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670,08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艾哈迈德写百遍BLM与张铁生交白
· 全球化进程严重受挫,转向撕裂的
· 多元性是一种财富,还是一种隐患
· 既坚持主体认同又弘扬多元文化,
· 中国在20世纪对世界有什么文化上
· 一个黑人青年被枪杀引发法律和政
· 对仇恨犯罪要有反击之策,更要找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请告诉我哪句可原谅,哪句必须批倒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识】
 · 美国能否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
 · 他写了本什么书激怒数百学者联名声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史】
 · 中国在20世纪对世界有什么文化上的
 · 要我相信您的理论正确?请拿统计数
 · 大功臣还是大叛徒?一张照片的80年
 · 写下千万言的文豪为何对一篇小文耿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事】
 · 官办文学枯萎了,自媒体可谓生逢其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艾哈迈德写百遍BLM与张铁生交白卷
 · 全球化进程严重受挫,转向撕裂的半
 · 多元性是一种财富,还是一种隐患?
 · 既坚持主体认同又弘扬多元文化,这
 · 一个黑人青年被枪杀引发法律和政治
 · 对仇恨犯罪要有反击之策,更要找治
 · 身份政治为背景的“政治正确”压制
 · 强化民主制度执行力将是美国取胜的
 · 中华文明在世界文明中是什么位置?
 · 中美关系四个“不寄希望”与一个窗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家 2021-01-21 11:42:24

  今天把美国极度神圣化和完全妖魔化的人,有个共同点:把美国“立国之基”归于某种独特的神秘信仰或信仰组织。“清教立国论”把美国描绘成尽善尽美的“山巅之城”;“共济会立国论”则把美国说成是一伙偏执狂居心叵测者的阴谋产物


  老高按:美国大选争议挑起的重大话题之一,是宗教与政权的关系。一些人(我推测多半是基督徒)将抨击的矛头指向“政教分离”原则,硬说美国是“基督教立国”“清教立国”,引申说反对川普的人,是违背了美国国父们的立国之本。
  美国最初的影响最大的殖民地,确实是清教徒建立的。但是美国立国之本是否基督教或者说特定宗教?兹事体大,引起我的兴趣,想来梳理一下美国立国时涉及宗教的有关脉络。
  正值其时,读到中国大陆学者秦晖教授的一篇文章,说得很清楚,转载于下,供各位博客和读者参考。


  “启蒙”还是“启示”?

