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0+1  
有感而发, 可多可少  
我的名片
0+1
 
注册日期: 2009-08-01
访问总量: 451,288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版权所有!!!
· 副总统进步了
· 太太太感谢您了!
· 100万亿倍?
· 洪水河随想
· 酒文化
· 伪科学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最强大脑】
 · 最强大脑 -- 色块迷踪(续)
 · 最强大脑 -- 色块迷踪
 · 最强大脑 -- 复活
 · 最强大脑 -- 迷走点线
 · 最强大脑 -- 珍稀足迹
 · 最强大脑 -- 龟文古迹
 · 最强大脑 -- 知己不知彼
 · 最强大脑 -- 数字谜盘
 · 最强大脑 -- 入场式
【书摘】
 · 《华尔街数学》书摘 -- 暗示的力量
 · 《华尔街数学》书摘 -- 饮水不忘掘
 · 《华尔街数学》书摘 -- 书缘
 · 华尔街数学 -- 我的数学人生
【桥牌“外交”】
 · 桥牌“外交”-- H先生
 · 桥牌“外交”-- C先生
 · 桥牌“外交”-- R先生
 · 桥牌“外交”-- 引子
【脑筋不用急转弯 -- 续二】
 · 24史
 · 科学家的思考
 · 朝四暮三
 · 纸上谈兵?
 · 为什么床铺死都不公布税表
 · 质疑测量金字塔高度
 · 如何用数学手段消除循环赛假球
 · 如何尽快在大学新生中找出乙肝患者
【我的大学 -- 续一】
 · 太太太感谢您了!
 · 饮水不忘掘井人
 · 我的复旦梦
 · 世界读书日
 · 暗示的力量(2)
 · 苏步青大师
 · 久有凌云志,重翻几何书
 · 人名不译
 · 生成函数 -- 杀牛的鸡刀
 · 欧拉定理的证明
【人间 -- 续二】
 · 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 得理不饶航空公司
 · 我几乎撒谎 -- 与大家共勉
 · "垃圾“市长
 · 捐款的烦恼
【脑筋不用急转弯 -- 续一】
 · 从统计学看国人的冷漠
 · 一波四折
 · 考考大家的想象力 (附“答案”)
 · 毒酒和老鼠 -- 据 KM 说是 GS 的面
【往事越千年 -- 续一】
 · 昆仑关大捷和《血染的风采》
 · 歌剧演员和歌唱演员
 · 我的超级记性
 · We are doing the impossible
 · 上海人的体育辉煌
 · 大浪淘沙
 · 我为革命下厨房
【Alaska 之旅】
 · Alaska 之旅(3)--前人栽树,后人
 · Alaska 之旅(2)--一国两制害死人
 · Alaska 之旅(1)-- 终于露馅
【莫谈国是】
 · 随机抽查
 · 三位知识分子的遗产
 · 为公布100名红色通缉人员叫好
 · 马英九和Clinton
 · 共产党笔下的国民党民主
 · 毛泽东时代的腐败
 · 愤怒出议员 -- Congresswoman Caro
 · 中国走什么路 -- 香港之路, 波兰之
【(不是我的)童年 -- 续一】
 · 小朋友的高见
 · 这次不扣钱
 · 女儿的“科研成果”
 · 一家三口数学竞赛,我居然只拿了铜
 · 活学活用
 · Email from Santa
 · “著名”泥塑艺术家
 · 女儿的幽默
 · 小狗不会告状
 · 美国校车补遗
【脑筋不用急转弯】
 · 气死数学家
 · 好人坏人
 · 抽水马桶史话 -- 山寨版
 · 前几天,我打了一幅臭牌
 · 911 能减少贸易赤字?
【人间 -- 续一】
 · 酒文化
 · 买车记
 · 电影怀旧
 · 烧菜“经验”点滴
 · 一次难忘的音乐会
【无题】
 · Obama Care 的报税 – 寻求帮助
 · 钢琴硕士和博士
 · 赫鲁晓夫令人尊敬的一件往事
 · 打桥牌和上厕所
 · 聪明的车夫
 · No School !
 · 一段不错的绕口令
 · Everyday is weekend
 · 昆仑关大捷与《血染的风采》
【(不是我的)童年 -- 续一】
【科普讲座 -- 续二】
 · 100万亿倍?
 · 洪水河随想
 · 伪科学
 · 美国的全民健保
 · 美国的天价赔偿
 · 弄潮儿(ni2)!
 · 我们这代人的“圣经” -- 《十万个
 · 单打独斗的数学家
 · 名人的羽毛
 · “气死数学家”的证明
【科普讲座 -- 续一】
 · 一次真正的忽悠 -- 双周房贷
