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东方安澜的博客  
鹤立鸡群 鹤立鹤群 鹤立不群  
        https://blog.creaders.net/u/23332/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东方安澜
来自: 江苏、常熟、徐市
注册日期: 2021-02-13
访问总量: 133,71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东方安澜:退出14亿人申明
最新发布
· 东方安澜:私房面:一蘭面馆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记述我的一
· 东方安澜:私房面:面缘面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敛花
· 东方安澜:被耍猴的鲁迅——读刘
· 东方安澜:私房面:徐市嵩山面馆
· 东方安澜:私房面:阿增浪鱼头面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世事乱弹】
 · 东方安澜:关于鲁迅的金钱观和鲁迅
 · 东方安澜:随读随想随口说鲁迅
 · 东方安澜:说说黄奇帆
 · 东方安澜:漫聊雷锋塔的倒掉
 · 东方安澜:在靖江,偶遇王全璋
 · 东方安澜:再说杨绛
 · 东方安澜:说说杨绛
 · 东方安澜:从公民到政治家——我所
 · 东方安澜:说说李嘉诚
 · 东方安澜:三说郭文贵
【一斧一凿】
 · 东方安澜:(三十)油漆
 · 东方安澜:(二十九)蝙蝠纹
 · 东方安澜:(二十八)灵芝纹
 · 东方安澜:(二十七)龙纹
 · 东方安澜:(二十六)从《芥子园画
 · 东方安澜:(二十五)闲话家具陈设
 · 东方安澜:(二十四)木器第一要旨
 · 东方安澜:(二十三)划线定型
 · 东方安澜:(二十二)锯木小窍
 · 东方安澜:(二十一)一腿一足展风
【狼吞虎咽】
 · 东方安澜:私房面:一蘭面馆
 · 东方安澜:私房面:面缘面
 · 东方安澜:私房面:徐市嵩山面馆
 · 东方安澜:私房面:阿增浪鱼头面
 · 东方安澜:私房面:​古里幽
 · 东方安澜:私房面:吴市香缘面馆
 · 东方安澜:私房面:同方轩鳝丝面
 · 东方安澜:私房面:言子巷口一碗面
 · 东方安澜:私房面:言子井一碗面
 · 东方安澜:私房面:常吉面馆
【读书影评】
 · 东方安澜:被耍猴的鲁迅——读刘金
 · 东方安澜:漫谈文学的冷——由读《
 · 东方安澜:散谈《异端的权利》
 · 东方安澜:读《流民生活掠影》的余
 · 东方安澜:读张东荪《思想与社会》
 · 东方安澜:读《大明风物志》
 · 东方安澜:张载二说
 · 东方安澜:张载说
 · 东方安澜:不惮做回文抄公
 · 东方安澜:“文”“笔”和“文”“
【闲云野鹤】
 · 东方安澜:福临福山聚福气
【文学原创】
 · 东方安澜:说说《伤仲永》
 · 东方安澜:原乡人——兼和大雪的《
 · 东方安澜:组诗二首(县南街 花尸
 · 东方安澜:清平乐·五章
 · 东方安澜:娘妗婆婆
 · 东方安澜:一个木匠的喜剧
 · 东方安澜:说说陶渊明
【日常记述】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记述我的一位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敛花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贱兰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小沧桑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一个人的公众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答新同状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疫情小记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囤米
 · 东方安澜:庚子时记:咕咕而咕
 · 东方安澜:即兴题“铁琴铜剑楼”壁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东方安澜:(五)苏作家具与士子情怀
   

苏作家具与士子情怀

 

经过江南文化群体的悉心经营,苏作家具的品位和格调表现出种种特殊的情怀和意境。这种情与境的结合,首先突出地表现为石文化情结。到了明代,以云南大理点苍山为代表的云石镶嵌家具成了苏作家具别具一格的特色。苏作家具中的优质硬木和花纹丽石,各自都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气质,天然的木纹和石纹交相辉映,在文士的审美意匠中注入了一个时代的精神气质。彰显了时代性、地域性和民族性。

 

云石石质细腻,色泽柔丽,纹理变幻的自然景象似花草禽兽,更似自然山水,在亦真亦幻之间,在若隐若显中,满足士子们对天然趣的艺术追求。士子们在自然材质里看到了那种天地万物的郁勃之气,一下子使自己十年寒窗的压抑得到了某种释放,一见之下,心里无不美滋滋的。心灵的释放,艺术的自由就得以翱翔。不是哪位艺术大佬说过,“美是自由的象征”,石质纹理流露的朦胧若曦的意象最使人心痒。一旦发现如此雅趣,立即引来追捧无数。苏作家具的云石镶嵌很快地在文士创意中成为舒展胸怀的物象。

 

宁波天一阁藏有镶明代云石条桌一对。据记载,云石原为吴地虞山红豆山庄故物,后入徐氏积古斋,以后又转吴中潘祖隐家收藏,而后藏于范氏天一阁。此石石质古朴,纹理弥漫,气韵生动,是一件非常少见的精品。云石面上刻有题记款识达七八处,细审之下,竟大都是当时的高才名流留下的。文士题字,有时候是自警、自我惕励,更多的时候是“手来疯”,类似“到此一游”。就像乾隆皇帝满中国题字,后面那群大小屌丝竭力奉承,乐得他飘飘然无限灵光。江南士子没有屌丝帮老大的风光,只能自我陶醉自得其乐。当然他们的格调品位未必低人一等,不管老大也好士子也罢,在一种共同的撩动心弦的审美感应下,使得自然物质得到了精神的升华。

 

当然,这是黄金例,所以拿出来说事。墨水多的人,眼光肯定别出心裁。历史上的家具,也有镶黄杨嵌瘿木的,同样别具一格。这种文士的情怀意境,是诗,是画,也是一木,一石;是文化,是智、识、悟在物质形态中的结晶。今天,我们无论从明清的绘画还是家具遗物中,都能领略到苏作家具自明至清的这一特色。这一特色表现在江南私家园林中,苏式家具与江南古典园林共同建构了中国文人士大夫的人间天堂,如果往消极里说,家具和园林共同构筑了文人士大夫躲避俗世的一个画框。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