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钱的博客  
我不思,则我不在  
        https://blog.creaders.net/u/6860/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老钱
 
注册日期: 2012-10-17
访问总量: 682,500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老钱: 为什么说是厉害锅在背后策
· 老钱:极左派挑动制造族裔矛盾的
· 老钱:糊涂的华左朋友们应该醒醒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友好链接
· 润涛阎:润涛阎的博客
· 桑妮:桑妮
· 俺是吾丁:俺是吾丁的博客
· Jack之家:Jack之家
分类目录
【园艺】
 · 老钱的菊花
【大自然】
【世界】
 · 老钱:南海问题(一)/从南京宝船
 · 老钱:再谈对新冠病毒的正确对策
 · 老钱:祝福阿桑奇幸福健康
 · 老钱:再谈佛系对策
 · 老钱:有感于日本中小学校餐
 · 老钱:我看方方日记(2)
 · 老钱:病毒的佛系对策图解
 · 老钱:钟南山是那家子英雄?
【大陆】
 · 老钱:钟南山火线入帮? 闹剧,丑剧
【为美国忧】
 · 老钱: 为什么说是厉害锅在背后策动
 ·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 老钱:关于DeepState/深层政府
 · 老钱:5593页的沼泽/Swamp
 · 老钱:山在呼,海在啸
 · 老钱:不是短痛,就是长痛!
 · 老钱Z:什么是Deep State/腐败沼泽
 · 老钱:我们就是山,我们就是海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 老钱:关于中共病毒的二十万大谎言
【永恒的六四】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什么叫“境外势力”?
 · 美丽的勇敢,勇敢的美丽 - 由6。4
 · “六.四”万岁!年轻人万岁!
【故里行】
 · 《我们这一辈》
 · “拆!拆!拆!”/故里行(七)
 · 看财经频道/故里行(六)
 · 大陆的两极/故里行(五)
 · 火车上/故里行(四)
 · 位虽卑,未敢忘国/故里行(三)
 · 狗屎GDP/故里行(二)
 · 南京一条小街/故里行(一)
【华人参政】
 · 老钱:极左派挑动制造族裔矛盾的战
 · 老钱:糊涂的华左朋友们应该醒醒了
 · 老钱:Ossoff竞选就是作弊!
 · 老钱:答友人,这个疯狂的世界
 · 老钱:与杨博士商榷
 · 老钱:这就是民主党极左派所谓的“
 · 老钱:“全部选票”就是坚持“造假
 · 老钱:与杨贵葆先生商榷
 · 老钱Z:一个清华同学的问题
 · 老钱Z:川普能否抽干华盛顿沼泽
【华人故事】
 · 老钱:华人的困境和认知误区
 · 老钱:她为苍生说过话
 · 老钱:一个沥青厂,将矗立在我们身
 · 老钱:为傅雷收藏骨灰的江小燕的故
 · 老钱:纪念叶晓芸
 · 老钱:我才遇到的一个网络诈骗
 · 我们是史无前例的77级!
 · 迎接我们的“白雪公主”回家
 · 探望张连德(2)
 · 探望张连德
【在北美开车】
 · 关于交通规则的差异
 · 再说我的车库门
 · 说说我的车库门
 · 一次车祸(续)
 · 一次车祸
【培养男子汉】
 · 培养男子汉(四)天生我才必有用
 · 培养男子汉(三)好学向上
 · 培养男子汉(二)重视体育
 · 培养男子汉(一)人格人品
【读书随笔】
 · 老钱: 怎么离开这个世界?
 · 读《松园旧事》- 中国二十世纪的《
【电影评论】
 · 老钱:我看《都挺好》
 · 我看《芳华》
 · “为‘影响’服务”-《我不是潘金
 · 《武媚娘传奇》的观感
 · 《山楂树之恋》
 · 《铁娘子》获得了奥斯卡奖
【晚霞的凄凉】
 · 晚霞的凄凉2,这是一个国家的,也
 · 晚霞的凄凉1,关于Alzheimer/老年失
【谁的错】
 · 美国的问题(二)/ 关于平等的一些
 · 华裔不相信眼泪!
 · 谁的错?2--浅谈税收与富人
 · 谁的错?2--也说说华尔街与金融危
 · 谁的错?---浅谈全球化
【科学技术】
 · 云计算的不久将来
 · 一次云计算的讲座
 · “立体打印机”,让我们睁大眼睛,
 · 让我们睁大眼睛,高举双手。。。(
 · “好奇心”是推动历史的动力
【旅游观光】
 · 老钱:莫斯科的地铁
 · 老钱:列宾的画展-莫斯科行5
 · 老钱:莫斯科的航空航天博物馆
 · 老钱:莫斯科芭蕾舞大剧院
 · 老钱:莫斯科的一个艺术博物馆
 · 老钱:华灯初上莫斯科
 · 日本印象(二)
 · 日本印象(一)
 · 在欧洲de走马观花及思索
 · 在韩国坐马观花
【健康保健】
 · 老钱:我们回到家了/自我隔离中
【动物世界】
 · 濒临灭绝的鲨鱼
 · 青蛙的故事(二)
 · 青蛙的故事(一)
【环境保护】
 · 老钱:沥青厂的再思考
 · 大洋旋涡中心的垃圾场
【孩子教育】
 · 浅议“虎妈”
【大选2012】
 · 美国大选(7),选谁? ,关于欧巴
 · 美国大选,选谁?as the same as (
 · 美国大选(5)选谁? 不能再选一只“
 · 美国大选(4)选谁? 不搞“阶级斗争
 · 美国大选(3)选谁?第一次总统竞选
 · 美国大选(2)选谁?关于平等的思考
 · 美国大选6选谁?有感于第二次总统
 · 美国大选1选谁?不要搞“社会主义
【布衣闲谈】
 · 老钱:悼念朱小蔓博士
 · 老钱:让微信“美国本土化”
 · 老钱:关于“样本池”的普测方法
 · 老钱:我赞成公投公决封还是不封
 · 老钱:华人朋友到底要什么?
 · 老钱:还有7位呢? 还有陈秋实,方
 · 老钱:JC城市发展之我见
 · 老钱:林郑月娥让步了吗?
 · 老钱:香港人,有情有义,有胆有识
 · 老钱:命运攸关的幽门螺旋杆菌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网络日志正文
老钱ZT刘丽明:一部烂尾大剧 2021-02-24 03:23:01

