美援朝第一枪,并重笔描写了第38军在一次战役中如何从彭总扬言要‘挥泪斩马谡’的放跑美军,到二次战役中一雪前耻、113师奇兵突袭三所里大获全胜的著名嘉奖电文‘38军万岁’。呵呵,38军牛皮有的吹了!

其实,笔者认为在战略上起了更重要作用的的一支军队是第四野战军的第42军。就是这一根‘烧火棍’在第一次战役中起到了东线顶梁柱的作用。听笔者慢慢道来。

第42军,原东北野战军的第五纵队,原是由地方部队整编出来的一支野战部队,编入了东野的纵队系列。不过,您听这个名字,‘第五纵队’,好像因为二战时期欧洲战场的一段故事而臭名昭著了,人家其它野战军都避开了这个倒霉数字,比如华东野战军的系列就是从四纵(第23军,军长陶勇将军)跳过五纵直接到了六纵(24军,军长王必成将军)。唯有林彪不信这个邪,硬是老老实实地1、2、3、4、5、6这样排大队,从一纵第38军、二纵第39军排起,把五纵给排成了第42军。

第42军不是一个特别出彩的部队,在解放战争中四野大军进关后据说是唯一一支没有打到长江南的军,在河南境内打了安阳、新乡后,就回了东北驻扎在最北端的齐齐哈尔,集体卸甲归田、开荒种地了。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因为麦克阿瑟和李承晚大军进逼,这支纯种的东北子弟兵又丢了锄头拿起枪,成为第一支入朝参战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部队。不过它的任务不是和13兵团的38军、39军、40军一起在西线和联合国军打群架,而是独自承担在东线的测应、阻击任务。

诸位!可别小看了这个阻击任务,在共军的战史上,每一次这样的阻击人物都是压力山大。这个道理很简单,共军在运动战中‘集中优势兵力各个歼灭敌人’的每一个战役无不需要以一部兵力阻击强大的敌军。不然,你共军凭什么‘集中优势兵力’?例如最近的例子就是在辽沈战役中著名的‘塔山阻击战’,以四野的一个4纵在塔山阻击了从葫芦岛登陆的国军东进兵团,保证了解放军优势兵力对锦州的总攻胜利。诸位也许记得在电影《大决战 辽沈战役》中林彪的一句著名台词‘我不要伤亡数字,我就要塔山’。林总显得特酷。对!战争就是那么冷酷!

简短截说,第42军在东线面对韩军和美军的北进,在黄草岭一带阻击,保证了西线战役的侧翼,不仅是功不可没,而是战功卓著。但是,以战役胜利为目标,东线必须守住。所以,当42军124师难以抵抗联合国军的北进时,可不是为了表现什么‘誓与阵地共存亡’的豪言壮语,增加兵力是军委和志司的责任。如此,就可以理解了什么叫‘救兵如救火’,为什么要第9兵团仓促入朝进入东线地区接替42军的防务。

志愿军的参战兵力是第9兵团,由每个军4个师配置的第20、27、26军,总兵力15万人,师级单位包括20军第58、59、60、89师,27军79、80、81、94师,和26军76、77、78、88师,每个军的前三个连续编号师是‘原配’,尾部一个大番号是整编参战时由其他陆军部队调入。其中第20军和第27军是主要的参战部队,第26军(算是)充当了预备队。

第20军即原华东野战军的1纵,是粟裕将军的起家部队,在整个华东战场一直是解放军的几个头号主力之一,在叶飞将军直接指挥下,这支虎狼之师参加了华东战场的几乎每一次主要战役(济南战役除外,1纵不是主攻部队)。20军是正宗的原新四军部队,在央视和凤凰卫视采访原20军的长津湖战役的参战老兵的节目中,受采访者是清一色的苏北口音,那些声音见证了从抗日战场、华东解放战争、到抗美援朝战争的长期征战中的历尽沧桑。

