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293,61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网络日志正文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个谎言 2020-04-05 23:59:07

2020年3月10日,白宫请愿站(“WE the PEOPLE”)出现了署名B.Z.的关于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可见下面网址:

https://petitions.whitehouse.gov/petition/petition-information-fort-detrick-1

其后,世界著名网站《环球网》立即跟进,进行了转载。

https://world.huanqiu.com/article/3xNQH4KWfKa

https://3w.huanqiu.com/a/c36dc8/3xNQH4KWfKa?agt=8

image.png

image.png


随后,世界各地的新闻、报刊、网站纷纷转载,掀起了一股狂风巨浪。查查这两个“‘引人注目的’事件”:请愿信的出现,是“当地时间3月10日”,而《环球网》的转载,是“2020-03-11,15:04”。如果换算成美国东部时间,应该是“2020-03-11,2:04”,离请愿信的出现,也就几个小时。按照请愿信的逻辑,两个‘引人注目的’事件”不是无关的。确切些说,B.Z.和《环球网》根本就是串通一气,更有可能的是,B.Z.就是《环球网》中的人。有关方面需要调查B.Z.是何许人,又是如何和《环球网》勾搭。有关方面不调查的话,媒体、记者、网民应该进行调查。

本文说说“请愿信”中的三个谎言。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

这是请愿信编造出来的一个谎言。下面是 FEB 3 2020,11:20的CNBC新闻

https://www.cnbc.com/2020/02/03/the-flu-has-already-killed-10000-across-us-as-world-frets-over-coronavirus.html

其中说到:

image.png

At least 19 million people have come down with the flu in the U.S. with 180,000 ending up in the hospital, according to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The flu season, which started in September and can run until May, is currently at its peak and poses a greater health threat to the U.S. than the new coronavirus, physicians say. 

上面两段文字的中文意思是:

仅这个流感季节在美国就使至少1900万人患病,并导致10,000人死亡和18万住院治疗。

根据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数据,美国至少有1900万人感染了流感,其中18万人最终住院。 医生说,从9月开始的流感季节可以持续到5月,目前正处于高峰,对美国的健康威胁要比新的冠状病毒更大。

我们看看下面BBC中文网发表于2020年 2月 13日的新闻,

https://www.bbc.com/zhongwen/simp/world-51485377

流感和新冠病毒疫情:人们担心的是什么

2019年9月流感季开始后,美国已有1900万人感染,18万人住院,1万人死亡。另外,欧洲、中国大陆、日本及台湾等亦均有流感疫情。

因流感病毒不断变化,每年都可能会出现新的流感病毒。季节性流感通常10月和11月开始,可能会持续到5月底,至于美国的流感高峰期则是在12月至2月。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初在记者会上表示,国家媒体智库、专家学者都对一些国家采取的过度限制措施的不利影响表示担忧。并称,美流感已致1900万人感染,1万多人死亡,比例高于中国疫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2020年2月3日和2月5日两次提到美国流感,引用了上面数据。可参见下面网址:

https://www.fmprc.gov.cn/web/fyrbt_673021/t1739521.shtml

2020年2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

实际上,根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近日报告,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已经导致1900万人感染,至少1万人死亡。

http://newyork.china-consulate.org/chn/fyrth/t1740789.htm

2020年2月5日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主持网上例行记者会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当季流感已导致1900万人被感染,1万多人死亡。

比较一下就知道,华春莹的数据是有来源的。而“请愿信”中数据不错,但为了把“美国流感”和这次疫情联系起来,偷天换日,把“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搬到了“2019年8月”。这种做法,极其下流而肮脏。笔者很想问问B.Z.,你知道什么是“美国2019-2020年流感季”么? “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华春莹不知道?你比华春莹还知道得多?

为了看看流感对人类的影响,我们可以看下面网页。

image.png

下面网页给出了一些数字:

https://www.health.com/condition/cold-flu-sinus/how-many-people-die-of-the-flu-every-year

This year's flu season is shaping up to be possibly less severe than the 2017-2018 season, when 61,000 deaths were linked to the virus. However, it could equal or surpass the 2018-2019 season's 34,200 flu-related deaths. 

Overall, the CDC estimates that 12,000 and 61,000 deaths annually since 2010 can be blamed on the flu. Globall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estimates that the flu kills 290,000 to 650,000 people per year. 

