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93,655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2020-02-24 14:19:21

image.png

李文亮之死,在中国掀起了一场大波澜。人们从全国各地,通过微博,通过微信,表示悼念,发表感言。有些言论,在某些人看来,有“出格”之嫌。于是“理性分析”出来了。譬如:

昨晚有不少网友把李医生称为“民族英雄”、“吹哨人”、“烈士”、“树碑”、“下半旗”等等。但这有些明显拔高了,第一个报告者是张继先,时间是12月27日。李医生作为眼科医生,只是在12月30号看到了相关消息并转发而已。 

从主观上看,李医生没有做英雄的想法,也没有“向公众示警”的想法,他就是把听来的消息往内部微信群转发了一下,而且特意强调了【不要外传】,也就是明确反对了所谓的“对外示警”。

 如果整件事中真的有面向民间的“吹哨人”,那么应该是把李医生的微信截图扩散出去的那个不知名网民。正是因为他的动作起到了实际上的“向公众扩散”的作用,才引起了武汉警方的注意,训诫了李医生。但这种行为恰恰是李医生本人所反对的,他后来把这种行为称之为“断章取义”。因为在李医生在微信群中说了SARS之后,又补充了“尚未确定”的说法,但恰恰是截图者的“断章取义”(只强调了是SARS),在客观上扩散了消息,也把李医生带到了警方的视线之内。  

李文亮医生不是造谣者,也不是英雄他只是一个被动卷入舆论风口浪尖的普通人,不应该把他架在火上烤,给他赋予他本人主观上并不想去承担的角色。

譬如:

同时我注意到,这两天舆论场上有一些将李文亮标签化的倾向,我觉得这值得商榷。在舆论为他惋惜、叫不平的浪潮中夹着少数非常激烈的人,他们把李文亮朝政治方向打扮,称他是为争取自由而死”,试图把他塑造成一个“反体制”的符号。我想说那不是真实的李文亮。对他的病逝进行那样极端的消费和我们大家对他的淳朴纪念和对不满的日常表达是不一样的,有违李文亮的基本价值观和一贯态度。

他是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是武汉市大量前线医务工作者中的一员。他被警方训诫的那件事和他被感染病逝的不幸是两件事。此外他在微信群里的发言流传到社会上是一个意外,他是一名工作和生活方式都很大众化的人,他不是一名“政治反抗者”,更不是“顶着迫害压力的反抗者”。有媒体报道说,他接受采访时表示一个健康的社会不该只有一种声音,对此老胡也这么看,大多数人都这么看。

有些人强调了李文亮是一个共产党员。在很多人的潜意识里,英雄是应该由共产党员来担任的。有的人生前不是共产党员,成了烈士,还要追赠一个共产党员。李文亮既然是共产党员,那他至少是朝英雄接近了一步。可是,一些人又强调他不是英雄,“李医生没有做英雄的想法”,“他只是一个被动卷入舆论风口浪尖的普通人”,“他是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这有点奇怪。一个人“没有做英雄的想法”便不能成为英雄了么?“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便不能成为英雄了么?有很多人,当前面烈火燃起,人民的生命财产受到威胁的时候,他在众人,包括一些共产党员,退缩的情况下,奋不顾身扑入火海救人。他是英雄么?要不要先看一看他有没有“做英雄的想法”?

我承认,李文亮不是一个英雄。

如果他是英雄的话,他就不应该在训诫书上签字、按印。共产党员,要坚持真理,改正错误。李文亮是一个共产党员,他说的是真相,可是他没能坚持,在训诫书上签了字、按了印,可见他连一个合格的共产党员都可以打问号。如果一个警察对一个穿开裆裤的小屁孩说:“你说他光着身子,这是‘不属实的言论’。”小屁孩一定会坚持:“他就是光着身子。”这样一比较,李文亮连一个小屁孩都不如,他当然不是英雄。

李文亮在微信群里发了信息:“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我不知道这个微信群有多大,我也不知道这个微信群里有多少人听了李文亮的警告以后逃过了这个瘟疫。不过我想,这个数字不会大,最多也就是两位数。如果他是英雄的话,他应该到大街上去贴布告:“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他应该站到广场上去大声疾呼:“同志们,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他应该“向公众示警”。这样肯定会有很多人获救,可是他没有这样做,所以他不是英雄。

如果他是英雄的话,他应该用大喇叭广播,而不应该只是吹吹哨子。

可是,如果他大声疾呼,他会是英雄吗?他也不是。任何一个中国人都知道,他这样做的话,结果就不是一张训诫书,而是受到法律的制裁了。训诫书上写得明明白白“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 这样,不但没有更多的人获救,而且他想重返一线的愿望也肯定落空。受到法律制裁的人应该是没有资格重返一线的。

是的,“李医生没做英雄的想法”。他只不过是“把听来的消息往内部微信群转发了一下,而且特意强调了【不要外传】”,他便收到了训诫书。作为一个中国国民,他敢有“做英雄的想法”吗?他敢写上【请大家外传】吗?推而广之,中国有几个人“有做英雄的想法”?“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你还想成为英雄么?你还能成为英雄么?老实说,在中国,只有《环球时报》的大佬这样的人物才能“有做英雄的想法”,李文亮,“一名普通医务工作者”,他敢“有做英雄的想法”?李文亮不是英雄,并不是因为“李医生没有做英雄的想法”,而是因为环境不让他成为英雄。

我们再想象一下,如果李文亮“向公众示警”:“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公众会怎么样?

