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别煮的博客  
楼上有恶魔。  
我的名片
别煮啦
 
注册日期: 2011-12-28
访问总量: 534,272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怎样能使左侧目录栏变长
最新发布
· 中瑞两国建交千年
· 苟局长对孔令辉说
· 自由意志,神经元网络和随机移动
· 🐔年说🐔🐔
· 谁是谁的上帝
· 旁观者杰瑞的剩余价值
· 灵魂舒适区
友好链接
· 红妆:红妆**姹紫嫣红
· 昭君:昭君的博客
· 椰子:椰风阵阵,思绪如河
· 虔谦:虔谦:天涯咫尺
· 丹奇:丹奇
· 白凡:白凡的博客
· 落基山人:落基山人的博客
分类目录
【东村西村(1)】
 · 谜语
 · "繁荣自由"代价是人性
 · 文明社会的球网
 · 推窗和拉窗, 哪个更干净
 · 动物们的奥运会
 · 人之初性本善还是性本恶?
 · 再敲边鼓:华裔士兵之死 道德风向标
 · 也来表一表我所经历的文化差异
 · 公主文化和不给糖就捣乱
 · 如何节省维稳费用
【东村西村(2)】
 · 北欧是社会主义吗?
 · 围墙,正反馈的小团圆
 · 战争3.0, 进行式
 · 灭绝人性和维稳大计
 · 雪国列车
 · 从童子尿引申出的同情心同理心
 · ‘笑熬江湖’的日子
【东村西村 (3)】
 · 当好孩子遇见坏孩子
 · ‘民主’还是‘贼主’
 · 论邓公在取缔人性融入世界上的贡献
 · 没有人要和你玩平等的游戏
 · 当人力开始成为‘资源’
 · 人造阶梯
 · 贼性和防贼体制
 · 好文共享 : 文明冲突 华夏必胜
 · 也论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
 · 论"现代薛潘"们的素质
【所谓民煮】
 · 华裔士兵之死和 "被吃可能性
 · 数学没学好的严重后果-数人头,加
 · 吐 民主国家
 · 精神鸦片 强盗逻辑 百万预备役强盗
 · 华裔士兵之死 道德风向标 吃人成本
 · 民煮法制*吃人成本*贼心贼胆贼机会
 · 法治社会? 笑话!
 · 不去殖民很多年,谁是下一锅
 · 畜牲&婊子&怪胎
【东斜西毒】
 · ‘甄缳传’里的概率
 · 彭长老的"慑心法"和膨胀
 · 黑箱,信任和心的下水道
 · 多少坑 - 也谈富人移民
 · 千年墙纸万年心
 · 心中的下水道
 · 连帽衫和胸脯
 · 无限奢侈的安全感
 · 遇人不淑的严重后果
 · 致"法官"和其开监狱的七
【东西南北中】
 · 色就是空,空不只是色
 · 苏轼,李白和屎国贼
 · 容易受伤的洪乞公
 · 心灵和躯体的战争: 转载王安忆&quo
 · 表一表"非诚勿扰"里的&q
 · "八零后" 观后和"
 · 永远的强盗逻辑
 · 只缺希特勒
 · 三百多年没来月经的脏东西
 · 看好雅虎
【诗词歌赋】
 · 爬满蚂蚁的称
 · 雪芹曹那个王八蛋
 · 股民鼠性 十年祭
 · 掀起你的胸大肌
 · 三十岁以后才知道
 · 党里个党
 · 今天你被殖了没有
 · "大猫可瑞四以"之真缔
 · 民主社会,小人遍地
 · 西洋万景之众生丑相
【诗词歌赋(2)】
 · 北半球最后的一只企鹅
 · 中国
 · 病态的社会
 · 九个太阳, 十度贪婪
 · 蜘蛛和变态-写在社交网络出现之前
 · 新匪夷胡
 · 七言
 · 五言
 · 为人进出的门紧锁着
 · 遇小人
【诗词歌赋(3)】
 · 屎唯待屎 我不喂屎
 · 论职业道德
 · 北丐缺钙,所以男人阴(女)性; 下联
 · 阴损交加索妈里
 · 吐: 诺痒耳
 · 举国手淫
 · 恶狼屯-我的今天,你的明天
 · 蚊子的脸&小丑
 · 断奶难, 难于上青天
 · 北极圣诞雨
【诗词歌赋(4)】
 · 幸福是什么
 · 贱民时间轴的基本单位
 · 孔子和鼠子
 · 某种人
 · 对联: 国格人格&绝非善类
 · Talk show-大猫可亽涁
【良心的声音】
 · 直立行走的长城
 · 转帖: 毛泽东:中国唯一,世界唯一
 · 吸血的民意和五千年饱满的人性
 · 转帖:中国要防止迪斯尼文化侵略
 · 从逻辑性上分析朱令姐妹遇害案
 · 致被电子游戏"抢"走的孩
 · 都是贼 = 没有贼?
 · 人若够贪,定能胜天
 · 当 "性本善" 遇上了 &qu
【温暖阳界】
 · 士为知己者死
 · 被方孔兄弟玷污的家庭
 · 怀念我们共同的爱人- 单位
 · 被殖的感觉: 不敢去心安(2)
 · 被殖的感觉-不敢去心安(1)
 · 关于拿主意和自作主张的往事
 · 一个关于”细心大意”的故事
【阳光下春天里】
 · 估算一下中国民主进程
【良心*鼻子*信任】
 · 样板间和概念股
 · ‘爱’这块五仁月饼
 · 香菜和心灵麻痹
 · 代价
 · 革命只能革一次
 · 论敲竹杠现象的历史,民族,道德,
 · 全文转发 向奥巴马总统紧急请愿书
 · 阳性思维和阴性思维,你是哪一类?
 · 初探小人的分类
 · 我心目中的理想社会
【极地笑话(2)】
