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解滨  
此处省略1000字  
        https://blog.creaders.net/u/3027/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解滨 ,120岁
来自: 天王星
注册日期: 2009-10-29
访问总量: 4,472,71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Nothing to tell
test
谢谢各位来客!
最新发布
· 怎样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中共党员?
· 如果美国禁用微信,您准备好了吗
· 今天我妄议香港了,不服来抓!
· 百年前的罪恶,加州到底应该赔偿
· 美国文革何时结束?动乱中华人如
· 老子这辈子不下跪!
· 黑人命贵–回复耶鲁华裔学生的公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实事求是】
 · 怎样判断一个人是不是中共党员?
 · 百年前的罪恶,加州到底应该赔偿谁
 · 假若武汉肺炎病毒源自美国...
 · 国难当头,习近平在准备弃船逃命?
 · 李文亮医生你一路走好
 · 中国病入膏肓
 · 中国人,你叫我怎么说你!
 · 是谁在把华为推上绝路?
 · Skycom就是华为,网上铁证如山
 · 建议开展第二次文化大革命
【谈古论今】
 · 今天我妄议香港了,不服来抓!
 · 美国文革何时结束?动乱中华人如何
 · 老子这辈子不下跪!
 · 70周年庆典,崩盘的开始
 · 英国脱欧,世界脱左
 · 千古浩劫 —— 五十年后谈文革
 · 2月20日,让我们一起来写历史
 · 一不小心,东方之星破了三项世界纪
 ·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下)
 · 难忘的1977全国高考(上)
【一针见血】
 · 黑人命贵–回复耶鲁华裔学生的公开
 · 疫情过去后,美国的华人何去何从?
 · 新冠肆虐全球,为啥中共官员就是不
 · 寻找黄燕玲
 · 国难当头,一尊你躲哪去了?
 · 天朝网络水军落网记
 · 多伦多撕开了爱国华人的画皮
 · 全国最大的小学生,该下课了
 · 华为的元旦出丑暴露出哪些问题?
 · 刚刚,这个国家结束了一场恶梦
【新锐评论】
 · 如果美国禁用微信,您准备好了吗?
 · 抗疫期间,美国最丑陋的一个华人
 · 巴黎一场大火,烧掉了什么?
 · 纽西兰大屠杀,媒体不想让你知道的
 · 美国文革运动考察报告
 · 浅析美国的“反外国宣传造谣法”
 · 飞机上天,华裔翻身,美国重新崛起
 · 要政治正确,还是要爹?
 · 达拉斯,被射杀的不光是五位警察
 · 习近平,海口惨案你看着办吧!
【大国争雄】
 · 川蔡电话,被忽略了的几个关键问题
 · 看俄国阅兵,谈中国阅兵
 · 朝鲜如果核爆,中国应出兵拿下朝鲜
 · 美国敢于打仗和中国不敢打仗的原因
 · 从航天飞机的终结谈美国的衰落和中
 · 中国有太多的理由不想跟越南打仗
 · 世纪婚礼和中华复兴
 · 中国真掌握了弹道导弹打航母的技术
 · 美军这次军演到底有没有去黄海?
【谈天说地】
 · 抗新冠肺炎,美国能打赢“下半场”
 · 香港,挺住!
 · 从深度学习到深度造假,AI开始玩残
 · 孟公主还有可能接她爹的班吗?
 · 刘强东的“事情”,完了没?
 · 这些不起眼的中国大叔大妈正在改变
 · 美国华人的核心利益是什么?
 · 美版文革新动态 — 来自第一线的快
 · 2016,美国华人参政的翻身年
 · 重建唐人街,让中国城再现辉煌的“
存档目录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0/01/2019 - 10/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1/01/2018 - 01/31/2018
08/01/2017 - 08/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网络日志正文
中国病入膏肓 2020-02-06 00:12:08

中国病入膏肓

解滨

 中国病了,这毫无疑问,全世界都知道了。

如果你打开中国新冠肺炎传播图,早就是全国山河一片红了。 如今世界大多数国家的每日新闻中,一定有一条是关于中国的这场病。 如果你在国外的超市购买N95口罩等病毒防护用品,你会发现多数国家的店铺都缺货,而且老外都知道华人替中国把全世界的N95都买下了。 国内如今是风声鹤唳。 一批又一批城市宣布封城。 像南京、温州、杭州、宁波、郑州、哈尔滨、徐州、福州这样的大城市,统统给封了。 别的城市虽然还没有宣布,但也和封城没啥不同了。 大半个中国实际上都封了。

很多人用最简单的统计方法,根据这场疾病爆发后离开中国的人数和这些人当中患上新冠肺炎的人数,大致估算出了发病率。 法国第二批撤侨,254人当中,36人出现症状。 韩国撤侨总人数368中有18人出现发热等症状。 当然出现症状未必一定就是100%感染,但至少是“高危”了。 日本撤侨的206人中,应用试剂盒确诊了3例。 武汉居民人数是1200万。 如果用这些个患病率反过去估算一下,取个保守值,武汉究竟有多少人得上了冠状病毒肺炎? 全中国有多少人染上了这可怕的疾病? 这样得出的数字就远不止中国政府公布的数字了。 那后面要加多少个零? 再用这个数字乘以比较保守的2%, 死亡人数是多少?

