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669,90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艾哈迈德写百遍BLM与张铁生交白
· 全球化进程严重受挫,转向撕裂的
· 多元性是一种财富,还是一种隐患
· 既坚持主体认同又弘扬多元文化,
· 中国在20世纪对世界有什么文化上
· 一个黑人青年被枪杀引发法律和政
· 对仇恨犯罪要有反击之策,更要找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请告诉我哪句可原谅,哪句必须批倒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识】
 · 美国能否确保赢得关键的那场“奥运
 · 他写了本什么书激怒数百学者联名声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史】
 · 中国在20世纪对世界有什么文化上的
 · 要我相信您的理论正确?请拿统计数
 · 大功臣还是大叛徒?一张照片的80年
 · 写下千万言的文豪为何对一篇小文耿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事】
 · 官办文学枯萎了,自媒体可谓生逢其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艾哈迈德写百遍BLM与张铁生交白卷
 · 全球化进程严重受挫,转向撕裂的半
 · 多元性是一种财富,还是一种隐患?
 · 既坚持主体认同又弘扬多元文化,这
 · 一个黑人青年被枪杀引发法律和政治
 · 对仇恨犯罪要有反击之策,更要找治
 · 身份政治为背景的“政治正确”压制
 · 强化民主制度执行力将是美国取胜的
 · 中华文明在世界文明中是什么位置?
 · 中美关系四个“不寄希望”与一个窗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2021-01-30 14:44:33

  所谓知识分子,并非已经充分启蒙、不再需要启蒙的一群人。恰恰相反,由于他们与观念的特殊关系,他们可能是一个最容易用伪观念禁锢自己和束缚他人的人群,因此特别需要康德所说的那种启蒙:从加于自己的愚昧和不成熟中解放出来


  老高按:大选动荡余波犹在,病毒猖獗疫情严重,正应该趁禁足在家之机认真读书。大半年来,读思想人文经典原著和文学作品,不亦乐乎!有些原来就没好好读,有些早年读过,但“朝花夕拾”,领悟的角度和深度大不一样。结合观照眼前世事纷乱,思想沉静了不少。很巧读到《新京报》摘编了美国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徐贲教授去年出版的《与时俱进的启蒙》中的篇章,我自己感到很受教益,在此推荐给各位分享。
  徐贲教授毕业于复旦大学,在马萨诸塞大学获得文学博士,出版有《Situational Tensions of Critic-Intellectuals》(1992)、《Disenchanted Democracy》(1999)、《走向后现代和后殖民》(1996)、《文化批评往何处去》(1998)和《知识分子和公共政治》(2005)等多种中英文著作,发表过大量文章,我也曾经多次介绍过。


  我们今天应从18世纪启蒙哲人中继承什么思想遗产

  原作者:徐贲,摘编:徐悦东,《新京报》2021-01-28

000.png

  《与时俱进的启蒙》,徐贲著,上海三联书店2020年5月版

  【新京报编者按】欧洲18世纪启蒙运动距今已有几百年,在这几百年中,启蒙运动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遗产?对于当下来说,18世纪的启蒙哲人的思想还有哪些值得思考的地方?对于启蒙来说,知识分子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以下经出版社授权摘选自《与时俱进的启蒙》,略有删减,小标题为摘编者所拟。

000.jpg

  徐贲

  真相的启蒙是授人以鱼,认知的启蒙则是授人以渔

  我们今天需要的启蒙可以分为三部分,它们互有联系,但又可以单独产生不同的明智效应。
  第一个部分是“真相”,它的明智效应是“了解”和“知晓”。事实关乎真相和真实,它的反面是掩盖真相、制造假象、散播谎言和迷信。在不自由的情况下,真相经常是用暗指或旁敲侧击的方法来揭示的,能接受暗示的其实已经是明白人,不明白的人经常并不能接受暗示,这样的启蒙因此也就不起作用。
  历史学家沈志华说,认识历史需要从“发现历史”开始。这个“发现”就是从不了解真相到了解真相,从不知晓事实到知晓事实。“发现”指的是发现真实,破除谎言、欺骗、迷信、盲信、神话等等。不仅是历史事件的真相有启蒙作用,苦难的真相也是一样。苦难真相不一定是纪实的,也可以用文学的形式。阅读这样的作品给人带来强烈的震撼,感动情绪中被唤醒的同情、悲愤、良知和良心,就是启蒙的效应。

