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乡华的博客  
Never been a blogger before; my first try.  
        https://blog.creaders.net/u/4054/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乡华
 
注册日期: 2010-07-14
访问总量: 260,69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也谈退休需要多少钱
· 社会制度的比较不应是应付孤立事
· (编译)纽时文章讨论基因排序显
· 猫,狗,渔 (7)
· 猫,狗,渔 (6)
· 猫,狗,渔 (5)
· 猫,狗,渔 (4)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似水年华】
 · 也谈退休需要多少钱
 · 猫,狗,渔 (7)
 · 猫,狗,渔 (6)
 · 猫,狗,渔 (5)
 · 猫,狗,渔 (4)
 · 猫,狗,渔 (3)
 · 猫,狗,渔 (2)
 · 猫,狗,渔 (1)
 · 儿子、香港、台湾。
 · 儿子的大学毕业典礼
【杂文】
 · 社会制度的比较不应是应付孤立事件
 · (编译)纽时文章讨论基因排序显示
 · 小百姓的电邮门
 · 游埃及 - 开罗(1)
 · 墓园见闻
 · 游以弗所
 · 游库萨达斯--圣母的小石屋
 · 忽然发现 (微博)
 · 东京小记
 · 海枯石烂心不变 (微博)
存档目录
12/01/2020 - 12/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07/01/2016 - 07/31/2016
12/01/2013 - 12/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0/01/2012 - 10/31/2012
07/01/2012 - 07/31/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6/01/2011 - 06/30/2011
12/01/2010 - 12/31/2010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猫,狗,渔 (6)
   

说起钓鱼之所,本州大湖小塘多如牛毛,且处处有鱼,找钓鱼的地方真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  就连学校里茜所在哲学系楼旁小小镜湖里也是鱼来鱼往。学校西北32号路和44号路交界处原有专为弱智人开的训练学校,我和茜曾在校区里两个像眼镜样连在一起的小湖边垂钓。 眼镜湖有一伸向公路的狭长水湾,我们在湾尽头甩杆。  湖里的鱼见到有人便都朝水湾聚拢过来,前面的被钓起,后面的急跟上,如此前仆后继,我一面忙着钓鱼收鱼,一面嘴里喃喃自语:“不要急,排好队,大家都有份儿   斯情斯景后来成了我和茜之间的笑谈。

说起这就想起我们2003年在阿拉斯加钓三文鱼的情景。  那年本是要回中国的,却因为萨斯病爆发,临时改赴阿拉斯加度假。车子开到瓦尔迪兹,住进一户人家开设的家庭旅店,主人告诉我们附近河边可以钓鱼,并借给我们一支鱼竿。  这鱼竿够简陋,线上只有一支大钩,既无铅坠、也无鱼漂,我们也没有诸如小铁铲一类的工具,想挖些蚯蚓也不可得。主人即盛情难却,鱼竿就只有带上,但自认没有姜太公的本事,心里对钓上鱼并不抱任何希望。  到了河边一看,心里的震惊不可言述,只见那沿岸水中黑压压的尽是大马哈鱼,千百万条、浩浩荡荡如游行队伍一般,朝着一个方向不息不止,缓缓向前,却原来我们正赶上粉马哈鱼洄游产卵。 河边人迹寥寥,河水中流处可见一海獭仰浮水面,双“手”捧住一只大鱼,正在美餐。 沿河漫步,见一人正挥杆抛钩入水,不一刻就钓上一条两尺上下活蹦乱跳的大鱼。急忙趋前取经,那“渔翁”一笑,让我们检视他的渔具,却是如我们一般的只有一只大钩。 只见他再次甩钩如水,只在瞬息之间又是一条大鱼上了钩,然而那钩却不是如寻常钓鱼那样挂在鱼嘴上,而是钩住了鱼鳍。 稍稍一琢磨便恍然大悟:这河里鱼多到几乎挤成一团,只要抛了钩子下去来回拖动几番,那钩子多半就能钩到条鱼,既不需技术,更不必耐心。 想通这番道理,我们便也如法炮制,果然很轻易就钓上数条大鱼。 然而也因为太容易了,这所谓的钓鱼很快就变得索然无味,反证了物以稀为贵的道理,不多一会儿我们就决定离开,连已经钓上的鱼都统统放回了水中。    

要在本森教授家附近找替代后园池塘的钓鱼之所很现成,心理学系山克韦勒教授和露丝教授两口子与我们语言学系的教授有合作研究项目,曾邀请两系教员和研究生去他们家爬梯,他们家恰恰就在这洋艾岭路上再往前一点儿那个很大的汉森湖边,房子阳台临湖而立,和湖中心小小的拴船平台遥遥相对。 爬梯上酒足饭饱的人们神吹海聊,那时主人两口子的女儿正在上大学,露丝教授说女儿曾靠在路边举手搭便车游遍全国。年轻女孩儿那份儿胆魄给我很深印象。不过后来因为搭便车这种事常会因为碰上坏人而引发事故,逐渐在全国遭到禁止。 还记得爬梯时曾走上阳台,和几位朋友沐浴在阵阵凉爽的晚风中憧憬在湖边钓鱼的浪漫, 如今既与山克韦勒和露丝教授比邻而居,这份儿浪漫自然不可错过,就去汉森湖钓鱼。