疫情到底有多严重?

越来越多的视频和照片流传出来,这些天里武汉有很多疑似新冠肺炎的患者根本就无法就诊。 即使他们的症状完全符合,也没法得到确诊和有效的治疗。 很多患者被医院送回家里,自我隔离。  即使确诊了也不能被收住院,还是要回家自我隔离。  如果不能住到医院病床上,那么每天病人排队就要好几个小时。 这种效率,这样的服务,造成了什么结果?

越来越多的视频和照片流传出来,一个又一个病人在家隔离的时候就死去,尸体被政府派去的运尸车辆运出来。 另一些病人等待就诊的时候倒地不起,失去了体征。 有些病人甚至在就诊的路上就倒下,再也站不起来了。 如今在武汉,猝死已经成了常态! 病人暴毙街头已经不再引起公众的关注,拉走烧掉就是。

武汉新华医院一位母亲不幸被冠状病毒肺炎夺去了生命。 她女儿望着远去的运载着母亲遗体的运尸车,寒风中失声痛哭。 那撕心裂肺的哭声让我心碎,我无法不泪流满面。 昨天一个12岁的男孩去民政部门申请进入孤儿院,工作人员要他出示文件,那12岁男孩拿出父母、爷爷奶奶都被这场瘟疫夺走生命的死亡证书,在场的所有人看到此情此景一下子全哭了。  另一个医院里,一位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已经去世,仍然保持去世前的坐姿。 去世前连加个病床都等不到。 老伴抱着他,声音微弱,眼泪已经流干,不再哭泣。 以前只有在影视剧中看到的旧社会悲惨境遇,如今在真实的世界上演。 火葬场清理死者的遗物,其中一类遗物是手机。 那可不是一个一个清理,而是用大铁锹一锹一锹铲出去,少说也有几百个手机。 那不过是一个火葬场烧尸前留下的手机。 武汉有多少个火葬场? 这不能不让我想起二战中奥斯维辛集中营那成千上万副犹太人被杀害前遗留的眼镜。 人民领袖习近平:你看到这些了吗? 习近平同志你新时代的特色社会主义就是这样幸福的吗? 你的小康社会就是这样对待人民的吗? 这就是你口口声声鼓吹的中国梦吗? 你难道就不知道这些都会被写进史书,永久记载你的罪恶吗? 

谁都知道,这场瘟疫的一开始武汉就缺乏必要的各类防护物资。 几天前,就连火葬场也开始向社会求援了: 急需运尸袋还有防护品。  由殡葬服务需求倍增,现在武汉的殡葬程序从简,追悼会告别仪式啥的全部取消。

官方接二连三公布的患病人数和死亡人数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如果这一个月来的死亡人数真的不过就是几百人,那会把殡仪馆给挤爆吗? 会使运尸袋缺货吗? 如果武汉的患病人数就那么几千,那些患者看病会那么难吗? 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连确诊的机会都没有?  会有那么多病人被迫回家隔离吗?  现在全世界的口罩都运到中国去了,为什么还是不够用?  就连中国某媒体也说,有很多患者死亡后按照“普通肺炎”上报死因,真实数字被隐瞒。 那些倒毙街头的众多患者的死因又是什么病? 那些在家隔离后死亡的患者又怎么算?

谁是造成疫情失控的元凶?

如果在1月3日中国政府向美国政府通报这一新兴冠状病毒肺炎的时候也向武汉人民、湖北人民、中国人民如实通报一下,那么这疫情会发展到今天这样失控的局面吗? 如果1月2日那8位医生在小群里讨论这个最新发现的病情的时候,中国共产党不是去拘捕他们、训诫他们、逼他们闭口,而是让那8个医生把真实情况都给说出来,立即进行有效的隔离、防治,后来会病死那么多人吗?  如果当地的共产党政府在得知疫情后,立即取消那啥狗屁的团拜会,取消那害人的万家宴,今天的武汉人、湖北人会在全中国到处被人堵截、囚禁、驱赶、防备,甚至殴打吗?

毫无疑问,中国正在面临一场多年未见、异常严峻的国难。 越来越多的老百姓在被感染、在死亡,而这场瘟疫的高峰似乎还没有到来。 善于玩弄权术的党棍们已经算准了,迟早必须有人为此顶锅。 那么会是谁去顶锅? 国难当头,一场规模空前、惊心动魄的超级甩锅游戏在中国上演了。

最先被甩锅的是中国CDC派去武汉查看疫情的那些科学家,说他们去那里不过是为了发表论文,贪天功为己功,一心只想出人头地。 我相信这个说法并非完全空穴来风。 但诸位请换位思考一下,即便他们想把实情说出去,建议立即开始一场大规模防疫战,当地政府敢照他们说的去办吗? 湖北省委敢批准这样的行动吗?  拜托! 各位请不要把中国的CDC当成美国的CDC!  美国的CDC发布疫情公布灾情并不需要当地的市长、州长或联邦总统批准,更不会听从任何一个执政党的命令。 他们只根据疫情决定说什么做什么。 而这样的CDC在中国存在吗?  所以那几位科学家只好通过学术论文把这件事捅出去。

