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481,13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识】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
【史】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 文革中社会边缘群体对今天的启示
 · 中共真正的创始人许多内情,你仍未
 ·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功臣们一个个走
【事】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 对微信该不该禁,哪一方的理由更充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宗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逗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有
 · 《时代》披露反川运动密史长篇报道
 ·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
 ·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
 · 分裂社会的分裂教育观,谁对谁错?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如何 2020-11-22 13:49:42

  孙大午家人跟企业高管,有可能被重判。网上已传闻:官方想把大午案往“涉黑”方向“靠”,要做成“有组织涉黑”的铁案。前车之鉴不少,曾成杰案、吴英案都提醒人们:在政法委取代公检法的奇葩体制下,没有什么奇闻异事不可能发生


  老高按:美国大选胶着,地球照常运转。在美国川普团队“起诉-失败-再起诉-再失败-再起诉……”顽强拼搏之际,世界上其它地方发生了许多事件,其中不大不小的一件,是中国著名企业家、大午农牧集团的创办人和现任监事长孙大午突然被抓,一同被抓的还有其夫人、儿子亲戚和企业高管共28人。接着工作组进驻,接管这个集团的学校、医院和分公司。据报道,这次行动是凌晨1点三百多特警出动的大阵仗,在当地必然引起极大的轰动。
  孙大午是从2003年开始引起我的关注,当时他因“非法集资案”被抓,引起海内外学者尤其是法律界人士的强烈反弹。那年晚些时候,我偶然见到深度介入此案的许志永博士,虽然是个“遭遇战”,我没有提前准备做家庭作业的机会,但与许志永长谈,也算是一次深度采访,听他详细介绍了孙志军、孙大午等几个事件的前因后果。根据他那次介绍,也根据17年来我对孙大午集团及旗下学校、医院的追踪,我感觉孙大午是中国难得一见的有主见、有操守、有情怀、有个性的企业家。正如网上写手的感慨:孙大午出事一点不奇怪,奇怪的是居然这么多年没出事,走到了今天。
  这次孙大午被抓事件,有太多蹊跷,有知情律师称“他破坏了太多潜规则”。我认识的 学者程铁军,是孙大午的老相识,写了一篇《孙大午事件的未来结局》,转载于此,向大家推荐。程铁军在明镜出版社出版过一本回忆录《内蒙文革风雷》,我参与过编辑,后来在几次关于历史的研讨会上见过他,例如去年9月关于土改和镇反的国际研讨会。我知道他曾患过重病,身体受到很大摧残,此次写出这么长的文章,有理有据地分析,一定是他感到必须站出来,非说话不可。


  孙大午事件的未来结局

  程铁军,纵览中国


  2020年11月11日凌晨1点,河北省高碑店市公安局,出动三百多特警,包围河北保定市徐水区的大午农牧集团,破门而入,查抄私宅和办公室。抓走包括大午家人和高管在内的20多名员工。接着派工作组进驻,接管学校、医院和分公司,动静很大,举世震惊。
  作为孙大午十几年的朋友,我正打算从美国返回河北老家,落叶归根,去他的康养小区长住,自然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心动魄,不解其中奥妙。于是写出如下感想,供网友参考,欢迎质疑拍砖。

