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体育老师的博客  
但问耕耘,不问收获  
我的名片
体育老师
来自: USA
注册日期: 2018-06-28
访问总量: 1,168,47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美国经济即将迎来大踏步增长; 谁
· 一旦美军航母被击沉大海,会有什
· 哪家疫苗最好?居然有这么多知识
· 港珠澳大桥如今这般光景!;这世
· 中国人均GDP能否赶超美国?
· 防范被袭固然重要,但提心吊胆则
· 邓家姑爷贪857亿, 震惊中外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隨感-8】
 · 战狼阿拉斯加 ”胜” 美帝,墙内嗨
 · 读施化博文有感
【隨感-7】
 · 俺老妪有个问题请教各位
 · 自由世界海阔天高,望华人多宽容少
 · 今日在万维被钉在毛粉耻辱柱上的老
 · 牙医诊所超级忙,春江水暖,美经济
 · 行万维江湖,望断天涯路。
 · 再论万维有诗人,作品不逊李白杜甫
 · 那个什么的闲人,万维第一儍!
 · 打完两针辉瑞后的生活状态
 · 俺们笨烏先飞,今天去打了第二针辉
 · 好想知道雷锋们是何人,容我说声谢
【随感-6】
 · 练平甩功、八段锦、法轮功体会;新
 · 没有合法居留的Gizmo
 · 越是崇洋媚外,越被人看不起。
 · 中科院第一个美国博士后, UCLA学
 · 位卑未敢忘忧国,无辜躺枪的哥们,
 · “男人没一个是好东西!”过时了,
 · ABC MM 失婚吃大亏, 川普反全球化
 · 我们仍然向往诗和远方
 · 万维诗人
 · 让人无奈的北京有钱人
【人间烟火-1】
 · 在美海华退休不缺钱
 · 写作靠语感,烹调靠手感;警告川普
 · 也谈如何煮好冷冻水饺;咱家饺子宴
【隨感-5】
 · 谢谢白熊兄(白熊的博客)! 您尽力
 · 祝贺五届生学长末班车开博,感谢万
 · 尊敬的万维网编们,你们辛苦了!
 · 借万维平台针砭时弊,勿以善小而不
 · 请阿妞、一草博赐教,如何能做到拥
 · 我们仍然享有人身自由、思想自由、
 · 天下乌鸦一般黑,墙内墙外一个样!
 · 冲进国会的是安提法的人,破坏和平
 · 妈妈说: ”Find a job first!”;
 · 再贴【肺炎成功自救】;告别 2020
【隋隨感-4】
 · 大陆美军、共军、国軍,抗日老兵的
 · 逢年过节,不为人情世故累,足矣!
 · 为世间留下温情,我思、故我写。
 · 我病得不轻,看过医生了
 · 生活不易,冥想崛起
 · 为某些华人商家汗颜,赞美国商家大
 · 养生长寿、淡然生死,兼回老度和一
 · 悼阎先生,谈生死,忆张老
 · 风韵犹存到 Little Lady,只因工龄
 · 共产养老金,国之重器!
【隨感-3】
 · 台湾无人、无机叛逃。
 · 勿以胜负论英雄;万维何错之有?
 · 立冬了, 落叶还能归根吗?
 · 银浪滚滚,MM色衰。
 · 墙内川粉说,美国的假选票是外国印
 · 大选前一天,Costco 气氛怎样?
 · 好女不和恶男斗
 · 肺炎成功自救的经历
 · 川普会输的唯一可能是,“Money ta
 · 川总vs席总,为官难易
【隨感-2】
 · 抗疫失败非川普之过
 · 中美狭路相逢,鏖战犹酣,你死我活
 · 第一印象,贺锦丽不适合当副总统
 · 为川爷说句应景的话,“不要让我活
 · 惹不起,躲得起,波音无声的抗议
 · 中秋快乐!月圆人长久!
