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伯渔的博客  
一个退休教师的思考  
        https://blog.creaders.net/u/1926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伯渔
 
注册日期: 2019-05-15
访问总量: 26,56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抉择(六)梁思成、贝聿铭的决择
· 抉择(五)部分中央研究院院士的
· 抉择(四)部分中央研究院院士的
· 抉择(三)梅贻琦、叶企孙的抉择
· 抉择 (二) 张爱玲、老舍的抉择
· 抉择 (一)胡适、傅斯年的抉择
· 关于读书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想想聊聊】
 · 抉择(六)梁思成、贝聿铭的决择
 · 抉择(五)部分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命
 · 抉择(四)部分中央研究院院士的命
 · 抉择(三)梅贻琦、叶企孙的抉择
 · 抉择 (二) 张爱玲、老舍的抉择
 · 抉择 (一)胡适、傅斯年的抉择
 · 关于读书
 · 文革时遇到的一位老干部
 · 我参加过的四清运动
 · “洋挿队”起趣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5/01/2019 - 05/31/2019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我参加过的四清运动
   

1965年秋,大学五年级,按说应该做毕业论文了,但是突然说全年级要去参加四清运动。四清运动又称社会主义教育运动,简称社教。全国人民经历了所谓的“三年自然灾害”,餓死了不少人之后,经济刚刚有了一点起色,毛泽东党中央又要抓阶级斗争了,当时的口号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

 

我的班级被安排去上海北面庙行公社搞四清运动。庙行地处宝山以北,蕴草浜以南,抗战时,国军在此与日军有过激战,死伤无数。庙行失守,上海北面便再无屏障。去四清时学校对我们学生说,我们既是去当工作队,即整人;又是去改造思想,即被整。我被派到公社最东北角上的一个生产小队(生产小队相当于以前的一个村),本来天高皇帝远,倒也清闲,但是我必须同一个工农出身的同学住在一起,而且是要住在他的那个队里。原因是不言而喻的。於是我每天吃过夜饭,或是召开群众会议,或是个别访贫问苦,总要拖到九、十点钟再回去睡觉,否则那个同学就会去上级汇报我工作不够努力。一条沿着蕴草浜的乡间小路连结着这两个生产队,在月色之下走回去时,每当想起这里从前是强盗出没,发生过累累血案的地方,常会毛骨悚然,但还要硬着头皮,缓缓而行。尤其是怕有“阶级敌人”对抗运动可能对工作队员行凶报复,所以走路时绝对不能打手电,以免暴露自已行踪。这样九个月下来,居然也练就了一身走夜路的本领。

 

当时提倡三同,即同吃、同住、同劳动。其中同吃也是一道关。进了生产队后,首先打听谁家是贫下中农,然后除去其中的村干部及与干部有近亲关系的人家,便是可以去吃住对象。队里有一户贫农,丈夫在外面做小工,早出晚归,他妻子带着十多岁的儿子、女儿三人在队里干活。於是选了这家搭伙,每月贴他们三十斤粮票、半斤油票、和十元钱。我从小不吃油肉,但心想这很难说得清楚,所以第一天去就同他们讲明,我是从来不吃肉的。於是他们就常买带鱼,做成带鱼烧咸菜,烧一大碗可吃一个星期。他们用的水都是从蕴草浜河里挑来的,吃完饭洗碗时,舀几瓢水到锅里,先把锅刷一下,再把吃过的碗统统放进去,用抹布擦一下。抹布绞干后,再把碗从锅子里拿出来,一只只擦干。同样的这块抹布然后用来擦桌子和灶台。开始时真有点不习惯,后来想想每天倒也不拉肚子,就随它去了。

 

