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无语的空间  
无语的空间排斥嘈杂。  
我的名片
sparker
 
注册日期: 2018-08-13
访问总量: 843,506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川普之后的美国何去何从?
· 川普还能卷土重来吗?
· 新编历史剧上演现场实况
· 也谈未来的“美中关系”
· 美国最大的作恶之人是谁?
· 也谈“1月6日美国会发生什么?”
· 也谈“川普在下一盘大棋”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时局分析】
【谈股论金】
 · 大选后的华尔街何去何从?
 · 华尔街又一次来到了十字路口
 · 放牛娃变身敢死队,我也报名参军了
 · 放牛娃们梦游昔日征途
 · 华尔街股市来到了岔路口
 · 华尔街股市见底了吗?
 · 华尔街疯牛坠崖高呼:川普鲍威尔救
 · 特斯拉的股票还值得买吗?
 · 华尔街的牛群会狂奔到哪里?
 · 放牛娃们想重温美好岁月
【时事杂谈】
 · 川普之后的美国何去何从?
 · 川普还能卷土重来吗?
 · 新编历史剧上演现场实况
 · 也谈未来的“美中关系”
 · 美国最大的作恶之人是谁?
 · 也谈“1月6日美国会发生什么?”
 · 也谈“川普在下一盘大棋”
 · 翟东升视频说出了一个秘密
 · 川普为什么与鲍威尔快速切割?
 · 白人是如何看待华川粉的?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网络日志正文
川普之后的美国何去何从? 2021-01-25 11:24:05

谈谈川普下台之后的美国是我在去年十月中旬发《2020大选谁主沉浮》一文判断川普将落选后就在思考要写的文章。在117日确任川普落选后就考虑了一个标题叫《也谈川普的政治遗产是什么》,这个标题意味着那时我认为川普还是有点政治遗产的,而现在我认为川普的政治遗产已经是负的了,故之前拟定的标题已经无法采用了。

既然说到我对川普的认识过程,不妨就从头说起,也算是对这个历史人物的一个小结,估计我以后会很少再写关于川普的文章了,何况我对川普的认识过程也伴随着我对美国社会和政治的认识。


一.如何认识解读川普

很多基于左右立场的解读就不说了,我看到的较早基于非立场解读川普的是阎润涛,即:川普是和毛泽东斯大林希特勒等独裁者属于一类人。注:我这么说是因为我认为阎润涛的政治立场基本是中立的。

我一直也是个远离政治并保持政治中立的人,在我眼里搞科学和搞实业的人远远比搞政治的人对社会贡献更大,对美国这个资本挂帅的社会政治我就更没兴趣了(这也是我直到贸易战打起来后才于2018年开博的原因之一)。我曾说过:两党的大政方针是大同小异的,都是由同一帮子美国精英们制定的,两党的最大分歧只是在文化生活方面,如堕胎,同性恋,禁枪等议题。而这些议题我都不感冒也无所谓,所以我从未注册过某个党也几乎不去投票,一直是笑看驴象两党的博弈斗争。

所以,2016年川普从参选直到当选我都没去关注,对川普的了解也仅限于从媒体报道出来的川普如何花花公子以及如何投机取巧等,也所以,我对阎润涛的说法是很不以为然的。我当时认为,川普好歹也是美国民主社会制度下成长起来的,他人品再不好,未必就是想当皇帝搞独裁,他行事再投机怪异也逃不出美国制度和精英组成的这个如来佛的手心,也得乖乖地按照精英们制定的国策办。这是我当时支持川普执政的思想基础,何况我这种无党派无政治倾向的人向来是谁当选都支持,只要是美国人民选出来的我就支持。

从川普开启对华贸易战不久我就认为它会鸣金收兵,这不但因为加关税的贸易战既损害美国自身利益也无助于遏制中国崛起,而且我还知道川普压根就不想通过贸易战来打击中共的统治地位(轮子和反共川粉的认知是肤浅可笑的),他的贸易战不过是向中共讨点小钱以满足其商人逐利的虚荣心同时给红脖子的农产品扩大市场以巩固其票仓(详述见《也谈北京为何迟迟不发拜登贺电》一文)。而美国精英之所以没有反对川普的向中共讨钱是因为贸易战还算符合美国国家利益。可以说直到去年初签署中美贸易协议,川普的表现都还基本符合我当初对他的认知。

川普颠覆了我对他当初的认知是从应对疫情开始,我实在没想到一个自私自利的总统可以下作到了为个人利益而罔顾国人的生命。以川普的聪明和他一点也不执著于保守理念的历史(川普成长于纽约也曾是民主党支持者)来看,他不可能不知道或不相信带口罩,保持社交距离及尊重科学这些对防治疫情的重大作用,可是川普为了迎合其保守基本盘,为了自己连任保经济,竟然置千万美国人生命而不顾,一再淡化疫情,什么大号流感,什么消毒水杀病毒,甚至把疫情政治化拼命甩锅给民主党和中共。最让我无法忍受的是在弗洛伊德事件后,川普为了巩固其白人基本盘,不惜分裂社会,故意挑动白黑两族裔的仇恨,川普是明知道这些白人心中说不出口的痛点,但为了取得他们的支持,就故意挑动他们心中这根敏感的神经,利用人的心理弱点给自己的封神和连任铺路。川普这种把个人私利置于国家利益之上通过操弄民粹来谋取权力的做法还真的很像毛腊肉和希特勒,实在不配做美国这个民主国家的领导人。我那时就开始觉得,还是阎润涛识人的眼光老道。

到了选后川普坚持说大选舞弊不认输,我就猜川普有可能忽悠利用川粉来搞“选后惊奇”,并为此保留了一些股市的空仓头寸。再看到后来,当川普声称有铁证的几十个官司纷纷落败,而且铁杆川粉巴尔经过秘密调查也得出没有大规模舞弊的结论后,此时连川普被那上千个宣誓书所迷惑的可能性也没有了,我想当巴尔121日走进白宫告诉他这个结论时,川普心里应该十分清楚自己是完败于一个公平公正的大选。不过此后川普还是坚持大选舞弊说,继续给红脖子洗脑,给人的感觉还真像老毛用自己不信的共产主义给中国农民洗脑来成就自己的大事一样,川普也似乎是在用自己不信的大选舞弊说给红脖子和川粉洗脑来成就自己的一个大计划,虽然在美国这个法治社会里,这么干的难度和风险都高很多。我也一直怀疑地问自己:川普难不成真有什么“选后惊奇”的大计划来“抽干沼泽”吗?

