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万维读者为首页 万维读者网 -- 全球华人的精神家园 广告服务 联系我们 关于万维
 
首  页 新  闻 论  坛 博  客 视  频 分类广告 购  物
搜索>> 发表日志 控制面板 个人相册 给我留言
帮助 退出
 
万维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大赛  
我的名片
万维2020年征文
 
注册日期: 2020-10-05
访问总量: 286,047 次
点击查看我的个人资料
Calendar
我的公告栏
最新发布
· 生命之轻:庚子年,历史又一次在
· 徐宿淮:民主的大旗还能打多久?
· 若敏:2020庚子年,笔墨乾坤(征
· 千江月: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庚子
· 阿尔梅达:2020,迟到一个甲子的
· 幸福剧团:瘟疫下海外华人回国难
· 解滨: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
友好链接
分类目录
【征文列表】
 · 生命之轻:庚子年,历史又一次在此
 · 徐宿淮:民主的大旗还能打多久?(
 · 若敏:2020庚子年,笔墨乾坤(征文
 · 千江月:我生命中唯一的一个庚子年
 · 阿尔梅达:2020,迟到一个甲子的心
 · 幸福剧团:瘟疫下海外华人回国难的
 · 解滨: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个
 · 北极湖:放过人类平静的生活(征文
 · 青兰:殒落在庚子年的福星(征文)
 · 原志:庚子年带给我的挑战(征文)
【征文公告】
 · 万维读者网2020“庚子年”有奖征文
存档目录
04/01/2021 - 04/30/2021
03/01/2021 - 03/31/2021
02/01/2021 - 02/28/2021
01/01/2021 - 01/31/2021
12/01/2020 - 12/31/2020
11/01/2020 - 11/30/2020
10/01/2020 - 10/31/2020
发表评论
作者:
用户名: 密码: 您还不是博客/论坛用户?现在就注册!
     
评论:
解滨: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个庚子年(征文)
   

  2021年2月12日凌晨,我从恶梦中惊醒,一看时间是2:15。大概是昨晚的年夜饭吃得太饱,能量过剩,醒来后就无法入睡了。 朦胧恍惚中突然意识到,庚子年已经过去了! 天哪,这该死的一年终于过去了!

  虽然早就在盼着这一年的离去,但真的这一刻来到之时却没有片刻的欣慰或兴奋,只有无尽的惆怅和感怀。 回顾过去的这一年,心惊肉跳。 好歹自己和家人没有成为CDC统计表上的数字,但在疫情结束前还是生死未卜。 这个世界不是一年前的那个世界了。 在这一年,人类在自己的发展史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不知从何时开始,庚子年成了一个中国人被某种厄运诅咒的年份,一个灾难的年份,一个残暴的年份。中国过去的三个庚子年都是血淋淋,令人不堪回首。本来,人类的历史长河蜿蜒辗转,曲折徘徊,轮回反复也不算什么新鲜事。但为什么中国六十年准时一个轮回,灾难按时降临到中国人头上呢? 或许这是某种诅咒吧。人类历史上有过许多令人不解的诅咒,例如图特国王的诅咒(King Tut’s Curse),波兰国王墓的诅咒(The Curse of the Polish King’s Tomb),特科抹人诅咒(Curse of Tippecanoe),肯尼迪家族的诅咒等,但无论在规模还是在灾难程度上,庚子年诅咒都堪称人类历史第一。 更加令人恐惧的是,这个诅咒还在加大范围和加深力度。和以往三次不同,2020庚子年的危害在很短的时间就跨越了国界,传播到全世界。这是一场始于中国,遍及世界,危害到了全人类的灾难空前的庚子年。

