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幼河的博客  
在美国混日子。  
        https://blog.creaders.net/u/3328/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幼河
 
注册日期: 2010-01-13
访问总量: 10,824,23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ZT:丘吉尔轶事
· ZT:说说李敦白
· 女知青和农民丈夫
· 美墨边境墙
· ZT:背你看世界
· 生死之痕
· ZT:郭文贵、特朗普和对事实的战
友好链接
· Rondo:Rondo的博客
· SCAPE:SCAPE 美国华人执业医生
分类目录
【小说】
 · 聊斋新编
 · 爱的传递
 · 面子
 · 哭的孩子有奶吃
 · 自尊
 · 感情
 · 嘿嘿,“法治 ”
 · 身不由己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六)
 · “知青”是这样成家的(五)
【随感杂谈】
 · 美墨边境墙
 · 反光
 · 请根据常识判断……
 · 川普被“翻篇”之前
 · 川普的竞选策略
 · 麦凯恩的风度
 · 洋“芝麻酱”
 · 新冠肺炎疫情简述
 · 侃“正人君子”
 · 乔治.弗洛伊德是人
【摘编文章】
 · 女知青和农民丈夫
 · 生死之痕
 · 撒谎成性的川普
 · 你怎么想?
 · 川普心理分析
 · “华川粉”白描
 · 美国华人的根本利益是什么?(外一
 · 德国被扣押的选举服务器事实核查
 · 一位反川者的感慨
 · 川普的支持者为何狂热
【旅游】
 · 糟糕天气的旅游
 · 马蹄湾
 · 犹他州南部的三个国家公园
 · 象海豹
 · 加州的红杉树
 · 太浩湖和优胜美地
 · 从陡峭点到大苏尔
 · 彩色海滩
 · 墨西哥城逛街
 · 观赏帝王蝶
【纪实】
 · 进了急诊室
 · 欺诈之都(下)
 · 欺诈之都(上)
 · 是诸葛亮也没用
 · Liz是个小狮子狗
 · 罗将军
 · 农场轶事
 · 内蒙古生产建设兵团变迁
 · 母亲在“文革”之初
 · 针对华人的盗贼
【散文】
 · “两害相权取其轻”
 · 最后的告别
 · 渐渐远去
 · 多想相聚在梦中
 · 我不懂养狗之道
 · 我是个普通人
 · 老北京有特色的景儿
 · 自斟自酌
 · 回忆像陈年老酒
 · 出国得失
【转贴文章】
 · ZT:丘吉尔轶事
 · ZT:说说李敦白
 · ZT:背你看世界
 · ZT:郭文贵、特朗普和对事实的战争
 · ZT:川普阵营的表演
 · ZT: 对“川粉”行骗真容易
 · ZT:谁在支持川普
 · ZT:川普的阴影
 · ZT:川普1月6日“拯救美国”演讲文
 · ZT: 我的黑人爸爸
【随手一拍】
 · 反光
 · 下羚羊谷
 · 等待
 · 向着太阳唱起歌
 · 小海湾里的鲱鱼群
 · “丑小鸭”
 · 珊瑚虫和海葵
 · 海湾边的白鹭
 · 野果子
 · 梦幻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 删除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川普心理分析 2020-12-23 06:27:50

川普心理分析

 

一、川普的气质

 

  心理学家就人类的心理方面总结出相对简单的分类法,被称为性格五大因素:

 

  (1)外倾性:爱交际,社会优势,热情,寻求回报行为;

  (2)自恋性:焦躁不安,情绪不稳,抑郁倾向,消极情绪;

  (3)责任心:勤奋,守纪律,守规则,组织性强;

  (4)宜人性:热心,关心他人,利他主义,同情心,谦虚;

  (5)经验开放性:好奇,反传统,富有想象力,接受新思想。

 

