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s://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828,96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ZT:丘吉尔轶事
· ZT:说说李敦白
· 女知青和农民丈夫
· 美墨边境墙
· ZT:背你看世界
· 生死之痕
· ZT:郭文贵、特朗普和对事实的战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
分类目录
【小说】
 · 聊斋新编
 · 爱的传递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随感杂谈】
 · 美墨边境墙
 · 反光
 · 请根据常识判断……
 · 川普被“翻篇”之前
 · 川普的竞选策略
 · 麦凯恩的风度
 · 洋“芝麻酱”
 · 新冠肺炎疫情简述
 · 侃“正人君子”
 · 乔治.弗洛伊德是人
【摘编文章】
 · 女知青和农民丈夫
 · 生死之痕
 · 撒谎成性的川普
 · 你怎么想?
 · 川普心理分析
 · “华川粉”白描
 · 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外一
 · 德国被扣押的选举服务器事实核查
 · 一位反川者的感慨
 · 川普的支持者为何狂热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丘吉尔轶事
 · ZT:说说李敦白
 · ZT:背你看世界
 · ZT:郭文贵、特朗普和对事实的战争
 · ZT:川普阵营的表演
 · ZT: 对“川粉”行骗真容易
 · ZT:谁在支持川普
 · ZT:川普的阴影
 · ZT:川普1月6日“拯救美国”演讲文
 · ZT: 我的黑人爸爸
【随手一拍】
 · 反光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外一篇) 2020-11-22 01:42:32

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什么?

铁木

 

  美国华人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又是忍受而沉默不语者,有时还是施暴者或者帮凶。

  华人是种族主义的受害者,却对种族主义缺少认知甚至主动参与。

  华人在鄙视链中一边害怕继续下落,一边害怕别人上升。

  华人在传统文化思想熏陶中来到一个民主国家后不知所措。

  华人把眼光放在了上名校及收割一点点小农意识层次的经济利益,忘了政治理想和充分达到自己的潜能。

 

1、美国华人的现状与错觉

 

  休斯顿市民族复杂,每四位居民就有一个出生于海外;但居住状态并不复杂:基本上白人亚洲人混居;黑人西班牙裔混居。收入状况,也是亚裔和白人明显超过另外两个族裔。

  华人是模范少数民族。职业稳定,收入可观,家庭和美,孩子杰出,很多甚至做起来房东,收取白人黑人的租金,一切如此美好,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吗?至于种族不公,似乎已经是遥远的传说。

  是的,今天的美国,种族歧视也许没那么严重了,但它从未消除;它只是换了个样子;歧视或者进入了潜意识,隐藏了起来;又或者,也许没有种族歧视的系统政策了,但是种族不公并没有消失。

 

2、弗洛伊德事件和美国华人世界几乎一边倒的反应

 

  最近的事件毫无疑问有两面性:一面是对系统性歧视的正当反抗;一面是对暴力打砸抢的谴责。

  美国华人90%都把重点放在了对打砸抢的谴责上,而不少白人反而把重点放在了对系统性歧视的反思上。说“反而”,是因为美国华人其实和黑人一样,也是隐形歧视的受害者,虽然说经济上华人平均收入似乎已超过白人家庭。

  难道那些白人,比如CNN名嘴Chriscuomo,就对打砸抢视而不见吗?难道他就对现实中黑人的确更高的犯罪率视而不见吗?那他看到了什么我们没有看到?

 

  1)对黑人系统性歧视——虽然这样的歧视,显性的已经越来越少,但隐性的一直很难去除。

  有些华人说,黑人才不会被歧视,人家高高在上呢——上大学占便宜,房租不交也赶不走,什么都抢我们华裔的。

  对于缺少这些特权的人,要真正理解他们的处境,必须换位思考到他们的处境,才有可能感知到一点点。

  有一个系统研究,讲述不同种族孩子在青春期教育的不同。白人家长常常会对青春期孩子说:“去大胆探索世界吧!不要怕失败,只要一直努力就会成功”。而黑人家长因为历史原因,常常会对青春期孩子(尤其是刚拿到驾照时)说:“不要惹事,万一被警察查车子,一定要以礼貌的方法说话,面带笑容,不要愤怒,到处小心一点,不要不小心被误杀”。我的同事也有个黑人女生,土生土长的。她说从小父母对她兄弟的教育就是小心警察,不要不小心被杀了。这些系统性的歧视,没有身处其中的人,是永远感受不到的。

  是的,很多黑人的犯罪是种族之内。但他们的犯罪率,和他们经济的贫困,真的没有更深层的原因吗?

