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谢盛友 (You Xie)  
我的名片
谢盛友文集
来自: 海南岛文昌县
注册日期: 2011-02-04
访问总量: 1,987,633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维基百科:谢盛友
最新发布
· 川普为什么如此受人爱戴?
· 2021: 中国共产党100年
· 《老妇还乡》作家百年诞辰
· 中外散文大赛入围作品:我哭了
· 著名设计师皮尔·卡丹不是为了钱
· 中国国内高潮了:欧洲在衰落
· 新年感怀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友述评】
 · 川普为什么如此受人爱戴?
 · 中国国内高潮了:欧洲在衰落
 · 张展希望自己有一本圣经
 · 《亚洲周刊》成为北京喉舌
 · 中国最终成为世界头号强国?
 · 总统选举与美国的政治衰败
 · 中国大错觉
 · 他叫桂民海
 · 2020最令人动容的照片之一
 · 中国的乒乓外交和疫苗外交
【人间小说】
 · 诱因(微型小说)
 · 赫尔穆特 (微型小说 )
 · 微型小说: 父与子
 · 谢盛友:马丁广场(微型小说)
 · 谢盛友:盲(微型小说)
 · 我做贼的经历
 · 谢盛友:医生(微型小说)
 · 谢盛友:贼(微型小说)
 · 谢盛友:榕树下(微型小说)
 · 谢盛友:北京楼(微型小说)
【散文随笔】
 · 中外散文大赛入围作品:我哭了
 · 谢盛友:海南男人
 · 文昌女人
 · 全球抗疫诗歌赛入选作品:李文亮
 · 德国铁娘子默克尔
 · 谢盛友:劳动使人快乐
 · 神秘怪诞的霍夫曼
 · 卡夫卡沒能進入城堡 (中德雙語)
 · 我回来了(中德雙語)
 · 圣诞节话信仰与精神鸦片
【人在欧洲】
 · 《老妇还乡》作家百年诞辰
 · 著名设计师皮尔·卡丹不是为了钱
 · 新年感怀
 · 危邦不入,乱邦不居
 · 非常圣诞节
 · 德国下周三起全面停摆
 · 谁偷走了我们的阴茎?
 · 马拉多纳与马特乌斯的简单比较
 · 世界文化遗产名城班贝格
 · 在德国的外国移民,有些是亿万富翁
【欧华文友】
 · 餐厅只能外卖了
 · 文學搭橋,寫作還鄉──歐華作協20
 · 诗歌是不能翻译的?
 · 康德的先验哲学与现代电脑科技的发
 · 欧华作协年会在华沙举行
 · 五湖四海我飄遊
 · 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十届代表大会
 · 呂大明賀謝盛友
 · 生命的衣裳
 · 写作是「天职」,就当忠心以对
【华友之声】
 · 《李文亮》获全球抗疫诗歌奖
 · 诗两首:悼堂哥
 · 我与万维,兼答体育老师
 · 润涛阎: 网恋多少事,都在忽悠中
 · 谢盛友 :哭润涛阎
 · 润涛阎: 上网来最荒唐的一天
 · 我为什么在德国入党
 · 乡愁诗 · 秋2
 · 乡愁诗 · 秋
 · 留学,未获博士学位,终身遗憾?
【遥远清明】
 · 乡愁是一首轻轻的歌
 · 德国前总统赫尔佐克逝世
 · 心系文昌
 · 我差一点成了宋玉兰
 · 椰子,撑起海南的唯美
 · 蝉:故乡行
 · 祖屋乃故乡
 · 谢盛友:你真的要走么 ?
 · 谢盛友:我哭了
 · 拜年: 寻找失落的岭南文化
【本月刊载】
 · 援助中国抗战的“驼峰天使”黄欢笑
 · 谢盛友:当婚姻受到怀疑
 · 德国人对中国和中文的兴趣
 · 谢盛友:德国四大老报纸
 · 谢盛友:我们融而不入当地社会
 · 谢盛友:三次“认识”冯至
【两岸关系】
 · 台海开战的信号?
 · 李登辉人生谢幕
 · 台美“断交”前王惕吾先知道
 · 我的祖国在哪里?
 · 台湾将成东方的以色列
 · 绝不让祖国和人民失望?
 · “海峡中线”不存在,意念在厮杀?
 · 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
 · 台湾沦陷?
 · 川普可能的杀手锏
【法治思考】
 · 欧美选举制度的一些弊病
 · 厉害了,中国排名世界第一
 · 对自由的理解,中国人需要时间
 · 保障私有财产, 中国才能富强
 · 中国人深信自己的制度?
 · 德国依靠民主制度统一东德
 · 儿童多大应承担刑事责任
 · 德国宪政的曲折发展
 · 声援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
 · 德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
【读史札记】
 · 2021: 中国共产党100年
 · 没有人喜欢战争与仇恨
 · 没有丑女人,只有懒女人
 · 孔子还是秦始皇影响中国最深
 · 《平安夜》谁写的谁翻译的
 · 晚清举人潘存,海南一代硕儒
 · 50年前华沙之跪:东西阵营和解
 · 中共能拿下台湾吗?
 · 别以为拜登会对中国人好
 · 川普是为美国开罐头的人
【往事回忆】
 · 赵紫阳:我们欠老百姓太多
 · 沉痛悼念金克尔
 · 文昌著名小学之一茶园小学
 · 粮票
 · 谢盛友:蒋经国去世30周年
 · 说不尽的海口第一楼
 · 非常特别的1977年
 · 梦回老家老祖屋
 · 再过三十年我们来相会
 · 谢盛友:文革是什么?
【八九那年】
 · 谢盛友:六四反思
 · 六四推倒了柏林墙?
 · 六四天安门,永不消逝的电波
 · 戒严军官李晓明: 六四镇压是犯罪行
 · 中国军队没有镇压六四?
 · 林培瑞: 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 谢盛友:六四是什么?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4):责任
 · 普利策奖与六四事件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3):宪政
存档目录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网络日志正文
谢盛友:北京楼(微型小说) 2011-04-18 22:11:59



