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不平的博客  
六六毕业附中, 六八崇明务农。 七七大学圆梦, 八九次年楼空。  
        https://blog.creaders.net/u/8311/ > 复制 > 收藏本页
我的名片
不平
 
注册日期: 2014-03-07
访问总量: 323,944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新书出版
最新发布
· 丁氏魔术9---“讲话”与“放屁”
· 丁氏魔术8---严慰冰的“不堪入目
· 丁氏魔术7---林晓霖参加了造反派
· 丁氏魔术六:关于《罗瑞卿案》
· 丁氏魔术5---“绑架出逃说”
· 丁氏魔术4---林豆豆成了官方
· 丁氏魔术3---贺龙案辨析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丁氏魔术】
 · 丁氏魔术9---“讲话”与“放屁”(
 · 丁氏魔术8---严慰冰的“不堪入目”
 · 丁氏魔术7---林晓霖参加了造反派
 · 丁氏魔术六:关于《罗瑞卿案》
 · 丁氏魔术5---“绑架出逃说”
 · 丁氏魔术4---林豆豆成了官方
 · 丁氏魔术3---贺龙案辨析
 · 丁氏魔术1---丁凯文腰斩叶群
 · 丁氏魔术2---《吴法宪回忆录》大颠
【二十一】
 · 《环球网》提线的“请愿信”中的三
 · 关闭迪特里克堡实验室的请愿信和白
 · 来自中国的一些观点--关于迪特里克
 · 阿Q该向未庄道歉?这种想法怎么出
 · 观“提刀探花在缅北”有感
 · 李文亮:不是英雄的英雄
 · 新书出版----致闭门宅家的朋友
【不平之论】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三)
 · 山东大学的“‘学伴’项目”之我见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二)
 · 林彪的四大经典马屁评析(一)
【史论一见3】
 · ZT:中华民族到了“骂大街”的时候
 · ZT:若没有集体反思,那才是无药可
 · 世界各国医疗卫生总支出排名,猜猜
 · 林彪团伙为什么要在庐山会议上围攻
 · 卸甲一书生:诗情做伴好还乡?
 · 马双有:刘少奇和毛泽东在“四清”
 · 群:林彪是个谜吗?——说说林付统
 · 朗 钧:林彪人生最大污点:策动指挥
 · 马双有:林彪元帅是如何“变异”的
 · 群:“忠于党忠于人民”——说说林
【往事堪回首3】
 · 廖伯康——我的大跃进 3小时等于2
 · 论“句句真理”
 · 论“统一思想”
 · 真理面前人人平等
 · 中共中央委员会“五•一六”
 · 再论“吃小亏占大便宜”
 · 稳当的英雄
 · 吴尘因无罪
【史论一见2】
 · 马双有:林彪与“二月逆流”
 · 马双有:林彪与彭德怀冤案
 · 群:“红”的可以—说说林付统帅
 · 林彪在庐山的“突然袭击”是怎么回
 · 马双有:林彪讲话为何惹毛泽东不耐
 · 朗 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天才论”
 · 大海之聲:关于林彪正面评价的三个
 · 马双有:彭德怀与林彪之死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讲话是不
 · 马双有:林彪在七千人大会发言的危
【史海一角2】
 · 老鬼:坚贞的舒赛
 · 戴晴 洛恪:女政治犯王容芬
 · 无罪的囚徒——石仁祥
 · 写第一张反对林彪的大字报的——舒
 · 官明华的悲怆命运
【往事堪回首2】
 · 强权和真理
 · 告廣大無產階級書
 · 谁反对毛泽东思想就砸烂谁的狗头
 · 从反右到文革
 · 幸福观
 · 评《必须继续巩固无产阶级专政》
 · 評做老實人------林彪死後感之三
 · 林彪死后又感
 · 一篇大字報的前前後後
 · 林彪死後感
【大千一斑】
 · ZT:阎锡山5个月灭疫创奇迹
 · ZT:疫情汹涌时,易中天、方方、上
 · 关于“道歉”的网战
 · ZT:幽灵病菌携带者:“我在医院被
 · 2009年H1N1中国的反应
 · 转:关于“美国H1N1流感”的真相—
 · 转:各位,这里有点儿不对劲,对比
 · 陈秉安:习仲勋意识到“大逃港”是
 · 再发附照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
 · 大逃港:香港百姓救了多少大陆人
【史论一见】
 · 朗钧:林彪为什么要坚持“设国家主
 · 朗钧:毛泽东的“个人崇拜情结”及
 · 朗钧:毛泽东-林彪反目成仇是从什么
 · 高华:革命政治的变异和退化—“林
 · 朗 钧:王年一到底想对汪东兴说些什
 · 胡鹏池:评林彪在“七千人大会”上
 · 朗 钧:毛泽东是什么时候向林彪推荐
 · 胡鹏池:林彪的PK情结
 · 胡鹏池:也谈“四个伟大”的由来
 · 胡鹏池:林彪素描
【史海一角】
 · 王实味:野百合花
 · 巴金:《随想录·文革博物馆》
 · 丁群: 女演员李香芝和她的冤案
 · 郭罗基:我的学生李讷(毛泽东和江青
 · 第二个林昭似的女英雄--冯元春
 · 右派撷英录:冯元春
 · 青史迎英烈——有这样一对同案犯
 · 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的遗书
 · 文革烈士方运孚永垂不朽
 · 文革中被枪毙的中共县委副书记杜映
【往事堪回首】
 · 林彪死後感
 · 马克思论出版自由
 · 論自由的階級性
 · 論個人崇拜
 · 评《我们是旧世界的批判者》
 · 影响论
 · 放﹖
 · 四十年前准备的大字报
 · 不平:印红标先生的若干评论
 · 四十年前的大字报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5/01/2016 - 05/31/2016
05/01/2015 - 05/31/2015
04/01/2015 - 04/30/2015
03/01/2015 - 03/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12/01/2014 - 12/31/2014
10/01/2014 - 10/31/2014
09/01/2014 - 09/30/2014
08/01/2014 - 08/31/2014
07/01/2014 - 07/31/2014
06/01/2014 - 06/30/2014
05/01/2014 - 05/31/2014
04/01/2014 - 04/30/2014
03/01/2014 - 03/31/2014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丁氏魔术4---林豆豆成了官方
   