  我所知道的孙大午

  我跟孙大午的交往,是从他2003年的“非法集资案”开始的。徐水县政府在宾馆设“鸿门宴”,请君入瓮,将孙氏三兄弟一并擒拿。原本要严打重判,后经海内外舆论压力与法律专家高调介入,相对开明的胡温高层,批示“对有影响的农民企业家,要慎重处理”(大意如此),最终让徐水法庭不得不“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株连人士全放,只把孙大午本人“判三缓四”(判刑三年,缓刑四年。——老高注),罚款了事。
  当时,我正在澳门大学讲授“当代中国研究”课程,包括热门的“三农”问题,大午集资案遂成为我们讨论的案例之一。经过亲身造访,实地考察,最后邀请缓刑期满后的大午夫妇,来澳门参加研讨会,亲身给我校师生讲述大午农牧集团公司的发展历程,在澳门反响很大。
  总体说来,我敬佩大午集团的“内循环”发展模式。他跟家人曾经出国考察,也计划在海外投资买地,办跨国企业。后经反复考虑,全家一致决定:一不考虑移民海外;二不往外转移资金,宁可把钱投放在完善大午新城的服务设施上,哪怕回报低,风险大,甚至完全亏损也要干。他说:“钱少是自己的,钱多就成社会的了。我们的口号是‘不以盈利为目的,而把发展当目标’。我把其它行业赚的钱,花在教育、医疗、和养老事业上,心里踏实。”作为退伍兵和党员,他的理念真正体现了“不忘初心”。相对而言,那些口头“不忘初心”,而行动“专谋私利”的两面人,应该惭愧到无地自容。
  当然,我并非认同大午的所有言论和行动。在点评他的文章时,我经常毫不客气提出质疑。比方说,我们在企业传承方式上就有分歧。大午认为,家族独资和“私企立宪”模式,远优越于“股份制”和“职业经理人”模式。我则认为,家族企业的优点,受地域文化制约和发展规模局限,从世界各国经验看,发展到跨国公司之后,绝大多数要采用股份制,并非偶然。我试图用马克思《资本论》所说的股份制和股票市场,是对私有制的“某种扬弃”,来说服他,但并不成功。
  再比如,对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我们也有分歧。我认为,尽管企业家应该关心社会和政治议题,但密切关心是一回事,投入程度是另一回事。如果对本企业维权之外的事情涉入太深,有可能导致不良后果,影响到企业前途与职工福祉。一旦企业遭遇灭顶之灾,且不说“桃源梦”会烟消云散,就说万名学生和近万职工,他们的出路怎么办?
  记得在澳大讲学那天,恰好大午的长孙出生,我在 “新世纪酒店”(如今改名希腊神话)设便宴祝贺。给他敬酒时,我顺便送上一句半开玩笑的警示:“我说大午,今天你可当爷爷了。今后呀,尽量少说刺激性的话。只有装好孙子,才能保护好孙子!”夫妻俩连连点头。
  然而,大午毕竟是大午,有燕赵之士的豪气和军旅生涯的历练,他认准的事情,非干到底不行,常把个人安危置诸脑后。这次全家被抓,留下孙子一人在家,被警察“照顾”,保姆去给孩子做饭,也被警方制止。此情此景令人唏嘘:看来,我十几年前的那句玩笑,不幸成真。

  这次抓捕的蹊跷之处