第二个被甩锅的,是那个被千人骂万人恨的红十字会:发放物资奇慢,严重拖后腿,而且居然给某个官方机构以及莆田系医院发放了那么多口罩。 有人查出来红会员工的月薪都有好几万。 我不否认武汉红十字会是个腐败透顶的垃圾会。 但他们说的很清楚: 他们只管收,不管发。 这意思就是:那些物资应该发给谁,他们说了不算,要“上面”说才行。 至于这“上面”,除了党还有谁?   我不认为他们胆大包天居然敢撒这么大的弥天大谎。 但设身处地想一想,中国存在任何一个跟外国那样的不接受党的一元化领导的红十字会吗? 请问中国有哪个红十字会敢跟美国的红十字会那样公布账目接受审计并且受公众监督? 是的,他们贪得无厌,而且数目可能还不小。 但请问今天在中国有哪一个共产党领导的官方机构不是贪得无厌? 

那么下一个被甩锅的,自然就是昨天被撤职的武汉市长和市委书记了。 谁叫他们不及时采取行动,团拜会照常举行,万人宴雷打不动? 春节期间武汉市熙熙攘攘,人头攒动,一片太平盛世、歌舞升平的大好景象。 但市长和市委书记知道出大事了。 可他们干嘛还是岁月静好,安然若素?  这么看来,他们确实是这场瘟疫的罪魁祸首。 但人家早就出来甩锅了:“未经授权不可发表疫情消息!”   这句话的意思就是: 我能干啥?特么党中央不让我说呀! 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随便公布疫情嘛! 所以不要怪我了,要找就找党中央去!

党中央书记习近平会见世卫组织总干事时,斩钉截铁地强调:“我一直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好啊! 你亲自指挥、亲自部署, 局面竟然成了这个样子。 这么看来,疫情彻底失控,你习近平总书记是罪责难逃了。

然而党中央、习主席也成功地甩锅了,而且干得最漂亮、最精彩、最干脆、最利索! 

现在至少有一半的中国人民深信不疑:美国才是这一场灾难的罪魁祸首! 是美国制造了专门针对中国人的基因病毒,然后派人混入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投放病毒,让成千上万的中国人病死。 类似的版本现在已经有了几十个,新的版本每天都在被创作出来。  昨晚我看到的一个版本是:美国纽约州石溪大学传染病专家费尔南多(Dr. Rajeev Fernado)是武汉肺炎的罪魁祸首! 这是因为他1月17日和18日曾在武汉,住在喜来登酒店,并专门前往武汉华南海鲜批发市场。因此可以列为冠状病毒携带重大嫌疑人。 有很多人对此深信不疑。  

中国的微信群汇集了不同教育程度,不同社会背景,不同职业的人群。 但从小学生到研究生,从卖菜的到卖淫的,从农民工到大老板,都在同仇敌忾地指控美国放毒。 而党中央配合这个宣传攻势,高效率地进行“舆论引导”。 《环球时报》连篇累牍发表文章控诉美国对中国的这场灾难不管不问,揭露美国虚伪、虚假、冷酷的真面目。 外交部华大妈义正辞严地揭露美国的丑恶嘴脸。 微信和微博对所有和官方立场不同的文章一律删,或者“辟谣”,但对声讨美国用基因武器制造中国灾难的文章一律放行。 在党中央、习主席的“舆论引导”下,现在美国是万恶之源、罪魁祸首,这已经是铁板钉钉。  至于美企捐赠在国外各企业中名列第一,至于美国撤侨飞机送去各类抗灾物资,至于美国公司把最新药品提供给中国临床使用,还有很多很多,统统不提了。 搞了半天这场瘟疫原来是美国设计、美国制造的。 

这样卑鄙无耻下流的甩锅就连中国的头号五毛周小平都看不下去了。 他撰文援引科学家的观点,说明人类是不可能制造出专门针对一个民族的基因武器的,因为病毒无法识别宿主究竟是个中国人还是韩国人、日本人、美国人、非洲人,是没法看清楚人脸再决定是否要发动攻击的。 然而新的五毛前赴后继,人才辈出。 例如那个“占豪”。 以前的五毛首领都是有名有姓的,能够打听出真人并知道它们的职业。 新的五毛则来无影去无踪。 我如果说占豪是中宣部下属的一个写作班子,谁能拿出证据来说不? 从“中国怒了!日本被怼,中国太牛了,要征服全世界” 到“武汉肺炎是美国的阴谋”,这样无耻无底线的宣传,除了德宣部、中宣部,谁能创造出来?

