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蒋大公子的博客  
蒋大公子的博客  
        https://blog.creaders.net/u/1670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蒋大公子
 
注册日期: 2018-12-30
访问总量: 1,354,40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一首最流行的中式英语歌曲把包子
· 班农事件只会让反川派弄巧成拙得
· 让川黑心碎又梦碎的拜登能够进白
· 香港为谁“送终”?
· 普京的二女儿因注射新冠病毒疫苗
· 捉放黎智英是习在香港下的一步最
· 中共用李子柒的炊烟能掩盖战狼的
友好链接
· gugeren:gugeren的博客
· Pascal:Pascal的博客
· 一草:逸草
分类目录
【随想录】
 · 一首最流行的中式英语歌曲把包子气
 · 班农事件只会让反川派弄巧成拙得不
 · 让川黑心碎又梦碎的拜登能够进白宫
 · 香港为谁“送终”?
 · 普京的二女儿因注射新冠病毒疫苗死
 · 捉放黎智英是习在香港下的一步最臭
 · 中共用李子柒的炊烟能掩盖战狼的嗥
 · 美驻华使馆徽号删除中国二字耐人寻
 · Are you Chinese?专家丝丝标准法庭
 · 黎智英被中共全力塑造为香港国父
【诗词录】
 · 八九·六四的悲怆与忧思
 · 吉歌哥!吉歌哥! 你到底想要什么?
 · 2020,武汉没有春天!
 · 满朝文武是秦侩, 沽名一尊当霸王
 · 岁月静好之死,致没有吹哨的吹哨人
 · 黎民魂斷已過萬.,一尊仍被點贊。
 · 九十九年已至大限!瘟疫肆虐天意展
 · 自封太阳的灾星,披着羊皮的恶狼。
 · 《危险!》
 · 我们没有自由,但是我们有,,,
存档目录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网络日志正文
八九·六四的悲怆与忧思 2020-06-04 09:09:38


八九·六四的悲怆与忧思




六四·一九八九


                          (蒋大公子作)

六四,一九八九

你是一段血染的时光,

在历史的时空记录了

正义与邪恶的搏斗。

你是一个悲怆的元素,

在全球凝聚了

所有善良人的愤怒。

你是一把正义的匕首

深深的插在

有良知华人的心头

你是血与泪浸泡的情结,

情系着天安门母亲的悲伤忧愁。

你是一根铮铮的骨头,

紧紧的梗住中共充满谎言的咽喉。

 

你虽然只有二十四小时

却跨越了两个世纪,

三十一个春与秋,

你虽然只有

一千四百四十分钟

却一直徘徊在我们的星球,

从北国到南国,

从东半球到西半球。

 

你目睹了

三百七十二次月的园与缺

却依旧在天安门广场,

毛泽东画相下游走.

你度过了

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三个夜与昼,

却依旧在九百六十万方公里的神州飘游。

 

三十一年的腥风,

吹不走你满腹的悲伤,

因为你目睹了,

天安门惨案的刽子手,

用刺刀戳穿了

正义学生的咽喉。

他们只不过要求

制止腐败和官倒。

他们只不过举起,

自己的空拳赤手。

用宪法赋予的权力,

争取做人的最低需求。

 

因为你目睹了六四惨案的刽子手,

用坦克碾碎了示威学子的头颅。

他们只不过用和平方式,

追求民主与自由。

他们只不过喊出了,

所有人都知道的:“小平,你好糊涂!”

 

三十一年的惨雨,

洗不去你满腔的愤怒。

因为六四惨案的制造者,

为了不让你张开那正义之口

把历史的真相揭露 。

三十一年来,

都一直掐住你的咽喉,

用那沾满人血的两只硬手。

 

六四,一九八九

在党国的首都天安门广场

大批学子精英,

在独裁者画相前被杀戮。

他们是民族的未来,

他们是国家的前途,

他们是社会的英才,

他们是家庭的优秀。

 

英烈们被射杀的躯体

让英烈母亲痛心疾首。

义士们遭辗压的血肉,

让罪魁祸首恐惧颤抖。

从此一个旷世国殇,

让我们的国家耻辱。

从此一个世纪惨案,

让我们的民族蒙羞。

 

六四,一九八九

从这一天开始,

一个似乎找到自信的民族,

又低下了他那屈辱的头。

从这一天开始,

一个以为看到了曙光的民族,

堕入了一个新的陷阱:

现代化的陷阱里头。

 

改革的总设计师,

终于露出了独裁者的凶相

迫不及待的披上皇帝的新装。

他的再一次登场,向全世界展示

一个伟大侏儒的怯弱,恐惧和疯狂。

 

从前的毛氏革命者,

以革命的名义抢劫。

如今邓氏改革家,

用改革的手段分赃。

他们奴役人民全倚仗

斧头,镰刀,坦克和钢枪。

 

无论是胡习还是邓江

无论是一虎还是八奶,

都如食人兽一样

国人的血的腥味让它们兴奋发狂。

迫不及待的爬到死难者尸体上

津津有味把义士们的血肉细细品尝。

患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

学术精英,教授校长。

整齐划一随着党的指挥棒

把主旋律吠响。

作为宠物犬 他们的表演似模似样。

 

草根阶层,工农学商

在改革开放的现代化陷阱里

跌得片体鳞伤。

股市,楼市;拆迁,下岗,

上学,就医,退休,丧葬。

没有一样不让他们忧心忡忡,

没有一样不让他们痛苦绝望。

 

听吧,满耳是劳苦大众的悲唱,

看吧,满目是一天天道德的沦丧!

