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黄花岗的博客  
不信青史尽成灰  
我的名片
黄花岗
 
注册日期: 2015-01-08
访问总量: 2,651,681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七绝 题照(1366)庆丰恰似隋炀
· 如梦令 沙逼宽衣习
· 七绝 题照(1365)幸福人民往里
· 七绝 题照(1364)杨振宁终于挂了
· 七绝 题照(1363)打江山是打人
· 七绝 题照(1362)冤屈西门成大
· 七绝 题照(1361)华为屠宰易牲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词(7)】
 · 如梦令 沙逼宽衣习
 · 調寄好事近 台灣賀年揮春
 · 調寄西湖月 詠魯迅九
 · 菩薩蠻 人民公敵蒙災難
 · 卜算子 華府風波惡
 · 浪淘沙 美國大選
 · 鷓鴣天 萬千精衛填東海
【百年咏史(6)】
 · 鷓鴣天 包子当家瓦釜鳴
 · 鷓鴣天 華國鋒
 · 七律 牛年詠牛
 · 七律 庚子回顧
【题照(105)】
 · 七绝 题照(1161)毛子干爹献暖心
 · 急就章七绝 林郑月娥遭制裁
 · 七绝 题照(1160)为酬命贵黑兄弟
 · 七绝 题照(1159)强国君臣如水火
 · 七绝 题照(1158)东郭夫人本姓庄
 · 七绝 题照(1157)无情无义党妈妈
 · 七绝 题照(1156)一尊调到内循环
 · 七绝 题照(1155)美帝连连施制裁
 · 七绝 题照(1154)果然最毒妇人心
 · 七绝 题照(1153)破晓时分先杀鸡
【题照(104)】
 · 七绝(1152)万里浑成乱葬岗
 · 七绝 题照(1151)谋反嫖娼惩义人
 · 七绝 题照(1150)唐娟便是月經布
 · 七绝 题照(1149)鹰犬居然成华佗
 · 七绝 题照(1148)畜牲举国遍西韩
 · 七绝 题照(1147)流氓外长发豪言
 · 七绝 题照(1146)博士开车挂倒档
 · 七绝 题照(1145)作恶多端成寡人
 · 七绝 题照(1144)平王无道废朝班
 · 七绝 题照(1143)兴邦災难莅危邦
【题照(103)】
 · 七绝 题照(1142)谁想平分纪念堂
 · 七绝 题照(1141)维尼命贱不如狗
 · 七绝 题照(1140)多难神州生怪物
 · 七绝 题照(1139)自尽庆丰挥快刀
 · 七绝 题照(1138)正气凜然迎习皇
 · 七绝 题照(1137)学士全然黑炭头
 · 七绝 题照(1136)笑煞科盲画齿轮
 · 七绝 题照(1135)颠倒应须反着看
 · 七绝 题照(1134)如今命贵属非洲
 · 七绝 题照(1133)港人的另类抗争
【题照(102)】
 · 七绝 题照(1132)国安峻法出中央
 · 七绝 题照(1131)垂死流氓趋下流
 · 七绝 题照(1130)俄国亲爹怀鬼胎
 · 七绝 题照(1129)共匪的最后关头
 · 七绝 题照(1128)感谢共匪手下留
 · 七绝 题照(1127)管天管地管全球
 · 七绝 题照(1126)共匪就要就要死
 · 七绝 题照(1125)SB最多的国家
 · 七绝 题照(1124)放风一伙精神病
 · 七绝 题照(1123)装扮兲朝活死人
【题照(101)】
 · 七绝 题照(1122)和谁睡觉很重要
 · 七绝 题照(1121)党国何时曾断屠
 · 七绝 题照(1120)如此官员如此黨
 · 七绝 题照(1119)病毒向厉害国宣
 · 七绝 题照(1118)病毒真如余则成
 · 七绝 题照(1117)标语煌煌训屁民
 · 七绝 题照(1116)黉宫云雨筑章台
 · 七绝 题照(1115)日后嫖娼不犯法
 · 七绝二首 题照(1114)自干五
 · 七绝 题照(1113)学得毛皇去撒币
【题照(100)】
 · 七绝 题照(1112)五毛落魄也堪哀
 · 七绝 题照(1111)八国联军挺国安
 · 七绝 题照(1110)神州画饼可充饥
 · 七绝 题照(1100)反党公然不掩门
 · 七绝 题照(1099)世间叵测数人心
 · 七绝 题照(1098)足能埋葬朕全家
 · 七绝 题照(1097)信是红朝掘墓人
 · 七绝 题照(1096)鬼魂地府作帮凶
 · 七绝 题照(1095)女友如今火地摊
 · 七绝 题照(1094)炎黄不再分中外
【题照(99)】
 · 七绝 题照(1093)只余淫妇与奸夫
 · 七绝 题照(1092)美元儲备在何方
 · 七绝 题照(1091)可怜宰相筹奇策
 · 七绝 题照(1090)愚民疑似见神舟
 · 七绝 题照(1089)中堂表决伸中指
 · 七绝 题照(1088)兲朝尽是可怜人
 · 七绝 题照(1087)包子床头呲毒牙
 · 七绝 题照(1086)为酬倭寇再生德
 · 七绝 题照(1085)盛世何曾临野老
 · 七绝 题照(1084)包子残民胜老毛
【题照(98)】
 · 七绝 题照(1083)包子借来毛贼胆
 · 七绝 题照(1082)官家眷属赛神仙
 · 七绝 题照(1081)怀胎能易人民币
 · 七绝 题照(1080)维稳于今笑话多
 · 七绝 题照(1079)翻墙只是在谋生
 · 七绝 题照(1078)真假难分肖庆丰
 · 七绝 题照(1077)男儿撸管展军威
 · 七绝 题照(1076)烹狗千秋一例同
 · 七绝 题照(1075)还是猪羊待宰身
 · 七绝 题照(1074)索赔万国觅元凶
【题照(97)】
 · 七绝 题照(1073)党国扶贫新举措
 · 七绝 题照(1072)四海归心学赵家
 · 七绝 题照(1071)党国囊空如水洗
 · 七绝 题照(1070)如今韭菜厌镰刀
 · 七绝 题照(1069)我把党来当母亲
 · 七绝 题照(1068)尚余嘴硬赴黄泉
 · 七绝 题照(1067)为自由而战的五毛
 · 七绝 题照(1066)战狼不许尔回家
 · 七绝 题照(1065)才子打油惊海外
 · 七绝 题照(1064)纪念五四青年节
【题照(96)】
 · 七绝 题照(1063)中国良心成垃圾
 · 七绝 题照(1062)莫谓吴京编闹剧
 · 七绝 题照(1061)入梦魂归解放前
 · 七绝 题照(1060)剃毛笑问崇毛者
 · 七绝 题照(1059)卖国居然敢炫耀
 · 七绝 题照(1058)瑞典居然敢辱华
 · 七绝 题照(1057)正恩何幸被登仙
 · 七绝 题照(1056)庆丰鲮鲤两相欢
 · 七绝 题照(1055)强国今年频甩锅
 · 七绝 题照(1054)老夫恰似赵家人
【题照(95)】
 · 七绝 题照(1053)党国悭囊不破财
 · 七绝 题照(1052)裂土如需赔美帝
 · 七绝 题照(1051)庆丰问鼎四人帮
 · 七绝 题照(1050)战狼咆啸拒边关
 · 七绝 题照(1049)邪灵化作牧羊人
 · 七绝 题照(1048)扶贫伟业湊成双
 · 七绝 题照(1047)阿Q如今遍九州
 · 七绝 题照(1046)大屎低头听训斥
 · 七绝 题照(1045)教人笑煞发炎人
 · 七绝 题照(1044)我对俄爹如初恋
【题照(94)】
 · 七绝 题照(1043)祖师受辱在天涯
 · 七绝 题照(1042)时衰鬼弄习包子
 · 急就章打油赠台湾舔共狗
 · 七绝 题照(1041)叩谢元凶习近平
 · 七绝 题照(1040)痴儿口罩送亲爹
 · 七绝 题照(1039)积年婊子笑春莹
 · 七绝 题照(1038)未肯含羞认祖宗
 · 七绝 题照(1037)中华儿女占鳌头
 · 七绝 题照(1036)冠军终究属中共
 · 七绝 题照(1035)娼女龟公先上班
【题照(93)】
 · 七绝 题照(1034)挽弓先射习包子
 · 七绝 题照(1033)莫谓方舱牛逼大
 · 七绝 题照(1032)肺炎苦苦溯源头
 · 七绝 题照(1031)呼吁流氓快下台
 · 七绝 题照(1030)甩锅假手借东瀛
 · 七绝 题照(1029)出火何妨偷汉子
 · 七绝 题照(1028)报应分明寻赵家
 · 七绝 题照(1027)百年大谎欺天下
 · 七绝 题照(1026)吹嘘大爱冒天功
 · 七绝 题照(1025)男儿负义索酬谢
【题照(92)】
 · 七绝 题照(1024)章台杨柳早承恩
 · 七绝 题照(1023)欢呼美日疫情重
 · 七绝 题照(1022)不使瘟神渡楚河
 · 七绝 题照(1021)没皮没脸习包子
 · 七绝 题照(1020)强国何时抄作业
 · 七绝 题照(1019)党国囊空如水洗
 · 七绝 题照(1018)五毛奉旨赦仇敌
 · 七绝 题照(1017)欺骗愚民入汉关
 · 七绝 题照(1016)党的恩情佈四方
 · 七绝 题照(1015)九州大地尽雷锋
【题照(91)】
 · 七绝 题照(1014)誓同病毒共存亡
 · 七绝 题照(1013)举世谁知强国心
 · 七绝 题照(1012)毒窟竟成兜率宫
 · 七绝 题照(1011)不许刁民惊习皇
 · 七绝 题照(1010)甩锅何止周先旺
 · 七绝 题照(1009)病夫越境便开枪
 · 七绝 题照(1008)天教强国多災难
 · 七绝 题照(1007)给砖爷示范如何
 · 七绝 题照(1006)豪杰全家成寇仇
 · 七绝 题照(1005)十亿低端谢庆丰
【题照(90)】
 · 七绝 题照(1004)不准人民站起来
 · 七绝 题照(1003)缘何罪恶当荣耀
 · 七绝 题照(1002)剧情已兆惨无伦
 · 七绝 题照(1001)病夫还是可怜虫
 · 七绝 题照(1000)罚尔重当中国人
 · 七绝 题照(999)赵家又是大赢家
 · 七绝 题照(998)祸不单行知国运
 · 七绝 题照(997)粉红至死爱亲妈
 · 七绝 题照(996)不容病毒越洋来
 · 七绝 题照(995)蝙蝠来年驱疫鬼
【题照(89)】
 · 七绝 题照(994)战狼喉舌皆无语
 · 七绝 题照(993)疑是苍生罪孽重
 · 七绝(992)多难兴邦编剧情
 · 七绝 题照(991)中共今年将灭亡
 · 七绝 题照(990)教人怜煞李中堂
 · 七绝 题照(989)也应愧煞骆宾王
 · 七绝 题照(988)红朝末日兆千般
 · 七绝 题照(987)神女留连乐不归
 · 七绝 题照(986)感恩叩謝出棺材
 · 七绝 题照(985)堪叹炎黄皆鄙俗
【百年咏史(5)】
 · 七律 川普中招
 · 七律 喜闻美帝将封杀微信抖音
 · 七律 前无古人的包子外交思想
 · 哀香港
 · 七律 喜闻韩国瑜遭罢免
 · 七律 喜闻美国取消香港自由港地
 · 七律 中国病毒
 · 七律 大邦战疫获全胜
 · 七律 何惧深宵抬死鬼
 · 李文亮医生是英雄吗
【题照(88)】
 · 七绝 题照(984)相信朝廷相信党
 · 七绝 题照(983)五毛必定是前身
 · 七绝 题照(982)不及金三鱼雁情
 · 七绝 题照(981)西来毒雾挾妖风
 · 七绝 题照(980)如山铁证谎难圆
 · 七绝 题照(979)出乖露丑笑维尼
 · 七绝 题照(978)叫爽熒屏会叫春
 · 七绝 题照(977)强国侈谈礼义廉
 · 七绝 题照(976)无数佳人入不还
 · 七绝 题照(975)粉红几许化冤魂
【题照(87)】
 · 七绝 题照(974)路上行人半失魂
 · 七绝 题照(973)操戈兄弟各封疆
 · 七绝 题照(972)庆祝全民奔小康
 · 七绝 题照(971)老鼠穿街出九州
 · 七绝三首 题照(970)九头鸟插翅难
 · 七绝 题照(969)索偿何止穆斯林
 · 七绝 题照(968)羞将嘴脸现人前
 · 七绝 题照(967)出门先嗅乳芬芳
 · 七绝 题照(966)八戒分尸酬贵客
 · 七绝 题照(965)唯有肺炎真爱国
【题照(86)】
 · 七绝 题照(964)为免低端拖后腿
 · 七绝 题照(963)梁山泊怕祝英台
 · 七绝 题照(962)紧爷已是西天去
 · 七绝 题照(961)祈求习匪灭台湾
 · 七绝 题照(960)妻随面首赴巫山
 · 七绝 题照(959)韩粉操刀剁老二
 · 七绝 题照(958)妓者巧思逢领导
 · 七绝 题照(957)学成不赁帝王家
 · 七绝 题照(957)垃圾沾污上海街
 · 七绝 题照(956)蓝营泰半成帮凶
【题照(85)】
 · 七绝 题照(955)大大婆娘泡上床
 · 七绝 题照(954)女的叫春男叫爽
 · 七绝 题照(953)魂魄归天消痛风
 · 七绝 题照(952)感谢党国殷勤意
 · 七绝 题照(951)大粪悄然加水箱
 · 七绝 题照(950)为保基因憋屎尿
 · 七绝 题照(949)文明城里享同床
 · 七绝 题照(948)送中未敢动刀兵
 · 七绝 题照(947)甲午前车恐復来
 · 七绝 题照(946)可怜垂死国民党
【题照(84)】
 · 七绝 题照(945)何时二代再坑儒
 · 七絕 题照(944)禿驴个个尽高僧
 · 七绝 题照(943)茅草房中开一炮
 · 七绝 题照(942)维尼喷糞自消停
 · 七绝 题照(941)昭著臭名漂远洋
 · 七绝 题照(940)襄王神女会频仍
 · 七绝 题照(939)道路从今皆以目
 · 七绝 题照(938)只恨无钱守阮囊
 · 七绝 题照(937)御用奴才挨一刀
 · 七绝 题照(936)如今喉舌也维权
【詞(6)】
 · 卜算子 嚇尿稀拉痢