 · 小英总统,你大胆的往前走,不回头
 · Wow,微软真动手了?美帝来真的了
 · 美女胸和臀三四百年变迁
【往亊並不如烟-1】
 · 那年,父遭举报我辍学
 · 一个上海男知青的故事
 · 含汞毒面霜第一吹哨人,热脸贴天朝
 · “感恩”党培养,下得粪塘、上得厅
 · 皇城根下蹭饭难,不期然而然的人和
 · 一个不会装、不会作、不受待见的姐
 · 北京会议,冷暖自知,“N无”土鱉
 · 毛伟人驾崩,我的梦,女人第六感。
【隨感-1】
 · 好女不和男斗-1
 · 我的小区,我的邻居们
 · 这森林野火是​野的吗?
 · 美国啊,有明白的一天吗?
 · “C先生” 保唐娟,CCP立牌坊
 · l ǘ ===马?任正非的故乡、童年、
 · 闺蜜的姻缘,马加爵的悲剧,南京理
 · 万维江湖任沉浮
 · 回【为什么美国人越来越蠢】一文网
 · 微软断供后果有那么可怕吗?庚子年
【命运】
 · 北京会议,冷暖自知,“N无”土鱉
 · 面对入党机会,屁民维护了可怜的一
 · 在那片故土,我是奴才我不易
 · 最感恩高考的,肯定是77 级/届
【有感而发】
 · 好女不和男斗-2
 · 席大大是学霸
 · 被赶出旧金山中领馆的唐娟背叛了?
 · 那些可怜的唐娟们
 · 旧金山中领馆知道,把唐娟交出去是
 · 唐娟女士,你的原罪,是生为中国人
 · 98洪災,今又洪災,国际捐款,党妈
 · 许章润,被嫖娼,被谋财,被害命
 · 重要的话再说一遍,疫情只与习性有
 · 普京说:20 年后,中国将成为最穷
【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
 · 选川普,除非见黑马。
 · 最划算的一单投资
 · 好女不和男斗-3
 · 感恩美国 (体育老师)
【人间烟火】
 · 盐香
 · 提起黄豆,屁民特想哭。
 · 疫中退休宅家,慎防抑郁(重贴)
 · 疫中退休宅家,慎防抑郁
 · 有机vs非有机食品、保健品
 · 可食可药车前草
 · 蒲公英vs荠菜
 · 舌尖上的记忆(3)喜也过年、悲也
 · 舌尖上的记忆(2)那年,吃着年饺
 · 舌尖上的记忆(1)过大年,吃饺子
【往亊並不如烟】
 · 8964 镇压学运的结果是挡不住的移
 · 8964 我没有沉默,紀念64三十一週
 · 亲历,闻名全国的科技打假案---凈
 · 亲历,闻名全国的科技打假案---净
 · 亲历,闻名全国的科技打假案---净
 · 颜值高端的美女同胞们,美国慎入!
 · 厉害了,以不说中文而骄傲的同胞!
 · 代考俄语,八年寒窗终于派上用场
 · 法卡山战地三人特别小分队,实话实
 · 那年"袓国母亲"砸我饭碗
【ZT】
 · 美国经济即将迎来大踏步增长; 谁才
 · 一旦美军航母被击沉大海,会有什么
 · 哪家疫苗最好?居然有这么多知识点
 · 港珠澳大桥如今这般光景!;这世界
 · 中国人均GDP能否赶超美国?
 · 防范被袭固然重要,但提心吊胆则无
 · 邓家姑爷贪857亿, 震惊中外
 · 中美疫苗比较, 用结果说话 ;凤凰
 · 一个苦难轮回(ZT)
 · ZT: 地球民主时刻表––2025年铲除
【情感秘语】
 · 俺和下舖姐们的芳华
【衣食风彩】
【职场日记】
【海外人生】
 · 黑人是爷,俺是孙子
 · 无法使用MATLAB软件,我们的出路在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网络日志正文
皇城根下蹭饭难,不期然而然的人和事 2020-10-11 11:17:25