谢盛友:北京楼(微型小说)


作者: 谢盛友
 

大约是下午一点钟的时候,阳光很好,但天气不太热,王莉,先站在桥边,观赏河里游玩的鸭子,然后,她一个人在街上来回地巡游,像一尾小鱼,不慌不忙且动作缓慢,实因心中有事,睡眠不佳,肚子也饿,人有些晕眩,凝聚了虚汗珠子。德国的星期天,街上行人真少,只是偶尔马路上有辆汽车驶过。她一个人,不看汽车,气势微弱地一步又一步往前找,寻找她的目标。

莉的小腿细长,双胸有样,现在的男人最喜欢这种女子。但是,莉紧紧地套着牛仔裤,腿的粗细优劣,别人很难看见。只缘裤子合身,显现丰满的臀部。她在“北京楼”驻足很久,不停地端详,在这楼的前面,莉走过了两三回。这个城市不大不小,五万人口,这是莉从大学的介绍中看到后而获知的。她大前天才到达,下榻旅馆,在市政府和大学里办好手续后,莉不停地在外头走动,她没有汽车,也没有自行车,初来乍到,步行是最保险的,在大街上,第一次有中文字映入她的眼帘时,她,可以说是心花怒放。“北京楼”,该是家乡人开的吧,今天,莉下定决心要进去。

   “您好!”京腔王莉,说话喜欢带颗心,她跟店里的跑堂打招呼。
 
莉并不仔细看跑堂,这样四十多岁的人,嫌老,而且头部有些秃顶。三天没米饭吃了,哪有心事挑剔男人?太饿了,莉决定在店里买些东西吃。

店面没什麽特别装修,无中国特色,只是门口写了“北京楼”三个字,窗边挂了几个红灯笼。

莉点了一个虾仁炒饭,十二马克。“要喝什么吗?” “苹果汁。”再加三马克。莉这时才发现,这店里跑堂酒吧只有他一个人。

   “一个人呀?”

   “苦命啊,   谁会来帮我?”

莉顿喜,觉得“谁会来帮我”这声音很入耳,听了舒服。目标更明确。

吃完饭后,跑堂收走碗碟,莉伸手入裤袋,做出掏摸状,红着脸:“忘记带钱,只有十二马克,下午给您送来三马克。”

跑堂说:“没关系!”然后忙着招呼别的客人去了。

莉站立起来,道谢,讲定了,傍晚一定来补交钱,那三个马克。

走之前,莉使用店里的厕所,镜子映照出她的脸蛋,“配个跑堂,赔本了吧?”不过先解决住的问题,这睡觉的问题,太重要了。她蹩住十秒钟的气,脸又红了起来,略抿嘴唇,一个含羞的笑便出现了。

莉果真又来了,选定一个位置坐下,望了忙累半天、脸色没油光但头顶油光的跑堂,他的眉毛都花晕了,一个人在外,也真够他忙的。

“哎哟,您这是干什么呀!”跑堂喜欢学王莉说“您”,说中国话带“心”,过瘾。
莉递上三个马克,然后脸红,蹩气,抿嘴,含羞地笑。店里还没有其他客人,跑堂清楚地看到了莉美美的含羞一笑。

   “一个人忙啦,您太太呢?”这么快就攻上中央。

   “离婚了,都快五年了,苦命呀!谁会来帮我?”