再往后看,不知是林伍德和鲍威尔在给川普挖坑还是川普在背后授意他们,总之这二人开始撒布Q阴谋论的法官腐败,深层政府勾结外国势力修改选票,要释放大海怪和性奴小岛等大炸弹后,川普不但没有阻止还顺势呼应二人的腐败说法进一步煽动忽悠支持者要“夺回国家”。我当时就感觉这种小孩子喊“狼来了”的把戏一点也不象是个事先策划的大计划,更是离老毛的治孤和夺权并竖起“红太阳”的手段差了十万八千里,因为这种高喊炸弹的把戏一旦最后“狼没来”也没见到“大海怪”那就是把自己炸进大粪坑了。这让我觉得川普很可能是站在别人挖好的大坑旁边还一点不自知,于是我才写了《也谈“川普在下一盘大棋”》一文来提醒川普。

到了后来,不知川普是否看到或知晓我写的提醒,在最后时刻也没见到大海怪的情形下,川普竟然还是奋不顾身地跳进了彭斯挖好的坑(见《川普还能卷土重来吗?》一文的论述),真有点小吃惊,估计川普已经被炸弹绑在身上骑虎难下了,只能为了自圆其舞弊说硬着头皮利用川粉这个剩下的唯一资产在彭斯身上赌最后一把了。

与此同时我看到一篇关于罗伊科恩和川普关系的文章,才知道川普的嘴硬耍赖不过是把罗伊科恩教的那套在纽约这个鱼龙混杂地界里混的下三滥招数搬到了华盛顿,他其实神马狗屁大棋和大计划都没有。

看到这里,我才放弃阎润涛的解读并回归我原来对川普的解读:川普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投机份子,他既没有胆识也没有雄才大略去搞什么大计划,他甚至都没有真打算要“抽干沼泽”,他只有一些投机钻营利用别人的小聪明。而耍小聪明的结果自然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川普的小聪明就在于他误判了共和党,以为四年来对自己俯首帖耳的共和党人不敢违逆自己(从他打给乔州州务卿的电话可以看出),川普的小聪明还在于他也误判了川粉这个群体,16日他本是想利用川粉给彭斯和共和党人提供声援并施压其他国会议员,但川普没想到其中一些极端川粉也在利用他的小聪明来图谋自己的“大计划”--推翻或改变体制。

这也让我开始意识到美国问题的真正所在。


二.美国社会面临的真正问题是什么?

美国社会面临问题在2016年川普当选后就被很多人总结论述过,大家的一致结论都是:建制派和精英们拥护的自由贸易全球化把美国白人中产给边缘化,相对贫穷化了,造成了大批经济利益受损的没落白人阶层,结果让川普这个伪装成反建制的政治素人成了这些没落白人阶层的代言人。这也是为什么川普的反建制得到众多底层白人的支持,就像某红脖子说的:我们爱川普是因为没人爱我们。

这个结论也是我之前一直认同的,很多主流媒体的报道也证实了有大量的前民主党票仓---铁锈带工人因相信“川普的反全球化并承诺把工作带回美国”而在2016年投票给了川普。

也正是基于这个认知,我才判断川普会输掉2020年大选,因为一部分铁锈带工人应该会认清川普这个纽约商人是个不反全球化的大忽悠骗子。其实,稍有智商的人都能看出四年来川普所谓的反全球化是个装模做样的花拳绣腿,那个“换汤不换药”的北美自贸协定加上那个“开放金融市场给华尔街资本并大买农产品”的中美贸易协议不但一个工作机会没有带回来美国,川普还给华尔街资本家减税并要推翻保障工人的奥巴马医保,这人分明是个和华尔街资本穿一条裤子来忽悠蓝领工人的大骗子。虽然不是每个铁锈工人都能认清川普的本质,何况还有人会继续相信川普抽干沼泽的承诺,但从2020年桑德斯得到的巨大支持就知道铁锈带工人已经分裂了,再考虑到川普在抗疫上的糟糕表现会导致相当的中间选民投给拜登,这应该足以让川普失去铁锈带摇摆州。事实上,115日至7日逐渐明朗的开票结果也证实了我的判断,川普在铁锈带摇摆州以不大的差距落败于拜登,说明了相当一部分曾经在2016年投给川普的铁锈工人在2020年没有再投给川普。

虽然大选结果证实了铁锈工人分裂的判断,但有三个现象让我思考,一个是川普的总得票还是超过了2016年许多,二个是选前多数民调显示拜登领先8个百分点再次失准,三个是我在《2020大选谁主沉浮》一文中估计中间选民将全面抛弃川普似乎也失准。仔细分析20162020川普的支持者成分就会感觉,2020年在有相当的铁锈工人离开川普之时,似乎有更多的人加入了支持川普的行列,虽然可以认为比2016有更多基督徒和白人至上者在2020新加入了支持川普,但这些人的数量不可能有这么多。

我实在想不到会有什么样的一个大群体在2020新加入了支持川普的阵营,直到看到下面这个视频:

该视频的第二部分专门分析了冲击国会的人员成分,除了少数是工薪阶层以及极端组织成员,大部分人是实实在在的中产或精英,包括中小企业主,CEO,医生,律师,地产经纪,退伍军官等城市中产富人,其中许多人拥有私人飞机和游艇,完全出乎人们预料之外的是几乎没有红脖子农民。

这些人异口同声地自称为“爱国者”,把不听不信川普舞弊之说的共和党人称为“叛国者”,把反对川普的人都称为敌人,如果是只读到高中的红脖子们这么说你可以认为他们是受了川普的蛊惑,但这些受过良好教育的城市精英也这么说就值得深思了。他们这些人虽然未必是全球化的最大受益者,但绝不是如铁锈工人和红脖子农民那样的全球化受害者,这些体制内的收益人如此不分是非地支持一个反体制的川普其动机何在?出发点是什么? 和全球化无关吧!

如果你听不懂他们口中说的“爱国”和“叛国”的涵义,如果你听不懂川普号召他们说“夺回你们的国家”是什么涵义,那你就无法深刻认识到当今美国社会中这个大群体的内心所思所想是什么。

这些人心里和口中呼喊的那个“国”根本就不是眼下的美国,而是四十年前那个由“白人主导的美国”,大白话就是“白人的美国”!

需要注意的是,这些人并非白人至上主义者,他们中不少甚至是支持黑人平权的,他们无法接受的是一个白人沦为少数族裔的美国,一个由非白人主导的美国。

做个不太恰当的比喻,这有点像在中国,很多汉人会无法接受一个外族人主导的政府来领导自己一样,可以认为这是一种潜意识里大汉人主义的翻版--大白人主义。不恰当之处在于满蒙统治中国是通过砍掉汉人的滚滚人头来建立统治的,汉人回归了成王败寇的奴性后才接受了满蒙统治,而不认成王败寇的美国白人则是眼看着输掉了一个公平的民主选举而要强迫自己接受一个非白人主导的美国,他们实在做不到。

试想一下,奥巴马的八年他们出于尊重民主选举而忍了下来,好不容易盼来了川普的四年带来一点希望,没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川大嘴硬是把这么多人支持的大好形势给输掉了,要他们再回到那“黑暗的岁月”,他们如何能做到再次尊重这个受够了的民主选举?

所以他们才把一个明知是满嘴谎言的总统川普奉为神明,所以才有成千上万的白人在川普舞弊之说的引导下出来作宣誓书说自己看见舞弊了。。。因为他们急需这个“大选舞弊”的谎言作为说出内心不满的理由,作为标榜自己“爱国”和“正义”并以此闹事的借口,说白了就是在寻求一种另类的反抗方式。

而他们之所以需要这个“大选舞弊”的谎言作借口恰恰是因为他们也认为“白人至上”或“白人优越”是说不出口的东西,更不完全是他们的诉求,这是他们与那些如“骄傲男孩”等白人至上极端组织最大的不同。

这个群体有多少人?我估计60%--70%左右的白人都有这种心结,特别是三十岁以上的白人,而且分布广泛,冲进国会的只是少数这种心结严重的人,一些这种心结较重的会积极参加川普的集会,多数此心结不那么严重的人则会默默地投票给川普,甚至包括不少中间选民和民主党阵营的人。

这些不愿公开支持川普但却投票给川普的群体存在就很好地解释了我的预测和民调的失准。如果说2016年民调失准是因为有不少“害羞的川普支持者”,那么我认为2020年民调失准则是因为有不少隐蔽的反卡马拉哈里斯心结的白人,这是我的预测和民调都没考虑到的因素,这些人在民调的电话采访中肯定会撒谎说不支持川普的。

结论:美国社会面临的真正问题最主要的是人口结构快速非白化给人民特别是年长一代人心理带来的巨大冲击,其次才是中产没落和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差距扩大。


三.美国的未来将何去何从?

只要认清了美国社会的真正问题所在,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就不难。

1. 比如,针对人口结构快速非白化(或有色化)的问题,解决之道其实很简单,只要在十年到二十年内暂缓有色人种的移民政策,特别是堵住拉美难民的流入,暂缓社会多元化的大方针,等年长这一代白人大都推出历史舞台后再恢复就可以了。

关键这里我想问的是:拜登和民主党是否认清了美国社会的上述主要问题?

我的观察是:他们要么是还没有认清,要么是认清了却不想妥协修改移民政策和多元化的既定方针。

从拜登还没上台就力推一个多元化的内阁,到拜登一上台就大力推动左派的移民政策来看,我觉得我的观察没错。 如此拜登发誓要“团结美国”就将可能成为一句空话或假话!

如果真是还没认清,那也好办,轮子和川粉可以把我这篇的有关重点翻译后寄给白宫,以那些精英的智商应该一下子就知道我在说什么。

如果是认清了,但就是坚持要落实推进自己的政治议程,或把这个社会问题当成与政治对手博弈的一部分,或把这个社会问题当成政治对手的保守思想来打击,那我们草民也无法去左右这些大佬精英们的思想行为,我只能认为这也是某种把政党利益看的高于国家利益的可耻行为。

说到底,这个由人们潜意识里的“大白人主义”带来的社会问题是个历史文化问题而不是政治问题,虽然它非常的政治上不正确,但一代人本来就有那一代人的历史文化认知,这是急不来的,也不可能快速改变的。你得承认和面对一个铁的文化事实:种族认同历来就是国家认同的基础。上一代人脑子里的种族认同是局限于他们所受的当时教育和当时的历史文化环境,历史只能渐变不能突变,因为你怎样都无法改变一个四十岁以上思想已经成型的年长人对种族认同的观念。向上一代人做些妥协难道不也是一种包容吗?