 · 鷓鴣天 聞馬雲梁振英上書尊包子為
 · 瀟湘神 烏克蘭通緝拜登
 · 摸魚兒 祝川普總統勝選
 · 鷓鴣天 拜登妖女難移鼎
 · 長相思 父子同為待罪身
 · 浪淘沙 包子掛了嗎
 · 江城子 老毛本是色情狂
 · 卜算子 香港暴毙
 · 江城子 江泽民(二)
【题照(83)】
 · 七绝 题照(935)党国真诚待党员
 · 七绝 题照(934)十亿低端皆舜尧
 · 七绝 题照(933)千金膝盖染尘埃
 · 七绝 题照(932)千年苛政猛于虎
 · 七绝 题照(931)包子敢为天下先
 · 七绝 题照(930)庆丰包子送花旗
 · 七绝 题照(929)愿偕慈母赴黄泉
 · 七绝 题照(928)扶贫天子不疗贫
 · 七绝 题照(927)神州禽獸着衣冠
 · 七绝 题照(926)磨牙待尔到黄泉
【题照(82)】
 · 七绝 题照(925)华为叛党搞分裂
 · 七绝 题照(924)春莹撸袖发娇叱
 · 七绝 题照(923)如此朝廷如此国
 · 七绝 题照(922)包子如今成圣母
 · 七绝 题照(921)五毛作孽有天收
 · 七绝 题照(920)等闲安个收银站
 · 七绝 题照(919)怒斥台巴与废青
 · 七绝 题照(918)传媒应做看门狗
 · 七绝 题照(917)七十年来盼选票
 · 七绝 题照(916)恶魔身死千年后
【题照(81)】
 · 七绝 题照(915)香江普选已寒盟
 · 七绝 题照(914)特首终于露赤尻
 · 七绝 题照(913)天算元凶毛泽东
 · 七绝 题照(912)饱食奴才谢主恩
 · 七绝 题照(911)下跪犯国法
 · 七绝 题照(910)强国牛人新发明
 · 七绝 题照(909)未经批准竟投胎
 · 七绝 题照(908)太监于今漫九州
 · 七绝 题照(907)共匪尊容遭曝光
 · 七絕 題照(906)依然鹿豕是前身
【题照(80)】
 · 七绝 题照(905)龟年工部表基情
 · 七绝 题照(904)毛泽东封毛泽东
 · 七绝 题照(903)丐帮弟子阮囊空
 · 七绝 题照(902)免费何妨蜂拥至
 · 七绝 题照(901)各為他人做嫁衣
 · 七绝 题照(900)港澳台湾成外国
 · 七绝 题照(899)红旗原是卫生巾
 · 七绝 题照(898)可能买个庆丰包
 · 七绝 题照(897)京城鹰犬满香江
 · 七绝 题照(896)大陆公安到此遊
【题照(79)】
 · 七绝 题照(895)梦觉黄粱人正非
 · 七绝 题照(894)屁民递上投名状
 · 七绝 题照(893)愚民世代居猪圈
 · 七绝 题照(892)庆丰绮梦刹时休
 · 七绝 题照(891)强国潮流兴共妻
 · 七绝 题照(890)庆丰慷慨金砖国
 · 七绝 题照(889)儿童当做畜生养
 · 七绝 题照(888)光棍长年服伟哥
 · 七绝 题照(887)一群饥渴色娘子
 · 七绝 题照(886)祖国亲娘孰重轻
【题照(78)】
 · 七绝 题照(885)羡煞九泉毛泽东
 · 七绝 题照(884)迢迢万里赴英伦
 · 七绝 题照(883)哀求还我肏屄钱
 · 七绝 题照(882)太监交流性技巧
 · 七绝 题照(881)庆丰包子早登基
 · 七绝 题照(880)舐痔噬人听帝都
 · 七绝 题照(879)生怕凶徒老眼花
 · 七绝 题照(878)国人就是一群猪
 · 七绝 题照(877)丈夫不惜掷人头
 · 七绝 题照(877)叩谢兲朝送大礼
【题照(77)】
 · 七绝 题照(876)拼死生民护故园
 · 七绝 题照(875)末日红朝怪事多
 · 七绝 题照(874)面对川爷如萎哥
 · 七绝 题照(873)自由丅恤认同袍
 · 七绝 题照(872)初心逐水付东流
 · 七绝 题照(871)月娥末帝议东窗
 · 七绝 题照(870)开枪意在救同僚
 · 七绝 题照(869)杀人利器亮长安
 · 七绝 题照(868)死人列队过长安
 · 七绝二首(867) 继任总书记闪亮登
【题照(76)】
 · 七绝 题照(866)卖身豈独一韩郎
 · 七绝 题照(865)一曲高歌国厉害
 · 七绝 题照(864)却劳党国动干戈
 · 七绝 题照(863)可怜垂老叼盘狗
 · 七绝 题照(862)包子劳心自卖瓜
 · 七绝 题照(861)方悟岐山幽默甚
 · 七絕 題照(860)贏得奴才涙奪眶
 · 七絕 題照(859)戰狼與我結冤仇
 · 七绝 题照(858)行路危於蜀道难
 · 七绝 题照(857)願将财产献朝廷
【题照(75)】
 · 七绝 題照(856)港人望眼涙滂沱
 · 七绝 题照(855)大师落墨去他妈
 · 七绝 题照(854)男儿抗日赴扶桑
 · 七绝 题照(853)包子奴颜扬白旗
 · 七绝 题照(852)跪地男儿逐世风
 · 七绝 题照(851)封杀翻墻爱国人
 · 七绝 题照(850)庆丰久不射龙门
 · 七绝 题照(849)纳粹原来是后娘
 · 七绝 题照(848)华夷有别表尊崇
 · 七绝 题照(847)包子欣赏过的马桶
【题照(74)】
 · 七绝 题照(846)媒体曹随效习皇
 · 七绝 题照(845)国足从今有盼头
 · 七绝 题照(844)九州弱女任摧残
 · 七绝 题照(843)不容硕鼠露钱财
 · 七绝 题照(842)不知何日起黄巾
 · 七绝 题照(841)庙堂衮衮尽猪头
 · 七绝 题照(840)包子荣升拿破仑
 · 七绝 题照(839)自家举起杀猪刀
 · 七绝 题照(838)今朝犲虎择人噬
 · 七绝 题照(837)无边无际尽奴才
【题照(73)】
 · 七绝 题照(836)掏出鸡巴来爱国
 · 七绝 题照(835)自由何必赠猪群
 · 七绝 题照(834)化作乌龟皆缩头
 · 七绝 题照(833)港人春梦了无痕
 · 七绝 题照(832)赵高指鹿今重见
 · 七绝 题照(831)爱国犹需怀鬼胎
 · 七绝 题照(830)韭菜镰刀入洞房
 · 七绝 题照(829)香江平地起风波
 · 七绝 题照(828)香江无復旧黄台
 · 七绝 题照(827)无中生有惑愚夫
【题照(72)】
 · 七绝 题照(826)皇军枉自护文物
 · 七绝 题照(825)却道港英无自由
 · 七绝 题照(824)赵家步步步黄泉
 · 七绝 题照(823)阴谋乱港中移动
 · 七绝 题照(822)乌云压顶罩危邦
 · 七绝 题照(821)竟把朝廷视若无
 · 七绝 题照(820)共匪公安到特区
 · 七绝 题照(819)万民思啖庆丰包
 · 七绝 题照(818)如此家园如此国
 · 七绝 题照(817)惊醒南柯梦不成
【题照(71)】
 · 七绝 题照(816)撒币虚空笑暴秦
 · 七绝 题照(815)寻衅秦廷枉跳樑
 · 七绝 题照(814)酋长后宫添炮靶
 · 七绝 题照(813)一自明珠收帝京
 · 七绝 题照(812)交欢恩客黑如炭
 · 七绝 题照(811)穷途党国近疯癫
 · 七绝 题照(810)庙堂尽是病夫身
 · 七绝 题照(809)三胖声援林郑月娥
 · 七绝 题照(808)八万弃婴成美夷
 · 七绝 题照(807)可怜曲阜圣人乡
【题照(70)】
 · 七绝 题照(806)国徽陪葬水晶棺
 · 七绝 题照(805)应能取悦赵官家
 · 七绝 题照(804)警黑勾肩别样亲
 · 七绝 题照(803)嗝屁屠夫已着凉
 · 七绝 题照(802)矢志追随毛泽东
 · 七绝 题照(801)共匪香江覆老巢
 · 七绝 题照(800)枉称爱国好男儿
 · 七绝 题照(799)燕赵悲歌迴港九
 · 七绝 题照(798)水师耀武抵南洋
 · 七绝 题照(797)日本人展现人类文
【题照(69)】
 · 七绝 题照(796)共享佳人在此时
 · 七绝 题照(795)扫黑鸿图暂搁置
 · 七绝 题照(794)争捧丹心奉至尊
 · 七绝 题照(793)多谢慈悲支付宝
 · 七绝 题照(792)圣君断字似文盲
 · 七绝 题照(791)庆丰已兆赴黄泉
 · 七绝 题照(790)圣人故里化娼寮
 · 七绝 题照(789)中国自古属於日本
 · 七绝 题照(785)已令梁山痛切肤
 · 七绝 题照(784)如今撒币缺银両
【词(5)】
 · 汉宫春 「民主党派」
 · 鹧鸪天 香港区议会选举
 · 鹧鸪天 烽火漫天染碧空
 · 鹧鸪天 谱写红朝终结篇
 · 一剪梅 灵车轧轧过长安
 · 汉宫春 末日庆典
 · 鷓鴣天 帝都公廁
 · 破阵子 包子莫高拜佛
 · 念奴娇 反送中遊行
 · 满江红 佔中
【杂文(2)】
 · 毛泽东是伟大诗人吗?三致体育老师
 · 我与毛泽东有同门之谊~一个高棉半
 · 再致体育老师(简体中文)
 · 致體育老師
 · 說一說仲維光們為什麼痛恨川普,支
 · 英国率先公布首批制裁名单
 · 香港市民在机场活捉两个大陆公安
【题照(68)】
 · 七绝 题照(783)为报金毛频打脸
 · 七绝 题照(782)三峡即将启祸殃
 · 七绝 题照(781)能否疗饥充稻粱
 · 七绝 题照(780)钗裙争以死明志
 · 七绝 题照(779)何苦难为习近平
 · 七绝 题照(778)G20维尼熊露丑
 · 七绝 题照(777)包子自编山海经
 · 七绝 题照(776)李克强微信群被封
 · 七绝 题照(775)景从魔鬼效毛皇
 · 七绝 题照(774)恐佈师徒肩并肩
【题照(67)】
 · 七绝 题照(773)枉教逃犯乐开怀
 · 七绝 题照(772)五毛今日化三毛
 · 七绝 题照(771)日本人太恶毒了
 · 七绝 题照(770)太监偏怀千岁忧
 · 七绝 题照(769)跪求美帝上牙床
 · 七绝 题照(768)党国拉伕挺送终
 · 七绝 题照(767)既生包子何生普
 · 七绝 题照(764)6·16大遊行,向
 · 七绝 题照(763)反华势力现端倪
 · 七绝 题照(762)原来党国如公厕
【百年咏史(4)】
 · 七律 鼠年咏鼠
 · 七律 中美签署第一阶段协议
 · 七律 贺蔡英文连任中华民国总统
 · 七律 己亥回顾
 · 七律 百年咏史 空巢老人
 · 七律 百年咏史 遇罗克
 · 舊作重贴 七律 香港回归
 · 七律 蒙难羔羊陈彥霖
 · 七律 林郑撤回送终法
 · 七律 庆丰岐路苦徬徨
【题照(66)】
 · 七绝 题照(761)庆丰屈受撞心拳
 · 七绝 题照(760)第三帝国主香江
 · 七绝 题照(759)香港暴徒鸡巴袭警
 · 七绝 题照(758)菩萨何时能入党
 · 七绝 题照(757)颠倒阴阳古未闻
 · 七绝 题照(756)任正非留遗言
 · 七绝 题照(755)人民日报欺君父
 · 七绝 题照(754)华为手机神奇的防
 · 七绝 题照(753)维园今夜祀英灵
 · 七绝 题照(752)驻华美使领六·四
【题照(65)】
 · 七绝 题照(751)怜渠夜半庵房冷
 · 七绝 题照(750)釀災不意是消災
 · 七绝 题照(749)庆丰地狱伴毛皇
 · 七绝 题照(748)任正非求饶了
 · 七绝 题照(747)无语堪怜彭佩奥
 · 七绝 题照(746)笑煞摸碑小粉红
 · 七绝 题照(745)七亿男儿一起撸
 · 七绝 题照(744)身若囚徒亦可怜
 · 七绝 题照(743)赵家赐尔光荣匾
 · 七绝 题照(742)如今盗跖遍街头
【题照(64)】
 · 七绝 题照(741)萁豆相煎轻卖身
 · 七绝 题照(740)淫妇朝朝云雨忙
 · 七绝 题照(739)庆丰烦恼到天明
 · 七绝 题照(738)打黑专寻幼稚园
 · 七绝 题照(737)大妈上演脱衣舞
 · 七绝 题照(736)愁煞当朝李相国
 · 七绝 题照(735)砸脚花旗搬石头
 · 七绝 题照(734)中美已非同命鸟
 · 七绝 题照(733)好使天朝存脸皮
 · 七绝 题照(732)挑战中共创辉煌
【题照(63)】
 · 七绝 题照(731)只知䰣魉遍
 · 七绝 题照(730)发财美梦寄黄粱
 · 七绝 题照(729)吾党崇洋不识臊
 · 七绝 题照(728)如今轮到习包子
 · 七绝 题照(727)厉害国弱不经推
 · 七绝 题照(726)长将恶念种心田
 · 七绝 题照(725)胡锡进鼓吹台独
 · 七绝 题照(724)推倒高墻赖志坚
 · 七绝 题照(723)灵道焚符佑领导
 · 七绝 题照(722)包子又出丑了
【题照(62)】
 · 七绝 题照(721)上台便是献台时
 · 七绝 题照(720)监督朝廷遭敏感
 · 七绝 题照(719)西安驴友长牛屄
 · 七绝 题照(718)虎帐长年耽醉乡
 · 七绝 题照(717)党国苦心酬尔曹
 · 七绝 题照(716)吟五毛狗
 · 七绝 题照(715)如今通敌抢头筹
 · 七绝 题照(714)焚遍神州除恶魔
 · 七绝 题照(713)一次交欢四十元
 · 七绝 题照(712)牛马应须守本分
【题照(61)】
 · 七绝 题照(711)金三打脸欺袁二
 · 七绝 题照(710)恰似红朝乖百姓
 · 七绝 题照(709)兴邦灾难遍江山
 · 七绝 题照(708)凉山有幸降天灾
 · 七绝 题照(707)连番魚水交欢罢
 · 七绝 题照(706)梁家河畔子云居
 · 七绝 题照(705)除恶终将害自己
 · 七绝 题照(704)剃下阴毛三百撮
 · 七绝 题照(703)一絲不掛甚因由
 · 七绝 题照(702)大牢建到家门口
【题照(60)】
 · 七绝 题照(701)堪恨洋人思悔改
 · 七绝 题照(700)警方通缉觅刁民