第27军是原华东野战军的9纵,是华野的一支最传奇的部队,因为它的第一任主帅是一位传奇人物许世友将军。简短说一下许世友将军的来历,河南信阳新县人,来自大别山区的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因为作战勇猛、武艺超群、服从指挥、敢于担当,一直是张国焘、陈昌浩、徐向前三位主帅麾下的一员爱将、虎将,在长征中出任红军第一个骑兵师司令。在川北根据地的红军以6万人大战20万川军的立足之战‘万源保卫战’中率部守卫一个战役要地大面山。后来三支红军部队会师陕北、西路军大败之后张国焘出逃,许世友竟然敢在中央清算张国焘的错误时第一个尥蹶子,私下串通几个高级将领密谋拉队伍出逃,又在王建安将军反水告密后被罗瑞卿下了大牢,多亏了毛泽东爱惜英雄,死罪赦下、活罪不究。从此后许世友感恩戴德,对中央铁杆拥护,唯命是从。在抗日战场上许世友先到山西129师386旅的陈赓手下当副旅长,后又来到山东的胶东半岛,一手带起了一批铁血勇士。抗日战争结束后国共抢占东北这块肥肉,罗荣桓率领山东八路军的精锐八个师主力渡海出关,余下的地方武装里许世友的胶东支队就成了一根顶梁柱,这支胶东子弟兵就是华野的9纵,后来也成为粟司令手下的主力纵队。

第26军是原华野8纵,来自山东八路军的鲁中军区,在华中、山东两支野战军合并后归属华东野战军外线兵团,在粟裕、陈世渠(ju,3声)指挥下征战中原、华东,曾攻克洛阳、开封等重要据点。笔者在‘豫东战役’的系列段子里写了不少,有兴趣可以去那里瞅瞅。这里节省篇幅,还是回到长津湖之战。

现代战争中军队的战斗力生成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武器装备和军需品的运输力。志愿军参战部队缺乏重武器,师配属的火炮最大口径是75毫米野炮和82毫米、60毫米迫击炮,每门炮的炮弹仅有40发(82毫米炮)和90发(60毫米炮)。军火的供应除了随身携带之外,弹药供应主要依靠人力和畜力运输。因为美军的空中优势,在敌方空中侦察和空中打击之下,志愿军的运输车辆不能够发挥其运力。

不仅如此,在中国国内的三年解放战争的战火中第三野战军练就了大兵团运动战的过硬本领,它对抗美援朝战争的作用巨大。但是面临的新问题是如何解决大规模运动战中部队行动的隐蔽性。第20军和第27军分头出动进入到朝鲜后,面临美军的空中侦察和空中打击,在高寒的长津湖地区连续十余日隐蔽行军,昼伏夜行,不生火不冒烟,直到进入长津湖预设阵地,愣是没有被美军察觉。这种出色的战役行动创造了军事史上的奇迹。当然,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巧媳妇难做无米之炊。对于志愿军来说,因为前方战事吃紧,现实情况已经不允许粮草先行了。志愿军的粮食携带量很少,参战部队过鸭绿江是单兵携带的粮食仅有4天的干粮。20军、27军两支大军乘火车到了东北,原计划在沈阳附近的东北军区补给站先行补给,换上东北军区预备的冬装。战事刻不容缓,来不及了,部队在沈阳仅仅小停半日,就直接给拉到了中朝边界。这里,关于是否换了皮棉冬装,有两种说法,一说因为时间不允许,没来得及给部队发冬装,或预备好的冬装已经发给了先期入朝的第13兵团的三个军(38,39,40军);另一说是把冬装发到了20军和27军,有东北局的电报等材料为证,但是那些冬装或者是分配不均、或者是运输的路上让美国飞机给炸了、烧了。总之,保命的御寒冬装没有及时穿在两军将士的身上。至于出发稍晚的第26军是否穿上了预备好的冬装,笔者还没有仔细调研。

联合国军直接参战的地面部队包括美军陆战第1师(含第1、5、7等三个陆战团和第11炮兵团以及工兵营、坦克营等合成兵种)、第7步兵师的一个加强团和韩军第一军的首都师、第3 师,总兵力11万人,其中美军6万人。陆战1师是仁川登陆的主力部队之一,在联合国军取得决定性胜利并北进占领平壤后,该师和统领该师的美军第10军(含陆军第7师)、韩军第1军在东线的元山、咸兴地区展开攻势, 分别向江界和图们江进发。其中韩军第3师和首都师沿海岸线向北直指图们江中朝边界,美军7师经咸兴和丰山指向惠山镇,美军陆战一师在最西侧,经由咸兴、五老里,途径长津湖地区迂回到江界。