党的领导人甩锅,这早就是中国官场的一大绝技了。 每次出大事了,每一位官员首先要考虑的是自己会不会丢掉乌纱帽。 至于真相,那并不重要。媒体是我党控制的,咱想咋说就咋说,谁管的着吗? 至于老百姓,他们算个屁! 乌纱帽又不是他们给的,他们也没法拿掉任何一个贪官的乌纱帽,凭什么要对他们负责? 但每当这种事情发生后,每个官员还是要担忧两件事:(1)如果是我的错,我如何甩锅给别人?(2)如果是别人的错,如何才能不让那家伙甩锅给我? 这才是我真正要伤脑筋的麻烦。  如果实在没法甩锅给别人了,最后还有一个倒霉蛋可以甩锅,这就是美国。 放心好了,要不了多久,这场国难,这场悲剧,就会演变成另外一场歌功颂德、普天同庆的超级喜剧! 至于那寒风中为失去母亲而哭嚎的女儿,那个失去所有亲人的12岁男孩,那位得不到医治死在椅子上的老人,那些死于在家隔离的无名氏,有谁会理会他们? 人们记住的是习主席的恩情比天高、比海深! 人们对党的伟大、习主席的英明感恩不尽。  万人尸骨上,伟人喷薄欲出。 

谁在大发国难财?

 80年前,日军入侵,国难当头。 在艰苦的八年抗战中,有一大批蛀虫侵吞紧俏物资,囤积居奇,大发国难财。 80年后的今天,国难当头,还是那样,又一批蛀虫正在大发国难财。  例如那些粗制滥造伪劣口罩,以劣充好,甚至回收用过的口罩高价倒卖出售的不法厂家和商人,那些卖给医院医生天价餐饮的餐馆老板,还有那些那些借疫情“坐地起价”的供货商,等等等等。  我到今天还没听谁说说山东捐给武汉的350顿蔬菜怎么被卖掉了? 谁收的钱? 钱哪去了? 我一直就弄不明白,“双黄连”的药效就连最起码的临床试验都没有做,一个试验报告都没有发表过,更没有通过政府的批准,却居然得到武汉病毒所等机构的首肯,然后官媒大张旗鼓地宣传出去,让亿万百姓疯狂抢购。 这里真的没有猫腻吗?  是谁赚的盆满钵满? 是谁乘机发国难财一夜成为巨富? 习近平你不是反腐吗? 这些光明正大的腐败,你咋不去反了? 

昨天让网民们最惊掉下巴的是: 武汉病毒研究所居然在1月21日抢先申请了新药瑞得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专利,写下了最新版的农夫与蛇,无耻到连底裤都不要了。  这个卑鄙行径的结果就是,使用瑞得西韦在中国甚至世界任何一个地方治疗新冠肺炎,都必须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缴纳专利费! 而武汉病毒研究所既没有研制或发明瑞得西韦,也没有开展过用瑞得西韦治疗新冠肺炎的临床试验,更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他们成功地使用这种药品治愈了新冠肺炎。 然而就凭这一纸专利申请,武汉病毒研究所摇身一变成了中国最新的医疗巨富,在国难当头的时刻赚的盆满钵满。 不要脸到极点了!

什么叫发国难财? 这就是! 没有比武汉病毒所更下流、卑鄙、恶毒的奸商了! 

本来,在网上听到一些有关武汉病毒所“放毒”或事故泄漏病毒,导致了这场空前灾难的说法,我一开始还嗤之以鼻。 恐怕只有关东军731部队干得出那样伤天害理的事情。 武汉病毒所不会那么坏。 现在看来,武汉病毒所确实有毒蝎心肠,网上的那些说法并非空穴来风。 继医学博士武小华指证蝙蝠专家石正丽所在的武汉病毒所管理不善,涉嫌为泄漏新型冠状病毒的源头后,多益网络董事长徐波周二月思日在微博上公开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涉嫌制造并泄露传播了病毒。该文罗列了一系列基本事实以及与石正丽相关的学术论文链接,认为这些事实与证据真实、合法、相关性明显、逻辑合理周密,提出该病毒所很可能是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爆发的根源。 这些最新的爆料令人目瞪口呆。 把新冠肺炎发生的前前后后很多事情串起来,很多事情都可以解释清楚了。 

回放武汉新冠肺炎爆发的前前后后

去年10月或11月某个时候,武汉病毒所最新研发的那个病毒被故意或无意地小规模释放出去,可能的目的是检测病毒所研制的最新抗病毒疗法的疗效,或纯粹是工作人员不小心泄漏出去了。 也有可能那是一场人为事故的结果 —— 病毒所的某个试验动物在试验结束后被某实验室人员拿到华海鲜批发市场野味销售摊位上高价变卖。 总而言之,那个冠状病毒就从病毒所这么一下子传播出去了。 