 · 七绝 题照(699)英伦鬼子出湘西
 · 七绝 题照(698)脑残献媚不由己
 · 七绝 题照(697)耶稣经过党批准
 · 七绝 题照(696)别出心裁高级黑
 · 七绝 题照(695)包子原来有老师
 · 七绝 题照(694)马云完币全归赵
 · 七绝 题照(693)记否当年毛太子
 · 七绝 题照(692)今日红朝新气象
【题照(59)】
 · 七绝 题照(691)拾荒仍爱党妈妈
 · 七绝 题照(690)灵堂坟地紧相连
 · 七绝 题照(689)红朝野鬼宿何方
 · 七绝 题照(687)包子比肩唐太宗
 · 七绝 题照(686)有国因何没有家
 · 七绝 题照(685)庆丰不吝掷憨钱
 · 七绝 题照(685)文明倒退两千年
 · 七绝 题照(684)习二毛三两不同
 · 七绝 题照(683)民主自由皆落空
 · 七绝 题照(682)党国殃民集大成
【题照(58)】
 · 七绝 题照(681)为使娇妻升贵妇
 · 七绝 题照(680)梦里怎知猪是己
 · 七绝 题照(679)一自宽衣书乱拋
 · 七绝 题照(678)东洋燕赵风犹在(
 · 七绝 题照(677)基因千载承奴性
 · 七绝 题照(676)甘霖随驾降罗马
 · 七绝 题照(675)怡红公子发春梦
 · 七绝 题照(674)应承雨露获优待
 · 七绝 题照(673)山寨今朝获显荣
 · 七绝 题照(672)毛贼翻云覆雨罢
【题照(57)】
 · 七绝 题照(671)革命成功喜上床
 · 七绝 题照(670)爱国竟然遭暴打
 · 七绝 题照(669)垃圾长年喂学童
 · 七绝 题照(668)包子丛林寻瑞兽
 · 七绝 题照(667)干爹二奶喜排头
 · 七绝 题照(666)人民代表陷沉思
 · 七绝 题照(665)吃草捐躯报党娘
 · 七绝 题照(664)满街野种觅亲爹
 · 七绝 题照(663)难兄难弟荡双桨
 · 七绝 题照(662)中堂频拭汗如雨
【题照(56)】
 · 七绝 题照(661)川普豪情冠古今
 · 七绝 题照(660)谁言酒后品牛屄
 · 七绝 题照(659)将军策马上征程
 · 七绝 题照(658)代表人民失自由
 · 七绝 题照(657)日人民报日环球
 · 七绝 题照(656)九州胥吏尽昏昏
 · 七绝 题照(655)盎然性致未成灰
 · 七绝 题照(654)渡海东来避暴秦
 · 七绝 题照(653)污水倾盆泼蒋公
 · 七绝 题照(652)九泉笑煞李鸿章
【题照(55)】
 · 七绝 题照(651)京城空洒泪滂沱
 · 七绝 题照(650)毛邓江胡到撸郎
 · 七绝 题照(649)赵家信誉佔鳌头
 · 七绝 题照(648)圣旨如今成律玉
 · 七绝 题照(647)喜见神州革陋习
 · 七绝 题照(646)庆丰行至厄台处
 · 七绝 题照(645)红朝庙策无新意
 · 七绝 题照(644)配饗庆丰陪上皇
 · 七绝 题照(643)乌鸦嘴张将军
 · 七绝 题照(642)偷腥可是庆丰包
【题照(54)】
 · 七绝 题照(641)难挽民心成死灰
 · 七绝 题照(640)情人节狂想曲
 · 七绝 题照(639)二奶成群绕绣帏
 · 七绝 题照(638)中美将军别不同
 · 七绝 题照(637)千年不变义和团
 · 七绝 题照(636)青天白日映苍穹
 · 七绝 题照(635)措大求财祈庆丰
 · 七绝 题照(634)应景春联谢庆丰
 · 七绝 题照(633)只有共产党可以
 · 七绝 题照(632)奴颜婢膝遍中华
【题照(53)】
 · 七绝 题照(631)伊人喂奶便升官
 · 七绝 题照(630)流毒传承毛泽东
 · 七绝 题照(629)匪夷所思的奖品
 · 七绝 题照(628)可怜刘鹤成笼鸟
 · 七绝 题照(627)绕樑虚幻诳神州
 · 七绝 题照(626)强国苍生无信用
 · 七绝二首 题照(625)出乖露丑现
 · 七绝 题照(624)豈独悲鸣一老梁
 · 七绝 题照(623)可是人间血染成
 · 七绝 题照(622)皇军登陆上苏州
【题照(52)】
 · 七绝 题照(621)醉心三屁台湾蔡
 · 七绝 题照(620)最怕黄俄施辣手
 · 七绝 题照(619)全世界最无耻的政
 · 七绝 题照(618)任正非的鬼话
 · 七绝 题照(617)陈独秀是如何嫖娼
 · 七绝 题照(616)恰似新婚悬喜堂
 · 七绝 题照(615)依旧缅怀毛泽东
 · 七绝 题照(614)举世闻名毛泽东
 · 七绝 题照(613)记吃奴才不记打
 · 七绝 题照(612)柬埔寨解放40周年
【题照(51)】
 · 七绝 题照(611)何须坦克上长安
 · 七绝 题照(610)孝女精诚动九天
 · 七绝 题照(609)满城春色到延安
 · 七绝 题照(608)华为折戟挫欧陆
 · 七绝 题照(607)禿驴不幸化龙阳
 · 七绝 题照(606)可怜肃穆少林寺
 · 七绝 题照(605)河东狮子审亲亲
 · 七绝 题照(604)卌载淒清纪念堂
 · 七绝 题照(603)华为屋漏偏逢雨
 · 七绝 题照(602)自撸高潮还自誇
【题照(50)】
 · 七绝 题照(601)争当鹰犬啖三餐
 · 七绝 题照(600)尚比屁民强百倍
 · 七绝 题照(599)爱滋幸福聊天群
 · 潇湘神 题照(598)信是坏人才入
 · 七绝 题照(597)台湾从未属中华
 · 七绝 题照(596)犹有遗风日不落
 · 七绝 题照(595)圣明天子坐金銮
 · 七绝 题照(594)唯发喧哗朝至尊
 · 七绝 题照(593)数代传承到撸郎
 · 七绝 题照(592)五毛奋笔写春秋
【题照(49)】
 · 七绝 题照(591)险些断送少年头
 · 七绝 题照(590)大牢房与小牢房
 · 七绝 题照(589)智库纷纷成五毛
 · 七绝 题照(588)撒旦今朝冥诞日
 · 七绝 题照(587)再与爹妈入洞房
 · 七绝 题照(586)子系中山一战狼
 · 七绝 题照(585)五毛悉数不由衷
 · 七绝 题照(584)庆丰经已丧元神
 · 七绝 题照(583)夫妻瞬息隔阴阳
 · 七绝 题照(582)万维也有吮痈客
【题照(48)】
 · 七绝 题照(581)自了残生报独夫
 · 七绝 题照(580)两个天才共一床
 · 七绝 题照(579)不见妖精郭美美
 · 七绝 题照(578)撅起庆丰争主盟
 · 七绝 题照(577)自拍红军留倩影
 · 七绝 题照(576)朝廷未雨早绸缪
 · 七绝 题照(575)诱奸美帝做夫妻
 · 七绝 题照(574)天公警世巧安排
 · 七绝 题照(573)北大图书管理员
 · 七绝 题照(572)暮楚朝秦习近平
【题照(47)】
 · 七绝 题照(571)做个文明被害人
 · 七绝 题照(570)庆丰留守报中华
 · 七绝 题照(569)孟晚舟
 · 七绝 题照(568)一自天生毛泽东
 · 七绝 题照(567)五毛无耻已无敌
 · 七绝 题照(566)赤身端坐路中央
 · 七绝 题照(565)百度公然嘲末帝
 · 七绝 题照(564)公仆争先人奶宴
 · 七绝 题照(563)待刃奚奴誇极权
 · 七绝 题照(562)如今剩个习包子
【题照(46)】
 · 七绝 题照(561)穷不过三代
 · 七绝 题照(560)九州百姓尽昏昏
 · 七绝 题照(559)万众欢呼国厉害
 · 七绝 题照(558)无端遇上习皇帝
 · 七绝 题照(557)包子含悲无奈何
 · 七绝 题照(556)庆丰被迫作虔婆
 · 七绝 题照(555)冻坏男儿升职器
 · 七绝 题照(554)金口怯开悲习皇
 · 七绝 题照(553)居然禁止性行为
 · 七绝 题照(552)观音大士亦搖头
【词(4)】
 · 蝶恋花 争普选
 · 江城子·反送中:笑维尼,费心机
 · 江城子 华为末日
 · 江城子 庆丰帝青岛检阅隐形水师
 · 定风波·网上闲来逗蠢牛,感恩倭寇
 · 鹧鸪天 万里家园不願归
 · 浪淘沙 两会
 · 江城子 天然伟哥——恐佈分子的
 · 巫山一段云 2019年最佳摄影,不
 · 沁园春 戊戌回顾
【题照(45)】
 · 七绝 题照(551)知否长安不易居
 · 七绝 题照(550)祖龙陕北还魂日
 · 七绝 题照(549)顺民怯懦似天阉
 · 七绝 题照(548)红军发电用猪油
 · 七绝 题照(547)文明自古溯中华
 · 七绝 题照(546)牲畜终将吃一刀
 · 七绝 题照(545)上皇炕战日江青
 · 七绝 题照(544)裕仁瞠目枉呼冤
 · 七绝 题照(543)国土如今剩几多
 · 七绝 题照(542)奴才戮力造奴才
【百年咏史(3)】
 · 七律 香港清场
 · 七律 「解放军」(1)
 · 七律 刘鹤使美受辱
 · 七律 毛老大的猎艶高招
 · 七律 川普的宣战书
 · 七律 猪年咏猪
 · 七律 编辑基因婴儿
 · 七律 毒疫苗
 · 应该在南海诸岛建妓院招待太君
 · 江城子 香港中联办重开府
【题照(44)】
 · 七绝 题照(541)习总往来无白丁
 · 七绝 题照(540)赵家产下野心狼
 · 七绝 题照(539)君子谁人肯与共
 · 七绝 题照(538)花旗恰似风箱鼠
 · 七绝 题照(537)川普双规习近平
 · 七绝 题照(536)庆丰何日上煤山
 · 七绝 题照(535)撒钱撒币不相同
 · 七绝 题照(534)庆丰包子乱投医
 · 七绝 题照(533)一群骗子现金身
 · 七绝 题照(532)独沽一味庆丰包
【题照(43)】
 · 七絕 题照(531)大妈吃垮大邮轮
 · 七绝 题照(530)美帝招搖过海峡
 · 七绝 题照(529)先熬稀饭度难关
 · 七绝 题照(528)赵家鹰犬亦悲摧
 · 七绝 题照(527)小民狂妄僭今上
 · 七绝 题照(526)命蹇鸳鸯比翼飞
 · 七绝二首 题照(525)阳台尚未解风
 · 七绝 题照(524)武器长存十八般
 · 七绝 题照(523)花旗狂泻挫牛市
 · 七绝 题照(522)染就江山血样红
【题照(42)】
 · 七绝 题照(521)佛门遍地花和尚
 · 七绝 题照(520)指头告乏亦销魂
 · 七绝 题照(519)远离中国保平安
 · 七绝 题照(518)操刀先割自家肉
 · 七绝 题照(517)宝岛壶浆迎贵客
 · 七绝 题照(516)范冰冰
 · 七绝 题照(515)红通首领失行踪
 · 七绝 题照(514)不再奸淫俏女尼
 · 七绝 题照(513)融资悉数送蛮夷
【题照(41)】
 · 七绝 题照(511)上国疯婆惊海外
 · 七绝 题照(510)身如武大无长物
 · 七绝 题照(509)操刀切碎五腥旗
 · 七绝 题照(508)拖拽同窗入豹房
 · 七绝 题照(507)庆丰自撸度残年
 · 七绝 题照(506)中南海外皆牛马
 · 七绝 题照(505)玉腿排开蚀骨阵
 · 七绝 题照(504)庆丰反手握屠刀
 · 七绝 题照(503)满朝心悸动公卿
 · 七绝 题照(502)文化亡了,就娘希
【题照(40)】
 · 七绝 题照(501)自撸销魂效庆丰
 · 七绝 题照(500)巨婴提早入坟场
 · 七绝 题照(499)自戕胯下问何人
 · 七绝 题照(498)包子途穷意若狂
 · 七绝 题照(497)外长传承师圣主
 · 七绝 题照(496)敢过江东揽二乔
 · 七绝 题照(495)人民群众爱兲朝
 · 七绝 题照(494)几度春风不度侬
 · 七绝 题照(493)小骗轻松骗大骗
 · 七绝 题照(492)千人计划误千人
【题照(39)】
 · 七绝 题照(491)吾辈这茬红卫兵
 · 七绝二首 题照(490)清华大妓院
 · 七绝 题照(489)不要脸的梁启超
 · 七绝 题照(488)往来千里送精虫
 · 七绝 题照(487)可怜中产坠低端
 · 七绝 题照(486)翻墙还是一家猪
 · 七绝 题照(485)美金千亿买猪瘟
 · 七绝 题照(484)成语新解:为非作
 · 七绝 题照(483)如今上国慰安妇
 · 七绝 题照(482)中国就是一隻猪
【题照(38)】
 · 七绝 题照(481)京东原是一条狗
 · 七绝 题照(480)奶茶与奶牛
 · 七绝 题照(479)婆心苦口诫村牛
 · 七绝 题照(478)九斤老太养儿孙
 · 七绝 题照(477)何妨自撸去开疆
 · 七绝 题照(476)川普当如祭社肉
 · 七绝 题照(475)矮子不如包子行
 · 七绝 题照(474)毛泽东的房事
 · 七绝 题照(473)阴户迎宾事可期
 · 七绝 题照(472)庆丰包子开分店
【题照(37)】
 · 七绝 题照(471)舌尖阴道紧相连
 · 七绝 题照(470)能将腐朽化神奇
 · 七绝 题照(469)朝廷盼尔产窝猪
 · 七绝 题照(468)赵家肉畜不敷用
 · 七绝 题照(467)授精吾輩是专才
 · 七绝 题照(466)但愿普天人皆病
 · 七绝 题照(465)子孙万代待挨刀
 · 七绝 题照(464)叫兽缘何皆姓胡
 · 七绝 题照(461)倭奴争赴鬼门关
 · 七绝 题照(460)某男魂断梁家河
【题照(36)】
 · 七绝 题照(459)无名万古亦流芳
 · 七绝 题照(458)草木山川齐附逆
 · 七绝 题照(457)带路党宣言
 · 七绝 题照(456)共克时艰诓屁民
 · 七绝 题照(455)强国能无强大妈
 · 七绝 题照(454)五洲撒币气如虹
 · 七绝 题照(453)赵家亦有穷光蛋
 · 七绝 题照(452)割掉鸡巴来赚钱
