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93,71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2020-03-01 21:35:36

经过了几十年的韬光养晦,中国人的腰包鼓起来了,周游列国已经是小菜一碟了。过去中国有多少农村儿童,一辈子县城都没去过,现在可以到处游逛,吆五喝六,时代果真是不同了。

不过我想,有一个地方去的人不多,故为之介绍。此处名为提刀探花在缅北”,地址在https://www.weibo.com/u/3031762330?is_hot=1#_loginLayer_1582711404518。不用GPS也能找到。

说起这“提刀探花在缅北”,也可说是鼎鼎大名。看看它的自我介绍:我是谁。

image.png

而且是粉丝成群,关系扎堆,你若去的话,一眼看到的就是粉丝照,如下。

image.png


image.png


而且,最近借了央視主持人邱孟煌的光,大大地火了一把。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向世界鞠个躬并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这句话是邱孟煌说的,而“提刀探花在缅北”也就借机登台了。

参观“提刀探花在缅北”,可以看到什么呢?可以看到园中处处是奇葩异花,要是古人到此,一定会说:此花只应地狱有,何故流落到人间?

闲话少说,本人就带领大家参观,首先看到的是“双士对揖图”。

image.png

图中双士,左面一位名央視前主持人邱孟煌,中国人,说的是:“此时,虽然东亚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1个多世纪了,但我们可不可以说话语调稍温和并带些歉意,不怂也不豪横地把口罩戴起来,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右面一位是布鲁斯•艾尔沃德,加拿大人:

在今天的发布会上,中国世卫组织联合考察 组外方组长布鲁斯·艾尔沃德对中国战疫的评 价,让翻译哽咽了:“我们要认识到武汉人民所做的贡献,世界欠你们的。当这场疫情过 去,希望有机会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谢武汉人民,我知道在这次疫情过程中,中国人民奉献很多。”@央视新闻_央视新闻的微博视频。

看看,这是一幅何等和谐的图画,一个说:“世界欠你们的。”一个说:“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正是:来而有往,有礼有貌。看到的是君子、是绅士,彬彬有礼、谦谦君子。可是,不知哪里钻出来一个野小子:“两篇对照一下,要不要给全世界跪下道歉,你们自己定。”你说,两个大人在叙礼,有你野小子什么事?要你来打岔?感觉上就是,两个大人在叙礼,钻出来一个野小子,一把把邱孟煌拉了下去,大言不惭地对着艾尔沃德说:“你说的不错,是世界欠我们的,世界应该给我们道歉。”然后对着邱孟煌说:“你听听看,艾尔沃德说了,是世界欠我们的,我们不欠世界的,你邱孟煌为什么要向世界道歉?”野小子真是把中华文明五千年的脸丢光了。

我不知道,艾尔沃德先生听到邱孟煌和这野小子的说话会怎么想。

野小子还作了进一步的发挥:

image.png

看了野小子所说,真是哭笑不得,意思是说:艾尔沃德说得不错,我们武汉本来是可以不封城的,但是为了全人类,我们豁出去了,我们“以封城的形式替全人类扛了”,你看,我们为了全人类作出了何等大的牺牲,所以,艾尔沃德先生所说的“世界欠你们的”是完全有道理的,我们却之不恭,受之无愧。要不是我们作出了牺牲,世界说不定就要毁灭,世界还不欠我们吗?你们欠了我们这么多,你们就慢慢地还吧。

其实,这里所引的艾尔沃德先生的讲话是不完全的,比较完整的讲话是这样的:

25年前,我曾经到过武汉,做一个当地的能力评估。那时的武汉也许比现在小很多,但当时的武汉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是一个充满活力的地方。但两个晚上之前,我和梁教授到达武汉的时候,那已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地方。城市裡林立的高楼大厦,现代化的火车站,变得沉寂。

我们经过的高楼大厦,窗户后面,有1500万武汉人,几个星期的时间都待在屋裡,这一切只是为了阻止病毒的传播。

 

与我们共事的武汉同僚告诉我们,「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保护这个世界不被病毒侵害,这是我们的角色,我们正在做自己应当做的。」我觉得有一点非常重要,需要让世界认识到,对武汉人民而言,世界欠你们。当这种疾病结束后,希望我们有机会感谢武汉人民所发挥的作用。因为我们很多人,这里的许多人遭受了痛苦,但是那个城市的人们经历了一段不平凡的时期,他们仍然在经历着它。和这个回应中相似的故事太多了。

25 years ago, I visited Wuhan to assess the capacity to eradicate what was at that time, another virus, a dangerous virus. The Wuhan I found was a fair bit smaller than today, but it was a bustling, energetic, lively place, filled with wonderful people with a great spirit as they went about trying to eradicate this disease that I was working on at the time. But when DR.Liang and I arrived in Wuhan 2 nights ago, it was a very different place. This city of skyscrapers and giant auto routes, and gorgeous hyper modern train stations, was silent. It was a ghost town. And behind every window of these skyscrapers that we drove past, there were people. The 15 million people were staying put in one place for weeks at a time to stop this disease. And as we spoke to the people we were working with in Wuhan, they said, this is our duty. We have to protect the world from this disease. This is our role. We are playing our role. But I just thought it so important that we recognize that the people of Wuhan. It is recognized that the world’s in your debt. And when this disease finishes, hopefully we’ll have the chance to thank the people of Wuhan, for the role that they played. Because many of us, many of people here have suffered, but the people in that city have fought through an extraordinary period they’re still going through it. There are so many stories like that in this response.

