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沐岚的博客  
如沐烟岚  
        https://blog.creaders.net/u/586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沐岚
 
注册日期: 2012-01-25
访问总量: 1,065,32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欢迎光临!原创作品,请勿转载,谢谢。
最新发布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
友好链接
· 芹泥:芹泥
· 董胜今:董胜今的博客
· 木桩:木桩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Cirdan:Cirdan的博客
· 敬丘:敬丘的博客
· 海天:海天之间
· 望那儿一汪:望那儿一汪的博客
· 华蓥:华蓥的博客
· 红妆:红妆**姹紫嫣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雪山下的绛珠草:雪山下的绛珠草
· 老冬儿:老冬儿的博客
· 雨露:雨露的博客
· 马黑:马黑的博客
· 人生晚秋:人生晚秋的博客
· 含嫣:含嫣的博客
· 紫荆棘鸟:-*-紫色王家思絮絮-*-
分类目录
【音乐赏析(基础理论)】
 · 浅析几首民国时期名歌(原创)
 · 关于歌词不得不说的话(随想)
 · 旋律像山峦一样起伏逶迤……
 · 节奏,节奏,节奏奏!
 · 听音乐时,我们看到了什么?(续)
 · 听音乐时我们都看到了什么?
 · 音乐的旋律和节奏
【音乐赏析(歌曲分析)】
 · 《欢乐颂》的主题是如何重复的(视
 · 比《黑色星期天》更悲伤的歌《Goll
 · 经典民歌《槐花几时开》赏析(原创
【原创歌曲】
【原创短篇小说《春雪无痕》】
 · 春雪无痕(4)尹儿离家(完)
 · 春雪无痕(3)湘胡子回家了……
 · 春雪无痕(2)湘胡子
 · 春雪无痕(1)尹儿
【原创诗歌和小小说】
 · 候诊室播放音乐的老人
 · 嘘,千万不要到外面乱说话
 · 情人节夜话(小小说)
 · Qinny
 · 《梦芹泥》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10)
 · 血战山海关(9)
 · 血战山海关(8)
 · 血战山海关(7)
 · 血战山海关(6)
 · 血战山海关(5)
 · 血战山海关(4)
 · 血战山海关(3)
 · 血战山海关(2)
 · 血战山海关(1)
【原创中篇历史小说《血战山海关》】
 · 血战山海关(20 完)
 · 血战山海关(19)
 · 血战山海关(18)
 · 血战山海关(17)
 · 血战山海关(16)
 · 血战山海关(15)
 · 血战山海关(14)
 · 血战山海关(13)
 · 血战山海关(12)
 · 血战山海关(11)
【原创中篇小说《风雪绿头巾》】
【小科普:斐波那契数列】
 · 斐波那契数列和音乐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2)
 · 兔子的繁殖和斐波那契数列(1)
【读古希腊历史及编译】
 · 历史:古典希腊时代的终结(上)
 · 历史:雅典帝国(下)
 · 历史:雅典帝国(上)
 · 历史:古希腊的开始(编译)
 · 读古希腊历史
【斯宾格勒《西方的没落》简介及节】
 · 城市是文化历程的终点——斯宾格勒
 · 斯宾格勒论“权威”
 · 民主的命运 (摘自《西方的没落》
【诗歌英译】
 · 祭
 · 试英译杜甫《春望》
 · 试英译爪四哥博《秋念:写给大洋彼
 · 试英译李白《将进酒》
 · 试英译李清照《声声慢》
 · 试译紫荆棘鸟博古绝组诗《秋》
 · 《Qinny》 及曹雪葵博友的中译诗
 · Qinny
【小议论文(3)】
【故事会:生活趣事一】
【故事会:往年趣事二】
【故事会:文革故事】
 · 文革中的女人:拉《江河水》的新娘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的女儿
 · 文革中的女人:右派徐伯伯
【摄影之三】
【老父亲,老母亲(2)】
【老外公和外公传奇】
【微博】
【电影电视剧故事】
 · 禁片《洛丽塔》
【转帖(2)】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川普和当年林肯的处境何其相似
【生活感悟(1)】
 · 驻韩美军: “继续战斗,川普总统!
 · 冬日遐想
【转帖(1)】
【转帖(3)】
【老父亲,老母亲(1)】
【摄影之一】
【摄影之二】
【故事会:往年趣事一】
 · 从前给自己做时装
【Gone With The Spring Snow】
【故事会:生活趣事二】
【小议论文(2)】
 · 联邦机构接指示为川普连任做预算
 · 伊万卡:川普将连任,全球深国将被
 · 看谁还敢抱怨拉黑删帖?
 · 彭斯定性国会弹劾川普为分裂国家行
 · 川普终现身发表简短讲话(新增版)
 · 全球各国政府的危机真正来临
 · 让我们来谈谈文学
 · 从一场古战看中华民族贵族精神之没
【小议论文(4)】
 · 致命:彭培奥,林伍德怒揭大人物娈
 · 林伍德号召关闭手机升级功能并称停
 · 川普授权军管了,大逮捕正在展开…
 · 快讯:彭斯反对动用第二十五修正案
 · 爱国者们,安心睡吧,结局会令你们
 · 华人警惕,不要重蹈印尼华人的覆辙
【小议论文(1)】
 · 【高遠視界】深度起底趙小蘭家族!
 · 我的博客被封了吗?
 · 苏小白,这是川粉给你的训斥!
 · 哄抢和囤积救援物质在战时算不算犯
【原创小说《鼠疫》】
 · 原创小说《疫》(2)
 · 原创小说《疫》(1)
 · 原创小说《疫》(0)
【散文】
 · 我做的第一个游戏视频“艺术家的阁
 · 遥远的紫云英(上)
 · 后院那棵无名树
 · 冬日遐想
 · 美景 · 瘟疫
【1】
 · 川232/白227,11月11号晚11点
 · Youtube 全球封锁,所有视频打不开
 · 上帝借拜登之口发出强烈警告,不可
 · 游戏视频《封印新冠毒魔》(胆小勿
【万维风云】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3/01/2019 - 03/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后院那棵无名树 2020-04-26 21:21:55