  自从1765年人类的工业化革命开始,经济萧条这种事情在不少国家发生过,但世界大范围的工业生产陷于停顿或半停顿状态,却没有发生过。即便在两次世界大战中,大多数国家的工业生产也照样进行,甚至开足马力拼命加速。 然而在2020这个庚子年,天空的飞机第一次明显少了,路上多年来第一次不那么塞车了,街道空空了,行人寥寥了,店家关门大吉了,医院却打破记录超载了,殡仪馆被挤爆了。 这一年美国以及许多国家的用电量居然出现了大幅度的负增长,这是前所未有的。原因也很简单:工业停产,办公楼关闭,商业停滞。 疫情中,中国对于普通老百姓的外出、行走、旅游、迁居的限制,甚至超过了抗日战争时期日本占领军或抗日政府所作出的限制,普通人家就连跟隔壁邻居互相串门子拉家常唠磕都不行。而漂泊在外的本国公民甚至不可以自由地回到自己的祖国!可以说,自从盘古开天地,中国人就没有如此全面地被一纸“居家令”所限制过。放眼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可以逃避2020庚子年的这一场灾难,没有哪一个民族宣称自我免疫,没有哪一快土地可以成为避风港,甚至就连海洋中行驶的航空母舰都成为疫区。 这些,统统前所未有!

  这是人类历史迄今为止范围最大的一场瘟疫,毫无疑问。 这一年中有多少个店家或企业永久性地倒闭,无人知晓。 这个疫情还要折麼人类多少年,还没有答案。 这一年过去后有多少个年轻的感染者将永久丧失生育能力,就连医生都不知道。 至于这一年所开发出的紧急疫苗到底会不会造成任何长期性或永久性的健康危害,疫苗专家他们自己都没谱。 或许,明年的这个时候,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还是搞不清楚发生在2020庚子年的这场瘟疫对我们人类社会和人类历史到底造成了多么严重的冲击,如何改变了我们这个世界。 但这是必须回答的问题。我们至少可以打开史书,回顾人类以往的几次大规模瘟疫所带来的社会影响。 这或许可以为我们提供一点思考的线索。


  史上几次大瘟疫对人类社会造成的影响


  十四世纪的黑死病和西欧崛起。 公元1350年,一场据信源自蒙古的鼠疫席卷欧洲,让欧洲人口减少了三分之一。那场瘟疫也被叫做黑死病。大量青壮年死于鼠疫造成农村劳动力锐减、封建领主庄园佃农和农奴奇缺,动摇了封建佃农制的根基。 史学家认为,经过鼠疫的腥风血雨,欧洲不少封建国家从满目疮痍中重生,开始向现代社会、商业经济方向迈进,为日后西欧崛起和称霸世界做了铺垫。甚至有观点认为这场鼠疫催生了当代西方文明。

  美洲天花和全球降温。 15世纪末,在西班牙探险者到达美洲大陆后,美洲渐渐成为欧洲的殖民地。 欧洲殖民者带去的各种致命疫疾,如天花,还有麻疹,流感,鼠疫,疟疾,白喉,斑疹伤寒和霍乱等,造成大量的美洲原住民死亡。 一项研究发现,欧洲在美洲的殖民扩张的百年期间,美洲人口从6千万(当时世界人口的10%)锐减到500万 - 600万。人口锐减,农耕减少,大量农田回归荒地或森林草原等自然生态,导致大气中二氧化碳减少,世界上很多地区气温下降。这个人为导致的变化,加上大型火山爆发和太阳活动减少,推动地球进入了一个"小冰川纪"。 美洲那些年死的人之多,足以影响气候。

  黄热病结束海地法国殖民统治,给美国崛起助力。18世纪末,法属殖民地连续爆发反抗法国殖民统治的黑奴反叛,1801年双方言和,反叛领袖杜桑•卢维杜尔成为海地共和国首脑。拿破仑称帝后,决定出兵海地镇压反叛,夺回殖民统治大权。然而在岛上法国人之间突然爆发了一场黄热病。法军官兵、殖民当局官员、医生和水手共5万人死于这种传染病。最后逃回法国的幸存者只有3千人。黄热病源自非洲,黑奴具有天然免疫力,欧洲人却没有。在法国殖民者被瘟疫击败后,拿破仑不但放弃了海地,还放弃了在北美大陆的殖民野心。两年后,法国政府把210万平方公里的北美殖民地卖给年轻的美利坚合众国,让美国当年的国土面积扩大了近一倍,史称"路易斯安那购地案"。 路易斯安娜等州的一些城镇的名字之所以是法语的,原因就在于此。