  绝大多数人在任一的因素上的分数都处于中间左右,但有一些人得分则接近某一个极值。外倾性较高与更幸福和社会联系更为广存在联系;责任心较高则预示学业与事业上更为成功;宜人性较高与关系更为深厚相关。相比之下,自恋度过高总是不好,证明是构成不幸福、不正常的夫妻关系以及大脑健康问题的危险因素。从小到大,许多人倾向更有责任心,更平易近人,少了些自恋,但这种变化通常很小:在一个人的人生当中,这五大类性格品质是相当稳定的。从乔治·华盛顿开始,对美国所有的总统进行了打分。小布什外倾度特别高,却在经验开放性上较低,是一位喜欢好奇,智力上比较死板,但却非常热情,非常外向的社会演员。奥巴马相对内向一些,至少对一位总统而言,自恋上低得出奇,他镇定自若,头脑冷静,或许到了成为缺陷的地步。

  在整个人生中,唐纳德·川普表现出一种人们预计美国总统绝对不会存在的性格轮廓:极高的外倾度与比最低值还低的宜人性相结合。在品行特征方面,没有任何特别微妙的东西。这里讨论的不是深层、无意识的过程,不是临床诊断。川普意识里是社会演员,他的表演是要拿出来让所有人看的。

  与小布什、比尔·克林顿(以及名列外倾性所有总统榜首的泰迪·罗斯福)一样,川普以一种外向、精力充沛以及在社交优势的方式扮演属于自己的角色。他精力充沛,焦躁不安,无法保持安定,甚至很少睡觉。在1987年他所著《交易的艺术》一书中,川普描述每天都被各种会议和电话占满。近30年后,他依然一刻不停地与他人互动——在集会上,在访谈中,在社交媒体上。作为竞选进程中的总统候选人永远处于运动状态;似乎没有任何人像川普那样热情地拥抱竞选,其他任何候选人似乎都没有那些多的乐趣。

  高外倾度最主要的表现在于持续不断地追求回报。高外倾性表演者奋力追求积极的情感经历,不管这些经历来自社会认可、名声还是财富。实际上,高外倾性认识觉得追求过程比真正实现目标更令人满意。1987年,芭芭拉·沃特斯特(BarbaraWalters)问川普是否愿意接受委任,不是通过竞选担任美国总统,川普说:“不,我相信自己喜欢这种追求。”

  川普作为一位特别令人讨厌的人物的社会名声,表现于宜人性较低,他冷漠、粗鲁、傲慢以及缺乏同情心。如果唐纳德·川普在这一性格因素上评分很低,比任何人评分都低。理查德·尼克松被评为美国最不讨人喜欢的总统。然而他与被称为“狗脸”川普相比还算是与人为善。在竞选集会上,川普鼓励支持者粗暴对待抗议者。“把他们赶出这里,”他喊道。“我就想给他一巴掌。”从不同情记者和政治对手,川普称他的所有对手都“令人恶心”,并把他们当成“失败者”一笔勾销。按照真人秀电视节目的标准,川普令人讨厌的行为也许并不让人感到震惊。但是,那些希望选民为自己投票的政治候选人却几乎不会有这样的表现。

  我们就看到,川普的社会野心与攻击性倾向在他的早年生活中就有证可查。据他自己叙述,他曾经对二年级音乐老师大打出手,打对方鼻青眼肿。了解川普的人称,此君情感核心就是愤怒:“说到愤怒,那肯定是真的。他并不做假,”“他容易发火是事实,这是他的性格。”实际上,愤怒可能是他高外倾性与低宜人性背后起作用的情感;这种表面上的咄咄逼人可以激发社交优势,并让他赢得粗俗者的喜爱。与适当的幽默才能(这种幽默也许是进攻性的)结合一起,愤怒成了川普魅力的核心。此外,愤怒渗进了他所有的政治词语。

  研究显示,外倾性人士倾向冒重大的风险,而经验开放性较小的人很少对自己深信的信念提出疑问。小布什以高外倾性和低的经验开放性的方式执政,容易做出寻求重大回报的大胆决定,并坚信自己所做的决定不会出错。布什心理自传中认为,入侵伊拉克这类改变游戏规则的决定,正是他最有可能做出的决定。

