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德国谢盛友的博客  
谢盛友 (You Xie)  
我的名片
谢盛友文集
来自: 海南岛文昌县
注册日期: 2011-02-04
访问总量: 1,902,28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维基百科:谢盛友
最新发布
· 润涛阎: 网恋多少事,都在忽悠中
· 谢盛友 :哭润涛阎
· 润涛阎: 上网来最荒唐的一天
· 中共能拿下台湾吗?
· 公共知识分子及其群体结构
· 别以为拜登会对中国人好
· 中共真有捍卫国家主权的决心?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万友述评】
 · 公共知识分子及其群体结构
 · 中共真有捍卫国家主权的决心?
 · 川普白人至上,这个世界会好吗?
 · 沉默螺旋将起作用,川普赢大选
 · 说说三星集团的李健熙
 · 中美较量, 中国真的赢了
 · 中国文人都梦想当国师
 · 谁说诺贝尔奖过时了
 · 中美真正的差距是什么?
 · 你相信奇迹吗?
【人间小说】
 · 诱因(微型小说)
 · 赫尔穆特 (微型小说 )
 · 微型小说: 父与子
 · 谢盛友:马丁广场(微型小说)
 · 谢盛友:盲(微型小说)
 · 我做贼的经历
 · 谢盛友:医生(微型小说)
 · 谢盛友:贼(微型小说)
 · 谢盛友:榕树下(微型小说)
 · 谢盛友:北京楼(微型小说)
【散文随笔】
 · 全球抗疫诗歌赛入选作品:李文亮
 · 德国铁娘子默克尔
 · 谢盛友:劳动使人快乐
 · 神秘怪诞的霍夫曼
 · 卡夫卡沒能進入城堡 (中德雙語)
 · 我回来了(中德雙語)
 · 圣诞节话信仰与精神鸦片
 · 加了中国调味汁的马克思广场
 · 德国前总理科尔逝世
 · 告别根舍
【人在欧洲】
 · 在德国的外国移民,有些是亿万富翁
 · 我不是川粉, 我是抱罗粉
 · 恐怖袭击:维也纳华人侨领遇难
 · 欧洲学校出现伊斯兰化趋势
 · 哭黄鸿升, 他主动脉剥离过世
 · 欧洲第一大妓院Pascha成历史
 · 酒店和餐馆都面临破产?
 · 国内朋友来信
 · 德国人看中国:超级恐惧
 · 往事不如烟
【欧华文友】
 · 餐厅只能外卖了
 · 文學搭橋,寫作還鄉──歐華作協20
 · 诗歌是不能翻译的?
 · 康德的先验哲学与现代电脑科技的发
 · 欧华作协年会在华沙举行
 · 五湖四海我飄遊
 · 世界华文作家协会第十届代表大会
 · 呂大明賀謝盛友
 · 生命的衣裳
 · 写作是「天职」,就当忠心以对
【华友之声】
 · 润涛阎: 网恋多少事,都在忽悠中
 · 谢盛友 :哭润涛阎
 · 润涛阎: 上网来最荒唐的一天
 · 我为什么在德国入党
 · 乡愁诗 · 秋2
 · 乡愁诗 · 秋
 · 留学,未获博士学位,终身遗憾?
 · 父亲对我人生的影响
 · 中秋快樂
 · 李文亮
【遥远清明】
 · 乡愁是一首轻轻的歌
 · 德国前总统赫尔佐克逝世
 · 心系文昌
 · 我差一点成了宋玉兰
 · 椰子,撑起海南的唯美
 · 蝉:故乡行
 · 祖屋乃故乡
 · 谢盛友:你真的要走么 ?
 · 谢盛友:我哭了
 · 拜年: 寻找失落的岭南文化
【本月刊载】
 · 援助中国抗战的“驼峰天使”黄欢笑
 · 谢盛友:当婚姻受到怀疑
 · 德国人对中国和中文的兴趣
 · 谢盛友:德国四大老报纸
 · 谢盛友:我们融而不入当地社会
 · 谢盛友:三次“认识”冯至
【两岸关系】
 · 台海开战的信号?
 · 李登辉人生谢幕
 · 台美“断交”前王惕吾先知道
 · 我的祖国在哪里?
 · 台湾将成东方的以色列
 · 绝不让祖国和人民失望?
 · “海峡中线”不存在,意念在厮杀?
 · 中国人民一定要解放台湾?
 · 台湾沦陷?
 · 川普可能的杀手锏
【法治思考】
 · 对自由的理解,中国人需要时间