中文意思如下:

今年的流感季节可能比2017-2018流感季节严重程度更低,当时61,000例死亡与该病毒有关。 但是,它可能等于或超过2018-2019年度与流感相关的34,200例死亡。

总体而言,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估计,自2010年以来,每年可造成12,000和61,000人死亡。 在世界范围内,世界卫生组织(WHO)估计,流感每年造成290,000至650,000人死亡。

可以看到,美国的2019-2020流感季节的流感并无异常之处。请愿信利用人们对流感数据的无知,抛出了一个10000多人死亡”。如果“10000多人死亡”是‘引人注目的’事件”,那么,“8.8万”“超额死亡”算不算“‘引人注目的’事件”?为了耸人听闻,把一个季,流感季,压缩成一个月。当然,请愿信最卑鄙的是,把流感季的事搬到了8月。所以,请愿信所说,是彻头彻尾的谎言。

·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201-全球流行病演习;

请愿信所说的“中央情报局副局长”。说的是Avril Haines。201-全球流行病演习”的网站给出了她的简历:

http://www.centerforhealthsecurity.org/event201/players/haines.html

Avril Haines is a Senior Research Scholar at Columbia University; a Senior Fellow at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Applied Physics Laboratory; a member of the National Commission on Military, National, and Public Service; and a principal at WestExec Advisors.

During the last administration, Dr. Haines served as Assistant to the President and Principal Deputy 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 She also served as the Deputy Director of the Central Intelligence Agency and Legal Adviser to the 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

Dr. Haines received her bachelor’s degree in physics from the University of Chicago and a law degree from Georgetown University Law Center. She serves on a number of boards and advisory groups, including the Nuclear Threat Initiative’s Bio Advisory Group, the Board of Trustees for the Vodafone Foundation, and the Refugees International Advisory Council.

中文意思如下:

艾薇儿·海恩斯(Avril Haines)是哥伦比亚大学的高级研究学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应用物理实验室资深研究员;全国军事,国家和公共服务委员会委员;以及WestExec Advisors的负责人。

在上一届政府任职期间,海恩斯博士曾担任总统助理和首席副国家安全顾问。她还曾担任中央情报局副局长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法律顾问。

Haines博士拥有芝加哥大学的物理学学士学位和乔治敦大学法律中心的法律学位。她曾在多个委员会和咨询小组任职,包括核威胁倡议的生物咨询小组,沃达丰基金会董事会和难民国际咨询委员会。

可见,“201-全球流行病演习”是一个光明正大的演习,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Avril Haines参加这一个演习,也是光明正大的。

请愿信为了把一个光明正大的演习说成是阴谋,进行了履历造假。比较一下网站的介绍和请愿信所说,可以看到,请愿信中,漏掉了“曾担任”三个字。查一查,Haines当“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时间是August 9, 2013 – January 10, 2015。请愿信不会把奥巴马和川普混为一谈吧?不会把胡锦涛和习近平混为一谈吧?为什么请愿信会把“曾担任”漏掉,只能是出于一种卑鄙的目的。

“201-全球流行病演习”共有15个模拟者和130个听众,网站给出了15个模拟者的照片和简历。在4X4的照片中,Avril Haines占据的位置是第2行第3列,是一个中心位置。请愿信怀疑Avril Haines“参与下组织”也是有理由的,尽管网页上说了组织者是“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世界经济论坛,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可是在另一个中心位置,第2行第2列是鼎鼎大名的高福院士。看看下面两件事:“2019年10月,高福参加了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的参与下组织的201-全球流行病演习;”,“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这两件事太有关了,要不要白宫调查一下?

image.png 


·2020年3月,有关德特里克堡关闭的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显示“404未找到”;

这又是请愿信的一个卑鄙的谎言。笔者搜索了网上“information of Fort Detrick”,可以搜索到很多信息,没有一个 “404 not found”。参见下面网页: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health/effect-of-usamriid-shutdown-on-research-at-fort-detrick-unclear/article_336431c4-9b69-5f7c-9c49-8eb0c396c44b.html

Effect of USAMRIID shutdown on research at Fort Detrick unclear

USAMRIID(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停工对德里特里克堡研究的影响尚不清楚

其中说到:

 USAMRIID is working to meet benchmarks set by the CDC and the Army so that it can begin research again, but it is unclear how long that will take.

USAMRIID正在努力满足CDC和陆军设定的基准,以便它可以再次开始研究,但是尚不清楚需要多长时间。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health/usamriid-working-to-restart-operations-at-fort-detrick/article_4ff77952-36b8-5959-8955-4fb27d22f41d.html

USAMRIID working to restart operations at Fort Detrick

USAMRIID正在努力恢复在德里特里克堡的运营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05/health/germs-fort-detrick-biohazard.html

Deadly Germ Research Is Shut Down at Army Lab Over Safety Concerns

Problems with disposal of dangerous materials led the government to suspend research at the military’s leading biodefense center.