 · 七绝 题照(451)净土喧嚣扰佛陀
 · 七绝 题照(450)剝尽红朝老脸皮
【杂项】
 · 一篇「學問家」的爛文
 · 仲維光吹捧韓國瑜的天下第一馬屁奇
 · 致五百年以来第一的诗人
 · 香港警察开枪,六四重现
 · 今天在巴黎参加越南人的反共集会
 · 巴黎圣母院遭火灾
 · 答牧人博
 · 洗脑奇文共赏
 · 我们都是孟晚舟?
 · 金庸其人
【题照(35)】
 · 七绝 题照(449)包子挨胖揍
 · 七绝 题照(448)令尊精液射高墙
 · 七绝 题照(447)京城宜戮水晶棺
 · 七绝 题照(447)垂死犹需颂圣君
 · 七绝 题照(446)名留高丽犹遗臭
 · 七絕 题照(445)少林和尚去扶贫
 · 七绝 题照(444)贫妇哀哀求卖奶
 · 七绝二首 题照(443)险成去势故公
 · 七绝 题照(442)自道奴家初下海
 · 七绝 题照(441)司马之心不可测
【题照(34)】
 · 七绝 题照(440)厉害庆丰包出冲
 · 七绝 题照(439)乳汁能如美帝香
 · 七绝 题照(438)不教废帝现残骸
 · 七绝 题照(437)可怜百日帝王梦
 · 七绝二首 题照(436)上皇不幸中阴
 · 七绝 题照(435)反共精神息息通
 · 七绝 题照(434)病夫自撸冀强身
 · 七绝 题照(433)京城魑魅斗同舟
 · 七绝 题照(432)神医专治习牛屄
 · 七绝 题照(431)别后自知牛逼大
【题照(33)】
 · 七绝二首 题照(430)约炮美人陈榻
 · 七绝 题照(429)闻美国警察拘捕
 · 七绝 题照(428)万众争相啖草包
 · 七绝 题照(427)硬将包子揑三团
 · 七绝 题照(426)枯杨老蚌各逢春
 · 七绝 题照(425)怨妇朱门应久旱
 · 七绝 题照(424)威宣宇宙最强音
 · 七绝 题照(423)庆丰包子不须愁
 · 七绝 题照(422)包子腹中无点墨
 · 七绝 题照(421)下品墙人何处无
【题照(32)】
 · 七绝 题照(420)奴才悲愤拜奴才
 · 七绝 題照(419)主子家丁同设防
 · 七绝 题照(418)如云美女競吹簫
 · 七绝 题照(417)亮刃屠夫施恫吓
 · 七绝 题照(416)包子馅中含腊肉
 · 七绝 题照(415)神州遍地出妖孽
 · 七绝 题照(414)老百姓公开财产了
 · 七绝 题照(413)言辞冠冕惑愚夫
 · 七绝 题照(412)享受离婚因炒房
 · 七绝 题照(411)虎帐交兵谁敌手
【题照(31)】
 · 七绝 题照(410)荼毒生民祸未央
 · 七绝 题照(409)燕雀安知鸿浩志
 · 七绝 题照(408)川普行兵妙入神
 · 七绝 题照(407)国足无能难撅起
 · 七绝 题照(406)端午肉粽送博友
 · 七绝 题照(405)没心没肺最清高
 · 七绝 题照(404)宁为娼妓不为师
 · 七绝 题照(403)卿不负人人负卿
 · 七绝 题照(402)老子如今不缺钱
 · 七绝 题照(401)金三腼腆受招降
【题照(30)】
 · 七绝 题照(400)金三拥抱麦当劳
 · 七绝 题照(399)谁家男子没包皮
 · 七绝 题照(398)失贞喉舌脸潮红
 · 七绝 题照(397)约炮谁知逢色狼
 · 七绝 题照(396)西门入室正揩油
 · 七绝 题照(395)如能撼动伟光正
 · 七绝 题照(394)杏林荫庇假洋鬼
 · 七绝 题照(393)公然闹市觅猪头
 · 七绝 题照(392)中国人民确实行
 · 七绝 题照(391)不爱黄金只爱哥
【题照(29)】
 · 七绝 题照(390)川普哀哀忙跪拜
 · 七绝 题照(389)豆腐居然泡粪汤
 · 七绝 题照(388)不知巨款匿何方
 · 七绝 题照(387)忍看日寇辱中华
 · 七绝 题照(386)皆与中央一起撸
 · 七绝 题照(385)神州遍地疯人院
 · 七絕 題照(384)你国虽然已撅起
 · 七绝 题照(383)花旗老鬼不推磨
 · 七绝 题照(382)孔丘感谢党中央
 · 七绝 题照(381)早知若辈尽屠夫
【题照(28)】
 · 七绝 题照(380)美帝欧盟齐效忠
 · 七绝 题照(379)总统蒙君易普金
 · 七绝 题照(378)乱性衰翁觅乳房
 · 七绝 题照(377)庆丰何不觅僧尼
 · 七绝 题照(376)怎知不是理科男
 · 七绝 题照(375)花旗老鬼训刁顽
 · 七绝 题照(374)北大痴呆分百家
 · 七绝 题照(373)鸿浩如今需励志
 · 七绝二首 题照(372)碧空万里飞鸿
 · 七绝 题照(371)净瓶甘露生枯骨
【题照(27)】
 · 七绝 题照(370)带鱼不忿遭烹煮
 · 七绝 题照(369)黑手能无是老王
 · 七绝 题照(368)尽属子虚乌有乡
 · 七绝 题照(367)亟思嫖客有余情
 · 七绝 题照(366)信仰从来是伪装
 · 七绝 题照(365)你国年年吹法螺
 · 七绝 题照(364)番邦唯有石头多
 · 七绝 题照(363)拔絲川普报冤仇
 · 七绝 题照(362)厉,害了我的国
 · 七绝 题照(361)喜兆潜龙飞九天
【题照(26)】
 · 七绝 题照(360)淫妇难为无米炊
 · 七絕 题照(359)你国虽然很厉害
 · 七绝 题照(358)封喉一剑指中兴
 · 七绝 题照(357)专家道是性行为
 · 七绝 题照(356)庆丰散漫洒钱财
 · 七绝 题照(355)锦衣校尉隔高墻
 · 七绝 题照(354)庆丰有愧好儿男
 · 七绝 题照(353)国足无缘世界杯
 · 七绝 题照(352)越南同志也排蝗
 · 七绝 题照(351)自慰如今胜自由
【题照(25)】
 · 七绝 题照(350)精虫也须爱党~附
 · 七绝 题照(349)罡风吹倒秦皇帝
 · 七绝 题照(348)动辄销魂触G点
 · 七绝 题照(347)七出淫行羞再提
 · 七绝 题照(346)法螺紧俏不敷用
 · 七绝 题照(345)愚人节新闻
 · 七绝 题照(344)庆丰俯首拜三胖
 · 七绝 题照(343)花都初练蜡头枪
 · 七绝 题照(342)庆丰无赖吐真言
 · 七绝 题照(341)妹子何须称外媒
【题照(24)】
 · 七绝 题照(340)梁山执意撞冰山
 · 七绝 题照(339)何时万寿祝无疆
 · 七绝 题照(338)委屈司空李克强
 · 七绝 题照(337)全面施行性外交
 · 七绝 题照(336)朕发纶音即律法
 · 七绝 题照(335)谦恭袁二易朝纲
 · 七绝 题照(334)娼女谁人不识君(
 · 七绝 题照(333)庙堂春日演春宫
 · 七绝 题照(332)竟把台湾当赵国
 · 七绝 题照(331)七亿鸡巴无觅处
【题照(23)】
 · 七绝 题照(1366)庆丰恰似隋炀帝
 · 七绝 题照(1365)幸福人民往里装
 · 七绝 题照(330)夜郎自撸展雄风
 · 七绝 题照(329)俄羅斯封禁微信
 · 七绝 题照(328)袁大冰消袁二来
 · 七绝 题照(327)为圆包子黄粱梦
 · 七绝 题照(326)我们只是会收钱
 · 七绝 题照(325)教人长洒泪辛酸
 · 七绝 题照(324)包子捧成毛泽东
 · 七绝 题照(323)陈小鲁挂了
【题照(22)】
 · 七绝 题照(1364)杨振宁终于挂了
 · 七绝 题照(1363)打江山是打人民
 · 七绝 题照(1362)冤屈西门成大郎
 · 七绝 题照(1361)华为屠宰易牲畜
 · 七绝 题照(1360)奴才敌忾结同仇
 · 七绝 题照(1359)勇士争先报宿仇
 · 七绝 题照(1358)夫人不发死人财
 · 七绝 题照(1357)党的恩情说不完
 · 七绝 (1356)不畏神明不畏天
 · 是谁把谁钉在耻辱柱上?兼答思羽
【题照(21)】
 · 七絕 題照(1355)粉紅不识荊山玉
 · 七絕 題照(1354)當年悔不喝茅台
 · 七絕 題照(1353)奴才賤命等輕塵
 · 七絕 題照(1352)恭迎鬼子到娘家
 · 七絕 題照(1351)卅元買個慶豐包
 · 七絕 題照(1350)人民愛吃壯陽藥
 · 七絕 題照(1349)一尊只會掀鍋蓋
 · 七絕 題照(1348)炮灰垂死剖良心
 · 七絕 題照(1347)老嫗人窮志不窮
 · 七絕 題照(1346)佳人排隊盼雲雨
【题照(20)】
 · 七絕 題照(1345)吾皇大撒胡椒麵
 · 七絕 題照(1344)慶豐新政弊分明
 · 七絕 題照(1343)八千万票今何在
 · 七絕 題照(1342)何必同情貧困户
 · 七絕 題照(1341)太平天子豈知愁
 · 中國真的亡了,中日口號集句
 · 七絕 題照(1340)生靈百萬化亡魂
 · 七絕 題照(1339)强國脫貧全靠吹
 · 七絕 題照(1338)百姓全成自在囚
 · 七絕 題照(1337)喜聞母校爭民主
【题照(19)】
 · 七絕 題照(1336)祝傑克生日快樂
 · 七絕 題照(1335)員工首選膀胱大
 · 七絕 題照(1334)正月江城賞菊花
 · 七絕 題照(1333)忽聞丞相吃包子
 · 七絕 折腰(1332)脫貧跪拜慶豐包
 · 七絕 題照(1331)十大邪魔排一行
 · 七絕 題照(1330)民主獨裁同一體
 · 七絕 題照(1329)荼毒生靈禍八荒
 · 七絕 題照(1328)壯陽家宴犒奸夫
 · 七絕 題照(1327)自己爹娘自己養
【词(3)】
 · 破阵子 包子回天掀逆流
 · 鹧鸪天 屠龍好汉于海明
 · 青玉案 闻谷歌欲重返中国
 · 浪淘沙 五毛神帖
 · 闻京城生夺门之变,包子有难……
 · 鹧鸪天 鸡国又是大赢家
 · 苏幕遮 自撸三更成习惯
 · 鹧鸪天 满朝文武尽公公
 · 江城子 一生爱你没商量
 · 南乡子 元旦
【题照(18)】
 · 七絕 題照(1326)身死猶能揮利刄
 · 介紹幾首中國當代名詩人的得奬詩歌
 · 七絕 題照(1325)盛世多金國運昌
 · 七絕 題照(1324)五千罰款足銷魂
 · 七絕 題照(1323)美洲半屬趙家兒
 · 七絕三首題照(1322)怕死全家笑五毛
 · 七絕 題照(1321)登台戲子步匆匆
 · 七絕二首題照(1320)蕭娘偏有驢行貨
 · 七絕 題照(1319)嬌兒盜嫂積陰功
 · 七絕三首題照(1318)笑問誰來捅屁眼
【题照(17)】
 · 七絕 題照(1317)果然盛世牛屄大
 · 七絕 賦黃狗為妻拉皮條
 · 七絕 題照(1316)聖經上面是錢包
 · 七絕 題照(1315)移靈入殮兩相宜
 · 七絕 題照(1314)庚子登基無善終
 · 七絕 題照(1313)似與妖婆雲雨忙
 · 七絕 題照(1312)辜負朝廷司馬心
 · 七絕 題照(1311)自甘墮落認爹娘
 · 七絕 題照(1310)帝都華府煥清新
 · 七絕三首(1309)中國神疫苗
【题照(16)】
 · 七絕 題照(1308)禁錮低端當疫苗
 · 七絕 題照(1307)萬載千秋留罵名
 · 七絕 (1306)叫陣泱泱厲害國
 · 七絕 題照(1305)還須破處拔頭籌
 · 七絕 題照(1304)三坨大糞惹蒼蠅
 · 七絕 題照(1303)耶穌猶大譜新篇
 · 七絕 題照(1302)拜登鐵粉現中土
 · 七絕 題照(1301)多多貓膩出中華
 · 七絕 題照(1300)急忙先護老雞雞
 · 七絕 題照(1299)妖魔鬼怪聚華府
【题照(15)】
 · 七絕 題照(1298)贈與妖婆佩洛西
 · 七絕 題照(1297)天心民意屬川爺
 · 七絕 題照(1296)荼毒中原數慶豐
 · 七絕 題照(1295)方信紅顏多禍水
 · 七絕 題照(1294)空斂錢財為黨忙
 · 七絕 題照(1293)誰人不怕死全家
 · 七絕 題照(1292)想是朝廷反賊多
 · 七絕 題照(1291)華府妖人聚一窩
 · 七絕 題照(1290)極品奴才何處尋
 · 七絕 題照(1289)垂暮回歸紅五類
【題照(14)】
 · 七絕 題照(1288)窯姐春瑩主杏壇
 · 七絕 題照(1287)猪羊便是好良民
 · 七絕 題照(1287)豬羊便是好良民
 · 七絕 題照(1286)禿驢入世展奇才
 · 七絕 題照(1286)禿驢入世展奇才
 · 七絕 題照(1285)屍山血海喜躬耕
 · 七絕 題照(1284)一女多夫雲雨忙
 · 七絕 題照(1283)正義聯盟逐個栽
 · 七絕 題照(1282)競選淪為冤大頭
 · 七絕 題照(1281)衣冠禽獸覓佳人
【题照(13)】
 · 七絕 題照(1280)中國窮人已殺光
 · 七絕 題照(1279)是非顛倒欲何之
 · 七絕 題照(1278)風月情苗處處栽
 · 七絕 題照(1277)阿拉擲骰定輸贏
 · 七絕 題照(1276)關塔那摩新政府
 · 七絕 題照(1275)淬礪霜鋒破漢關
 · 七絕 題照(1274)算來還是讀書高
 · 七絕 題照(1273)貧士身殘奇事多
 · 七絕 題照(1272)人民群眾慶雙贏
 · 七絕 題照(1271)拜登愈老愈癡獃
【题照(12)】
 · 七絕 題照(1270)感恩黨國發慈悲
 · 七絕 題照(1269)屁眼教人學性愛
 · 七絕 題照(1268)天下梟雄誰慧眼
 · 七絕 題照(1267)吃屎養痾成妙方
 · 七絕 題照(1266)無意發明新偉哥
 · 七絕 題照(1265)中華信有能人在
 · 七絕 題照(1264)老二垂頭匿褲襠
 · 七絕 題照(1263)花旗民主拔連根
 · 七絕 題照(1262)愛國終將遭報應