丁氏魔术4---林豆豆成了官方

道具:余汝信《「九一三」回望:林彪事件史实与辨析》和麦克法夸尔为该书所写《序言》。

林豆豆怎么“成了”官方?这不是天方夜谭么?恐怕没人会相信。那么,就请来看看丁凯文的魔术。

余汝信先生编了两本书:《「九一三」回望:林彪事件史实与辨析》和《罗瑞卿案》,前者于2013年出版,该书的网页上有内容提要,麦克法夸尔写了《序言》。后者于2014年出版。

《「九一三」回望》有些什么内容呢?“内容提要”中说:

天穹、韩钢、余汝信的文章,各自对林立衡的有关说法尤其是「林彪被骗说」提出了质疑。 王海光的文章则首次披露了1971年10月林立衡的有关交待,可供读者将其与林立衡1980年所写的材料相比照,以作出自己的判断。

image.png

「辨析篇」内含四篇文章,即天穹的《研究林立衡材料的几个切入点》(天文)、韩钢的《「九一三」事件考疑—以《林豆豆口述》为中心》(韩文)、王海光的《「九一三」事件 循时考》及余汝信的《﹤林立衡关于『九一三』经过写给中纪委的材料﹥解读》(余文)。

从这些文章的标题就可以知道,事情很清楚,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九一三」回望》就是质疑林豆豆的一些说法。在2014年出版的《罗瑞卿案》的“后记”中,余汝信更是说得明白:

新世纪出版社在今年5月间已出版了批评林立衡与张清林关于“九。一三”事件过程申诉材料的“九。一三”回望》,本书可视为其姊妹篇。

image.png

image.png

 

可是,丁凯文不是这样看。在丁凯文的魔术箱里一捣鼓,老母鸡变成了鸭。2013年(《新史记》2013年8月总第15期)丁凯文《林彪出走,几分主动?几分被动?--读余汝信<“九一三”回望>》发表。其中说:

笔者认为,无论是韩钢先生的文章还是余汝信先生的文章实际上都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九一三”回望》的出版将林彪事件的研究向前推进了一步,正如美国哈佛大学教授麦克法夸尔在该书《序言》里所说:“历史学者们掌握史料越多,就越来越不信任官方提供的版本。”诚哉斯言!