皇城根下蹭饭难,不期然而然的人和事

9/20/2020

(一)

  1993年。两年前曾和我朝夕相处,共同发表过几篇引用登顶文章的 MH,收到北京中科院某所一著名博导邀请函,赴北京学术交流。MH 收信后第一时间和我联系,试探有无可能相聚北京。

MH 在美囯时,曾无数次在我家蹭过饭,对本人的厨艺赞不绝口。我曾数次许愿,有朝一日相聚中国,会让她见识真正的中国美食。

恰好当时我也有回国计划,但目的地不是北京,为和 MH 相聚,安排和她同日抵北京,次日陪她一整天,再次日晨我离京去办我的差事。

MH 最感兴趣的是逛店购物和美食。我这个人全然无方向感,让我一个人进西单商场,保准找不到门出来。于是联系了比利时留学时的学姐做导游,从北京机场接机,全程陪护,同吃同住。当然是住姐们家中,自己人嘛。

学姐是北京中科院的,和我分别己三年多,对这从天而降的重逢机会欣喜不已。

顺便说两句题外话,学姐那天兴冲冲提前到机场,在接机人群中眼巴巴盼着。一波又一波人潮过去,望穿眼。直到我推着行李四处寻寻觅觅,返回接机处见到她,从后方猛一记拍在她的肩上。学姐把我上下打量个遍说,你怎么穿成这样?难怪你从面前经过我没认出。不怪学姐,在美国两年混成了老土(Americanized),和欧州着裙装蹬高跟鞋,相去甚远。

言归正传。次日一大早,学姐准备了香喷喷的北京早餐,两个比我脸大的油炸面饼撑圆了肚子。去酒店接 MH 和她的 Husband ,逛北京大亍。忙谈天、忙说地、忙购物。手忙、脚忙、眼忙、嘴巴说话更忙。就一天时间,寸金寸光阴。

90年代初,中国还未入世贸,经济是完全的内循环。勤劳的乡镇同胞们,狂奔在全民致富的路上。生产的衣服鞋袜纺织品,把北京地上地下各商场塞得满满当当,价格便宜到难予相信。尤其是真絲织品,绝对的物美价廉。

MH 显然是到了购物天堂,为一家三口及亲戚朋友,血拼皇城根下。内衣外衣窗帘床上用品皆买真絲。次年我又带另一群朋友血拼京城,也是到了真絲柜台难移步。洋人对真絲的青睐超乎国人想象。

当年进中国的洋人稀少,商店柜员无一人能听能说洋话。店员大姐大妈们惊叹MH购真絲的大手笔之余,注意到我这个导购。问我是哪国人,不相信我和他们同宗同源,硬说我是日本人。大姐大妈们说,中国人哪能说这么溜的英语? 真羞死了、乐坏了糗糗英语的屁民我。

大半天过去,连中饭都顾不得吃。我理解,MH来到购物天堂,她兴奋,全然顾不得陪她的人了。真正的导游,俺学姐是越来越不耐烦了,瘪着嘴问我,“他们这架势是要买下北京呀?“ 学姐陪洋人逛北京购物的经历多了去了,没见过 MH 这样买到不收手的。物价相比欧州实在太诱人了也。

晚饭时分,按约定地点,接待方来了一辆小面包车。MH和她的Husband上车后,车门关上,揚长而去。对为他们陪客人一整天的我们,没有一句寒暄,没有道一声谢,甚至没有正看一眼。屁民祘是伶教了皇城根下的“目中无人“。

本来已经又累又饿的学姐,眼看车来了,却接走洋人丢下我们去了。学姐儍眼了,脸气黑了。说,” 她们怎么能这样?不就一餐饭嘛,多我们二人不就是多添两双筷子而已嘛。“ 此后多次提起此事,说那些人不地道,不会做人。我每次都要她不要这么想,高大上们渺视的是我,不是她,千万不要往心里去。

和高大上们同是北京中科院的学姐,何尝受过这般怠慢?!学姐的老公留过苏,在中科院是有头有脸有身份之辈,牛过邀请MH的博导。学姐本人,洋博士(九十年代初的),不但自身贵,还夫荣妻贵!

我这种既生错地方,又没进名校的,和兵站粮站同档次的防疫站出来的,上不了皇城根下歺桌的土鳖,皮粗肉糙,被歧视是常态。只是眼下连累学姐了,心有戚戚焉。

我和MH彼此蹭饭局已经多少年了,从来都是宾主两相宜,从未遭遇过如此尴尬。之前的一次是在德国汉堡的会议上,日本一著名研究所的头,邀请MH到当地一家高档日本歺馆聚,特别嘱咐MH叫上我

MH在各种场合,包括在几次全体会议的讲台上,提到我都是,“My best friend!”业界的同行们,谁不知道我和MH的铁关系?皇城根下的东主,会不知道那天是谁为他们陪客人?

在波兰的一次会议上,MH作全体会议发言。一如既往,不忘本人对课题的貢献。本人一如既往的不到会,当众人想让我站起来亮相时,她说,“Sorry she is not here.”屁民最不喜欢开会。

MH上车后即见关车门,全然无视我们的存在,中国就是这样的规矩?实在是匪夷所思。好不容易相聚,不可或缺的共进晚餐就这么没了。客隨主便,当时她能怎样?