老钱涂鸦集(倍可亲)

老钱的引言:这一篇文章不是我写的。是一位身在墙里的才女所作。作者是我的朋友,原作者叫刘丽明。文如其名,美丽明亮。虽然是在彼岸隔洋观火,却洞察秋毫,鞭击鞑里,立论分析,精准犀利。事实与逻辑,清清楚楚。

让我不由得要击掌喝彩。强烈地给大家推荐,分享。

这才是超强大脑!

我不知道在美国的华左们,有谁能站出来平等对阵的。没有,肯定不会有。他们只能拉大旗作虎皮,裹挟自己意淫了。

Google了,也没有找到网上的原文。征得她得同意,只好放在我的博客里转载了。


一部烂尾大剧给好奇心留下的斑斑疤痕

Original 刘丽明

1、透明度的消失

当着世界人民的面,美国政体的肚子,被川普这把手术刀拉开了一个口子,没等他把里面的秘密搞清楚,各方势力就齐心合力,又把肚子给缝上了。肚子缝上了,美国没病!川普也终于被赶下了台。拜登向世界宣布:美国回来了。有人赞道:那个优雅的、有责任心的、有秩序的美国回来了。嘿嘿!当真美国能像没事人一样回来吗?很多人都不信了。此时的是非观,纵横交错,乱得很。有的知识分子,比如法学教授贺卫方先生,坚信灯塔国还是灯塔,我却做不到——草率缝起来的那道疤,实在太碍眼了,我的眼光绕不开它,被它纠缠,那道疤后面的黑箱内幕刺激着我的想象,透明度的消失,熄灭了曾经让我相信的美国制度的神话。经历了一段既让你看到有秘密,又始终得不到解密的过程,我留下了这个不相信的后遗症。川普被骂作破坏美国民主宪政的白痴流氓,我倒是有点感谢他,无论他是什么样的人,至少他与拜登那种被体制训练得淡而无味的官场假人不同,川普就算是装的,也比拜登有血有肉有意思,其裸露的性情,是让我卷入这场大剧的初始原因,如果没有川普,我大概不会调动起对美国的深度关切,我还会像以前一样,隔膜而幼稚地遥望着美国,不会演变成现在、让各种切近的怀疑包围着,费力地靠着常识和信息的比较来接近真相,但不再相信终极真相。

韩青1.JPG

(插图一)


2、不准说舞弊=“没有舞弊”?

美国这次大选,到底有没有系统性舞弊?这大概要成为一个永久的悬案了。但是“有舞弊说”(我称之为正方)与“没有舞弊说”(我称为之反方)这双方的说法,在论述问题的广度、密度和深度上,是严重不相称的。需要说明的是,某些基于Q的阴谋论而相信舞弊的人,不在我的议论范围内,他们是横跨另一个平行世界的人,我会从趣味的角度看他们用编剧的逻辑解释世界。我这里只说现实中的人和事,比如密歇根州对多米尼(Dominion)投票机的审计结果,是独立第三方经过多少个小时做出来的专业结论,证明舞弊言之凿凿。该结论出来以后,我特别希望听到反方有何反驳,可反方几乎不提这茬。再比如条形码扫描技术发明者乔万·普立策,他对纸张记忆深入到纳米级别的研究,也是条分缕析异常详尽,他识别出红区选票和蓝区选票在印刷上的差异,说这个差异使得前者容易被投票机拒绝,然后被篡改。