 

  2)看不到黑人每日缺乏安全感和身处隐形歧视之中的人,也很有可能看不到,这么多年来,尤其是自马丁路德金以来,黑人以鲜血换来的权利,我们华人免费的获益。

  几年前华人世界沸沸扬扬的梁警官事件,让华人突然惊醒:系统不公之下,华裔在那场事件中也许不明不白就要做了替罪羊。

  华人在美国作为一个民族的历程,一直充满了艰辛。从最初华工修铁路,到后来排华法案;华人的亚裔同伴日本人,也在二战期间被关在了一起失去了自由。

  现在很多人可能觉得对华人和亚裔这样的模范少数民族的歧视也许没有了。总体来说也许是的。但潜在的威胁一直都在。

  华人的平权和免受歧视,如果我们不一直努力的去保持它,随时就可以消失。现今美国社会有没有反华裔的?很多人可能说没有。但我认为,反华和反华人之间,隔的只是一层薄薄的面纱。

  现在很多政客,非常反华,德州的两位共和党参议员就首当其冲。很多人说,他们反的是中共,不是华人。可是普通的美国人,有几个分得清之间的区别?我朋友里有伊朗人,虽然已经美国国籍,但说实话工作生活中还是会诸多限制,因为人家反伊朗了,能不影响伊朗人吗?

  现在的华人有时候因为经济优势的原因误把自己的政治地位等同白人。可是他们没有意识到,没有平权,哪来的华人权利?而平权很多都是黑人英勇战斗用鲜血换来的。所以同为少数民族的犹太人就很明智。在马丁路德金时代,明明自己的店铺被黑人砸,也要舍小义换大义,全力支持黑人民权运动。因为他们知道,犹太权是争不到的;唯有争取少数族裔平权,才有犹太权。可现在的华裔,大部分关注的是黑人上大学抢名额,黑人租自己的房子拖欠房租,谁会想到自己的生存权相当大的一部分都是黑人争取来的呢?

  没有平权,就没有华人权利。只争取华人权利,不可能得到大规模的支持。平权是华权的必由之路。

 

  3)美国华人对弗洛伊德事件几乎一边倒的反应。

  明尼苏达黑人佛洛依德在白人警察暴力下惨死,很多人包括白人又一次在大规模全社会性的讨论系统不公时,很多华人或者选择了沉默,或者集中精力讨伐随后发生的黑人的打砸抢,更有人开始以传播谣言和阴谋论为乐。

  我并不是不能理解华人对打砸抢的愤恨。有些华人甚至自己亲身有过受害的经验,比如公交车上被抢,被不交房租,等等,所以自然愤恨。就算自己没有受害过,严正谴责打砸抢也是有道理的。但那真的就是全部吗?Chriscuomo和很多类似的白人,以及我观察周围差不多10%的华人朋友,他们看到的什么大多数华人没有看到?

  一位朋友这样说:“当两方实力不平衡的时候权力低微的一方常常被迫以更大的代价追求另一方唾手可得的东西,比如公平的待遇,不被警察随意拦路盘问的权利,等等。这里不是给暴力洗地,而是说这里的悲剧”。

  另一个朋友说:“黑人为啥打砸抢,因为在法庭上黑人玩不过白人,欧美判例法,哈佛法学院里边的老师同学校友就是美国法律,黑人搞法律辩论一万年也出不了头。所以黑人对着记者说我们也知道打砸抢不对,我们也不想打砸抢,但是不这样人家不会听我们的。说句真实不好听的,黑人要不是历次打砸抢,今天在街头被白人警察无辜弄死的黑人要多上十倍百倍。我其实很佩服黑人,在新冠疫情肆虐的时候,这么多人站出来给冤死的同胞讨说法。如果这次被裸绞的是个华人,会有多少华人站出来呢,估计一个疫情就把大家吓回去了。”

  在系统性的歧视下,又没有语言权,因此在这种时候诉诸武力,甚至有的人借这样的机会让自己的邪恶面爆发,虽然需要谴责,但不也有隐含深处系统的原因吗?