  启蒙的第二个部分是认知,它的明智效应是“理解”和“认识”。这是一个比了解事实真相要高的层次,它不仅要了解事情的真相,而且还要知道那是什么性质的真相,因此对它的本质和发生原因有所理解和认知。认知的启蒙把重点放在可靠的方法和合适的概念上。
  如果说事实真相的启蒙是授人以鱼的话,那么认知的启蒙则是授人以渔。谁都不可能指望别人来告知他所需要的所有真实知识,他必须自己学会如何辨别知识的真伪。这就需要有可靠的认知方法,如准确的概念、逻辑论证程序、检验说理谬误的训练、辨析真假的能力等等。我们将此统称为“批判性思考”。
  批判性思考可以帮助我们有效地抵御强制灌输、歪理骗术,也可以帮助我们抵御愚弄、操纵和轻信自欺,明白人为什么会有错误的认知,为什么会上当受骗。批判性的文学也能对认识现实世界起到启发认知的作用,不仅让人们看到发生了什么,而且认识到如何发生和为何发生,这就是一种认知的启蒙明智效应。
  认知不仅需要方法,而且还需要用合适和准确的概念来思考。例如,心理学家揭示了这样一个事实现象: 被害者对加害者产生同情和好感,甚至认同加害者的某些观点和想法,反过来帮助加害者。
  心理学为此抽取出“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概念,用它来认识和解释这种普遍存在的受害者情结,那就是非理性的、病态的认贼作父。我们可以用这个概念来认识人的一种自我防卫机制,那就是,当受害者相信加害者的想法时,他们会觉得自己不再受到威胁。
  这样的概念不是现成的,而是深刻思考的结果。18世纪启蒙哲人的问题思考很多是在概念层次上进行的。17世纪科学革命之后,科学家和哲学家日益强烈的需要是,“要求对已经能够用精确的语言明晰描述的知识加以系统整理。牛顿把词语描绘成对现实不可化约的概述,洛克专注于思想和词语之间的基本关系,这些都证明了一点,即人类精神的进步是如何与表达一般观点的具体术语的使用联系在一起的”。
  概念是对已有词语的更专门更精确的运用。例如,苏格兰启蒙代表人物之一的亚当·斯密坐在自家楼上的窗口,看到窗底下人来人往,买卖货物,他从自己的实际观察中形成了“交易”(exchange)的概念,这是英语中已有的字词,不是斯密发明的专用词。他用“交易”这个概念来分析交易行为中包含的“信任”。你拿一块钱换取别人的东西,这里面有“说服”的机制在起作用。你被说服了,就觉得值;不被说服,就觉得不值。许许多多非常复杂的交易如果都是自由的,都是说服而非强制在起作用,那便是推动市场经济的“无形之手”。
  斯密解释说,从经济交易价值观(值与不值,自由与不自由)可以发展出社会道德价值观(好与不好,自主与不自主)。这两种价值观是互相联系的,其中的纽带就是“公正”。一个良序社会必须是公正的,一定少不了“信任”和“道德”。良序社会不只关乎国家社会财富,而且关乎人的道德情操。在斯密那里,所有这些概念都是环环相扣的,互相起到解说和支持作用。
  概念有助于解释事实的本质,把个别的认识提升到一般的层次,这是一个从具体到抽象的过程。例如,社会心理学的一些概念揭示了胁迫或不自由状态下具有普遍意义的种种人性晦暗:“沉默的螺旋”、“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认知失调”(cognitive dissonance)、“服从权威”(米尔格拉姆实验)、“霍桑效应”(Hawthorne Effect,当被观察者知道自己成为观察对象,而改变行为倾向的效应)、“无助心态”、“温水煮青蛙”,等等。