他现身说法,证明投票机非法联网,他还愿意用自己的设备给富尔顿县所有的邮寄选票验票,说50万张选票只需要两小时,真伪立等可见。反方呢?继续不吱声,不了了之。为什么不让这位教授验票?为什么他们宁可被怀疑,也不愿被澄清?此外,还有数千个宣誓作证的民众,他们都有自己的亲身见闻要说,可不管是主流媒体还是司法部FBI,没有人去接触他们——我不是希望这些机构去支持他们、赞同他们,我是想看到他们举出的海量问题被调查,被质疑,哪怕有人与他们在法庭上争锋,甚至反诉他们诽谤也是好的。因为只有从两个方向夹击问题,才能比试出哪边的证据或逻辑靠不住,起码双方在深化或细化的程度上要对等嘛。但是我们没有看到这个对等。与正方实实在在的举证相对照的,是反方的空虚缺位。反方没有具体的反驳,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川普一方起诉的60多场官司全输了。怎么个输法呢?不讲。他们大概以为只要抓到这个“输”字就够了,根本不在乎真相是什么(因为有些人心知肚明,有些人正中下怀,真相对他们来说原本就是多余的)。但是这对吃瓜群众来说是远远不够的,简单的一个判“输”打发不了我们,我们需要看到对事实真相的具体论证。既然双方总也不能正面交锋,总也不能辩个清楚,我们就只能在想象中,通过常识思维来判断谁可信,谁不可信了。在我们这些局外人眼里,正方这边,是活生生的人,他们宣了誓,用追求真相的正义之心,用毕生研究的专业成果,用个人的亲身经历,不怕辛苦不惧压力地站出来举证,有理论、有实践、有逻辑、有细节。而反方那边,只见议程不见人,议程的作用是回避问题,通过不立案来实现,用“不适格原告”、“起诉时间不对”等枝节问题给你打回去。这样判不能说它错,但是这种所谓的“输”,并不能证明“没有舞弊”啊,反方却拿着这个结论到处堵人口,这显然是有意的移花接木,混淆视听,糊弄公众了。他们人躲在法院、行政、议会、媒体等貌似公正的机构掩体后面,把矛头对准正方的人,他们也有理论和实践,理论就是扣帽子,一言以蔽之:相信舞弊的人都是阴谋论者,实践就是用他们主流媒体的权力,用社交平台的权力,把“停止窃选”和“舞弊”作为敏感词,给几万个川普支持者禁言、封号。我们看得很清楚:正方是想方设法要把选票问题弄个清楚,反方是想方设法地不解决选票问题,只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哪边可信,哪边可疑,哪边想让真相大白,哪边不想让真相见光,在我们这些有着丰富的“被治理”经验的强国人眼里,不是一目了然吗?所以,别怪我们相信有舞弊,我们相信的是那些想让真相大白的人;我们不相信“没有舞弊”,是因为不相信那些不敢直面问题、刻意回避、偷换主题、笼统地曲解法院结论来压人、不让人讲话的人,有如此行径的人,嘴里能吐出真话吗?正是他们的鬼祟行为让我们疑窦丛生


