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481,25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识】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
【史】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 文革中社会边缘群体对今天的启示
 · 中共真正的创始人许多内情,你仍未
 ·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功臣们一个个走
【事】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 对微信该不该禁,哪一方的理由更充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宗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逗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有
 · 《时代》披露反川运动密史长篇报道
 ·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
 ·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
 · 分裂社会的分裂教育观,谁对谁错?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2020-07-17 14:18:23

  赵紫阳在书里插了33张书签,画满标记。该书前言一段话:“二十世纪大多数时间不仅被意识形态的激情所支配,更被一种冒充科学的理论——共产主义的激情所支配……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一脉相承。”赵画了横杠、竖杠加红圆圈


  老高按:今年六月,借着读完中国大陆报告文学作家卢跃刚《赵紫阳传》三大卷、整理读后感的机会,一口气做了十期关于赵紫阳的节目,侧重在关于赵紫阳的争议问题上。这些节目的观众人次,与中国大陆那些网红的阅览量都没法比,相当于他们的零头而已。就凭我这可怜的水平、这可怜的口才,能有这样多的人次,已经让我大感意外了。
  有一期节目《赵紫阳拒绝检讨,放弃复出执政的机会,是对是错?》,观众人次仅仅近万而已,却不知被哪位热心网友做成音频节目,在微信上流传。尽管时被封杀,居然还能到处游走,我至少收到十位大陆的朋友,北京的,武汉的,陝西的……先后来信告知说听到了那期节目。
  因为某种需要,整理了一下《伐林追问》第111期节目的文字,放在这里,请大家批评!