  与布什一样,川普总统可能会为得到丰厚回报而孤注一掷,回报就是他们的竞选口号说的那样,让美国重新伟大。作为房地产开发商,川普肯定承担了很大风险,尽管上世纪90年遭受挫折后他成为一位越来越保守的商人。作为承担巨大风险的结果,他可以(实际上也做么做)指着市中心豪华大楼、豪华的高尔夫球场以及个人财富(估计达到数十亿美元)给别人看。显然,所有这些给他带来巨大的精神奖励。风险决策同样导致四家参与他的博彩业和度假业的公司按美国破产法第11条破产。由于没有布什那种经验开放性(在这项品质上心理学家给布什评分最低)的负担,川普可能成为一位更为灵活、更为实际的决策者,更像克林顿而不像布什:在采取行动之前他可能做更多、更认真的观察。此外,由于人们认为他比大多数候选人意识形态色彩淡薄(政治观察家注意到,在有些问题上他似乎保守,在另一些问题上则持自由派观点,在一些问题上无法分辨立场),他可能轻松地转换立场,给与国会和外国领导人进行谈判斡旋留下余地。但总的看来,他不可能回避存在风险的决策,假如这一点得到发挥,将提升他的遗产,为他提供情感上的回报。

  然而,真正的疯狂心理牌,是川普缺乏宜人性。历史上从来未曾有过像唐纳德·川普这样在公共场合如此一贯而且公然不讨人喜欢的人物。如果他离尼克松距离最近,我们或许可以预计,川普的决策风格会像上世纪70年代早期尼克松和他的国务卿亨利·基辛格在国际事务中所展现出的精明的现实政治,模拟尼克松政府丝毫不留情面的国内政策。人们的观点不同,也许这样也全是坏事。当需要平衡相对竞争的利益,或者与尼克松时代中国这样的对手讨价还价时,像尼克松这样性格方面宜人性较低的决策者,就不容易被热烈的情感或人道主义冲动而动摇,因而具有一定优势。在国际事务上,尼克松不屈不饶,务实、冷静而理智。川普似乎具有类似的强硬与战略实用主义立场,但冷静与理智看来永远也不适合他,其原因也许是川普的令人讨厌似乎受到愤怒情绪的驱动。

  在国内政治中,即使按照美国政客的标准,尼克松也被认为狡猾冷酷,愤世嫉俗与玩弄权术,同情并不是他的强项。这听上去像唐纳德·川普——除非填上奔放的外倾性格,无情的表演艺术以及高于实际生活的名人牌子。尼克松永远不可能填的空间,川普却可以填。

  研究表明,宜人性较低的人通常被视为不可信赖。一般认为,当今的所有政客都会说谎,或者至少会掩饰,而川普似乎在这方面达到了极端。PolitiFact(政治真相)网站对2016年总统候选人竞选陈述的真实性进行了评估,最近计算得出的结果是,川普的话只有2%是真实的,7%近乎真实,15%一半真实,15%近乎虚假,42%虚假,18%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最后三项加起来(从近乎虚假到彻头彻尾虚假),川普达到75%。而泰德·科鲁兹、约翰·卡西、伯尼·桑德斯和希拉里·克林顿对应的数字分别是66%、32%、31%和29%。

  总之,唐纳德·川普的基本性格品质表明,这样一届总统可能非常容易惹火。可能造就的后果就是一位充满活力、积极进取,但却疏远真相的总统。他可以是一位大胆、不及后果而咄咄逼人的决策者,极端渴望得到最强、最高、最耀眼和最令人敬畏的结果,从来不多考虑自己将来会留下什么样的附带损害。倔强、好战、可畏以及暴躁。

  具有独裁癖好的个人担心自己的生活方式受到威胁时,就会转向那些能够保证他们安全的强势领袖,例如唐纳德·川普。最近的一项全国调查中,信奉威权主义程度较高成了预测川普的唯一指标。川普承诺将在墨西哥边界修建一道墙,杜绝非法移民进入美国,他还抱怨穆斯林和其他外来者,这些都可以滋生这股势力。

  川普诉诸于一种古老的对道德败坏的恐惧,这种恐惧将团体以外的人比作寄生虫、毒药和其它不纯洁的东西。川普对细菌表现出的憎恶感,他似乎对体液,尤其是妇女的体液感到恶心,也许这并非心理上的巧合。他有句名言,说“福克斯新闻”主持人梅金·凯利“身上到处往外流血”,还反复说希拉里·克林顿在民主党辩论期间上卫生间“令人恶心”。恶心是对不洁东西的主要反应。川普每天感受到的恶心事似乎比大多数人都多。