在这个国家和社会面临分裂的时刻,如果暂时的妥协能够治愈社会这代人的心理创伤,能够团结国家,还有什么事能比这更重要呢?

我一直认为左派的很多理念是好的进步的,但左派往往不懂一点:组成社会的人其思想是有惰性的,是滞后的,走的太快社会就要摔跟头的! 回头看历史,人类社会在二战前还充斥着弱肉强食的殖民思想,在短短不到两代人的时间里,人类就大踏步地迈进了种族融合的现代文明,我们的进步是不是已经足够快了!

这个问题我也只能说到这了,我希望拜登能够落实自己“团结国家”的誓言。


2. 关于全球化使得美国中产没落和贫穷化的问题以及如何应对,社会各界都有不少总结和建议,也似乎在形成一些共识,至少连支持川普的王军涛博士提出的应对方法也和桑德斯的类同,我想未来达成全社会的多数人共识是有可能的。

曾经看到过一篇文章,说的是:川普的出现将终结由里根撒切尔开创的新自由主义时代。

我是部分认同这个说法的,我觉得终结也许谈不上,但可能是时候开启钟摆了。纵观资本主义社会的整个发展历史,就是一部钟摆型的发展史。

资本的自私和贪婪这两个本质属性决定了它无法自我调整,而需要靠外力来帮助它摆向中点免于坠入深渊。原始资本主义的急速发展曾导致了马克思共产主义学说的产生,共产主义不是修改资本主义而是走向资本主义的反面,从一个极端急速摆向另一个极端,结果不是失败的巴黎公社实践,就是被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拿来打造极权社会。而在欧洲和美国则是有限地吸收马克思财富再分配的思想,由政府对资本的高额利润进行二次分配,并建立工会和社会福利制度。罗斯福新政就用这种摆向中点很好地解决了原始资本主义快速发展导致的大萧条并通过政府介入经济使得美国资本主义重新走上二战后的经济发展之路。

不过,到了七十年代,权力越来越大的工会终于把资本家拖得筋疲力尽,美国经济陷入了滞胀,这也给里根用小政府和自由市场自由贸易等理念再次把资本主义摆向其原始动力一侧提供了机会,从而给美国和全球带来了最近几十年的发展。

全球化正是资本借着里根的自由市场和自由贸易这个理念登上历史舞台的,其一路走来也少不了共和党小政府理念的扶持和庇护。问题是贪婪又自私的资本根本就不考虑社会底层的利益,资本通过和两党建制派精英结为利益共同体,独霸朝纲,以至于像桑德斯这样代表底层工人的正统政治力量想要阻止其走向极端都无法有所作为,结果是一个靠操弄民粹的投机份子上台把国家搞得差点毁于一旦才让两党精英们有所觉醒。

这一届的拜登政府是否能再次启动钟摆开创一个新时代我不敢奢望也不确定,但不论是拜登还是下一任总统,我相信由一个有勇气和担当的总统再次启动钟摆是历史必然,也是资本主义继续发展的唯一可行途径。

说了些高屋建瓴的理论,读者们一定想知道具体该怎么做。遗憾的是我不是学经济的,更不是精英或专家,无法在此给出良方妙计。

不过,我炒股之余有时间在网上“博览群贴”,倒是可以给读者总结归纳一些我看到的东西。

(1)全球化的竞争是某种程度上国与国之间的竞争,特别是在中国这个伪自由市场里,政府既当裁判员又下场踢球,过去三十年美国的新自由主义小政府国策使得美国在和中国竞争中已经吃了大亏。美国的新全球化政策应该是对外以政府制定的战略规划和策略为主导,在国家政策层面来实施知识产权和高新技术的保护而不是依赖私人公司签署那些容易被骗的“技术换市场”的协议。对内要加强市场监管,杜绝市场垄断,对脸书,谷歌等市场垄断者要么制定限制政策,要么象拆分贝尔电话公司一样拆分它来释放美国高科技创新行业的活力。 有勇气和担当的政客应该看到历史赋予的契机,果断启动钟摆并结束小政府的保守国策。

(2)增加对垄断地位高科技大公司的征税,这些靠垄断地位获取高额利润的互联网公司大多具有赢者通吃的业务模式,这决定了其高额利润是来源于全民无偿贡献的巨大流量免费降低了其公司成本,并非是其高管的创新劳动所得,没有任何理由让他们享受低税率。对于那些把生产制造外包到国外的美国上市大公司(如苹果)要严格监管其公司整体的利润和缴税结构,不能允许其在股市上按30%的利润率博估值却在税务上按10%的利润率缴税这种怪事发生,除非它们去国外股市上市并退出美国股市。

(3)恢复川普停止的遗产税,适当增加资本家和富人的所得税,把增加的税收用于大力加强公立教育体系,实施早就该落实的依家庭收入对子女的大学教育进行补助的制度,某些极低收入的家庭可以给予大学免费。提高本国的劳动力素质而不是单纯依赖国外的普通高技术劳力是全世界各国的经济策略,我不明白为什么美国要给成千上万的印度普通技术工人发H1b签证而不是花点钱提高本国人的教育水平来填补这些职位?当然,高素质的创新人才和科研人才还是应该开放吸引进来,这历来是美国的强项。

(4)全面落实全民医保,这方面美国已经远远落在其它西方发达国家后面,美国不是没有实力这么做,而是政客受资本利益集团牵制不愿这么做。从欧洲,加拿大,澳大利亚各国的实施情况看,全民医保可以极大地提高全体国民的幸福指数,国民凝聚力和国家认同感,它既是提高本国劳动力素质和竞争力的一部分,也是应对全球化可能伤害本国人民的良方。要知道全民医保是和全民福利完全不同的两回事,你只有真得病了才会产生费用,根本不会形成养懒汉的弊病,其它发达国家的实践已经证明了其优越性。 共和党就为了坚守保守理念而拒绝全民医保实在是顽固不化,抱守残缺,落后于时代的老古董思想。