  赵紫阳去世后,家属并没有要求覆盖中共党旗

  高伐林,《伐林追问》第111期,2020年06月19日

  各位观众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高伐林,欢迎收看《伐林追问》第111期。
  关于赵紫阳,关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关于六四,研究专著、回忆录已是汗牛充栋,我想与大家分享的读卢跃刚《赵紫阳传》、陈小雅《八九民运史》、赵紫阳回忆录《改革历程》、张博树主编《赵紫阳的道路》等等这些书的体会,也讲得差不多。今天我想就四个问题再做些补充,其中有一些,是观众听众提出的,我想做些回答。
  第一个,赵紫阳的读书和思考。赵紫阳在1989年6月下台失去自由,到2005年1月去世,15年半的时间内他的思想升华,主要不是受他人影响——因为能见到的人不是很多——主要是通过读书。上期节目我介绍过,王任重出面来咨询赵紫阳对苏联东欧剧变的看法,那是在1990年2月份,赵紫阳当时所读的书,主要是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和毛泽东著作,我们不清楚赵紫阳对王任重作过什么回答,但我估计,若回答,也不会超出马克思主义范畴。但接下来就不一样了。
  1991年10月9日,赵紫阳与多年老友宗凤鸣讨论社会主义问题,他说:“发现两个奇特现象,那就是马克思主义未能在社会主义国家开花结果,却在资本主义国家生根了。……目前,在资本主义国家内,社会主义成份比在现实的社会主义国家中还多。”“我们过去实践的社会主义乃是畸形的社会主义,与马克思原来意义上的社会主义是不符合的。如马克思主义对社会主义社会设想的目标,是要建立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并不是建立一个专制政体。”
  他们俩关于马克思主义的讨论持续了十年,一直到2000年。针对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学说,无产阶级专政理论,唯物史观,消灭私有制问题,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条道路,等等,赵紫阳的思考,都具有深刻的批判性。他认为:“无产阶级专政这一理论不放弃,民主政治、法制建设难以实现。”
  赵紫阳的谈话对象,还有安志文、李锐、于光远、廖季文、姚监复等,其中不乏颇有理论素养的人。杜润生不方便前来,就通过中介与赵紫阳问答。
  赵紫阳读了很多书,品味是比较高的。赵紫阳的书房书柜,我去看过。有中国大陆公开出版的,有内部出版的,更有海外出版的,包括明镜出版社出版的甚至是我参与编辑的。卢跃刚在《赵紫阳传》中按出版顺序列举了一些:戈尔巴乔夫的《改革与新思维》,保罗·肯尼迪的《世界强权的兴衰——1500年到2000年的经济变迁与军事冲突》,胡绩伟、常大林《民主论》,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何博传《山坳上的中国》,卡尔·维特夫《东方专制主义——对于极权力量的比较研究》,阿尔文·托夫勒《权力的转移》、阮铭《邓小平帝国》、托名为德国学者洛伊·宁格尔、实际是所谓翻译者王山自己写的《第三只眼看中国》——赵紫阳对此书有严肃的批评,在《杜导正日记》中有记载,他认为此书坚持斯大林毛泽东一套治国理论;此外还有《顾准文集》、署名“保密”、真名是王力雄的长篇寓言小说《黄祸》,亨廷顿的《第三波——二十世纪后期民主化浪潮》;他还精读过索甲仁波切的《西藏生死书》,这本书是达赖喇嘛作序。从藏传佛教义理出发,探索和阐述生命价值、死亡等重大人生问题。
  习近平对外界多次晒书单,引起广泛嘲弄,“通商宽衣”“萨格尔王”之类贻笑大方。他到底怎么读书?我们并不了解。而赵紫阳看书,极其认真,自制很多书签,认真标记。书上有单横杠、双横杠、单竖杠、双竖杠,波浪纹,三角,单圆圈、双圆圈、惊叹号,还有文字批注。其中《山坳上的中国》《顾准文集》和亨廷顿《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看得尤其仔细,标记和书签密密麻麻。顾准是1974年文革中去世的,赵紫阳把顾准称作“先知先觉者”“大彻大悟者”,赵紫阳跟宗凤鸣在1995年到2003年,长达八年里反复谈到顾准。卢跃刚说,“六四”让赵、顾走到了一起,一位改革家,一位思想家,兩位曾经的小知识分子共产革命者,由民族主义、共产主义而人道主义、而自由主义,殊途同归。
  卢跃刚特别提到布热津斯基的《大失败——二十世纪共产主义的兴亡》。这本书1989年在美国出版,当年10月中文版就由中国大陆的军事科学出版社出版,版权页上注明是“有组织的内部发行”。这本书在赵紫阳的书架上很显眼。赵紫阳在书里插了33张书签,画满了标记。例如该书前言中一段话:“二十世纪的大多数时间不仅被意识形态的激情所支配,而且更确切地讲被一种冒充科学的理论——共产主义的激情所支配……共产主义、法西斯主义和纳粹主义一脉相承,在历史上有联系,在政治上又非常相似。”赵紫阳这里横杠、竖杠加红圆圈加以强调。
  赵紫阳去世时,据称遗体覆盖了中共党旗。但据一些人士披露,家属根本没有要求覆盖党旗,也没留意,当时他们只顾着和中办人员交涉争取悬挂两幅挽联,覆盖党旗完全是当局一手操办。如果按赵紫阳在软禁中的思想蜕变看,他确实已经远远超越了那面中共党旗了。

  第二个问题。不少人,包括我很熟识的、很钦佩的一些中国大陆和在美国的华人学者,分析推测赵紫阳早就有反邓、取邓而代之的心,早在“六四”前一年就已经显露,1989年5月中旬孤注一掷。这一类看法,相信大家能在网上检索到很多。但我一直存疑,因为我不太相信,按照赵紫阳的性格、理念——以及,关键是他的处境——他会这么做。
  张博树在纪念“六四”30周年的文章中说,赵内心当然不会没有对权力的渴望,这是人性,尤其当他已经处于那样的高位。但从我们现在掌握的材料看,赵并非单纯恋权、争权之徒,而是有责任感使命感的改革者。张博树认为,赵尤其不可能觊觎邓的权力。
  为什么呢?因为正如卢跃刚所说:赵紫阳与胡耀邦不一样,胡耀邦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跟着红军创建苏区的红小鬼出身,一直在中央工作,人脉深厚,而赵紫阳是1938年入党,又长期在河南、广东、四川地方上任职,1980年一下提到中央,他在中央毫无根基,在陈云、李先念、彭真、王震、薄一波这些元老都在、都对赵紫阳虎视眈眈的情况下,邓小平是赵最大的靠山、最大的挡箭牌,甚至是唯一的靠山、唯一的挡箭牌。张博树认为,赵紫阳自己深知邓小平对他的权力的重要意义,他不能失去邓的庇护。李鹏在日记中也说过:1988年,李先念跟我说,他向小平提出来撤换赵紫阳,不让赵紫阳当总书记。小平当时说:没有人嘛。可见赵紫阳早就是众矢之的。
  赵没有建立自己包括体制内官员、军队高层、知识分子在内的队伍,恰恰说明他主要想仰仗邓,把邓视为“中国最大的政治”,而不是夺邓之权——那样就等于自寻死路!况且,直到六四学运爆发前,赵仍相信邓信任他。
  在这个判断背景下,赵也不会视李鹏为有实质威胁的权力争夺者。
  军队会支持赵吗?根据中国的实际情况判断,答案是否定的。几个上将上书,不赞成邓小平戒严举措,这有三野、二野隔阂的历史背景,但改变不了什么。有观众不相信赵紫阳对军委主席不感兴趣,这说明这位观众对中国政治太不了解了。赵紫阳感兴趣又能怎么着?当了军委主席,就能号令军队吗?华国锋不就当了军委主席?他能号令军队吗?