 · you are what you are
 · 多好的男朋友
 · 波士顿爆炸和样板间效应
 · 文明, 足球和咬出来的平衡社会
 · "腐而不朽"的秘密
 · 秃雁的哀鸣
 · 地下希特勒的葵花宝典
 · 民主社会的四层模型
 · 当西毒遇到膨长老
 · 充满诗意的清晨(儿童不宜)
【极地笑话(3)】
 · 中瑞两国建交千年
 · 苟局长对孔令辉说
 · 不停维孤的吸方
 · 核磁共振床,法拉第狭笼
 · 游行请愿和难以成宫的族性
 · 转载:屠杀从幽默开始
 · 好狗还是坏狗
 · 一个非大阔特阔之大错特错
 · 一台逻辑混乱的洗衣机
 · 大粪,殖民和金子
【微博集锦】
 · 自适应调节的榨汁机功率(微博)
 · 屎锅之水何处来?
 · 阴界老鼠的新宠:跑步机(微博)
 · 蛇抬头 (微博)
 · 人味无处寻 (微博)
 · 心治是零
 · Once a thief, always a thief?
 · 良心就是人在这个社会中的鼻子
 · 不幸以独特视角感受到的中西文化的
【微博集锦(2)】
 · 巧合说
 · 只数不称,越变越轻; 蔫屁连连,蚊
 · 喜见道德(微博)
 · 以德服人 和 以德服狼 有什么区别?
 · 不幸以独特视角感受到的中西文化的
【收视率和商品社会】
 · 橡皮绳和民族政策
 · 从结果导向看昆明恐袭
 · 非诚勿扰的红酒和茅台
 · 也说春晚
 · 查理和汉克的心理舒适区
 · 人品的与和或
 · 快闪的鼠百任裘千任蛇万任们
 · 起了名字也不能避免的种族歧视
 · 悲喜剧里的潜意识和人性
 · 喜鹊和乌鸦的不同心态
【收视率和商品社会(2)】
【不得不说】
 · 茶馆,酒吧和权利寻租
 · 变态的控制欲
 · 拒绝再做竹杠的羊
 · 哈摞你个头
 · 游戏规则: 恶人总有好事
 · "薛潘"的报复好快: 车位
 · 那些痛苦而无奈的房事
 · 对小种狗的兼容性
 · 历经千辛万苦, 终于开张了
【不得不说(2)】
 · 谁在用无耻掩盖无能
【极地笑话】
 · 海盗们幽兰的牙
 · 演到链接层-致旋转木马上的老少爷
 · 斯诺登的良心和寻租的社会
 · 论贼经验和当前国力比拼
 · 强盗逻辑万兽无疆
 · 模糊数学和自适应控制
 · 老鼠是怎样强奸狼的
 · 人品和兵器(少儿不宜)
 · 死了白切
 · 也有感于陈果仁事件
【东西南北中(2)】
 · 一家人该说两家话吗
 · 惯于在暗影中生存的千手黄雀
 · 好记性的基因和坏心眼的海盗
 · 经济需要和文化包容度的矛盾-也谈
 · 小国特产泥磨老鼠
 · 马甲,小国和马航
 · 竞争机制 害人成本 阴招
【东村西村(4)】
 · 自由意志,神经元网络和随机移动床
 · 🐔年说🐔🐔
 · 谁是谁的上帝
 · 旁观者杰瑞的剩余价值
 · 灵魂舒适区
 · 黑
 · 进化出的分工和信任遇见物化的社会
 · 为什么薄熙来不能是毛泽东
 · 借力,消费和东西文化差异
 · 丁春秋和他的徒子徒孙们
【书评影评】
 · 猫同学和任盈盈
 · “距离”是最硬的硬通货
 · 从 “便士小姐”和倒挂国旗的“谢
 · 斯德哥尔摩效应说
【日常点滴(2)】
 · 论人类饮食习惯与行为模式之间的关
【散落的贝壳】
 · 死了白切
 · 背粪记之饮食文化和十公斤的大包
【煮了再煮】
 · 叫我如何做女人
 · 史上最黑的黑色星期五
 · 论文化大革命的群众基础
 · 民晕的轮回
 · 痛苦也能 GROUPON 吗 (少儿不宜)
 · 绝对效率和相对效率和生产力
【锅中吟】
 · 从马航失联看小国无信
 · 鼠洞里的哲学
 · 从女性手部骨节看民族良心
 · 人类与非人类苍蝇蚊子的关系
 · 礼炮和基本国厕
 · 阴度,纬度和小种狗
 · 被制造出的假象
 · 萝卜的恐惧
 · 不当得利和北极熊的脸皮
 · 肥水不*外人田(少儿不宜)
【狂人日记】
 · 稀似她和俺的遭遇
 · <小艾> 续集: 奶人
 · 善良的植物存在吗?
 · 复制娇妻续集
 · 曹己马&尤乃合&死循环。
【古今畅想】
 · 龙虾,绵羊,和‘别人’
 · 怀念云包子们
 · 一尘不染的塑料世界
 · 粟胸乎?裙角乎?床脚乎?阴谋乎?
 · 是谁夺走了小娟的自信 - 看"
 · 疲劳加速实验:是狼是鼠
 · 这世上没有偶然
 · 民主麻花
【日常点滴】
 · 六十岁前滚蛋
 · 爱离心和丁春秋
 · 真有其事——新时代的农夫和中山狼
 · 梁上鬣狗枯木林
 · 拉灯去哪了
 · 便宜自己麻烦别人
 · 俱乐部和球台, 大海和牛奶
 · 惶恐中的飘泊
 · 茅屋为贪婪和多党所破歌
 · 遭遇容积问题 (历经千辛万苦, 终于
存档目录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2/01/2017 - 02/28/2017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12/01/2013 - 12/31/2013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自由意志,神经元网络和随机移动床
   