(5)应对全球化其实是所有发达国家都面对的挑战,日本,韩国,德国,法国,哪怕是中国也在搞产业升级,努力从低端产业向高端产业转移,很多国家都是由政府主导形成产业政策,或是由政府大力扶持私人公司来落实该产业政策。全球我好象只发现美国是没有在政府层面制定应对全球化的完整产业政策与规划,完全交给市场和私人公司自由发展。这就造成美国除了逐利资本蜂拥而入的互联网科技领域,其它行业和产业都在走下坡,连本来在半导体工艺制造领域领先的地位也在慢慢让位于台湾的台积电,只剩下因特尔一家在苟延残喘,这全都是因为半导体工艺研发需要投入太大,要赚快钱的资本不喜欢。长此以往,凡是资本不喜欢的产业统统放弃,那美国最终还能剩下多少产业来养活高消费的几亿国民呢?美国如何还能长期保持强国的地位呢?

这明摆着是个政府不介入就会自然衰落的大问题,而这个问题现在还没有让美国人感到疼是因为美国可以印美元,凡是自己不能生产的东西就印美元去国外买,但聪明的美国人难道会不知道这是个无法长期持续玩下去的击鼓传花游戏?

我还是那句话,全球化竞争是某种程度的国与国竞争,政府如不在对内和对外两方面大力介入而抱着小政府理念任由资本自由逐利,那就只有最终在全球化竞争中落败的一条路!

 

说到这,我估计会有川粉出来鼓噪:川普就是那个被赋予了时代使命来拯救美国的人,是腐败的资本利益集团勾结建制派阻止了川普。

对此,我只能说川粉们被川普洗脑成了不会思考的脑残还不自知,他们始终看不清川普的“反全球化”只是个骗人大忽悠,川普基于共和党小政府理念而来的退群和闭关锁国的反全球化只能是死路一条,而川普心里明知这一点还用MAGA来忽悠支持者纯粹是政治投机,他从来就没想过如何去真正实质性解决美国中产没落的问题。川普一直在利用多数白人的“大白人主义”心结不惜分裂国家也要为自己谋权谋利就说明了他不是个像王军涛说的那样“一心为解救底层美国人苦难”的人。

我敢和川粉们打个赌,假设川普逃过了这次由麦糠决定的弹劾也逃过了建制派的政治封杀,他还能够在2024卷土重来的话,他只会更疯狂地利用“大白人主义”心结来挑动族裔分裂,来凝聚支持者,因为他的“反全球化”已经没多少铁锈工人买单了,也没多少人还相信他有勇气和魄力去反体制并抽干沼泽的谎言了,他只剩下操弄族裔对立来聚集白人支持者的一条路了。。。

除非你告诉我,川普将在2024投入民主党怀抱,举起桑德斯的大旗出来竞选。

呵呵,那可能吗?


3. 除了美国的两大社会问题,还想谈谈在政治层面的美国宪政制度问题。这是我的一点个人观察,说出来和大家讨论。

在这次大选的激烈纷争并发生了几乎导致宪政危机的败选方冲击国会事件后,美国的宪政民主制度中存在的问题被很多人提了出来,其中最多的共识就是选举人团和赢者通吃的制度的弊病。我也同意这个弊病应该改革,它是造成美国两党独大并由此导致政治两极分化的罪魁祸首,不过,我觉得还有个大问题需要考虑,那就是在三权中,总统的权力已经膨胀到难以被其它两权约束的境地,而在自媒体时代,媒体监督的第四权更是势微力弱。相反,一个善于操弄民粹的总统可以通过自媒体建立自己强大的民粹势力,并由此来控制和裹胁所在政党使之成为傀儡,这已经完全打破了传统的华盛顿政治生态。在以前总统所在政党的国会领袖是有能力制约总统的,传统媒体也可以起到监督行政权的作用,而现在民粹总统可以轻易地威胁国会本党议员和领袖服从自己的意志。当国会失去对总统的制约再加上总统控制军权,美国有一天是可能出现一个希特勒式的强人把美国宪政玩残的。这一次我们躲了过去,那仅仅是因为川普是个胆小的投机商人而不是个有胆魄的希特勒式强人,但不等于美国宪政今后还可以安枕无忧,不等于美国宪政制度在面对自媒体时代是完善无缺的。

要知道,自媒体时代更容易产生暴民和强人,因为民众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信息进行自我循环的加强洗脑而无视精英的智慧和理性,甚至无视制度和法规,从而走进一个极端危险恶劣的社会生态。设想一下16日的冲进国会的暴徒们,若不是胆小的川普认怂呼唤他们回家,若是川普顺势启动戒严军管并派忠于自己的军队以维持秩序名义控制国会山庄并阻止彭斯叫来的国民警卫队进国会清场,那暴徒们的政变很可能就成功了。只要彭斯一死,国会认证就泡汤了,拜登就无法上任接管权力,川普可以轻易把摇摆州选举人团票打回各州重搞一套,并法办几个吊死彭斯的川粉来收场,将足以轻松在20日之前完成夺权。。。 这些可绝不是什么天方夜谭!

