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老高的博客  
你未必能看到很喜欢的观点,但一定会进入挑战性的视野。  
        https://blog.creaders.net/u/3843/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高伐林
 
注册日期: 2010-05-22
访问总量: 11,481,259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文章欢迎转载,请注作者出处
最新发布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
友好链接
· 史语:史语的博客
· 怀斯:怀斯的博客
· 海天简牍:海天别院
· 云乡客:云乡客的博客
· 老木屋:老木屋的博客
· 无为村姑:无为村姑的一亩三分地
· 吴言:吴言的博客
· 寡言:寡言的博客
· lone-shepherd:牧人的博客
· 艺萌:艺萌的博客
· 无言登西楼:无言登西楼的博客
· 德孤:德孤的小岛
· 郭家院子:郭家院子
· 暗夜寻灯:暗夜寻灯的博客
· 山哥:山哥的文化广场
· 王清和:《金瓶梅》揭密市井私生
· 晚秋心情:不繫之舟
· 多思:多思的博客
· 阿妞不牛:阿妞不牛的博客
· 解滨:解滨
· 汪翔:汪 翔
· 星辰的翅膀:星辰的翅膀
· 欧阳峰:欧阳峰的blog
· 岑岚:岑岚的博客
· 秦川:秦川
· 枫苑梦客:梦中不知身是客
· 怡然:怡然博客
分类目录
【诗】
 · 凭“屎尿诗”就能断定贾浅浅臭吗?
 · 武汉大学刘道玉米寿,万千校友祝贺
 · 一叶而知秋:读《世界总有两种面孔
 · 让伟人活在大时代,让凡人活在小时
 ·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八字火得正
 · 这个春节注定刻骨铭心,终生难忘
 · 摧残人才,报应迟早会来
 · 武汉大学中文系77级出版回忆录和作
 · 这篇写高耀洁的散文让我莫名感动
 · 悼念“伪造毛泽东诗词”的陈明远
【识】
 · 猴子——中美战略储备竞赛的一个新
 · 《今日简史》作者提醒:人类面临两
 · 失去记忆可悲,记忆被国家化同样可
 · 烟不禁,酒不禁,大麻禁不禁?
 · 远离一心投入“正邪大战”的极端人
 · 极权主义最令人惊异的是巨大诱惑力
 · 是“深层政府”?还是一种新的政治
 · 川普取得了成就,但失误让美国境遇
 · 两个版本的“特朗普未输论”
 · 一篇让人冷静下来考虑中美更多选项
【史】
 · 世界大屠杀纪念日:制度之恶与人性
 · 若不写花园会议,任何一部中共党史
 · 既不能好死又没法赖活的两难选择
 · 要多久才能明白列强哪有“亡华之心
 · “下次再见,你就在肥皂店的货架上
 · “你要打倒刘少奇,是你们两个人的
 · 文革中社会边缘群体对今天的启示
 · 中共真正的创始人许多内情,你仍未
 · 赵紫阳去世遗体覆盖中共党旗及其它
 · 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功臣们一个个走
【事】
 · 与其说维护英烈名誉,不如说维护统
 ·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
 · “潜规则的破坏者”孙大午的结局将
 ·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 现代民主美国,是否还经得起折腾?
 · 美国面临的真问题,大选能解决吗?
 · 比烂的辩论有必要搞第二场、第三场
 · 醒醒吧,美国降到了第28,而且还在
 · 对微信该不该禁,哪一方的理由更充
【视】
 · 寻找二战盟军小译员伍威利
 · 瘟疫中的现实和人性:看好莱坞大片
 · 北京女学者每年这一天重走“427游
 · 毛泽东的光辉形象是怎么精心修整出
 · 法国文革与中国文革,根本不是一回
 · 日本译介出版中国抗日神剧大全
 · 探访一个独裁者的最后葬身之地
 · 孙中山给日本首相密函原件照片曝光
 · 于无声处:北京大批低端人口搬走了
 · 儿童节前看到雕塑公园里的孩子(组
【拾】
 · 宪法学著名教授剖析美国大选120宗
 · 春晚没把我逗笑,这则新闻真把我逗
 · 越热衷看短视频,人的思维越退化
 · 在传统中国,一头牛好不好,标准有
 · 《时代》披露反川运动密史长篇报道
 · 衡量国家进步与否、鉴定制度好坏的
 · 知识精英是最需要启蒙的一群人
 · 您是否满意大选诉讼中法官们的表现
 · 美国是不是“清教立国”的基督教国
 · 分裂社会的分裂教育观,谁对谁错?
存档目录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网络日志正文
香港出版业的黄金时代一去不复返了 2020-12-30 12:56:40