到12月初,新冠肺炎开始流行,武汉各大医院已经开始注意到这种肺炎无论多厉害的药物都治不好。 可能是某种新型病毒所致。 于是医院就请教病毒所协助诊断。 病毒研究从患者那里采集病毒,然后跟本研究所研制的病毒进行对照比较,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病毒所党委立即把这作为一个严重事故上报武汉市委或湖北省党委。  党组织意识到这件事传出去可能会严重影响党的声誉,不敢耽误,立即上报党中央。李总看了报告后感到大事不妙,立即十万火急呈报给圣上。 那时习皇上或许还沉迷在声色犬马中,或许那小学生知识太贫乏根本就没拿这当作一回事,或者觉得这件事会让皇上在全国人民面前难堪 - 妈的全国马上就要进入小康社会了,怎么可以出这么大的事情! 反正皇上不动声色地叫下面把这件事先压下来再说,嘱咐下面严格保密,不要让这件事冲淡进入小康社会的喜悦和第一个小康社会新年的喜庆气氛。 

但是还是有8个医生不知趣也不会察言观色,更不懂医学必须服从党的需要这个真理,居然头脑一热把这件事在微信群里说了。  本来对于新的疫情讨论通报一下也是应该的,但上面早已打招呼不准公布疫情,于是院党委把这事及时汇报给市委了。 然后呢,就出了1月2日那8位医生被刑拘和训诫的事情。 当时全国人民看到8位医生被警方“采取措施”这个消息后大喜,当场给了警察4万个点赞。 其群情高涨,不亚于一百多年前菜市口问斩六君子后百姓欢呼并朝他们扔菜帮子的热闹情景。 微信里也对警察的执法行动赞美声此起彼伏,对那8名医生谴责有加。 

虽然训诫了那8个医生,封了他们的乌鸦嘴,但武汉病毒所对于这个病毒毕竟还是知根知底的。 在1月3日那天,他们会同北京专家一起知会了美国的同行,请求美国专家帮助出谋划策。 不到一个月竟然通报了30次!  与此同时,武汉市委和湖北省委那边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每个小时都去总机询问有没有漏掉北京来的电话,每两分钟看一次手机。 但北京的圣上似乎对这件事毫不关心,还在游山玩水。 湖北总督表面上还在淡定,决定团拜会照开,万人宴按时举办,但心里越来越害怕。 一晃到了一月中旬,新病人太多,死人也快速增加,这件事终于压不住了。 总督于是不得不从北京搬兵,卫健委的王广发大科学家到武汉巡查一番后,按照中央的指示放出好消息:新型肺炎“可防可控”, “并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 话音未落,王大科学家自己就中弹倒地了,不知哪个不懂规矩的病人把他给感染了。 

由于武汉病毒所早就对这种病毒了如指掌,又跟美国同行切磋多次,该使用哪一种解药也差不多搞清楚了。 在1月21日那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地注册了新冠肺炎的解药瑞得西韦的使用专利,先下手为强。 这可是妙手回春、名利双收的高招啊!  看着越来越多的新患者,他们喜出望外,感觉一座金山越来越近,垂手可得。  那时全武汉人民还蒙在鼓里,正欢欢喜喜迎鼠年呢,谁都不知道死亡病魔在等待他们。

但很快纸里包不住火了,医院里每小时都在死人,都有新的病例出现。 想瞒也瞒不住。 于是就出现了“非典老将钟南山赶赴武汉前线”那一出喜剧,又一次万民欢呼,皆大欢喜。

听钟南山说那个新冠肺炎确实人传人,而且非常厉害,现在淡定的习皇帝也有点坐不住了。  王大科学家回到北京后,撑着生病的身子,跟圣上在电话里一五一十汇报了疫情。 圣上听了半信半疑。 王大科学家说: 秉皇上,王某不才,那皇上您去问李兰娟吧。 钟南山那老家伙的话你可以不听,毕竟他只是个呼吸道疾病专家,李兰娟可是中国一流的传染病专家。  于是习皇帝招李兰娟进宫。 皇上听了李专家的陈情后,脊梁骨开始冒汗了。 立刻照李兰娟说的,发了一道圣旨: 武汉三镇立刻封城! 赶紧给朕封起来! 要快!

李兰娟走后,圣上知道这下子事情闹大了,六神无主,悔不当初。 于是差走众人,传师爷王沪宁进宫密商对策。 王师爷其实也不过是个只会溜须拍马的草包,论真本事比李莲英好不到哪去,实在拿不出啥高招。他只出了一个歪招,这就是让李总出面当主帅搞定这件事。 要是李总他打输了就咔嚓斩首是问,要是他打赢了就说是皇上的功德。 这万无一失。 圣上点了点头,令下人去传旨。 但圣上还是有些不放心,总觉着这雕虫小技还是办不成大事。 就问王沪宁: 那你给我说说,老毛以前碰到这茬子倒霉事儿是咋办的? 老江呢? 老胡呢?  这下子问对人了! 王师爷可是马恩列斯毛的书都倒背如流,而老江老胡的新理论都是他写的,这更难不倒他。 师爷顿时来了精神,抑扬顿挫地说了那些个历史。 两人比较了毛、江、胡的做法,最后一致认为,还是走毛主席的路最容易! 打民族牌,不会输的。 啥事要是办砸了就一个劲儿往美帝那里甩锅就是,老美是地球上最大的傻X,活该! 师爷临走还放了一句让圣上心惊胆战的话: 今年是庚子年,流年不利啊!