但她是那种特别敏感、特别再乎颜面的人,能不觉得亏欠我们?虽然之后我们都避免提此事,但我知道,此事于她一定是个心事,难了。

(二)

我和MH的关系有多铁?从这张照片说来。

1602473057605093.jpg

拍于1992 年元旦野炊(MH 俩口,红衣为我女儿,她女儿拍的照)。在这样的又冷又阴的天气去野炊,发神经了?

难忘1991年末,MH和 犹太人老板大吵了一架。原因是一山不容二虎MH 在行当里的资格和老板起码是相当,但此时在公司的身份是博士后。业界国人称老板 为Mercury King(汞皇帝); MH 为Mercury Queen(汞皇后)。我哩,半年前从临床化学改到环境化学,和他们二人相比,算菜鸟,埋头干活,和他们相安无事,岁月静好。但他们吵开后,明摆着我必须选边站。

换着美国人,绝大多数不会站在MH一边,和管发薪水的老板对着干。换着中国人,更不敢站在MH一边,和掌管我身份的老板对着干。况且老板对我有恩:曾助我掙脫比利时导师的束缚;到美后我和女儿的大事小事都一手包揽;己經请了律师为我办录卡,正在等待中。

但当他们俩吵开后,我二话不说,站在 MH 一边不含糊。因为 MH 並没做错什么,只是有点功高震主的趋势。此举实在让老板大失所望,没听过持 H-1B 的员工敢站在老板对立面。

不顾身家性命顶 MH,足见我和姐们的关系有多铁。

揭杆而起,和老板吵完架后,MH 和我都难平静,Just get out!他们家三人,加上我和女儿共五人,开着她的一辆800刀买来的破二手车,沿哥伦比亚河,天黑前来到另一城市野外,安营扎寨。如照片,因为和老板吵了大架,虽出来了,仍心事重重,没一个人笑得出来。没有阳光的元旦,冷飕飕。

之后不久,MH一家回欧洲。但我们从1991年开始的友谊,天长地久。

(三)

2005年(距那歺晚饭已12年)的一天,MH 突然在Email中告知,“已决定第9届会址选在中国GY,由中科院DH所承办。作此决定是因为你,你懂的(You know!)。有你帮他们,不会有问题。” 此时距第9届会期有三年多。

按隔届指定会议主办方的规则,第9届会议主办方由第7届会议主席隔届指定。MH是第7届会议主席,第9届国际会议的主办方,花落谁家由 MH 说了算。

大家都是行当里的老油子,Email言简意赅,日后万一有问责时,各方都有迴旋余地。世界上还有其他国家有意、有能力承办,MH 指定了中国。指定的是GY中科院DH所,不是1993年就邀请她访问的,皇城根下老资格的博导、及其团队。她不明说是因为我,我也装不了儍。

我明白,MH 忘不了皇城根下那顿晚歺,一直想找机会撫慰我和学姐的委屈,把会议主办权给了我一直帮着、护着的DH所的团队,皇城根下的失去了机会,这下总祘摆平了,她不亐欠我们了,心安了。

姐们站着说一句,“有你帮他们,不会有问题”,腰不会疼;屁民我一顿晚饭没蹭上,反成了会议成功与否的担保人。什么逻辑?哪跟哪啊!但对DH所的团队是大好机会啊,再难也值啊。

姐们哪知,会议成功与否的担子,加在我肩上,有多沉重?穷屁民洪荒之力能搞定吗?

当时我是中科院DH所的客座教授(只接受过第一次访问的双程机票,此后多是倒贴不领薪的那种),对他们知根知底:团队是由一个40岁左右,没有亲历过之前任何一届会议的博导,带着十来个研究生,跌跌撞撞摸着石头过河。再说小城市GY,2006年好象还没承办过大型国际会议。

1602473203409675.jpg

照片是中科院DH所, 2004年

皇城根下的精英们,在业界比DH所的资格老多了。首都北京,办国际会议已是轻车熟路。其他国家代表赴京,不用转机。而到山高皇帝远的小城市GY,要转机。那些年,大都市飞GY的班机屈指可数。优势在北京,无容置疑。

小城市GY的博导,聪明、且实干、为人谦逊、低调,40来岁当上了国议会议主席,之后芝麻开花节节高,仕途一路开掛。哥们50岁上下时,官至中科院DH所第一号人物,早已不是当年那,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光景。那之后的每届会议,都是技术顾问委员会的当然成员。在国际业界有名有姓,响噹噹。