  20世纪90年代初以来出版了上千本书和多种杂志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决定撤出香港,将库存的上万本书打成纸浆。7月实施的香港《国安法》是明镜决定撤出的原因之一。何频认为,《国安法》是一部没有边界的法律,不能让员工冒风险


  老高按:昨夜看到BBC的头条报道,涉及明镜集团,报道中这段话让我黯然神伤:
  《香港国安法》今年六月底正式实施后已满半年。曾出版多本中国政治敏感书籍的明镜出版社该法生效后即刻决定结束在香港的业务,把工作人员撤出香港,将库存的上万本书籍打成纸浆。
  “我们跟(图书)出版这个时代告别了,”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负责人何频对BBC中文表示,从7月1日开始,明镜的出版和杂志业务正式离开香港。
  明镜的彻底撤出是香港《国安法》对曾经生机勃勃的香港出版业影响的缩影。


  我曾与明镜新闻出版集团合作20多年,身份既是作者、也是编辑,虽然我是独立大队,远程作业,一年也去不了明镜公司一次两次,但对其老板到员工,都因不同程度的合作共事而熟悉。我以何频给我的“明镜集团总主笔”的名义,采访了多位国内国外的风云人物,也在这个基础上筹备策划过一些专题;更主持过明镜旗下《新史记》大型双月刊,短期主持过《名星》双月刊,这些杂志,在业界不能说毫无影响;在即将退休之际,又担任过《历史明镜》节目的主持人。感谢明镜提供了平台,让我有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明镜新闻出版集团成立近30年,出版过多少重要著作?BBC的报道中不可能详细列举,但我知道啊。烂书出的也真不少,但是重要的好书毕竟占多数——我不能撇清说烂书与我毫无瓜葛,但是我深知一个纯粹以市场为依托的出版集团有多么艰难,不得不做多少未必符合其本来宗旨的维持生存的事;我引以为荣的是,1996年我结识了何频、并开始参与明镜的有关编辑业务之后,明镜出版的大多数重要好书(几十本,还是上百本?)我或多或少地都投入过精力、心血、汗水。
  我已经退休多日,明镜的动向不甚了然了。对BB所报道的明镜新闻出版集团的尾声,深感震动。但我相信何频的眼光、魄力和才干(我知道他目前是千夫所指、众矢之的,哈哈!),也祝愿我昔日的同仁们,能够找到各自的舞台,为美国振衰除弊、为中国涅槃转型,继续一展长才!


  《香港国安法》六个月:出版业的“新时代开始了”

  BBC 2020年12月30日

_102655265_gettyimages-819169654.jpg

  2017年香港书展上的政治书。图像来源:Getty Images


  《香港国安法》今年六月底正式实施后已满半年。曾出版多本中国政治敏感书籍的明镜出版社该法生效后即刻决定结束在香港的业务,把工作人员撤出香港,将库存的上万本书籍打成纸浆。
  “我们跟(图书)出版这个时代告别了,”明镜新闻出版集团负责人何频对BBC中文表示,从7月1日开始,明镜的出版和杂志业务正式离开香港。
  明镜的彻底撤出是香港《国安法》对曾经生机勃勃的香港出版业影响的缩影。香港出版业人员表示,新法实施后,业内不敢出敏感政治书籍、可能触碰到法律的字眼都要删减,甚至对以往不敏感的书籍都需要审慎处理。