 · 论“房贷忽悠”之忽悠
【科普讲座】
 · 独行侠张益唐 -- 转载自戴世强教授
 · 做一回事后诸葛亮
 · 半路上杀出个程咬金
 · 考试和做研究(4) 迟到创造了历史
 · 考试和做研究(3)桥牌博士论文
 · 考试和做研究(2)
 · 考试和做研究(1)
 · 蜜蜂窝和冰海沉船
 · 欧洲的港湾
 · 次级贷款, 从何处来, 向何处去
【华尔街的数学】
 · 《华尔街数学》出版以后。。。
 · 华尔街的数学(结束篇) 光辉的顶
 · 华尔街的数学(19) 锻羽而归
 · 华尔街的数学(18) 什锦拼盘
 · 华尔街的数学(17) 橘子和苹果
 · 华尔街的数学(16)苹果和橘子
 · 华尔街的数学(15)“标准”手册
 · 华尔街的数学(14)“涂改”数据
 · 华尔街的数学(13)假“公”济私
 · 华尔街的数学(12) 第三者的模型
【街谈巷议】
 · 副总统进步了
 · 他们为什么爱川普
 · 令人尊敬的一票
 · 市政府及“办公大楼”
 · 虚伪(!!!)的政客
 · 替床铺说句公道话
 · 反人类罪和反政府
 · 东京奥运会改期随想
 · 关于美国“政府”捐款
 · 活该!!!
【饮食文化】
 · 倚老卖老
 · 搭便车
 · 江浙点心和统一大业
 · 糖藕 (非食谱)
 · 蹄筋(非食谱)
【我的大学】
 · 鱼骨头的故事
 · 数学也有假冒伪劣
 · 无名小卒和Nash大师的一段“交往”
 · 别开生面的面试
 · 我的第一次 0 + 1
 · 大师的风采
 · 桥牌博士
【人间】
 · 幽默的老板
 · 买车记
 · 个人自扫邻家雪
 · 不说英语的留学生
 · 多亏没有简体字
【(不是我的)童年】
 · 女儿“学”元素周期表
 · 一鸣惊人
 · 布谷鸟又叫了
 · 谁是老板?
 · Potty 交响曲
 · "重赏"之下, 必有"
【往事越千年】
 · 版权所有!!!
 · 一身真伪有谁知
 · 太湖美
 · 人间自有真情在
 · 蒋介石为胡适写的挽联
 · 怀念胡耀邦
 · 我家的“阿庆嫂”
 · 我的英语老师
 · 当代秋瑾 -- 肖芸
 · 马兰花开
存档目录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6 - 08/31/2016
11/01/2015 - 11/30/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2/01/2014 - 02/28/2014
11/01/2013 - 11/30/2013
10/01/2013 - 10/31/2013
09/01/2013 - 09/30/2013
08/01/2013 - 08/31/2013
07/01/2013 - 07/31/2013
06/01/2013 - 06/30/2013
04/01/2013 - 04/30/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2/01/2013 - 02/28/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10/01/2012 - 10/31/2012
09/01/2012 - 09/30/2012
08/01/2012 - 08/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1/01/2011 - 01/31/2011
11/01/2010 - 11/30/2010
10/01/2010 - 10/31/2010
09/01/2010 - 09/30/2010
08/01/2010 - 08/31/2010
07/01/2010 - 07/31/2010
06/01/2010 - 06/30/2010
05/01/2010 - 05/31/2010
04/01/2010 - 04/30/2010
03/01/2010 - 03/31/2010
02/01/2010 - 02/28/2010
01/01/2010 - 01/31/2010
12/01/2009 - 12/31/2009
11/01/2009 - 11/30/2009
10/01/2009 - 10/31/2009
09/01/2009 - 09/30/2009
08/01/2009 - 08/31/200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饮水不忘掘井人
   