“韩钢先生的文章还是余汝信先生的文章”明明是“对林立衡的有关说法尤其是「林彪被骗说」提出了质疑”,怎么会成了“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这岂不是说,“林立衡的有关说法尤其是「林彪被骗说」”就是“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读者对丁凯文玩弄的魔术还有疑问么?可以看到,丁凯文已经到了胡说八道的地步了,连一点点面具都不要了。丁凯文自己也说:

“九一三”回望》一书中有两篇文章对“九一三事件 ”作了较为深入的分析和探讨。一篇是韩钢先生的《“九一三”事件考疑--以〈林豆豆口述〉为中心》,另一篇是余汝信先生的《〈林立衡关于“九一三”经过写给中纪委的材料〉解读》。这两篇文章的侧重点不同,但都围绕着林豆豆的申诉材料作了较为深入的考证和分析,值得研究者们的关注和进一步探索。

“围绕着林豆豆的申诉材料作了较为深入的考证和分析”是“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

我们再来看《“九一三”回望》中几篇文章所说。

(韩文)去年香港出版的《林豆豆口述》(舒云整理),再次收录了这份申诉材料,题为《我所知道的“九一三”事件》。遗憾的是,该书并非林豆豆所编,甚至“未经林豆豆本人审阅”,且“有删节”。据研究者考证,《世纪风铃》和《林豆豆口述》的编著者都对这份材料作了改写。两个修改稿和原稿的差异,已有研究者做了仔细对比和甄别,此处不赘。无论如何,这都不能不减损其史料价值。

(韩文)的最后说的是:

“林豆豆材料”以及其他当事人的回忆或口述提出的这些疑问,笔者并没有确定的结论。事实上,这份材料还有该书的其他文章留下的疑问远不止这些。解开这些疑问,仍待时日。

(天文) “九一三”事件四十一周年之际,人们多么希望林豆豆向人民、向历史做一个坦诚的交代,她毕竟近七十岁了,时不我待。但是,《林豆豆口述》的出版,却使人大跌眼镜,大失所望。

经过反复阅读《林豆豆口述》,及多次走访了解林豆豆的人,笔者发现,有三个“关系”,是林豆豆“思想体系”的基础;她的思想认识和她的所写,都是以这个三个关系为基础的。这三个关系是:(1)林豆豆和叶群的关系;(2)林豆豆和林彪的关系;(3)叶群和林彪的关系。因此,弄清搞准这三个关系,至关重要;这三个关系弄不清搞不准,是很难研究清楚林豆豆所讲述的具体问题的。

笔者认为林豆豆讲的这三个关系,都是不真实的,至少是不够真实的。

“九一三”事件已过去四十一年,快半个世纪了。林豆豆最不该的是,她不但不自责,还出书编假话诋毁自己的母亲。而且对“九一三”事件,林豆豆毫无反省,也没有给林彪正名的具体行动;四十一年来,毫无建树。现在可好,出了一个《林豆豆口述》,不但伤害了林彪、叶群,也伤害了真实的历史,自己也走到了人生的谷底。

林豆豆和叶群的关系,一是林豆豆写得不实;二是她们关系的好坏,也左右不了什么政治大事(“九一三”除外),林豆豆把自己看得太高,太重要了。

二、林豆豆和林彪的关系

这对研究者来说无疑是个陷阱:你不相信吧,她是林彪的女儿;你相信吧,又实在令人难以置信!

究竟林彪“在病重时”对林豆豆的嘱托是什么?不得而知。林彪既然病重,不向中央报告,不向军委嘱托,不向军委办事组嘱托,而向林豆豆嘱托,这绝不符合林彪的党性原则和对工作认真负责的态度。

当然,王淑媛生活在毛家湾,林彪、叶群讲过的只言片语,王淑媛是可能听到的。但是,有一点必须明确,如果把王淑媛听到的只言片语作为林彪对某个重要问题看法的依据,是绝对错误的。林豆豆常抬出王淑媛,只是她的障眼法而已。

常言道:清官难断家务事。林豆豆是林彪家庭的一员,林彪在家庭生活中曾经表示过的对林豆豆某些方面支持的只言片语,被演绎成林彪对叶群的政治立场和对大是大非的态度,肯定是错误的。