后面的事情大家伙儿都知道了,就不必俺废话了。 

上面这个回放虽属杜撰,但并非毫无凭证。 究竟真实内幕如何,各位的想象力肯定不会输给在下。 共产党是永远不会公布内幕的。 既然如此,就莫要怪民间根据一连串的真事回放宫中秘史了。

是的,这个回放可能有些恶意。 但真相或许比这要恶毒百倍。 一个靠枪杆子打下江山的执政党,凭什么要对芸芸众生负责?  我时常提醒自己,不要把人家想的太坏了,要体谅人家的不易。 但仅仅一个新冠肺炎,就让我们看到了多少人性的卑鄙、肮脏和恶毒。 我绝对可以用最坏的恶意去猜测某些中国人,至少可以猜测中国当今的高层,特别是圣上! 我敢弱弱地问圣上一句: 陛下您为武汉疫区的那些医生和病人捐了一分一厘钱吗?  

病入膏肓

华盛顿有句名言:“我们越来越明白,对人类文明威胁最大、破坏最惨烈的,是不受制约的权力;其次才是自然灾害和人类的无知。”

非常不幸,这三个威胁全让中国人赶上了!

如今全中国人民在一个既缺德又无能还无才的小学生的统治下战战兢兢地过日子,圣上的话就是宇宙真理,什么事情都没有维护圣上的权威重要。 这样下去,怎么可能会不病? 

一个偶然的事件,一个本来可以及时控制住的小疫情,居然眼睁睁地演化成了一场举国上下的灾难,甚至冲出国界走向世界。 你可以怪罪所有的人,但罪责最大的,就是那位最高领导人。 他如果不是大权独揽刚腹自用,而是听取下面的呼喊,尊重专家的意见,后来的局势根本就不可能失控。  也难怪他不过是个小学生的学历,肚里就那么一点货。 不是人民推选他当圣上的,而是那几十个家族,几百家红二代,几千个高干子弟。 他是代表那些人当皇帝的。 无论他干得好坏,只要那些红二代放心就行。 老百姓的死活,不关他的事!

过去的七年,中国是前进还是倒退了? 过去的7个月,中国是太平了还是多灾多难了? 过去的7个星期,中国是健康的还是病了?

不光是武汉还有全国千千万万的老百姓染上了新冠肺炎,而是整个国家都病了,从上到下都病了。 病原就是那个缺德无才的皇上! 新冠肺炎在天气转暖后就会渐渐消去。 但谁知道中国人的下一场灾难是什么?  

中国确实病了,或许已经病入膏肓。



浏览(1063)(171)评论(


浏览(4758) (309) 评论(25)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天天乐 留言时间:2020-02-07 13:35:20

致死率根本不止2%,即使按官方数据,加五天诊断-死亡延迟,至少是10%

回复 | 4
作者:检察官 留言时间:2020-02-07 11:42:10

赞大侠全面深刻雄文!也看到了你一颗正直的良心!

其中的一些推理合乎逻辑,值得深究。武汉病毒所作为这方面的权威至今未见为此次疫情向全国人民有过全面科学负责任的正式的说法,这是你的职责,为什么不履行?其次,你1月3号起向美国通报疫情,美国就提出派专家来华共同研究对策提供帮助,为什么至今没批准?怕人知道太多被揭穿?再大的灾难政府都不能失去理智,而华春莹居然颠倒黑白,混淆是非,不但不为自己的不当祸害别人自责道歉反而大肆攻击别人采取正当合理的措施保护自己。这种无耻无信的行为一定是自己买单,人家不是傻瓜了。这林林总总,疫情过后,政府的极端的手段造成的人道灾难(当然这是极端情况下的无奈之举),恐惧,无奈等等对民众心理和社会的极大冲击和伤害,在国际上政府信誉的丧失,国际形象的破坏等等带来的后果将千百倍于疫情造成的直接后果。

回复 | 10
作者:苦行僧 回复 解滨 留言时间:2020-02-06 22:56:45

和您一样,我也有很多亲戚朋友生活在武汉病毒的阴影中,有的被困在家中十多天不敢出门,所以心情也和您一样。如果这次扩散的毒株是与病毒所以前发表的毒株是一样(或高度一致),那么从病毒所扩散的可能性就很大。但如果不能从病毒所调查他们的实验记录,仍然无法得出可靠的结论。今后几天我将对此作一些外围调查,供老乡们讨论。

回复 | 4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02-06 17:39:47

刚才看来了石正丽对外的否认申明,她说新冠是人们的不良生活习惯造成的,言下之意就是吃野味或蝙蝠造成了武汉新冠的流行。

但这个理由是说不通的,她比谁都清楚吃野味或蝙蝠不会造成新冠的流行,这是个常识,一个病毒学家竟然讲出了违反常识的话来配合中共的文宣调子,可见其人是个政治婊子无疑了。