如何完善宪政制度以杜绝防范自媒体时代可能出现的希特勒,我能想到的建议有:

(1)削弱总统动用军队的权力,总统某种程度或规模的动用军队需要国会授权。

(2)降低国会弹劾总统的门槛,比如只要参议院60票即可通过众院的弹劾案。

(3)限制总统对国内启用戒严,军管或反叛乱法等的权力,比如需要国会授权。

目前只想到这三点,网友们有好的建议可以提出来讨论。


浏览(4136) (12) 评论(47)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碧寒老人 留言时间:2021-02-02 15:43:31

求博主能不能专门写一篇 毛泽东是怎么具体使用资治通鉴的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30 13:53:33

已收到,并已转达。

谢谢!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一草 留言时间:2021-01-30 08:33:11

已经给你留言了,请查收。

谢谢

回复 | 0
作者:一草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9 11:39:10

Sparker博,昨天才细读了你这文,觉得很好。

公众号“图解美国”(即原来的“美国华人”公众号,已被封)很想发表你此文,可让更多人(包括墙内人)读到。能否许可?

发表时会做少量文字改动,以免文和号被封,能否许可?

请尽快告知。谢谢!

回复 | 0
作者:木秀于林 留言时间:2021-01-26 17:59:13

寓言:一窝鸡讨论谁当鹰王。

回复 | 0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25 21:14:35

CHANGE 文化大革命的一大成果LGBT平权已经成功地是真男人和真女人在 71 Genders 之中成为一小撮,尽管他们在人口中占至少95%。而平权是基于71 Genders 的平权。最大的受害者是真女人。美国去到这般田地,势难挽回了,也许?

回复 | 1
作者:Siubuding 留言时间:2021-01-25 21:13:39

CHANGE 文化大革命的一大成果LGBT平权已经成功地是真男人和真女人在 71 Genders 之中成为一小撮,尽管他们在人口中占至少9%%。而平权是基于71 Genders 的平权。最大的受害者是真女人。美国去到这般田地,势难挽回了,也许?

回复 | 1
作者:sparker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1-01-25 18:17:38

不过拜登看上去也不像是个有远见和魄力的历史人物,更像是个历史舞台走过场的人,我对他也不抱什么希望。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1-25 18:13:57

阿妞和无语都说到桑德斯,这个人确实是异类。

16年民主党如果推出桑,川普应该没戏;结果民主党中央委员会暗中做掉桑导致大批铁锈带工人倒向川普;这也是川普16年交狗屎运的原因之一。

现在桑老了,网红AOC要接班了。

回复 | 2
作者:sparker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1-01-25 18:12:24

【如果白等认真的实施这三条,民主党下届连任的机会很大;不过民主党内以AOC为代表的左派势力很大,他即使想、也未必敢做】

认同前一句的判断。。。但是觉得AOC的势力好象没那么大, 否则也不会只有四人帮抱团取暖了。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1-25 18:08:53

川普和毛希有两个共同点,也许还有更多。

一个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宁愿我负天下人不能有天下人负我。

二个是,懂得人性弱点,善于操控民粹,知道如何大忽悠。

这些技术活,一般人就是有老师手把手教都学不会,而毛腊肉基本就是看看资治通鉴就无师自通了, 川普差点但也还是从罗伊科恩那里一学就通。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1-01-25 18:04:20

拜登政府面临以桑德斯为代表的尽最大力量往左翼极端拉。而桑德斯的拥趸似乎与川粉可以匹敌,尤其是年轻人,而且不分种族肤色。这种社会的极端左倾化确实也是美国堪忧的地方。所以共和党包括理性川粉应该尽力团结,找出对策阻止拜登以及美国桑德斯化。而且桑德斯不好对付之处在于他本人信仰坚定,心智健全,品格无可挑剔。

回复 | 1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7:58:22

以川普的智商,跑味儿与林伍德支流的荒诞不经他不糊看不清。是川普利用玩弄他们,互相利用玩弄,结果都烧不死。苦逼的是笃信这些无聊神话喝黄汤的脑残粉丝。

回复 | 4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7:55:15

俺在别处的这条评论也适合与你这里讨论:俺觉得川普性格上与行为上都像毛, 只是美国让他搞不成文革。他与那些痔囊哞士们,也像毛与陈伯达张春桥的关系。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李铁硬

留言时间:2021-01-25 14:48:16

[砸教堂,烧圣经,毁雕像,男女同厕。。。等等左派热衷的事,才叫文革吧?]

没错,这是类似文革红卫兵行为现象。但是这并非中国文革特色与本质。这种极左极右的抗议骚乱打砸抢之类,在西方民主国家以及其他发展中国家屡见不鲜。不同的是,中国的红卫兵是最高领袖直接发动操纵的,他们打砸抢只是附带的一种来自于最高领袖默许赏赐但没有明言的发泄特权,其主要目标是炮打司令部里最高领袖的政敌,其特征是最高领袖金口玉牙无法无天独断专横,以天下大乱达到自己天威无敌大治天下。这个本质上就是川普在去年11月大选后的心态动态行为轨迹。庆幸的是这是美国,川普究竟也还是个美国人美国总统。老邓早就一语中的:美国搞不起文革。川普下辈子再试试看。因为美国确实任何可能都可能。


回复 | 1
作者:sparker 回复 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1-25 17:40:15

没错,川普很早就知道这种“大白人主义”心结的广泛存在, 所以这次他一开始认定自己赢和大选舞弊可能是真心的想法, 但后来其铁杆巴尔帮他秘密调查后证明没有大规模舞弊,他应该知道真相了。

不过,他的投机本性让他以为有机可乘,他的贪权又让他不肯放手,他在罗伊科恩那里学到的那套在纽约大世界屡试不爽的招数也让他欲罢不能。。。加上朱利安尼,鲍威尔,林伍德不停地给他灌迷魂汤。灌到后来,终于稀里糊涂地喝了一大口。

回复 | 0
作者:lone-shepherd 回复 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1-01-25 17:39:30

如果白等认真的实施这三条,民主党下届连任的机会很大;不过民主党内以AOC为代表的左派势力很大,他即使想、也未必敢做。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7:36:58