三、叶群和林彪的关系

文革后,官方为了维护毛泽东,把毛和江青切割。林豆豆为了护林,也机械地仿照;如此这般地切割,结果适得其反。叶群在文革的重大问题上几乎没有单独的意见和态度,林彪的利益和荣辱就是叶群的利益和荣辱,这点叶群很清楚,也是叶群一切行为的出发点。因此,林彪和叶群的“政治”关系、“革命”关系是好的,这是林叶关系的基本点。林豆豆恰恰看错了这个基本点,或者说为了给林彪开脱(其实完全不必开脱什么!),故意编造了林彪和叶群关系假的“基本点”,说他们的关系就是叶群对林彪的控制和欺骗。

林彪和叶群的关系,绝不是林豆豆说的“叶群对林彪欺骗和控制”的关系。叶群有时为了林彪的身体,不得不推却或私下处理一些无关大局的小事,有所谓善意的“欺骗”。但绝不是在路线问题上、党和国家的重大问题上对林欺骗,更不是为了毛泽东所愿而欺骗林彪。林豆豆说叶群对林彪欺骗和封锁等等,只是林豆豆十分幼稚的为了“维护”林彪找托词而已。

因此,我们说林豆豆笔下的林彪是不真实的。

这样从时间上排排队,说明叶群并没有在哪个时间段和林彪根本上不一致,形成对林彪的“欺骗和控制的关系”。所以林豆豆杜撰的林、叶关系是站不住脚的。林豆豆旨在为林彪辩诬,想把林彪在文革中的错误,归结成是叶群对林彪“欺骗和控制”而误导了林彪,使林彪说了错话,做过错误的决断,甚至“九一三”事件,也是叶群(及林立果)对林彪的欺骗造成的。林豆豆的杜撰本身,就是政治上无知的表现。

林豆豆为了给林彪护短,搞出个耸人听闻的“打针、吃药”说。与其说鲜为人知,不如说耸人听闻。

这是林豆豆式的护短,可是林豆豆又不会护短。林彪不需要这样幼稚的护短,遮住了这头又亮出了那头。

林豆豆此时想告诉公审的主将彭真:我爸爸林彪还说过你好话呢!试问林豆豆是不是也被打了毒针改变了思维?这是给父亲身上抹黑,还是为父亲脸上添彩?

林彪在文革中是有错误的,但并不是林豆豆所说的错误,更不是打毒针造成的错误。有位了解关心林豆豆的老同志说:“不是豆豆不想谈,是她谈不出来。……她受阅历和学识所限,无法深入父亲胸怀中的另一个世界。”历史是人民写的,不是帅府千金抖出几个“鲜为人知”的“猛料”,就能改变历史的。林豆豆为父亲辩诬是完全应该的,可是,哪些林彪做对了,哪些林彪做错了,哪些林彪要负责,哪些林彪不负责,她并未搞清楚。希望林豆豆努力呀!东隅已失,桑榆非晚。

如果林豆豆是对林彪热爱的、负责的,就应当努力学习,认真思考,潜心研究。比如说在文革中,林彪哪些是跟着毛泽东和中央的路线犯了错误,哪些是讲的违心的话,哪些是对毛泽东吹过了头,哪些是伤害了一些干部;又有哪些是对林彪的栽赃,哪些从过去和现在看都不是错误,这是要下功夫的!

 正所谓:

王杨卢骆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

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不平按:“轻薄为文”到底是谁?“尔曹身与名俱灭”说的又是谁?是“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么?

和(天文)所说“《林豆豆口述》的出版,却使人大跌眼镜,大失所望”可谓殊途同归的是余汝信在《罗瑞卿案》的“后记“中所说:“个别「当事人的所谓「回忆」,不仅对澄清歷史真相没有 丝毫帮助,反而,对歷史真相还起到扭曲、屏蔽的反作用。这 里,我们针对罗瑞卿事件所指的,主要就是 2012年9月香港明 镜出版社出版的《林豆豆口述》一书所载、林立衡与张清林写於 1980年间的《我所知道的有关罗瑞卿同志被诬陷和迫害的情况》。”笔者以为,任何对于胡说八道的批判、辨析都有助于事实的澄清,有助于真理的获得。丁凯文胡说八道:“无论是韩钢先生的文章还是余汝信先生的文章,实际上都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到底“否定”了些什么?你能不能把文字举出来?