  第三个问题,我在《伐林追问》第105期节目说到,1989年4月25日上午,邓小平在家听杨尚昆和李鹏汇报,做了臭名昭著的“四二五讲话”,肯定了李鹏前一天晚上主持常委扩大会的定性——“动乱”。有观众对此强烈表示不认同,认为并不是李鹏主持的常委扩大会首先提“动乱”,必是邓小平首先提的。这就涉及1989年春夏之交的一段公案。邓小平究竟是哪一天定性并确定镇压的方针?
  前年,2018年,中国大陆女学者陈小雅来美国访问,我见到她,她就多次谈论邓小平究竟是1989年4月23日还是25日对杨尚昆、李鹏谈话,做出“动乱”的定性?而加拿大吴国光教授,早在2010年,给《李鹏“六四日记”》在海外出版写的导言,就明确提出这个疑问。
  学者们为什么执着地要追问这个问题呢?要害在于:李鹏在赵紫阳离开北京去朝鲜之后,4月24日主持了政治局常委扩大会,邓小平表态,究竟是在常委扩大会之前的4月23日,还是常委扩大会之后的4月25日?
  吴国光说,在中共政治中,一般来说,第一把手的权威,远远高于第二把手。第二把手的主张要压倒第一把手的看法,极不寻常,必定有另外的极为重大的因素介入。邓小平的因素在这里凸现出来。
  吴国光说,这里有一个重大疑点,那就是:赵紫阳动身赴朝后4月24日晚上八时,李鹏即召集政治局常委会碰头会,确认当前学潮“是一场有组织有计划的旨在打倒共产党的政治斗争,必须旗帜鲜明地采取得力措施,予以制止”。根据李鹏的叙述,出席会议的人员“大家意见空前的一致”。这就是说,在25日上午去见邓小平之前头一天晚上,李鹏已经不仅把他自己对于学潮的负面看法上升为中央政治局常委的集体看法,而且迅速地、全方位地展开了贯彻的强硬应对方针,从政治局常委到党中央机关报,都行动了起来。
  疑点就在这里:李鹏为什么一天也等不得,不等到第二天上午邓小平发话之后再来行动?李鹏有什么根据,确定邓小平一定会全盘接受他李鹏的看法?李鹏有什么力量,能让政治局常委会一夜之间转向,从半数人赞成赵紫阳的看法转变为“一致”接受李鹏的观点?政治冒险岂不是太大了?即使是总书记赵紫阳,在没有得到邓小平首肯的前提下,有这个政治权威这样行动吗?在邓小平时代的中共高层政治中,这可能吗?这么做事的人,不仅没有受到邓的疑忌,反而得到邓的信任,这可能吗?
  吴国光说,带著这个疑团,细读李鹏此书,可以发现重要线索:李鹏记载,4月23日晚八时半,杨尚昆“鼓励”李鹏去见邓小平并答应同去。是当晚就去了呢,还是直到4月25日上午才去?李鹏没有明确交待。查《邓小平年谱》,4月23日、24日两天空白,“4月25日”则记载为“上午,在驻地同李鹏、杨尚昆谈话,对中央政治局常委碰头会的决定,表示完全赞成和支持”。
  因此,吴国光称有理由怀疑,李鹏隐瞒了一个重要事实,那就是:1989年4月23日晚上,邓小平有密令直接或间接地传递给李鹏:认定学生运动为“旨在推翻共产党的反革命动乱”,并确定了一系列的强硬应对方针。至于4月25日上午是不是还有一场谈话,或者是官方记录和李鹏回忆,移花接木地把实际发生在4月23日晚上的事情说成发生在4月25日上午,不得而知。
  吴国光说至少有7条证据显示,4月23日邓小平会见李鹏并确定镇压方针。我就不一一转述了。其中证据第一条是:李鹏说,4月24日晚常委会上,“大家意见空前一致”。当晚出席和列席会议的人有哪些人呢?常委乔石、胡启立、姚依林,常委会列席者杨尚昆、万里,政治局委员田纪云、李锡铭、宋平,中央书记处芮杏文、阎明复、温家宝等。我们知道,在这些人当中,胡启立、万里、芮杏文、阎明复、田纪云,在对待学生运动的态度上,都是接近赵紫阳的。李鹏的能耐再大,就能这样容易地使他们意见空前一致?
  证据第三条,李鹏说,“万里同意找北京市做工作”贯彻李鹏的强硬方针。吴国光说,万里始终对学生运动抱持与赵紫阳类似的态度,为什么政治局常委会尚未开会之前,万里会同意听李鹏的呢?众所周知万里与邓小平之间关系密切,那么,只有假设李鹏已经得到邓小平的密令,以这个名义去要求万里,才能说得通。
  吴国光认为,所有上述信息集合起来,结论就是:在李鹏主持政治局常委扩大会之前,已经有超乎李鹏的政治权威,针对学潮做了重要决定,确认学潮为“反革命动乱”。这一政治权威,只能来自邓小平!
  把政治局常委24日开会之前23日的事,说成是25日,吴国光认为,这是为了掩盖邓小平的独裁、凌驾于政治局常委会之上发号施令。
  吴国光的说法,他列举的七条证据,很有道理。但毕竟都是推论,没有确凿的实锤证据。所以我在那期节目中,还是认定为4月24日政治局常委会先给学潮定性为“动乱”,而后邓小平加以确认。这个问题,留待将来公布更多中共档案。

