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496,98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写下千万言的文豪为何对一篇小文
· 盘点中国近年文字狱事件,敲响警
· 官办文学枯萎了,自媒体可谓生逢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识】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
【史】
 · 写下千万言的文豪为何对一篇小文耿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 文革中社会边缘群体对今天的启示
 · 中共真正的创始人许多内情,你仍未
 ·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事】
 · 官办文学枯萎了,自媒体可谓生逢其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盘点中国近年文字狱事件,敲响警钟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宗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逗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有
 · 《时代》披露反川运动密史长篇报道
 ·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
 ·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
存档目录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2020-10-13 12:16:23

  “好死不如赖活着”是中国人非常重要的处世原则,但操作起来往往会有很大难度:大多数面临“好死还是赖活”重大抉择的年代,都洒满血泪,普通人的生存空间极其逼仄,往往是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历史复杂在是非曲直只有当事人感触最深


  老高按:二大爷给我们讲故事,讲了两个人的经历。
  第一位,姜华亭,我从来没听说过,他因父亲被中共斗死而一气之下投靠敌对阵营,这类遭遇我却并不陌生。例如,北伐军将士在前线打仗,可父母亲友在家乡却被中共控制的农会、工会揪斗甚至处死,例子很多,像当时中央军校长沙分校教务长熊震,原本极为亲共左倾,但得知岳父被家乡的赤卫队逮捕游乡后大怒,与中共不共戴天。
  多年来一直传说:1927年5月21日长沙“马日事变”捕杀共产党人,也是身在河南前线的北伐军35军军长何键,遭长沙的工会纠察队抄家,父亲还被戴高帽捆绑游街,一怒之下,指使其下属许克祥团长对中共党人大开杀戒。但最近我看到有关不同说法的史料:何键的父亲和家人受辱都属实,何也确实怒不可遏,不过“马日事变”却是许克祥的“自选动作”,与何键并无瓜葛,是许听闻5月25日中共要在长沙总暴动,便先发制人。此说录此备考。
  二大爷说的第二位,郭兴福,我倒是五十多年前就知道——读初中时毛泽东号召全国学习解放军,当局推出了许多军人模范,雷锋、王杰、欧阳海……我就是那时知道了军队有个带兵训练的“郭兴福教学法”。没过两年,文革爆发,便又听说这个郭兴福是“罗瑞卿的黑走狗”“假典型”“畏罪自杀自绝于人民”——当时不知道他自杀未遂,比死更惨。
  这些人都已作古。但是“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今天还有多少人自得其乐“不暇自哀”当秦人!


  两个底层军官的血泪人生

  二大爷,来源:二大爷Flag


  中国人的处世哲学里面,“好死不如赖活着”是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则。但这个原则操作起来往往会有很大的问题--因为大多数面临“好死”还是“赖活”这种重大抉择的年代,都是洒满血泪的年代,普通人的生存空间极其逼仄,往往是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这里我讲两个故事,两个山东籍普通军官的血泪人生。

  先说叛徒快意恩仇的故事。
  姜华亭是1956年入藏的解放军一个底层炮兵军官。单从个人的履历来看,说他又红又专没有丝毫疑问。念过书,17岁开始就在山东莱阳老家参加八路军下属的儿童团闹革命,抗战后加入解放军,一路屡立战功,1948年作为后备干部被送入军政大学学习,其后先后保送东北炮兵高级学校、沈阳东大营高级炮校学习,专攻炮兵。既有实战经验,又有专业素质,这么一个天生的专政工具,自己家里却首先遭遇了专政。
  姜华亭的父亲解放前是负责征粮的,国共内战双方打得不可开交,共产党撤退的时候命令他隐瞒粮食。但后来国民党攻占莱阳,老姜头觉得瞒不住,就把这批粮食交给了国民党。结果后来共产党杀回来,秋后算账,召开批斗大会,抽掉老姜头两根肋骨(“抽掉”令人费解,疑为“抽断”之误。——老高注),活活给打死了。
  姜华亭在前线流血卖命,老爸却在后方被专政。更要命的是,这事由于地方上的刻意隐瞒,姜华亭是四年后才从亲戚口中得知。个中悲愤,可想而知。姜华亭毕竟是在旧学堂念过书的人,传统人伦理念尚未泯灭,悲愤难平,但也只能隐忍不发。当时西藏形势日趋紧张,噶厦政府与解放军之间剑拔弩张,开战在即。姜华亭有心思变,主动报名入藏。
  1958年,反右之风刮到了部队。在之前的大鸣大放中憋不住,提了很多意见的姜华亭面临被批斗的困境。加上他和当地藏族姑娘的私通被人抓住把柄,结局已经可以看见。当年3月,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以演习之名擅自调动部队,自己则化妆单独出逃,投奔藏军。当时的藏军还未公开决裂,所以不敢收留他,把他辗转送到一支叫做“四水六岗卫教军”的叛军手里。
  “四水六岗”是藏区的泛指,这支叛军其实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康巴游击队。这支游击队虽然得到了美帝和噶厦政府的支持,但多数是地方武装牧民的临时纠合,不仅没有正规的建制,连最基本的军事训练都没有,很多队员连怎么瞄准都不会。虽然康巴人历来以强悍著称,但这种水平的乌合之众,要和解放军对抗,那无异于以卵击石。
  这个时候,姜华亭的军事才华才得以真正的爆发。他从最基本的拆解枪械、战术动作、练习发炮教起,在极短的时间内,让康巴游击队脱胎换骨,从一堆乌合之众迅速转变为学会了夜战、近战、以少打多、打了就跑等游击战术素养的半职业军队。叛军司令用人不疑,给予了他极大的信任,任命他为前敌总参谋。事实上的战术策划都出自于他。
  虽然在人数和武器上都出于明显劣势,但由于姜华亭深谙解放军常用围点打援、穿插迂回、分割包围等战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利用解放军轻敌的心理,数次重创清剿部队。
  特别是1958年9月,姜华亭经过精心策划,以少击多,带领500余人在山南尼木宗伏击了解放军两个团2000余人。他的奇袭战术打得解放军晕头转向,在不知道叛军有多少人的情况下被各个击破,包括团参谋在内战死270余人。这也是解放军在藏区作战中最严重的一次损失。西藏军区司令张国华事后说:“十八军……从未有在尼木宗拿三倍以上兵力,还打败仗的事情,关于这次损失,将何以向中央报告?”
  为了捉拿这名叛徒,解放军悬赏四万银元。这个价格几乎是天价。姜华亭的价值居然是在悬赏中才体现出来,不知道他是不是会有大仇得报的快感。
  康巴游击队失败后,多数骨干得以冲破重重包围,成功出逃印度,事实上也是来自于姜华亭的谋划。解放军的每一步部署,几乎都被他提前识破。姜华亭出逃后,在印度南部门索市生活了20多年,最终于1987年病逝。可算得上善终。