某微信群看到一则视频,国防建设功勋,中国工程院院士曹楚南去世,享年91岁。他去世的消息,在中国网站,只有2000人关注。几乎在同一天,美国电影《黑豹》男主角去世,得到了200万人的关注。心酸之际,我想起了一名不出名的优秀科学家,我的舅舅。他生前在化工部所属染料涂料研究所工作,最重要最著名的科研贡献是发展了中国的电泳涂漆工艺。文革版的《十万个为什么》中,专门有一篇介绍电泳涂漆,文章千篇一律的介绍“在毛泽东思想指引下,广大工农兵群众。。。”可是,没有人知道,这是舅舅他老人家,头上戴着一顶“摘帽右派”的沉重帽子,在文革的恶劣环境中做出来的。

舅舅去世的时候,我已经在美国。大概除了家人和直系亲属,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关注他。让我们在纪念曹楚南院士的时候,也来纪念一下这位没有名气的优秀科学家。

  ************************

本章第二节《苦恼人的笑》中说我在三个月内下班后的业余时间完成了数理化的“铁人三项”,其实还略去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事情先要从我舅舅说起。

舅舅是一个优秀的科学家,是个色盲,却是一位染料涂料工程师,曾为中国的电泳涂漆工艺作出过重大贡献。他知识渊博,精通英法德日等好几门外语,只是平时很难找到听众,所以每次我去,他就会很高兴。他经常会给我讲些很有趣的知识性的故事,有时也会考考我。舅舅是色盲,我也是,再加上两个人经常谈得十分投机,外婆就常说“外甥象舅舅”。

有一次去舅舅家,是考试,不是故事会。舅舅问我,笼子里有鸡兔若干,40个头,100条腿,问鸡兔各有多少。现在用二元一次方程解,自然是小菜一碟。但我一个小学生,哪会懂二元一次。舅舅提示,如果全部是兔子,有几条腿。我乘法还没忘,“160条”,显然腿太多了。舅舅暗示道,那拿出一个兔子,换个鸡进去,还有几条腿?“158条”,还是太多。他继续问,要拿多少兔子出来,把鸡换进去,才能使笼子里正好100条腿。到了这一步,向来是好学生的我自然明白了。   160 - 100÷4 - 2= 30。就是说,要拿出30个兔子。答案是10个兔子,30个鸡。

  舅舅接着拿出一本书,《四则运算应用题百题详解》,叫我回家后去做。他反复关照,不能用解方程的方法去做。其实我那时根本不懂方程,老人家实在是多虑了。他说用方程解这些题目太容易了,根本没有意思。但如果能用四则运算解出,以后学方程就会容易得多。鸡兔同笼只是其中一道中等难度的题。书后面有“详解”,就是像舅舅那样循循善诱的提示。我这方面的毅力应该说不错,除非走投无路从不去看解答。如果没办法看了解答,那一定要彻底搞明白,变为自己的东西。做出这100题后,自己的逻辑思考能力确实大为提高。10年后我在短短几星期内学会解各种代数方程,现在想来,必定得益于舅舅当年的“无心插柳”。

曾经有一次,我问舅舅,假定西瓜皮厚度相同,大西瓜和小西瓜哪个比较合算,就是说肉比较多。舅舅没有试图向我灌输那些与微积分有关的圆球表面积和体积公式,他只是问我,如果西瓜是方的,皮也一样厚,你觉得哪个合算。这我是会算的,一会儿就得出了结论,“买瓜要买大西瓜”。舅舅因势利导,假如方的“大西瓜”边长是“小西瓜”的两倍,八个“小西瓜”叠起来,就和“大西瓜”一样了。外面那层皮大家都有,但“小西瓜”们内部还有好多皮,所以你根本就不需要计算。一向自认为还算聪明的我简直是无地自容。多年以后,我看到这样一则故事。爱迪生(Edison)的实验室招收了一个很优秀的大学生,有一次Edison叫大学生去计算一个电灯泡的容积(Edison是电灯的发明人)。好几小时过去了,他过去看看怎么还没好。他看到大学生满头大汗,边上放着软尺、数学手册、以及一大堆测量工具,显然还没完成。他就叫大学生去拿个量杯,自己拿着电灯泡把水灌满,然后把水倒在量杯里。大学生当时的窘迫应该不亚于我在西瓜皮上摔的这一跤。舅舅和Edison还是无法相比,但两个人教育方法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更多的时候,舅舅的启蒙教育是“寓教于乐”的。又有一次我去舅舅家,两个人都闲着没事,他就招呼我过去玩个游戏。 他拿出15根火柴,分成三堆,分别为三根,五根,七根。 规则很简单,两人轮流拿,数量不限,谁拿到最后一根就算输了。 唯一的限制是每次只能从同一堆里拿。我先拿是输, 后拿也是输,十几个回合下来, 他见我实在不可救药, 就把规则告诉了我。几年后我看到一本书,里面详细介绍了这个游戏以及决定输赢的数学原理。 原来这游戏并不限于三五七,堆数可以任意,每堆的火柴数也可任意,当然不用火柴也可以。 不管你如何变化,输赢由一条相当简单的规则决定,必须用二进位制表述。舅舅告诉我的关于357的规则只是其中的特例。

        在完成Courant 数学科学研究所的博士后研究以后,正好美国在老布什领导下昂首阔步进入经济衰退,我只好靠汉语拼音的功底在纽约市教育局双语教育部门混饭吃。当然这并非长久之计,于是听从朋友建议开始学C语言, 为在工业界找工作作准备。 这玩艺我以前也学过,但因为没有动力,往往读了第一章后就把书给丢一边了,然后周而复始。 所以前几章总读了六七遍不止,但还是C盲一个。 因为无经验可总结,只好总结教训,发觉空对空是问题所在。 当初我学Fortran,就是为了完成一个课题,暑假修了三星期课。 三星期过后,学分拿到了,课题也完成了。