  曼德拉说:“当一个人追求梦想生活的权利被法律阻止时,他除了生活在法律之外就别无选择”。曼德拉说的追求生活和梦想的权利,拥有这样权利的人是看不见它的,就像我们对空气忽视不见一样;但是当一个黑人小孩从青少年开始要追求梦想的时候就总是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这就是他的空气被拿走了。

  华人世界一个巨大的危险,又很少有人知道的就是:其实在言语权上,也许黑人已经悄悄的走在华人前面了!他们学习法律,做法官,做市长,而华人法官有几个?如此以往,一直热衷财经科技和财富却对政治避而远之的华人,也许突然有一天会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话语权。

 

  4)谁愿意帮无声者发声?为他人发声,不就是领导力吗?而这次印度人又一次走在了我们的前面!鄙视链中的华裔,我们会下滑到哪里?

  那华人和印度人在这件事上的对比呢?一位朋友写道:

  “最近看看Facebook上这两个民族的朋友发帖,一个是很多有自己深度思考的独立发言,充满同理心和激情,积极声援。一个是看到转发很多阴谋轮和博眼球的各种图片,当然也有有同理心的朋友但是自己的深度发言少,另一个名族多多了。走上社会,走入公司和政坛,不难想象两者的差距。”

  什么叫领导力?微软印度裔总裁这样说,就是三点:Model,coach,care(以身作则;帮助和指导别人;人文关怀)。最近雪佛龙的黑人高层在社交媒体也写道:这件事,黑人需要的不是同情,是共情。

  共情,人文关怀,为他人请命,这不正是领导力的核心吗?领导力不是“管事”,而是“管人”;如果一直沉默,不愿意“管”他人的事,那怎么可能做领导人呢?

  谁来帮助黑人发声呢?很多人都在做。很多地方政府和媒体在鼓励他们的发声。前几天休斯顿市长连续发推特,感谢市民用和平的方式,履行宪法赋予的游行示威的神圣权利。甚至有些受害者也在忍辱负重。明尼阿波利斯的一家印度餐馆被愤怒的示威民众烧毁了,当餐馆主人(孟加拉族裔)从女儿那听说这个消息时,说:“让它烧吧,人们需要寻求正义。餐馆烧了可以重新盖,但是我们再也无法把那个受害者还给他的家人了!”

  对比之下,我看到一些华人的冷嘲热讽、我想说三点观察请他们思考一下1、这次一些地方警察与抗议者一起游行;白人黑人甚至华人一起游行;2、这次媒体虽然都谴责暴力,但同时也是大面积支持和平示威;3、很多政客,包括市长们,包括两党各种领袖,也都在说“和平示威游行是所有国民的权利”。

 

  5)支持民权示威,和反对暴力,是可以相互容纳包容的事情。两者之间怎样的平衡,是最能显示人作为人特殊性的地方。

  动物一旦饿了,就本能的要去寻找食物;人可以在明明非常饥饿的情况下故意不去饮食。因为人有高度的智慧,可以认识到天下之事,很多不是只有黑白,而是有很多“灰”。

  支持民权示威,和反对暴力,就是这样一对可以相互容纳包容的事情。如果一个人过度强调某一方面,甚至完全因为一方面而完全否认另一方面,那就“黑白分明”而没有取平衡了。

  非白即黑的立场,这次我见到很多;也许太多了。而一味谴责暴力打砸抢,完全忽视别的方面的观点,尤其是占很大的多数。

  美国华人,很多时候给人的印象是尊法守纪,不愿多事。对周围的不公冷眼旁观就是其中之一。不但如此,反而有些人进入了一个心理怪圈:仇视黑人,嫉妒印度人,对白人则偶尔会有仰视。大家都是人,统计上经济有差别犯罪率也有差别,但我们应该还是尽量把每个种族都人都当人来对待,过滤掉种族的偏见,都不鄙视,也不仰视,而都是尊重。而最重要的,就是对系统性的不公平,再也不可以沉默了,尤其是因为我们是少数族裔,这样的事随时也可以某一天发生在你我头上。

 

3、600万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平权,而唯一充分必要条件是发声

 

  作为少数族裔,争取华权是没用的,唯一有用的是要争取平权。这一点犹太裔看出来了,我们华裔也要深刻领会。犹太人有沧桑的历史。他们在本国和美国的人口大约都是六七百万。美国华裔大约550-600万。如果有平权,那每个少数族裔的权利就都可以得到保障。

  那么,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什么?最根本的利益就是平权!不是要生活的像白人。我们和美国各种族一起,平等的做这个国家的主人。