  第四个问题,也是关于邓小平的。上期我说了姚监复称赞赵紫阳坚守道德伦理,不同于邓小平,邓小平的“三起三落”,实际上就是以曲求伸,压力一来就认错检讨服软写效忠信。网友Peter Shen跟帖指出:邓小平也不完全是以屈求伸。比如在1975年,毛泽东行将就木的时候,提出要邓小平主持会议,作出一个肯定文革的决议,哪怕是“七分成绩,三分错误”也行,但是邓小平拒绝了,所以导致了后来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把邓小平再次打倒。如果邓小平当年照做了,总理的位置非邓莫属。
  Peter Shen说的没错,这个问题我还真考虑过。碰巧上个月读到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单少杰教授的文章,也注意到这件事与邓小平的一贯做派很不相同。
  1975年,毛泽东有意让邓小平主持做出一个决议,对文革做一个“三七开”结论。显然他他对邓小平不放心,要邓再做一个誓言不翻文革案的表态。然而这一次邓小平没有低头就范。他推说自己在1966—1975九年文革中,有六年被打倒,脱离了这场运动,成了一个“桃花源中人,不知有汉,何论魏晋”,因此,不宜由自己来主持做这个决议。
  单少杰设问:邓小平为什么会有如此表现?是他受得了毛泽东的辱,却咽不下“四人帮”的气吗?是他不愿再一次自己羞辱自己吗?
  单少杰做出了另外一种解释:邓小平此时已经知道毛泽东活不过来年了。据毛泽东保健医生李志绥记述,1974年7月,经国内几位顶级神经内科专家会诊,毛泽东被确诊患了运动神经元症,或称肌肉萎缩症,预计只能活到1976年。这一诊断结论随即被汇报到中共高层。周恩来听了汇报说:“这就是绝症了。”邓小平肯定也得知了毛泽东的病情。因此,他这时若要决定做出某一重大举措,就不仅要考虑这一举措在毛泽东活着时会有什么意义,而且要考虑这一举措在毛泽东去世后又会有什么意义。两相比较,他更看重后者。因为他知道若不出意外,自己会比毛泽东活得长久,会在毛去世后大有作为,再也没人能压得住自己。因此,就不能只是对行将就木的毛泽东负责,于私来说,应对毛泽东死后的自己负责;于公来说,应对毛泽东撒手后的中国政局负责。
  单少杰说,于是,邓小平有可能抱着这样的态度:我不再替您老去背那只文革黑锅啦!
  毛泽东恼羞成怒,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击右倾翻案风运动”。1976年4月7日,毛泽东责令政治局做出决议:“撤销邓小平党内外一切职务”,“保留党籍,以观后效”。在此高压下,邓小平只好低头,于4月8日上书毛泽东表示“完全拥护”,对能允许他继续留在党内“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就讲到这里,感谢大家收看收听,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近期图文:

  华人自由派学者谈博尔顿眼中的川普对华政策  
  
一位华人自由派学者介绍博尔顿回忆录  
  
有时恰恰需要通过寓言才能理解现实  
  
胜利者不肯写历史,失败者乐于写历史  
  
赵紫阳在大跃进中“反瞒产”始末  
  
赵紫阳在“六四”之后仍有两种选择  
  
后浪与前浪:在同一条河流中洗脑  
  
五四过后说五四:还有多少误读的片段?  
  
瘟疫是否能被用来避免全球化被折腾死  
  
你看到了总统背后那个影响世界的美国吗  


浏览(2129) (13) 评论(1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gmuoruo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7-19 09:34:22

新天狱同志,别人移民美国很正常,你和华三这些俄杂级的土共洗脑毛废品移民美国就怪异了。移民后还身在曹营心向党就只有最大的伪君子才做得了。

你像华三一样装傻,但华三至少没说赵紫阳,李锐伪君子,这点上比你稍诚实点。华三也至少没宣称爱美国,不像你那么恶心。你比华三还伪君子。

看你们两人忌妒别人帅哥,再次提醒:你们只是是脑子被俄杂化而已,长得还是土共包子。还是移民俄国吧:下一代也许可以改进,你们就少些忌妒了。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回复 gmuoruo 留言时间:2020-07-19 00:00:02

移民美国和实话实说不矛盾,这跟伪君子不沾边。说到俄杂,你蒋爷爷的后代才是货真价实、100%、如假包换的俄杂。可笑的是你还天天把你蒋爷爷后代挂在嘴边上。。。哈哈哈哈

其实,你最应该骂的是杜鲁门、马歇尔、史迪威、罗斯福这些老美,是你蒋爷爷支持杜威竞选得罪了杜鲁门,让杜鲁门像扔臭袜子一样扔掉。。。最不该来美国的就是蒋家人。。。哈哈哈哈哈哈

回复 | 3
作者:gmuoruo 回复 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7-18 10:18:33

新天狱同志,赵紫阳拒盖土共党旗,李锐从未退出土共,而你则是移民美国还当俄杂级土共党奴,“占了便宜还卖乖的伪君子”非你莫属吧?

回复 | 2
作者:月光无言 留言时间:2020-07-18 04:42:57

各位言之有理,评论让人共鸣。

还有一个奇怪有趣的现象是,被共产党一刀两断赶下台的高官,赵紫阳四人帮林彪死党,甚至造反派,后来出的回忆录传记文章与光荣顺顺利利退休大官们写的依然充斥假话空话党话的东西对比太强烈了,简直天上人间。不知道是他们自己后来多读了书籍有了新的认识,还是失去了组织失去了党性人性自然回归,或者干脆大起大落下人生真实感悟?