 · 七绝二首 章含之
【题照(11)】
 · 七絕 題照(1261)慶豐患上精神病
 · 七絕 題照(1260)慶豐何懼撞南牆
 · 七絕 題照(1259)赤縣蝗蟲禍四海
 · 七絕 題照(1258)紅朝擬用多貓膩
 · 七絕 題照(1257)拜登不解招人恨
 · 七絕 題照(1256)空軍一號在何方
 · 七絕 題照(1255)慶豐妙手變花樣
 · 七絕 題照(1254)拜登錦麗苦耕耘
 · 七絕 題照(1253)拜登今日臨垓下
 · 七絕 題照(1252)花旗到處是環球
【题照(10)】
 · 七絕 題照(1251)共枕當同賀錦麗
 · 七絕 題照(1249)撒旦撐開地獄門
 · 七絕 題照(1248)神奇曲線似鐮刀
 · 七絕 題照(1247)有勞諸位數人頭
 · 七絕 題照(1246)花旗賭局直堪憂
 · 七絕 題照(1245)寧願投胎當黑奴
 · 七絕 題照(1244)總統多虧有個屁
 · 七絕 題照(1243)豺狼當道譏包子
 · 七絕 題照(1242)遷怒炎黄總不差
 · 七绝 题照(194)思燉毗邻两隻鸡
【题照(9)】
 · 七絕 題照(1241)正氣凜然誇華姨
 · 七絕 題照(1240)嫖娼受賄渾閒事
 · 七絕 題照(1239)惹翻王八不好辦
 · 七絕 題照(1238)強國愚民愛吃屎
 · 七絕 題照(1237)窯洞走來隻習近
 · 七絕 題照(1236)作孽終將禍祖先
 · 七絕 題照(1235)何如床上練功夫
 · 七絕 題照(1234)黄泉路上誰為伴
 · 七絕 題照(1233)如斯應驗賽神仙
 · 七絕 題照(1232)天道輪回饒過誰
【题照(8)】
 · 七絕 題照(1231)居然反黨語堂皇
 · 七絕 題照(1230)一窩社鼠散瓊筵
 · 七絕 題照(1229)卻道農奴臉不要
 · 七絕 題照(1228)四大發明何處求
 · 七絕 題照(1227)獻了終身獻子孫
 · 七絕 題照(1226)春夢尋思彭麗媛
 · 七絕 題照(1225)莆田群眾甚幽默
 · 七絕 題照(1224)朝廷禁止爾歡樂
 · 七絕 題照(1223)一塊能飛豆腐渣
 · 七絕 題照(1222)香港兒童償宿因
【百年咏史(2)】
 · 七律 活摘(1)
 · 七律 致友止其疗愚
 · 七律 闻清华大学将设立「厕所学
 · 七律 大兴火灾及驱离低端人口
 · 浪淘沙 百年咏史 中国梦
 · 鹧鸪天 胡锦涛(1)
 · 七律 百年百首詠史 北京奧&
 · 七律 外交部宣布「联合声明」
 · 七律 闻刘晓波病入膏肓
【题照(7)】
 · 七絕 題照(1221)風韻猶存半面妝
 · 七絕 題照(1220)黑白無常尋上門
 · 七絕 題照(1219)日本台灣修舊好
 · 七絕 題照(1218)愚婦充當大外宣
 · 七絕 題照(1217)叵耐祝融投美帝
 · 七絕 題照(1216)趙家內外盡登徒
 · 七絕 題照(1215)一流無恥屬清華
 · 七絕 題照(1214)寬衣瞻養令高堂
 · 七絕 題照(1213)千夫指向西西屁
 · 七絕 題照(1212)黨軍列隊赴黃泉
【词(2)】
 · 鹧鸪天 包子流年犯狗年
 · 急就章·渔家傲·郭文贵(步范仲淹
 · 沁园春 十九大
 · 浪淘沙 一枕黄粱成国策
 · 贺新郎 向毛主席汇报
 · 金缕曲 声援入獄佔中学子(步顾
 · 破阵子 中印争端最佳解决方
 · 破阵子二阙 对中印纷争结局的猜
 · 鹧鸪天 战狼2
 · 江城梅花引 述怀
【题照(6)】
 · 七絕 題照(1211)莫愁美帝出幺蛾
 · 七絕 題照(1210)已知誰的拳頭大
 · 七絕 題照(1209)一尊末路愈瘋狂
 · 七絕 題照(1208)包子師承毛澤東
 · 七絕 題照(1207)作死春瑩捋虎鬚
 · 七絕 題照(1206)善行天下去扶貪
 · 七絕 題照(1205)慶豐雲雨半邊天
 · 七絕 題照(1204)表彰病毒立新功
 · 七絕 題照(1203)喫屎如今須破財
 · 七絕 題照(1202)黨國今朝心忐忑
【诗(2)】
 · 斗胆向茉莉女士说几句逆耳之言
 · 七律 「贸易战」
 · 他来了,他真的来了……
 · 七律 港珠澳跨海大桥
 · 七律 红黄蓝
 · 浅谈诗钟
 · 七律 嘲当代李后主苏东坡
 · 赞歌献给习主席
 · 自贡竹枝词十首《带魚与王芳》
 · 七律 自賀「百年百首咏史」出
【题照(5)】
 · 七絕 題照(1201)幻滅鴻蒙中國芯
 · 七絕 題照(1200)何致全球遍地墳
 · 七絕 題照(1199)欲毀全球同赴死
 · 七絕 題照(1198)鼓勵親朋狗咬狗
 · 七絕 題照(1197)甩鍋不敢惹川普
 · 七絕 題照(1196)命中註定帶桃花
 · 七絕 題照(1195)卻怨天邊美國爹
 · 七絕 題照(1194)自牆不息是朝廷
 · 七絕 題照(1193)豪情澎湃二巾幗
 · 七絕 題照(1192)豈容百姓識甘肥
【遊記】
 · 德国和比利时几个风景秀丽的小城
 · U型潜艇与汉堡烤肘子
 · 七絕 卢瓦河城堡
 · 七绝 雪侬梭城堡
【题照(4)】
 · 七絕 題照(1191)獨立呼聲浮水面
 · 七絕 題照(1190)可憐百姓如芻狗
 · 七絕 題照(1189)臘肉化成專業户
 · 七絕 題照(1188)生死全然看美夷
 · 七絕 題照(1187)舉國皆為自在囚
 · 七絕 題照(1186)脫鈎美帝笑維尼
 · 七絕 題照(1185)黨國勞心枉築牆
 · 七绝 題照(1184)強國無銀再撒幣
 · 七绝 题照(1183)連番打臉慶豐包
 · 七绝 题照(1182)包子途穷学老毛
【题照(3)】
 · 七绝 题照(1181)强国军机奸久久
 · 七绝 题照(1180)大清覆辙今重现
 · 七绝 题照(1179)兲朝遍地是奴才
 · 七绝 题照(1178)新颁恶法出朝廷
 · 七绝 题照(1177)赵家厠所建支部
 · 七绝 题照(1176)砸烂江山如老毛
 · 七绝 题照(1175)摊贩如今亦姓赵
 · 七绝 题照(1174)利刀焉敢惊丞相
 · 七绝 题照(1173)横店妖姬惯摄魄
 · 七绝 题照(1172)破产居然成小康
【题照(2)】
 · 七绝 题照(1171)盛世一群偷渡客
 · 七绝 题照(1170)沉尸自愿赴西天
 · 七绝 题照(1169)战狼化作花旗狗
 · 七绝 题照(1168)猛士浑如豆腐渣
 · 七绝 题照(1167)共狗不容提狗共
 · 七绝 题照(1166)已兆花旗思断交
 · 七绝 题照(1165)力挺丈夫黎智英
 · 七绝 题照(1164)千年变態泪潸潸
 · 七绝 题照(1163)联军航母到南沙
 · 七绝 题照(1162)胆气不如三寸丁
【百年咏史】
 · 七律 亡共大戏开幕
 · 古风 汶川地震十年祭
 · 七律 庆丰帝修宪
 · 七律 狗年咏狗
 · 七律 香港黄大仙灵签
 · 七律 丁酉回顾
 · 如梦令 百年咏史(97)反腐
 · 七律 百年咏史[95]习王反腐(1)
 · 七言古风 百年咏史 长春围城
 · 七律 百年咏史 大师王林
【诗谜】
 · 元宵詩謎
 · 七律 百年百首咏史[53]中越战
 · 诗谜 [2] 揭哓上次谜底
 · 诗谜 荡妇惯吹无韵箫
【收藏】
 · 七绝 题汪士慎梅花
 · 地摊上掏到的扇面,敬请拍砖
 · 地摊上淘到乾隆水烟筒(多图)
 · 晒几张清末明信片
【转载文章】
 · 史实:红色高棉倒台后那些领导人们
 · 同情共产主义的罗曼•罗兰笔
 · 人狠话不多,摩萨德暗杀史(转帖)
 · 二大爷:人类并不总是“进化”
 · 邢天行·麦克阿瑟的链锁赤龙与「不
 · 邢天行·麦克阿瑟的链锁赤龙与「不
 · 法广·华春莹一句话,网友爆笑如雷
 · 美撤销认定恐佈组织,盟友反对(转
 · 川普对麦康奈尔史诗式的痛斥意味着
 · 炮轰麦康奈尔!川普声明全文
【詩】
 · 七律 覆港大才女
 · 七绝 平生第一诗
 · 七绝 题照(112)果成喉舌发炎人
 · 七绝 题照(111)无需审讯自招供
 · 七绝 题照(110)千秋一例帝王痛
 · 七绝 题照(109)万里相残悲正恩
 · 七绝 题照(108)亲力亲为扑下身
 · 七绝 题照(107)盜跖严词斥太郎
 · 七绝 题照(106)者回脫得赤条条
 · 七绝 题照(105)古稀妓者喪元神
【詞】
 · 南乡子 五毛遭骟
 · 渔家傲 夜郎撸袖气呑虎
 · 八声甘州 百年咏史 邓小平
 · 感皇恩 家庭党支部
 · 水調歌头 中秋 步東坡韵
 · 浪淘沙 题照(30)毕生交给党安
 · 鹧鸪天 再宽衣
 · 江城子 回乡惊魂
 · 贺新郎 洞房抄党章(2)
 · 贺新郎 洞房抄党章
【對聨】
 · 輓联 为姜记者稍作补充
 · 戊戌春联(兼论包子打虎)
 · 马英九征联
 · 丙申春联 ( 以照寄意)
 · 仿大观楼長联讥爱国贼
 · 自勉联兼与诸博友共勉(隶书)
 · 嵌名聨悼趙紫陽
【詠史詩】
 · 七律 百年咏史 中华首次和
 · 七律 百年咏史 八千湘女上天
 · 鹧鸪天 百年咏史 江泽民
 · 七律 欣闻大陆民主选举
 · 七律 百年咏史 造神
 · 七律 百年咏史 除四害(1)
 · 水龙吟 百年咏史 蒋公介石
 · 七律 百年咏史 庐山会议
 · 百年咏史 水调歌头 毛贼自
 · 百年咏史 鹧鸪天 友谊商店
【雜文】
 · 浅谈毛诗 重发旧帖供反共毛粉驳斥
 · 覆羊市大街
 · 北京儿歌 忆尼克松访华
 · 中国梦的耻辱
 · 告别文学城致诗友
 · 再致凱文
 · 浅谈毛诗兼答凱文先生
 · 老照片
 · 连央视都说要对朝鮮進行精确打击了
 · 不韵诗
存档目录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09/01/2020 - 09/30/2020
08/01/2020 - 08/31/2020
07/01/2020 - 07/31/2020
06/01/2020 - 06/30/2020
05/01/2020 - 05/31/2020
04/01/2020 - 04/30/2020
03/01/2020 - 03/31/2020
02/01/2020 - 02/29/2020
01/01/2020 - 01/31/2020
12/01/2019 - 12/31/2019
11/01/2019 - 11/30/2019
10/01/2019 - 10/31/2019
09/01/2019 - 09/30/2019
08/01/2019 - 08/31/2019
07/01/2019 - 07/31/2019
06/01/2019 - 06/30/2019
05/01/2019 - 05/31/2019
04/01/2019 - 04/30/2019
03/01/2019 - 03/31/2019
02/01/2019 - 02/28/2019
01/01/2019 - 01/31/2019
12/01/2018 - 12/31/2018
11/01/2018 - 11/30/2018
10/01/2018 - 10/31/2018
09/01/2018 - 09/30/2018
08/01/2018 - 08/31/2018
07/01/2018 - 07/31/2018
06/01/2018 - 06/30/2018
05/01/2018 - 05/31/2018
04/01/2018 - 04/30/2018
03/01/2018 - 03/31/2018
02/01/2018 - 02/28/2018
01/01/2018 - 01/31/2018
12/01/2017 - 12/31/2017
11/01/2017 - 11/30/2017
10/01/2017 - 10/31/2017
09/01/2017 - 09/30/2017
08/01/2017 - 08/31/2017
07/01/2017 - 07/31/2017
06/01/2017 - 06/30/2017
05/01/2017 - 05/31/2017
04/01/2017 - 04/30/2017
03/01/2017 - 03/31/2017
02/01/2017 - 02/28/2017
01/01/2017 - 01/31/2017
12/01/2016 - 12/31/2016
11/01/2016 - 11/30/2016
10/01/2016 - 10/31/2016
09/01/2016 - 09/30/2016
08/01/2016 - 08/31/2016
07/01/2016 - 07/31/2016
06/01/2016 - 06/30/2016
05/01/2016 - 05/31/2016
03/01/2016 - 03/31/2016
02/01/2016 - 02/29/2016
01/01/2016 - 01/31/2016
12/01/2015 - 12/31/2015
11/01/2015 - 11/30/2015
10/01/2015 - 10/31/2015
02/01/2015 - 02/28/2015
01/01/2015 - 01/31/2015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我与毛泽东有同门之谊~一个高棉半文盲的自白
   