  明末华北大鼠疫(亦称“京师大瘟疫”)毁了大明。 中国明朝盛世长达三个世纪,堪称国力强盛,政治文化影响力辐射东亚大片地区。 崇祯14年,北方出现大规模鼠疫,部分地区人口减少了20%到40%。明朝末年京都有近60%的人死于鼠疫。 鼠疫之严重,就连守卫京城的官兵也有很多人倒下。 农民领袖李自成带领的由各地灾民组成的起义军乘势攻入京城。 然而好景不长,称帝的第二天,李自成便退出了京城。 原因? 他的起义军中大批官兵染上鼠疫。祸不单行,瘟疫袭来时,旱灾和蝗虫灾也接踵而至,那年农田颗粒无收,尸横遍野。 这一场瘟疫让大明元气大伤,军队战力几乎丧失殆尽。 此时北方清军虎视眈眈,频频入侵中原。 几年后萨尔浒一战,清军以少胜多,明军大败,从此大明走上没落之路。 史学界普遍认为,明末年那场席鼠疫是压倒明朝的最后一根稻草。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曹树基与李宇尚提出“老鼠亡明”的观点后,这一观点更加深入人心,为更多的人所接受。 有很多人觉得很奇怪: 为什么清军当年就不被鼠疫感染呢?  这个问题已经得到答案: 清军主要是骑兵,鼠疫是经老鼠身上的跳蚤传播的,而跳蚤讨厌马的气味,所以没有大批清军被鼠疫传染。


  历史上发生过的特大瘟疫说明了什么?


  从上面一节所列举的几个历史上的大瘟疫案例我们可以发现它们的几个特征:

  第一,任何瘟疫,无论发生在何时何地,其直接造成的后果就是大规模害死人类,让人口大量减少。 这方面毫无任何积极或进步意义可言。

  第二,瘟疫的传播,是有所偏爱、也有所顾忌的。 有的特定的人群由于其族群的健康历史或文化习俗或存在某种防疫优势会对某个瘟疫具有较强的防疫或抵抗能力,而另外的人群不具这种特征的族群则很有可能被瘟疫轻易放倒。

  第三,瘟疫对人类社会的影响绝不仅限于让人病死。 大规模瘟疫如果发生在特殊的历史时期,既有可能间接地起到杠杆的作用也有可能起到“最后一根稻草”的作用,最终改变人类历史的进程和方向。 这种改变往往不是立即发生的,而且既可能是积极的、进步的,也有可能是消极的、退步的。 小小的细菌或病毒居然可以改变比它们大多少亿倍的人类社会的走向,这令人不可思议,但事实却是如此。

  2020庚子年这场瘟疫基本上是重复了历史,符合以上特征,虽然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

  一年前的这个时候,张文宏医生曾预计,疫情很快会在美国得到有效控制。 凭借世界最先进的医疗技术和最完善的公共卫生系统,新冠肺炎不会在美国肆虐。 然而后来的事实恰恰相反,美国成了疫情的重灾区,无论是感染人数还是死亡人数都在全世界遥遥第一。 人们把那归罪于川普总统不重视疫情。 可事实上,美国疫情最严重的两个州反而是反川最激烈的自由派的大本营 —— 纽约州和加州。 当纽约市疫情严重时川普总统曾建议那里实行大规模隔离和封城(lock down),遭到那个州长的严辞抵制。当美国决定对中国过来的航班实行禁航的时候,佩洛西、纽约市长等一行政客反对禁航,特地跑到纽约的中国城吃中国餐作秀。 背负着来自于各国的骂名,中国当局实行了中国有史以来最严厉的,甚至违反人性的隔离措施,却让疫情很快得到控制,人权劣势这时成了抗疫优势。 而同时地球另一边的美国,人们仍然在为是否应该戴口罩而争吵不休。 当人们终于放下歧见决定老老实实地在家隔离的时候,一个黑人的死引发了一场全国范围的骚乱。 不甘居家的人们找到了冲上街头的理由,一切隔离措施都被愤怒的示威者肆意践踏,成百上千个商铺在顷刻间化为灰烬,打砸抢烧有了正当的借口。 这些也给疫情的超级爆发带来了空前的便利,让美国的疫情传染和死亡人数再创新高。