余文中“官方”一词出现了两次:

林、叶荣辱与共,政治上是一体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这是林、叶关系的基本点。林彪、叶群家事中无关大局的磕磕碰碰,远不能置换这个政治上的基本点。林立衡为了强说“林彪是被骗的”,扭曲了这一基本点,强将林、叶进行政治上的切割,就如官方为了维护毛泽东,强将毛泽东、江青进行政治上的切割一模一样。官方称,坏事都是江青干的,毛是被江所利用;林立衡则说,“坏事”都是叶群做的,林彪是不知情或被骗的,两者显然都不是事实。

从这里能够看出余文“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么?余汝信在此指出了官方和林立衡“两者显然都不是事实”,但是,《“九一三”回望》的主旨是指出林立衡“显然都不是事实”,就如同余汝信指出的“批评林立衡与张清林关于‘九。一三’事件过程申诉材料”。

(余文)去年9月,香港明镜出版社出版了舒云整理的《林豆豆口述》一书。笔者发现,书中声称“林豆豆口述、张清林记录”的有关“九一三”的材料,实际上就是舒云以“整理”名义进行了部分改写的林立衡手书的誊清件。笔者还注意到舒云的改写,某些段落抄自李晨,某些地方改动得比李晨小,某些地方改动得比李晨更大。

基于上述原因,李晨、舒云对林立衡原稿的大量改动(虽然,李晨、舒云的改动并没有触及林立衡的基本观点),已使李、舒两书有关部分失却了史料价值。故而,本文辨析的对象,仅为林立衡材料的原稿。

(余文) 在看到了林立衡材料的原稿、并经与李文普、刘吉纯、宋德金等人各自的回忆相比对之后,笔者今天依然认为,林立衡的材料总的轮廓,还是反映了1971年9月12日当晚北戴河所发生的事情的大致经过的。当然,这并不等于说它完全真实地反映了林立衡当时的思想活动,不等于说它准确无误地反映了事件的全部细节,更不等于说笔者赞同林立衡在这一事件中的处理方式。相反,看到了林立衡的原稿之后,我们今天更有条件去深入探究一下事件经过的一些关键点,从中得到一些新的启发,而这些启发所引申出来的一些思考,很可能与林立衡的观念有很大距离,甚至截然相反。

二、被林立衡扭曲了的林、叶关系

  林、叶荣辱与共,政治上是一体的,根本利益是一致的,这是林、叶关系的基本点。林彪、叶群家事中无关大局的磕磕碰碰,远不能置换这个政治上的基本点。林立衡为了强说“林彪是被骗的”,扭曲了这一基本点,强将林、叶进行政治上的切割,就如官方为了维护毛泽东,强将毛泽东、江青进行政治上的切割一模一样。官方称,坏事都是江青干的,毛是被江所利用;林立衡则说,“坏事”都是叶群做的,林彪是不知情或被骗的,两者显然都不是事实。

林立衡对林彪“主动走”与“被骗走”一直很纠结。她的全部精力,都用在编织“林彪是被骗的”这一神话。这正反映林立衡被“封建专政主义”给林彪戴上“叛徒”“卖国贼”的帽子而不知所措。

林立衡不愿意向中央报告,自然有她的小算盘——她希望将天大的这么一件大事,局限在北戴河的小范围内悄悄地解决。她企图将林彪与叶群、林立果分离,天真地认为如果8341部队在北戴河将叶群、林立果处置了而不告诉北京,林彪就可以保住了,这是林立衡对中共党内严酷斗争一点悟性也没有的一厢情愿,对8341部队的行为准则更毫无所知。她想用纸包住火,不将信息透露到北京“以免被人利用”,以保住她父亲的政治地位。林立衡的小算盘,可以说是政治上的小学生级数的,绝不现实。

五、林立衡的政治悟性

当我们将邱的谈话与林立衡的材料对照着看,政治悟性的高下立马可见。当然,你可以说邱的这些话是“九一三”三十年后才说的,那么,我们倒想知道的是,林立衡写这些材料到今天也已逾三十年了,她的那些观念到底改变了没有?改变了多少?