我与毛泽东有同门之谊~一个高棉半文盲的自白

   我叫江浩,是出生于柬埔寨金边市的华人,从法律层面而言,我不是中国人,也没当过一天中国人,我的祖籍是广东揭阳,我的母语是潮州话和高棉话,普通话是到了十一岁以后才学的,至于粤语则是七十年代申请到香港之后才学会的。

   曾祖父于大清时在汕头和广州两地经商,后来遭朝廷缉捕逃到柬埔寨,据说是和反贼孙文有勾结,不过他应该只是个小角色,父亲也语焉不详。清廷退位后祖父回乡在汕头继续经商,在二十年代末那场世界性的经济危机中破产,父亲十几岁时又隻身去柬埔寨投靠曾祖在那里的朋友,看来江家的反骨还是世代遗传的,另外还有浓得化不开的爱国贼基因,要不就难以解释为什么我的两个姐姐在六零年大饥荒之时,瞒着父母试图要偷跑回中国,我在十一岁就死活要离开父母,告别大魚大肉去啃窝头和酱疙瘩,只是为了要留在北京读书以便日后报效祖国。一年后的六三年,父亲委讬堂伯父专程到北京接我回家,他以为我吃了一年苦头就会回金边,不料被我拒绝了,那时我已经参加了少先队並佩有两道杠了。

   串联时第一次去黄花岗烈士陵园凭弔,后来移居到香港,多次去广州,每次都会到那里缅怀那些烈士,这些长眠在这里的人可能和曾祖父认识或有过交往,曾祖父逃过一刧,这个世界上才会有我这个人,倖存者的后人难道不应该到这里对他们表示敬意和怀念吗?这大概就是我这个高棉人在註册网名时不假思索就用了「黄花岗」的缘故吧。

   我是持柬埔寨护照随父母到中国旅遊的,被姐姐蛊惑留在北京读书,在中国期间没拿过任何形式的身份证,连户口本也没领过,只领过学生证和工作证,后来持单程通行证去香港,那时香港是英国殖民地,我算是英国属土的居民,再后来归化法国,因为还保存了一些柬埔寨的身份证明文件,在问话时也能说两句,移民局的官员絲毫没有怀疑我们不是柬埔寨难民,毕竟高棉话不是英文,世界上能说上几句的人还真不多,现在我的护照和身份证也都注明我的原籍是柬埔寨,出生地是金边,(当我出生时,柬埔寨还没独立,是法国的海外属土,说我生来就是法国人也没错)

     柬埔寨很早就被中共所渗透,我上小学一年级时是在一家亲国民党的「文光小学」读书,校长陈光年先生,高大魁梧,应该是个国军退役军官,我们每天在上课之前要对着国父孙中山的画像三鞠躬,唱「三民主义,吾党所宗」。到了第二年,柬国政府屈服在中共的压力之下,关闭了学校,驱逐了陈校长及一些教师(应该是台湾人,那时太小,不能分辨)。我对这件事情记得那麽清楚是因为我很怕陈校长,他高大健壮,我从来没见他笑过,我又听不懂他说什麽(那时只听得懂潮州话和些许高棉话),有一天看见他突然到了我家,和父亲不知在说什麽,这是从未有过的事,他从未来过我的家!那时我只觉得大祸临头。父亲把我叫了过去,陈校长出乎意料地弯下身子摸了摸我的头,眼中似乎还有泪光,弄得我莫名其妙,直到开学换了学校才知道他被赶回台湾了。

    二年级上「端华学校」,这是金边市以中柬两种文字授课的最大学校,分小学、初中和高中,回想起来,端华应该是中共资助的。老师应该都是回大陆受过培训的,那时正在大跃进时期,那些老师满口胡言,在他们的口中,中国就是个天堂,粮食多得吃不完,唱的歌也是:「年年我们要唱歌,比不上今年的歌儿多,全国一齐大跃进……」我还记得一个老师说中国养的猪和大象一样大,除了鼻子短些和没有象牙,她还问我们说,这麽大的一隻猪,我们学校全体学生能吃得完吗?大家都觉得吃不完。北京的马路光滑得和镜子一样,真的能当镜子!我们也相信了,年幼无知嘛。在端华,有哪个学生去看台湾电影(当时国共都有电影上映)或香港电影,被同学看到去举报,是要记个大过的,毕剑福的遭遇我们这些柬埔寨华人早就领教过了,恐怖吧?我就是在他们的欺骗之下回中国读书的。

    这些教师后来几乎都跑到丛林参加红色高棉,在红色髙棉夺取政权后大部分被杀,这也许就是为虎作伥的现世报吧。

    东南亚土著世代笃信佛教,百姓皆纯朴善良,毫无机心,就如上古之初民一般,「安贫乐道」这四个字他们当之无愧,记得小时候有几次和母亲想乘坐三辆车都遭到拒载——那些车夫只要觉得今天已经挣够了钱,他们就宁愿三五成群聚在树荫下闲聊,你就是再多付些车费他们也不会为那点钱工作。不知为何一染上「毛」病,就脱胎换骨成为杀人狂魔,我至今犹百思不得其解。

    1979年中共藉口越南在边境挑衅侵略越南,是想解红色高棉之围。说越南在柬国用兵之际还要挑衅中国,就像纳粹德国声称波兰进攻德国一样荒唐。

    1975417日,红色高棉攻佔金边,开始其血腥统治。在国内大肆屠杀百姓之馀,于7551日入侵越南富国岛和寿春岛,烧杀姦掠无所不为。19774月和9月,红色高棉两次入侵越南安江省,打死打伤两万多名越南平民,并拒绝与越南谈判。1978418日,入侵越南知尊县,制造了举世震惊的Ba   Chuc (百春)大屠杀,Ba   Chuc镇共有居民3177人,「男的一枪打死,女的先奸后杀」无论男女老少几乎全被杀光,只有两个人成功藏起来侥倖生还。

    19781225日,忍无可忍的越南军队向红色高棉發动全面进攻,势如破竹,只用了两周的时间便攻克首都金边。中国驻柬埔寨大使馆全体外交人员誓与红色高棉同生死、共存亡,一起撤往西北部山区,130日,正在美国寻求美国牵制苏联的邓小平公开表示:中国人民坚决不移地站在柬埔寨一边反对越南侵略者!

