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云乡客的博客  
方言控,电影控,文学控......  
        https://blog.creaders.net/u/765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云乡客
 
注册日期: 2013-06-10
访问总量: 1,077,44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食死猫”的中国 - 我看缅甸政
· 波霸、咪霸和坛霸
· “尊号”、“谥号”及“历史定位
· “乌龙”或是“闹剧”?
· 当初“奋勇西进”,如今“悔不当
· 翡与翠
· 马云香港豪宅“拖欠”工程款?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读书笔记】
 · 怎样的科学才是甜美的呢? - 《本
 · “撒拉森”和“朝圣者”
 · “女闾”与“老举”
 · 春之杂说
【艺海管窥】
 · 超凡脱俗的画家与妻子
 · 观影有感:“尽管雪落”与“名字之
 · 叠码奇谈 - 说几句《妈阁是座城》
 · 《大象席地而坐》观后记
 · 《我的心里没有他》
 · 《茫茫大草原》中、俄语翻唱
 · 乌克兰歌曲《我亲爱的母亲》中、俄
 · 《楚 歌》
 · 生子当如......
 · 说说唱歌时的呼吸
【浮世绘】
 · 翡与翠
 · 浮生半日游
 · Caganer 大便小人
 · 半个世纪的奉献
 · 学位 VS “学位”
 · 石头城杂忆
 · 杭州 - 一半勾留是西湖
 · 江南旧忆
 · 摩拉基 Moeraki 大圆石
 · 致“吹哨人”
【饮食掌故】
 · 岛民的饕餮人生
 · 羊城随记 - 食有鱼
 · 羊城随记 - 快餐篇
 · 金钱鸡
 · “揚州炒飯”之謎
 · Palolo worm 与“禾虫”
 · “郊外油菜”的来历
 · 福 气
 · 喝的“鸳鸯”
 · 朥饼 、朥粕
【方言民俗】
 · 波霸、咪霸和坛霸
 · “抖机灵儿”及其它
 · 潮州话里由“浪”字组成的粗话隐晦
 · 寻常三月便开沟
 · 倒尿咁早、倒汗水 - 趣味粤语词 三
 · 执死鸡、执手尾、执仔 - 趣味粤语
 · 趣味粤语词:的水、的骰、的起心肝
 · 廣州話中有趣的重疊詞
 · 广州话的变调
 · 《塘西花月痕》析疑
【云乡絮语】
 · “食死猫”的中国 - 我看缅甸政变
 · “尊号”、“谥号”及“历史定位”
 · “乌龙”或是“闹剧”?
 · 当初“奋勇西进”,如今“悔不当初
 · 马云香港豪宅“拖欠”工程款?
 · 贺新年
 · 聊聊“海航集团”破产这件事
 · “小白”与“牛二” - 网络目睹之
 · 马斯克这话偏颇了 - 也谈做空
 · “大象”快要扛不住了!
【茗香茶语】
存档目录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网络日志正文
超凡脱俗的画家与妻子 2020-09-06 17:33:30

前两天,妹妹推荐我看了一部电影《有熊谷守一在的地方》。这部电影没有跌宕起伏的剧情,没有强烈的戏剧冲突,却有浓浓的生活情趣和处处引人深思的哲理。

电影的主角熊谷守一(くまがいもりかず/ Kumagai Morikazu}是日本近代美術史上重要的畫家之一。他出生于 1880 年,年轻时(1905-1914}的作品呈现出野兽派 Fauvism 的風格。到了晚年,则主要以自然界的花鸟、昆蟲、小動物為題,用简单的色块和线条作高度的抽象表現,这种画风被称为“熊谷样式”。

电影以上个世纪 70 年代的東京為背景.當時日本經濟起飛,社会上多了那些附庸风雅的人。由于熊谷守一的名气,每天都有人携重金上門求画求字,就连画家自己手写的门牌也经常被人偷去收藏。然而画家很有个性,有时他会断然拒绝来访的人,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看虫子搬家!

电影中有一个片段是电视台介绍他的纪录片,解说词称他为“超越世俗的人”。不过它并不是不谙世情的人。信州的一位温泉旅馆老板朝比奈,带了一块上等的丝柏木来,请画家题上他家旅馆的名字“云水馆”三个字,并声明任由画家定价。画家的妻子秀子首先是婉拒,说“我家那位,只写自己喜欢的字。”架不住朝比奈的恳求,她到院中与在水池边上观鱼的画家陈说,画家听说那人从信州远道而来,二话不说就答应为他书写。朝比奈满心欢喜,想着有了画家的墨宝,旅馆必定声名大噪,日进斗金。没想到画家在那块丝柏木上所写的却是《无一物》三个大字,令他傻了眼。画家的妻子秀子淡淡地说:“所以,刚开始的时候我就说了。”

电影集中描写画家 94 岁那年某几天的生活。镜头有如画家的眼睛一样,静止不动地记录着昆虫、蝴蝶的生活形态,还有那庭院里浓淡不一的绿。阳光透过枝叶,细细碎碎地洒落到院子里,微妙的明暗变化,映衬着院内人家宁静却又不时喧闹的寻常日子。

画家与妻子秀子、保姆美惠一起用膳的时候,手边有不同的小工具。他用小剪刀把长条状的食材剪成小块,放到盘里扒拉进口;他用夹子把肉肠和比较难嚼的海鲜夹碎,汁液溅到坐在对面的秀子和右边的美惠,她们俩不动声色地拿起餐巾揩抹一下,接着吃。