不管怎样,要想听真话,看这些被共产党打倒人的文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回复 | 0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7-18 04:37:33

至于盖不盖党旗,那都是无关紧要的事情。李锐对共产党的医疗待遇毫无怨言,享受到100岁,最后虚伪的说【不盖党旗】,除了说明他自己是一个伪君子、两头都不真之外,什么也说明不了。。。如果他退党、拒绝享受部级待遇,就是盖国民党旗、盖法轮功旗、盖雪山狮子旗、盖白布。。。我们都不关心。最讨厌这种占了便宜还卖乖的伪君子。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7-18 04:22:43

【我说了姚监复称赞赵紫阳坚守道德伦理,不同于邓小平】

这显然是博主自己把情感带入分析之中的结果。赵紫阳不是【坚守道德伦理】而是算错了账:邓小平可以听你的拿下胡耀邦,也可以拿下你赵紫阳。赵完全低估了邓的决心和能力,高估了他的小班子和外国的影响。

相反,万里这个和赵紫阳一样从冀鲁豫根据地出来的、同样滑头的老政客就要稳妥得多。他一见势头不对,就赶快掉头,避开了这个政治风险,保全了自己。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7-18 04:13:59

果然,本来就要在五月四日回校复课的学生,知道赵紫阳的亚行讲话之后,立即改变了策略,他们开始动员学生绝食,并且在戈尔巴乔夫访华两天前发表《绝食书》,来要挟中央政府作出让步。之后阎明复提出了几条几乎可笑的解决办法,想缓和事态,但是由于双方要求相距甚远,没有起到作用。在和戈尔巴乔夫会谈中,赵紫阳再次耍滑头,说【十三大以来,我们在处理最重大的问题时,总是向邓小平同志通报,向他请示。】

如果说赵紫阳拿李鹏当挡箭牌邓小平还可以容忍的话,现在赵紫阳直接拿邓小平出来挡箭,邓当然不能容忍。最诡异的是,赵紫阳在讲话的第二天(五月十七日)要求邓小平和他单独面谈一下,被邓拒绝。这说明赵紫阳知道了邓对他的讲话不满,想辩解、安抚一下邓小平。但是,同样是圆滑的政客的邓小平此时已经被激怒,事情已经无法挽回了。。。至于赵紫阳5月19日在天安门哭哭啼啼的表演,那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是和邓小平宣战。这个滑头的老政客最后输的丢了自己的裤子。

仔细回顾这段历史,可以看到赵紫阳每一次讲话之后,对于学生都是一次刺激,说他gaslighting整个六四也不为过。

应该说邓小平对赵还是仁慈的,并没有真正地清算赵和他的小班子,只是把他们排除在权力之外罢了。赵紫阳子女贪腐的事情,也草草了结。

回复 | 2
作者:新天狱博 留言时间:2020-07-18 03:36:57

看来对赵紫阳的化妆还在继续。。。

关于7上将联名写信反对戒严的问题,李鹏的日记应该比传闻更有参考价值。中央有人故意把这封信传到外边,赵紫阳和他的小班子有摆脱不了的嫌疑。

【赵紫阳早就有反邓、取邓而代之的心】的怀疑有一定道理。赵紫阳背后捅刀子干掉胡耀邦之后,总书记和总理自己一人包揽,87年10月13大的记者招待会上赵紫阳洋洋得意,趾高气昂的样子,至今不能忘记。1987年11月才勉强交出总理职务,但是仍然是经济工作的实际负责人。1988年5月,赵紫阳不顾其他人反对,搞【价格闯关】就是要为自己立威,一旦成功,他就是连邓小平也不得不惧怕三分的【一把手】了。可惜,【价格闯关】一败涂地,不得不灰溜溜地赶紧收场。后来,赵家人想把这笔帐算到邓小平头上,那是后话。

1988年的【闯关】失败,使老百姓对【改革】怨声载道,让赵紫阳丢了颜面,也为89年的反腐败运动打下了基础。所以才有民众对学生反腐败的支持。因此,说六四是民主运动不如说是反腐败运动更确切。