            既然空对空不好,那就空对“地吧。 这块地可是不好找,我于是想起了舅舅传授的火柴杆游戏。 因为这游戏需要用到二进制,想来这块地不错。我于是就开始写起来了,碰到问题就向书本请教。 如果还是三五七,一方面太简单,而且没准会被人琢磨出来。 我就把最多允许堆数和每堆最多允许火柴数加以扩大。 电脑里没有火柴,我就用$符号代替。 三五七自然还是第一选择,但挑战者如觉得不过瘾,可以选上十堆八堆的。 你可以和朋友玩,也可以和机器玩。这程序尽管很小,但用到的概念极多,等到写完,书已经看了好几遍了。 看来这块“地是选对了。三个星期后,包括8个子程序的500多行程序堆在荧屏上,大功告成

            前面说过,这游戏的数学原理要用二进制表述,所以每一回合以后,先要做成百上千的除二,运算完成后再要做成千上百的乘二。 于是我重返故地,看看能否用二进制直接运算,真还给我找到了,就是所谓的二进制算符(bitwise operator) 程序很小,CPU 的差别无法看出,但我想和原来的“笨”程序相比,快二三十倍是起码的,如果是一百倍我也不会惊讶。

            我的电脑没有C的软件,于是我就去纽约大学(NYU)。 一切准备工作做好,一个回车,我把眼睛瞪得像电灯泡,希望看到编译(Compile)成功。 没这样的好事! 一大堆从来没见过的错误呈现在眼前。 我就找了个熟识的小朋友帮忙。 他称赞我的程序写得不错,只是C的一些概念和Fortran太不一样,所以出错了。 两小时不到,大功告成,这次可是没有引号的,而且是0 + 1 型的。 一大帮小天才围了上来, 要和我的代理人决一高低,结果都是(人)“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即使是最简单的357也毫无例外。

            我还写了个韩信点兵的程序。这个游戏的诀窍可在《十万个为什么》上找到,三人成行七十稀,五树梅花二十一枝,七子团圆是月半,除百零五便得知。你把一堆豆子用357数后的余数分别输入,一按回车,屏幕上就会告诉你这堆豆子有多少颗。我把这两个程序的执行文件放在一张碟片上,每次面试的时候都随身带着。如果有人想考考我对C是真懂还是假懂,我就用这357的游戏摆个擂台,将那些面试我的经理主任杀个落花流水。

             最后借了我博士后指导教授的光,我总算在华尔街的一家软件公司找到了第一份全职工作,主攻房屋贷款的模型,这张碟片还是没用到。 我的第一个模型出来后,久久没见到程序员完工的通知。原来他认为这反正是个初步的模型, 以后还会改, 就不浪费时间了, 他要等模型最后定稿后再来写程序。 这人有MBA和计算机硕士两个学位,可说是公司的首席程序员,但从这句外行话看来,他对模型实在是一窍不通。 我自告奋勇说,计算部分的程序我可以写,但我不知道如何将结果与公司的软体系统衔接。 公司的二老板说,衔接问题由他来做,我就负责计算,最后只输出一个阿拉伯数字,他再把这数字输入到软体的其他部分,如绘图列表等等。 我的老板将信将疑,“你还会C?”我说不是写在简历上吗? 他说他也看到的,不过这年头大家都这样写的,看来他早已做好了上当受骗的准备。 我把这张碟片的故事告诉他,他兴致极高,叫我拿出来,在上班时间玩了好一阵子,最后毫无例外地成了“肉包子”。

            这个游戏在357情况下的规则,其实还是相当简单的,就是要把一些必输的图形留给对手。如果对手瞎猫碰到死老鼠,把你逼上了死路,不要慌张,你要故作镇静,走一步缓兵之计。在大部分情况,对手又会回到错误的道路上,把机会还给你。

舅舅当时就是诱导我走不同的“死路”,从而把规则逐一介绍给我。你只要把火柴拿成下面的图形之一,对手就输定了。

 

(1)   111

(2)   123

(3)   145

(4)   246

(5)   两堆相同

读者可以很快推出,先走的会赢,只要在任何一堆只拿一根就赢定了,一步定乾坤。

            这篇文章的题目颇费踌躇。我原想用“我的第一次0+1”,这也算切题,也能吸引眼球,但无法表达出文章的真正内涵。后来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好友水玉表示不同意,他认为舅舅是有心对我进行启蒙教育。思考良久,我觉得目前的题目尽管还有不尽人意之处,但最为准确地表达了我对舅舅的思念之情。舅舅的“润物细无声”式的教育,对我后来自学成才,考进大学,以至于后来找工作,都有着莫大的帮助。

这一切,应该说是超出老人家当初预料的。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