前面说到搭便车,勾起记忆中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桩溴事。  那还是刚刚买了第一部车的时候,大约因为拥有汽车会让人感觉自身能力得到了某种放大,于是那时很愿意用车去助人。  一次去威廉曼提克镇上杂货店,购物完毕开车穿过镇子主街回学校,忽见路边一位女性正伸出翘着大拇指的手招呼要搭便车,当时不及细想,把车停住,女人拉开车门就上车,我心里纳闷儿,这搭便车的怎么也不先问问司机要去哪里就上车呢,现在人家已经上来了,只好由我问她想去哪里,她用很奇怪的神色盯了我一眼,顿一顿说,“前面。”  车子才向前开出两个街区,她就说,“这里。” 于是我停车让她下去,心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才两个街区要搭什么便车嘛?  待松了刹车继续前行,突然脑子里灵光一闪,那女人的装束: 上身皮草紧身短衣,下身超短裙,脚蹬高跟鞋,脸上涂脂抹粉,嗨,这似乎是电视里见过的妓女打扮嘛! 至此心里雪亮,人家根本不是要搭便车,人家是在拉客,却碰上我这个“不解风情”的傻帽儿!  

既生了去汉森湖垂钓的念头,说干就干,先又去草地边石块儿下“收获”些蚯蚓,钓鱼工具放进汽车后备箱,拉锁儿也不请自来地窜上车后座,待茜上了车,发动车子左拐上了洋艾岭路,前行不过五分钟就来到汉森湖最南端。 

在这里,公路边和汉森湖蓄水坝之间专门辟有一块供公众停车观湖放船的空地。车子停在树荫下,准备盛鱼的大桶先加好水,免得鱼钓上来了手忙脚乱,鱼钩上好鱼饵,擎着鱼竿来到水边,太阳从身后斜射下来,水面上映出我的身影,立刻见到有太阳鱼游弋过来。 鱼钩甩出去,手腕一抖一抖往回收,很快钓上几条小号儿太阳鱼。  根据以往的经验,大号太阳鱼胆子小,总躲在小家伙后面水深处观望,抬眼望出去,果然影影绰绰可见一些较大的家伙在远处鬼头鬼脑地巡梭。 于是给鱼线上了铅坠和鱼漂,狠狠加力把鱼钩甩到远处,然后慢慢收钩,却是沉甸甸地收不回来,凭感觉判断是钩到了水草。几番努力均无效果,没辙,壮士断腕,使蛮力一扯,失了钩的鱼线飞了回来。 

上了新鱼钩鱼饵,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把铅坠和鱼漂的位置挪得距鱼钩更近些,再次把鱼钩甩向远处,然而鱼钩又和水草亲密接触,再次舍我而去。  此时此刻把面前这片水面细细观察一番,醒悟到因为公众放船下水时载船的拖车常会有部分退入水中,开阔地前的水下在相当一段距离内特意修建得坡度缓和,所以我即便用上吃奶的力气,在鱼钩能甩到的距离之内水都不会很深,水面下不远处就是水草,很难避开。  另外还有拉锁儿忙中添乱,不断在水边跑动吠叫,连原本游到近处的几条小鱼也给它惊走了。 可一、可再、不可三,得换个地方。

顺开阔地向里是汉森湖的拦水坝,此处水面不是飘萍处处,就是芦苇丛生,泄水闸前居然还有水蛇在水中游弋,身体隐在水下,上面只露出个头,把水面划出一条条波痕,像条充满敌意的兵舰。过去在岸上见过水蛇,黢黑的身体,一般有鸭蛋般粗细,有次在大学医疗中心附近水库旁散步,见前面人们都在驻足观望,近前一看,却原来是条大水蛇正扭动身躯横穿小路。  偷眼朝两边望望,无论壮汉顽童,人人脸上都有种敬畏的神色。 水蛇身体黢黑应该是物竞天择的结果,也许这样才能更好地隐藏水下接近猎物,但这也给人们在岸上发现它们增加了难度。  记得一次出游时想从高处林间小道下到一条河边,直觉告诉我那个地方可能会有水蛇,于是捡起一截粗壮的木棒,一边前行一边打草惊蛇,果然惊走两条又粗又长的家伙。行文至此,想起才在雅虎上读到绕地飞行、专门设计来发现行星的开普勒空间观察站刚刚发现了迄今最暗的行星, TrES-2b  有人建议用希腊神话中黑暗之神俄瑞波斯的名字来给这个比煤还黑的气体行星命名。行星的黑暗自然不能用物竞天择解释,不知在信者们心里,创造了这黑暗之星的造物主当初又为何如此图谋。   