另外她还咆哮,叫质疑她的人闭上臭嘴,跟一个流氓没啥区别,这个人品质恶劣,毫无愧疚之心,是吃狼奶长大的。

回复 | 22
作者:年月日 留言时间:2020-02-06 17:31:49

什么样的土壤长什么样的植物。人民越愚昧,领袖就越伟大。反之,领袖越伟大,人民越遭殃。民族的性格不容易改变。只有一次次的灾难,才能使人民觉悟。

回复 | 21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02-06 14:47:47

在武汉修建这个P4实验室,本是在Sars之后中国向西方各国提出来的,借口是需要制作疫苗来抗击未来的传染性病毒,军方并没有直接出面,而是以中科院出面的,后来法国同意协助中国建立P4实验室,P4的意思是防护程度达到最高,可以对最危险的微生物,细菌和病毒做研究。 其实中共对未来的防疫毫无兴趣,他的兴趣是可以制作最毒的生化武器,这才是他投入巨资来建P4试验室的目的。大家都可以看到,这次武汉的疫情,P4试验室并没制作出什么疫苗来消灾解毒,他采取超然的立场显得这些事根本与他无关一样。

据份子生物学家讲,这次的新冠应该是Sars的升级版,它的S-蛋白在四个关键位点上,切换了四条氨基酸,后来印度的科学家指出,这四条氨基酸来源于爱兹病毒,它继承了爱兹病毒感染后的无症状,既无发烧,也不咳嗽,体温也不见升高,这都给发现和治疗此病增加了很大的困难。 而且新冠的毒性不亚于Sars,但传染性却是Sars的七到八倍。

回复 | 19
作者:老度 回复 guitarmanzw 留言时间:2020-02-06 14:19:15

【如果人性良善,那么哪来的 大饥荒? 哪来的文化大革命?】

是呀,土共邪恶,很难想象,看看老毛的学生波尔布特,就可以看到土共的本性。

老毛弄死了几千万中国人,也没见受到什么清算。 现在习弄出这么一个瘟疫来,到底会死多少人?

回复 | 19
作者:guitarmanzw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0-02-06 13:07:20

如果人性良善,那么哪来的 大饥荒? 哪来的文化大革命?

回复 | 1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02-06 12:43:59

对于中共文宣系统来说,甩锅给野生动物是最好最容易的法子,Sars那次他们就做到了,几乎没有什么人来质疑,因当时胡温刚上台,掌权未稳,除了救灾,几乎什么都做不了。

现在十几年过去了,情况已经不同,在军队和情治系统内,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变化。

现在再走当年Sars的老路,继续甩锅给野生动物,质疑的声音已经相当大了,敢站出来的人也不少了,这条维稳的老路子看来已经走不通了,所以情急之下王沪宁就想到找老美来背锅了。

但找老美来背锅也不是没有负作用的,至少可信度比较小,当然这两条路子都是为了要掩护生化武器的问题,但走上这条路风险依然很大,这牵涉到国际政治的格局和变化,反习的势力也不会轻易的就让习能甩锅,这个抓手不能放,所以质疑武汉P4实验室的文章就出来了,其实内幕对方也抓到不少,会逐渐曝光的,现在制作生化武器站在第一线的石正丽就已经被曝光了,P4实验室的真正操盘手郭德银也被曝光了,其人既有军方背景,也有情治系统背景,再背后就是王公公了,这条线的轮廓已经依稀可见了。

回复 | 18
作者:lol2012 留言时间:2020-02-06 12:32:55

言行都学毛的宽衣博士,终于在继1960年中国大饥荒一个甲子之后的2020年,又一次的实现了毛的“万户萧疏鬼唱歌”的伟大宏愿

回复 | 21
作者:阿鼻地狱 留言时间:2020-02-06 12:27:24

研精覃思,博主又一篇高质量的佳作!

回复 | 13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02-06 12:02:55

武汉新冠病毒的来源,我们现在无法确定。可以考虑如下情况:

(1)来自野生动物,其实Sars跟这次的新冠一样,蝙蝠身上的病毒,千百年来,都不能传给人类,要传给人,自然变异目前还缺乏中间宿主,这个证据链是缺环的,因而不能成立。

(2)新冠是P4试验室内制造的生化武器,这个可能性的概率很大,在技术上完全可以做到,这一点无人能够排除。 能排除的因素无非是人性善良,不可能这么做,还有就是政治因素,即中共不是法西斯,不可能去制造生化武器,等等。

回复 | 18
作者:雨露 留言时间:2020-02-06 11:30:56

雄文, 大赞!