89年赵紫阳坚持访问朝鲜,是有他自己的政治计算的。他本想把学生静坐这个热土豆扔给李鹏,这样他可以坐收渔利,【进】可以把处理不利的责任推给李鹏,【退】可以观察局势的变化,再表明自己的态度。不想,邓小平提前下了【定论】,这让他和他的小班子很被动。如果和邓小平站在一起,自己经营了很久的小班子就要承受损失,加上人们对他1988年的失误的抱怨,很可能让他从此被架空;如果不跟邓小平站在一起,则有得罪邓和邓小平摊牌的危险。所以,赵一直在劝邓改变初衷。。。同时,赵紫阳又怕学生抗议无疾而终,让李鹏抢了头功,毕竟李有年龄优势,又是留学生,还有邓颖超的支持。因此,赵紫阳五月三日和五月四日的讲话明显带有弦外之音,赵在耍滑头:一方面,他要让广大民众(尤其是北京的大学生)明白他是支持学生的;另一方面,他不能让政敌(比如李鹏之流)抓到他明显的把柄。

回复 | 2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0-07-18 02:15:17

那是肯定的,那个时候,毛身体在衰退,周也逐渐病重,对于高层,都算不上秘密;连江/张/一派等人都在谋划,政局之变确实存在。

赵的政治势力确实弱。当初有从香港反馈回来的信息(那时香港已有大量的红二代红三代/自由/经济人士了),就有多位朋友议论赵处境艰难。

对于赵的政治命运,没有邓的旨意,借李鹏一百个胆或者脑子,他也办不成那件事。

当时参与64的人太杂,既有体制利益内的人参与,也有学生没有眼光地不给赵回旋余地,多种原因决定了赵的宿命。现在可以说,中国这个超稳定系统,没有外来强势干预,真还有可能继续下去 ......

回复 | 0
作者:fangbin 留言时间:2020-07-18 00:45:25

中国共产党的“马克思主义”,从来就不是马克思的“主义”。青年马克思

与恩格斯写了《共产党宣言》,囿于历史的局限,他们提出了以无产

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来实现“共产主义”。什么是共产主义?它源

自哪里?看过《顾准文集》的人都知道,所谓共产主义,无非是从欧

文、圣西门到傅里叶的“空想”共产主义到马恩的“科学”共产主义。这

个主义的原始思维启示来自哪里?——基督教的天堂,将天上的天

堂,转变为人间地上的天堂。这样一个西方文化的框架内的产物。在

中国永远不会产生这样一种构想,从孔子那里就奠定了这样一个基

础,“未知生,焉知死”,注重实际的中国人那里唯一的社会理想从孔

子到康有为都未能逾越过“大同”。

因此,在马克思那里——用顾准的话讲:“他所熟悉的只能是西方文

化。” 马克思所以痛恨资本主义,是因为在他的眼里资本主义扼杀了

作为西方社会、西方文化的最基本的价值观念——自由。而《共产党

序言》,恰恰是从这样一个最基本的的概念出发,而最终的目的又是

回到这样一个目标:在这样一个联合体里,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

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从思维的起源到目的的实现,紧紧地、从没

有脱离过“自由”。而在中国共产党的党章里,在中国共产党人宣誓“为

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中”,你找得到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中这句凝

聚了马克思思想的全部精华的上述陈述吗?

同理,列宁主义对马克思思想的歪曲,也是将无产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无限扩大化,片面的强调华,而对马克思的源于自由终于自由的整个精神的精髓弃之不顾。

所以毛泽东从来不是什么马克思加秦始皇,而是列宁加秦始皇,或者说是斯大林加秦始皇。打出马克思的旗号,是因为马克思这一学说的鼻祖罢了。

正因如此,今日被中国共产党所污蔑与仇视的所谓西方资本主义社会恰恰是包含有远远超过中国目前社会的真正的社会主义成分。瑞典、芬兰等国的社会主义更是堪称典范。这些国家正是扬弃了马克思的“无尘阶级革命与无产阶级专政”的学说而实现着:在这样一个联合体里,每一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自由发展的前提。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0-07-17 17:44:40

【邓小平此时已经知道毛泽东活不过来年了。】

【于是,邓小平有可能抱着这样的态度:我不再替您老去背那只文革黑锅啦!】

所以,邓大爷还是能屈能伸么!不愧是袍哥大爷的儿子,对中国社会的了解,比毛还高出一筹。

回复 | 1
作者:AYA_ 留言时间:2020-07-17 16:50:34

据说是赵自己生前表态,不开追悼会,不盖党旗,不进八宝山。家人也得迎合D大外宣,进了庙堂门就得随香拜佛,不懂就绞杀!

回复 | 0
共有1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