当时要经常召集村民开会,就是发动群众。这个办法,大概还是从延安时期延续下来的,开始一定是要“忆苦思甜”。可是那个时候,请贫下中农上来忆苦,他们常常会回忆到“自然災害”那几年怎么飢餓难忍的日子,一旦说起来,我们只好快快打断,让他们不要再讲下去。另外就是读报,大谈阶级斗争的形势,“反修防修”(修:修正主义,毛泽东认为他是正统的马列主义),要求大家检举队里的“四不清”(从针对农村生产队的:清工分、清账目、清财物、清仓库,发展到后来:清政治、清经济、清组织、清思想)。生产队里公开相互揭发,几乎没有发生过,他们都知道,你们工作组总是要走的,但是乡里乡親却是要长久相处下去的。但是背对背的揭发还是有的,许多事情一件件给你一一道来,有的还要从解放前的恩怨说起来,经常是错综复杂一团乱麻。当时我还是一个从来没有出过校门的学生,这也算是第一次接触到社会的底层,许多鸡鸣狗盗、男盗女娼的事情真的是不可思议。所以,参加四清运动的最大收获是第一次接触到社会,并且初步学会了同人打交道。我体会到对人一定要网开一面,不要一棍子打死。虽然这与“痛打落水狗”的阶级斗争精神格格不入,但通过参加这个运动,我总觉得这应是我一生做人的重要原则。当时我在生产队里,对于队长、会计,都是和风细雨,促膝谈心,希望如有问题的话,他们能够主动坦白交代,并没有给过他们太大的压力。结果那个付队长主动交代在自然灾害时期偷过一块手表,我到公社一查果然曾有失窃手表一案的记录,此事也是我所在的生产大队四清工作的第一项成果。我离开生产队返校时,村民依依不舍,拉着我的手不放。与此相反,我年级一位同学在要求农村干部交代问题时,拍桌子瞪眼睛,大搞逼供信,造成了一个干部上吊自杀。后来文革初期,农村里来人,到学校要把他揪回去斗争。吓得他东躲西藏,结果得了精神分裂症。这实在是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

 

中共中央对于四清运动,前后出台过不少指示和文件。1963 年 5 月,发过一个《中共中央关于目前农村工作中若干问题的决定(草案)》,即前十条。至当年10 月,又发出《中共中央关于农村社会主义教育中的一些具体政策的规定(草案)》,即后十条。1963 年 11 月,国家主席刘少奇之妻王光美带工作组下乡蹲点,后来总结出所谓的“桃园经验”,一度在全国推广。可是到了1965 年 1 月,中共中央又发了《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中目前提出的一些问题》,俗称二十三条。我们去参加四清运动时,已经强调要以这个二十三条的文件为准绳,但是仍可以看到前十条、后十条,以及“桃园经验”等文件(当时还沒有电脑,都是纸质的印刷品)。上面令导也不说从前这些条款和经验还用不用,对不对,但是仔细对照后总觉得中央的方针政策是在变化之中。现在才知道,这是毛泽东与刘少奇斗争的开始。例如在这場运动的性质上,刘少奇的观点和提法是:四清与四不清的矛盾,党内外矛盾的交叉或者是敌我矛盾和人民内部矛盾的交叉。这样的表述体现在后十条的文件中。然而毛泽东的观点却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矛盾。这是写在二十三条的文件上的。现在我们更清楚了,1970 年斯诺问毛泽东什么时候觉得必须把刘少奇在政治上搞掉,毛泽东答“就是发布二十三条的时候”。二十三条文件里关于如何开展运动的许多精神,与桃园经验也大不相同,甚至是批判了桃园经验中的某些作法,例如搞扎根串联等神秘化的做法。想不到刘少奇仍然不识事务,文化革命前夕(1966年晩春),又派王光美率领工作组去清华大学蹲点,想故伎重演,不料落入毛的圈套,当然这已是后话。毛泽东利用"阶级斗争"这个说法,在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后不断地搞运动,折磨老百姓,同时连与他一起打江山的親密战友也一个都不放过,这便是我们这一代人在大陆的几十年的经历和历史。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