   “有小孩吗?”

   “小孩都跟着他们的妈妈跑了。”

   两人像亲朋好友一样聊了起来。跑堂因平时忙,难得有人与他言语,再说,他的德文也不太好,跟德国人聊天,尚有一定的困难,所以,碰到讲中国话者,跑堂只要有空,就想侃大山。他淋漓尽致地问了一大堆,当然也问莉的一些情况。刚来的留学生,北京人,连房租都付不起,急着找地方住。

“ 我说真的,如果供住,我晚上给您洗碗。”

两个人都笑,一个莫名其妙地笑,一个腼腆含羞地笑,一个红着脸,一个欣赏着红脸。笑了很久,之后,两人的面孔都严肃了起来。

   “这店,您也看到了,生意就这么一点,晚上睡觉嘛,楼上倒是有一间房子空着。”
莉的一颗心乐坏了。真干脆,一下子把住的问题解决了。莉道谢,当然红着脸。
当天晚上,莉就退了旅馆,把行李全都搬到店里来了。

   晚上七八点钟,有些生意,老板一边口教手授,一边喜不自禁地有点慌乱的模样,直至看到莉端出酒水的姿势,像那么回事,还胜过那么回事,更是喜形于色,笑颜逐开!这么好的女大学生,年纪轻轻的!老板现在才发现,莉已经换了一件黑色长裙子,不再着那牛仔裤了。

快收工了,老板端来饭菜,命令说,不可不吃,还告诉莉:我们店了的辣椒酱多好吃多好吃。然后把辣椒酱放到切好的烤鸭旁边,推到莉的跟前。上等的服务!
厨房的伙计,上楼回房间睡觉了。关门了,老板说欢迎您入伍,到隔壁意大利酒店喝的什么。

莉立刻说:“那怎行?”莉这样说,当然有她自己的算盘,比说“行”还行,还更加吸引对方。
  
喝法国白兰地,莉真的大乐。

   “老板,干杯!……”
   “不要喊我老板,我还没老。”老板瞧视着莉,眼里的样子很风流。
   “老板!……”
   “什么?”
   “老板?”
   “什么!……”

   酒的力量也真巨大,两人笑得很狠心。他拍对方的胳膊,拍对方的臀部。

   您别这样动作,人家看了还误会您。误会我又怎样?误会您要钓我,误会您要钓我。

   我喜欢淡妆的女人。哎哟,您喜欢女人?!您还喜欢淡妆的女人。我喜欢穿黑色裙子的女人,我喜欢穿黑色裙子的女人。我不是淡妆的女人,我不是淡妆的女人。您是穿黑色裙子的女人,您是穿黑色裙子的女人。老板,不,老板的脸色紧了起来,不高兴的样子,招呼意大利跑堂,要埋单!

她已经迷糊,他已经醉乎乎的。她一直在劝老板喝,后来觉得是老板在灌她喝,是,两个人的酒量都不怎么样。女人总是这样,既想要,又要守节,就是那狗屁贞操!老板睡过的女人都这样。有些胆小如鼠,就说以前的马来酒吧妹,替他干活干了很久,从不见她抬头看他一眼,但他一使用, 很顺利 。

这个王莉是什么样的女子?

两个人醉言醉语,你依着我,我靠着你,摸索着往自己的店里回去。

   “我替您开门,您喝多了。”

   “喝多了,怎么样?喝多了,怎么样?”

   人喝醉了,话至少讲两遍。老板说,就这样,就这样。两只大手伸进去,摸莉的胸部,探个高低。这时的王莉,每话也重复两遍,您要干什么?您要干什么?扭动臀部,做挣扎状,在老板的压迫下挣扎。两个人的酒味熏在一起。莉的舌头舔着老板的嘴唇,触老板痒了起来,老板一手抚摸,
......

她图他什么呢?图他比她大将近二十岁?当然不是,有个地方睡,还有地方吃饭?   他呢?每天只让她晚上七点至八点,店里最忙的时候帮忙倒酒,一个小时十马克,而且这个小时里的小费,全归她。只要她不走,也许哪天,他真的钓到她。只要她不走,他就有希望。   一天,她脸红红羞臊臊地问他借钱,他的心一下子痛了起来。丽莎不就这样走了的吗?丽莎说带着一万马克去帮他买二手车,人车无影,钱本无归,心痛的钱!他斩钉截铁:钱不借,只要您不走,我什么都给!

写 于 1990年 9月 , 德 国





原载于《对窗》(微型小说集),台湾秀威书局,台北2010年,转载请注明出处。




浏览(1671) (0) 评论(0)
发表评论
共有0条评论  当前为第0/0页  首页 上页 下页 尾页  跳转到: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