贪污愈演愈烈,腐败更加猖狂。

公平彻底退场,法律成为伴娘。

从南边到北方,中共繁殖了N多的李刚。

从山东到西藏,神州复制了无数个皇始。

 

当神州已经是:

江腐泽污祸殃民,

桥毁石崩灾难频,

恶鹏血口吞桃李,

小康其实是小贫。

 

无官正,理难清。

反腐倡廉未见行,

精英无一能帮国,

江湖惊涛是祸因。

 

当制假贩假成为正经的行当,

当麻木不仁成为习惯与经常,

当犬儒主义成为坚定的信仰,

当奴颜卑膝成为避风的海港。

 

当天津的大爆炸

让人们在中国梦中死亡。

当“东方之星 ”翻船在长江。

当去机场的雷洋被嫖娼而死亡。

当贵州儿童因为避寒而死在垃圾箱。

当杨改兰一家因为贫困而举家自杀身亡。

当七零九的律师为捍卫法制而全部囚禁在黑牢房。

当清华的教师坚持言论自由而赶出课堂被迫下岗。

所有的媒体都充耳不闻

所有的记者都视而不见

继续高唱:无限忠诚党媒姓党。

这样的新闻从业已经彻底丧失了天良

 

当盗国高手充当反腐干将。

贼窝出了无数郭伯雄徐才厚薄熙来周永康

当宽衣大帝把梦雪抱入彭丽媛的床上

当副主席让老婆和姨妹在美国把清福享

当北大校长怀有鸿浩之志

当贯军,刘呈杰把持了海航,

当习包子把毛腊肉又重新摆上了人大宴席上

当国家主席任期又变得无限的长。

当一尊在五四讲话把赡养变成了瞻仰。

当被封了口的李文亮不能把报警的口哨吹响,

当封口八个良心医生的警察

反而受到八万愚民的赞扬

当亿万爱国的韭菜咒骂一个写日记的方方

这样的族群只会永远沉溺在专制的粪缸

 

当中共上演最后的疯狂

撕毁联合声明,践踏一国两制。

把独裁的魔爪伸进香港,

当中共用可控可防的谎言,

让世界各国都受骗上当

当中共让武汉肺炎的病毒在全球飘荡

当美国新冠病毒的死亡超过二十万以上

中共已经把自己送到了坟场

面对八十国联军的问责

中共这样的党将会面临何种下场?

这样的国家还能有什么前途?

这样的社会和谐岂不是痴心妄想?

这样的民族还能有什么希望?

这样的“中国梦”

难道还能够继续让人们受骗上当?

这样的伟大复兴,岂不是一枕黄粱?

这样的“腊肉包子”有谁还想品尝?

 

三十一个春与秋,

我们是否沉默得太久?

三十一载风和雨,

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忍受?

三十一年的血与泪,

我们是否继续把

同胞的血肉送进独裁者的虎口。

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三个夜与昼,

我们是否继续低下那屈辱的头?

 

六四,一九八九

悲伤与忧愁,已伴随你度过了

三十一个春与秋。

仇恨和愤怒,已紧跟你走过

一万一千三百二十三个夜与昼。

 

今天,你又一次,

用无奈的眼光注视着

丑陋的国人是否还在散发自私的恶臭。

今天,你再一次,

用期待的目光审视着

一个被暴政践踏的民族,

是否想到,在所谓

党国首都;天安门,

徘徊了三十一年的冤魂,

还要徘徊多久?

 一个被历史羞辱了

三十年一的国家

是否还要继续被历史羞辱?

 

在这历史的关头。

统治者已经奄奄一息,

就看我们敢不敢抬起那屈辱的头。

暴政者已经病入膏肓

就看我们敢不敢举起那软弱的手

独裁的宫殿已经彻底腐朽

就看我们敢不敢张开那紧闭的口

发出奴隶争取自由的怒吼,

 

在这历史的关头,

我们必须选择,

是做一个大写的人

还是继续做一条卑贱的狗?

是烈火重生还是待毙束手?

历史决不允许我们沉默太久。

沉默,沉默,我们还要沉默多久?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在这历史的关头!六四,一九八九!

 

蒋大公子

 写于2020。6。3。


浏览(3873) (72)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06-06 10:40:45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回复 | 4
作者:fuyuhai1 留言时间:2020-06-05 13:56:19

点赞。

回复 | 1
作者:蒋大公子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06-05 09:04:32

感谢你的夸奖,【百姓和政府相辅相成,互为因果。】我也有同感

回复 | 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06-05 04:30:56

充满激情的诗篇!

那边的事,长久的绝望,邪恶的荒唐,懒得理了,百姓和政府相辅相成,互为因果。

回复 | 6
共有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