  这次抓捕跟上次相比,有诸多特色。比如,规模不同(出动警力和抓捕人数);力度不同(异地执法,接管企业);除了高碑店警方留下一纸语焉不详的《公告》,至今没见任何正规的、有说服力的公文。就连邮寄给家属的“拘留通知”,也不写人在何处,没有电话号码,只写“某某派出所”,地址邮编都省略,让家属跟律师无法联络探视。大家两眼一抹黑,只能靠网络传言,大致猜测背后浑水。种种怪异,预示着案件的结局,也很可能跟以往不同。
  截至目前看,海内外舆论几乎一边倒,都是描述事件过程,回放大午集团的发展史,褒扬孙大午的理想情怀,特别突出医院、中学和康养小区等惠民措施,嘲讽普遍遭人病诟的医疗、教育和养老产业化。我千方百计想找对大午的负面报道或批判声讨,哪怕来自五毛党也行。最后,总算发现两篇难得奇文,一篇叫“孙大午就是该抓”,另一篇是“孙大午的七大罪”,让我“如获至宝”。不料打开一看,原来是反讽笔法,拐弯抹角给大午评功摆好,以此表达对抓捕行动的抗议和嘲笑。
  我从众多网文中,拣出有代表性的两篇,略作介绍。它们都来自官方(半官方?)的法制网刊(以我的愚钝,估计非官方的法制网刊,目前在中国并不存在)。一篇署名“慕公君”,发表在双十一的《慕公法制论坛》上,题目叫“孙大午动得,孙大午的公司动不得”,主要从产权保护角度,质疑官方“接管”的正当性与合法性。另一篇文章署名“金仲兵”,发表在11月16日的《企业与法律网》上,题目是“大午事件是否可以从轻警示,多方共赢?”向高层建言的意味浓厚。
  文章指出十三个尖锐问题,包括1,政务信息公开原则;2,执法主体是单独还是联合?3,有无预设性执法?4,是地方执法,还是上下协调?(传闻是中央政法委联合省市办案,但无法求证)5,是否过度用警?6,是否过度查封?7,是公司法人犯罪,还是个人犯罪?8,异地执法的目的何在?等等。最后建议:本案的处理,应从大局着眼,协调各方利益,实现共赢。文章列举的理由比较充分,结论也合情合理,有可操作性。如果官方能部分听从,或者全部采纳,那么,让官方难堪的局面,或许有望缓解。
  另据网文揣测(无法求证,还是猜测),这次大午事件跟马云的“蚂蚁金服”上市叫停,几乎同时发生,显示有上层权斗阴影。最耸人听闻的说法,来自周周侃在“油管”上的评论节目,他邀请一位头戴红星军帽的唐姓评论员(权称他“军帽唐”),大谈马云跟孙大午事件,是王岐山楼继伟金融“反党集团”策划,针对习近平的一场政变,意在离间习跟民营企业的关系。为此,他建议习本人亲自出面,给民营企业松绑解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粉碎金融集团的政治图谋”,还马云和孙大午清白,从而避免民营经济的大动荡大滑坡。但在我看来,马云和孙大午两件事,非但性质不同,甚至绝然相反。前者是虚拟经济,膨胀太大太快,显然有泡沫风险;而后者是实体经济,扎根农村,惠及社会,体量越大,越有利于国计民生和经济稳定。
  对于“军帽唐”的惊人说法,我不想置评。但显而易见,要使中国经济提振内需,早日走出困境,逐步实现“内循环为主”,想用“封门夺产”和“抓人军管”这类蠢招,断然走不通。就算一时得逞,效果也必然大打折扣,否则的话,还有改革开放的必要吗?唯一正确的做法,还是金仲兵先生的建议,就是逐渐降温,缓和矛盾,维护争议各方的合法权益。我想不揣冒昧,顺着这个思路往下想,大胆预测孙大午案今后发展的三种可能,称“上中下三策”也可以。