  一个人要打破自己的愚昧和不成熟,只能靠自己的观念转变

  概念经常是在观念的作用下发生作用的。例如,18世纪启蒙思想的“世界主义”(cosmopolitanism)催生了特定意义的“世界”、“全球”、“人类共同体”概念。启蒙思想的世界主义,至今仍然是狭隘民族主义和以及种族之间的排外、仇视、敌意的解毒剂。
  在18世纪,世界主义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和观念,它不同于历史上那种超国界哲人的无根人生观(如公元前五世纪的第欧根尼的犬儒主义),不同于伟大君王的帝国想象(如罗马皇帝奥勒留的世界帝国),不同于基督教或伊斯兰教的那种宗教一统天下。启蒙思想的世界主义是一种包括所有人类的普世存在(ecumenism),只要遵守某些最基本的法律和道德准则,任何人都是这一人类共同体的可贵成员。
  人类的普世存在要求限制和消除形形色色的部落主义、种族主义、民族对抗、仇恨、歧视和暴力冲突,也要求警惕现代民族主义和国家主义可能带来的祸害。正如康德在《永久和平论》中所说:“既然大地上各个民族之间普遍已占上风的共同性现在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以致在地球上的一个地方的侵犯权利就会在所有的地方都被感觉到: 所以世界公民权利的观念就不是什么幻想的或夸张的权利表现方式。”
  康德认为,个人可以把自己看作超越感性世界的公民,个人是理性存在者,也是世界公民。今天,启蒙的世界主义理想还远未实现,但是,人类至少可以从这个理想汲取普遍价值、普遍规则、国际法和普遍人权的合理性,而这正是拜启蒙思想所赐。由于概念与观念的衔接,在概念和观念层次上的启蒙也经常是衔接的。

  启蒙的第三个部分是观念,它的明智效应是“判断”,识别善恶、正邪、是非、对错等。判断所涉及的观念是具有普遍性的,不是局部的知识或学理。例如,一个人虽然可以在学理上明白康德的普世主义,但仍然会由于某种需要而鼓吹狭隘的民族主义。这是因为,他并不觉得自己需要在这二者之间做出对错和是非的判断和选择。对错不辨、是非不分、善恶不明,这些是康德所说的那种自己加于自己的愚昧和不成熟。一个人要打破这种愚昧和不成熟,只能靠他自己的观念转变。这是一种自我启蒙。
  康德在《什么是启蒙?》里对此写道:“启蒙运动就是人类脱离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不成熟状态,不成熟状态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对运用自己的理智无能为力。当其原因不在于缺乏理智,而在于不经别人的引导就缺乏勇气与决心去加以运用时,那么这种不成熟状态就是自己所加之于自己的了。Sapere aude!要有勇气运用你自己的理智!这就是启蒙运动的口号。”
  康德所说的启蒙,不是在先知先觉与后知后觉之间对比出来的,而是在“懒惰”与“勤思”,“怯懦”与“勇气”之间对比出来的。康德写道:“懒惰和怯懦乃是何以有如此大量的人,当大自然早已把他们从外界的引导之下释放出来以后,却仍然愿意终身处于不成熟状态之中,以及别人何以那么轻而易举地就俨然以他们的保护人自居的原因所在。处于不成熟状态是那么安逸。”我们不能靠书本得到理解,不能靠牧师变得有良心,不能指望医生替我们规定食谱,同样,我们不能依靠别人来获得自己思想上的解放,观念的启蒙尤其是这样。
  “观念”(ideas)是指那些对重大问题(历史、人性、社会、政治)的观点,这种观点经常成为有价值观支撑的信念。18世纪启蒙思想之所以与我们今天的世界有关,是因为它为我们提供了一些仍然在影响我们现代生活的基本观念。
  18世纪的观念包括,人可以运用理智来认识世界和人自己、人的独立思想具有不可替代的价值、人类是一个整体性存在、自我完足是人的存在价值、永久和平和普世价值是人类共同向往的、人类应本着世界同胞之精神互相团结共同协谋发展。这样的观念是信念与价值的结合。
  这样的信念和价值在18世纪启蒙运动时期前后发展起来,对此有所贡献的思想家包括孟德斯鸠、亚当·斯密、休谟、卢梭、康德等。他们对这些观念的见解是否正确是可以争论的,但是否正确或具有真理性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即使他们在这些观念上某些看法或结论遭到推翻,其表述和论辩本身的有效性依然存在。真正留存下来的是一种开创性的经验、探索的勇气、理性思考的方式和新型的知识。他们的作品之所以重要,是由于传达出这种经验、勇气、思考和知识。我们称之为启蒙精神,它至今仍然是启蒙运动对当今世界的重要遗产。
  对判断是非和区分善恶来说,观念不仅是道理,而且是根本、基本的道理,在这个意义上称之为“大道理”也无不可。启蒙不需要总是说大道理,但决不能没有基本的道理。没有基本的道理,就会说不清具体的道理。知识分子应该是善于用基本道理来对具体的事情说道理的人,因此应该懂得基本的道德是非,能分辨善恶和正邪,这是当一个知识分子的条件。
  可以说,没有观念就没有知识分子,没有对观念的运用也没有知识分子。美国芝加哥经济学派的代表人物之一的托马斯·索维尔(Thomas Sowell)在《知识分子与社会》一书里,把知识分子定义为“那些工作始于观念也终于观念的人”。
  当然,知识分子本身并不都是这样的,他们并非已经充分启蒙、不再需要启蒙的一群人。恰恰相反,由于他们与观念的特殊关系,他们可能是一个最容易用伪观念禁锢和束缚自己和他人的人群,因此特别需要康德所说的那种启蒙:从加于自己的愚昧和不成熟中解放出来。
  英国政治学家欧克肖特(Michael Oakeshott)指出,知识分子形成了一个特定的阶层。他们的启蒙不同于一般的“群众”(公众)。知识人士受过良好的教育,可能有丰富的专门知识,但这并不能改变他们“群众人”的特征。一个人充当群众人,与他是否受过学校教育或者学历有多高并没有特别的联系;如果说有,那也是受的教育越多,也就越容易成为群众人。
  欧克肖特还指出:“群众人并不一定‘无知’,他常常是所谓的知识分子的一员,他所属的那个阶级恰恰是与其他阶级最不常联系的。”知识分子其实是这样一种人,“他们生活在一个受保护的社会领地里,在这个领地里他们无须担负自决自治的重负”。
  欧克肖特认为,知识分子最容易成为“群众人”。这个看法与许多人头脑中的那种理性知识人士形象大相径庭。知识分子担任“知识保镖”和“教育者”的双重身份,前一种身份往往是一些头面知识分子专门拥有的,而后一种身份则是作为广大教育工作者和“灵魂工程师”的知识分子们共同拥有的。无论扮演的是知识保镖还是教育者,他们都是观念启蒙的阻挠和破坏力量。

