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s://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云乡客
 
注册日期: 2013-06-10
访问总量: 1,077,44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食死猫”的中国 - 我看缅甸政
· 波霸、咪霸和坛霸
· “尊号”、“谥号”及“历史定位
· “乌龙”或是“闹剧”?
· 当初“奋勇西进”,如今“悔不当
· 翡与翠
· 马云香港豪宅“拖欠”工程款?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读书笔记】
 · 怎样的科学才是甜美的呢? - 《本
 · “撒拉森”和“朝圣者”
 · “女闾”与“老举”
 · 春之杂说
【艺海管窥】
 · 超凡脱俗的画家与妻子
 · 观影有感:“尽管雪落”与“名字之
 · 叠码奇谈 - 说几句《妈阁是座城》
 · 《大象席地而坐》观后记
 · 《我的心里没有他》
 · 《茫茫大草原》中、俄语翻唱
 · 乌克兰歌曲《我亲爱的母亲》中、俄
 · 《楚 歌》
 · 生子当如......
 · 说说唱歌时的呼吸
【浮世绘】
 · 翡与翠
 · 浮生半日游
 · Caganer 大便小人
 · 半个世纪的奉献
 · 学位 VS “学位”
 · 石头城杂忆
 · 杭州 - 一半勾留是西湖
 · 江南旧忆
 · 摩拉基 Moeraki 大圆石
 · 致“吹哨人”
【饮食掌故】
 · 岛民的饕餮人生
 · 羊城随记 - 食有鱼
 · 羊城随记 - 快餐篇
 · 金钱鸡
 · “揚州炒飯”之謎
 · Palolo worm 与“禾虫”
 · “郊外油菜”的来历
 · 福 气
 · 喝的“鸳鸯”
 · 朥饼 、朥粕
【方言民俗】
 · 波霸、咪霸和坛霸
 · “抖机灵儿”及其它
 · 潮州话里由“浪”字组成的粗话隐晦
 · 寻常三月便开沟
 · 倒尿咁早、倒汗水 - 趣味粤语词 三
 · 执死鸡、执手尾、执仔 - 趣味粤语
 · 趣味粤语词:的水、的骰、的起心肝
 · 廣州話中有趣的重疊詞
 · 广州话的变调
 · 《塘西花月痕》析疑
【云乡絮语】
 · “食死猫”的中国 - 我看缅甸政变
 · “尊号”、“谥号”及“历史定位”
 · “乌龙”或是“闹剧”?
 · 当初“奋勇西进”,如今“悔不当初
 · 马云香港豪宅“拖欠”工程款?
 · 贺新年
 · 聊聊“海航集团”破产这件事
 · “小白”与“牛二” - 网络目睹之
 · 马斯克这话偏颇了 - 也谈做空
 · “大象”快要扛不住了!
【茗香茶语】
存档目录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网络日志正文
石头城杂忆 2020-05-10 12:46:10

当年跑业务的时候,香港直飞国内的航线不多,要往华北地区一些城市都要先飞北京然后转乘火车,至于到华中则要先飞上海或南京。因此那些年我的行李里头,“中国民航”的航班表和“全国铁路时刻表”是标准配置。

在那个“计划经济”的年代,外贸单位的效率不是很高,所以每次出差除了洽谈业务还会有些余暇游览观光。有些时候,对接业务的单位还会主动安排游览活动。有一年到陕西出差,由于要谈的事情比较多,比较费时。相关单位特意派了一位业务员在我下榻的“人民饭店”另开一个房间,全程陪伴。那是一个参加工作不久的小伙子,是西安本地人,对接待工作充满热情,我们相处得很好。

我与江苏外贸的业务也开展得不错,因此南京也常去。记得头一次到南京洽谈业务,住的是“双门楼”。那是一幢旧建筑,维修保养得还算不错,只是楼板没铺地毯,走起来嘎吱嘎吱地响,晚上有点瘆人。那一次安排的比较紧凑,住了两个晚上就走了,值得回忆的只有寻找“鸡鸣寺”的经历。

当年我有一个习惯,到访每一个不曾去过的城市都会买一张当地的交通图。因为那时候大多数中小城市还没有出租车,坐公交车是比较靠谱的选项。那时的交通图不似后来的出品,并没有多少旅游指南,我事先也没做功课。在公交图上看到有“鸡鸣寺”的站名,记得在一些小说里看过这个地名,想必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决定到那里寻幽探秘一番。过了上班时间,公交车里乘客不多,透过车窗观看缓缓掠过的街景与民众,不知不觉就到站了。下了车按照地图上用一个小三角标示出来的“鸡鸣寺”上山找去,走了半天却一点印迹也没有,想找个人问问,山路上也渺无人踪。循原路下山回到街上,截着一个行人询问,行人摇头说不知道,再问一个说有点印象,但从来没去过,也不知道详细的情况。后来问到一位老者,他才告诉我说先前是有的,“文革”时期废弃了,后来移作它用,又遭大火,近年据说准备重建,似乎还没动工。我向老者道谢之后继续在城里游逛。