震惊中外的“九一三”事件,至今已将近四十二个年头。林立衡给中纪委写材料,也已过去近三十三年。在这么漫长的岁月中,人们在沉思,历史也在沉思。对这一段历史的研究、探索在艰难中前行,历史也在前行。“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这么多年过去,曾改名为“路漫”的林立衡本人,想必也会有不同于当年、精神境界高于当年的再思考和再认识。我们诚挚地盼望,林立衡的新思考、新认识,能尽早公诸于世,这不仅是一份沉甸甸的孝心,更重要的,是她应履行的历史的使命。

丁文中说:

天穹认为:“把林彪在文革中的错误,归结成是叶群对林彪‘欺骗和控制’而误导了林彪,使林彪说了错话,做过错误的决断,甚至‘九一三’事件也是叶群(及林立果)对林彪的欺骗造成的,林豆豆的杜撰本身就是政治上无知的表现。”笔者认为,天穹的这一看法应该说是有相当道理的。

可是,丁凯文在《粉碎五大谣言--知情人证明林彪真正死因》一文中信誓旦旦地说的是:

肖先生在其文中特别批驳了林彪是被"绑架出逃",而且指出这一说法是出自林彪亲人之口。肖先生为何不点明此说就是出自林彪的女儿林立衡之口呢?林立衡是913事件的直接当事人和证人,作为913事件的当事人,林立衡亲身经历了整个事件,她的证词应被视为第一手资料。913事件的另一位当事人张宁也在自己的回忆录《尘劫》一书中,描述了913事件的前后过程以及后来被中共专案组审查的经历。这些无疑都是最重要的第一手资料,其可信性不容轻易予以否认。换句话说,林立衡与张宁的回忆的重要性绝非坊间传闻的"西山镇压说"、"替身代死说"以及"软禁老死说"相比拟,稍有史学知识的人都清楚她们的回忆极具史料价值。然而肖先生在其文中却不屑地将林张的回忆与那些道听途说或胡编乱造相提并论,对这两位当事人的说法及回忆尽量予以忽略、贬低乃至否认,这不能不让人怀疑肖先生的研究动机和研究功力到底是一个什么水平。

和丁文这里所说比较一下,这两段话是同一张嘴里说出来的么?当然,或许15年一过,思想大有转变。怎么不发挥一下,评论几句?怎么接下去大谈叶群的善意的欺骗,政治上的表现?到底是认同,还是不认同?

丁凯文,上面韩文和余文的所说就是“实际上都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么?还要一天到晚打着北大的牌子。你根本就是一个北大的孽子,北大已经为了你这样的孽子把脸都丢光了。

这里再对麦克法夸尔先生作的序说上几句。麦克法夸尔说:

新近又出版了一本据说是林彪事件关键人物,林的女儿林豆豆的所谓“口述” ,但据说林豆豆本人对此并不认可。现在放在读者面前的这本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的《“九一三”回望》,就是对上述“口述”的反响。本书的作者们,对所谓来自林豆豆的答案提出了疑问。他们并没有试图为整个毛林传奇做出终极的结论——那是官方全部档案开放之后的事。但他们所知道的,已经远比刚知中国出了事的法国大使超出很多;正如本书所示,历史学者们掌握史料越多,就越来越不信任官方提供的版本

老麦在此把《林豆豆口述》称之为“所谓‘口述’”,态度已经很明显了。“现在放在读者面前的这本香港新世纪出版社出版的“九一三”回望》,就是对上述“口述”的反响。本书的作者们,对所谓来自林豆豆的答案提出了疑问。”说明了《“九一三”回望》的内容,同余汝信指出的“批评林立衡与张清林关于‘九。一三’事件过程申诉材料”是一个意思。至于老麦所说“正如本书所示,历史学者们掌握史料越多,就越来越不信任官方提供的版本。”并不确切。“对所谓来自林豆豆的答案提出了疑问”怎么会“越来越不信任官方提供的版本”?“不信任林豆豆,以及她背后的几个辩护士,提供的版本”怎么转化成“越来越不信任官方提供的版本”?恐怕是转上七个八个弯还是转不上来的。“本书所示”的,应该是:“历史学家越多运用自己的脑子,就越来越不信任林豆豆,以及她背后的几个辩护士,提供的版本。”从这里也正可以看到,老外对中国的事情,多少有点雾里看花的感觉。