自由意志,神经元网络和随机移动床


产生随机运动床的想法,是因为常在床上遭受身体朝上部位的莫名疼痛,前几年是头和胸,最近主要是右胳膊和卵巢,两年前在所谓社会主义的瑞典被失学的孩子则是眼睛。


都知道生命在于运动,而睡觉的时候不能运动,好像就不能有生命,所以,如果能有一个随机运动的床帮着运动,好像就又能重新拥抱生命了。


只是随机这个事,好像不太容易。既然随机数可以收敛,样本数足够大时,好像就不那么随机了。问题是,俺们的1.5辈子够它们用吗?


形而上的自由,真正存在吗?人真正有能力做不同的选择吗?所有状态的产生是否完全被在它之前发生的状态决定?譬如现在,疼痛难忍之时,什么原则,什么意志,统统靠边站,向卡琳斯卡恐怖分子妥协,帮阴地鬼做自由辐射的广告,才是正事。


随着从见面 how are you 的简单抽取到如今无所不在的社交网络的系统化收集这一大飞跃的实现,对 网络初始值设置、样本容量和分布 的判断越来越准确,在特征空间里随意切割的上帝视角,或者庖丁之仞,一定会越来越精准。上帝的眼睛是越睁越大,那只叫做拉普拉斯的妖怪,倒是越来越自由了。


只是在海盗的钢铁长城和其中极度贪婪的所谓自由实则相互挤压几世纪的变态恶灵的挤压榨取间艰难维持的异类弱者,她们的自由何在?


神经元网络大概是相信决定论的,所有的事件,必然是先前某种因素造成的结果。近年深度学习的异军突起应该也验证了决定论的存在。


在决定论的世界里,自由意志可能依然存在吗?譬如脑袋疼的时候,不想再动弹的意志还能存在吗?这好像要取决于随机移动床的实现了。


所以说,随机移动床,在当今决定论的世界里,是拯救自由意志的法宝。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