  我们该继承18世纪启蒙哲人什么样的遗产?

  回顾18世纪的启蒙,不难发现,那个时候的启蒙是在真相、认知和观念这三个部分同时发生的,其中最值得我们今天传承的是它的认知和观念启蒙。18世纪最有系统、最雄心勃勃的知识传播可以说是法国启蒙哲人狄德罗等人编写的《百科全书》。然而,在这部以提供真相知识为目的的百科全书里,我们同样也能看到认知启蒙和观念启蒙在起作用。
  《百科全书》的知识顶多只能到编撰时刻为止,所以需要不断更新。由于法国《百科全书》后来再没有知识更新的机会,我们今天只是把它当做一部历史文献,而不是真正的百科知识来阅读,所以它的知识价值不如它的认知和观念价值来得重要。
  一般而言,百科全书提供的是一种客观中立的知识。但是,启蒙运动中的法国《百科全书》却是一个例外。马丁·莱恩斯(Martyn Lyons)在《西方世界的阅读与写作史》一书中写道:“达朗贝尔和狄德罗的《百科全书》是欧洲启蒙运动的重要著作。与今天众多的百科全书不同,它的目的并不是立场中立地描述当时的知识状态。它当然包括讨论当时最新科学方法的文章,但它也是在以理性改革的精神,对旧制度社会和政治体制提出批评。当时的主要知识分子都参与了这部百科全书的工作。”
  这部《百科全书》贡献者人数将近200人,其中有姓名可考的约140人。他们的政治立场并不相同,但在启蒙知识问题上却有着一个重要的共识,那就是,百科全书的目标不是要汇总过去或现有的所有知识,而是要开创一种面向未来的新知识。既然它的目的是要与过去的知识模式决裂,既然是要对支持现有体制的知识基础提出批判,它的立场当然也就不可能是中立客观的了。
  我们从这部以启蒙为目标的百科全书可以看到启蒙知识或真相知识启蒙的四个重要特征。第一,这种启蒙提供的不是简单的事实真相,而是以某种可靠方式来确定的事实真相。17世纪科学革命之后,“方法”成为寻求新型知识的关键,笛卡尔和培根倡导的方法虽有不同,但共同奠定了现代知识认识论的基础。《百科全书》所提供的知识本身就是对经院哲学的批判,“批判它幼稚的诡辩伎俩、空洞做作的赘词,以及摧毁一切理性、扰乱人的常识的推理方式。……针对各种陈旧思想,他们以胜利的热情提出一种真正的哲学作为对抗,这就是批判考察的精神,观察实验的精神”。
  这就像倡导公共说理和批判性思维一样,它们虽然没有直接针对谁具体制造的谎言歪理,也没有直接批判某个不讲理的环境,但由于它们坚持摆事实、讲道理,说理行为本身所包含的诉求就已经是对不讲理和讲歪理的现状的一种批判。以行为示范代替说教是一种审时度势的批判策略。
  提供真实的知识是有启蒙目的的,这个启蒙的目的也决定了在无数可能的真实知识中,对某些真实知识有优先的选择。它首先要针对的就是在当下环境里阻碍或限制自由意识和思考的种种愚昧机制。因此,它需要确定什么知识在此时此地比较重要,应该优先对待。知识者的问题意识决定了什么是最为迫切的知识,“每当一种全面性偏见应受重视时,那么这种偏见就应该在百科全书的条目中郑重其事地加以阐述,且须带有所有似是而非、颇有诱惑力的点缀物;但另一些条目则以可靠的原则论证相反的真理,参阅这些条目则可以推翻这座烂泥堆起来的大厦,使其化为齑粉”。今天的启蒙和18世纪的法国启蒙虽然不同,但这项确定优先知识的工作却是同样重要的。