  要说美国的抗疫失败的责任全在美国的任何官员,张文宏医生就不同意。 他一开始说得没错,美国确实具有最先进的医学技术和最完善的公共卫生系统,理应成为抗疫的楷模。 那么为什么美国的疫情却轻易夺冠呢? 张文宏医生的答案很明确:中国的疫情控制得住,这是因为两条原因,第一中国老百姓真听话,第二真怕死。 欧美疫情泛滥也是两条,第一是老百姓真不听话,第二是真不怕死。 这,就是文化差异造成的疫情控制的不同的效果。 数据表明,亚裔的COVID-19死亡率是美国各族裔中最低的(https://www.apmresearchlab.org/covid/deaths-by-race),这也从另外一个侧面说明了问题。

  实际上,疫情控制最成功的远不是中国,而是台湾,大概还有一个自吹自擂、杀人如麻的朝鲜吧。 金正日在朝鲜实行了最骇人听闻的隔离措施,据传甚至把一部分患者用专政铁腕给消灭掉了,然后在全世界首先宣布全国零感染,反正横竖是拿世界人民当阿斗。 台湾离疫情爆发的武汉只有几个小时的飞行距离,那里的人口密度远高于中国,那里没有禁航也没有大规模隔离和封城,但那里却采取了最科学和最有效的各种措施,成功地把感染率和死亡率降到各国最低,既保持了人权优势,又获得了抗疫优势。 这难道不是个值得千古颂扬的奇迹?

  一直到了年底,美国的医学技术优势才真正发挥出来。 在川普政府的大力支持和督促下,疫苗开发打破常规,辉瑞疫苗和莫德纳疫苗的相继成功,点燃了隧道出口的明灯。 始于12月的大规模疫苗接种,让美国的感染率断崖式下降。 这些日子,驱车打疫苗的要排队几个英里。 估计今年冬天不再会出现危急病房被挤爆的悲剧了。虽然那时疫情还未必彻底结束,好在美国终于在抗疫的一个最重要的方面领先于世界。科技优势终将让美国渡过这个难关。


  2020年瘟疫可能对人类社会的长远影响


  过去的一年,让我脑海中永远抹不掉的,是那个姑娘在她母亲死后追在送尸车后的撕心裂肺的哭喊,是那个小区困守在家的居民们深夜此起彼伏鬼哭狼嗥般的吼叫,是那乖巧听话的小女孩在失去母亲后将要一个人回家隔离的令人落泪的场面,是往日熙熙攘攘的大街突然变得空无一人的恐惧。 那些,都发生在我出生的那个城市,发生在我称为“故乡”的那个地方。 那些日子里我看到了人性的光辉,也看到了人性的丑恶。 一两年后,这些都会过去。 然而这个庚子年对人类社会的冲击远不止这一两年。 我们现在还不知道疫情结束后究竟什么大事将会发生,人类社会将如何转变,但已经发生的很多事情就让我深感不安。

  第一,2020瘟疫让人们看到了制造业离开本国的恶果。 一年前这个时候美国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口罩荒。不光是老百姓买不到口罩,就连医院都缺。这并不全是因为在美国的中国人买光了美国的口罩运到中国,更大的原因是美国不再生产口罩了。须知使用无纺布制造的外科口罩和N95可都是美国发明的!3M是全世界最大也是最顶级的口罩制造商,但其生产线大多搬到中国去了。2020年3月28日,加州向中国采购了1亿只N95口罩,这还只是开始。我记得去年的这个时候,我看到的所有店家出售的口罩都是中国造。我四下打听美国造的口罩,费了老鼻子劲打听到一家在德州奥斯汀新建的一家口罩作坊,立即把钱付上,然而等了两个月后才给我寄来。半年后,美国各大超市销售的口罩仍然是中国造。 一年后,依旧如此。今天我去Costco和沃尔玛,口罩还是中国造。  至于呼吸机,那更是美国人Forrest Morton Bird的发明。 但去年的这个时候,美国居然面临一场呼吸机荒! 2020年3月24日,马斯克从中国购买了1255台呼吸机捐给加州。 4月4日,马云和蔡崇信捐赠给纽约州的1000台中国造呼吸机正式发货。美国的制造业自废武功,恶果显现。