  案件审理的三种可能

  先说审理进度和判决时间。尽管目前尚不明朗,但我估计,不大可能像2003年那样久拖不决,历时半年以上,应该会在春节前后拿出结果。否则,等到人大政协两会召开,这事将不可避免成为代表们的话题,甚至有人会向政府提出质询(哪怕走过场)。届时,参与本案的各级官员,如何向两会交卷,将是非常头疼的事情。
  再说处理方向和判决结果。在我看来,穷尽所有可能,也不外乎轻、中、重三种选择。换句话说,无论从高层智囊给国家领导人建言的角度,还从是控辩双方的庭审博弈,都跳不出上述三个方向。咱们不妨从轻到重逐一分析。所谓从轻,有程度不同。当然越轻越好,直到无罪开释,还要恢复名誉赔偿损失,才符合大午人的最高期望。据说已有律师,准备朝这个方向搜集辩护资料。他们的依据是,本案原属民事纠纷,没听说徐水国营农场提告,但河北保定异地办案,过度用警,强行接管学校医院和分公司,于法无据,于理失当,对当地经济和民众生活造成重大冲击。
  如果国家高层足够聪明,应该从这次事件总结教训,借机整顿司法腐败,维护国法,挽回民意。还可组织专家,深入探讨“大午模式”的合理成分。为恢复乡村活力而探讨切实可行的新出路、新模式。对比红极一时却资不抵债的所谓“社会主义样板”南街村和华西村,靠自力更生走过来的大午康养小镇,难道不能提供更好的路径选择?
  当然,对于从轻发落的机率有多高,我并不乐观。因为高层是很难下罪己诏的,加上病入膏肓的体制性障碍,估计把雷厉风行的大抓捕变成虎头蛇尾,让各级官员自我抹黑,他们不会买账。如果下级反弹过大,也会让高层左右为难,甚至向压力屈服。著名的雷阳“嫖妓死亡案”就是例证,原本高层有意,借此整顿警方过度暴力,但几百干警集体签名,强烈抵制,以辞职怠工相威胁,高层只好作罢,以高额赔偿金摆平家属了事。
  总之,经过上下磨合平衡,决策层极大可能会退求其次,即维持公诉罪名(寻衅滋事,破坏经营等)不变,但设法从轻判决,有期徒刑加上缓刑罚款,跟上次判决大同小异。这种经过勾兑的解决方案,可以看作中等处罚,或者叫中策。虽然大午人内心不服,但也还能委曲求全,继续他们的经营发展。孙大午上次对判决表示不上诉,说“我伏法,但不认罪”,就是这个意思。
  如果决策层从轻发落,尽管会给人提供“雷声大,雨点小”的嘲讽口实,但有利于平息全国民企及大众的惊恐疑虑,避免他们破罐破摔,关门歇业,走避风险,促发大面积失业,最终让“提振内需”的豪言壮语流于空谈。
  那么,有没有从重判决的另一种可能性呢?当然有,可能性大小?很难预料。如果像某些网文所言,如今决策层山穷水尽,只剩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哪怕压垮骆驼也在所不惜。那就是杀鸡取卵,竭泽而渔,能割多少韭菜算多少。为震慑不满,防止潜在反抗,有可能扩大抓捕范围,突袭更多民企,重判重罚,冻结资产,强制接管。刚听说重庆私企老板李怀庆(另一亿万富翁),仅仅因为转发网文和私人聊天,就以“煽颠罪”被判20年重刑,冻结全部资产,同案人多被判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令海内外舆论哗然。
  更有甚者,当面临国际环境进一步恶化,甚至周边爆发武装冲突的危险时刻,实施军管和战争动员的可能性,会随之增加。乱世用重典,没什么道理好讲。韩战期间的“镇反”,中苏冲突时的“一打三反”,莫不如此。以国防为借口,动用军事法庭,从重从快,哪个敢说“不”字?万一那一幕不幸出现,亿万草民,只有徒叹奈何。国运如此,夫复何言?
  如此一来,大午家人跟企业高管,就有可能重判,少则五六年,重则十几年。网上已有消息,说官方想把大午案往“涉黑”方向“靠”。也就是把目前“寻衅滋事”和“破坏经营”的相对模糊指控,进一步上纲上线,编造伪证,黑白颠倒,以便做成“有组织涉黑”的铁案。
  官方能做到吗?我难以回答“是”还是“否”。但前车之鉴不少,曾成杰案,吴英案,还有形形色色的其它冤假错案,都提醒人们:在一个政治混沌,法制不彰,“政法委”取代“公检法”的奇葩体制下,没有什么奇闻异事不可能发生。
  有朋友问我:你对大午案的前景,真那么悲观吗?我的回答是:短期而言,我比较悲观,但长远而言,我非常乐观。因为,根据我对大午模式的多年追踪分析,认为它尽管跟地方政府有种种摩擦碰撞,那都是因为缺乏良好的营商环境所致。从根本利益上说,孙大午没有跟政府对抗的理由和动机。恰恰相反,他所有看似“反潮流”的举动,都是为了抵制腐败,纠正体制缺陷,希望国家更好。正是相对开放的宽松政策,使“大午桃源梦”初具规模。在无人愿意承包的盐碱地上,居然不靠国家投资和贷款,能建成一个被省政府认可的现代化康养小镇,这不正是国家所鼓励的“新农村模式”吗?
  当然,孙大午在探讨企业传承与发展模式的时候,有些似是而非的“出格言论”,跟官方话语不同,但那都是深入思考与理性探讨,并不出格,更没犯法。这些问题可以争论,允许反驳,如果罔顾事实,硬往“颠覆”或“黑道”罪名上拉,那就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再往深说,民营企业的具体模式,也许人言人殊,各有特色,但大午秉持的“互换劳动,公平竞争,有差别的共同富裕”这个宗旨,非常适合中国国情,可以代表振兴中国乡村的一种强烈愿望,可行性很高。无论出于什么动机,就算国家动用镇压机器,这次能把大午集团彻底整垮,但大午模式所代表的农民勤劳致富和市场公平原则,绝不会就此烟消云散。孙大午提倡的“私有、公治、共享”这个“市场社会主义”梦想,还会继续埋藏在中国农民的思想深处,一旦气候合适,第二次改革开放的春天到来,它还会死灰复燃,茁壮成长,再次成为华北平原上的参天大树。
  啊!大午新城,我魂牵梦绕的养老之家,一个好人相聚的地方。祝愿大午全家和公司高管早获自由,佛祖保佑全体大午人健康平安!
  2010年11月20日于旧金山湾区


  近期图文: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美国大选副产品: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大分裂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政治不可能变出天堂,却可能造出地狱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普通党员不用为中共承担任何责任吗?  
  
美国与中国的右派、左派、极左和白左  
  
清华北大真应该为了什么而捶胸顿足  
  
公共空间退化与优秀学者闭嘴的恶性循环  
  
在热狂的日子里须要保持镇静  


浏览(2310) (99)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