  第二,《百科全书》提供了许多在当时被认可的真实和可靠知识(今天人们可能对它有了新的不同认识)。狄德罗在“百科全书”(Encyclopédie)词条中说,百科全书的目标是“改变民众的思维方式”。他和同道者们要提倡的是一种与天主教神学不同的世俗学说。《百科全书》要包含世界上所有的知识,并向公众和后代传播这些知识。从一开始起,这部著作的构想就已经包含了批判和改变现有知识结构与性质的目的。那就是倡导理性,要求以理性来客观检验任何形式的知识,而不是盲目地依赖神意或意识形态。任何理性的知识都具有驱除愚昧和迷信的作用。
  提供理性和真实的知识不等于直接破除特定的愚昧,直接戳穿某个谎言或某个具体的神话。真实知识具有普遍的启蒙意义,一个人掌握的知识越可靠、越广泛——其中相当一部分都可以成为普通常识——就越不容易轻信上当,就越能独立思想和判断,克服愚昧。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说,普通的知识教育对每一个人在认知和判断上成熟起来是绝对必要的,也是一种最基础的启蒙。
  第三,真实的知识会不符合权力的利益,权力对真实的知识不会坐视不管。因此,提供真实知识是一件有风险、甚至有危险的事情,会有障碍,也会受到权力的限制。《百科全书》的坎坷出版经历充分显示了18世纪传播真实知识时所遭遇的限制。莫尔内在《法国革命的思想起源》中指出,启蒙哲人在原则问题和实际问题上的表现是不同的,他们在原则问题上——以理性取代迷信和反对一切非理性或排斥理性的权威,必须用启蒙来改变民众的愚昧思维方式——是大胆而明确的,但是,“当原则问题转向实际问题时表现得畏畏缩缩,甚至自相矛盾”。
  《百科全书》的贡献者们尽量让他们提供的知识显得中立客观和学术专业,对权力没有丝毫冒犯的意思。与其他许多百科全书贡献者们的“学者”身份不同,“法国《百科全书》的撰稿人是些‘哲人’。众所周知,他们对过去的哲学思想毫无敬意”。但是,“公开署名的文章……完全是一种毫无冒犯意味的学术;甚至论述的问题(除了狄德罗的几篇文章之外)也是不容许大胆讽刺的课题。如果我们浏览一下阐述政治和宗教问题的文章,比如说,随便看10篇或100篇,我们看到的无一例外都是中立的、谨慎的,甚至包含敬意的言辞”。这样的中立和敬意可以理解为自我保护手段,这是一种必要的夹缝中求生存的手段。
  第四,《百科全书》看似提供客观中立的真实知识——这是事实真相的启蒙,但是,在对知识的介绍和阐述中会出现相关的,具有普遍意义的概念和观念——这是认知启蒙的部分,最有效的认知启蒙恰恰是与事实真相启蒙同时进行和发生的。今天,出现在网络或纸媒上的时事评论或具体事件评论经常以澄清某个事实或真相为目的,这是真相的启蒙,这些评论经常需要运用一般性概念,包含普遍性观念,这些概念和观念就是认知启蒙。这个时候的真相启蒙和认知启蒙结合经常是非常自然而有效的。
  对后来的启蒙来说,18世纪启蒙里一些真相知识虽然可能已经过时,但许多认知和观念并没有过时,在很大程度上仍然具有相当的现实意义。这是我们重申这一启蒙的根本理由。当然,对不同的国家社会来说,重申启蒙的问题意识和当下性会有所不同。