  怎么样才能做到平权?就是发声。

  发声有三个途径:

  (1)投票。不是要投共和党或民主党,也不是支持特朗普还是奥巴马。关键就是两个字:投票。

  (2)华人内部有思考有内容的发声。不是吵架,而是辩论。要有理性。要与二代的孩子平等相待,听他们的想法,而不是灌输我们的偏见。

  (3)为他人发声。可以写,可以谈论,可以捐赠有意义的运动。一位朋友说“华人只有全力支持弱者,多捐款,多给黑人和很多贫困的少数族裔扶持,才能让社会稳定,自己的状况也会好的多。我觉得有一部分华人完全没有意识到华人整体在美国政治版图上有多么弱势。大部分华人是汉族人,在中国的时候是多数族裔,到了美国人数上已经是妥妥的少数派可是心态上觉得自己还是多数的,这个落差在真正出事的时候会要命”。

  再一位朋友说:“deepstate面前,凡人宛如蝼蚁,死不足惜。作为人口少数的华人,自认为自己是白人是没出路的。没有黑人的斗争,我们从ChineseAmerican到Chinesevirus只有一篇推特那么远。”

  现在中美冲突的大背景下,自由民主的思想,平权的追求,对美国华人尤其生死攸关。华人的根本利益不是成为白人。华人不是白人。华人的根本利益是平权,是和白人黑人西裔印度裔美国人等等等等各族裔一起都平等的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


华人的真正利益

原名:决战前夜:美国华人的一级矛盾和二级矛盾

铁木11/3/2020

 

  不少美国华人,谈起政治后第一时间必谈AA,藤校,上厕所这几件事。我认为这是二级矛盾。

  一级矛盾是什么呢?要回答这个问题,就要有一点透过眼前的树叶看到整片森林的能力。 所以,今天先讲一个理论的储备。

 

1、刘瑜的文章:政治的上限与下限

 

  知名学者刘瑜最近一篇比较政治学的文章,通过对历史深邃的洞察,提出如下主要结论:“政治是‘可能性’的学问:政治‘可能’让一个国家成为地狱,但是,它却‘不可能’让它变成天堂。换句话说,政治所能抵达的上限不会那么高,但是,它所能抵达的下限却可以非常的低。”

  为什么呢?为什么政治可能让社会变得非常糟糕,却未必会让生活变得非常美好呢?作者回答道:“这是因为,在我看来,政治可能扼杀所有的社会关系和个人努力,但是它却不可能替代所有的社会关系和个人努力。”

  什么意思呢?作者进一步指出:“当政治非常糟糕的时候,比如一个极权政府掌控一切,它可以摧毁人们的生产积极性,自发的社会组织,家庭乃至人性,使生活变成一场噩梦。”

  作者同时指出,政治之所以很难达到高的上限,是因为各种经济,历史,文化,地理等方面的“约束”。比如,在沙特,对石油的极度依赖,就是一个现实的“约束”;阿富汗多山的地形,也是一个现实的“约束”。

  然而,要到达下限却很容易,只需要一位有个人魅力并且能动员起民众的领袖就可以了—比如希特勒。

  刘瑜:政治复杂到令人绝望,却也让思考充满乐趣。

 

2、美国华人的险境

 

  美国政治,正在走向民主制度“下限”的边缘。而这个“下限”,对于有色人种和女性来说,尤其充满危险—排斥和歧视移民,阻止女性堕胎权利,等等。 而在一切群体之中,危险系数最登峰造极的,就是华裔。事实上,如果美国政治到达“下限”,最有可能受伤害的就是少数族裔,尤其亚裔,尤其尤其华裔。

  对比一下作者的文章,我们可以反思美国200多年的历史,和美国华人的历史与命运,很容易就作出如下两点明显的观察。

  第一:美国政治制度发展历史中,出现过很多次“下限”:比如黑奴制度,麦卡锡主义,等等。而与种族有关的下限,最有名的两次都与亚裔有关,那就是排华法案,和二战期间日裔的集中营。

  第二:就美国华人的政治而言,很难达到上限却很容易达到下限,主要是因为有如下的“约束”:

  1)人口约束。美国华人只有不到600万,不到人口2%。在一人一票的民主制度中,人口就是最大的约束。

  2)文化约束。亚裔作为“永远的模范民族和永远的外国人”,一直被不少有偏见的美国人甚至媒体认为不是“真正的美国人”。

  3)中美冲突大背景的约束。在未来可以预见的将来,中美都将是世界最强的两个大国,而且是竞争关系。就像911之后穆斯林遭受有色眼镜看待一样,将来若干年华裔也会有类似境遇。

 

3、阻止美国政治到达“下限”,才是美国华人的一级利益

 

  在如上三点“约束”的障碍下,美国华人如果想达到“上限”,短期之内显然阻力重重;然而要达到“下限”,其实需要的也许并不是很多——两三个川普也许就够了。

  事实上,过去几年,尤其是新冠以来,美国华裔已经困难重重。功夫流感和中国病毒的称号,被上亿川粉在无数次潜移默化中已经接受,从此对华裔产生或者流露在外的仇视,或者深藏心底的提防。川普内阁,连续出动FBI,外交部和司法部的最高领导,不仅喊话中美对抗,而且FBI甚至公开声称对千千万万华裔学者进行“麦卡锡”式的调查。 

  所以从川普本人,到川普内阁,到上亿川粉,已经从舆论上到行动上,都形成了对中国的围攻,并且间接导致对美国华裔事实上的提防抵触甚至赤裸裸的歧视。

  公平而言,这并不是因为川普处心积虑只是要针对华裔。这只是他思想的延伸:从上任伊始的反墨西哥反穆斯林,到后来直言非洲是“屎坑国”,再到后来打压女权,川普毫不掩饰他对任何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偏见仇恨和打压;这种习惯,到新冠影响连任从而恼羞成怒之后,终于导致迁怒中国,WHO,甚至美国华人。

  川普对少数族裔和弱势群体的仇视,甚至对民主制度直接的践踏,已经引起大规模的反抗: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一点,就是美国当前的一级矛盾;而政策的左右,就只是次要的二级矛盾。

  正如“今日美国报”社论所写:

  “我们的历史上,从来没有支持过某一位候选人。每个人可以有对政策左右的选择,我们对此不会参与。今年我们第一次表达对候选人的选择,不是因为政策,而是因为民主和自由的未来”。

  如果那么多群体,包括最主流的群体,都已经看清了美国政治的一级矛盾,为什么很多华人反而看不到呢?

  很显然,如果考虑华人的三大“约束”,尤其是“人口约束”,如果以一己之力来对抗一个种族歧视的极右政治力量,就是螳臂当车。那华人要依靠什么力量呢?

  很显然:唯一的出路,就是要认识到自己永远都会是少数族裔;然后清醒的把自己定位在少数族裔上,并联合一切认可多元文化和弱势群体利益的人——不论这个人是来自少数族裔还是多数族裔——来保护他们的权益。

  这才是美国华人当前的一级矛盾。

  因为这有关生存。

  而任何其它的矛盾,都是二级矛盾:AA,藤校,税收,……所有都是二级矛盾。

 

4、深处危险悬崖的边缘,美国华人如何自救?

 

  要阻止美国政治到达对华人极为危险的“下限”,显然仅凭华裔自己600万的人口是达不到的。因此,必须联合一切珍视多元文化和尊重普世价值观的人,来一起对抗,组织自救。

  很显然,自救的第一步,就是先把懂王这个美国的威胁,但尤其是美国华人最大的威胁,拉下马。

  这是重要的一步,但我必须遗憾的说,这仅仅是第一步,而且是比较小的第一步。因为,一个川普下马了,还有第二个第三个川普冒出来。因为,就算川普下马了,那几千万的川粉还在。

  那最重要的下一步,就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把造成川普这样结果的政治空气和土壤改造过来。

  我对这一点还是充满谨慎的希望。

  我觉得美国虽然暂时走到了歧途,但这个国家毕竟有自由的民众,有自由的灵魂。

  比如黑人,从建国之初,就一直是少数族裔甚至是奴隶,但他们百折不挠,用自己的鲜血,换来了这个国家宪法里倡导的“更完美”的民主体系。

  而现在,又不断的有人口越来越多的其他少数族裔加入他们的人群。

  而且这其中,还包括了无数华川粉们抓耳挠腮不知如何是好的孩子们。

  所以,虽然已经接近“政治的下限”,但我还是充满信心,无数勇敢的人会站出来,用选票把这个国家从悬崖边拽回来。

 

……………………………………………………

  此文作者写于投票前夜;我认为现在仍值得一读。




浏览(1578) (19)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