  再说模范忍辱偷生的故事。
  郭兴福是一名步兵连长。死后得到的荣誉非常高,被官方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他发明的“郭兴福教学法”,至今都是解放军军事教学的样板。
  这个模范也是山东人,前半生的人生轨迹和老乡姜华亭高度类似。14岁就参军打仗,1948年在济南投诚共军,参加过淮海、渡江、淞沪、漳厦战役,因为作战勇敢,火线入党,建国后被保送入军校学习。之后在南京军区担任连级干部。这个人非常敬业,自己刻苦钻研,摸索出了一套贴近实战的军事训练方法,所带领的部队军事素养明显高人一头。
  因为有在国民党服役的经历,郭兴福这种有所谓“历史污点”的人纵有天大本事,在讲究出身的共军中其实是希望不大的。但1963年的一场军事比武却出人意外的捧红了他。他率领的部队因为战术严谨,动作规范,一举在比武中脱颖而出,官方随即以“郭兴福教学法”命名了他的训练方式,并在全军中推广,他的人生貌似得以逆转。
  但幸福来得有多快,消失得就有多快,一手捧红他的大将罗瑞卿在之后的政治运动中失势,被斗得极其凄惨。失去了靠山的郭兴福不懂得政治斗争的残酷性,拒绝揭发自己的恩人,结果可想而知,被打入罗瑞卿的死党一伙,从神坛重重跌落,天天被游街。
  这个职业军人到了这一步已经没有什么退路。和姜华亭不同的是,他想到的不是反抗,而是死。而且是拉上全家一起死。
  1967年1月30日午夜,郭兴福和妻子商量之后,在家里勒毙了3个无辜可爱的孩子,其中最小的儿子刚刚一岁;然后割断了妻子李淑珍静脉血管;然后,自己试图通电自杀,但屡屡不成,随即又朝自己砍了十几刀……
  可是命运就是喜欢嘲弄悲剧。就这样,他的三个孩子死了,两夫妻却没死成,被人发现后抢救了过来。罪上加罪,被判处死缓,后改为20年徒刑。坐牢9年之后,已经是满身伤残的他才赶上平反,但这个时候,这个曾经的全军尖兵,连话都说不了了。
  1985年,年仅55岁的郭兴福遭遇车祸身亡。留下老伴幸存至今。

  说实话,这两个军人的故事让我有截然不同的两种感受。同样是历经坎坷,前者虽然处处是骂名,所谓的负能量,但读起来让人莫名轻快。而后者,每一处貌似伟光正的正能量。但只要你想想那3个被自己的父亲亲手杀死的孩子,想想那个血肉模糊的模范,你很可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常人读历史,往往会有一些既定的人设和立场。但实际上历史的复杂性往往就在于,是非曲直,往往只有当事人感触最深。历史评价和地位也会因人、因时而异,盖棺定论,为时尚早。但可以肯定的是,每一个人,在面对国家名义的不公的时候,争取个体的自由和独立,才是最大的正义。迟来的正义不是正义,只有遗憾和血泪。


  近期图文:

  普通党员不用为中共承担任何责任吗?  
  
美国与中国的右派、左派、极左和白左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吗?  
  
从美国政治百年大变局的视角看今年大选  
  
公共空间退化与优秀学者闭嘴的恶性循环  
  
在热狂的日子里须要保持理性和镇静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降  
  
若国不知有民,则民不知有国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有感  
  
回忆33年前举行“中国的一日”全国性征文活动  


浏览(2256) (23)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