  撤出和休刊

  20世纪90年代,何频就开始在香港经营出版业,出版了上千本书和多本杂志。他表示,1997年前后和2012年薄熙来事件是业务高峰时期,当时明镜在香港拥有7个出版社、出版10本杂志。最多的时候,每天出版一本书或杂志。
  明镜出版的书籍包括小说《黄祸》、披露六四期间中国政府会议文件的《中国六四真相》、《中共太子党》等。
  何频回忆,1997年他曾接受香港杂志采访,“当时我说,如果明镜还能在香港,证明香港还有出版自由,如果明镜离开香港了,那就说明香港没有新闻出版自由了”。
  时隔23年,何频决定让明镜离开香港。7月开始实施的香港《国安法》是决定彻底撤出的原因之一。他认为,《国安法》是一部没有边界的法律,他不能让员工冒着风险工作。
  “你根本不知道哪本书会触犯到中国的法律,而我们应该为我们的读者、同事承担安全责任,我们不能让同事有任何事情会触犯到香港国安法。”何频说。
  但他也表示,信息时代看书的人越来越少,以及新冠病毒疫情都是撤出的原因。

  香港仅存的政治杂志之一《前哨》自7月开始也休刊,因为疫情暂停出版。其脸书的更新停留在今年5月5日。
  《前哨》在1991年创刊,取名来自1989年前新华社社长周南的话“香港是反中共的前哨阵地”。BBC中文记者拨打杂志的联络电话,一名苏姓工作人员表示,休刊与《国安法》没有太大关系,主要是因为杂志销售受到疫情影响。
  “香港好像死城一样,没有大陆客,外国都很少人来,香港城市人太少,所以杂志出版要亏本了,”苏姓工作人员说。

  移动的红线

  在香港,出书原本不是件难事,流程也非常简单:作者首先找到出版社,出版社编排好后交给印刷厂,印刷完毕发行商负责把书发给各大书店。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各个环节开始有更多考量和顾虑,甚至对于某些以往并不认为是政治敏感的书,业界人士都要更加审慎考虑,特定的作者、涉及“独立”的字眼都担心引起麻烦。出版社从业人员坦言,近10年全球出版业都很困难,但在不明朗的《国安法》下,香港出版界更加难以生存。
  香港次文化堂出版社社长彭志铭对BBC中文表示,《国安法》实施后,有的出版社终止了一些本来准备出的书,或删改书中敏感的字眼;印刷厂不敢做生意,不敢印书;有印刷厂偷偷印了,也未必有发行商敢将这些书发给书店。
  香港突破书志《Breakazine》原本计划7月中旬出版新一期《危险阅读》,但在7月上旬突然宣布暂停出版。他们在脸书表示,因应港区国安法,机构正就法例影响征询法律意见。
  7月底,突破书志在官网表示,“基于对新法例实施的理解仍有不确定性,并希望保障一众共同参与者”,决定正式停止《危险阅读》的出版。
  彭志铭还表示,《国安法》下一些字眼突然变得敏感:“敏感的字眼包括,时代革命、光复香港,甚至同《国安法》无关的,比如黑警、黑警死全家,都要修改,甚至五大诉求,都要修改。”
  以往一些并非政治敏感的书籍,也让业界人士担忧,揣度是否踏入禁区。彭志铭认为,官方对新法的解释并不清楚。他以两本书为例,一本是前香港亚洲电视记者陈润芝的《六四三〇》,作者在六四事件三十周年前访问了王丹、王超华、苏晓康等多名民运人士,将访谈整理成书;另一本书《独立》则是讲述全球各国的独立建国历史。