  秦晖,秦川雁塔

  美国的立国基础到底是“启蒙”还是“启示”?或者说,美国的立国之基到底是自由民主还是基督教-新教?有些人认为答案是后者。
  的确从历史上看,西方(不仅是美国)近代宪政民主的建立确实可以说就是一个“以宗教热情追求世俗权利”的过程。笔者20年前在《实践自由》一书中曾经论述过,追求自由的最大障碍并不在于人们不想自由,而在于人性的两种弱点:统治者只想自己自由却剥夺他人的自由,而被统治者又有“自由搭便车”心理,陷入“世人皆知奴役苦,三个和尚无自由”的困境。这两点构成的是实践困境,并非讲讲启蒙的大道理就可以打破的。这就像基督教在历史上的成功不能只靠“神学家”的论证,而且要靠“圣徒”的献身——这两个词当然是泛喻,不是仅在某一宗教意义上适用。
  而在近代转型期的西方,这一困境很大程度就是靠宗教热情下的献身精神来打破的。自由民主这种世俗制度之所以能够在一些基督教国家先行实现,这一点非常重要。
  但这一过程的可贵不仅在于宗教热情,更在于世俗权利。如果说美国先驱们不是“以宗教热情追求世俗权利”,而是“以宗教热情追求宗教特权或某教独尊”,那就跟中世纪的宗教冲突一样,还有多大价值?
  所以美国的立国之基当然很大程度上是靠宗教精神得以建立的,但这些基督徒建立的国家体制即“立国之基”本身则是世俗的——否则美国与伊朗那样的“神权共和国”还有什么区别?
  这些朋友往往引用美国“国父”之一、第二任总统亚当斯的一段话,大意是说美国的宪法是为有信仰的人准备的。于是他们就断言这有信仰的人就是新教徒或清教徒。而在他们看来,喜欢强调世俗自由主义和文化多元的民主党人似乎违背了新教或清教徒的传统,因此不配执政。如果后者赢了选举,那一定是“全面舞弊”,尽管他们提出的指控在共和党执政的州也都被否定、他们要求的重新点票结果都与他们所希望的相反、他们的所有选举诉讼都被主要是共和党提名的法官驳回,但他们仍然固执地坚称选举舞弊,似乎这就是“信仰”了。
  关于这次选举我和不少人已经讲了许多。在此不拟再论。但“美国立国之本”是否特定宗教却是个大问题。在美国“国父”中,约翰·亚当斯的确是谈论信仰较多的人。但他任上签署的一份重要文献却是对美国世俗政权与政教分离表述最为清楚的文字。
  美国的自由民主立国论者经常引1797年由国会无争议通过,美国第二任总统亚当斯签署的《的黎波里条约》,这份文献的第11条明言:“美利坚合众国政府在任何意义上都不以基督教为基础(the Government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s not, in any sense, founded on the Christian religion)”,说得何等清楚。
  当时亚当斯总统签署后还正式声明:
  现在众所周知,我,美利坚合众国总统约翰·亚当斯,在参议院的见证和同意下,已经查看并考虑了该条约,并接受,批准和确认了该条约以及所有条款。……为遵守该条约,我下令将其公之于众。我谨在此要求所有美国文职或军事人员及所有公民或居民必须忠实遵守并履行该条约所有条款。
  “所有条款”当然包括第11条。对此,如今美国的一些“基督教立国论”通常辩解说,这句话是说给中东穆斯林听的外交辞令,不能当真。
  但是,“外交辞令”可以拿“立国之本”开玩笑?这份文献说的可不是美国承诺不向中东强行推广基督教,而是说美国自己的政府“不以基督教为基础”。仅仅为了安抚外国人有必要这样说吗?后来的美国会为了安抚苏联就声称“美国政府不以自由民主为基础”?或者反过来,苏联会为安抚美国说出“苏联在任何意义上都不是社会主义国家”这种“外交辞令”?
  更何况这些人同时还举证说:他们发现《的黎波里条约》的阿拉伯文本没有这句话,以此证明这句话更不值得重视。但是,如果这句话仅仅是安抚穆斯林的外交辞令,那不恰好应该出现在阿文本才是么?阿文本没有(应该就是疏忽)却出现于英文本,不就是要给美国人看的吗?更重要的是,这句话又不是孤证,它与美国所有的开国文献都强调的世俗国家、政教分离、信仰自由、不立国教等原则都是契合的。而与此相反的观点,即美国政府就是以基督教为基础,又在哪一篇开国文献中能找到呢?
  当然,所谓世俗国家是指国家不管宗教(信仰是个人的事),并不是指国民不信教。相反,最能保障信仰自由、政教分离的国度,才最能排除那种把“信仰”当作谋取官禄的敲门砖、或当做整人大棒来挥舞的“假道学”,也才能产生真正虔诚的、纯粹的信仰者。相比欧洲,更自由的美国国民确实有更浓郁的宗教精神。但这一“宗教精神”也不能等同于某教某派乃至某团体的具体教义。它其实就是信仰者超越世俗利益的一种奉献精神,对有神论者而言,这种精神就是神(造物主)所普赐的人性中的光辉一面,它直接来源于神,而非来源于某个教会、教派的教义或某段经文。
  不少人强调美国是基督教国家,而且具体说是“典型的新教国家”乃至“清教徒国家”。他们最常提到的就是签署《独立宣言》的56位先驱绝大多数是基督徒,其中又多是新教徒,不少人还有神学学位(然而担任神职的,在56人中却只有一位)。但另一方面,这些人中毕竟有两人确定并非基督徒,三人并非新教徒,而其余被视为新教徒者又属英国国教圣公会最多,共32名,占所有“国父”的57.1%,真正的“清教徒”其实极少。