    在全面肃清红色高棉残馀势力后,1989年越南自柬埔寨全部撤军,柬埔寨政府和人民把越南军队解放金边的17日,定为正式节日。

Victory    Over   The   Genocide   Day(大屠杀逾越节)

    在红色高棉统治的三年八个月的时间裡,整个柬埔寨成为一个大屠场,死亡人数在二百万左右。全国人口减少了超过四分之一,43万华裔被30万,2万泰裔死了80002万越侨基本上被斩尽杀绝,在死亡人数和国民人口的相对值上创造了世界纪录。78年乔森藩在联合国大会上曾说:五百万柬埔寨人民将……”一个西方记者问道:柬埔寨不是有七百多万人口吗?乔森藩冷笑道:我不理解你们西方人为什麽对反革命分子的命运那麽关心?在法国,我认识了一位死里逃生的华人,据他说,越南军队来了以后,从红色高棉干部家中找到死亡名单,华人全部都得分批杀光,这个华人抚着心口道:下个礼拜!下个礼拜就轮到我家了!越南人把他们一家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就在红色高棉大肆屠杀华人的时候,波尔布特在北京接受伟大诗人的接见,当时波尔布特向毛请示:我们要搞社会改造,不可避免会触及华人,您的意见如何?伟大的诗人毛主席大手一挥:那是你们的内政!看看伟大的诗人的心胸多宽广,气魄多伟大?红色高棉从金钱到武器,无不仰赖中共,只需毛诗人说一声,数十万华人便不至啣冤黄泉。

   家父一向关心政治(他读过几年私塾,在金边的华人中也算是个读书人)      我的两个姐姐早在1960年就去北京读书,当她们表示要去中国时,父母亲都表示反对,但是后来得到消息,端华学校的师生正在为他们筹钱做路费买机票(在此之前端华已经有学生以这种方式私自逃到大陆去了),父母亲很是开通,觉得拴得住人也拴不住心,让她们去吃两年苦头还不乖乖回来?我后来听母亲说,在机场送行时,有两个女人在母亲身边故意大声说:「这两个女孩子真可怜,这麽小就被送到唐山受苦,她们的母亲一定是个狠心的后娘!这麽作孽,以后会遭报应的!」母亲后来跟我说起这段往事时眼睛还噙着泪水——可怜天下父母心。

    两年后,1962年的4月中旬,父母亲参加了由使舘组办的华侨回国观光团,带上我和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一起赴京参加五一劳动节庆典,他们的本意原是想把两个姐姐带回来,但是他们低估了中共的洗脑术,在北京的近二十天中,大姐一有机会就来蛊惑我,说得天花乱坠,我那时才十一岁,懂得什么?只觉得在金边听说的中国人挨饿好像不是事实,华侨大厦的饭菜和北海颐和园的菜肴都很好吃(观光团外出观光,午餐都在外面吃,当然都是名厨做的菜),加上什麽北海天坛颐和园长城十大建筑……那麽多好玩的地方,就被姐姐忽悠得哭着喊着要留在北京读书,父母亲拗不过,跟我约定了,等他们去南京上海苏杭等地游玩过,到了广州给我打电话,如果我要跟他们回家再到广州相聚,当时侨办的负责人也拍着胸口说到时候会安排专人送我到广州。父母亲这趟回国之旅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把我也给搭了进去。

    63年秋天,父亲托堂伯父专程来北京,想把我接回去,应该是父母亲事先交待过,伯父几次都趁姐姐不在场时劝我回家,那时我已经参加了少先队,当上了中队长,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了,再说大小也是个官了,怎能变节?加上母亲唯恐我们受苦,只要金边有华人到北京,父母亲都会托他们带上一些能保存较长时间的食物如腊肠腊肉,猪肉松牛肉乾,晒乾的大虾米鱿鱼乾瑶柱之类的食物,家里又时不时寄钱来,有钱寄来就有侨汇卷,可以去光顾友谊商店,每逢周末还可以下舘子,北京展览馆里的莫斯科餐厅和离华侨补校不远二里湾的新疆餐厅,就是我们这些归侨学生常去之处,不过我自己去得最频繁的是「阜外食堂」,出了补校门口走不到两三百米就到了,我最爱吃的菜是辣子肉丁和熘肝尖,好像总是吃不厌。

生活既然不甚艰苦,加上姐姐日以继夜对我洗脑,要求我要向中国人民看齐,学习他们的艰苦朴素,妈妈给我带来的一些好的布料或是有格子条纹的衣服都不许穿,她自己甚至在新衣服上打上补丁!自从我们到北京,母亲每隔一年就会到北京住上一个月,每次除了钱和食物还有衣服布料,但都被江姐(她的同学称她为江姐,她极为开心)收起来不给我,我到了十六七岁才开始懂得反抗——那是妈妈给我的,你凭什么拿走?从那时起我才穿上好布料缝製的衣服,至于在那之前的衣服布料,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被她弄到那里去了。她自己一直穿得破破烂烂,衣服上都是补丁,考上北大之后,她的同学知道有个侨生(那时是个稀罕事),众人猜了几天都猜不出竟是她这个看起来像个农村来的女青年,她甚至不肯用润肤膏,说劳动人民都不会用润肤膏,只有资产阶级才会用,每年冬天她的手都会裂开甚至往外渗血!好像这样才能算是脱胎换骨成为革命队伍中的一员。我第一年买了盒友谊润肤膏,她觉得太奢侈,去买了一盒几分钱的蛤蜊油给我用,友谊让她给没收了。

    她在得知堂伯父要来北京后就天天和我谈心,警告我不能当逃兵,更不能当叛徒,她甚至声色俱厉地问我:「你要是成了逃兵叛徒,对得起毛主席吗?对得起周总理吗?」不知情的人听了这话会以为是毛主席和周总理把我养大的,堂伯父此行的任务失败了。

    后来我申请去香港与父母团聚,没有告诉她,不久之后父亲来信询问申请赴港之事进行得如何,被她看到了,从那天起我就成了她不共戴天之仇人,几个月没看我一眼,没有回答过我一句话,直到我离开北京她都对我不理不睬。我一直认为世界上只有她这么一隻怪物,直到看了李南央「我有这么一个母亲」这本书,才知道这种稀有怪物也能成双的,这几天在万维又有新发现,不但成双,而且还成众!一个更比一个更爱毛。那两个毛粉已经表明她们拥共,现在又来了一个坚决反共的毛粉,看来体育老师不但算术不行,诗词一窍不通,她的思维能力也属于脑残那个级别,只死剩一张嘴,是戈培尔的好学生,只要把「毛主席是伟大的诗人,万维的诗人比李杜牛逼」说上一万遍就成为事实了,无须说出任何理由,她也说不出任何理由!

    我要送给老师一首诗:不须放屁!不须放屁!!不须放屁!!!瞧,我这个诗人比毛还要伟大三倍!有人反对吗?

    闲人博应该让贤了,有人比你蠢得多!第一蠢轮不到你的。

    在朗诺政变后不久,柬埔寨开始屠杀越南人,金边军人政府把越南人视为潜伏的越共,越共当然有,但是绝大部分应该都是被冤杀的。湄公河上漂着很多尸体,父亲很担心他们杀得手顺会杀华人,毕竟中共已经公开支持西哈努克和红色高棉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柬国的华人已经是敌国的人,被集体屠杀的可能性是存在的,父亲在一夜之间就做了决定,全家分三批跑到港澳,把房子和工厂交给舅舅请他变卖,带上家里那点钱就全家到了澳门,起码一家人离得近些,也不用再担惊受怕。记得在家里有好几大盒照片,我小时候光着屁股趴着的、坐着的,繫着红兜兜的(像小人书所画的哪吒穿的那种,高棉天气热,又怕孩子冻着拉肚子,我们小时候都光着屁股繫上那么一块花布缝制的兜兜包住肚脐眼),还有很多家庭生活照,都没带出来,只挑了几张。

    我曾数次听到母亲晚年在感叹,说父亲一辈子都优柔寡断,做生意没有魄力,很多时候错失了赚钱的良机,但是是不知道为什么能在那个时候敢破釜沉舟拋弃一辈子的血汗?那个时候是没有几个华人觉察到有迫在眉睫的危险的,很多人在迟些想走已经走不了了,朗诺政府感觉到如果任由华人外流会导致经济崩溃,因此在我们一家逃离之后不久,政府就加强了管制,华人想要溜之大吉已经太晚了!母亲得出结论:那是江家的列祖列宗在天之灵的庇佑!

    舅舅一直不肯把房子和工厂变卖,他托人和父亲说,政府对华人的态度没有变化,毕竟柬国的经济几乎全掌握在华人手中,反华会造成经济崩溃,所以他认为华人的安全有保障,如果把房子和工厂卖了,几年后和平降临(他认定战争很快会结束),我们再回去又得从新置业,一动不如一静。

    舅舅对朗诺政府的判断倒没错,他万万想不到的是红色高棉取得了胜利,舅舅一家的性命也全搭上了,人为财死,很多人就是捨不得家业全家被杀,父亲的英明决断救了我们一家的性命。

    舅舅家在金边以西,(过了波成东机场不)大约三十公里的一个叫「安厝卢」的小镇上,紧挨着4号公路,4号公路是美国人照着美国高速公路的标准修的,据说在战时可以供飞机起降,由于修得太直太好,开车时常不知不觉越开越快,每年出交通事故都得死不少人,4号公路的另一头是西哈努克港。舅舅是做木材生意的,向政府投标买下一片片原始森林砍伐后出售,很有点钱,而且他很敬重母亲这个姐姐,母亲爱吃榴梿,每年到了榴梿飘香的季节,他都会装满一牛车母亲爱吃那个品种的榴梿,僱个高棉农民拉到金边送给母亲吃,一牛车的榴梿我们一家人怎么吃得完?况且这种水菓吃多了会上火,母亲便会叫那些工人每人拿几个回家,家里的房子虽然大,分四层,但是每层每个角落都能闻到浓耶的榴梿香气,榴梿的味道经月不散,睡梦中都能感到那些香气结结实实把你围住,现在没这福气了。记得舅舅每次来金边,总是笑咪咪的把我们叫过去,从口袋裡拿出一叠钞票,叫我们自己拿几张,我后来听二姐姐说,我总是抽一元面额的,她是找五元十元面额的(太大面额的钱她倒是不好意思拿),我从小就这麽笨,难怪一辈子都發不了财。红色高棉夺得政权后,舅舅一家数十口祖孙三代几乎悉数被杀,只有一个表姐嫁得远没被波及,逃出了生天,现在住在美国加州。

    79212日,为了迫使越南从柬埔寨撤军,挽救红色高棉,中共对越南發动了「自卫反击战」,不惜出动数十万大军,牺牲数万士兵的生命企图挽救这个有史以来最嗜血,最残暴的盟友。

    那时我刚到香港不久,对自由世界的讯息如飢似渴,每天看几份报纸,对红色高棉的种种血腥罪行都有所了解,但是当中共發动对越南的侵略战争时,无论左中右舆论都一致叫好,只有倪匡先生在明报的专栏中明确反对这场不义之战。民族主义当真能那麽蛊惑人心吗?

     在中共簒政前,东南亚华人大体上与当地土着相安无事。毛诗人登大宝后,想效彷老大哥豢养几个卫星国过把老大瘾,于是明里高喊「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互不干涉内政」等等漂亮口号,暗中却出钱出力出武器,甚至在中国设立了培训基地,在东南亚各国搜罗了一群徒子徒孙,要求他们去搞武装叛乱,「枪杆子𥚃面出政权。」妄图克隆出几个中共式的政权,当地许多华人受到蛊惑,不可避免地卷入其中,从而导致在后来的反华排华中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和杀戮。

     像印尼、缅甸等国,在共党妄图夺取政权失败后,华人所受的苦难就不必说了,但是柬共成功了,华人却遭到最残酷的杀戮,要不是越南军队解放了柬埔寨,柬埔寨华人恐无噍类。在柬共开展武装斗争之际,很多「爱国」左倾华人跑入丛林与柬共一起战斗,但是后来悉数被伟大的毛诗人的好学生波尔布特杀得乾乾净净,无一漏网。香港田园出版社出版的「我与中共和柬共」,是由回国求学,后被派往柬埔寨搞颠复活动的柬埔寨华人周德高囗述,由朱学渊先生执笔撰写的一书中有诩实的描述。

     印尼、缅甸、泰国、马来西亚无不如此,在印共缅共失败后,华人都遭到池鱼之殃,不少人的财产甚至生命都替毛交了学费。

     柬埔寨元首西哈努克亲王在中国流亡的日子里,和美丽的莫尼克公主天天游山玩水,夜夜笙歌,电视上的新闻简报几乎天天都有那个不知亡国恨而乐不思蜀的国王的报导,当时正值文革如水如荼之际,广大群众和干部对封资修深恶痛绝,对此大为不解,大为抱怨。我曾经看到过周恩来对此事的内部讲话,大意是:西哈努克亲王在柬埔寨国内有一定的威望,如果放他回去参加武装斗争,一定会削弱甚至夺走柬共的领导地位,我们花点钱养他,这样柬共就可以坐大,在柬埔寨未来的政治格局中起到主导作用云云。我看到后大为震惊,深感周用心之险恶,所谓口蜜腹剑大概就是如此吧!

    亲王有几个子女被柬共杀害,他本人回国后也被囚禁起来,要不是越南进攻柬埔寨,需要放他出来去联合国争取支持,亲王与王后也难逃一死。

在我的记忆中柬埔寨人极老实善良,给人的印象甚至觉得他们比较笨,如果跟越南人相对比就更加明显了,越南人个个都极精明,金边有很多越南侨民,我们这些孩子从小都在一起嬉戏,直到现在我还记得一些简单的越南话。

    我被蛊惑留在北京后,分配到西城区阜外西口的华侨补习学校读书。校长张国基先生,湖南益阳人,1915年考入湖南第一师范学校,当时湖南师范学校是一年制,他毕业后留校当讲师,毛泽东在17年入校,张校长曾当过毛的老师,后来经毛介绍加入中共,1927年蒋介石清党时张校长逃到印尼开了间中文学校办教育,算是脱党吧,在中共篡政后回到北京,五十年代末开始担任北京华侨补习学校校长,毛对他还挺念旧情,他享受的待遇相当高,有汽车、司机和袐书,每年除夕夜都受邀到中南海与毛泽东吃团年饭敘旧,我问过张校长,都有谁能陪同毛主席吃团年饭?据他说有徐特立、谢觉哉、董必武、林伯渠等几个毛称为老师的人,加上他凑上六个,连江青、刘少奇、周恩来和朱德都没有资格坐在那里。我又问过他,到了中南海和毛主席握手吗?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那几年的除夕夜我都在校门口等他的汽车回来跟他握手,算是间接沾过点皇恩龙气。张校长很喜欢我,一看到我就会抱起来亲两下,我在华侨补校的学生中年龄算是最小的,学习成绩却是最好的,小时候也属于那类比较讨人喜欢的孩子。这么算起来,张校长当过毛的老师,又教过我,也是我的老师(在补校读书期间,张校长代过几次课,还有数次坐在后排听那些老师讲课),我和毛泽东倒可算是有同门之谊。

    北京华侨补校的老师应该都是尖子,要教一群来自世界各地,有很多甚至听不懂普通话(我是其中之一),年龄大小不同、水平参差不齐的侨生着实不易。我在语文班补习了两年中文,后考上北大附中,随即文革爆發,满打满算只在中国正式读了四年中文,比小学博士还略有不如。

   文革爆發后不久,我校的红卫兵把校图书馆砸了,抢掠一空,等到我得到消息赶去,只拣到一本唐诗三百首,一本稼轩全集,一本南唐二主词集,那时除了雄文四卷和「欧阳海之歌」、「金光大道」之外没有别的书可看,镇日无所事事,夏天几乎每天都去颐和园划船游泳,冬天去溜冰,有空便去学校附近的菓园菜地偷水果,掰玉米解馋(那时黄庄周边都是菜地菓园,现在应该高楼林立了)。每天晚上就看那几本书当安眠药,那三本诗词便陪伴了我好几年,使我养成了对旧体诗词由衷的喜好,直到今天,我还能一字不漏地背诵不下几百首唐诗宋词。

    感谢神送了三本优秀的传统诗词给我当安眠药,要是像那个老毛粉所引以为自豪的会背老三篇,那真的会让祖宗蒙羞的。

    七十年代初分配到北京朝阳区某厂工作,学徒刚满师不久就申请到香港,当中英谈判尘埃落定后仓皇跑到法国,一生从未与文字打过交道,我早就下定決心决不在中共的治下生活,对他们所谓五十年不变的保证我一句都不信。九十年代初在巴黎认识了一位移民到法国的诗人,和他交往过一段时间,向他学习了一些有关旧体诗词格律的知识。有一天他对我说:读书人应该有个斋号,我给你取一个。说罢提笔濡墨写下「癖诗庐」三个大字送给我作为斋号。我诚惶诚恐道:我连初中都没读完,算什麽读书人?至于作诗,我想都不敢想。先生大笑道:你就是个读书人!李白杜甫连小学都没上过呢。并鼓励说:你要是肯写诗,就是个诗人,你可以做到的!