 

                      后院那棵无名树

                         文/ 沐岚


  我家后院数年前冒出来一棵叫不上名字来的小树。它长得有点不在地方,挨着车库一侧,进园子的小径旁,加上那毫无特色的树干和灰扑扑几无光泽的细叶,我总觉得它有碍观瞻,时不时就产生了要砍掉它的冲动和欲望。但老顽童不这样看,他是世上少有的自然崇拜主义者。说少有,是他对于一切生命的天然形态有着无与伦比的爱惜和保护欲,放到我们的文化中来评判,只有一个词来形容,就叫“迂腐”,当然迂腐有时还是有点可爱的,特别是不牵涉到利益时。他对我要砍掉这棵树的诉求从不置可否,只是说:“待它再长一长看,如果实在影响到车库和妨碍进院子了,再砍掉不迟。”犹豫之间,小树忽然就长得很高了,最要命的是它横着长了出了一个大枝桠。夏天时,这枝桠居然形成了一个天然的绿色冠盖,遮住了小径。老顽童看着欣喜若狂,他说他小时候最喜欢能搭成凉棚的树了,说话时一脸夸张的幸福和向往。我还能说什么呢,我也记起了小时候在后山上和小伙伴们一起把一些排成行的小槐树掰弯形成绿荫通道的美好回忆。这无名树,除了形成的绿荫给人以浪漫,它那丑陋的形态便完全被忽略了,这大概也是它能得以自然生长的保护机制吧。

  直到有一天,突然屋顶上悉悉索索地一阵乱响,然后是一阵跑马似地脚步声。无疑,一定有松鼠上了房顶。细察之下,原来是小树都快和屋顶齐平了,松鼠们便是从树干上直接飞跃着上了房顶。终于是时候砍掉它了,我想。但老顽童还是不打算这样,他提出了一个两全其美的计策:把横树杈以上的主干部分砍掉,保留绿荫树冠。我说你这么喜欢绿荫盖在小径上,不如我们建一个便是。他说不必,这样很好。其实我也不喜欢过于人工美化的东西。身处著名的大花园里,那些太精致的园林,安排得太妥帖的花花草草会让我赞叹不已但却未予我灵感。于是这棵丑陋的小树带着它一半的枝桠,年复一年继续自得其乐地欣欣然生长。早春三月天,当我们去后院寻找春天的讯息时,不会对它瞄上一眼,晚秋万木萧疏时,我们也不会去细究它是否在凄风苦雨中伤感和忧郁……

 今年的气候特别怪异,它好像和瘟疫有个约定,春天不来,瘟疫不去。一阵大一阵小的雪花,宣示着冬天对春天的持续占领。从念叨“二月春风似剪刀”到"三月春风似剪刀",再念叨“四月春风似剪刀”,可每天早上撩开窗帘,只看到些雪花在天空飘啊飘的。当然我们一如既往地喜爱雪花,它们是精灵是梦幻,它们飞舞的形态和韵律,给人无限的想象和莫名的向往。终于,透过雪花,我们已能渐渐地辨识到地上的草儿有了一些绿意,院子尽头那棵古老的大银枫也不再如之前那么枯萎。某天早上有那么一刻,我突然看到北面那扇油漆斑驳的小窗,框住了漫天的飞雪,还有这棵无名的小树。它那灰褐色的枝桠上,竟然布满了细细的、晶莹的“泪珠”。它,终于抽芽了,灰白色的叶苞上密布着透明的羽绒,无论天晴天阴,它们都吸收着天地光华,再折射出迷人的晶莹。