  众所周知,圣公会的起因其实是世俗的:英王亨利八世抗拒教廷不允其离婚,要求英国教会脱离罗马教皇改忠于他。除此之外,圣公会的教义教礼与天主教差别并不大,而被马克斯.韦伯称为“新教伦理”的那些卡尔文派教义,与圣公会其实没有多少关系。所以圣公会虽然因为脱离教廷也被归为“新教”,却与卡尔文派、路德派等新教主流派系抵触很大,被称为“新教中的旧教”,笔者曾称其为“半新不旧教”。美国“国父”们既然大半都是“半新不旧教”徒(包括华盛顿、杰佛逊在内),说美国是个新教国家,甚至是“清教徒国家”显然一开始就名不符实,至少远不如荷兰、普鲁士和北欧诸国——这些国家都是路德-卡尔文派占压倒优势的典型新教国家——名副其实,但后列这些新教国家多数又是左派或“社会主义”传统深厚的国家。而今天鼓吹美国是“新教国家”的人,却又特别敌视“左派”,不知他们该如何自圆其说。
  当年“清教徒”正是因为受英国国教圣公会的迫害才到新大陆来的。在英国,圣公会创立过程中迫害“异端”曾经很严重,不仅杀害了天主教的托马斯·莫尔,也杀害了英国新教先驱廷德尔、巴恩斯等人。以“五月花公约”闻名的清教徒在北美的新英格兰地区是主流,但在其他地区,包括纽约、华盛顿与费城等建国中心地带的影响并不大。而北美清教徒固然有勤俭创业、刻苦耐劳、虔诚勇敢等优点,但作为“极端改革派”当初也有极不宽容的一面,马萨诸塞清教徒不仅“猎巫”有名,而且处死过贵格会“异端”,如玛丽·戴尔惨案、驱逐过浸信会教徒——罗德岛州就是这些被驱逐者建立的。这种单一教派的“宗教热情”如不改变,来自各宗各派的“国父”们怎么可能坐到一起?
  好在北美殖民之初的一个多世纪里欧洲启蒙运动影响渐大,美国建国先驱就是这样一批倾向启蒙者。正是启蒙运动的世俗理性、创新进步、自由民主思想,使这些曾经互相敌视的各教派——圣公会、清教徒、贵格会乃至天主教和自然神论等信徒能够携手合作,共同打败了与多数“国父”信仰(圣公会)相同的英国人,建立了自由民主的新国家。
  还要指出,在美国学界“56位国父的信仰归属”问题是长期存在争议的。后人指称其中某人属某派,往往只是根据其家系、学校或葬于某教堂,而不是根据他们自认。正是受启蒙运动影响,最著名的几位“国父”中除亚当斯外,华盛顿、杰佛逊、富兰克林、汉密尔顿、麦迪逊等人都只抽象地谈论过上帝,而避免以具体信仰自诩,以至于后人对他们的信仰归属争论不休。
  上述诸人,甚至包括亚当斯,都被不少论者怀疑为自然神论或一神论普世主义者(只谈上帝不谈耶稣并回避教派问题的一般有神论者)。而众所周知,自然神论或一神论普世主义恰恰是欧洲启蒙运动的主要信仰取向。只有极少的启蒙思想家是无神论者,绝大多数启蒙思想家反对独尊基督教、反对讨伐异端,但并不反对基督教本身,或者抵制教会教权却并不排斥信仰。
  所以启蒙运动并不排斥“宗教精神”。美国确实是一个主要由基督徒建立起来的原创性宪政民主国家,但它并不是个“基督教国家”。不妨简单地说,启蒙运动给美国人指出方向,而宗教精神有助于提高他们超越“搭便车”向这一方向奋斗的勇气,至于经过十多年革命和制陷争论最后形成的那一套制度安排,尤其是美国人独创的部分,那就是北美13州各派各地各利益群体复杂博弈、讨价还价的结果,既不是启蒙运动的那些大原则、更不是宗教经典条文所能给出的现成答案了。这里的宗教精神既不能简单等同于基督教、新教乃至清教教义,而美国宪政制度本身的前提就是政教分离、信仰自由。独尊基督教恰恰会动摇这个“立国之本”。
  尤其是,假如我们想在中国推动宪政的话,就更不可能设想会必须以在中国推广某个宗教,甚至某一个具体的教派为前提。极端地讲,二战后美国可以成功地在日本“移植了”宪政民主,但美国从来没有设想、也不可能做到把日本“移植”为一个基督教国家。而完全接受了新教的一批美国黑人当年回到非洲建立的利比里亚国,至今却没有一点宪政的影子。
  今天不少国人寄希望于基督教,无疑与他们痛感中国宪政之路艰难有关。中国基督徒朋友为信仰自由而奋斗完全正当,而他们在这种奋斗中体现的宗教精神更是令人感佩。但是如果从事功角度讲,搞成了宪政民主的日本尚且没能搞成“基督教国家”,想通过先基督教化后民主化来改变中国可行吗?如果制度改革不能成功,即便中国基督教化了,又怎能排除中国不会变成又一个利比里亚?
  有趣的是,今天对美国态度的两个极端,把美国极度“神圣化”的人和把美国完全“妖魔化”的人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轻视制度分析,而把美国“立国之基”归诸于某种独特的神秘信仰或信仰组织。前者就是“清教立国论”,此论把美国描绘成了尽善尽美的“山巅之城”;后者就是“共济会立国论”,此论把美国说成是一伙偏执狂居心叵测者的阴谋产物。当然后者的荒唐非前者能比(前者说56个“国父”大都是基督教徒,还是符合事实的,后者说这56人中有53个共济会员,就完全是凭空捏造的胡言了),但思维方式却有几分相似。
  “基督教立国”或“清教立国”论更大的问题在于:教派政治与种族政治都属于身份政治,而我多次指出过:把身份政治变成国家政治主流会危害宪政。而这个问题现在在美国党争双方都存在。但它不仅有害,而且在逻辑上也是矛盾的。因为在美国现在讲身份政治,左派讲身份政治就要强调为黑人的权利而斗争,右派强调身份政治就宣称要为新教而斗争——基督教他不说了专门就挑出新教。可是关于美国的一个最简单的常识就是,美国黑人中新教徒的比例要比在白人中大得多。如果说新教就是美国的精神,那黑人不就比白人更符合美国精神吗?那他们还煞有介事地争什么呢?