俺觉得润涛阎是从个人性格品格人格上说,川普是毛希那一类人。当然美国的国家制度,加上川普生长的美国文化,也就让他做不了希毛。

回复 | 1
作者:lone-shepherd 留言时间:2021-01-25 17:35:40

如果说川普的想法有什么特别可取的地方,第一就是他关于移民的构思:

1)堵住非法移民这个大窟窿;作为一个正常国家,美国deserve自己的安全边界;

2)在彻底堵住南部边界的非法移民后,给dreamers永久居留权;

3)彻底改革现有移民制度,学习加拿大和澳大利亚,使用评分系统(merits)来决定谁可以移民。


可惜川普的实施一团糟,三条里只有第一条有一定实施。

我很希望白等administration能认真实施这三条,不过现在看希望不大。

回复 | 0
作者:阿妞不牛 留言时间:2021-01-25 17:01:08

一篇力作!俺最看重的是这一条:

【结论:美国社会面临的真正问题最主要的是人口结构快速非白化给人民特别是年长一代人心理带来的巨大冲击,其次才是中产没落和全球化带来的贫富差距扩大。】

川普就是看准了这一条,在四年前冲杀出来成功的。而广大华川粉的出现,其实也是这一条引申出的耐咀嚼的原因:从华人内心深处,如果排除掉公然的白人至上种族主义,美国的吸引力是不是从根本上来自于安格鲁萨克逊白人文化文明建立发展的国家与制度文化文明?这就好比五十年前中国人若有机会移民南非,大部分不会放弃那样的机会。而今天移民南非,中国人就有各种考虑盘算了。非常明显的是两个事实:第一是中国发生了变化,第二是南非发生了变化。

这也是很重要而且不容易说出来的潜意识的意识形态东东。说出来也很难得到解答的东东。



回复 | 3
作者:sparker 回复 求真知 留言时间:2021-01-25 16:59:18

【当大独裁者,非不想也,实乃不能!】

多谢美誉。

在美国搞独裁的成功率的确不高, 但川普连任何类似我文中说的那些可能都没打算去尝试。足以说明他就是个投机份子,远不是个政治强人。

毛腊肉当年被老将打得直掉裤子,革命成功的希望比大权在手的川普戒严军管的成功希望要小不知多少倍,但就是坚持尝试。。。所以川普远远比不上毛腊肉和希特勒这两个恶魔。还真不是阎润涛说的一类人。

回复 | 0
作者:求真知 留言时间:2021-01-25 15:43:03

好文!


“川普就是个精致的利己主义投机份子,他既没有胆识也没有雄才大略去搞什么大计划,他甚至都没有真打算要“抽干沼泽”,他只有一些投机钻营利用别人的小聪明。而耍小聪明的结果自然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当大独裁者,非不想也,实乃不能!

回复 | 0
作者:tghdy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25 15:22:43

你解释了为什么美国大企业多数是民主党拥笃,他们不可能放弃更大范围的利益追逐。

如果说国家利益由雇佣率来代表,任何以资本为主的国家都会面临失业升高、两极分化,包括中国。未来机器代替人工,国内劳动力成本上涨,中国问题更严重。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25 15:03:07

【如果死抱着所谓共和党的核心价值,那会导致米国更快的衰落】

顶!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5:01:11

【你若看到有共和党人出来说该结束里根的Neoliberalism,请告诉我。】

没有!要不然我咋说你的【共和党人既认不清历史进程的必然敢于放弃小政府的保守理念,又无法管控川普这个民粹投机份子继续搞残共和党。】,抓住关键了!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tghdy 留言时间:2021-01-25 14:59:27


资本对利益的追求和利润平均化的规律,有利于中国而非米国。资本利益和国家利益不一致的情况下,如果死抱着所谓共和党的核心价值,那会导致米国更快的衰落。不过米国人并没有认识这一点。还在到处找借口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4:52:05

【归来吧!共和党。】

现在的共和党今非昔比了。 我还没看到有哪个共和党人具有历史高度的视野来看待美国社会和国家面临的挑战。多是自私狭隘的短视者。

你若看到有共和党人出来说该结束里根的Neoliberalism,请告诉我。

回复 | 0
作者:tghdy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4:51:39

过去的共和党民主党跟现在掉了个个,已经不可能转回去。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tghdy 留言时间:2021-01-25 14:49:06

【大政府意味着集权高税国家干预,这些跟共和党的核心价值“自由主义”】

你说的是现在。我指的是过去。汉密尔顿属于右派,你不否认吧?杰弗逊属于左派,你不否认吧?

给你一个例子:威士忌暴乱(威士忌起义)。联邦党人(右翼),美国联邦政府的首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为了增加财政收入,向威士忌增加消费税。引起西部农民不满和反抗。后被联邦军队镇压。而作为民主党的托马斯·杰斐逊(左翼)在1801年就任总统后,就和国会一起迅速将该税取消了。

要不怎么说,共和党要回到汉密尔顿呢?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西北角 留言时间:2021-01-25 14:41:29

你女儿厉害,冰雪聪明,一般华人是较难认清这个“大白人主义”心结的广泛存在。

特别是在大城市生活工作的白人,由于这种心结属于政治不正确,他们都把这个心结深藏于心,不会轻易对非白人表露出来。

我有几个属于中间选民的白人朋友,平时谈政治相关议题都能谈得来, 但这次大选一谈到贺锦丽,他们似乎有意避谈或不愿深入,我当时都没留意到这些细节。。。

只是在我意识到这个“大白人主义”心结之后,回想起当时的谈话才能隐隐感觉到这种心结或多或少地存在于白人内心深处。。。

回复 | 0
作者:tghdy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4:40:51

大政府意味着集权高税国家干预,这些跟共和党的核心价值“自由主义”,强调个体私有的权力是相悖的。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4:18:38