本来,丁凯文凭着他北大的经历,凭着他中文的水平,凭着他对林彪的研究,如果还称得上“研究“的话,他完全知道老麦所说,哪些有误,哪些不错,他应该指出老麦的不妥和自相矛盾。可是。事实恰恰相反,丁凯文就以为抓到稻草了,于是,用他一贯用的障眼布,把老麦的“本书的作者们,对所谓来自林豆豆的答案提出了疑问”抹去了,抓住了“越来越不信任官方提供的版本”,进一步得出“实际上都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丁凯文,你看看你下流不下流,卑鄙不卑鄙。

可以看到,丁凯文所说“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根本就是对“九一三”回望》一书的歪曲。

其实,“九一三”回望》“对林立衡的有关说法尤其是「林彪被骗说」提出了质疑”,而“林彪被骗说”正是丁凯文的“研究成果”之一。故而《“九。一三”回望》看似打在林豆豆身上,痛的却是在丁凯文心上,从「林彪被骗说」到“几分主动?几分被动?”正是丁凯文心里的痛。于是丁凯文便要出来胡搅蛮缠,大变魔术了。所谓“几分主动?几分被动?”既是对「林彪被骗说」不得不作的退却,又是对《“九一三”回望》的反扑。看看丁凯文所说:

由于这是林豆豆个人的回忆,这份申诉无疑具有相当的分量,值得研究者们的重视。

正是由于这些问题的存在,其申诉材料难免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简单地指责林豆豆编谎话显然不够客观,还是应该作具体的分析为好。笔者认为,林豆豆的申诉仅仅是当事人留存下来的史料,史料不应与真实的历史简单地划上等号,研究者应该对照其他史料,尽可能地还原那段真实的历史。

最后还想多说一句。有关舒云女士整理的《林豆豆口述》一书,近来国内有些批评之声。笔者认为,舒云这些年来探索林彪和林彪事件,自费走访了很多当事人和知情人士,出版了《林彪事件完整调查》等多本著述,在这一领域做出了很大的贡献。这些著述中难免存在一些问题,但是不宜以此全面否定舒云的辛劳和贡献,对《林豆豆口述》一书也应该站在客观、理性和善意的角度予以评论。

说穿了,丁凯文说的就是:《“九一三”回望》没有“站在客观、理性和善意的角度予以评论”,“史料与真实的历史简单地划上等号”。丁凯文手里拿着独门兵器、传家之宝,也就是“官方”的帽子,甩又甩不出来,于是扭扭捏捏,欲说还休,迸出一句:

刚刚问世的这本《“九一三”回望》可算是最新的成果之一。

余先生对“九一三事件”作了如此细致和深入的分析,其中一些看法笔者也有同感。

心里的憋屈可想而知。

其实,你如果对《“九。一三”回望》有什么不满,完全可以提出自己的观点,何必要去搞些偷偷摸摸的鬼名堂?舒云对该书不满,就写了《“九一三事件”没有阴谋吗?――兼答余汝信先生》(原载《新史记》总第15期,2013年8月),正是对“历史学家越多运用自己的脑子,就越来越不信任林豆豆,以及她背后的几个辩护士,提供的版本”的不满。文章开首便说:

余汝信在2013年5月编著出版了《“九一三”回望――林彪事件史实与辨析》一书,本文主要质疑署名余汝信的文章《<林立衡关于“九一三”经过写给中纪委的材料>解读》。

看起来,女流之辈还比你有勇气,你真是枉为一个男子了。

在丁氏魔术中,你说的任何一句话,“实际上都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即使你说“丁凯文在放屁。”丁凯文也会说:“实际上都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丁凯文才不管你是说丁凯文“说话”还是在说丁凯文“放屁”呢,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文化革命中,要打倒一个人,就说你是反对毛主席。如果你说了:“我拥护毛主席。”他会说你是假心假意。这个丁凯文,他如果要说“实际上都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至少也应该说“《“九一三”回望》表面上是质疑林豆豆,实际上是否定了官方多年以来强加给林彪的罪名:篡党夺权、阴谋政变、另立中央。”丁凯文连这个转折关系都省掉了。这世界怎么会变得越来越无耻?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