回复 | 8
作者:解滨 回复 苦行僧 留言时间:2020-02-06 10:30:37

老乡,我就是在武汉出生的。 武汉是我第一故乡。 本来我也不情愿相信武汉病毒所故意放毒。 但看到他们在国难当头的时刻还那么死不要脸抢注专利,满脑子想的都是发财,我只好把他们往最坏的那边想了。 尽管如此,我只是猜想可能会是他们管理有漏洞防范不严造成病毒泄漏。

回复 | 15
作者:苦行僧 留言时间:2020-02-06 10:22:57

谢谢解大侠的好文!作为湖北老乡,我在此向您致敬!至于是否病毒从武汉病毒所传播出来,需要更多的证据支持才能下结论,虽然国内的研究机构的管理能力确实值得怀疑。

回复 | 5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06 09:04:56

【中国确实病了,或许已经病入膏肓。】事实上已经病入膏肓,无可救药了。关键是中共在死亡的过程中,有多少人要为其陪葬。

回复 | 14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06 09:02:29

好文!唯一就是太长,如果能够分成两篇文章,因为现在的人都没有耐心,所以微博流行。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留言时间:2020-02-06 08:59:55

定于一尊习主席,统帅三军全无敌。

胸怀野心能做梦,腹藏浓墨擅宽衣。

吃饭砸锅乃包子,党媒姓党党姓习。

人民领袖步毛后,重返文革创奇迹。

回复 | 18
作者:frank_ly 留言时间:2020-02-06 06:38:13

谢谢著名网络大侠的好文。

我粗看了一下,切中中共的要害。优点就不赞誉了,仅提一点儿改进意见,说错误怪。

文章中有的引用内容够不准确,比如更多城市“封城”这事,我第一次看到时,感到事态发展严重,所以用两分钟在网上查了一下,结果看到,所谓南京封城,实际上是进出城要量体温登记, 大众还是可以进出城的,与真正的武汉封城不是一个概念。

文学用词过多,好的是渲染气氛,不好的是冲淡了实事叙述,我感觉可以适当减少,类似如果处处都是惊叹号,反而失去惊叹效果。另外感觉叙述同样的内容,文字还有压缩的余地。

回复 | 4
作者:zmou 留言时间:2020-02-06 05:01:03

千街萧索无人迹,

万户哀鸣有恶瘟;

流疫远逝终有日,

何时驱魔去一尊!

回复 | 17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2-06 04:16:06

武毒所在这场瘟疫的爆发中,一直像个在一旁静观其变的毒蝎子,非常诡异。

我估计他们是不小心把病毒放出去的,因为国内实验室贩卖野生动物是很常见的事,石正丽作为科研人员不会亲自处理这些事,下边的人长期售卖她也未必知道,以为都按规定处理了;可是看看他们的专业·资历都不合格的荒诞女所长,可想而知武毒所的管理水平了。

回复 | 17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0-02-06 01:26:49

当听到封城的消息,我哭了。这是二十年来第一次为故国哭。所有这些传出来的惨况,全在我的预料之中。这些传闻,不过证实我的预料,基于我对现代经济民生运作的认识,基于我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识,基于我对70年中共文明的认识,基于我对中共统治一流,管理末流的认识。

在封城前的两个星期,香港若干评论人士如萧若元呼吁封华南海鲜城及附近的几个街区,否则拖延下去只能封城,而人类历史上未曾试过封一个1000万人口的大城市。我也同意。然而,封城不能像中共那样急急封城,那是一个系统工程,而实际中共做的封城是小学生的程度的操作,也只有天朝屁民和基层党员会如此配合。中共近二十年做很多鸡毛蒜皮的事情都会一蠢再蠢搞到一锅泡,而封城是天大的事情,特别是在武汉这种中心城市。

“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是我十几年来用得最多的成语,当评论中国大陆的政经局势,特别是当一些朋友在赞叹强国厉害国的时候,扫他们的兴,我既有暗自神伤的嘲笑实际上是苦笑。在西方华文论坛活跃的人士,在西方生活的一二代华人移民,谁没有很多亲戚朋友生活在中国大陆和香港?

I had often said, I wish I am wrong.

在《2019岁末游香港》 @ https://blog.boxun.com/hero/202001/Siubuting/9_1.shtml, 我提到:

“机票在大半年前已经订好并且付款。临出行前,我已经准备好,危城勿入,乱邦不居:若香港局势全面混乱,则从香港机场直接坐大巴到广州;若中国大陆鼠疫蔓延到广州,则取消到广州的行程,若干必要看望的亲戚来香港见我们,然后另外买机票从香港飞回澳大利亚。若两地皆危,则直接在星加坡买机票飞回澳大利亚。好在,没事。”

我一家,中共和天朝臣民避过了初一的鼠疫,中共和天朝臣民未能躲过十五的武汉冠状病毒瘟疫。What a dark fate, inevitable, registered not long ago, on 1949-10-01。

多年来,我不求读者或亲戚朋友同意我的观点,但求改善他们的思维方式,帮他们在大难临头时能自求多福。

回复 | 17
作者:Shanechen 留言时间:2020-02-06 01:03:31

说得太棒了。如果真有迷魂药,给王沪宁来一匙,让丫下令全文登人民日报头版头条,哈哈哈

回复 | 9
作者:特有理 留言时间:2020-02-06 00:40:58

赞好文!

人类面临的最大威胁是人类中某些人的邪恶!

这次中国瘟疫充分展示了这点。

回复 | 23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0-02-06 00:30:02

雄文,点赞!

回复 | 19
共有25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