在那年月,当过大型国际会议主席的资格,对之后仕途的升迁,影响不可小嘘。本该任会议主席的皇城根下的博导,是否会有些许遗憾?过去的都是浮云,今天屁民才提此事,希望不要往心里去:))。

人呀,不管在什么时候,在什么位置上,真不该看不起人。谁知道,何年哪月,恰好就和那谁狭路相逢呢?为什么不能对人厚道些?不就一餐晚饭,多添两双筷子的事嘛。

(四)

本和会议主办权无一毛钱关系的本人,自收到 MH 2005年的Email后,无奈当上无冕之王,三年多哪!酸甜苦辣,此生难忘。

作为会议成败担保人,为了扶助那帮年轻哥们开好笫九届会议,先是开出一张本人公司的支票,赞助2006年在Madison(WI)举行的笫八届会议,指明款项用于DH所四人到会的各项开支,请会议发邀请函。让哥们以下届东主身份亮个相,造个势,热个身,更是学习如何组织下届会议。

哥们在收到会议邀请函后,即订购了机票,同时到美驻成都领馆申请签证。不料,事情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当时中国人申请赴美签证还不是太容易。本来他们持会议邀请函,公亊公办,取得签证不是问题。但他们填表时犯了大忌,填了会议后参观我的实验室。我的实验室是私企,对掌签证大权的外交官,不论什么目的,要进私企门,都需要H1-B签证,不是出席会议的签证。

我事先是提醒过他们的,但他们显然不理解,还是没心没肺的犯了大忌,被拒签。

一旦被拒签,再改正就难了。我能做的只能是求助会议主席,一个美国地质局(USGS)实验室的主管。主席急我之所急,和成都美领馆通话,要求准签。苦口婆心一次又一次呼叫,未果。眼看登机日子一天天逼近,若还拿不到签证,之前的种种努力,哥们参加会议的种种计划,包括我公司对会议的赞助,统统泡湯,已购的机票不能退款。

最后只得孤注一掷了。请美国地质局的第一号人物,和驻北京美国大使直接通话。大使先生明事理,当即命令成都领馆放行。负责办签证的哥们,此时在成都住店已一个月,每天前往领馆转悠。在已经绝望,准备打道回府时,突然收到成都领馆电话,要他在当天闭馆前去取签证。

哥们当时有多激动,不言而喻。我得知后泪奔。在登机飞美的前一天才取到签证!总祘有惊无险。

取到签证的哥们,按计划到达Madison(WI),开了会。又兴緻勃勃来到我们充满浪漫色彩的西部名城。我和老伴高高兴兴到机场接他们。之前老伴已几次陪我访问过他们,此时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小遗憾是,行李未随机到,我只得为他们除准备床铺外,又准备换洗衣物,洗漱用具。两天后才取到行李。

哥们亲历过―次会议后,和之前的白丁不可同日而语。但真到了动手组织下一屈会议时,仍然不省心。

会议的大事,有技术顾问委员会把关,不用会务组哥们操心。但具体的各项运作,如稿件安排,口头发言/出墙报;时间安排,哪天/上午/下午,等都由会务组倒腾。方方面面都要考虑,其中奥秘多去了。

发言排在哪一天?就连同一天的发言,排在上午或下午、咖啡休会前或后,都要考量。在主要考虑报告的质量、份量的同时,又要适当考虑与会者的身份高低,安排不能离谱,尽量不要得罪人,力求和谐、皆大欢喜。

但凡事到了中国,大事小事皆为权限。DH所的年轻哥们姐们,一朝权在手,各自忙着照顾自己的关系户,难免不出状况。最离谱的,是把一个权威教授,美国环保局顾问委员会成员的很有分量的文章,归在墙报类不说,还排在了尾巴上。

此教授收到会议通知后,决定不再出席。少了这一类学术有份量、本人有身份、名望高的学科代头人,会议的权威性必将打折扣。

为了让他们改正此类低级错误,我在晚饭后隔洋喊话,要求他们非改不可。还有,MH 有不满意的地方,她不说,都让我说。用长途电话,有时吵到凌晨,口干舌燥。当时的长话费好象是每分3刀+,都由我这个无冕之王买单。