3、“大海怪”烂尾,川普错在哪里?

“大海怪”这个词,我记得是鲍威尔律师说出来的,应该是指大选舞弊的吓人事实,还说军方缴获了法兰克福服务器,据说那是操纵选票的总源头。但究竟拿到了什么证据,一直语焉不详,永远是一个等待查实的开放性结尾,害我们望穿秋水也看不到实锤,后来,除了鲍威尔向法院提起的几百页还是几十页的诉讼外,对民间再也没有交代。说实话,当初鲍威尔讲到“大海怪”时情绪非常激动,我就有不祥之感——抓到重磅证据了,难道不该是情绪沉底,胸有成竹的吗?怎么会如此躁动呢,莫非底气不足?但我相信鲍威尔律师没有骗人,也许她浸沉其间,真的觉得义愤难抑。也许她高估了自己仅靠私人力量就能将证据坐实的能力,没有公权力介入调查,加上时间太短,她是收不了尾的。除了“大海怪”,川普团队还给了支持者很多其他的盼头,比如情报总监关于外国干涉大选的报告,比如不跟他合作却又奇怪地与他互表信任的前司法部长巴尔,仿佛有什么“锦囊”留给他似的。还有,把国防部长换了,又煞有介事地安排军队接替人选的顺序,种种迹象和异动,都让人猜测川普会在必要的时候调动军队,保护大选成果。当然,这些“致胜王牌”最后都实事求是地烂了尾,只起到了临时鸡血的作用,所以我曾一度认为,川普辜负了他的支持者,他提高了他们对胜利的期望值,最后又让他们落了空。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川普能怎么做呢,胜负一直未见分明,总不能提前泄气吧?向民众告知现状:关于防止窃选的事,军队、行政我都调动不了,法院、国会也不买我账,大家别指望了,散了吧——这可能吗?在去年1214日华盛顿的挺川集会上,我看到一个自媒体人拿着话筒,一个个地问人,你觉得川普总统要不要认输?问了几十个人,所有的人无一例外地回答:川普总统决不能认输!川普一向被讥为“自恋”型人格,民意的鼎力支持,加上“有理走遍天下”“邪不压正”的自我赋能,还有维护大选公正的责任加持,也决定了他不撞南墙是不会回头的。不过他不认输的努力逐渐变得毫无效率,尤其去年年末的最后半个月,人们眼看着他在法院、国会、司法部之间来回转悠,干什么什么不成。他一次次地盘点被窃选的过程,仿佛人陷在白宫里,手脚一天天地沼泽化、就剩下嘴还能动。民众对川普的相信也越来越虚无,相信他举重若轻的能力和言必信行必果的执政信条,他在处理国际事务时杀伐决断,又巧妙无比,能用极低的成本解决中东复杂棘手的大问题,所以他一定有出人意料的手段收拾华盛顿沼泽。但是他在国际上有整个美国的实力做后盾,他面对国内的沼泽有什么实力?川普最终没有冒险,没走戒严那一步,说明他尽管“自恋”却没有丧失直觉中的明智,他是一个控制成本、追求性价比的专家,不会为了自己的四年连任,让美国不计代价地陷入内战。我想他此时也看清了自己作为政治素人的孤立无援,若掀起脱离常规的大浪来,万一失控,等待他的,就不是有争议的弹劾,而是灭顶之灾了。俗话说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川普不是光脚汉,他在重大决定面前是有顾忌的。我们只能在事后理解,川普在16日之前变成祥林嫂的时候,已经骑虎难下了,他文不能进,武不能进,退也找不到退的方式。在此情况下,惟有继续秀肌肉,秀强大,他号召民众进京的点子,估计是在大脑一片空白时产生的,自己也不知道在期待什么。秀强大秀成了半吊子工程,这是川普式的失败。让我们想象一下那些从厚黑学里长出来的帝王,他们会这样失败吗?不会的,别说给“大海怪”收个尾,就是生造十个“大海怪”也不足为奇。莫须有的阴谋,在他们不过是小菜一碟。可川普玩不了这个,他的使命是来做阳光工程的,玩阴的,他不是这种人