  第二、2020瘟疫很有可能催生新型大规模杀伤武器。人们已经在探讨这场瘟疫的起源。 刚才本文正要交稿时,世卫组织和中国官方的有关新冠肺炎的溯源报告出笼了,连谭书记都看不下去了。 谭德塞不完全相信病毒并非源于实验室的说法,呼吁继续调查新冠"实验室泄露"可能性。  好在报告也没法证明那个可能性完全不存在。由于缺乏直接证据,现在谁都无法断定那个病毒一定是来自于大自然或是来自于某个病毒实验室。 即使在没有找到真相之前,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过去几千年,人类互相的争斗和厮杀从未停止过,然而一直找不到一种可以把对方斩尽杀绝的武器。核武器被研制成功后,这个难题就迎刃而解了。核武器甚至可以核平地球。但是核武器的制造谈何容易,想蒙着骗着CIA偷偷研发核武器越来越难。 山重水复,柳明花暗,庚子年这一场世界范围的瘟疫让那些杀人狂、独裁者、暴君找到了一个威力堪比核武器且不易被发现的大规模杀伤武器: 病毒!

  记得去年有一首歌里说,新冠肺炎到2020年春天就可以结束了,那时我们再相见。 然而今天已是2021年春天,瘟疫依然笑春风。这个病毒名叫SARS-Cov-2,比起源于中国的老大哥 SARS-Cov-1(也就是SARS-Cov)病毒聪明和狡猾多了:传染性大大提高,可以通过气溶胶传播,对人体多个器官进行致命攻击,短期死亡率却不那么高以便病毒携带者四处传播,患者即便痊愈了也只有很低的免疫力,然后病毒在不断地变异,毒性和传染性越来越强,即使疫苗也未必能够十分有效,患者即使不死也成了残废。 我断定,恶魔们已经通过这一场大瘟疫找到灵感。 他们会不会组建一个病毒设团队呢? 一个跟某病毒研究所同样大小的病毒设计院,很容易被混杂在居民区或工厂区,甚至隐藏在地下,让CIA 的间谍卫星成为瞎子。 相比一个铀235浓缩工厂的规模,这简直就是个小玩具。

  2017年11月10日,某大国的军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基因武器如何影响未来战争》的文章,其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原话):

  由于基因武器是“剪”出来的新病毒、新细菌,遗传密码只有设计者才知道,对方很难及时破译并研制出新的疫苗与之对抗。即使更新了疫苗库,仍有源源不断的新的基因武器“整装待发”。研制疫苗的速度必定赶不上“投毒”的速度,这样一明一暗的“较量”,显然对防守的一方极为不利。特别是随着基因组学的迅速发展,越来越多的致病微生物的完整基因序列已被发现,这些微生物可能都是引发“生化危机”的始作俑者。只要找到基因密码的突破口,就很容易将它们改造成杀伤力巨大的“生物原子弹”。http://www.xinhuanet.com/mil/2017-11/10/c_129737310.htm)

  看懂了没?

  第三、2020瘟疫改变了美国政治版图甚至国家性质。即使民主党也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这一场瘟疫,川普连任是板上钉钉。就业率打破历史记录,股市屡创新高,通货膨胀被牢牢控制,这份业绩就连比尔克林顿也嫉妒。 然而一场瘟疫让民主党找到了把川普拉下马的突破口。 疫情又为邮寄投票找到了最好的借口。 就连小孩子都能看懂,大规模邮寄投票使选举舞弊易如反掌。 谁能知道那投票的人是不是他或她本人? 是不是有人拿着枪逼着他投某某人或甩一张钞票告诉他该投谁? 2020庚子年的选票居然有一半是这样不明不白,不清不楚地投出来的。一个无法监督的投票机制,能被称为民主选举吗? 一个国家的政府更迭如果可以轻易地用作弊来实现,那不成了委内瑞拉了? 这样的政府靠什么维持统治? DC 的红区撤了吗? 执勤的大兵回去了吗? 一个在首都驻扎着卫戍区和中央警卫团的政府,是个啥样的政府? 然而这只是开始。 拜登老人毫不掩饰地说,共和党没有2024年了。 感谢他的直言和坦率! 其实他说得还不够痛快,应该说共和党没有未来了。 在那个庚子年,共和党已经被打死了。就如同1214年帮助日本武士击溃元军的那阵神风,就像帮助清军击败大明的那个鼠疫,这庚子年瘟疫,给美国的共和党送终。

  一个没有了反对党的美国,那还叫美国吗? 一个没有了美国的自由世界,还有自由吗? 一个不再有灯塔照亮的世界,还有文明吗?