  这位曾三次结婚、满嘴脏话的川普却对基督教福音派白人具有吸引力。《纽约时报》曾写道,“如果ISIS炸毁我们的一些城市,或者我们的边界得不到设防,所有的社会问题——传统家庭价值与堕胎——都变得毫无意义。”普通的基督教福音派大众“正在努力拯救这个国家”。在基督教福音派信众中,得到“拯救”取得了特殊的共鸣——当然不但是从罪恶和被诅咒中,而且是从危险而腐败的世界存在的威胁与不洁中被拯救出来。

  川普将团体外人士比作寄生虫和毒药。威权主义思想比较严重、政治上保守的基督教徒,其中许多人将城市的现实生活描绘为彻底的混乱——家庭破裂,不忠与仇恨蔓延,城市燃烧以及地狱的最底层。对于具有威权思想的基督徒来说,一种强烈的信仰——就像一位强有力的领导人一样——可以把他们从混乱中拯救出来,打压恐惧与冲突。唐纳德·川普便是这样的拯救者,尽管他洋洋自得,骂声不断,在堕胎问题上胡说八道。

  在北卡罗莱纳罗利的竞选活动中,川普反复强调“正在发生某种坏事情”和“真正危险的东西还在继续”,从而引起了听众的恐惧。一位来自弗吉尼亚州的12岁女孩问他:“我真感到害怕,您能为保卫这个国家做点什么?”川普答道:“您知道吗,亲爱的?你再也不会感到害怕了。他们将感到害怕。”

 

二、川普的动机

 

  评价唐纳德·川普用“惊人的自恋”相当贴切。欣赏川普在芝加哥河上修建的时髦大楼,为什么他将自己的名字用20英寸尺寸印在大楼前头?几乎所有人都知道,川普把自己的名字放在他所接触过的几乎所有东西上——从赌场、牛排到一所教学生如何发财的所谓大学。1999年夏天,在川普的父亲的葬礼上,川普讲话谈的主要是自己。他谈到弗雷德·川普一生最大的成就——养育了一位他这位闻名而杰出的儿子。

  具有强烈自恋需要的人要爱自己,更急切地要求别人也爱他们——或者至少羡慕他们,认为他们聪明、强大而英俊,认为他们符合时代潮流。他们生活的根本生标就是推销自我的伟大,并让所有人都看得到。“我是棕榈海滩之王,”在2005年写《川普国家》一书中,川普说名人和富人“纷纷抵达”川普专用的棕榈海滩马拉拉戈(Mar-a-Lago)庄园。“他们都来用餐,他们都喜欢我,他们都拍我的马屁。最后离开时,他们说,‘他太可怕了。’我是国王。”

  心理分析家认为,自恋心态来自早年生活中镜像的短缺,造成孩子极度需要别人的肯定与赞扬。因此,自恋的动机下面掩盖着一种潜在的不安全感。某些形式的自恋并不一定是需要补偿的,甚至也不是什么不成熟的表现。川普的自恋反复地追求美化自己,并不一定是因为童年时存在消极的家庭势力困扰。相反,父母就是不满足。父母的赞扬和强烈的鼓励也许能加强大多数男孩和青年的安全感;这对川普来说是为其旺盛的野心增添了高效燃料。

  从上小学开始,川普就一直想争第一。在纽约军校上高中时,他在同学和教职员工中都比较有名,但却没有任何亲密知己。在《川普们》一书中,一位教练和一位敬慕他的同学回忆说,在竞争非常激烈的环境下,川普出类拔萃,是最有竞争力的青年。他对超越的需要——例如成为学校里最佳运动员,筹划最为野心勃勃的未来职业——让他不能显示出亲密关系通常需要的那种软弱和脆弱,因而就可能排斥亲密的朋友关系。

  读者可能认为,自恋的性格是所有渴望成为美国行政总裁人士职业描述中的一部分,但在这种心理构造方面,美国总统的表现似乎千差万别。行为学家根据作者们所称的“自大性自恋”性格,对美国所有总统进行打分。林顿·约翰逊得分最高,接着就是泰迪·罗斯福,安德鲁·杰克逊,富兰克林·D·罗斯福,约翰·F·肯尼迪,接下来就是尼克松和克林顿,米拉德·菲尔墨(MillardFillmore)得分最低。将这些评分与总统表现的客观指数放在一起比较,研究人员发现,对总统而言,自恋性格是一把双刃剑。在积极方面,自大式自恋与启动立法,公共说服力,制定政策议程以及历史学家所称的“伟大”联系在一起。而在消极方面,则与不道德的行为以及国会弹劾的决议联系在一起。