 这个春天万籁俱寂,没有了左邻右舍每天清晨定时发动的汽车声,没有了下午三点放学后孩童们的追逐嬉闹声,惟有不远处时不时响起的教堂钟声,沉重而肃穆,送那些不幸染疫而亡的无辜死难者最后一程。世界是如此寂静,我能听到雪花在篱笆上融化的声音。但是,整整一个月里,这一树的“泪珠”却凝固在那里,静悄悄的,仿佛诉说着一个不可测的永恒。我天天望着它和它们,盼着它们绽放,盼着瘟疫离去。盼着盼着,不知不觉间,这棵无名树和它的“泪珠”于我有了某种特殊的意义。

 昨天晚上,已经有一阵子不来聊天的闺蜜告诉我,她那医生儿子几个月来一直在医院里抗疫,说这一个星期来,他们医院的新冠肺炎病人已大幅度下降,应该是高峰期过了。这无疑是个太好了的消息,虽然闺蜜仍然忧心忡忡,毕竟她的儿子正在第一线直面死神的威胁。晚上好好睡了几个小时,是隔壁邻居熟悉的汽车发动声使我惊醒,接着又听到了今年以来第一声除草机除草的声音。久违了,这平日喧哗的世界里令人不胜烦扰的隆隆声,此刻它们却给我以无比的亲切和感动,像乐曲经过了长长的休止后定音鼓再次响起,祥和,坚定,希冀,带着不易觉察的激越和悲壮。我一跃而起,去看我那无名树。天青色的氲氤里,它们一夜之间欣欣然地绽放了,灰白色的叶苞上已镀上了浅浅的湿润的绿……

photo_2020-04-26_19-04-12.jpg

浏览(537) (7) 评论(1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沐岚 回复 老尚童 留言时间:2020-04-29 19:36:32

谢谢你这么赞美。年轻的时候读过一些民国翻译大家翻译的西方文学作品,给我的感觉非常美好。还有,我们家几乎是把党语言和党文化排除在外的,回想起来,很感谢我父母创造了一个自然不做作的语言环境。我自己并没意识到什么风格,但听朋友们这么评价,我很高兴就是。再谢。

回复 | 1
作者:老尚童 回复 沐岚 留言时间:2020-04-29 12:21:09

另外也有朋友也是这么说……

朋友也一定深谙“民国风”之精华。

回复 | 1
作者:沐岚 回复 老冬儿 留言时间:2020-04-28 19:32:13

冬儿,我前天看到你那些太美太美的图片了,都引起我嫉妒你了 LOL。我家那位是个天生的乐观派,从不知愁,又纯真得很,呵呵。谢谢你喜欢这篇小文,我跟你一样,必须有感而发,不然不能动笔的。

回复 | 1
作者:沐岚 回复 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4-28 19:25:31

我另外也有朋友也是这么说,谢木先生谬赞,祝平安!

回复 | 1
作者:老冬儿 留言时间:2020-04-28 16:21:53

很久没有读到这么好的散文了。最近图清净,不怎么上网,差点错过。沐岚细腻,敏感,很具文人特质。

老听见你说你家老顽童,想来你先生一定是个趣人。

回复 | 1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0-04-28 15:09:14

博主散文,很有民国范儿。

回复 | 1
作者:沐岚 回复 木桩 留言时间:2020-04-28 02:10:58

木姐姐,非常喜欢你的雅评。确实是的,原本是只想写后面三个段落的,动笔时,好像有什么在导引似的,几乎没经过思考,前面两段就流了出来,变成了这样的“散”文。还好后面始终围绕这棵树写,没有写乱。只是最后我先生来问我一些什么事情,一下子就打乱了我的思路,后面有点匆匆收尾了。那篇小说,我得慢慢思考如何写。谢谢你,多保重!

回复 | 1
作者:木桩 留言时间:2020-04-27 22:52:08

沐岚妹妹,这篇散文写得好啊!你驾驭文字的能力很高,用白描手法,看似不经意,却媚媚道出了瘟疫坏境下的天时人和,散,却不乱,这是写散文的最难之处,你掌控得很好。

另,我把你《疫》的 1,2 篇章看完了,期待续集。

回复 | 1
作者:沐岚 回复 汉卿 留言时间:2020-04-27 14:52:43

汉卿大哥,久违了,欢迎再次来寒舍小坐,谢谢你欣赏。祝春安!

回复 | 1
作者:汉卿 留言时间:2020-04-27 12:41:43

川普把我和E妹弄到了互不来往的地步,至于吗?不值吧。

BTW,文章写得不错。

回复 | 0
作者:沐岚 回复 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20-04-27 05:06:29

多谢渔阳先生美言,祝春安!

回复 | 1
作者:渔阳山人 留言时间:2020-04-26 22:55:17

写得真好。

回复 | 1
作者:沐岚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0-04-26 21:48:25

很开心谷先生欣赏和鼓励。祝一切安好!

回复 | 1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0-04-26 21:33:26

看女博主这样的散文,是一种享受。

回复 | 1
共有1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