致命的细菌研究因安全问题而被陆军实验室关闭

危险材料处置方面的问题导致政府暂停了在军方领先的生物防御中心的研究。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health/cdc-inspection-at-fort-detrick-s-usamriid-underscores-need-for/article_4b0f91bd-82b0-5558-a09e-7ded55775fd6.html

CDC inspection at Fort Detrick's USAMRIID underscores need for regulations at other labs

Fort Detrick的USAMRIID进行的CDC检查强调了其他实验室对法规的要求

https://www.fredericknewspost.com/news/politics_and_government/military/fort-detrick-laboratory-restored-to-full-operations-after-being-shut-down-by-cdc/article_fcee204f-1493-52fb-ba9b-f80cb00da727.html

Fort Detrick laboratory restored to full operations after being shut down by CDC

被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关闭后,德里特里克堡实验室恢复了全面运转

https://homelandprepnews.com/stories/46681-maryland-lawmakers-applaud-cdcs-decision-to-reopen-fort-detrick-facility/

以上所举,只是一部分网页,读者可以自己去搜索,看会不会出现“404 not found”。

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规则,请愿信必须给出证据,如果请愿信给不出,《环球网》有义务帮助请愿信提供证据。你不提供证据,叫别人怎么调查?调查什么?这就像大街上一个叫花子大叫:“他偷了我的东西。你们要帮助我,你们要调查他。”但是他有什么东西被偷了?他不说。这样的人,到底是该相信他还是怀疑他?到底是无赖还是骗子?每个读者都会作出自己的判断。我们来看个例子。

网络上有篇文章新冠肺炎零号患者竟然是军运会美方女选手特朗普表示绝不解释!》

http://tangboke.cn/post/2756.html)。文章都是胡说八道,要知道他是如何胡说八道,只要看看下面的截屏就知道了:

image.png

 

尽管胡说八道,他有一个好处,就是给出证据,是对是错,你可以循着他给出的证据去核实。见下面截屏:

image.png

笔者搜查了文中所说的三个“无法访问”的网站,发现三篇文章都正常存在。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19/08/23/first-death-reported-vaping-related-lung-illness-officials-say/

August 23, 2019 at 4:13 p.m. EDT

The death appears to be the first among a spate of mysterious lung illnesses now under investigation by state and federal health officials in connection to vaping — at least 193 cases in 22 states, many in teens and young adults, according to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ttps://www.nytimes.com/2019/08/31/health/vaping-marijuana-ecigarettes-sickness.html

Published Aug. 31, 2019 Updated Sept. 11, 2019

Dr. Pirzada is one of the many physicians across the country treating patients — now totaling more than 215 — with mysterious and life-threatening vaping-related illnesses this summer.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health/2019/09/06/lung-illness-tied-vaping-has-killed-third-person-may-be-new-worrisome-disease-officials-say/

September 6, 2019 at 9:02 p.m. EDT

There are now 450 possible cases in 33 states and one territory, including the five deaths, they said.

可见,《新冠肺炎》的“无法访问”都是在瞎说。至于两个日期有误,应该是作者的记忆出错,并非故意,与请愿信属于两个性质。虽然新冠肺炎》作者在瞎说,但是他提供了证据,这样,读者可以去验证。比较一下,他比请愿信要“伟大”多了。而请愿信所说极为卑劣。只是嚷嚷“被删除”,“404未找到”,却不提供任何证据。就像一个人在大街上嚷嚷:“他偷了我的东西。你们要调查他。”可是,什么东西被偷了?他不说,他也说不出。这样的人,到底是骗子还是无赖?

和上面两个造假比较一下就可以知道,请愿信的劣迹是一贯的。实际上是在造谣惑众。

一个最明显的例子是,这封请愿信可以正常访问,并没有“404 not found”。要是请愿信一出世就被 “404 not found”的话,《环球网》还能到什么地方去搅乎?

其实,只要是稍微有一点大脑的就知道,世界上“被删除”,“404未找到”出现频率最高的是什么地区。所以很可能的是,请愿信看到太多的“404未找到”,眼睛花了,心里懵了,便把它挪到美国来了。

请愿信所说“大量英语新闻报道被删除”, “a large number of English news reports about the close of Fort Detrick were deleted, displaying ‘404 not found’”使他露出了马脚:他除了看“英语新闻报道”(English news reports)以外,还看什么语的“新闻报道”呢?

总结起来,请愿信有三假,一是时间造假,二是履历造假,三是地区造假。


浏览(231) (2)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17.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