   韩愈曾感叹道:「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故虽有名马,只辱于奴隶人之手,骈死于槽枥之间,不以千里称也。」如果没有吾师的传道,授业解惑和鼓励,我这辈子是没有勇气去写一首诗的。

   退休后閒来无事,想起吾师鼓励我的话,也为了打發时间,但是又担心自己对先生的教导理解有误,找了本壬力先生的「诗词格律」学习诗词创作,迄今五年了,写下近一千八百首诗词,除了三百馀首咏史诗,其它都是时事诗,也写了一些旅游诗和游戏之作,虽不敢比唐宋前贤,但是自信于格律尚无大错,也没有无病呻吟之作。我只能算是个半文盲,才浅学疏,难免有疏漏谬误之处,望方家不吝赐教补充。

    拙诗遵循传统旧体诗格律,用平水韵,词则是依龙榆生先生的词律,皆用定格。吾师当年曾半开玩笑说:江浩,你以后作诗填词得严格依照格律,千万不可失律出韵,东坡李白可,他们才大,人家都知道他们精于此道,只是不屑去修改,你们这些初学者则不可,别给我丟人!吾师之话我至今牢记在心,如发现格律有误则一定想方设法改正。


    六零年两个姐姐(左一左二,老大和老三)赴北京前拍的全家福,右二那个男孩是我,两年后也掉进那个坑里去了,后来听二姐说,老大当年也极力攛唆她一起走,她没上当,比我和三姐精多了。不过她又补充说:没鱼没肉吃的地方我才不会去呢,在她看来,吃鱼吃肉比爱国重要。

     二姐显然缺乏江家的爱国激情,居然声称没有肉吃就不爱国,这与伟大的诗人毛主席在延安大义凜然宣布,要是不让他去蓝苹那个「天生一个仙人洞」旅遊他就不革命有异曲同工之妙。

   image.png

   这张金边的照片是在越南军队解放金边时不知道由何人拍摄的,建筑物都被糟蹋得破烂不堪,面目全非,大街上都是垃圾,一个亲戚给我发来这张照片,正中那座圆顶建筑是中央市场,华人称为新市,与之对应还有一个市场叫老市,距我家比较远,我那时年纪小,没去过。新市是法国人设计建造的,整座建筑一层层都开了数不清的窗口,自然採光,我小时候常跟妈妈一起去买菜,从我家走过去也就十来分钟,右边白色车子后面紧挨着拐角圆弧形建筑,天台上有水泥柱子的那幢房子就是我曾经的家,我那时睡在三楼,母亲在天台上用大瓦缸种了矮种番石榴,石榴和矮种木瓜,还种了一些香料如金不換,薄荷叶,葱和辣椒,在一个遮阴的角落我还养了一大缸金魚,另外还用阔口玻璃瓶养了十几瓶斗鱼,那些小东西得一条一条分开养,要不就会打个你死我活,这些斗鱼有些是买的,有些是自己去捞的。还养了很多蟋蟀,柬埔寨的蟋蟀个头很大,也很勇猛,比我后来在北京圆明园遗址的乱石堆中逮到的蟋蟀体型要大好几倍,当时要是有人献几隻给宣德皇,当个大官易如反掌,那些蟋蟀都是到了晚上拿手电筒去离家不远的地方逮的,那时金边像个大村子,离我们家不远的小河沟和稻田就能逮到斗鱼,我家的后门是块空地,有一片小树林,我多次见到有孔雀在那里徜徉。

   那条街原来的街名叫笃加兰街,后改名为戴高乐大道,另外金边还有一条大街的街名叫毛泽东大道,刚来法国时曾有个温州人要冒充高棉难民,要我给他个地址,我说就毛泽东大道好了,容易记。他瞪了我一眼说:开什么玩笑?便不再理我了,好人难当哪。戴将军和毛诗人不知道花了多少冤枉钱才把名字立在那两条街的街口,亲王的钱来得真容易。

   那座圆弧形拐角的建筑物是家西药房,小时我被母亲派遣去买过几次药,都是邻居,那些伙计和我都很熟,有时还会塞两颗治咳嗽的薄荷糖让我解馋。几年前巴黎的妹妹到金边旧地重遊,还特地看了看,房子已經不知道是何人所有了,妹妹跟那户人家说,这原来是我家,可否让我进去看一下?那户高棉人也同意了,物是人非,恍如隔世。

     大概在我离开金边后两年,父亲又在金边最大的乌亚西市场附近的莫尼旺大道买了块地盖了一幢房子搬到那里住,那时联系都靠写信,所以记得地址,那个地方我没去过,听妹妹说比旧宅还大,不过那也是属于别人的了。红色高棉灭亡后有些在法国的华人还真的回去办理手续领回房子,父母离开时工厂和住宅的房契地契都交给舅舅,现在舅舅一家都被杀,房契地契也都没了,有的亲友认为父亲还保留着自己的护照,高棉政府应该能查得出来,父亲没去尝试——钱财身外物,一家大小都能毫发无损已经是菩萨保佑了,亲眼看到那么多亲友忙了一辈子,到头来一场空,连一家大小的命都没了,他看淡了,当初父亲肯毅然决然离开金边,大概已经做好了捨弃财产的准备,只要一家大小都平安就行,父亲办到了。

     我家右边的邻居姓黄,有两兄弟和我年龄相仿,哥哥名叫子龙,弟弟名叫子强,他们的模样我现在还记得,小时候常在一起玩,后来听母亲说,兄弟俩都被送到巴黎读书,75年赤柬进入金边,一些脑子被洗坏的高棉留学生包了架飞机要回去建设祖国,兄弟俩也在其中,一下飞机就悉数押到附近的树林枪杀,无一倖免,兄弟俩的父母在赤柬进城后不久就被杀,全家被灭门!

     我从小就被蛊惑被欺骗,以为中共为国为民,社会主义是金光大道,离开父母自願去接受洗脑,当时可以说是虽九死而不悔,幸亏很早(大概是是在67年左右)就醒悟过来了,从此不再对这个邪恶集团抱有任何幻想,刚开始误入歧途,后来却如凤凰般的浴火重生,现在他们不论如何花言巧语,再也没有可能骗得了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隔壁的黄先生倒是很早就知道中共不可信,把两个儿子送到自由民主的法国,却不料他们却在法兰西喝了左倾思潮的毒酒,大陆文革时,法国的学生也跟着兴风作浪,闹得很凶,黄家兄弟不可避免会受到影响,父母安排他们走进一座华丽的殿堂,他们却掉进殿堂的粪坑里,种下玫瑰,却收获了罂栗,人生选择的道路真是无法预测会把你带到何方,塞翁得马,又焉知非祸?

37051E64-CF85-420D-A81E-DFFA7BB56D1D.jpeg

    泼水节的欢乐少女,应该是在五十年代中拍摄的,到了六二年我离开金边时,街上的摩托车都是大排量的本田了,轮子和车子都要大上两号。那时金边没有计程车,载客全是这种三轮车,可以坐两个大人,再坐上两个孩子车夫也照载不误,顶上的篷隐藏着一卷捲起的油布,下雨天可以拉下来为乘客挡雨,这种三轮车是我当年常坐的交通工具,很多車夫在下雨时也不披雨衣,就那么淋着雨,我们这些孩子每逢雨季开始那头几场雨都会穿着裤衩,甚至光着屁股在雨中追逐玩耍,称为洗雨水澡。

1BCED0D7-C9AC-4FF1-86F6-BA8783D4ECA3.jpeg

   金都大戏院位于我家到端华学校的必经之路,几乎天天都经过,这家戏院放映一些日本电影和印度电影,西哈努克亲王导演甚至参加演出的电影也在这里放映,亲王就是高棉的陈后主和隋炀帝,人很聪明,喜欢搞艺术,能当导演,会填词作曲,可以不用稿子滔滔不绝讲上两三个小时,比他能侃的全世界大概只有一个卡斯特罗了,包子这种拿着稿子还打嗑巴的蠢货跟我们的亲王完全没有可比性,他当然也喜欢美女,更是个专业的亡国之君,可是他在高棉还是很得人心的,他每年都要去一些乡村访贫问苦,后面跟着两辆卡车,装满了格子浴巾(几乎每个高棉农民都会在脖子上繫上一条,随时可以冲凉)拖鞋,汗衫裤衩,万金油和白花油等东西,每到一处,就会滔滔不绝表示你们的王如何爱你们这些百姓,在他的努力下,又有那个寿头要拿出多少钱送给柬埔寨,再列举一些大国援助的项目,日子会越来越好的,他甚不用像列宁那么骗人说:「面包会有的,牛奶会有的……」。在他的治下,高棉还真的越来越好,柬埔寨本来就是个鱼米之乡,稻米一年三造,只要有水的地方连我们这些孩子都能摸到鱼,很多农村种稻子甚至不用插秧,只需犁了地,撒下稻种就等着收割了,我们潮州人均耕地面积很少,潮州老农是出名的农业专家,被很多地方请去指导种田,中国也挑选了一些老农去柬埔寨指导耕种,我回乡时听到一个曾经的专家搖头苦笑说,帮助他们提高了产量,明年他们就会少种一季,帮不帮都一样。很多树上一年四季都结着菓子,根本就饿不着人。 加上那些年由于越南战争之故,柬埔寨的战略地位举足轻重,对越战能产生很大的影响,中美苏都争相送钱给西哈努克,亲王也毫不客气照单全收,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时光,金边被称为小巴黎,柏油马路笔直宽阔,两边种满了花卉,那时真的不记得金边有乞丐,以致我六二年经香港去大陆,在踏入罗湖看到那一群群鹑衣百结的饥民时感到诧异莫名,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要在身上挂些破布在大街上遊荡。那时在香港住了几天,住在九龙的二伯父带着我们去到处参观购物,那时我觉得香港很落后,很多住宅都破舊不堪,坐车经过一些徙置區,整幢大廈外挂满晾晒的衣服,花花绿绿的裤衩漫天飞舞,煞是壮观,市容远远比不上金边。二伯父是资深的国民党员,在香港的黑社会中有些地位,父亲把我们留在大陆让二伯父埋怨了他许多年。后来我和在北大荒吃了几年苦头的三姐申请到了香港,一次陪同爸爸和二伯父在茶楼饮早茶,听到伯父不无得意地对父亲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又看了看三姐和我搖头叹道:浪费了十几年青春哪,书都没读几本,真不知道你们那时中了什么邪?

    我见过亲王两次,一次是他在金边独立碑前的群众集会上的演讲,家里的一个工人让我骑在他的肩膀上看热闹,那时看不到什么安保,也没有拉上警戒线,更没有群众演员,要来就来,想走就走,只有十来个宪兵在那里维持秩序。另一次在北京,我是夹道欢迎群众中的一个,亲王和莫尼克公主没看我一眼,他们甚至没想到欢迎群众中有一个竟是他的臣民。

    亲王每次演讲完毕,那些不值钱的礼物个个有份,百姓视之为菩萨,比起习近平只会去揭锅盖,高下立判。如果不是中共把亲王和红色高棉撮合在一起,波尔布特没机会成功。

那个时代金边的电影院已经是泾渭分明,甚至势不两立了,有的电影院专门放映台湾电影和香港七日鲜(只需七天就可以拍摄完成的电影,曹达华是那个时代的大明星,后来这类电影被称为粵语残片,我曾经在香港无线翡翠台看到一齣粵语武俠片,男主角说:师妹,你口渴了?我去摘个波萝给你吃。说罢施展轻功蹭地跃上一棵大树,摘下一个波萝跳了下来,让我笑了两天。)我家附近有家金凤戏院则是专放大陆片,什么智取华山,渡江侦察记都是在那里看的。

    如果没记错的话,当时不是周末只在晚上放映电影,白天金都戏院门口那块空地上摆满了小贩的摊位,各种冷热食品,卖斗鱼金鱼的,卖蟋蟀的,卖水草鱼虫和其他一些猴子鹦鹉八哥等小动物的,甚至还有卖蟒蛇的,我放学经过时常在那里流连忘返。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