韩青2.JPG


(插图二)

4、冲击国会山的导火索是谁埋下的?


16日,虽然川普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但肯定是有所期待,不仅是他,几乎所有的人都有期待,期待近距离的对峙,能产生一个打破僵局的契机,或者说期待上帝降临奇迹,让寒风中上百万和平抗议者的意愿感动议员。也许只有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等左派的期待是有现实性的,他们在潜意识里期待着对手的错误,否则她为什么要拒绝川普增加国民警卫队的安保建议呢?用空城计张个网,引诱群众往里冲,这是左派的机会。遗憾的是,川普竟然未加防范,结果授人以柄。川普的支持者白忙两个月,落得一场空,心里的愤懑、失落、茫然、淤堵、种种无解的情绪,可想而知。情绪不宁,身体就会躁动,到华盛顿DC,逼近决战的现场,显示民意的力量,几乎是无奈中的唯一选择。川普需要他们,他们自身也有冲动。一路辛苦,消耗有力无处使的能量,从浩浩荡荡的声势中获得安慰,让行动起来的身体和动荡不安的心境相得益彰,这是人的健康需求。但是民众在外面集会,议员在国会里开会,隔着厚厚的墙,怎么才能发生作用呢?于是一些情绪和身体特别狂躁的人就忍不住了。从揭露窃选以来,包括我们这些不相干的人,都恨不得双方能有一场交锋,结果合法的途径一直被关闭,憋闷到现在了,终于有人按捺不住交锋的冲动,冲进了国会大厦。冲进去他们也不知道要干嘛,打人?杀人?有人也许会拿高高竖在外面的绞刑架说事,可那充其量是一个戏剧化的道具罢了,事实上那些人冲进去只知道拍照留念,到此一游,并上网炫耀,让人觉得这不过是和平抗议没hold住豁了边,说明他们的身体本能比较原始,被体制驯化的程度不够,所以才会在不能实现合法交锋的情况下,寻找了这样畸形的出路。我所看到的讯息,冲击者一方,只是打碎了玻璃,而平定冲击的一方,却没有任何警告就直接杀人,杀手无寸铁的人——为什么没有人追究这一点?现在是把脏水完全泼到了冲击者身上,且霸王硬上弓地小题大做。相对于左派们有组织有权势的力量,松散的、无目的无组织无设计无办法的川普支持者们只能任其宰割。FBI一反之前对待舞弊事件装聋作哑、催死不动的态度,这回效率奇高,宛如猛虎下山,一天之内就抓了四十人,第二天司法部就起诉了15人,现在已立案400多起。左派的攻击像钱塘潮一样高昂着浪头一波波冲来,声讨、封号、亲友告密、开除工作、社交性死亡、冻结账户,剥夺荣誉称号、撤销出书合同、取消合作关系……各显神通的势利操作纷至沓来,川普的支持者只是观点不同,就被打成网络贱民,公司贱民,连辛苦读出来的博士学位也要给人扒掉,这还是美国吗?真让我们看得目瞪口呆。连俄罗斯都看不下去了,发言抨击拜登政府迫害这些“关注本国局势的普通公民”,并质疑“执法机构的客观性”,呼吁美国尊重川普支持者的“基本人权”。左派们何至于要这样近乎歇斯底里地整治对手?对川普的弹劾失败了,又用“小刀放血”的玩法,苍蝇一样蜂拥而上,想用上千桩诉讼来缠死他。看来他们是太缺乏安全感了。导致冲击国会大厦的导火索是谁埋下的?只追究川普与冲击者的表面联系,不反思引发这种情绪的深层动力,他们永远摆脱不了坐火山口的恐惧。也许这就是他们想把这个案子做成铁案、死案的原因,可是真相会在肚子里发炎的,这个丑陋的疤痕愈合不了,会不断地淌黄水、流脓,迟早会招来川普或他的继承者们再开一次刀。