“你在造谣。”即使不是众口一词,至少也是十之八九。一定会有很多的人冲上去前去,把他举报,甚至把他扭送到公安机关。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会说“大家不要急,听他把话讲完”?我很表怀疑。说这句话是需要勇气的。说不定也会被训诫一下。《环球时报》的大佬胡锡进如果在场的话,会说“他在造谣,把他送到公安机关去。”还是会说:“大家静静,让他把话说完。”我不知道。

如果只有举报、扭送的人,而没有人说:“让他把话说完。”他当然不会成为英雄。他不会成为英雄,因为中国不需要英雄。

他不是英雄,他也成不了英雄。为什么?

 “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这是一个事实判断。事实判断是真实还是错误,需要用事实回答,需要专业人士来回答。可是,现在不是专业人士来回答,而是训诫人来回答。训诫人知道不知道“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训诫人知道不知道这些病例“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他们当然不知道,他们也不需要知道。训诫书上有着两个训诫人的姓名,你去问问这两个训诫人:你们凭什么说李文亮所说是“不属实的言论”?他们一定会张口结舌。

问题正是在这里。一个专业问题,一个事实问题,却要由不懂专业,不知事实的人来判断、来下结论,事情不就满拧了么?让一个“法”与“违法”都不知道的人去执法,不是很荒唐么?

当时,有没有“不属实的言论”有。“不会人传人”,“只会有限度地人传人”就是不属实的言论。训诫人应该把说这些话的人抓起来,警告他们:“如果你固执己见,不思悔改,,继续进行违法活动,你将会受到法律的制裁。”如果这样的话,不仅对国家、对民族是一个贡献,对他们本人也有好处。我在想,某些人是不是在感叹:“要是你当时能给我们一张训诫书该有多好。我们就不会‘内疚、愧疚、自责’,我们就不会‘在历史上我们都会留下骂名’,我们就不会‘愿意革职以谢天下’了。”为什么训诫人没有把他们抓起来?因为训诫人没有这个判断能力。正因为训诫人没有这个判断能力,结果就是黑白颠倒。“不属实的言论”,没抓,“属实的言论”,抓了。当然,这也不能怪训诫人。他们的“训诫”,并不是因为他们知道了什么,并不是因为他们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并不是因为他们知道什么该训诫,什么不该训诫。他们的训诫,只因为这是他们的饭碗。明知他们不能判别“不属实的言论”,却偏要他们去训诫,怪谁?一个人说这是黑,一个人说这是白,结果拉了一个瞎子来当判官,这就是悲剧的起因。李文亮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正是说,如果没有这样的判官,悲剧就会少了很多。

尽管李文亮连一个小屁孩都不如。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小屁孩了。你看到过有哪一个小屁孩说:“皇上,您这是光着身子呢。”这就给李文亮成为英雄提供了客观条件。

中国有俗语:“山中无老虎,猴子拜大王”,又说:“世无英雄 遂使竖子成名”。如果要在抗击武汉肺炎的过程中评选英雄的话,李文亮当之无愧。因为,没有人比他更适合了。这次抗武汉肺炎的战役中,很多人会成为英雄。他们救死扶伤,他们不顾自己的安危,甚至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他们当然是英雄,值得人们敬仰,值得人们学习。可是,比较一下,他们做的,李文亮也会做。而李文亮做的,他们不会做。

虽然只是一条短短的微信,可它的作用,却比治一个人远为重要。其压力,也远比治一个人大得多。其实,英雄的定义很简单,它不需要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在一片静默之中,一声哨音便是惊雷,在一个没有人吱声的人群中,能够吹出哨音的便是英雄。

有人说:“李医生没有做英雄的想法”。这种说法至少是概念不清。历史上,有多少人想做英雄,有做英雄的想法,可是他们没做成英雄。历史上,有多少人自以为是英雄,可是他们留下的是骂名。可见,并不是“有做英雄的想法”就能成为英雄的。还需要多说么?

老胡说:他被警方训诫的那件事他被感染病逝的不幸是两件事。”老胡在这里有点混淆概念。人们之所以纪念他,之所以他的过世会形成“国葬”,不仅仅是因为“他被感染病逝的不幸”,而是因为全国人民经历了感染和隔离,经历了生死和病亡。这和“他被警方训诫的那件事”却是密切相关的,虽然,说零和游戏稍微有点过分。如果这一场瘟疫没有爆发的话,没有人会对“他被警方训诫的那件事”感兴趣。

很多人说,中国在呼唤英雄,可是,英雄的出现,首先要有人说:“大家不要急,听他把话讲完。”如果没有这样的人,当然也就不会有英雄。没有英雄的国家,只能是一群蝼蚁。

当前,武汉肺炎成了一场国灾国难。全国人民齐心合力,共度时艰,中华子孙,有力的出力,有钱的出钱,为了保我中华民族的族魂,一起努力。可是,如果中国人有的权利就是捐钱、捐物、治病、救人,却没有说一声“请让他把话说完”的权利。这,对于中华民族来说,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中国人的权利很多,譬如说,捐款,譬如说,捐物。可是,要说“大家不要急,听他把话讲完”,不会有这个权利。作为一个医护人员,你有权利上前线,抗疫症,可是,你有没有权利说“华南水果海鲜市场确诊了7例SARS,在我们医院急诊科隔离”?对不起。如果人们在疫情以前,没有权力置喙,只有在疫情爆发后去贡献力量。这,对于中华民族来说,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一场瘟疫来了,全国人民,团结一致,抗灾救难,当然是需要的,但是人们更需要的是,李文亮这样的吹哨人。

李文亮先生走了,人们纷纷进行悼念,当然是应该的,但是人们更需要的是,当李文亮受到训诫的时候,能够有人站出来:“让他把话说完。”

中国,难道就只配在灾难、抗灾、庆祝之间轮回么?

让事实归事实,让理论归理论。一个叙述是不是事实,让知道事实的人去争辩,一个理论是不是正确,让研究理论的人去讨论。如此,则国家幸甚,民族幸甚。


浏览(886)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