_109147517_lin1.jpg

  香港铜锣湾书店。图像来源,BBC Chinese

  “《国安法》之后,大家对这类书就紧张了,将来再有这类型的书,可不可以再出?除了同六四有关的外,六四之后有关中国的一些评论或看法的书还可不可以出?”彭志铭指出,“我不知道我们什么时候会挨到这条红线,以前这条红线我们很清楚的,我们知道什么是违法我们不做,就没事,甚至不会去挑战,但现在这条红线是移动的。”
  今年7月,香港公共图书馆下架了岭南大学中文系前助理教授陈云的《香港城邦论》、香港众志前秘书长黄之锋的《我不是英雄》,以及公民党前立法会议员陈淑庄的《边走边吃边抗争》等书。
  彭志铭说,由此可见,现在看香港的书是否敏感,关注的重点可能不单包括内容,更包括作者本人的身份。

  香港电台节目《铿锵集》2018年曾报道,联合出版集团全资拥有52间三中商(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商务印书馆)书店,占香港书店数目超过一半,而且拥有全港最大的发行商、印刷厂及近30间出版社。而联合出版集团的母公司是由中联办透过一间广东省注册的公司持有。
  联合出版集团第一任董事长李祖泽对该节目表示,联合出版集团是国有资产,受中联办管理。
  彭志铭指出,在中资的垄断之下,如果一间出版社经常出很多敏感的书,哪次突然出一本儿童书或爱情小说,中资发行商或许都不会与其做生意。

  书店的担忧

  书籍出版销售的最后一环——书店也面临《国安法》实施的压力。序言书室是香港小有名气的学术型二楼书店,在新法刚刚实施时,书店负责人曾经审视过一遍店内的书,认为没有书违法,因此未因法律实施下架任何书。
  “我们卖过一些书可能触犯《国安法》,但这些书在7月《国安法》正式出台时已经断版了很久,比如很出名的《香港民族论》,这本书在2018年已经断版了,想进都进不回,已经没有重印。”序言创办人李达宁对BBC中文表示。
  但他也直言,在《国安法》的压力下,没有进一本最近在台湾出版的新书《新香港民族论》。
  根据网上的书籍资料,该书出版于今年10月,作者是香港“90后”石黑。内容简介称,该书目的包括以香港民族的历史起源及人口结构分析香港民族与近代中国之关系及影响;细述香港民族由爱国主义至分离主义凡演变过程;探讨新香港民族如何以重构新民族文化为工具建立民族未来。
  “这本书我们看到内容介绍,很明显是鼓吹港独的,我们就觉得这本书的风险真的好大,所以我们就没有进这本书。”李达宁说。
  他表示,书店曾经讨论过,如果真的明确卖某些书犯法,即使这个法律他们未必认同,但考虑到取舍都会遵守;不过不会去臆测红线是什么。“比如前面你问我中国历史(书)我们会不会照卖,我们暂时没见到任何的官方的渠道说,某些历史的讨论是禁区,我们都会照样会卖这些书。”他说。
  李达宁还指出,目前没有发现读者担心买书犯法,但看到有读者担心以后许多反修例运动的书买不到,所以现在抓紧时间买一些将来可能出问题的书。