据说“现场翻译小姐姐几度哽咽”,我是相信的。不要说“翻译小姐姐”,就是本人,已经年过不惑了,看了也是涕泪交加。你想想看,一个人被关在家中,出门还得拿张卡,该有多难受。可是他们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而是:“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必须保护世界不受这种疾病的侵害。这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正在扮演这个角色。”这是多么崇高的国际主义精神。当年,加拿大医生白求恩来到中国,以身殉职,毛泽东写了《纪念白求恩》,脍炙人口。其中的一些文字,老一辈人大概还有不少背得出来:

白求恩同志是加拿大共产党员,五十多岁了,为了帮助中国的抗日战争,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的派遣,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去年春上到延安,后来到五台山工作,不幸以身殉职。一个外国人,毫无利己的动机,把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当作他自己的事业,这是什么精神?

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每一个中国共产党员都要学习这种精神。列宁主义认为: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要拥护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的解放斗争,殖民地半殖民地的无产阶级要拥护资本主义国家的无产阶级的解放斗争,世界革命才能胜利。

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如今,武汉有上百万的人在“扮演这样的角色”,为了“保护世界不受这种疾病的侵害”,而宅在家中,住进方舱,躺进医院。这是什么精神?“这是国际主义的精神,这是共产主义的精神”。用“提刀探花在缅北”的话说,“武汉以封城的形式替全人类扛了,中国替全人类扛了。”当年,白求恩不远万里,前来支持中国革命,今天武汉人民在在家中,把这笔债还掉了。

白求恩是加拿大人,艾尔沃德先生也是加拿大人。当艾尔沃德先生听了武汉人的肺腑之言之后,可以想象,他是何等的感动。

当然,令“提刀探花在缅北”感动的,还不单单是出口转内销的“武汉以封城的形式替全人类扛了,中国替全人类扛了。”更要紧的是“世界欠你们的。”这句话,在艾尔沃德先生以前,没人说过。武汉的一千万市民,有谁想到过世界“欠”自己么?有谁想到给自己在提世界“扛”着么?在艾尔沃德之前,没有人这么说吧?这就像,突然有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对你说:我欠你钱。就像你突然中了大奖,成了暴发户:原来还有人欠我的。这怎不令人笑掉大牙?当然,令“提刀探花在缅北”不满的,或许是,艾尔沃德先生没有说明:欠多少。你们说你们支援了我们多少多少,你们没看到,“武汉以封城的形式替全人类扛了,中国替全人类扛了。”你们还不多拿点过来。你们的这点小意思,够把你们“欠”的还清么?

当然。中国的疫情已在走低,看样子不久就可以完成“替全人类扛”的任务了。从目前趋势看来,韩国、日本、意大利的行情正在上涨。以后“替全人类扛”的任务就要移交给他们了。就像奥林匹克一样,一家一家的传下去。国际主义精神也要一家家传下去。

当然,园中的景色还不止于此。

image.png

image.png

一边是在“骄傲吧”,一边又在“被排挤、殴打、甚至是杀害”。我就不知道,是该同情这位野小子呢,还是应该赞赏他?人们都知道,一个国家强大,侨民也就可以扬眉吐气,挺身做人。野小子既要为国家骄傲,却又“被排挤、殴打、甚至是杀害”,而且还是在缅甸这样一个蕞尔小国。我就不明白,野小子背靠着大树,怎么就乘不了凉呢?再不济,祖国在呼唤着你:“孩子啊,你在外面‘被排挤、殴打、甚至是杀害’,娘心疼啊,你就回来吧。”野小子怎么就听不见呢?就喜欢“被排挤、殴打、甚至是杀害”,也不肯回到娘的身边,这不是受虐狂么?就在不久以前,武汉市大规模地招收人才,野小子带着4292个“关注”,3753931个“粉丝”,本来就礼仪下士的武汉市绝对是待之如上宾。也可以享受一下宅在家中的“骄傲”。可惜,机会错过了。

 

image.png

你在说谁呢?你这不是说中国有“言论控制权”么?你这不是说中国有瞒报么?这不是翻脸不认娘,往娘的伤口上撒盐么?你就是乘不到凉,也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吧。

一处的景色特别诱人,我们再来看一遍。

image.png

因为“无神论政党、无神论国家”所以要骄傲,这个逻辑无论如何看不懂。中国历代都不是无神论的国家么?要不要回到历代去?共产党执政以前,不也是“无神论政党、无神论国家”么?为什么共产党还要闹革命?

当然,中国是应该骄傲的,单凭着“无神论”就应该骄傲。当年三年自然灾害,千万以上的人民化成饿殍,既没有艾尔沃德说:“世界欠你们的。”也没有邱孟煌“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再以后,十年浩劫,既没有艾尔沃德说:“世界欠你们的。”也没有邱孟煌“向世界鞠个躬,说声:对不起,给你们添乱了。”这时候,中国人没有“替全人类扛”吧?如今,出现了千年不遇的“封城”, “提刀探花在缅北”更是“骄傲”得手舞足蹈了。


浏览(221) (1)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