  近期图文: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之恶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士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家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和能量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怪兽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更糟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的宣言  




浏览(1661) (22)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31 00:06:40

对中国可能是启蒙问题,但是启蒙了又能怎样?Hoffman教授的研究对象不是中国精英,而是美国西方的无神论者。两岸猿声啼不住是共产思维和progressive左的叫嚷,同宗兄弟争权夺利找新爸爸的游戏。精英又能怎样?启蒙又能如何?还不是想enjoy fine things in life。但是还是时间的囚徒,还是要死的。

回复 | 1
作者:远方的孤独 留言时间:2021-01-31 00:02:32

精英要区分左和右的不同。共产思维和progressive左是同宗兄弟。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教授Don Hoffman做了海量实验,认证,进化无神论者,活着,truth是不重要的,他们对真正的reality也不会倾注自己的能量和心血,他们只关注自己的感受,并由此决定生活的质量。 因此左left平时高喊口号,什么客观,什么平等啊,多么fake。

回复 | 0
作者:taichidao 留言时间:2021-01-30 19:34:47

从纯粹“中国文化”的角度,中国不存在西方概念的“知识分子”。中国只有啃书分子他们一辈子都是啃食和“消化”几本“圣人”的“经典”然后终身思考的都是如何服务于帝王体制和党国体制以求辉煌腾达。

存在决定命运。讨吃的生存方式决定了中国书虫低级下贱的命运并使他们成为中华民族两千年里对民族危害最大的群体。依靠他们启蒙别人那是倒悬了是非。

回复 | 0
作者:gmuoruo 留言时间:2021-01-30 18:32:55

这个最有意思:

---

第三,真实的知识会不符合权力的利益,权力对真实的知识不会坐视不管。

---

对照一下事实:

川黑书呆子们都很符合中美两国“权力的利益”。

中美权力“不会坐视不管”的又恰恰是支持川普的人。

回复 | 1
作者:hare 留言时间:2021-01-30 17:34:09

说的对。但另外一面是,中国读书人最反对的也是用西方文化来启蒙,不信问问余英时。这些人看不到中国文化是中国人愚昧的基础,而靠保持中国文化吃饭。

回复 | 2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1-30 17:29:09

留言中"感念”写错了。应该改为“概念。”

回复 | 0
作者:俞先生 留言时间:2021-01-30 17:26:53

文章中将Exchange翻译成中文的“交易,”似有错误。不知道是你写的,还是文章的作者写的。Exchange在中文里,通常翻译为“交换,”不是“交易”。“交易”的英文词是“transaction”或“trade”或“deal。”英文词swap也是交换的意思。但是,在特定场合,这些词汇都有特定含义,不能混用。"交换"这个词在中文里,可能也能说成是“交易,”“换”和“易”的意思相近。但是,在经济学里,这些词都代表对经济学感念的理解,用错了就表明作者不懂经济学。将exchange翻译为“交换”最为准确,不能说成是“交易”。如果原来是由徐贲写的,那他就不懂经济学。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1-30 16:50:39

呵呵,明镜的何频要靠启蒙别人来赚钱来赚人气呢。

结果,现在人气越赚越少了,似乎没有人去看他的视频了。

反而,一些以前根本不上大雅之堂的视频主持,却一开机就有上万乃至几十万的点击量。

例如,姜光宇、猪妹、苏小和、石涛等人,都在油管上开有专门账户。

回复 | 1
共有8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