  未来

  香港曾是大陆和台湾禁书的出口, 但随着政治环境的变化,当初因自由繁荣的出版市场逐渐萧索。
  2015年10月至12月,铜锣湾书店股东桂敏海、店长林荣基等5人相继失踪,数月后全部人被发现身处中国大陆并受到当局控制。事件引发各界对香港出版自由的担忧,对香港出版业和禁书市场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
  《国安法》似乎对这种出版自由带来了致命打击,让整个行业面临至暗时刻。目前,一部分书已经由香港转移到台湾出版。
  彭志铭则认为,即使书籍可以拿去台湾出版再拿回香港售卖,但都改变了原先香港美好的生活状态,“是一个好可悲的现象”。
  李达宁预计,长远来看言论空间会越收越窄,“应该不会停在《国安法》这里,或者《国安法》的实施会越来越严,会同中国大陆看齐。我们好多书可能都要受到审查”。
  他认为,不讲不代表问题消失,如果政府一直如此控制言论,积攒的问题会越来越多,“现在这种禁制会令到好多问题难以讨论、难以解决,最后没办法用讲的方式来处理的时候,就会诉诸暴力,一些社会抗争都会继续存在。”
  对于何频来说,过去30年他幸运见证了香港的新闻出版自由,他说自己对这个城市充满感激,“有这30年比没有要好”;如今香港的出版业务难以为继,他很惋惜,但乐于进入一个新时代。
  何频表示,即使香港还有新闻出版自由,他也不觉得还有必要在香港从事出版,因为大众获取信息的方式已经改变,明镜集团已经将业务转移到视频领域。
  “没有伤感,因为新的一个时代开始了,”何频说。


  近期图文:

  现代价值系统的三大支柱和两朵乌云  
  
做好最坏准备:如何对付比苏联更大的挑战  
  
正义一旦迟到,就等于是缺席  
  
美国确实出了问题,人们指望的川普带来更大问题  
  
如何从科技巨头平台手中拯救民主?  
  
再艰难也必须重建这座“民主灯塔”  
  
应该将视线转向后川普时代了  
  
谁来出版必将热卖的川普回忆录?  
  
美国大选副产品:中国自由主义群体大分裂  
  
美国面临更深层问题:还信守社会契约吗  



浏览(1650) (14) 评论(8)
发表评论
文章评论
作者:不必当假 留言时间:2020-12-31 13:00:42

香港这个金鸡给土共宰了,哪个行业都跑不了,除了警察。其实比起大陆同行,香港还要感谢上帝,土共49年可以和大陆同时宰了香港。阴差阳错,香港多活了70年。

回复 | 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12-31 09:33:18

呵呵,何频当然没有伤感了,出版业因受网络冲击,本来就是夕阳产业,江河日下;何老板可能造就想砍一些赔钱的业务了,现在刚好趁机割除肿瘤,再把锅甩给中共,自己当个悲情英雄。

回复 | 0
作者:一冰 回复 高伐林 留言时间:2020-12-31 03:53:07

那本专刊整整一本都是直接翻印别人的作品,估计都没打招呼,不过是想利用地理隔膜,侥幸以为作者不会知道。我的十几万字被放在最前面,扉页上竟然还引用了我的一段话,就是因为这我才注意。封面用了中美两国领导人的像,可是夸大其词,黑白颠倒,不能因为人家有权力就肆意诬陷吧?因为我对那个事件太了解了。香港的这些编辑出版人太low了,他们连央视的编导都差的太远,人家至少态度认真,也做足功课。香港的编辑是文人无行,胡编滥造,为了钱和小偷强盗泼皮无赖没啥区别。

回复 | 0
作者:gugeren 留言时间:2020-12-30 18:33:04

最近看何频在油管上的视频,好像他/明镜已经做了华丽的转身了?

算他转得比较快,比万维的一些花岗石脑袋滑得多啦!

回复 | 0
作者:高伐林 回复 一冰 留言时间:2020-12-30 15:55:51

可见明镜不得不彻底撤出香港,是恶有恶报啊!

回复 | 2
作者:一冰 留言时间:2020-12-30 14:36:42

几年前我去香港,临走时到启德机场买禁书,发现一本明镜出版的专刊,其中三分之一竟然是剽窃我的作品,好不要脸!我曾就此问过何频,他保持沉默,窃不算偷?

回复 | 0
作者:老度 留言时间:2020-12-30 13:57:51

香港在争取自由的斗争中牺牲了。

回复 | 0
作者:liucarl 留言时间:2020-12-30 13:02:32

没有自由,新闻出版业就是玩弄文字的娼妓。

回复 | 6
共有8条评论  当前为第1/1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