  只要自恋者不断有出色表现,在商业、政府、体育和其他许多领域里,人们会在很大程度上容忍自恋者自私自利及令人讨厌的表现。在优越性自恋行为方面,史蒂芬·乔布斯与川普几乎不差上下。他辱骂同事、下级和朋友。27岁那年,《时代周刊》杂志没有把他选作年度人物,他得知消息后就大喊大叫。2010年iPad面世后,奥巴马总统办公厅主任RahmEmanuel而不是总统本人打来祝贺电话,他就感到沮丧。与川普一样,他基本上不理自己的孩子,有时竟拒绝承认是自己的孩子。

  心理学研究表明,初次认识时,许多自恋者给人的印象是魅力十足,风趣机智,性格迷人。他们可以在短时间内获得很高的支持与信任。只要他们一直聪明过人,事业成功——就像乔布斯一样——他们可以经受着别人的批评并保持崇高地位。然而,自恋者往往很快耗尽人们的喜爱情绪。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对他们以自我为中心的做法,如果不是感到愤怒,就一定感到厌烦。当自恋者开始让那些曾经为他们而感到头晕目眩的人失望时,他们坠落的速度就显得特别快。

 

三、川普的自我认识

 

  川普小时,父亲就鼓励他成做一名“杀手”,并引导他的好斗性。

  唐纳德·川普生长在上世纪50年代一个富裕的家庭,母亲专心之至地照看孩子,父亲则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在皇后区牙买加庄园(JamaicaEstates)自己家的大厦前面,停放着父亲的凯迪拉克和母亲的罗伊斯(Rolls-Royce)轿车。川普家的五个孩子——唐纳德是第四个——享受着美好的家庭环境。然而,今天在唐纳德·川普所讲故事的第一章里,他所表达是这个世界是不可信任的。

  在纽约市的皇后区和布鲁克林,弗雷德·川普通过建设、拥有并管理公寓设施,赚了一大笔钱。周末,他偶然会而带一两个孩子去检查楼房。“在布鲁克林那些棘手的地区收取小额租金时,他常常拉我在他的左右,”唐纳德在《残缺的美国》一书中回忆道。“当房东可不是什么好玩的,必须十分强硬。”一次,唐纳德问弗雷德为什么按门铃后父亲总是站在租户大门的旁边。“因为有时他们会从门中间直接开枪,”父亲回答说。弗雷德的反应也许属于夸张,但却反映出他的世界观。他培训儿子们一定要成为强硬的竞争者,因为他自己的经验告诉他,如果时常不警惕,态度不凶猛,在商业上就无法生存。弗雷德在强硬态度上的教训赋予儿子唐纳德天生好斗的气质。“在昆士长大,我成了个十分坚强的孩子,”川普写道。“我想成为社区最坚强的孩子。”

  弗雷德赞扬唐纳德的强硬,决定送13岁的儿子去军事学校上学,目的就是让他的好斗与纪律结合在一起。这样的决定是在唐纳德和朋友一起乘坐地铁去曼哈顿购买弹簧小刀之后做出的。正如川普几十年后所说的那样,纽约军事学校是个“非常非常严酷的地方,到处都是前军士教官。”教导员“常常把你的屎尿都能打出来;那些家伙真粗野”。

  军事学校强化了川普学会如何对付那帮好斗的人。像许多强者一样,如果觉察出对方软弱,就会胡作非为。相反,如果对方觉得你很强但却不想去挫伤他,他对待你就如同一位真正的男人。川普牢记从自己父亲以及学校老师学得到的教益:世界是个危险的地方,你必须做好战斗的准备。

  在1981年《人物》杂志的采访中,川普亲口说,他人生叙事的基本背景是,“人是动物中最凶残的,生活就是一系列的战斗,结果不是赢就是输。”