  现代文明的衰落和终结


  2020庚子年的那场瘟疫,既暴露了现代文明社会的软肋,也在客观上给这个世界上的恶人们提供了新的契机或武器,还造成了一个难以逆转的局面。美国的问题并非孤立的,多数欧洲国家一样被那场瘟疫击溃,一败涂地。而美国价值观的悄悄改变,欧洲也脱不了干系。美国在布尔什维克化,西欧比美国迈的步子还大。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感染了5亿人,占当年世界人口的三分之一,杀死了5000万人,是2020新冠肺炎死亡人数的数十倍。 但那个瘟疫并没有改变历史,因为那个时候人类社会在走向文明,在进步,在爬升。 而今天就不一样了,怎么看怎么像罗马帝国晚期,甚至有点像大宋晚期、大明晚期,大清晚期。

  英国史学家汤因比认为人类有过26个文明,我看了一下,大多已经消失了。 这是因为文明本身就是脆弱的,是和热力学第二定律相反的。 我们今天的文明,叫现代文明,可以说都是西方文明。 现代文明的许多观念,如民主、宽容、人权、法治、权力监督制衡、市场经济、社会保障等,不过就是近百十年的事情。 但现代文明的思想源泉却可以追溯到远古,可以发现其植根于启蒙时代。没有古希腊哲学家们的智慧,没有基督教信仰,今天的西方文明就不会出现,尽管很多现代人并不知道柏拉图是谁,也没读过《圣经》。

  客观地说一句,人类社会在过去几千年的时间里多是黑暗的,残忍的,至少是清苦的、贫瘠的。 在人类的历史中,失败远比成功多。在地球上绝大多数的地方,人类过好日子的时间并不多,而且大部分集中在过去这一两百年。 真正很少大规模战乱或饥荒的时光,屈指可数。 俺爷爷那辈子战火不断,饥荒连连。 俺爹娘干脆就是在饥饿中出生,在战争中成长。 俺这辈子却没见过战争和饥荒,就连上一个庚子年是个啥样子都只能从书本上察看。 但你和我的下一代就未必继续幸运。 战争不是想反就可以反掉的,大萧条不是说来了一次就不再来了,历史从来就不是只向前进而不向后退的,大好的事情未必就真的那么好。 谷歌给了你便利,却夺走了你的隐私。 推特给了你一个说话平台,却夺走了你的言论自由。 邮寄投票让你在家就可以投票,却可以把人家的假票拿来替换你的真票。 平权法律给了一部分人低分上大学的自由,却夺走了你孩子公平上大学的自由。 绿色环保让你不再使用火电厂的电力,却用太阳能电池板更厉害地摧毁环境。 LGBTQ争取到了自由,却也给了你不到十岁的孩子随意变性的自由。喊着反法西斯口号冲锋陷阵的那些人,自己却在变成冲锋队。 反战口号喊得响的那些人,却在发动战争......。

  现代文明的出现,或许只是个偶然。 而现代文明的离去,或许在纳税人的比例低于50%的那一刻,在全球化的雄壮的进军号角中,在多元化的浪潮铺天盖地的日子里,在平权运动高歌猛进的胜利中,就已经开始了。 至于哪一天会寿终正寝,我不知道。 许倬云老师说:“现代文明正在走入秋季,寒冬已经不远。” 而现代文明的终结,或始于这个庚子年。 下一个世界文明的出现,会是多少年以后的事情?

  (2021年3月30日完稿)

 
关于本站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导航 | 隐私保护
Copyright (C) 1998-2020. CyberMedia Network /Creaders.NET. All Rights Reserved.