 · 保障私有财产, 中国才能富强
 · 中国人深信自己的制度?
 · 德国依靠民主制度统一东德
 · 儿童多大应承担刑事责任
 · 德国宪政的曲折发展
 · 声援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
 · 德国食品安全监管体系
 · 党主制国家只有一条命
 · 中国人为何不守约
【读史札记】
 · 中共能拿下台湾吗?
 · 别以为拜登会对中国人好
 · 川普是为美国开罐头的人
 · 立宪救国还是图强救国?
 · 茜茜公主的真实面?
 · 面临危机,欧洲从中国找到药方?
 · 抗美援朝:谁是最可爱的人
 · 希特勒如何利用天主教
 · 他曾是一名间谍
 · 中梵协议续签
【往事回忆】
 · 赵紫阳:我们欠老百姓太多
 · 沉痛悼念金克尔
 · 文昌著名小学之一茶园小学
 · 粮票
 · 谢盛友:蒋经国去世30周年
 · 说不尽的海口第一楼
 · 非常特别的1977年
 · 梦回老家老祖屋
 · 再过三十年我们来相会
 · 谢盛友:文革是什么?
【八九那年】
 · 谢盛友:六四反思
 · 六四推倒了柏林墙?
 · 六四天安门,永不消逝的电波
 · 戒严军官李晓明: 六四镇压是犯罪行
 · 中国军队没有镇压六四?
 · 林培瑞: 我们为什么记得六四
 · 谢盛友:六四是什么?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4):责任
 · 普利策奖与六四事件
 · 谢盛友:六四30年反思(3):宪政
存档目录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4/01/2016 - 04/30/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9/01/2015 - 09/30/2015
08/01/2015 - 08/31/2015
07/01/2015 - 07/31/2015
06/01/2015 - 06/30/2015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1/01/2014 - 11/30/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02/01/2014 - 02/28/2014
01/01/2014 - 01/31/2014
07/01/2013 - 07/31/2013
05/01/2013 - 05/31/2013
03/01/2013 - 03/31/2013
01/01/2013 - 01/31/2013
12/01/2012 - 12/31/2012
11/01/2012 - 11/30/2012
06/01/2012 - 06/30/2012
05/01/2012 - 05/31/2012
04/01/2012 - 04/30/2012
03/01/2012 - 03/31/2012
02/01/2012 - 02/29/2012
01/01/2012 - 01/31/2012
12/01/2011 - 12/31/2011
11/01/2011 - 11/30/2011
10/01/2011 - 10/31/2011
09/01/2011 - 09/30/2011
08/01/2011 - 08/31/2011
07/01/2011 - 07/31/2011
06/01/2011 - 06/30/2011
05/01/2011 - 05/31/2011
04/01/2011 - 04/30/2011
03/01/2011 - 03/31/2011
02/01/2011 - 02/28/201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中国文人都梦想当国师
   