应该是出于人对蛇先天的戒心吧,反正觉得水蛇的领地内不太适合垂钓,再往里又走不通,只得原路返回。汉森湖西岸沿洋艾岭路一线不是密林,就是住家,只有开阔地这一个供公众接近湖面的豁口。 结论很清楚,要在汉森湖钓鱼,非划船进湖不可。  于是打道回府,去琢磨如何修理好本森教授那条小木船。 

回到家把小木船放入池塘中,发现水是从船头一个小洞漏进来的。  把船拖上来仔细检看,结论是这船在每次进出水时,船头部位会被在水底砂石地上拖动,日久天长就磨出这个洞来。于是找来两块胶皮,大小剪裁合适,船尾破损处里外稍微打磨一番,挤入些硅胶,再把胶皮在破损处里外各一块用硅胶贴好,待硅胶干透,把小船推入池塘一试,点水不漏。

船修好了,剩下就是把船运到汉森湖边。  那时我们是辆三门两厢雪佛来雪维特小型车,后座放倒,后箱门敞开,大半个后船身恰可塞进车里,可如此一来车里就没有了拉锁儿的容身之处,前面讲过,拉锁儿可是喜欢乘车兜风喜欢到癫狂的地步,不过转念一想,拉锁儿虽然喜欢坐车,它却偏偏畏水如虎。过往去公园湖边总会看到有人和狗游戏,把一根短棍远远甩进湖里,狗就会不管不顾冲进水中把棍子叼回来交回给主人。  去茜的系主任家里开爬梯,房子旁有池塘,大家在池塘里划船,系主任的金毛寻回犬就在船周围戏水,于是以为凡狗都会游泳。  但是这个信念却被拉锁儿推翻了,它恰恰不喜欢水。  初到本森教授家,发现拉锁儿淋了雨身上会很臭,于是想给它洗个澡,谁知它一见水浇过来就撒腿而逃。 勉强牵住它洗一个,一定把水抖得如天女散花,狗没洗成澡,人倒洗了一个。  即便是它最喜欢的追鸭子的“游戏”也从来都是追到水边为止,从不入水“追穷寇”的。 这是我们第一次乘船进汉森湖,情况不熟,还是不带拉锁儿为好,于是把拉锁儿哄进屋里关好,我和茜再次带上鱼具来到汉森湖边。         

进入湖中,为了完全避开水草莲叶,先到和山克韦勒教授家遥遥相对的拴船平台处试钓,收获不大。想了想,大约鱼群还是会在比较接近水草的地域活动,于是移师到距岸边较近的一大片马蹄莲叶旁试钓。  湖上阵阵小风,船没有锚,钩甩出去不一会儿,船就给吹到莲叶丛中,钩子又被挂住了。  把船划到莲叶丛边缘下风处,把船头绳子拴在一大丛莲梗上,居然把船固定住了。  再甩杆,不一刻就钓上条大大的太阳鱼,鱼身在阳光下反射出五彩光芒,湖面上响起我们欢呼的声音。 后来一面钓一面学,琢磨出钩子摔下去要手腕上下不时拉动,让鱼饵在水中起伏。 太阳鱼贪婪,常会把鱼钩整个吞入,用力拉,会拉断鱼线,再后来就学会带个尖嘴钳,取鱼钩很好用。  那天后来有一阵可能碰上了大鱼群,又正赶上鱼儿进食的时间,我和茜两根鱼竿此起彼落,不停地有鱼钓上来,用来盛鱼的桶几近装满。  桶里水面上虽然盖有莲叶,有时鱼还是会跳将出来,在船底板上翻腾。 那一次进湖钓鱼取得了预想不到的成功,一下午功夫钓上七十多条。 清一色的太阳鱼,这是最常见最好钓的鱼,钓鱼发烧友应该是不屑于钓它们的,但是我们并非发烧友,对花功夫钓更高级的鱼不很感兴趣,这太阳鱼肉有韧劲,红烧油炸都非常好吃,对我们足矣。

天色向晚,和风吹拂,湖水涟漪,岸边蛙声一片,远处知了合鸣,晚灯初上,夕阳映得湖面金光万点,我们把满载的小船徐徐向岸边划去,彼时彼刻的幸福浪漫永生不能忘怀。

回到家里忙着清鱼洗鱼,太阳鱼背上有尖利的鱼鳍,清理时要注意把鱼鳍小心顺倒下来抓牢。 清理完毕,小的油炸后撒上盐,喷香无比,要是在中国,该是上等下酒菜,大些的做干烧鱼,像黄鱼,唯口感更好。另外装了一大袋,隔天请客时分送给同学朋友,大家皆大欢喜。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