图片来自韩青的意象涂鸦


浏览(2384) (25) 评论(10)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杰克_JK 回复 老钱 留言时间:2021-02-27 15:25:29

【卑鄙小人,只会瞎骂。】

》你的这句才是辱骂人呢!你是一个什么人?

回复 | 0
作者:老钱 回复 杰克_JK 留言时间:2021-02-26 16:25:31

卑鄙小人,只会瞎骂。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2-25 19:52:02

【假巴,有没有听过: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这句话?如果不懂,那么就是No zuo no die!】

》顾个人啊,我只知道你每天造谣撒谎,没有一点负担的表演,是在作孽!你要作孽,我们知道了,就对付你几下。你的那点智慧,就是造谣的本事。你造谣撒谎居然没有一个负疚的感觉。这是我希望明白的一件事!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回复 杰克_JK 留言时间:2021-02-25 17:51:30

假巴,有没有听过:

【天作孽,犹可违;自作孽,不可逭】

这句话?

如果不懂,那么就是

No zuo no die!

回复 | 1
作者:杰克_JK 回复 老钱 留言时间:2021-02-25 15:23:29

》老钱啊,你要是不嘲笑我,我是没有劲把这个滥文读完的。老保们真的好玩,看你们现在难看的样子,我就想笑。不太折腾你们啦!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2-25 15:19:53

》顾个人啊,你的东西不值得一驳!你的东西不是你主动造谣,就是主动的传谣!昨天有人在五味围攻我,你为啥不去凑热闹呢?把我请出了万维,你就日子要好过多了!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杰克_JK 留言时间:2021-02-25 15:17:40

度日如年胆感觉,你老钱不是蛮舒服吧?

回复 | 0
作者:杰克_JK 回复 老钱 留言时间:2021-02-25 15:16:41

》老钱啊,你散布的这些垃圾,让你们佐治亚州的打脸,对付你就够啦。你现在的日子有读入如年的感觉吧?同情你一把了啦!你把我们美国说的这么不济,为啥你没有用脚投票的感觉呢?

建议你就回你的厉害国去好啦!

回复 | 0
作者:老钱 回复 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2-24 16:19:27

谢谢,是的。请帮助我传播给更多的人。

回复 | 5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1-02-24 12:52:46

好文章!

等待哪位胆大的“反方”来反驳!

回复 | 5
共有10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