中国文人都梦想当国师

请愿网站“Change.org”近日出现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经济国师”之一的中文大学深圳分校讲座教授郑永年的头像和名字,指“郑永年”向中央委员会、国务院教育部、清华大学发起请愿书,号召网络联署,呼吁将习近平的母校清华大学改名为“习近平大学”,不过,该请愿联署已下架。

根据奥地利国家档案馆(Österreichisches Staatsarchiv)资料,有人提议将格拉茨大学改名“希特勒大学”,该提案被当时的国家总理府拒绝(Antrag abgelehnt: Die Reichskanzlei beantwortet das Ansinnen der Universität Graz auf Umbenennung in „Adolf Hitler Universität“ abschlägig.)。

在1938年奥地利被纳粹德国吞并后,格拉茨大学许多的教职员工被解职。其中包括诺贝尔奖得主奥托·吕维(Otto Loewi)、维克托·弗兰茨·赫斯(Viktor Franz Hess)和薛定谔 (Erwin Schrödinger)。

中国文人都梦想当国师

秦皇扫六合,平海内,建立集权的大帝国,离不开文人商鞅、李斯等的辅佐,只不过秦始皇太看重法吏,排斥文教,导致焚书坑儒,也断送了自己的“万世”基业。等到汉高祖刘邦重登大殿,无论儒法道阴阳诸家,都有了自己的生存之地。

《左传》有人生三不朽只说,立功立德立言,都是文人的梦想,立功就是辅佐君王,南征北战,立德就是待人接物,孝悌仁义,立言则是著书立说,吟诗作句。时代在变化,文人的梦想也随之变化。但中国文人始终不变,始终放不下俗世,不甘愿做隐士,不想出家,唐朝隐逸流行,但不过是“终南捷径”,还是为了做官立业。第一梦为国师之梦。国师,古代智囊也。中国作为文明古国,胜于其他国家的一点就是文教治国,而不是靠武力治国,宗教治国,或者商业治国。既要文教,便离不开文人,而最高者,就是国师。国师者,传道解惑,开宗立派,左右一国一朝的思想,他们不仅就具体的国家政策建言立策,更要从国家的意识形态铺陈叙说,为国家的统治提供合法性。

春秋战国时期的诸子百家,都可以说是一流的国师。秦朝的韩非子,以法家人性恶为秦帝国说法,汉代的董仲舒以天人感应为汉帝国奠定基础。再比如,唐朝的韩愈,宋代的朱熹,王阳明,虽然没有直接影响帝王,但借助著作的影响,却堪称一代国师。民国以来,国师也不少,康有为,梁启超,张之洞,都想做清王朝改革的国师;戴季陶,陶希圣,堪称蒋家王朝的国师。其他纷纷扰扰,各种主义学说到处兜售军阀的,也不少。

我们这代人生来就挨饿,上学就停课;该读书的时候,我们在修理地球;该出成果的时候,我们却在嚐寒窗苦;该有作为的时候,我们必须养家糊口。我们这一代人,就是这样的一个知识状况,一点学问都没有。郑永年比我们多读两本书,多了二两知识,竟然当上“经济国师” 。

现代社会是以知识为中心的社会,知识分子掌握着知识的生产(学校)和流通(媒体)的核心枢纽。一个人的基本价值观念和人格类型基本是在大学奠定的,有什么样的大学,就有什么样的未来。媒体影响的是社会的现实,而大学决定了中国的未来。

今天不少在大学里面教书的知识分子,首先给学生的印象就是精神上支撑不起来,整一个俗人,斯文扫地,不是因为穷,乃是自己看不起自己。读书人自豪的不是开什么车,住什么房,而是儒雅斯文的气质。虽然今天的社会以权势和金钱为中心,知识似乎已经贬值。但是,读书人首先要自信,然后才会被别人看得起。中国是一个缺乏宗教的社会,通常以人生代替宗教,过去儒家是如此,今天也是如此,因此人文化的知识分子便显得格外重要。他们在功能上等同于西方社会的牧师,有拯救人的灵魂的职责。社会之所以对知识分子的堕落痛心疾首,格外关注,之所以对知识分子有特别的期待,乃是与中国社会的以人文代宗教的特点有关。虽然人文知识分子今天不再是社会的中心,社会精英也开始多元化,有科技精英、商业精英、权力精英、草根精英等。但即使在这样一个多元化的社会里,人文知识分子特别是大学的教授依然承担着独特的责任。

当中国读书人试图给君王上课的时候,当他总是在所有人面前摆出一副启蒙者形象的时候,事实上他早已认为,他的知识,他的品德,他的见解,他的能力,早就已经在众人之上,早就已经在君王之上。书生的傲慢,知识的狂妄,理性的自负在这里可谓极大化。这种无所不在的人性论漏洞和知识论漏洞,均衡地存在于每个中国读书人的心灵秩序之中,没有人例外。

正是因为如此,我们伟大的君王们,当他们需要知识分子的时候,他们会和知识分子握握手,吃吃饭,碰碰杯。当他们不需要知识分子的时候,他们就会把知识分子送到五七干校送入监狱。

中国文人走不出历史的陷阱,以至于所有人都在经年累月地重复自己的错误。不仅乞丐如此,皇帝也是他们的学生。当下中国最应该跪下来忏悔的人,就是中国文人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