  近期图文: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和能量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川普取得了一些外交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更糟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美国大选副产品: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大分裂  
  
美国面临更深层问题:还信守社会契约吗  
  
再艰难也必须重建这座“民主灯塔”  
  
应该将视线转向后川普时代了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带来更大问题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的宣言  
  
新儒家这样看世界大势,提“隆中三策”  
  
做好最坏准备:如何对付比苏联更大的挑战  


浏览(1180) (12) 评论(4)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1-01-22 03:08:07

另外,很多口里声称希望民主的在美人士,如果直到现在还是“什么宗教信仰”也没有的话,或者还是同厉害国一样是唯物主义的话,我觉得还是不要讨论什么基督教为好。因为他们口里的基督教并不是真正的基督信仰。如果对“基督信仰”定义/概念不清的话,就不会有准确的评判标准,从而也做不出有系统的论证。这样,讲出来的,就没有真正有意义的思辨。

回复 | 0
作者:beiqian2016 留言时间:2021-01-22 03:07:46

自从信耶稣基督以后,我在关心教会历史的同时,也更多地关心美国历史。我一直都不认同“美国是基督教立国”的说法。因为很多早期移民新大陆的人并不都是虔诚的基督徒。现在这里又有什么“清教徒立国”的说法,那就更不靠谱了。但是,

但是,许多早期移民新大陆的欧洲移民带来了“宗教信仰自由,宗教信仰不受政府管制”的理念,却是真实的。这一群人的确又基本上是“新教/更正宗”基督徒,或者清教徒(Puritan)。他们的这个“自由信仰”的理念的确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美国许多早期的政治家。“自由信仰”也被其它的宗教信仰或者政治团体所接受;因为这也是他们的利益所在。

没有宗教信仰的文化是不存在的。在美国建国的那段历史,基督信仰文化起了关键的要害的作用;这是不可否认的;虽然在严格的意义上,我认为基督徒不应该讲“美国是基督教立国”,因为在那段时期,还有大量关键的非基督信仰的影响存在;现在已经看的很清楚了(譬如,民主党人/Biden/Harriss等人也在虚伪地口口声声“上帝,圣经”等等的)。对于这一点,基督信仰团体需要对此作一个深刻的反思,检讨,忏悔,重置,复兴 ......


回复 | 0
作者:achedanv2 留言时间:2021-01-21 19:32:00

基督教是欧洲文化DNA,政权基于基督教文化建立与运行,必然表现出狂热和排他性,这是米帝军国主义和征服主义的文化根源。

回复 | 0
作者:西北角 留言时间:2021-01-21 13:47:27

 所以美国的立国之基当然很大程度上是靠宗教精神得以建立的,但这些基督徒建立的国家体制即“立国之基”本身则是世俗的——否则美国与伊朗那样的“神权共和国”还有什么区别?

============================

好文。这也是我一直在寻找的答案。

反过来说也是一样,如果当年的新教徒来到北美是100%追求上帝的荣耀而不是精神自由和跟好的物质生活,那么建立起来的就是“神权共和国”而不是今天的美国。

回复 | 0
共有4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