【共和党人既认不清历史进程的必然敢于放弃小政府的保守理念,又无法管控川普这个民粹投机份子继续搞残共和党。】

抓住关键了!!!当然,民主党也有民主党的问题。这里先谈共和党。

多年前我就提出过:回到汉密尔顿。不仅是对美国而言,更是对共和党而言。

美国建国早期,在汉密尔顿与杰弗逊之间,前者主张建立强有力的联邦政府。与杰弗逊比,汉密尔顿更倾向大政府。可汉密尔顿作为联邦党人,属于保守派,既右派。联邦党,应算美国共和党的前身。

而以杰弗逊为代表的反联邦党人(民主共和党,民主党的前身,应该算是左派),则反对联邦集权。与汉密尔顿相比,他更注重小政府。

杰弗逊在争取个人权益方面,比保守派的汉密尔顿激进。

现在干脆是乾坤大颠倒——共和党主张小政府。

归来吧!共和党。


回复 | 0
作者:西北角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4:13:39

这些人心里和口中呼喊的那个“国”根本就不是眼下的美国,而是四十年前那个由“白人主导的美国”,大白话就是“白人的美国”!


============================


完全赞同。很多人(华川粉)还没有认清这是“川普大革命”的实质。

我女儿在大选结果出来后说,她被吓到了,川普这样一个流氓骗子,竟然还有七千万人投票给他。她认为这就是这些人企图恢复“白人国家”,这和博主的看法一致。

女儿在美国受精英教育,现在是执业医生。她的观点应该在精英群体有代表性。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4:06:47

川普一如既往,那国家政策当作秀的舞台而已。巴黎气候协定的内容相当宽松并且没有任何约束。


回复 | 0
作者:西北角 留言时间:2021-01-25 14:04:26

不多见的好文,顶一下。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3:55:43

我看美国的两党政治对立极化似乎也走到了尽头了。

共和党人既认不清历史进程的必然敢于放弃小政府的保守理念,又无法管控川普这个民粹投机份子继续搞残共和党。。。都是一群短视又自私的政客,他们无法对付川普就在于他们的自私不团结给川普这个搅屎棍提供了舞台。

回复 | 2
作者:sparker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3:09:12

无限制的特赦权当然应该修改,但防止自媒体时代可能有希特勒毛腊肉式的民粹政治强人利用总统大权搞独裁是更紧要的事。

回复 | 1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3:01:23

赞同博主提到的三条。

个人认为,对美国宪法赋予总统的特赦权力,要么收回,要么修正。

老唐的特赦,政治色彩太浓了。这种权力若不限制,特赦就变味了。



回复 | 1
作者:sparker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2:59:52

不管怎么说,川普都没可能也没机会再回民主党了,他的保守派粉丝群已经绑架了他,并给他钉上了极右派领袖的历史定位,他也只能在这条不归路上找投机的机会了。

川普唯一用民主党理念投机钻营操弄民粹的机会只有在2016年,过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sparker 留言时间:2021-01-25 12:52:05

你说的对。网上不少东西都不准确。

刚才又搜了一下,说伊万卡是2018年10月注册共和党的。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2:39:06

据我所知,库什纳是在2016年川普被共和党提名竞选总统后不久就退出了民主党。。。

当然,我也是看网上文章这么说的。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2:37:04

【伊万卡是去年一月才退出民主党的。】

有这事?是主流大媒体报道的吗?

现在各种流言太多,以至于什么消息都不敢轻易相信了。。。

回复 | 0
作者:水蛇 回复 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25 12:35:55

老唐退出【巴黎气候协定】,其中之一,涉及到环保问题。而环保中的减碳对美国企业回归不利。美国企业生产成本太高了。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2:28:29

【川普将在2024投入民主党怀抱,举起桑德斯的大旗出来竞选。】

老唐原本就是民主党的人。不仅老唐,老唐的闺女、姑爷子,都曾是民主党人。

美国媒体报道:伊万卡是去年一月才退出民主党的。这似乎可以说,伊万卡夫妇以民主党身份。担当老唐的白宫特使。

回复 | 0
作者:sparker 回复 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2:27:32

你对贸易战的观察比我还细致一些。 同意!

回复 | 0
作者:水蛇 留言时间:2021-01-25 12:22:24

【他的贸易战不过是向中共讨点小钱以满足其商人逐利的虚荣心同时给红脖子的农产品扩大市场以巩固其票仓】

认同!

老唐的贸易战,尤其表现在粮食出口方面,与其说是为美国农民争利益,不如说是为自己争选票。

美国农民在这场贸易战中,没有获利。如果硬说获利了,那就是老唐给了农民近五百亿的补助。而农业补助,属于拆东墙补西墙。政府财政受损,老唐票仓巩固。

奥巴马时代,美国可以理直气壮的要求中国政府减少农业补贴。到了老唐时代,美国已经没这个资格了。所以,老唐只能选择退出世贸。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留言时间:2021-01-25 12:16:09

》这么长的一篇博文,我读了一大半,再找时间读完。

2016年其实川普胜利是有很大的疑问的。如果不选前的几天,康米FBI重启克太的调查,2016就是克太当总统。康米的罪责是难逃的。也许是他认为克太稳赢,所以要表现一把,看似中立。但是他的影响是非常的深远的。尤其是克太也是一个有争议的人儿。

回复 | 0
作者:talkswitch1 留言时间:2021-01-25 12:01:46

移民环保表面上看是社会问题,政治正确的问题。 本质上还是一个利益分配的问题。 堵上非移民会对低端劳动力市场造成巨大冲击。 而能源自主更是有可能从根本上动摇石油美元。 资本要求指数增长,等4年都太长。不要说十年。 对于不满白人,美国统治精英的选择是以政治正确妖魔之,以国家暴力镇压之

回复 | 0
共有47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