鸡鸣寺虽然没了,作为“六朝古都”、“十朝都会”的“石头城”又哪里会缺少了访古凭吊的处所呢!我出差南京多在八十年代,由于主题是业务,只能是抽空挑近处一游,说不上有什么深刻的印象。记忆中去过了“中山陵”、“明孝陵”、“美龄宫”、“灵谷寺”、“玄武湖”、“莫愁湖”、“雨花台”、“夫子庙”等等地方,大都是蜻蜓点水般地“到此一游”。最为熟悉的地段却是“新街口”与“夫子庙”,新街口是因为离我的住处近,“夫子庙”则是游客与在地居民近距离接触的最佳场所。

坦白说,第一次去“夫子庙”之前,脑海中储存了不少书本上读来的“秦淮风月”记忆。什么“燕迷花底巷,鸦散柳荫桥”啦、什么“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啦。什么“楼台四百南朝寺。水边多少丽人行”啦、什么“画舫灯影笙歌伴,船橹声中忆玉簪。”啦,大都是些美景雅言。虽然也曾读过一些“秦淮东晋不堪观,桃叶官船搁浅滩”、“金陵飘零野草新,女墙日夜枕寒津”之类的句子,毕竟憧憬的还是那桨声灯影,粉妆楼台的景象。可惜到了地头一看,落差却是非常之大。建筑物低矮破旧,秦淮河窄窄的,流水呈墨绿色,住家临河的台阶上有人在河中洗涮。但是这里又是一个热闹的所在,售卖旅游工艺品的店铺和经营吃食的小摊吸引了不少游人。小桥边有一个制作糖人的小摊吸引了不少人,最靠里的是几个小孩,外面则围住一圈成年人。只见那位师傅用一个小铜勺舀一点熬得适度的糖胶,把铜勺斜倾出一条糖线,快速地往石板上浇淋,片刻就画出一张小动物的糖画,教人赞叹。我每回到夫子庙基本上都没买什么东西,倒是有一次临时起意在那里的电影院看了一次电影,看的是《小巷名流》。还有一次是买了一本陆文夫先生的《美食家》,了解到“头汤面”竟然是对人有诱惑力的物事,也头一次得知扬州人曾经“早上皮包水,晚上水包皮”的悠游惬意生活形态。

说到南京,少不得要提“金陵饭店”。我第一次住进“金陵饭店”是在 84 年春天,是这家饭店开业的头几个月。这座饭店楼高 110 多米,当年号称“神州第一高楼”。别说在江苏,即使在全国都是令人振奋的建筑物。记忆中那时饭店里美食的选项不多,好像是以“套餐”为主,但是供应的食物品质却是极佳,尤其是那切得薄薄的盐水鸭,鸭肉肌理细腻,色泽淡红诱人,色香味俱佳,一吃难忘!由于“涉外”的缘故,当地居民不能随便进入饭店内,因此常常能看到一些好奇的市民在饭店围栏外头向里面张望。也许是为了减低市民的好奇心,店方推出了一种专为内地同胞设定的周末游览项目 - 只要花五块钱人民币,可以进到饭店的顶层一览并享用一客冰淇淋。但是游览路线只限由大门口被领到电梯大堂,乘电梯直上顶楼,不得随处游逛。以当时的物价指数来说,这项游览项目价钱不低,但是肯花那钱的人还不少。最教我记忆深刻的是那时饭店的服务水平。饭店里大部分第一线的服务员年纪都很轻,看着就像在校的学生,但是他们的服务水平相当高。餐厅的员工和楼层服务员的服务都很到位之外,无论你走在楼层过道或者是饭店的任何区域,只要与迎面而来的服务员有眼神接触,他们无一例外地会点头问好,让你能感受到他们对工作的热情以及对客人的真诚。我在国内外住过为数不少的酒店,唯有“金陵饭店”的员工做得最好!所以我后来到南京必定要住“金陵饭店”。最后一次入住“金陵饭店”是 1989 年的初春,我与深圳的合作伙伴先到安徽和南京,然后往西北方向到西安。由于前两年江苏跑的少了,重临“金陵饭店”感觉有些变化。餐饮的档次提高了不少,客房服务也能维持原有的水平,饭店员工主动点头问好的却少了,叫我想起北京“建国饭店”头一年与第三年服务水平的变化。这还不算什么,最叫人不安的是,退房的时候,深圳朋友的身份证却被他们弄丢了。由于下一站我们在西安也还要住店,最后只好由饭店出面,请当地公安出了一份“证明”。虽然说几天后,饭店把那位朋友的身份证找到了,并且寄到了西安,毕竟是管理上的疏漏。

后来由于工作性质的变化,我在南京的对接单位在江宁区,所以就再也没住“金陵饭店”了。


浏览(535) (1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