  川普热爱拳击和橄榄球,他还曾经拥有过一支橄榄球队。在电视真人秀节目《学徒》的开篇部分,他欢迎电视观众进入残酷无情的达尔文世界。他说“纽约。我的城市。全球经济的车轮在这里从来没有停下脚步。这是具有无以伦比巨大实力与目标的混凝土都市,推动着商业世界。曼哈顿是个充满挑战的地方。这个岛屿就是一个真正的丛林。一不小心,你就会被吃掉、嚼碎,然后被吐出来,但如果你拼命工作,你真的就会取得成功,我是说真正的成功”。这里所讲的在很大程度上并非赚钱。川普写道:“对我来说,金钱从来不是大的动机,除非作为一种保留得分的手段。”这桩故事讲的是出人头地,名列前茅。

  唐纳德·川普承诺,作为总统,他要让美国重新伟大。在《伤残的美国》一书中他说,走向胜利的第一步就是扩充武装力量:“一切从一支坚强的军事力量开始。我说的是一切。”美国所面临的敌人比这位“英雄“在皇后区和曼哈顿对抗的敌人更为可怕。“从来没有现在这么危险,”川普说。ISIS成员“都是些中世纪的野蛮人,必须予以无情地毫不停顿地追踪,不管在什么地方,直到他们中的每一位都死掉”。“威胁较小而其好战姿态一点不少的是我们的经济竞争对手,例如中国人。他们不停地打压我们,我们必须击败他们”。

  经济上的胜利是一回事情;发动并赢得真正的战争却是另一回事情。与某些其他候选人相比,川普在某些方面似乎不大倾向采用军事行动。2003年,他强烈地批评小布什入侵伊拉克的决定,还在派遣美国军队到叙利亚上表现出谨慎态度。

  川普描述自己人生以及对美国敌人的态度所使用的言辞,毫无疑问是进攻性的。川普的外倾性与自恋显示出甘愿冒大风险采取行动(即历史可以记住的行动)的意愿。强硬的语言有时可以避免军事冲突,让潜在的对手因恐惧而下台;但好战的语言也可能在川普的支持者当中煽动民族仇恨,刺激川普将矛头对准的敌对国家。

  川普的自恋总让其夸大其词。这种故事让傻乎乎的听众相信这种概念,他年近70岁的今天依然是一位勇士;他像获得胜利的青年战士那样获得战利品——物质奖励与美女。川普永远把他描绘为大赢家。他的吹嘘与实际情况不同,他说他整个人生的“成功”可以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80年代的伟大胜利(凯悦大酒店,川普大厦等);其实川普绝对不承认90年代初期的惨败和绝境的破产。其实川普后来仅仅是宣传出他的品牌与知名度。他要给观众这样的概念,他一直是位为赢得胜利而战斗的凶猛战士。

  然而,川普为了什么样的更大目标而赢得战斗?胜利要获得的更高奖赏是什么?故事在此便没了声音。你可以整天听唐纳德·川普竞选中的脚注,可以阅读他写的没完没了的书籍,可以观看对他的电视采访——即使有的话;不过你也很少看到他在战斗中撤退,从前线返回家里,思考为了赢得胜利而斗争的目的到底是什么——无论是在自己生活,还是为了美国而赢得胜利。川普表面上的勇士形象也许会让一些美国人相信,认为他真的有能力让美国重新伟大,不管这种伟大意味着什么。

  唐纳德·川普几乎无法告诉我们他当选总统后会干些什么,会遵循什么样的治理哲学,会为这个国家以及整个世界列出什么样的议程,他会把自己的精力和愤怒引向何处呢?更重要的是,在同样的问题上,唐纳德·川普能够告诉自己却少的可怜。

  今天我们可以在唐纳德·川普身上可以看到的许多心理特征——外倾性、社交支配型、火爆脾气、自恋阴影、民粹主义的威权诉求。唐纳德·川普究竟是什么样的人?他的演员面具背后隐藏着什么?除了自恋的动机和不惜一切成本争取胜利这种补充的个人叙事外,我们几乎找不出更多的东西。川普似乎在培育并提炼自己的社会支配角色上投入的太多,以至于没能为自己的生活或者为美国创造一种有意义的故事留下任何东西,永远都是唐纳德·川普在扮演唐纳德·川普,为取得胜利而战斗,却永远不知道为了什么。

 


浏览(2570) (28)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