画家 76 岁曾患脑中风,虽然治愈了,却再也不能外出写生。因此他接近三十年没有出过院门,每天只在自家院子里转悠。他经常在院子里十四个固定的地方静坐观察昆虫、小鸟的活动,那都是些树桩、翻转的木桶和花盆。为了看清楚石头的纹路,老爷子会盯着石头看一下午;他也会铺张凉席在院子里躺着,仰望蓝天,看白云移动,任由虫子在胡子、头发里爬。他会趴在地上看木桩上蚂蚁忙碌地来来去去。甚至观察到蚂蚁是先迈开左边的第二条腿爬行的。

电视台的纪录片播放的时候,画家正与家人、邻居以及长期为他拍摄生活照的摄影师藤田武等人在吃咖喱乌冬。由于解说词中提到画家三十年没有走出过家门,妻子秀子对她说:“你从不出门这件事,等我意识到的时候,已经习惯了。这段时间也不要出门吧,不然要被人炒话题了。”没想到这句话却触动了画家,他柱着两根手拐出了家门。走了一阵,路边遇到一个背着书包的女学童,女学童下意识地与他对视,却把他吓得赶紧跑回家。

画家的超凡脱俗体现在他对艺术的专注,不为名利所羁绊。吃咖喱乌冬的那场戏里还有一段插曲,秀子接了一个电话,转述电话那一头的讯息,说是国家要授他文化勋章,他一面擦着被溅上汤汁的衣襟,一面断然拒绝说:“不要!”现场众人一脸错愕,只有他的妻子秀子波澜不惊。画家接着说出拒绝的理由:“接受了这种东西,又有好多人要来我家了。再说我也不喜欢穿袴。”于是秀子回复对方“他说不要!”电话那一头的官员一脸黑线。

电影中一个个场景看起来都很平淡,却处处透着情趣。譬如与摄影师藤田武谈摄影,画家说:“拍照就像狗一样啊,被人在面前盯着看,还要抬头啥的,太奇怪了。”

藤田说:“我啊,最近晚上经常做噩梦,梦中被老师骂你这个家伙真是个差劲的摄影师。” 

老爷子说:“不要随便把我做进梦里。”

附近一处工地的现场监工岩谷带了自己儿子的画作来请画家批评。画家看了之后说:“拙劣,这画很拙劣,,,,,,拙劣也挺好,画的好,将来就无法进步太多。拙劣也是画的一部分。”

发展商要在對面蓋公寓大樓,高层的公寓将令画家的院子失去阳光。年轻画家们在附近张贴标语抗议。工地主人去找老爷子谈判,表明开发土地的坚定立场。画家沒有抱怨或反对,而是帶著现场监工岩谷去观赏自己辛辛苦苦挖出来的魚池,并且对他說:“大楼盖好之後,麻煩你帮我用土填池塘,池中的魚兒就送给你,让你的儿子画它们吧。”

导演通过两场戏来显示熊谷守一对生命所保持的积极态度。其中一场是画家的梦境。一个仙人从池塘中走出来,对画家说:“您不想走出这狭小的院子,去宽广的宇宙吗?”

画家说:“这个院子,对我来说太宽广了,待在这里就足够了。而且如果我走了,又要让孩子他妈受累了,这是我最不愿意看到的。”

另一场讨论在画家与妻子之间进行。两人在下围棋的时候,画家问妻子:“如果人生能重来一遍,你觉得如何?”

妻子说:“这样啊,我不要。因为太累了啊!你呢?”

画家说:“我不管重来几次都愿意,现在也是想多活一些时日,我喜欢活着。”

这组对话带出电影所要颂扬的,除了画家执着于艺术,单纯、朴实的个性之外,还有秀子女士对这位个性独特的丈夫无微不至的关怀与体贴。画家把自己的全副身心投入艺术的世界,一应关乎世俗的事务全由秀子女士支应。因此她感到太累是很正常的事。

饰演秀子的著名女演员树木希林曾透露当初接拍这个角色,就是被秀子的传统女性形象所吸引。她说:“电影其中一幕描述熊谷守一不愿意走入画室画画,我在他面前温柔地劝喻,而不是催促他。这样的画面与对白真的写得很好。现在的日本已经很少秀子这种传统女性,事事以丈夫为先,非常尊敬他,所以她得到丈夫的宠爱,我被这种性格深深吸引著。”


浏览(912) (5) 评论(2)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云乡客 回复 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0-09-08 10:19:23

毕汝谐 博好!


根据我的观察,艺术家配偶间夫妻之道需要比普通人多一些理解和忍耐。除了寻常人家的柴米油盐琐事之外,还要对艺术家偶尔表现出来那些“无知”有足够的宽容。


从香港被动员返回广州生活的徐东白先生,一辈子都在画油画。徐太太的父亲是国民政府高官,自小锦衣玉食。嫁给徐先生之后,虽然不至于生活困顿,却也与仆佣满屋的日子绝了缘。


徐太太给我们讲过年轻时的一件事。话说有一天,徐太正在忙别的事的时候,想起炉子上座了一锅水,就请徐先生到厨房帮忙看一眼水开了没有。徐先生答应了一声,却半天没有结果。徐太太放下手头的活,进到厨房里,只见徐先生站在炉旁,一手拿着锅盖,看着锅里沸腾的水。看到徐太太进来了,满脸疑惑地问:“这是开了吗?”



回复 | 0
作者:毕汝谐 留言时间:2020-09-08 05:02:02

艺术家之妻理应是艺术家与世俗社会的桥梁。

回复 | 1
共有2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