最终他们渐渐明白了学界的天高地厚,能改的都改了,各方神呈的位置和谐了。错得最离谱的,那个美国环保局的顾问,最终发言被妥善安排,还主持了一个分会场。

GY会务组的哥们曾问我,本人名字安放何处?我说,工作忙,不赴会,什么都不需要。屁民这辈子值得为自己点个赞的就是,不图虚名,只求多干些实事。此生做过多次无冕之王。

出乎意料,GY会议空前成功。有同行还说,第九届会议是最成功的一次会议。

DH所年轻团队的努力,哀兵必胜;中国美食太出彩,顺了大家的胃、赢了代表们的心;GY小地方的物价低,同样的会议预算,比皇城根下太有优势了,会议宴会上食品空前丰盛,还有美酒(茅台?);小地方人特有的谦卑、真诚、厚道,让所有的与会者宾至如归;还有,本人拳打脚踢,功不可没。

代表们吃得好不好,实在太重要了。记得在德国汉堡的一次会议,连会间咖啡都不夠,代表们不等发言结束,提前走出会议厅排队,晚一点就喝不上。看似小事,实则非也。本人至今回忆那次会议,冷。相比之下,代表们认为GY会议的“最成功“,不无道理,暖心。

皇城根下,势利加偏见,人分几等,连蹭一顿晚歺都难,加之洛阳纸贵,谁能宾至如归?

在此次会议成功的基础上,DH所年青的团队,几年后又成功组织了另一次国际会议。我这老姐又趁会议赞助当年读博时的比利时师兄,作了全体大会发言。当年两手空空到比利时的屁民,轻易就为他安排妥了这么个机会,而且他和大学一分钱不用花。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也。

师兄担任一个包括病理、药理、生化及微量元素的大实验室主任已有多年,全体大会发言是个资格,让他在职业生涯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他的出席和发言,又为会议添了块砖,值!

 

1602473297197932.jpg

 


师兄(中)的PhD论文答辯后的招待会,阿姆斯特丹,1987年,(左一是导师,大学医院院长)

结束语

没想到一顿晚饭没蹭上,会对相关的人的命运有如此大的影响。皇城根下的精英们,有何感想?再说一次,都是浮云,不要往心里去:))

 

 

浏览(2779) (13) 评论(16)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0-10-14 05:07:32

【 应该多注意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共党势力和法西斯势力在灭亡的时候,会有疯狂的挣扎,很多傻傻的无辜的人会为他们陪葬,】

再次审阅文章,已删掉有关税务纠葛的什么。谢了!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liucarl 留言时间:2020-10-14 05:03:02

【您这不是把自家实名实姓都爆出来了?】

见此留言,已发现问题刪掉了一张照片。

博主是否记得,你留贴时大约多少网友点击过?谢了。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0-14 04:58:03

本人也曾换位为皇城根下的博导想,也许在那晚餐上有要事和MH商谈,不便有外人参与。但可以和我们说一句,谢我们陪客人一天,因有公事要谈,不便有外人参与之类的话,不要目中全然无人。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0-14 04:49:21

代表中国签署一个国际公约,绝对是一件不一般的大事,比他的中科院第一号人物的事大得多。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0-14 04:45:56

地化所年轻的博导前几年代表中国签署了《汞公约》(the Minamata Convention on Mercury),是一部全面对汞进行规制的国际公约。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老度 留言时间:2020-10-13 02:29:38

【 很多傻傻的无辜的人会为他们陪葬,】

是啊,我还有兄弟姐妹在里边。

回复 | 0
作者:老度 回复 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0-12 21:49:03

【希望大家都把自己经历的事写出来,海漂的历史应由众人来书写。】

话是不错,但也要看到时机,在现在这种危机的时刻,应该多注意保护好自己和自己的家人,共党势力和法西斯势力在灭亡的时候,会有疯狂的挣扎,很多傻傻的无辜的人会为他们陪葬,要多长个心眼躲过这一劫。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留言时间:2020-10-12 05:09:53

在这选战硝烟弥漫,新冠病毒肆虐之际,贴出这么篇文章,似乎有些不识时务。

但这些陈年往事,在我这年纪不写,就来不及了。

回复 | 0
作者:体育老师 回复 谢盛友文集 留言时间:2020-10-12 05:05:26

希望大家都把自己经历的事写出来。

海漂的历史应由众人来书写。

回复 | 0
作者:谢盛友文集 留言时间:2020-10-12 04:47:18

感情感人的故事, 谢谢!

回复 | 0
共有16条评论  当前为第1/2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