美军的地面部队的火力配置远远超过中国军队。陆战队的战斗单元是团级战斗群,是合成多兵种联合作战。每个陆战团和一个坦克连(5辆坦克)、一个炮兵连(12门107毫米迫击炮)、一个工兵连、一个反坦克连(6门75毫米战防炮)组成一个独立承担作战任务的集团。陆战1师共装备有85辆坦克和261门火炮,其中包括155毫米榴弹炮18门、大于100毫米火炮90门,其余为小口径迫击炮和战防炮。士兵的轻武器师M1步枪和卡宾枪。

美国海军陆战1师成军于太平洋战争期间的1941年初,其下属的陆战团成军于更早的1911年以后的一战期间。在1942年7月参加了南太平洋所罗门群岛的瓜岛争夺战,在澳洲休整后于1943年底再次参战攻占日军在南太地区一个机场,随后继续在岛屿作战中与强悍的日军殊死搏杀,一直到在冲绳岛战役的完全胜利,数次受到美军最高统帅的嘉奖。二战结束后,陆战一师曾经和美国海军其它部队一起开赴中国华北,陆战1师在渤海湾的天津和秦皇岛地区实施占领任务,与1947年9月作为美军在华的军事力量最后撤出。

美军的空中参战部队包括海军陆战队第11航空联队的7个中队150架飞机。美军在朝鲜东海部署的7艘航空母舰及配置的巡洋舰、驱逐舰等30余艘。联军还包括英国海军陆战队第41分遣队以及部分空军、海军力量。

最后需要特别指出,现代化战争不是拼体力、耍大刀,不能以人数作为军队战斗力的主要指标。对于长津湖之战,美、中两国的军队的差别甚至不是简单简单的兵力、后勤、武器的差别,而是代差。中国军队手里是长枪、短炮、手榴弹,后勤给养供应困难,完全是单一的步兵作战;美军有装甲战车、强大的轻重火器,空中随时可呼召空军支援,海面上有强大的航空母舰战斗群,随营还有得心应手的工兵部队开路架桥,所以能够充分发挥多兵种联合作战的优势。

联合国军的运输能力是保证其战斗力的一个要素,其弹药补给、战车和重型装备的运输等依靠充足的地面机械运输力量、从日本到朝鲜的海上运输力量、以及强大的空中运输。例如,当陆战1师到达长津湖地区时,还能不失时机地修建一个简易飞机场, 这个机场在后来的撤退中还真发挥了一些作用。记得有记载当陆战1师撤退时,师长斯密斯将军坚持从陆路南撤,拒绝用这个机场从空中撤退,据说被认为是维护了陆战队的荣耀。以笔者看来,维护了军队的荣耀那是一定的,毕竟有那么多的辎重和汽车轮子可以用,重型运输机还能把在日本建造的钢铁桥梁运到关隘搭积木似的建起一座保命桥。无论如何,伤兵可以乘坐飞机及时被运到后方医院,确是必要的。

从志愿军和联合国军的装备对比来看,面对这样的军队,志愿军如果还念念不忘要‘歼灭若干成建制的美军’,4个师不成一个师也行,再不济就歼灭一个团的建制,做这样的目标设计,岂不是昏了头!

打仗,是要杀人的,但是军事斗争不是为了杀人,它主要是政治斗争的延续,或者是政治斗争的高级手段,历来是以实现政治目标为宗旨的。在这种军力的对比之下,两军对垒还是打了起来。也难怪主要的美军将领曾宣称联军对中国军队的作战可以看成是一场‘屠杀’,因为这是一种代差。

即便如此,仗还是要打的。


浏览(1339) (1) 评论(1)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香椿树1 留言时间:2019-07-17 19:03:21

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共军都能靠歼灭战获得弹药给养, 可是,在朝鲜战场上因为技术装备的代差而无法完成歼灭战,无法获得给养,只能靠不太可靠的后勤,形成志愿军的一个明显弱点,没法连续作战。 但是, 美国指挥官要打三个战役才找到志愿军的明显弱点, 可见其指挥官的水平与共军抗日大学磨练出来的军官水平差异太大了。

回复 | 0
共有1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